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滿了大聲呻吟女人

「嘿~~騷貨我日死你,操死你這浪貨!」

隨著陣陣的吼聲,主人公我正竭盡所能的幹著身前的婦女。昏暗燈光下,雪白的屁股因我抽出陰莖而凸顯出來,看著那帶出來的肉瓣顏色,是我最喜歡的褐色。那裹著陰莖的淫水讓我輕鬆的再送了進去!

對於我的快速運動,婦女轉過頭衝我喊著:「哦~~幹死我了,寶貝。」

當看見她的臉時,大家會發現她已經是四十左右的女人,而我則是二十歲的青年。愛好運動的我,身體的肌肉塊緊繃而高聳。特別是那經常運動的小腹,簡直就是男性戰神的代表。性機能就更不用說了。

就從這名婦女來說吧,她的身體鬆軟如棉花,就連那陰道也一樣,從我開始用手指頭捅了幾下就感覺到了,不過當我插進去後,感覺還行!每次插入都如在水洞裡穿梭,我很喜歡這種感覺。特別是聽到她叫我寶貝時,可怕的性傾向啊!也特喜歡從後面操的感覺,也許是怕見她的臉吧。

不過我喜歡和這樣的女人做,因為年輕的我也做過幾次,每次就三兩下就被那緊緊的陰道夾出精,惟有這種女人合我胃口,到現在已經幹了她兩個小時了。

「嗯~小弟你怎麼還沒射~我還要回家作飯呢!」

聽到她的抱怨,我回道:「別急,等等,就快了。」心裡最煩這女人催了,於是握住她的肥腰,加大力氣送著。那洞裡實在太多水啦,簡直就是在水缸裡泡著的,剛要射的感覺,很容易就被泡消了!

看來她等的不耐煩了,往前爬了幾步,將我那濕漉漉的雞巴甩了出來。

「怎麼了?」

她拿起床頭準備好的紙巾,一面擦拭著那一塌糊塗的胯間,沒好氣的回道:「都快十一點了,要回家作飯了。」

聽到這句話我就火了,想起她開始那如狼似虎的模樣。現在好了,她瀉了兩次了,卻要把我擱在這裡。

「怎麼?你快活完了就走?不行!得給我弄出精!」

這三八好像沒聽懂我的話,扭著屁股正找那散落一旁的衣服,也不搭理我!

當我好嫩仔啊,我頂著朝天的雞巴走了過去,一把將她手裡拿到的衣服搶了過來。

見沒衣服穿了,這老騷貨晃著胸前的大乳浪叫著:「喲,小娃子你把衣服還我!」

「不出精,就不許走!」

看我還是如此堅持,這女人道:「小子,少跟老娘來這套,我弟弟是KO局的,別不知好歹,要不有你好受的。」說完就扭著肥臀準備下床。

操!想嚇我,當我三歲啊。於是虎撲過去,將她掀翻了過來,首先在她那鼓鼓的小腹那來了兩拳,這下她可就老實多了,哭腔怪異的喊著:「哎喲,打死人了!」

她叫歸叫,可人也老實多了,雖然就兩下子,就讓她知道你不好惹的,老實的將大腿掛在我肩上,任由我用力的將陰莖送進。

也許是暴虐的快感,很快我就射了。臨走的時候我衝著她那肥肥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罵她是個人人操的大婊子。然後將門關上,從抽屜裡拿出根煙點燃,送到口裡使勁吸了一口,爽!

正躺著想休息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我開始想不理,可是她好像知道里面有人似的,一直沒停下的敲著,無奈之下我穿好短褲就去開門。看見那人我奇怪道:「婊子,怎麼又回來了?」

她陪著笑臉,那樣子真賤。開始我還以為她忘了東西,沒想到她給我留下聯繫地址,與她的手機號碼!暈,誰有這個老婆真衰!

