人妻熟女 致命的誘惑

     (一)

  淑芬的手機響起。

  「喂,Honey,怎麼樣,你要走啦?」淑芬拿起電話。

  「Honey,你也別工作到這麼夜了,我要趕去機場啦!kiss啊!」

  「衰鬼,冤氣,幸好沒人。好啦,kiss!」淑芬向電話筒發出kiss
的聲音。

  關上電話,這時有人敲門。

  「進來。」

  「校長,我要離開了,你走了嗎?」

  「朱伯,你先走吧,我會鎖好校門的。」

  「好的,校長。」朱伯說完便轉身離開校長室。

  因為學校要申請轉為直資,淑芬有一大堆工作文件要處理,她希望在假期前
可以完成,不過今天也太晚了,丈夫又出外公幹一星期,也好,這個學校假期正
好陪陪一對子女,免得他們又嚷著爸媽不陪他們,於是淑芬收拾文件離開學校回
家去。

  「琴琴、華華,媽咪回來了!」

  淑芬叫了幾聲都沒有回應。奇怪了,平日自己一走進門,一對子女便走到來
嚷著要摟抱的,今晚怎麼沒動靜?她看過房間、廚房,連阿傭也不見蹤影。

  正感到納悶之際,手機響起來。

  「喂,找誰呀?」

  「校長,你是不是要找你的一對寶貝子女呢?」聽筒傳來一把沙啞而低沈的
聲音。

  「你是誰?你想怎樣?」一陣不好的兆頭湧上淑芬的心頭。

  「校長,請你細心聽著,你的一對寶貝子女在我們的手上,他們很安全,請
放心,沒有任何損傷。你現在可以根據我給的網址,就可以看到你的一對寶貝子
女的。Go ahead!」

  淑芬連忙打開電腦,鍵入對方所給的網址,從電腦螢幕中看到自己一對子女
正在酣睡之中,當場放下心頭大石。

  「你們想怎樣?我和丈夫都不是有錢人,你放過我們吧!」淑芬顫抖的說。

  「校長,我們不是要錢的,如果你答應完成我們給你的十項任務,我們保證
把你的寶貝子女絲毫不損的送回來。」

  「好,好,我答應!」

  「哈哈!校長好爽快,只怕你不肯做吧!」

  「不會,不會,你說吧,只要我的子女安全無事,我什麼都願意做。」

  「好,你聽著,你把屋內的燈熄滅,然後把身上的衣服完全脫光走到窗前,
身上不可有任何衣物或飾物,更不可用手或布簾遮掩乳房或下陰。還有,你可以
報警,我早預備坐牢的,但你以後都不會再見到你的一對寶貝子女了,哈哈!」
對方說完便掛線。

  淑芬當場呆了,她的腦袋一片空白,但心牽掛著自己的一對兒女,只好依對
方的說話去做。

  她把全屋的燈熄滅,希望對戶人家看不到吧!接著她把衣裙和內衣褲完全脫
下來,一絲不掛的走到窗前。雖然窗外是空曠一片,屋內又漆黑,但上下左右的
鄰居只要走到窗前,就一定會看見一位赤裸的少婦纖毫畢現的站在窗戶,任人看
得一清二楚,淑芬一想到裡,臉上已感到紅熱一片。

  淑芬的手機響起來。

  「恭喜你,校長,你完成第一項任務了。啊,是了,你的身材真不錯,想不
到快到四十的女人,身材還是那麼標緻。告訴我,你的三圍是多少?」

  「你究竟想怎樣?為什麼要這樣折騰我?」

  「呵,我不是說過要你完成任務來換回你的一對寶貝子女嗎?你想quit
嗎?」

  「不,不,我做,我做。」

  「你的三圍是多少?」

  「35,28,36。」

  「呵,果然不錯,你的cup size?」

  「這個也要問?」

  「那你答不答?」

  「C-cup。」淑芬小聲的道。

  「果然好身材,唔,摸起來一定好彈手。」

  「你不要說這些話!好羞啊!」

  「好,你聽著,現在你先回屋內洗個澡,然後穿上一件簡單的連衣裙,內裡
什麼也不要穿,等我電話。」說完對方便掛線。

  淑芬連忙返回屋內,她瞥見上下左右的鄰居都是拉上了窗簾,否則可慘了,
全身上下都給鄰居看清光,那時真不知怎算好!這時她也是需要洗個澡,定一定
神,今晚回來,心神完全未能安定下來。

  淑芬洗了個花灑浴,穿上了一件對胸鈕釦的長裙,當然內裡是真空的。她靜
靜地坐著、等待著。

  手機鈴聲把沈思淑芬喚醒過來。

  「校長,你準備好了嗎?」

  「你想怎樣?」

  「你現在到你家平台花園的兒童遊樂場。到時我會告知你的第二項任務。」
對方說完便掛了線。

  淑芬拿了手機和門匙便走到平台花園的兒童遊樂場去。這時已過了午夜,兒
童遊樂場上當然空無一人,平靜得很,只有幾盞不明不暗的柱燈照著。

  淑芬的手機響起來。

  「校長,你好,現在請你把身上的衣裙脫去,不可帶著,然後走回自己的大
廈門口。」

  「那怎可以?我內裡什麼也沒有穿,脫了衣裙便是光脫脫,給人看見,羞死
了!人家以為我神經病。」

  「啊,那我們的協議是不是拉倒了?」

  「不是,不是,我做,我做。」

  「到了門口我會再給你電話。」對方說完掛了線。

  淑芬看看四週無人,只好無奈地把唯一的衣裙脫了下來,全身光脫脫,只有
腳上的一對便鞋。她躬著身,用手上下的掩護著乳頭和下陰,躡手躡腳的藉著草
叢的遮掩走向自己大廈。幸好已是零晨深夜,基本上沒有人出入來往的,一路上
幸好都沒有碰到保安員或途人。淑芬很快便來到自己大廈的門口,她躲在門前的
一處花叢後,這裡沒有人會留意到的,她才放心下來。

  淑芬的手機響起來。

  「恭喜你,校長,你完成第二項任務了。美麗的少婦赤裸在平台漫步,好香
艷啊!可惜你太不大方啦,這樣標緻的身材,就讓人欣賞欣賞啊!何必閃閃縮縮
呢?是了,你可以返回大廈裡了。」

  「我現在這個樣子怎樣回去呢?」淑芬焦急的說。

  「不用急,一會兒大廈的保安員會走出去,你便趁那時返回大廈內。不過我
勸你不要乘升降機了,否則校長美麗的裸體會被攝下,建議你走樓梯吧!」對方
說完便掛線。

  淑芬簡直給折騰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她恐怕突然會有人出現,看見她全身光
脫脫,不知會怎樣看待她?但現在的她只好無奈的等待。

  不一會兒,大廈的保安員果然從大廈走出來,淑芬看著他走遠了,便立刻迅
速地打開大閘,以極快的速度衝到樓梯轉角,她希望大堂的CCTV拍不到她光
脫脫的身子,就算拍到也是模糊不清的影像罷了。

  來到樓梯,她大力地吸氣,用盡自己的氣力回跑自己住的那層樓,雖然已是
深夜,但淑芬仍擔心中途會不會有人從防煙門突然走出來,那時真是羞死了,幸
好自己住六樓,體力還可以應付,一路上幸好也沒有碰到人。

  到了自己的一層,她感到自己的心已跳得很厲害,她輕輕推開防煙門,肯定
走廊上沒有人,她才快步衝到自己單住,急速開門,這時升降機好像到了自己的
那層,她更心急地打開大門,衝進屋內,立即關上大門,唯恐春光大洩。

  淑芬倒在沙發上喘息,心還是卜卜的跳,這時手機響起來。

  「恭喜你,校長,你完成第三項任務了。今晚你太累了,早點休息,明天還
有任務等著你。哈哈……」對方說完便掛線。

  淑芬心想明天又不知是什麼鬼主意,她看看電腦螢幕,一對子女仍正睡得很
酣,她也放心下來。剛才的暴露玩意弄得淑芬全身濕透,她需要再一次沐浴,在
洗浴之際,她摸到自己的下體,為什麼陰唇那麼濕潤的?難道剛才赤裸裸的在戶
外也撩撥起自己的性慾?

