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秘書(私人秘書)

我叫李淑華,今年二十六歲,在一家廣告公司裡做秘書,和丈夫結婚已經三年。

丈夫是某間大酒店的項目經理兼總工程師,酒店是國際性的,尤其這幾年公司發展大陸市場,在國內幾個大城市開了多間酒店,所以這兩年大部份時間都在大陸。

在家的時候,每天一早出門,晚上有應酬,十一、二點才回家,夫妻相聚的時間實在很少。我們家境算不錯,居住的地方有160平米,四房兩廳,我們還沒有小 孩,家裡很多時候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菲律賓女傭,顯得很冷清。最近公公(我丈夫的父親),從加拿大回來,居住在我們家裡。

公公和奶奶及他們女兒一家,很早就移民去了加拿大,兩年前奶奶過了身,所以公公今年特意回來散散心。

公公今年56歲,他保養得很好,看起來仍然非常年輕,大約1米8高,身材碩長,有一雙很迷人的眼睛,挺直的鼻樑和堅毅的嘴角,全身充滿著活力和自信,很有成熟男人的韻味和魅力。「爸!你去了加拿大那麼多年,回來香港還習慣吧?」吃完晚飯後,丈夫和公公在客廳裡閒聊。

難得我丈夫今天這麼早就回來,陪他爸吃晚飯。「說真的,我還是挺喜歡香港的,繁華熱鬧,每個人都充滿了活力,不像加拿大那樣,死氣沈沈的,」公公繼續說︰「像我們住那邊,人也不多見一個。」「爸爸,那就在我們這裡多住些時間吧!」我從廚房出來說。

「哈!不怕我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嗎?」爸在沙發上回過頭望著我說。

「他經常都不在家,難得爸你過來了,還有個人陪陪我呢!」我邊說邊走去向他們那裡。

我發覺爸爸的眼睛一直就盯著我看,我今晚穿了一件很薄的絲質睡袍,裡面只穿了套很性感的黑色通花「蕾絲」內衣褲。因為今晚難得丈夫這麼早在家,我們已經很久沒那個了,所以今晚特意的要誘惑他。

「對呀!爸,多住點時間吧!」丈夫的眼睛望著電視說。

我走到丈夫的旁邊坐下,擡頭見爸望著我胯間,我低頭一看,原來我坐下的時候,睡袍的下襬翻了開來,整條黑色通花內褲現了出來,我馬上把睡袍拉好。

「我明天又要上北京了,沒時間陪你,讓淑華開車,帶你到處走走吧,香港比你去加拿大以前,改變了很多。」丈夫接著說。「是啊!以前香港屬於英國,現在已經是我們自己的地方了。」我望著公公說。

這時菲傭切了些水果出來,我們吃著水果,又聊了一會後,我就拉著丈夫回房去了。

「老公,你很久沒親我了,我要你今晚好好的親親我。」

我一進房間把門關上後,馬上抱著丈夫,把嘴唇送到丈夫的嘴邊。

我今晚覺得特別需要,一來丈夫已經很久沒和我做愛了,二來剛才在客廳,公公望著著我的那種眼神,就好像要把我脫光一樣,望得我混身發熱。

「早點睡吧,我今天很累。」丈夫很敷衍的在我唇上吻了一下說︰「明天我還要飛呢?」「唔……不嘛!」我把胸罩脫去,拉著丈夫的手放進我睡袍裡,撫摸我的乳房,我的身哉算是不錯的,上圍36」腰24」臀部36」,在街上走的時候,很多男人老盯著我看。

「我都說了,我明天還要上北京呢?」我丈夫推開我說。

「你是不是在上面有了別的女人?」我生氣的說。

「你胡說什麼呀!」他說︰「我上去只是為了工作。」「你自己說吧,你多久沒和我做愛了?我是你老婆呀!」我大聲的說︰「你就只會說工作忙,說累,你有想過 我的感受,想過我的需要嗎?」「我不是每個月都給錢你,買東西送給你了嗎?」「你知道我要的並不是那些,我只要你陪我多一點,愛我多一些。」我哭著說。