我叼著煙,流氣十足,「騷貨,好了,地址留下,快回去。你老公孩子等著你作飯了!」

留下地址後騷貨竟然在我臉上親了一下,就用那過時的嗓子唱著縴夫的愛,一溜煙閃了。我一邊摸著她在我臉上留下的紅膏衝她豐滿的背影罵著,一面噁心的擦拭著那部位。說實在的,我喜歡幹這類女人,卻很厭惡和她們親嘴!每次做的時候都小心的保護著我的初吻!

次日我很早就起來,開始在外面晃蕩。到處物色著那深閨怨婦,昨天那位我是在菜市裡勾到的,說真的我勾引她們也沒什麼驚人的技巧,無非就是膽大了。看見目標 後,就接機在她們身邊,以各種角度將那鼓鼓的雞巴去磨蹭。好的女人自然是眉頭皺了,甚至會罵,不罵的女人呢也不代表就是,那屬於怕事的那種。真正讓你弄的 就是那種磨蹭後,會對你笑的!

言歸正轉,在菜市裡找了半天都沒發現面容還好,或身材好的婦女。失望之下我正要走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喊抓賊,接著我就看眼前的人群騷動起來,忽然裡面竄出一青年,不偏不倚正好撞在我懷裡。

算他該死,當時撞的我是眼冒金星,想抱著撞疼的肚子卻把小偷抱在懷裡,他可能以為我多管閒事,想做英雄!於是給我臉上,鼻子上,肚子上連續幾下勾拳擺拳。媽媽呀,把我打的滿地亂轉。那小子正準備擡腳再給我一下時,正好碰到了巡警,將他給制服了。

看著散去的人群,我一邊摸著滿頭包的腦袋,暗罵著今日真倒霉,遇見這麼個鬼事!

正當我怨聲四起時,一股清香撲鼻而來。隨著一張小手帕出現在眼前,我疑惑的看了看那主人,一個漂亮的女孩,她正衝我笑了,笑的是那麼甜!她是誰?

從我的樣子就看出我的疑惑,她笑了笑解釋她就是那喊抓小偷的人!嘿~這就是那個害我挨打的女人,當時我想的就是找她出點錢補償下我受傷的身子。

邊拿手巾擦著臉上的髒東西,邊開始裝疼:「哎喲,疼死了!」

女孩子見了緊張的扶住我的胳膊,好柔軟的小手啊,「那我們去醫院!」

「不用了,給我三百元,我自己去看。」

聽我說完她那美麗的大眼睛睜的更大了!看樣子不同意,我忙改變主意正要開口說二百也行時!她拖住我的手道:「三百怎麼行,要拍CT,要不頭打壞了就不好了!」

CT,暈!小姐真好有錢啊,那一張就要三百,現在才後悔錢要少了。沒料到這女孩那麼有錢。

正後悔欲跳河死了時,女孩叫了的士,將我拉上車子前往醫院了。

嘿,倒霉,挨了打就算了,還要折騰一天,都因自己想貪錢。結果被這姑娘帶著我拍CT,照X光啊,看中醫推拿,那中醫推拿真好,把我的骨頭都要拆散了,還有 那西醫給我打破傷風的針,我最怕打針,也在那少女可愛的眼神下屈服了,其實是她那手裡的錢包,老是有一張張的百元鈔票拿出來。

終於結束了,少女塞給我五百元錢,我的眼神頓時就亮了。想著今天不用在那破屋子裡住了,也不用滿街找怨婦了,有了這錢今天可以好好爽一下。感激之下我開始禮貌的伸手過去準備接錢,口裡卻推讓的說:「這是幹什麼,見義勇為是公民應有的義務,拿回去!」

她聽見我大義凜然的話後,將錢收回去了。我那要錢的手就在空中,心裡罵自己的家人,怎麼出了我這號笨蛋。正懊悔的時候,那正凝固在空中的手裡傳來一張紙條。我慣性的接住一看,又是張電話號碼和地址!