  洗浴後,她也只穿上睡袍,內裡沒有穿,便躺在床去。她不敢想那麼多,只
牽掛自己的一對寶貝子女,心想只要完成對方要求的任務,就可以再見到自己自
己的一對寶貝子女,但又不知明天的任務是什麼,不知又是什麼的裸露,她也不
敢想下去,但想起剛才的暴露又真的很刺激。

  想著想著,在疲累之下,淑芬也朦朧的睡著了。


                (二)

  「鈴……鈴……鈴……鈴……」

  淑芬給電話鈴聲吵醒,一看時鐘,譁!已日上三竿了……

  淑芬拿起電話,聽筒傳來說話:「早晨,校長,還未起床?睡得很甜啊!」

  「早晨……你……」淑芬禮貌的回應,但不知說什麼。

  「請校長起床啦!梳洗穿戴好之後回到學校校長室等我們的電話。」對方說
完便掛線。

  掛了線,淑芬走到浴室,心想難道今天他們不會再折騰自己裸露身體?她用
清水洗過臉,讓自己清醒一下,她不再想太多,看看電腦螢幕,一對子女像已吃
過早餐,正在和阿傭玩耍,她的心也安定好多。她急忙梳洗換衣上妝,出門回到
學校去。

  現在是學校假期,全校是沒有人的,這次假期連平日留校的校工朱伯也回內
地去了,現在只有淑芬一人。

  淑芬的手機響起來。

  「校長,你小心聽著,我只說一次,五分鐘後會有人來按門鈴,你開門讓他
們進來,他們和你回到校長室之後,請你在他們面前脫光衣服,身上不可以有任
何衣物和飾物,只穿著你的鞋子便可。然後到學校十個地方,讓他們拍下你的照
片,這十個地方是校長室、校務處、走廊、樓梯、課室、禮堂、禮台上、操場、
學校大門、學校大閘,到時請依照他們的指示。」對方說完便掛線。

  淑芬聽了,當場呆了,自己怎可以赤條條地裸露在學校的地方哩?還要給他
們拍照,背景豈不是全是學校的場地?噢,淑芬不敢再想下去……

  這時門鈴響了,她只好去開閘讓他們進來。來者共兩人,看身形好像是一男
一女,因為其中一人是長頭髮的。他們身穿深色衣褲,戴Cap帽和口罩,根本
看不清他們的臉龐。

  從大閘返到校長室,他們用手勢示意淑芬脫去衣服。

  淑芬今天穿著平日回校的行政套裝,而現在她要在陌生人面前把衣服脫光,
她感到臉上一片紅,但她無法抗拒。她先把外套脫下來,再褪下半截裙,把上衣
從頭頂脫下。她望著兩位陌生人,他們用手勢示意淑芬脫去內衣褲,淑芬只好解
開胸罩,把胸罩褪出自己的身體,最後把內褲也脫了,淑芬便一絲不掛的全身裸
露在兩個自己不認識的人面前。

  淑芬從未在丈夫以外的人面前這樣徹底脫個清光,她內心感到好羞恥,她感
到自己臉上更紅更熱。

  那兩個人的目光把淑芬的赤裸身體由頭到腳打量了好幾次,其中男的向女的
豎起姆指,那女的向男的點頭。

  他們首先要赤裸的淑芬坐在校長椅上,拍了幾張照片,又拍了幾張淑芬站在
校長室中的全身裸照。淑芬從未試過在校長室赤身露體,在拍攝過程中,淑芬的
感覺很特別。

  後來他們在校務處、走廊、樓梯、課室、禮堂等拍了淑芬的裸照,有正面、
側面,而且全部都不許淑芬遮掩乳房和下體,每張照片淑芬都是三點盡露的。他
們又要淑芬站在禮台上,像平日向全校師生講話一樣。

  淑芬全身赤裸站到禮台上,台下雖然是空空的椅子,但平日坐滿師生的情景
又浮現在腦海中,自己就好像赤裸的站在眾人面前一樣,那種感覺使淑芬感到更
特別,內心有一種莫明的衝動在蠕動。

  他們在台下拍了一絲不掛的淑芬站在台上的許多張全身的裸照,接著他們來
到操場,他們拍了幾張淑芬的前後左右的裸照後,他們更從二樓俯瞰拍攝淑芬的
裸體,真可謂全方位把淑芬攝入鏡頭之內。

  來到學校大門,他們要淑芬像平日站在校門看著學生進入學校一樣,不過現
在的淑芬當然是全身赤裸的,平日校門學生如貫進入的情景就像眼前一樣,自己
好像任由學生看光自己的裸體,乳房、乳頭、大腿、陰戶、臀部、陰毛,完全讓
人一覽無遺,那種感覺使淑芬內心的莫明衝動蠕動得更厲害。

  最後他們來到學校大閘,他們拍了幾張淑芬站在大閘的照片,那是淑芬背著
大閘面向學校建築物的,然後那個男的走出校門外,看看四週沒有人,便示意女
的拉淑芬到校門外,淑芬哪肯呢,那個女的用眼光瞪了淑芬一眼,再攤開兩手做
了一個拉倒的手勢,淑芬驚怕了,她知道一定要依他們的指示做。

  那個女的拉著淑芬到了學校閘前,要淑芬站在學校名稱之下,面向街外,雙
手放到背後,把自己的乳房和陰戶毫保留地裸露出來。淑芬給他們拍了好幾張全
裸站在學校閘前的照片,幸好那時四週沒有途人經過,否則臉真的全丟光了。

  那兩人拍了照片後,迅速走向街角,淑芬一見他們離開,便立即返身回到校
內,關上大閘,唯恐給人看到自己的裸體。她背靠著大閘,心仍是卜卜的跳。

  她定了定神才回到校長室,剛才的驚慌使淑芬也忘記穿回衣服,便赤裸裸的
坐到椅上。

  淑芬的手機又響起來。

  「恭喜你,校長,你完成了第四項任務。你可以休息一下,今天傍晚六時我
們會給你電話,告訴你下一個任務。順道告訴你,如果你在第五項任務中表現出
色的話,或者你可不必完成十項任務便可見回你的一對寶貝子女。」對方說完便
掛線。

  一提到自己的一對子女,淑芬連忙開著電腦,從電腦螢幕中看到一對子女在
用午膳,心情立即寬鬆了下來。

  淑芬又心想,剛才那人說如果自己在第五項任務中表現出色的話,或者不必
完成十項任務便可見回自己的一對寶貝子女,那太好了,但不知第五項任務是什
麼?到目前為止,這些任務全是要自己暴露身體,還要暴露得非常徹底,今天還
有在自己的學校內裸露,真的要命!

  淑芬站起來想伸展一下,才發覺自己未穿回衣服,她突然好像習慣了自己赤
裸身體。她低頭看看自己,心想原來這樣的裸露又真的是很刺激呢,橫豎學校內
都沒有人,不穿衣服也很自由啊!不如就讓自己放縱一下,當作減壓吧!