「愛!愛!愛!你們女孩子就只會說愛,」他也生氣的大聲說︰「我不去工作,不去賺錢,每天就抱著你來愛好不好?」「我並不需要你那樣,我只想你每次回來,能多關心我一些,吻我一下就已經很滿足了。」

「我還不關心你嗎?你要買怎麼我馬上買給你。」

「我說了,我不是要那些!」

「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我給你煩死啦!」

他說完後走去衣櫃換了件衣服,走出房間。

「你這麼晚還要去那裡?」我拉我著他問。

「我出去喝杯酒,我給你煩死了。」

他甩開我的手,走出了房間。

「走吧!走吧!最好喝死了不要回來!」我追出客廳說。

「怎麼小兩口又吵架啦?」我回頭一看公公站在我後面,我一個轉身就撲到他身上,頭靠在他肩膀上「譁」一聲的就哭了起來。

公公兩手抱著我,一隻手放我腰間另一隻輕拍著我的背,在我耳邊輕輕的安慰我。

我的心平靜了後,我感覺耳朵很癢很舒服,原來公公正在輕輕的咬著我的耳珠,一隻手撫摸我的屁股,另一隻緊緊的按著我的腰,把我的陰戶壓向他那已硬了的陽具上。

「不!爸,不要,不可以的。」我用雙手推著他的胸,想把他推開。

他緊擁著我,把撫摸我屁股的那隻手伸進我睡袍裡,搓揉著我的乳頭,我這時才發覺沒帶胸罩。

「啊啊……爸……不……」公公的手很粗糙,揉著我的奶頭,我舒服得全身趐軟,陰戶內騷癢酸麻,好像有萬蟻鑽動似的,感覺到開始潮濕了起來,真想馬上躺下讓 公公把陽具插進來。但理智告訴我,我不能這麼做,「啊……啊……爸爸……不可以的。」我大力的掙紮了一下,把公公推開跑回房間去了。

回到房間,我躺在床上喘著氣,手不其然的就伸到陰戶上摳著自己的陰道,我的陰道除了丈夫的陽具以外,從沒試過給別的男人進入過,雖然有時候我會幻想,有另 外的男人,一些強壯、陌生又性感的男人,用裸露的肌肉和硬挺的陽具挑逗著我,我的,但真的要和一個陌生人做的時候,我心裡又感到很害怕。

公公的挑逗使我的慾念又升了起來,摳著陰戶想像著公公的陽具插進來,腦海裡幻想著一幅亂倫的淫穢畫面,感覺得特別興奮,流出了大量的淫液後,不覺就睡著 了。濛濛間,感到有人爬在我身上,撫弄著我的乳房,陰戶裡有點騷癢的感覺,嚇得我馬上睡意全消︰「誰呀!」「還能有誰呢?不就是你老公我嗎?」原來是我丈 夫,滿身的酒味︰「對不起!老婆,剛才是我不好。」「唔,滿身酒味,幾時回來的?」我用手抱著他說。「剛回來的,見我美麗的老婆門戶大開,所以就爬上來 羅!」他用手指摳著我的陰戶說。

「老公快我要!」我伸手下去捉著他的陽具套了幾下,把它引進我的裡,「啊……啊……老公……大力點……快……快……」我擡高雙腳夾住他的腰,把屁股往上拋,頂向他的陽具希望它能深入點。

「啊……啊……我……不行……不……行……」他抽插了十來下,突然停住了,伏在我身上屁股抽搐著。「不!老公……不要那麼快……」我話沒說完,他就已經射了出來了。

「老公,我愛你。」我擁著他,吻著他的嘴說。

「我也愛你,老婆。」他說完後在我身上翻下來,倒在旁邊睡著了。

我從床邊拿了張紙巾,放在陰戶上把倒流出來的精液擦乾淨。

躺在床上,伸手摸一摸丈夫已變軟了的陽具,沾了滿手的精液,我爬下去把它含進嘴裡,幫它舔乾淨,也希望它能再大起來,「唔!別搞啦,很累了,睡覺吧。」丈夫把我的頭推開。

摳著自己的陰戶,望著身邊這個大我五年的丈夫,一個事業心很重的丈夫,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嫁錯人。物質上的享受真的很豐富,要什麼有什麼,但心靈上卻很空虛。