林夏夏,電話號碼13752621314(假電話號碼,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地址富貴花園城A樓。

哇!住富貴花園的女孩,家裡一定很有錢啊。想到這裡決定不放過她,今晚立馬就行動。

七點半電影院見。她知道是我很爽快的就應承下來了,於是狼就出發了。是個愛情片,我這好熟婦的男人可沒半點興趣,包括這個一路上讓人注意的美女也不感興趣。因為我愛的是那成熟婦女,那水汪汪的肉洞和那軟軟的大奶子。

所以今夜的約會很禮貌的結束!

於是我就這樣和她看了第一場電影,第二天我從一個賣白菜的婦女身上爬下來後,打電話約她出來吃夜宵,就這樣一來二往著。開始我還出出錢,後來一切開銷就由她一起出了。還有生病的那段時間,她經常打電話要我記得吃藥,還有幾次是在和其他婦女上床。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清晨五點的時候有個習慣就是去女廁所大便。原因嘛,就是我變態麼。一般很少人會這麼早去公廁的。可是我一進去看見裡面一名婦女蹲在那小便,廁所的燈光那麼亮,自然是將她那黑紅的肉穴照了個夠。

小弟弟自然起來了,那女人看見我並沒慌,兩眼瞪著俺的雞巴,嚥著口水。

看見後我心下大爽,掏出雞巴走了過去,將雞巴往她臉上靠著,蹲在那的女人也不多話,配合的張嘴含著我那寶貝。

爽了一下後,我喊停!她就乖乖的停下,只是那看我的眼神實在是飢渴哦。這時我才注意到她,那胸前的乳房是那麼的大,她那衣服根本就罩不住乳頭啊。我淫淫的望著她那裡,將手摸了去,她也不吃虧的握住我的雞巴。

沒摸幾下她就喊著要我插她,本來想多摸下奶子,可是時間不等人。於是我要她轉過身子,我正扶著她的腰時,她就迫不及待的用手握住陰莖,後臀往後一聳手微一扯,陰莖就順著她那流著水的肉瓣插了進去。

這女人真淫蕩,我還沒插她就開始迎送了。幹了將近半個小時,亢奮的男女都沒有射的感覺,但時間不早了,於是相約離開這臭燻燻的廁所,往我那滿是精液的屋裡去了。

在那小床上盡情的舞弄著,弄累了就躺著休息。她跟我說著好玩的事,一次她錢包被搶了,有個傻瓜幫她抓了賊。聽到這我忙問是什麼地方。

「就北城菜市,就一月前的事情,是個姑娘幫我喊抓賊的!」

我的腦袋裡轟的炸了一下,我看著她正得意的說著,忽然有股厭惡的感覺,我推開她那滿是肉的身體,吼道:「滾。」

從此後我的心開始改變了,那個姑娘的高尚情操與我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一個是陰溝的臭蟲一個是美麗的天使。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看了看電話號 碼,13752631314,心裡頓時一顫。是她的電話,心裡竟然興奮起來了。於是打開翻蓋將手機放到耳邊,好聽的聲音在耳朵邊響起。

半響後,我都沒吭一聲。很快那頭就傳來她急切的聲音,問我怎麼了。

我如痴了般的回道:「找我有事麼?」

她說要我去她家玩,帶我去見她父母,這句話告訴我她喜歡我,聽後我興奮的連連答應!

一路小跑,我追上輛公車。腦海裡還沈浸在幸福的喜悅中,我四處觀望著。這時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了一下,是曾經做過的女人,她親暱的將胸脯頂著我,原本風韻性感的女人,如魔鬼般的看著她。她那淫蕩的笑意,在告訴我曾經是什麼人。

不論她怎麼用那我曾經迷戀的肉體磨蹭,不但沒引起興趣,卻讓我看明白了自己。那一幕幕往事,不堪回首。成天在肉慾橫飛的日子裡的我,怎麼可以和天使在一起了,我腦袋裡一切都空白了。車子停了,不知道是哪站,我就下了,身後那婦女正用惡毒的話咒罵我。

一切對我都不重要了,這裡才是屬於我的。一個人靜靜的喝著酒,手機一直沒停過。可我卻沒去接。因為我接不起,那是林的電話。這個愛情不屬於我,屬於我的只能是這陰暗淫穢的角落。

不知何時,透明的酒杯裡泡著的手機依然震動著。而他的主人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絕望的日子別傳

醒來後當我看著酒杯裡的手機,那靜靜的樣子,就如過去的我!