  (三)

  淑芬赤裸裸的在校長室內,順道處理了一些文件,到了下午,她才穿回衣服
到街上吃點東西,然後回到家裡。

  淑芬回到家裡打開電腦,看見一對寶貝子女正在午睡,心情也舒緩了一點。

  淑芬的手機響起來。

  「校長,今天怎麼樣?暴露自己爽不爽啊?」

  「廢話少說,你們想怎樣?」

  「稍安,校長,一會兒六時半你在街角等,我們有車來接你。」

  淑芬依時前往街角,一輛車已在等候,她又看見那對男女,男的在司機位,
女的在後座向淑芬招了招手,打開車門,讓淑芬上車。車上,淑芬被戴上眼罩,
所以她不知道車子駛往那裡去。

  過了不知多少時候,車子停定了,淑芬的眼罩被除去,換來的是化裝舞會用
的眼罩面具,而車上的男女也戴上了面具。他們下車,進入了一所別墅。這時淑
芬才注意到那個女的穿得十分性感,吊帶低胸上衣,暴露了半個乳房,乳溝完全
可見,下身的短裙把她一雙秀腿表露無遺。

  「校長,今晚看你的了,往下的任務能不能免除,就看你今晚賺到多少。記
住,五項任務的目標是三萬。」男的沙啞聲音在淑芬耳邊響起。

  「賺什麼?怎樣賺?」一臉疑惑的淑芬問。

  「入到場內你自會明白的。」

  所有進場的人,私人物品包括手機和有攝錄功能的器材都由大會存放,同時
進場的人會被分發一個號碼牌捆在左手腕上。淑芬她正想回頭問一些問題,那男
的和女的已不知所蹤,因為人人都戴上眼罩面具,根本就找不到他們,淑芬只好
自己四處看看。

  現場和一般自助到會的形式差不多,她先去拿點飲品和食物,坐在一角觀察
四週。她看見這裡的女性全部穿得很性感,低胸短裙不在話下,有些女的衣著更
是透視,內衣隱若可見的。

  這時她又發覺大廳前原來有一個小舞台,舞台上正舉行活動。那是一個猜牌
遊戲,猜中的有五百元獎金,猜不中的話,女的就必須脫一件衣服,就算往下再
贏,也不可取回衣服;而舞台上背景板上列寫了參加遊戲者的號碼,有些號碼下
已列寫了豐富的獎金。

  這時有一個女的正在玩,背景板上她的號碼下可見她先前是贏了好幾回的,
但現在卻輸得只脫剩內衣褲,她不玩了。接著又有一個女的上台,她連玩數回都
是贏的,不用脫衣。

  淑芬心想,咦,也可試試,說不定自己也可贏回多少,於是她上台。淑芬一
上到台,台下有些騷動,因為淑芬的衣著太端莊了,一派行政人員套裝,所以引
來不少的眼光。

  一開始淑芬便輸了一回,她只好脫去外套,但接下來她連贏數回,使她十分
興奮;再下來她又輸了,她脫去上衣,露出胸圍,但她不甘心,再來;她又輸,
她脫去裙子,現在她身上只穿著胸圍內褲,主持問她還來不來,她看看自己號碼
下的金額,她要爭取,點點頭表示繼續。

  淑芬卻有點運氣,連贏數回,使她的心有點壯了,她當然要繼續下去。這時
台下一片寂靜,大家都屏息看這位身材標緻而只穿著胸圍內褲的淑女會不會脫清
光。但接下來淑芬卻輸了,淑芬只好脫掉乳罩了,一對白晢豪乳和兩點紅豆盡現
人前,台下傳來一片讚嘆聲。

  主持又再問淑芬還來不來,她望望自己號碼下的獎金數目,心想,上半身都
給人看光了,自己的運氣又不是太差呀,她點頭再來,她的心情很緊張,台下更
是一片寂靜。

  這回她贏了,淑芬太高興,遊戲繼續,但接下來淑芬卻輸了,她低頭不語。
這時台下已有人起鬨:「脫掉……脫掉……」主持也催促她,她只好把內褲也脫
下來,毛茸茸的陰戶讓人一覽無遺,台下一片掌聲。

  現在淑芬身上除了面罩和腳上的一對高跟鞋外,已身無寸縷,她本能地用手
遮掩住自己的乳頭和下體,但主持提醒她不可以遮掩身體任何部份,否則會被扣
獎金,淑芬只好垂下雙手,任由台下的人飽覽她乳房、陰戶全露的裸體。

  這時主持又跟淑芬說,可以再給她一次機會,並加大獎金,如果她贏了,大
會可以給她一條絲巾圍身,但如果她輸了,就要除下面具眼罩。淑芬看看那獎金
的數目,咬一咬下唇,想了想,最後點點頭。

  這時台下更加屏息靜氣,連些微的交談聲都沒有,大家都想看看這位淑女的
盧山真面貌。結果,淑芬又輸了,她沒法子,只好把面具眼罩除下,台下頓時起
哄兼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大喊美女之聲更四起。

  淑芬低下頭,不敢望台下的人。現在的她已脫至赤裸,身體不但讓人看光,
連面貌也給人看了,她從未試過在這麼多人前脫光任人看著自己的裸體,她的臉
泛了一片紅暈。

  這時主持走過來淑芬身邊,輕聲問她:「想不想翻本?」

  淑芬當然想,問:「怎樣翻本?」

  主持說:「你可以參加我們拍賣的環節。」

  淑芬用不明的眼光望向主持。

  主持說:「就是把自己拍賣。你要翻本就來吧!」

  淑芬還來不及反應,主持已經宣佈拍賣開始。

  「首先是這位裸體淑女,今晚她是第一位在大家面前脫清光的,身材如何不
用我多說了,大家出價吧!」

  主持請淑芬在台上走了一圈,讓所有人好好地看清楚她的裸體,經過一輪的
競投,淑芬以二千元成交。

  出價的人牽著淑芬走下舞台,台上立即又開始另外一個女子的拍賣活動。

  那個人把叔芬帶到了大廳附近的房間,房間有幾張大床,淑芬羞澀的坐在床
沿,那個男的站在床邊,和淑芬說了幾句話,淑芬根本聽不到他說什麼,然後他
跪在淑芬的兩腿之間,很仔細地欣賞淑芬的陰戶,淑芬從未試過這樣給陌生人看
自己的陰戶,她的臉更紅了。

  那個人看到淑芬羞澀的模樣,似乎更興奮,她叫淑芬摸他的陽具,淑芬從未
試過摸丈夫以外的陽具,她慢慢地用手抓住那人的陽具,開始上下套弄著,不久
那人的陽具便硬起來了。

  那人用手按著淑芬的頭,用她的臉磨擦他的陽具,他的手又不斷來回搓揉著
淑芬的乳房、摸捏她乳頭,不知怎的,淑芬覺得好像很需要似的,竟不自覺地張
開口含住那人的陽具。

  「對……就是這樣,吃進去……好好……」那男的呻吟道。

  當那男的覺得夠硬了,就把淑芬推倒在床上,張開淑芬雙腿,握住自己的陽
具,把龜頭頂在淑芬的陰戶上,淑芬也不自覺地伸手握住陽具,導引那個男的插
入。那個男的才一插進龜頭,就狠狠地一次把他的陽具整根插到底,淑芬不覺地
大叫一聲,那個男的又把他的陽具幾乎全部抽出來,再一次狠狠地插到底,他不
斷用這種方式幹淑芬,淑芬被幹得張大嘴不停地喘氣。

  「哦~~就是這樣~~用力~~用力點!不要停……噢……」淑芬被幹得已
顧不得那麼多了,在那個男的耳邊淫蕩地呻吟。

  很快地淑芬就來了高潮,那個男的等淑芬高潮結束,就把他的陽具抽出來躺
下,要淑芬坐在他身上。淑芬跨在那個男的身上,抓住他的陽具抵住陰戶,慢慢
地坐了下去,然後開始快速地起落著臀部。

  沒過多久,那個男的捏住淑芬的屁股,用力地把陽具往上一頂,直插到底,
射精在淑芬的體內。淑芬在他射精時還不停地扭著屁股,那男人的快感更強烈。

  淑芬離開那個男人的陽具後躺在床上喘息,心裡想著:『自己為什麼會讓丈
夫以外的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還那麼的淫蕩跟人做愛。老公,我是為了一對子
女才這麼做的,對不起!』但剛才激烈的做愛又使她嚐到了性愛的新滋味,除了
新婚時的性愛刺激外,生了兒女後,丈夫又只顧著工作,好幾年都沒有剛才那麼
刺激了,一件髒,兩件穢,一不做,二不休,好,今晚就豁出去吧!