他每天只知道開會、工作、賺錢,對於床笫之間的事一點興趣都沒有,結婚這麼多年都是這樣,爬在我身上用手搓捏一下乳房,把陽具往陰戶裡抽十來下,就倒在我身睡著了,一點情趣都沒有。

早上起來,在家吃完早餐,和公公說了聲再見後,就開車先送丈夫回公司,他今天搭十點多的飛機去北京,我和他吻別後,接著就把車開回我公司去了。

我到這家公司上班才幾個月,和丈夫結婚後一直都沒工作,這幾年自己一個人在家也太悶了,和丈夫商量後他也答應讓我出來做事。時間過得很快,公公今天要飛回加拿大了。

公公在我們家住了也差不多兩個禮拜了,我知道公公很想上我,但我總是迴避著,雖然丈夫在性慾上一直都不能滿足我,我也很想試一試丈夫以外的男人,但我總過不了自己那一關,覺得很對不起丈夫,更何況這個男人是丈夫的爸爸。

送公公上飛機的時使,我突然有一種很失落的感覺,我伏在公公肩膀上哭了一會。回到家裡坐在沙發上,整個客飯廳靜悄悄的只有我一個人,我感到很空虛和寂寞,突然心裡很掛念丈夫,很想他現在可以在我身邊,擁抱著我。我拿起電話撥了上北京。

「老公,老公,我很想念你呀。」我一聽到丈夫的聲音,就好像在茫茫大海中,突然抓到一條木一樣,滿心歡喜,我感到我有很多心裡話要向丈夫傾訴。「幹麻呢! 有什麼事嗎?」丈夫一盤冷水潑了下來︰「我現在正在開會呢!酒店才剛平頂,很多室內裝飾的活要開始,你有什麼事快說吧!」「你幾時能回來呢?」我只能這麼 說。

「快了!快了!事情安排完就回來了嘛!」丈夫很不耐煩的說。

「爸爸今天走了,整個家就只有我和菲傭,你知道我很悶嗎?」

我說。「那你可以出去逛公司或叫你姐來陪你呀!就這樣吧,我要回去開會了。」

他說完後就把電話掛上了。

我把電話掛上後,眼淚忍不住從眼角邊流了下來。

我在這家公司上班已經三個月了,和公司的同事都混得很熟,老闆也非常讚賞我的工作表現。

這家公司不是太大,除了老闆Mr.Benson和我以外,還有一個業務接洽經理馬家麒,我們都叫他小馬哥,大約30歲,未婚;一個會計梁淑貞32歲,聽說 已離了兩次婚;一個女文員,何秀琦20歲;三個廣告設計員,一個女孩,吳妙琴23歲、兩個男孩,李傑25歲和林俊文23歲及一個辦公室助理梁建明,因為在 我們之中,他是最小一個,所以大家都叫他小明。

我們老闆是外國人,經常不在香港,這幾個男同事整天都圍著我,有時還趁機摸摸我的手腳,打一下我的屁股,其實我也樂意讓他們圍著我,因為這是女孩子的一種榮譽,他們經常有意無意的挑逗著我,想請我去吃飯或是看電影,但都被我拒絕了。

「華姐,今天晚上小馬哥請吃飯,吃完後我們上他家玩,你也來吧!」今天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小明走到我面前跟我說。「有什麼特別事嗎?」我望著小明問。

「小馬哥新居入夥呀!你不記得了嗎?前天你還和我們一起湊錢,送了份禮給他呢!」小明解釋著說︰「他家裝修好了,昨天搬了進去,所以今天我們大夥兒一起上他家賀一賀。」

「那好吧!」我想,反正我一個人回家也無聊。

小馬哥請我們在酒樓吃飯,吃完飯後,我們大家就一起上小馬哥的新居。小馬哥特意為我們調了一些雞尾酒,大家在客廳一邊喝酒一邊唱「卡拉OK」及玩骰盅,鬧了一會,每個人都好像很興奮和有些醉意了。