酒醒後用著特有蹣跚步子開到窗前,隨著吱呀一聲。和煦陽光照射透過窗戶沐浴著陰暗的臥室,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腦子裡的混沌氣息隨著一掃而空。都市就在眼前,望著樓下密集人群。他們都在為生活忙碌著!

雖然失去愛情,但我還要生活。於是我猛吸了幾下空氣後,穿好衣服準備為自己的生活去忙碌!

在街上忙碌了一天後。我終於聯繫到一家送礦泉水的差事,雖然辛苦卻是自己勞動所得的。

送完了最後一瓶礦泉水後,汗流浹背的我,正努力的扒著快餐。前面的大銀幕廣告牌子上是一個藥品廣告,美麗的媽媽微笑抱著三歲舉在空中,小孩歡快的將小腿亂蹬的模樣!

好溫馨的圖畫啊,想著想著就回憶到,自己已經離家三年了,不知道爸媽還好麼!雖然爸爸好賭,可是媽媽一直都很關心自己。也許上天安排的吧,當想到幾年來與家裡沒聯繫過時,不遠處有個電話亭子。

我拿起電話,撥通了家裡的號碼。嘟~嘟的響了起來,等了一會後,那邊響起了媽媽的聲音,雖然多年沒有見面,但我能肯定那是媽媽。

「催什麼催~我馬上就搬。」聽到那聲音後,知道媽媽認錯人了!忙拿著電話喊道:「媽媽~是我~我是小軍。」電話那頭的媽媽聽道我的聲音後,沈默了無聲。

隨著那邊的沈默,我也沈默了。許久才傳來媽媽聲音:「真的是小軍麼,在外面好麼?」聲音裡帶有哭腔,我想媽媽哭了!

聽到媽媽的聲音,話裡沒有半點責備,卻關心著我在外面的生活,淚水也禁不住流了下來:「媽媽我是小軍,我在外面很好。您身體好麼,還有你剛才說要搬家,去搬哪啊?」

「媽媽好著了~!」話還沒說完媽媽哭了起來。意識到家裡的變化,想起那好賭的父親,我對著電話喊道:「媽媽,是不是爸爸把房子輸掉了?」電話那頭沒有回音,我意識到媽媽不啃聲就是默認了。

「媽媽,你今天坐火車來Q市。我明天去接你?」得到媽媽的應承後,我掛下了電話。有什麼大事還是明天在說吧!

「媽媽你坐了一天車,先休息一下吧!」我一面放著媽媽的行禮,催著媽媽休息。進屋以後媽媽看了看,眼睛最後落在那張床了。今天這床單被我洗的幹幹淨淨的,自從與林夏夏分手後。我的生活規律也改變了,自己的小空間也收拾的整潔清楚。

見媽媽的眼神到處看著,我不好意思笑道:「媽媽這裡太小了,我等會去找個大的~~」

沒等我說完媽媽就插話道:「小軍這很好。」然後微笑的望著我,就算是她的親身兒子我也被看的低下了頭。「媽媽怎麼了?」

「我兒子長大了,把自己的房間收拾的這麼乾淨!」媽媽已經躺到床上了,那身子將床壓出個窩形,想起今天還有工作,我跟媽媽說了幾句話,就出門了。

晚上我帶來了草蓆等打地鋪用的東西。剛進屋我就丟下手裡的東西,囔著媽媽弄的菜好香啊!媽媽微笑的用手指點了下我的額頭,說我油嘴滑舌的。

今晚是個快樂的日子,自從與小林分手後,我就沒這麼開心過了。白天勞累的我竟然與媽媽話家常聊到深夜兩點,才依依不捨的睡去!