  這時一個個女性被帶回了大廳,剛才買下淑芬的那個傢夥是倒數第二個帶著
赤裸裸的淑芬走出房間,許多人圍了上去,問那個男的搞起來怎麼樣,那男的笑
著點頭,看起來非常滿意。

  他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她的陰戶很濕潤溫暖,幹起來感覺非常好,奶子又
大又彈手,人又美又帶點羞,玩起來真舒服,真是極品人妻。」

  第二回合的拍賣又開始了,淑芬竟被以三千七百元成交,但買下淑芬的是一
組人,共四個人,原來拍賣的回合不多,有些人就合資買下美女來玩。

  出價的那組男人一投得淑芬,便立刻把淑芬拉下舞台,四人緊緊地抱住她,
然後像趕馬似地走進房間。

  淑芬躺在床上,四人圍著淑芬,淑芬的羞澀已退了許多,但給陌生人這樣圍
著來看,還是有點不自然,四人看著淑芬的模樣都笑得合不攏嘴。

  他們要淑芬跪在床邊,翹起屁股,一人把陽具從後插入淑芬的陰道,一人把
陽具塞入淑芬的口裡,另兩人要淑芬捉住他們的陽具套弄,他們則一人一邊摸玩
著淑芬的大奶子。淑芬從未試過同時被四個男人這樣玩法,她的情緒高漲,非常
亢奮。

  最後,淑芬又被按回床上,大字型的躺下,兩腿大大的張開,四人輪流把陽
具插入淑芬的陰道,每人插得十來二十下便抽出,由另一人接上,其他人則在撫
摸淑芬的乳房、乳頭和大腿,這樣把淑芬搞得死去活,大聲淫叫:「我要……我
要……你們……快……快……插我……噢……我要……」

  那四個人還不斷地來來回回抽插著淑芬:「你說你自己是淫婦!」

  「唔……好羞啊!噢……噢……我是……淫婦……你們快……插我……」

  那四人輪流大力地抽插淑芬,直至每人都在淑芬的陰道里射精才罷休,淑芬
則被搞得軟軟的躺在床上。

  第三回合的拍賣又開始了,這次有三隊人馬競標,主持今次要讓淑芬彎下腰
張開兩腿,把臀部對著台下,讓她濕透了的陰戶給所有的人看清楚。淑芬當然從
沒試過把自己的陰戶這樣亳無保留地給人看,臉上不禁紅了一片。

  最後,一隊人馬出價四千五百元標到了淑芬,那一共是三個人,兩個男的、
一個女的。

  淑芬和他們進了房間,他們四個人開始彼此愛撫,最後,兩個男人把淑芬和
另一個女人推倒在床上,一男一女熱情地接吻。

  淑芬忽然被男人翻轉身,那男人把陽具從後面插進她的陰戶,這樣兩個女人
面對面,背後各有一個男人在後面幹她們。

  那個女人摸著淑芬的乳房,吻著她,淑芬從未試過給女人摸和吻,情緒又更
亢奮起來。身後的兩個男人則在交談,說他們現在幹著的陰戶是多麼的舒服。幹
到一半時,兩個男人還互相換女人搞,最後,兩個男人還一起射精。當那兩個男
人從兩個女人的陰戶中拔出陽具時,那個女的還教淑芬大家互相用手玩著彼此的
陰戶直到高潮為止。

  第四回合的拍賣開始,也是最後的一次拍賣,這次有人用五千七百元把淑芬
投得。這人把淑芬帶到了一間很清靜房間,這個房間只有一張大床,不像上幾次
的房間有幾張大床,讓不同的男女進行性交,只不過大家都沒有時間去觀看其他
人,只顧著自己快活罷了。

  那人叫淑芬到浴室沖身,原來這間房還有浴室,淑芬想也好,剛才給那些人
玩得身子也有點髒,她便到浴室洗了一個熱水浴。洗過身後,淑芬感覺精神好了
點,於是包著浴巾走出來,那人叫淑芬拿掉浴巾,讓淑芬站著,他很肆意地欣賞
淑芬的裸體,淑芬竟給他看得不好意思。

  那人招手叫淑芬過去坐在床沿,然後輕輕的撫摸淑芬全身,他摸勻了她身上
的每一寸肌膚,四肢、面龐、乳房、下陰全都被他摸過,摸得淑芬很舒服。他又
輕輕吸啜淑芬的乳頭,他的手在淑芬的陰戶上來回撫摸著,今晚是淑芬感到最舒
服溫馨的一次,她閉目享受那種溫柔的撫摸,竟不自覺地擁著對方熱吻起來。

  跟著那男人輕輕的把淑芬按倒在床上,把他的陽具慢慢插入淑芬的陰道里,
先是淺淺的插幾下,然後是深深的捅進去,逐漸地,淺的少了,深的多了,但每
次的深入都令淑芬不期然地叫了出來:「噢……噢……」

  他如是者深深淺淺地進出著淑芬的陰戶,漸漸地淑芬越來越想他大力插入:
「噢……噢……你……用力啊……我要你……大力……插……噢……噢……」

  那人於是猛力地抽插起淑芬的陰戶,這時淑芬雙腿盤住那個男人的腰,挺起
屁股迎著男人的抽插,她大聲地呻吟:「噢……呀……我要……大力……插……
噢……」男人也隨著淑芬的淫叫一下一下的挺進。最後淑芬感到陰道在收縮,她
的高潮來了,而一股熾熱的精液也射到她子宮裡。

  那人射精後伏在淑芬的身上,在她耳邊小聲的說:「校長,你果然是個惹火
尤物,膚白皮滑,乳房又大又白。」

  「你……是……」淑芬被這突如其來的說話嚇得驚魂未定,但身子被壓著動
彈不得。

  「校長,你今晚的表現很好,拍賣已經結束,你的數目雖然不少,但還不足
夠。這樣吧,一會兒我跟主持說,讓其他人仍可上你,讓你多賺一些。」那人說
完便起身離開房間。

  淑芬定過神回來,心想竟被那男的上了,但他又真的好溫柔,丈夫這幾年做
愛都是匆匆了事,他的……又真的令人明白性愛的滋味。淑芬也不去想太多,離
開了房間。

  仍是一絲不掛的她來到大廳,拍賣會結束了,有的女人正在穿回衣服,有的
女人已走了,現場還有十來個男人。這時有人拿了飲品給淑芬,淑芬這時也正口
渴,於是一飲而盡。她看看舞台背景板上自己號碼下的數目,跟目標還有一些距
離。

  主持人見淑芬走出來,便向大家宣佈:「今晚有特備節目,這位美貌裸體淑
女,還有誰想要幹她呢?」

  台下大叫願意。

  「她今晚意猶未盡,現在無論是誰,只要在我這裡登記,交三百元就可以幹
她一次!」主持繼續說。

  這個宣佈無異是讓淑芬任由在場的男人輪姦她,大家一聽便立刻到主持那處
登記,淑芬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一個傢夥登記後已立即把淑芬就地按到預先準
備好的地墊上,把他的陽具插進淑芬的陰戶裡開始抽送。

  淑芬心想,今晚已被八個男人幹過了,也不在乎再給多少個男人幹她了,只
要可以見回自己的一對子女,做什麼也不在乎了,心境也就豁出去,心裡便叫:
『你們來吧!我要達到目標數目,來輪姦我吧……』

  淑芬被抽插得十來下,身子已開始發熱,她竟有強烈的需要,她需要陽具的
插入,她抱緊身上的男子,大廳內所有的人都聽得見那男子抽送時發出的聲音。

  那男的射精在淑芬體內後,另一個男的馬上頂替上他的位置。淑芬已完全開
放自己,擺動腰肢、扭動屁股,盡情地和男人性交,淑芬看起來完全像個妓女,
任人姦淫。

  輪姦在主持的監視下有秩序地進行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個又一
個的男人互相交替地在淑芬的身上尋歡,也沒有前戲,反正就是一個人發洩後,
另一個人馬上又填補上去,盡情地分享著淑芬為他們提供的性快感,有的人則已
經開始排起了第二輪的順序。