「這次再輸給你的話我幫你舔。」小明一直都輸給淑貞,他很不服氣的說。

「姑姑我只要說一聲,那些臭男人排著隊來幫我舔,才不用你來。」

淑貞在我們這班人中,年齡算是最大的一個,已離過婚,所以也是最粗野的一個。

「姑姑我現在有些尿意,輸了你要幫我喝了。」

「好!我輸了我喝你的,你輸了你喝我的。」小明很豪氣的說。

我以為他們在鬧著玩,也沒在意,坐在沙發上感到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面頰好像有點發熱,尤其陰戶裡淫液一直滲出來很趐癢,可能酒喝多了吧。

我望了一下客廳裡正在唱歌的妙琴,只見她正夾在兩個男孩中間,身靠在俊文的懷裡,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插進俊文的褲裡套弄著;俊文雙手伸進了她衣服裡,撫摸著她的奶;而她旁邊的李傑,一隻手已伸進她裙子裡,有所行動了。

我很靦腆的站了起來,走進裡面去參觀小馬哥的房間,才剛到門口,我就聽到一些呻吟聲。

我把房門推開,見小馬哥坐在床邊,褲子脫了掉在地上,而秀琦正跪在小馬哥前面啜著他的陽具。小馬哥見我推開門進來,擡起頭向我笑了笑,我尷尬的馬上把門關上。

回到客廳,見小明正站在淑貞的面前解著褲帶,「你在做什麼?」我望著他問。「貞姐輸了。」接著把陽具拉了出來,淑貞伸手握住它說︰「哈!本錢還不小呢!」只見小明的陽具這時只是半硬的狀態,但已有6寸長,說完後用手使勁的套捋著。

「喂!貞姐你可別耍賴呀!弄大了我怎麼尿呀?」小明說。

「哈哈哈!我想看看它到底有多大嘛!」

說完後就把它含進嘴裡。「啊……咳……咳……譁!你想插破我喉嚨嗎?」

淑貞將小明的陽具吐了出來說︰「你到底尿不尿嘛!」
我一看嚇了一跳,小明的陽具足有9寸長,我丈夫的才只有5寸多點。

「嘻!誰叫你弄大了它?」小明嘻皮笑臉的說︰「來嘛!貞姐,你含得我很舒服,別讓它停嘛!」說完後又把陽具往淑貞嘴裡送。

淑貞用手捉住它說︰「你可別使勁往裡插呀,我快給你插得呼吸不了啦。」
說完張開口又把小明的陽具放嘴裡去了。

忽然間我聽到男女的淫聲穢語在我旁邊響起,我擰頭一看,見妙琴正趴伏在咖啡桌上,裙子翻了上去翹起著屁股,俊人跪在她後面,正前後聳動著屁股在抽插著她的淫,而她的嘴裡,還含著站在她前面的李傑的陽具。

我從來不曾經歷過這樣淫穢的場面,和這樣清楚的看見過別的男人粗大的陽具,甚至是進入女人下體抽插的情景……我嚇呆了的站著,感到喉嚨乾燥、面紅耳熱、心 跳加速,內的淫液不斷地滲出,趐癢難受。「啊!」忽然有一雙手從我後面腋下伸過來緊握住我的乳房,我嚇得叫了一聲。回過頭一看,原來是小馬哥,他不知什麼 時候悄悄的出了來,全身赤裸的挺著他那條粗大的陽具,頂著我臀部在磨,雙手捏弄著我的乳頭,嘴吧貼著我耳朵輕輕的說他喜歡我。