這段時間我白天上班,媽媽在家做飯。日子倒也過的舒適,不過為了媽媽過的好點,記得有幾次路過服裝店媽媽總是羨慕的看著透明玻璃裡的衣服!那渴望的眼神引起我強烈的感觸,暗暗發誓要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於是我有兼了送煤氣,下貨車的事情。這樣下去終究會吃不消的,終於勞累到半夜回家後,疲憊的睡在草蓆上後。第二天卻爬不起來了。我知道我病了,看著媽媽的焦急心疼的模樣,她怎麼勸我就是不肯去醫院!

堅持躺了一天後的我,在半夜的時候全身發冷。

守護著我的媽媽看著嘴巴凍紫的我,眼睛裡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我哆嗦著身體衝她笑著:「媽媽沒事,您也休息吧!」渾身卻不聽使喚的顫抖著!

媽媽含淚的笑道:「孩子媽不累,你睡吧!」我張開口想說些什麼時,忽然眼睛一黑睡著了。昏迷中感覺掉進了冰窟了,好冷啊~!就在自己徬徨的時候,身體忽然被熱氣包容了,是那麼的舒服~!

溫暖的包圍下,昏迷中的我真正的睡著了。

昏迷中的我漸漸回覆意識了,先是感覺到胸前有團火驅著體內的寒氣,舒服的下身的小弟也硬了起來。漫漫恢復的意識讓我感覺到散發熱量的物體是個人,是個女人一個豐滿光滑女人身體。

「哦~是媽媽!」想到這我忙張開眼睛,看著熟睡中的媽媽正睡的香了,想起她一夜的辛苦,我忍不住摸了下她年微亂的秀髮,將其攏到背後去。露出媽媽因熱而紅僕僕的臉蛋。

靜觀了會媽媽的容顏後,下身被媽媽的小腹摩擦了一下。

「該死!」自語了一句後。連忙摀住駁起的雞巴,生怕那東西不聽話。過會後終於被我按消了,我慢慢站了起來,微掀起的被子,讓我看見媽媽的身體,那半圓的乳球,一點也不安分的擠著那白色的乳罩。向要跳了出來樣了,令我忍不住讚了幾聲後,慢慢的替她蓋住被子。

「小軍~小軍!」聽到媽媽的叫聲,我忙端著弄好的早點進屋。

看見我能做好的早點,媽媽笑了笑:「小軍剛好就幫媽媽做早點,快點上床休息?」

「媽沒事的!」沒當回事我將盤子擺在桌子上。

「喲~你這孩子!」知道我脾氣的媽媽,搖了下頭後,就站了起來!隨著滑落的被子,美好的身材頓時暴露在我眼前,我連忙轉過頭去。

背後傳來媽媽的抱歉聲,話裡還帶著幾許輕笑:「不好意思啊,忘了沒穿外衣!」然後就是媽媽稀索的穿衣聲。

自從我生病後,我們母子的感情日漸好了起來。

過年拉,滿街的紅燈籠。喜慶的樣子讓我們來兩個外地人很快就溶入其中,今天我特意為媽媽買了套新衣服。剛送媽媽的時候,媽媽還說要我去退拉,後面經不住我軟磨硬泡便收好了。

穿上新衣的媽媽,透露著一身的貴氣。真是三分長相七分打扮啊,如今媽媽走出去,別人一定會以為是哪位女明星了!開始媽媽說衣服太那個了點!剛穿那高級的羊毛衫時就說,這衣服不好!

「怎麼不好,我看穿的不錯!」媽媽聽我說著,也沒有回答只是朝胸脯看了下,隨著她的眼光我才發覺的勻稱的毛衣,為何感覺會好看,原來能把人穿的那麼性感,那渾圓的乳行勾成形態,是那麼的結實圓潤。小腹也勾的那麼性感,那牛仔裝包容下的臀部是那麼性感!