  接下來的個多小時裡,淑芬一直這樣在性交,由於被輪姦的刺激,使淑芬每
一次的性交都是那麼的狂野淫蕩,她一直保持著亢奮,還到達了好多次高潮。

  有一個男人是排了二輪隊的,因為是已經發洩過一次的原因,這次他花了近
二十分鐘才在淑芬體內射精。其實,大部份的男人插在她體內都沒超過十分鐘,
她火熱的陰戶和熱情的動作讓那些好色的男人們根本抵受不住,只有來第二次的
人才長一些而已。

  遭到連續十多人次輪姦後的淑芬,已被蹂躪得如雨後梨花般軟攤在墊上一動
也不動,當最後一個人幹過後,她已開始慢慢地昏昏沈沈睡去。


                (四)

  「鈴……鈴……」

  淑芬被電話鈴聲吵醒。

  「校長,恭喜你,你昨晚的表現很好,你所賺到的幾乎可以抵消餘下的五個
任務,但可惜還欠了一點點,不過也可抵消了四個任務。我們很欣賞你的表現,
你回到家便可以見到你的一對寶貝子女了。」

  「真的?」淑芬舉目四望,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昨晚太累了,累得不省人事,我們只好安排你入住酒店。你的衣服都給
人拿走了,我們只好向大會買回一條裙子給你。你所賺到的錢,全部放在你的枕
頭下,至於第十個任務,我們也不急於要你完成,稍後我們自會通知你。對了,
最後跟你說,你真是一位惹火尤物。」對方說完便掛上線。

  對方最後一句話,使淑芬想起昨晚的淫蕩性交場面,而最後一場被輪姦的感
覺,使自己下面又好像有點濕。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她不敢想得太多了。

  淑芬伸手向枕頭下摸去,那裡有一個公文袋,她打開一看,內裡全是一仟元
面鈔,她略略數數,竟有二萬多塊錢。她又掀開被子,自己仍是赤裸的,她走下
床來到衣櫃,打開一看,除了自己原有的一雙鞋子之外,便只有一條裙子,沒有
其它的衣物了。

  淑芬到浴室洗了個熱水浴,把裙子穿上,對鏡一照,嚇了一跳,裙子是超低
胸V領露背的,不但乳溝全現,半個乳房都露了出來,因沒有胸罩,乳頭凸現,
裙襬又短,僅遮掩住臀部,整條大腿暴露無遺;因為沒有內褲,身子稍一擡高或
者走動太快,下體便會給人看見,怕連陰戶也會給人看到。淑芬心想這條裙子怎
可穿著上街呢?給熟人看見便糟糕了。

  她垂頭喪氣的坐下,突然她想起,自己有錢嘛!可以到酒店商場的時裝店買
衣服,但要穿著這條十分性感的裙子又沒有內衣褲的情況下在商場裡走動,她不
敢想像……沒法子啦,她鼓起勇氣,離開房間。

  淑芬走到商場,她低著頭,不敢望向其他途人,途人看見她的打扮,都投以
好奇的眼光,一位穿得如此性感冶豔的少婦在酒店的商場出現,誰不投以目光?
兩腿和乳房露了大半,當走動時裙襬揚起,內裡春光若隱若現,途人真是大飽眼
福。她匆忙來到一間時裝店,連售貨員小姐也向她投以訝異的目光,淑芬胡亂買
了幾件衣服,即時換上,付了錢便急忙返回房間。

  淑芬匆匆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便退房回家去。

  回到家,真的看見自己一對寶貝子女,她感到很安慰。

  這時手機響起來。

  「校長,怎樣?我們沒有食言吧?」

  「你們又真的很守信啊!」

  「校長,你還有一個任務啊!不過,現在不要你去完成,我們也不怕你不去
完成。請你記著,不要報警,我們坐牢不要緊,校長的豔照和昨晚的……哈……
哈……」對方說完便掛了線。

  淑芬知道自己已沒有選擇,由幾日前的裸露,以至昨晚的激烈性交,已使她
身熱心跳,整個人好像……心想第十項任務會是什麼呢?她不去再想得太多了,
只好好享受目前的假期吧!

   (五)

  淑芬開完校董會走出會議會,回到校長室坐下來,心頭冷了一截。

  由於學校轉為直資,許多資深的老師都選擇轉校或退休,連資深的副校長也
申請退休了,而且校董會也改組了,加入了什麼教育基金的代表。以前支持淑芬
的世叔伯大都只保留虛位,實際權力都在基金的代表手中。

  淑芬也跟老公說過,叫他聯同請其他世叔伯力爭,但這陣子老公和支持他的
世叔伯也無能為力,基金那邊的財力太大,大家也不會與錢作對的。

  其中一位世叔更悄悄地告訴淑芬,原本她校長的位子也保不了,不過基金那
邊的人不讚成拉她下馬,所以調升了兩位由他們推薦的人。

  校董會批準原是訓導主任的梁Sir升為副校長,另Miss Chan升
為訓導主任,原來他們都是基金推薦的人。校董會並規定梁Sir全權處理聘請
新老師的事宜,除此之外,許多事情都不由淑芬控制,淑芬的話事權都要讓出來
了。

  想到這裡,淑芬嘆了一口氣。

  這時她的手電響起。

  「喂?」

  「啊,美艷動人的校長,請你打開電郵看看!」對方說完便掛線。

  淑芬先是呆了一呆,繼而打開電郵,有一封未閱讀的郵件,她打開一看,內
裡有相片附件,她打開來看,整個人都呆了,那些相片全是她那天在學校拍的裸
照,三點全露,纖毫畢現。

  這時她的手電又響起。

  「喂?」

  「校長,那些相片美不美?」

  「你……」

  「校長,只要你乖乖的聽話,這些相片只有你才看到的。」

  「你們想怎樣?」

  「校長,你忘了嗎?你還有第十個任務啊!」

  淑芬這時才猛然醒過來,近期被工作搞昏了腦,忘了自己的痛腳。

  「你們又想怎麼樣啊?」淑芬像洩了氣球。

  「請你小心聽著,電郵上有行字句,請你小心閱讀後,打上『我同意』的字
樣,然後回覆過來。記著要乖乖的聽話啊!否則那些相片會透過電郵讓你的所有
朋友欣賞。五分鐘後我要看到你的回覆!」對方說完便掛線。

  淑芬嘆了一口氣,她細看電郵上的字句:『我劉淑芬由現在一刻開始,無論
何時何地都自願地全無條件服從梁誠及陳華的任何指示。』她看了心頭打了一顫
抖,怎會是這樣的?

  淑芬無奈地在電郵上打上『我同意』,她的手還只在『傳送』的按鍵上猶豫
著,淑芬看看時間,最終她還是按下了『傳送』的按鍵。

  她的手電又響起。

  「謝謝校長,你完成了第十個任務!」

  淑芬癱軟的坐在椅上。

  「放心吧,校長,以後你不會再聽到我的電話了,我的代理人會知道怎樣做
的。」

  「為什麼會這樣的?」

  「你不必理會那麼多,只要聽話就可以了。好了,現在校內沒有其他人了,
請你脫光衣服到教員康樂室去見我的代理人。」

  「你……」

  「校長,你忘了剛才你的電郵嗎?」對方已掛了線。

  淑芬想自己要光脫脫地在校內走動,還要讓自己的下屬看光自己,那種羞愧
充滿全身,但自已沒有選擇的餘地,唯有把衣服完全脫光。

  淑芬一絲不掛的走出校長室,離開校務處,穿過走廊,乘升降機到頂層的教
員康樂室,淑芬想到自己又再次光脫脫的在學校內走動,一種莫名的興奮又竟湧
上心來。

  這個教員康樂室是早前由基金捐款開建的,讓老師在課餘之時舒緩工作壓力
的地方,倒修建得美輪美奐,十足俱樂部一樣。

  淑芬來到康樂室,梁Sir已坐在大沙發上,Miss Chan則坐在他
身旁。淑芬赤裸裸的站在兩個下屬面前,全身上下給看得一清二楚,心裡感到有
點靦腆。

  梁華招手叫淑芬走過去,一絲不掛的淑芬唯有走過去。

  「最喜歡看到校長這個樣子,真是個美麗動人的尤物。」

  淑芬一聽之下,心頭一震,他的這句說話很耳熟,難道那天晚上最後投得自
己的男人就是他?