「啊啊……啊……不……」我被他挑逗得沒有辦法反抗,全身酸麻無力,兩腿趐軟,不由自主的哼了起來。

這時下面又有另一雙手將我的裙子脫去,把內褲掀住一邊,用手翻開我的陰唇。
我低頭一看原來是李傑,正伸著舌頭舔我的穴。

「啊……不……髒……」我用手推他的頭,我丈夫說女人那裡最不乾淨,什麼髒東西都藏裡面,從來不肯幫我舔,而且我今天一天都沒洗過。

「李傑……不要……髒死了……啊……啊……」李傑沒有理我,繼續把舌頭伸在我穴來回的舔著,就像要用他的舌頭幫我的穴清洗一樣。

我感到全身無力雙腿發軟的,靠在正玩弄著的我乳房的小馬哥身上,一隻手按著李傑的頭,另一隻手被小馬哥拉到他的陽具上。

小馬哥的陽具很粗、很熱,像一根燒紅了的鐵棒一樣,尤其那龜頭像顆大蘑菇,我很害羞的只是用手抓著。

李傑把我雙腳擡起擱在他肩膀上,他把手指插進我裡輕輕的抽動,嘴唇含住我的陰蒂,邊吮邊用舌頭舐,我舒服得倚靠著在小馬哥身上,全身發熱抖顫。

可能女人的膀胱容量比較小,或者是我第一次讓男人這樣玩弄陰戶,刺激得有點失調,雖然上小馬哥家之前我已去了洗手間,但是現在我又想去了。

我很尷尬的推著李傑的頭說︰「李傑……李……我……我想……」我實在說不出口。終於我忍不住了,尿道口一鬆,一大泡的尿從我陰戶裡直噴出來,「啊…… 啊……」我從來未試過小便會這麼舒服、暢快。淺黃色的尿液由我陰道直射而出,噴得李傑滿面都是,李傑愕了一愕,但他並沒有離開,反而張著口讓尿液直射進 去,再從他的口邊沿著脖子和衣服流到地上。

「哈哈哈!傑哥,華姐的尿味道不錯吧!」小明這時和淑貞正在相幹著,淑貞靠坐在沙發上雙腳高舉,小明跪在沙發前挺著他的陽具,正在進出著淑貞的陰道,邊插邊轉頭望著我說︰「華姐,我待會也要喝你的尿,禽你的穴。」

我羞得滿面通紅的沒有作聲。

小馬哥抱我進他房間裡,脫去我全部衣服,讓我睡在床上,他伏下壓在我身上,把舌頭伸進我嘴,一手玩弄著我的乳房,一手在下面摳著我的穴。

我雙手環抱著小馬哥的脖子,吮著他伸進來的舌頭,小馬哥的陽具在我腿上磨著,一直都沒插進去,我感到穴裡很難受、很空虛,需要有點東西塞進去充實一下。

「小馬哥,快給我。」我羞怯的輕輕在小馬哥耳邊說。

「給你什麼呢?」小馬哥問。

「唔……快給我,你的陽具。」我羞紅著臉說。

「你自己去拿呀!」小馬哥舔著我耳朵,在我耳邊說。我不明白我今天怎麼會這麼淫蕩,我只知道我的穴實在很癢,身體已不自主的展開強烈的需求,淫水已濕潤整 個臀部,連床單也濕了一大片,只想要一條大陽具塞進去解癢,我伸手捉著小馬哥的陽具,引著它插進去穴裡。「嗯……嗯……」我現在才真正嘗到樂趣,小馬哥忽 淺忽深,忽輕忽重的,每深插進來的那一下,好像直捅進我心房一樣,爽得我不斷地抖顫,和丈夫做愛從未試過有洩出陰精的感覺,可今天小馬哥已讓我連洩了兩 次。

脹熱的穴口,迎著他那粗大的陰莖插入我的淫穴裡,讓我感覺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居然會有強烈的快感。他對我使力地插著,因對丈夫有愧疚感,所以我強忍著, 不想在他面前叫出高潮的淫聲。可是我的身體卻不聽話,被他插了不到十分鐘,我就忍不住淫聲四起︰「啊啊啊……啊啊……小馬……哥……很……舒服……啊 啊……插大……力……點……啊啊啊……」這時我見李傑全身赤裸地由洗澡間出來,陽具垂在胯間,他來到床邊,跪在床上,把他那垂著的陽具放我嘴邊。

我張開口把它含住,他聳動著屁股,在我口中做起活塞動作,陽具慢慢的在我嘴裡變大了。

李傑把陽具從我嘴裡拔出來,向小馬哥打了個眼色,小馬哥緊緊抱著我一個翻身,變成了他躺在床上,我在上面壓著他,陽具仍然插在我穴裡,李傑走到我後面,用手掰開我屁股,接著伸出舌頭舐我的菊門。