哦~美就是這樣形成的,欣賞下我的小弟竟然起來了。媽媽瞧我那盯她的樣子,竟然羞了起來,要脫衣服還囔到:「不穿拉!」

「媽媽你穿的很好看!」我掩飾了下自己的醜態繼續道:「這衣服完全是為您定製的!」

「真的麼?」眨巴眼睛的媽媽。

「真的。」「不騙媽媽麼」「肚子餓拉!」

新年過後就是春天了,春天的雨季特別長,由於春天容易讓人得關節炎,所以在媽媽的堅持下,我與媽媽睡床上了。開始幾天真有點不習慣,因為自己有晨駁的習慣,所以自己早早就逼醒自己,將正要晨駁的雞巴弄消!

三月七號夜十二點,屋子外面狂風大作。我忙爬了起來,抓將那被風吹的亂搖的窗子,忽然一道白光照亮著正個屋子,接著轟的一聲炸雷由天際響徹大地,本以睡熟的媽媽幾乎可是用跳的彈了起來。

我這會已經將窗子關好了,並且拉上了青色窗簾,(以前的黑布在就被我換了)當我看見媽媽驚怕的樣子,正想安慰她。青色窗簾被閃電印亮了,以常識來說又要打雷了。

媽媽意識到這點後,撲到我的懷裡將那柔軟秀髮蹭著我的下巴。身子扶在我的胸脯上面將我死勁的抱住,那兩團棉花班的乳房狠狠的擠壓著我的肌肉。

轟~雷聲響了,在我懷裡的媽媽這下沒有驚的跳起,不過那抱著我的手臂正顫抖著。感覺到身體上顫抖的媽媽,我的手輕輕在她背上撫摩了著,那滑滑抖動背肌經過我大手後,馬上就平靜了。

對於這有效的一招,我將手撫摩媽媽的抖動的脖子、手臂、手心。那每一寸顫抖的地方,都平靜了下來!一切都平靜的時候沒,我的雙腿間卻不平靜了,怒起的陰莖已經將褲子支的高起,以小腹壓著那裡的媽媽也感覺到了。

伏在懷裡的媽媽慢慢擡起了頭,在媽媽那溫柔詢問班的眼神下,我尷尬的低下了頭,媽媽放開了我的身子,豐滿的身子正離我而去,忽然驚雷炸響。剛要了離去的身子又撲了過來,懷抱著驚秫中的媽媽,靜待著連續不斷的雷聲一個個響起。

當密集的雷聲結束了,媽媽將蛇樣的身子離開著我,看著那雙眼睛。我感覺到靈台一空,猛的撲了過去。將身子壓在媽媽豐滿的軀體上面,用自己的每寸肌膚磨蹭著軟如棉花的媽媽。

也許真的變態的我,吻上了媽媽的面頰,手也按在軟軟的乳房上使勁的揉搓著。每次用力媽媽總是會將小腹向上挺起,嘴唇邊上的面頰以是那麼的火熱,透過我乾燥的嘴巴,熾熱的燒著我的心。

乾渴的嘴唇,印上媽媽的朱唇。如瘋狗般的咬著,吸著她口裡的氣息。唯一能訴說媽媽音調,就是鼻子裡的輕哼。舌頭敲擊媽媽牙齦許久後,她鼻息裡透了聲嘆氣後,張開了嘴巴迎接著我那含唾的舌尖。

媽媽的手臂也隨著攀上了我的背肌,小心的撫著那一塊塊的肌肉。媽媽的配合,另我更加坑奮雙手繞到光滑的背後,將那胸罩的鈕子解掉,然後隨著熱情的擁吻將手摸到媽媽豐滿的屁股,並且深到內褲裡面觸摸臀部柔軟的肌膚。

一雙小手也跟了過來,輕輕按住我那肆虐的手。興奮中的我怎麼能停止了,胯下的雞巴偷偷的從褲子邊溜了出來,真實的在媽媽光滑的大腿裡面遊動,我的手也甩開媽媽的無力的手,勾到吞股間,當指頭探到那幽幽峽谷時。媽媽忽然睜開了眼睛,眼裡不在有迷茫之色,而是堅定看著我。