  「你呀!只顧說校長是美人,哼,把人丟棄耶!」陳華挨著梁誠悄悄的說。

  「怎會呢?你也是大美人呀!」梁誠一邊摸著陳華的裸露大腿,一邊說。

  「校長,不要老是站著,來,來……」梁誠一手把淑芬拉倒在自己的懷裡,
「我們已有過肌膚之親了,何必那麼隔膜呢?」梁誠在淑芬的耳邊小聲的說。

  淑芬心頭一震,微微擡起頭看著梁誠。

  這時梁誠一隻手已摸在淑芬的乳房上,另一隻手摸著她的陰戶,接著梁誠又
要淑芬起來只俯著上半身,臀部則向後翹起,於是淑芬兩個大乳房便在梁誠面前
晃動著,他則不斷摸玩著淑芬的大奶子。

  淑芬給梁誠這樣的摸玩著,他原是自己的下屬,在下屬面前光著身子,身子
還給他摸玩著,本來是有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但乳房和乳頭在被摸捏的刺
激下,身子開始發熱了。

  自從經過上次的瘋狂之夜後,淑芬現在和丈夫的性交都好像少了性刺激,再
加上他像例行公事似的,更有索然無味的感覺。反而現在給梁誠這樣又摸又捏,
下體好像有點像蟻咬一樣。

  突然,淑芬感到有一條巨大的東西插入自己的陰道,她不其然「噢」的一聲
叫了出來。原來陳華不知何時已脫光了衣服,但下身卻戴上一副假陽具,她正從
後面把假陽具插入淑芬的陰道里。

  陳華像男人一樣的動作在抽插著淑芬的陰道,這時梁誠把淑芬的頭向自己的
下體推去,把他勃起的陽具二話不說便塞入淑芬的嘴裡。

  這時的淑芬口中正吞吐著一條真的大陽具,而陰道里被一條巨大的假陽具抽
插著,她的身子越來越熱,屁股不其然地扭動起來。她想叫出來,但口中塞著梁
誠的陽具,只能「吱吱、唔唔」的悶哼著。

  最終她再也忍受不住了,把梁誠的陽具吐出,「噢……呀……噢……呀……
噢……」淑芬淫叫著。

  陳華這時像男人操女人一樣,兩手按著淑芬的屁股,把假陽具繼續在淑芬的
陰道進進出出,並且加強力度,淑芬叫得更淫了:「噢……噢……噢……」

  淑芬突然陰道有一股熱漿噴出,原來那假陽具還有噴射裝置的,而淑芬也到
了高潮,她癱軟的倒在沙發上。

  這時陳華把假陽具解了下來,一跨便跨上樑誠的下體,把自己的小穴對準梁
誠那硬梆梆的陽具坐下去,而梁誠兩手摸捏著陳華豐滿的乳房,陳華上下搖動圓
臀在吐納著梁誠的陽具。

  剛才淑芬被陳華的假陽具操著時,梁誠的慾火已按捺不住,而陳華的慾火也
要發洩,故此二人不久便高潮來臨,陳華的陰道壁一陣一陣地抽搐,最後收縮地
把梁誠的陽具夾住,梁誠便在陳華的陰道里噴射。完事後二人也倒在沙發上。

  三人赤裸裸的倒臥在大沙發上,淑芬被夾在中間,梁誠和陳華仍不斷地摸玩
著淑芬的奶子。

  「校長,今次讓Miss Chan爽了,下次也要讓我爽一爽啦!」梁誠
說。

  淑芬一聽之下,內心感到很矛盾,自己也想不到給女人用假陽具抽插陰道也
會了來高潮,那豈不是男女也可淫玩自己?自己何以變得那麼淫蕩?想到這裡,
臉不覺紅了起來。


                (六)

  經過了在教員康樂室的被淫玩後,淑芬仍有許多問號在腦海中,雖然不明所
以,但也難以深究。

  淑芬明白梁Sir和Miss Chan是基金推薦的人,實權其實是握在
他倆的手中,淑芬對二人也要十分客氣,梁Sir和Miss Chan二人雖
然升了職,但仍然尊重淑芬作為一校之長。

  由於有許多新教師加入,他們大都是年青人,梁誠舉辦了一個新老師兩日一
夜的迎新營,地點在屯門的黃金海岸,費用全由基金負責。而淑芬只是負責循例
出席,說了幾句話便離開,餘下的事情由梁誠和陳華負責,這都是梁誠的主意。

  開學之後,所有事務都由梁誠和陳華打點,淑芬也樂得清靜。而新來的老師
對淑芬雖然十分尊重,但淑芬總感到的他們眼光好像有點點的異樣,但她又說不
出是什麼所以來。

  梁誠的確有點法子,一個學年以來,他把校務發展得很順利。當中許多校務
工作和校舍的改建維修都由梁誠籌劃,淑芬這個校長也要聽從他的安排,她不過
當個是虛位校長而已。

  許多時候當其他老師校務處的職員走了之後,梁誠和陳華便呼喚淑芬,要她
脫光衣服赤條條地由校長室走到教員康樂室。但有時校工還未完成他們的工作,
淑芬赤裸裸的在校內走動,總得要小心翼翼,免得被校工看見自己赤身裸體,那
真的羞死了。

  試過有好幾次,一絲不掛的淑芬無意識地經過課室,突然發現課室內校工仍
在進行清潔工作,嚇得赤裸的淑芬急忙掉頭就走,改走另一條通道。更有幾次當
淑芬一轉出走廊,就看見校工拿著清潔工具由課室走出來,嚇得淑芬連忙躲在角
落,心「卜卜」的跳,幸好校工不是朝自己這邊走來,否則都不知如何是好。

  也有次升降機的門突然在中間的一層打開,淑芬赫然看見一名校工背著升降
機正在走廊拖地,嚇得淑芬半死,她急忙閃到門側及猛按關門掣,她也不知那名
校工有沒有瞄到自己赤身裸體的在升降機內,嚇得淑芬以後不敢再乘升降機,改
走樓梯,但走樓梯也得要非常小心,不知何時會走出個校工來。

  每次淑芬總是提心吊膽的走著,而那種緊張又使淑芬不知怎的總有興奮的感
覺。

  到了康樂室,淑芬每次都被梁誠和陳華二人淫玩得欲仙欲死,每次淑芬都感
到很滿足,很充實。

  慢慢地淑芬自己也玩得很淫蕩,她常被二人上下夾攻,她含著梁誠的陽具,
而讓陳華的假陽具抽插自己的陰道。

  有時梁誠先要陳華和淑芬二人互相撫摸對方赤裸的身體及互相親嘴,梁誠則
在旁邊看邊弄著自己的陽具,到了一定的時間,梁誠便會把陽具從後插入淑芬的
陰道,陳華則繼續咬舔淑芬的乳頭,這使淑芬完全沈醉於性交的興奮中,忘卻自
己。

  有時淑芬也會女上下男的坐在梁誠懷中吞吐著他的陽具,陳華則摸舔淑芬的
身體和她的乳房,而當陳華坐在梁誠懷中吞吐著他的陽具時,淑芬也會同樣摸舔
陳華的身體和她的乳房。有時梁誠又會把淑芬的身子貼在窗前,讓淑芬的赤裸身
軀暴露於外,他則從後插入淑芬的陰道。