「呀!……不行……髒死了……不要呀!」他舌頭舐在我菊門上,我抖顫了一下,肛門肌肉不由自主的收縮起來,我今天上了一次廁所,一直沒洗過,自己都覺得又 髒又臭,現在突然有個男人伸出舌頭去舐它,我尷尬得滿面發紅,扭動著屁股不讓李傑舐,李傑雙手按著我屁股,把舌頭伸進我菊花蕾內。

「喔……不要……不……髒……臭喔……很舒服……不……要……喔……」我很舒服但也很尷尬,男人舔著我的屁股洞,給我帶來了另一種從未試過的新鮮刺激感,屁股洞有一種愉悅的快感,又有一種麻癢難受的感覺,我儘量張開著屁股,希望他的舌頭能深入一些。

李傑舐弄了一會後站了起來,向我屁股洞吐了一口唾液,用手在我菊門上擦了擦,我還未會意過來,陽具已經插了進去,一種撕裂般的痛楚從屁股洞傳了過來,像被 一枝燒紅了的鐵柱插進去一樣,使我忍不住喊了起來︰「啊!不要,痛死我啦!」李傑站在後面按著我屁股,緩緩地抽插著我的屁服洞,小馬哥在下面緊緊摟住我, 一下一下地將陽具挺進我的穴內。

漸漸地屁股洞已不覺痛楚,取而代之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我全身抖顫,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汗水不斷地滲出。陰道內突然射出大量的陰液,我緊緊地摟住小馬哥,把舌頭伸進他口裡,陰戶一下一下的洩出了陰精。

小馬哥也同時抖顫了一下,一股燙熱的精液,由他龜頭射進了我穴內。

李傑見小馬哥洩出後,將我從小馬哥的身上翻下,讓我仰臥著,將我雙腳擱上他的肩膀,拿著陽具插進我的穴裡,這時我的陰道正倒流出小馬哥的精液和我的淫水,李傑的陽具很輕易的就塞了進去。

他很用力的抽送著,我被幹得腦中一片空白……只是無力的躺在床上,享受著男人的抽插……沒多久他又換了個姿勢,把我翻過去從背後插入陰戶,抽插了一會後他趴在我身上,又一股燙熱的精液射進我陰道內,我累得只能趴在床上喘氣。

李傑剛爬起,突然又有人伏到我身上來,把一條很粗大的陽具插進了我已被得一塌糊塗的穴裡。

「華姐,我要插破你這臭穴,插破你的臭屁股洞。」小明一邊插著我,一邊在我耳朵邊說著粗話︰「幹得你屁股開花。」

我這麼大個人從來沒聽過這麼樣的粗話,我聽得面都發紅了,但我又覺得很興奮,我想我真的犯賤了,被小明邊插邊罵的,我的陰液又洩出來了。

「啊啊啊……你怎麼……啊啊……可以這麼粗口呢?」

我喘著氣說︰「淑貞呢?」「她正被小馬哥和李俊兩人幹著呢!」

小明說︰「華姐,你的臭穴比貞姐的過癮多了,又窄又熱的,我以後每天都要禽你的穴。」

「好呀,華姐以後都讓你的大陽具幹。」我真驚訝於如此保守矜持的我,怎麼會有如此行徑?更可怕的是,我竟然還答應他另一次的姦淫。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小馬哥在我的酒裡下了媚藥,我也不知該罵他還是該感謝他。

他讓我嘗到了性愛的快感,而且有些食髓知味的想繼續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愛,這點倒是我當初沒想到的,我也像上癮似的,讓一個個不認識的男人來幹我、撫摸我。此後每當老公不在的時候,我便外出尋找快樂。

我心想,我的肉體不應只屬我老公一人所有,更何況他從來不珍惜我的肉體,我美麗的身體也應該讓別人嘗嘗,一方面我可體驗不同的人生,一方面也可充份地享受性愛所帶給我的快感。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