雖然媽媽的力氣不大,但我卻被推開了。我爬至高峰的性慾也跌下峽谷。望著媽媽的眼睛,我喃喃道:「媽媽,對不起。」

「小軍,不全是你的錯!」

忽然雷聲又響了,媽媽沒有撲過來,而我卻因為這雷聲發狂的抱起媽媽的身子,瘋狂的懇咬起來,沒有鈕子的胸罩早因我瘋狂的動作而不知所蹤,乳前的硬奶頭,在我胸肌裡變形。

媽媽甩了下秀髮,推著正在她那雪白脖子上亂啃的我,輕聲嬌哼道:「小軍停下~小軍!」窗外的雷聲大作,我也許聽不到吧,不但沒停下,揉著需要的身子在床上滾了幾下後,右手多了一條女人內褲,是媽媽的。

沒有了那點保障媽媽張口大聲的喊著:「小軍~不要啊……」窗外被連續不斷的閃電印的白芒芒,我的小腹與媽媽柔軟的小腹摩擦在一起了,陰毛隨時都在達結,雞巴也在圓潤的大腿間滑動。

「媽媽~我要!」性的驅使下,我如狼鳴的嘶出這句話時。身下的陰莖正好點到那那雙腿間的陰戶。那裡已經濕潤了。

感覺到我的意圖,媽媽呢著:「不要~小軍……停……」可是晚了,當我雙手用力托住她那肥臀的時候,那等候的雞巴順著那裡插了進去,每點的前進我都可以感覺到深入骨髓的快感,先前也許是為了女人的身體亂性的。可是這分接觸的快感卻是隱含著禁忌麼。

「啊~停~~嗚~~~~!」媽媽隨著我的侵入,只能做的就是這些了。

我的身體開始在媽媽面前晃動了,隨著我的晃動媽媽的牙齒,慢慢的咬著厚厚朱唇,玉鼻輕哼了起來。

看著媽媽因我的晃動而晃動著,也因我的插入而悲慼著。我的抽插始終是那麼輕,那麼想每分的感觸那肉穴包容的肌膚。龜頭不時的輕觸到媽媽的花心後,總會引起柔軟的身子緊繃,屁股輕搖!

「嗯~~~~~!」「轟~~~」雷聲!上天要懲罰我麼,看著窗外又來的白光我吼了起來,「來吧,將我劈死吧!」

正在我咆哮的時候,媽媽的手摸著我的臉郟。溫馨的指香令我回看著媽媽,那淚水未乾的眼睛,看我還是那麼的慈祥,還是母親的眼神。

「媽媽~!」

「小軍,不論你做錯什麼,都由媽媽來承當罷!」

我楞楞的看著媽媽,說完這句話後將臉朝另一反向看去,我只能看到的是那美麗輪廓的半張臉蛋,她將手放在嘴裡。由鼻子裡發出輕哼,身體輕輕的擺動,那運動的 震撼著,她柔順的髮絲,白皙的脖子搖。尖削的玉肩顫抖著,渾圓的乳房晃動。還有那裡~~~正摩擦著浸泡在母親子宮的陰莖!

「哦~~~~!」男人的力量爆發了,那結實的腰狠狠的擺動了。胯下那粗長的陰莖開始急速抽插起來了。

身下的女人放開嘴了,「~~啊~啊~~~!」大叫起來,胸前的大乳房也上下跳動起來,那紅艷艷的陰穴套著那年輕的命根。

這對望的眼神裡究竟有什麼!

三月八號,我和媽媽到底會怎麼了,那不重要了,現在的我忽然加速了,猛的抽動幾下後,陰莖靜靜的貼著陰道里的嫩肉。這時插子宮裡的馬眼因睪丸的收縮,而興奮的噴發出精液。

濃密而灼熱的白色液體,注滿了大聲呻吟女人的子宮,朝那曾經~~~~!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