  漸漸地淑芬也愛上了被他們二人的姦淫,而且也喜愛上赤身裸體地在校內走
動,淑芬已不覺得怎樣了,但仍不能讓校內的人看見自己的裸體,那會使自己羞
怯難當的,所以淑芬還是要小心的。

  由於校長室就在校務處之內,好多時,淑芬會趁校務處職員離去後,她便脫
光衣服在校長室和校務處之間來來回回,因為那種感覺使淑芬感到很自由啊!而
且只要當梁誠一旦呼喚,淑芬便可全身光溜溜的直接離開校務處前往康樂室了,
不用再脫衣服了。


                (七)

  又到了一個學年完結之時,由於校舍仍有維修和改建工程,學生的暑假活動
全部取消,老師倒可以輕鬆一下。梁誠安排了一個三天的渡假營活動,大部份新
任的男女老師都有參加。

  淑芬當然不能例外,梁誠告訴她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活動,大家都會放
開工作上的身份來一次自我解放,同時那三天女老師只可穿上比堅尼。

  大家來到目的地點,那是在新界某處的一幢三層高的鄉村別墅。進門那地下
一層是酒吧餐廳的設計,也有洗手間、浴室等設備,大家吃喝都會在這一層;另
外還有一間大房,房內有許多儲物櫃,供給大家存放隨身物品。

  梁誠宣佈大家打點好自己的物品後,全部直上三樓,但在上三樓之前,所有
人都必須換上泳衣。女老師當然要穿上比堅尼,越性感越好,一會兒會舉行性感
泳衣選舉比賽,但校長不用參加,比賽由男老師投選,而所有女老師都會有獎,
依票數得獎,最高可得一萬元獎金,最後的也有二千元獎金。

  大家聽後都拍掌歡呼。

  當大家都換上泳衣後便全部來到三樓。三樓是全層打通的,是一個七百呎的
大客廳,沒有間格,三面落地玻璃窗,實牆的一角擺著一套高級視聽設備,另一
角是水吧,其它三邊各擺著兩張四呎長沙發。

  所有女老師身上的比堅尼都非常性感,可以裸露的都露出來了,有的幾乎接
近通透,男老師當然看得眼也不眨,大吃眼上冰淇淋。

  淑芬是最後來到三樓的,大家看到淑芬身上的比堅尼,都驚嘆不已。

  淑芬穿的一件比堅尼是繫繩的白色比基尼,又薄又小,下身繫帶綁在兩側,
黑色的草叢清楚地露在兩邊;繫上胸衣,除了乳頭被胸衣遮住之外,整個乳房都
是裸露的,由於衣料單薄,還隱約看到乳頭;背部除了三條細的綁帶以外,全都
露出,因此背部和臀部可以說是裸露的。

  當換上泳衣後,淑芬對著鏡子照著自己,看見這樣大膽裸露的泳裝設計,她
是沒有勇氣穿著還要面對自己的下屬,但這是梁誠的指示,她無奈地接受。

  當淑芬都來到了之後,梁誠便叫大家喝酒、唱歌和跳舞。幾乎每一位男老師
都和淑芬跳過舞,這樣近距離給男下屬親近和看著自己,淑芬每次都感到有點臉
紅。

  大家都玩得有點累時,梁誠宣佈性感泳衣比賽選舉開始。不一會有了結果,
梁誠為不使女老師有所失望,他宣佈由於每位女老師所穿的比堅尼都非常性感,
所以全部女老師都有五千元獎金。所有女老師都非常開心,上前擁著梁誠,梁誠
的兩隻手忙著在女老師身上遊移,而女老師也任得梁誠在她們身上摸索。

  大夥兒又到地下一層用膳,是自助餐形式。當大家都吃得七七八八後,大夥
兒先到二樓洗澡,才回到三樓去。

  當大家都到齊了,梁誠才請淑芬上來三樓。但淑芬來到三樓時,全場的人都
立即鴉雀無聲,大家看到的淑芬竟是全身光溜溜一絲不掛。只見淑芬一對豐滿的
乳房、圓潤的臀圍、一雙修長的雙腿、毛茸茸的陰戶,讓人一覽無遺。

  淑芬雖然對於裸露自己的身體已漸不抗拒,但要在這麼多的下屬面前赤身裸
體,無遮無掩,給人看得一清二楚,她羞得低下頭來不敢正視大家。

  「為使大家能盡興,校長帶頭放下自己,和大家一起歡聚。」梁誠說。

  「身材好美啊!」

  「平時隔著衣服也看得到校長的身材很好了,現在可以讓我們看得清楚,真
是大飽眼福了。」

  「肌膚雪白,修長美腿,看得人心也跳了出來。」

  男老師讚賞之聲此起彼落。

  「哼,你們眼中就只有校長了!」有些女老師不甘男老師對校長的讚賞。

  「哎唷,幾位噴火Miss呷校長醋啦!」蔡Sir說。

  「不如幾位Miss也來學學校長的開放吧?」黎Sir接著說。

  一眾男老師起鬨說女老師也要來個剝光和校長比併,那當然被女老師噓了幾
聲。

  「來來來,不要鬧哄了,大家圍成一個圓圈跳舞,當一首曲子播完,大家便
交換舞伴。」

  梁誠說完便播出一張跳舞的唱片,並叫大家男女一組圍成一個圓圈。由於每
當一首曲子播放完,大家便交換舞伴,結果每一位男老師都有和赤裸的淑芬跳貼
身舞的機會,也就是說,淑芬的赤裸身軀都讓每一位男老師摸索過。

  除了淑芬的惹火裸體之外,其他女老師的性感比堅尼也同樣使男老師按捺不
住。大家在跳貼身舞時,男老師的手自然不按規矩地在女老師身上遊走,女老師
也沒有抗拒,任由男老師們肆意摸索,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亢奮。

  當最後一位男老師和淑芬跳舞時,他已經再按捺不住,把淑芬帶到一張大沙
發上,掰開淑芬的雙腿,把自己的陽具狠狠地插進淑芬陰道里,一幕活春宮便在
眾人面前上演了。

  受到春情挑逗的刺激,其他男女老師也開始上演一幕幕的春宮戲。有些則在
三樓的大沙發上,有些則到二樓的套房裡,每間套房內有兩張大床,大家就在觀
戰式的情況下進行性交。

  累了大家就赤裸相擁而睡,醒了之後,就到浴室裡洗個澡,再到地下的酒吧
吃點東西,休息過後,大家又可以再接再厲。因此所有的人都不必再穿上衣服,
大家索性赤裸相對,這樣大家反而感到無拘無束,隨意地吃喝,喜歡的就做愛,
十分自由。

  接下來的一兩天,所有的男老師都摸玩過淑芬的身體、抽插入過她的陰道,
有些已不止一次。淑芬的慾火好像沒有熄滅似的,她需要男人陽具的不斷充實,
她任由男老師肆意地淫玩她赤裸的嬌軀,她的乳房、大腿、臀背不斷地有人在摸
玩著。

  淑芬的吃喝不但有人照料,連洗澡也由有男老師代勞,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了,而淑芬也任得他服侍自己,她感覺自己就像女王一樣。而且只要有男老師的
陽具能夠勃起,他又來找淑芬的話,淑芬就會讓他把陽具插進自己的陰道抽送,
任由他姦淫自己,她已玩得非常瘋狂淫蕩,十足淫娃一樣。

  就在第三天快天亮的時候,淑芬突然被幾個女老師捉住,再由幾個男老師把
淑芬大字型赤裸裸地拴在一張餐桌上。

  這樣大字型的躺臥,淑芬的35C大乳房和毛茸茸的陰戶不但盡現人前,加
上兩腿掰開,陰唇、陰核也坦露無遺,淑芬身體的秘密便在下屬的眼裡完全暴露
得一清二楚,她臉上感到有點羞紅。

  這時女老師都圍了上來,她們用手撫摸著淑芬豐滿的乳房,起初在整個乳房
上輕輕摸捏,後來就從乳房的四週向乳頭摸過去。

  有的女老師還用舌頭舔她的脖子,再舔到耳朵,還有其他的女老師在淑芬的
肚子上、屁股上、大褪內側、腳趾間,用舌頭舔,用手撫摸,女人當然知道女人
的敏感地帶,結果淑芬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女老師們繼續在淑芬豐滿的乳房下用舌尖輕輕的舔,女人撫摸畢竟不像男人
那樣粗魯,她們用手掌輕輕接觸,動作也很溫柔。當女老師把淑芬的乳頭含在嘴
裡吸吮時,淑芬實在忍不住深深地喘著大氣。

  赤裸的女老師對淑芬的裸體在進行挑逗和撫摸,看得男老師血脈翻騰,不一
會他們便把女老師拉離淑芬,就地把陽具插入女老師的陰道里強烈地抽插起來,
幹得女老師們淫叫連連,淫相蕩漾,場面十分淫靡。

  淑芬看著一對對赤裸的男女在自己面前激烈地性交著,真是心癢難熬,但自
己又被縛著,動彈不得。畫面越來越淫蕩,刺激著淑芬的神經,不知怎的,淑芬
感到全身火熱,她受不住了。

  「你們放開我,你們要我怎樣都可以……放開我,我要……」淑芬忍受不住
地叫了出來。

  「校長,你要什麼?」梁誠這時出現在淑芬旁邊,在她的耳邊說。

  「我要……」淑芬說不下去。

  「校長,你要說出你要什麼才行啊!」梁誠說。

  「我要……男人……幹……我……」淑芬只好面紅紅的說。

  「太斯文了,校長,要講粗一點才行啊,否則你只有乾急的份兒!」

  淑芬的下體像有萬隻螞蟻在爬行一樣,淑芬根本忍不住了。

  「我要男人姦我。」這個字詞是淑芬的極限。

  「說要全部男人來姦你?」

  「我要……全部……男人……來……姦……我……」

  「那是要男人輪流來姦你囉!是不是?」

  淑芬下體像有萬隻螞蟻在爬行的感覺已令她再難忍受:「是……我要所有男
人輪流來姦……我……」

  這時梁誠向男老師發出一個訊號,全場的男老師便從女老師的陰戶裡拔出陽
具並來到縛著淑芬的餐桌旁,而女老師也圍攏上來。

  「校長,你要他們做什麼?」梁誠問。

  「我要……他們……輪流來姦……我……」淑芬面更紅的說。

  「說要他們來輪姦你。」梁誠在淑芬耳邊小聲說。

  淑芬搖搖頭。

  「你不說,我就叫他們繼續自己玩啦!」梁誠又在淑芬耳邊小聲說。

  淑芬下體的痕癢已令淑芬不能自己了,只好說:「我要……他們……來輪姦
我……」

  「太小聲了,你要大聲叫他們才行啊!」梁誠仍繼續在淑芬耳邊小聲說。

  「我……要……你們……來輪姦我……」慾火的煎熬迫使淑芬大聲地說。

  「好淫蕩的校長啊!」一些女老師說。

  「說自己淫蕩,要男人輪姦你。」梁誠又在淑芬耳邊小聲說。

  「我……淫蕩……我要男人……輪姦……」淑芬體內的慾火已使她任由梁誠
擺佈了。

  「校長好淫……好騷……要男人輪姦……」一些女老師又說。

  梁誠向一眾男老師使了個眼色,於是一眾男老師便一個挨一個地把自己的陽
具插入淑芬的陰道里抽送,但他們每人只抽送十來下便退出來,由下一個補上,
如是者輪流抽插著淑芬的陰道。

  一眾男老師輪姦著淑芬,淑芬被他們姦淫得欲仙欲死,但這種輪姦的感覺令
淑芬非常亢奮;同時當男老師在淑芬的陰道中抽送時,也有一些女老師在撫摸著
淑芬的乳房,搞得淑芬淫慾飆升,加上淑芬的手腳被拴著不能動彈,她只能扭動
下身去配合男人的抽插,口中更不斷地呻吟著,真箇十足蕩婦。

  男老師強烈地抽插著淑芬,梁誠又要淑芬說一些粗話,淑芬已被慾火薰心,
什麼粗話也肯說。

  「噢……你們快……快來……姦我,不要停……噢……噢……好粗啊……不
要停……噢……插我……我要……不要停……噢……插死我啦……啊……大力插
我……噢……呀……」

  其他女老師則在旁圍觀淑芬被男老師輪姦的淫相蕩叫,看著看著,她們也看
得慾火燒心,有些女老師也在互相撫摸對方的赤裸身體。

  最後男老師紛紛在淑芬的陰道里射精,淑芬才被解下來,大家又赤裸的互相
抱著睡了。

  直到中午,大家才起來,沖身梳洗,吃點東西,收拾用品離去。期間淑芬仍
是赤身裸體,但她一想到自己求男老師輪姦自己的情形,臉上仍有一絲羞澀。

  因為人多的關係,梁誠是租用了輛專車接送大家的。別墅距離大路有一段小
路,大家要步行約二十分鐘才轉到大路。

  梁誠要淑芬一絲不掛的跟著和大夥兒一起步出大路,赤裸身子現在對於淑芬
來說也不算得上是什麼,加上這三天大家已赤裸相對過,淑芬已習慣了裸體,但
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全裸的走在路上,雖然是鄉間小路,沒有太多人出入,只是萬
一真的給陌生人看見,不羞死才怪。但淑芬對於梁誠的說話,像已習慣聽從了。

  大夥兒一起擁著赤裸的淑芬走出大路,這時淑芬身上只穿著一對鞋子,身上
再無寸縷,大夥兒都看著淑芬赤裸地走在路上的姿態。

  淑芬雖然赤身走在路上,感覺倒很自由,但內心真的怕有陌生人經過,那真
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小路上都沒有碰到其他人,只是到了大路,大家要等候車子來接。赤裸無遺
的淑芬也是站在路旁,但偶而會有一、二輛車子駛過,駛過的司機便會瞄到赤裸
身軀的淑芬。當淑芬看見駛過的車子時,只能低下頭,臉羞紅的,因為梁誠不許
她用手掩著身體的重點部位。

  幸好接大家的車子很快便來到,但這令淑芬更靦腆,因為她是全裸上車的,
那豈不是給司機也把自己看光?她的臉更紅了,淑芬低著頭不敢看司機的眼光。

  上了車,梁誠又要淑芬像導遊似的站車前,面向大家,讓大家再一次慢慢欣
賞淑芬美妙的赤裸身軀。

  淑芬的乳房、長腿、陰戶再一次坦露無遺地給自己下屬看光,雖然大家已經
過三天的裸坦相對,這也不算是什麼了,但最要命的是,淑芬這樣站在車前,途
中所有經過的車子都會看到車內的淑芬是赤裸的,淑芬的感覺就好像自己在公眾
中裸露一樣,她的臉更紅,心跳得厲害,身子也很熱。

  當車子駛到較繁忙的道路時,梁誠才準許淑芬穿回衣服。幸好很快便是淑芬
要下車的站頭,才使她鬆了一口氣。

  回到家,丈夫仍未回來,淑芬到浴室放了一缸熱水,泡在浴缸裡,冀望把剛
才暴露時的興奮散發出來,淑芬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暴露會感到興奮,難道自己開
始有暴露癖,喜歡別人對自己的裸體視姦?

  在這三天裡,自己的身體不但給下屬完全看光,自己還淫蕩地和他們性交,
任由他們輪姦自己,它日回到學校,怎樣面對他們呢?但這三天卻又帶給自己無
限的性愛歡愉,淑芬的心情十分矛盾。梁誠它日又會對自己再有怎樣的要求呢?
淑芬用熱毛巾蓋住眼睛,不敢去想得太多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