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梁母用口技去取悅

  這日夜裡,因仇人之女°°祝英臺到縣衙痴纏著兒子梁山伯而苦腦的梁母正 在房中全身赤裸沐浴著,在房中由浴桶所散發出來的蒸氣使得房間內有些蒙!不 清,在浴桶中潔身的梁母她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兒子山伯瞭解了自己背負了為父 報仇的血海深仇,仍還是對仇人祝公遠之女°祝英臺唸唸不忘的愛戀著?
  日間,她這個做親娘的無論如何攔阻,但兒子始終還是違逆了她這個親娘, 在她面前與仇人之女難分難捨,雖然在最後她用了親情逼迫了兒子山伯立誓不再 與祝英臺相見,但是梁母心中卻是清楚明白的,兒子已對祝英臺愛到了不可自撥 的境界。
  梁母不停地在心中自問著︰『若何以她這個撫育兒子山伯二十年的親娘,竟 不如一個在書院女扮男裝相識的女子°°祝英臺呢?更何況祝英臺還是仇人之女 』梁母在心中不由得這樣地盤問自身。
  『山伯這孩子真的不再重視我這個親娘了嗎?為了那個當年害死他父親仇人 之女 不,山伯一定隻是一時迷惘,纔會受到那個妖女的魅惑。不成,如不將 他們徹底的拆散,隻怕不但報不了先夫之仇,山伯更是會成了仇人的女婿 這 該如何是好呀?我這個做娘的,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走向不孝的罪名 可 是該如何挽回這孩子的心呢? 』
  梁母對祝英臺的不諒解已到了稱她『妖女』的地步,這時一個奇異的思緒忽 然閃過腦海之中︰
  『 山伯長大了,他不再是那個依偎在我懷中的待哺幼兒,他現在是個七 尺男兒了,做為一個男人,想必是需要有個心愛的女子服侍在旁,以慰藉心靈及 生理上的需求 那祝英臺仔細一瞧也是個世間罕見的二八年華美麗女子,這也 難怪他會對祝英臺如此傾心不忍與她分離 』
  梁母私自地思索,以為自己已找到了答案,她在浴桶中瀋默了一會,一個淫 邪亂倫的想法湧上心頭︰
  『 或許 我可以 以我這個親娘的身子 去慰藉兒子山伯生理上 的空虛 做他的女人 好讓他離開祝英臺,專一心志地思報父仇 』
  但這個淫穢不貞的念頭浮現在腦海中之後,梁母便是一陣自責︰『哎呀我 我怎可有穢亂不堪的骯髒想法,山伯是我兒子,我是他的親娘,這 我 怎可有此亂倫的念頭呢?啊 我真是個下賊淫蕩的娘親 可是 』
  梁母此時真是內心掙扎不已,她眼見日間,兒子與祝英臺已到了生死相隨的地步,如果自己不取代祝英臺在兒子心中的地位,那 她這二十年來所受的苦都 是白費的,而亡夫的深仇大恨更是永無報仇之日 在心中一陣掙扎之後,梁母終於做出了個影響她與兒子山伯一生的抉擇。
  『 不成,為了山伯他爹的冤仇,我犧牲背負著不貞亂倫的罪名也是值得 的 隻要山伯他能夠 』
  梁母下定了決心,她由浴桶中起身,一起身便可看見梁母胸前兩顆肥嫩的胸 脯,而豐乳上兩點粉紅尖挺的乳蒂更是嬌艷欲滴;由下一瞧,那整理乾淨的茂成 陰毛覆蓋在梁母幼嫩的肉 ,顯得格外的淫猥性感,此時的梁母因受了溫水的滋 潤,她那雪白的胴體宛如是被洩上一層粉紅色底,更是被襯托得嬌媚。
  梁母赤裸著身子走向梳妝臺,她對著臺上的銅鏡仔細地瞧一睢自己赤裸的身 子,銅鏡上反映出來的是一名成熟撫媚的年輕少婦,正裸露著既是性感且令男人 狎想的豐滿肉體。
  梁母的臉蛋姿色宛如是天仙般的美貌,她的姿色充分的顯示出少婦的成熟撫 媚,而梁母那肥嫩碩大的豐乳並未因年紀增長而下垂,她那高聳柔嫩的乳房依然 足以令男人痴醉。
  梁母再往瞧著,自己下半身仍維持著那水蛇般的細腰,而在細腰小腹之下的三角地帶,有著一排茂密的黑色嫩草,正覆蓋著足以使男人瘋狂的肉 ;而往後 一看,形狀美好的肥碩臀部正豐滿的挺立著,梁母整體的身材可說是已達至『多 一分則太肥,少一分則太瘦』的完美境界。
  梁母並未因歲月的摧殘而顯哀少,反倒是經歷了時間的美飾,變成一個風姿綽約的性感少婦,這份成熟嬌媚的美更是年輕女子所比不上、學不會的,何況梁 母今年芳齡也隻約莫三十五、六歲左右(梁母是在她十四歲時嫁予梁父,十五歲 便生下了梁山伯),而她受盡多年仇恨苦難的折磨,使得梁母在氣質上更有著一 股令男人忍不住想要憐要她的特殊氣息。
  梁母十分滿意及興奮看著銅鏡的自己,因為她知道絕對有這個實力以自己的 身子把兒子梁山伯的心從祝英臺那裡給取回。
  此時,梁母感到下半身的肉 似乎是隱約的騷癢著,並從迷人的肉 口流出 些許的淫味 汁,梁母不禁雙腿靠攏摩擦著。
  這感覺梁母已二十年未感受到了,自從她的丈夫被祝公遠逼死之後,後來迫於無奈再嫁梁山伯之繼父,雖她的後夫待她很好,但由於後夫是基於可憐她們母 子,加上自己年紀已然老大而且尚未娶過親,纔迎娶了梁母以陪伴自己的晚年。 婚後,後夫待梁母如待女兒一般,根本與梁母無夫妻之實,因此直到梁母后夫死 去,梁母的身子都是清白的,換言之,梁母已當了二十年的寡婦。
  這二十年來除了梁山伯的生父之外,梁母並未與其他男人有過性愛,但這不代表梁母毫無性慾,相反的是性慾非常的強烈,雖然她慶幸能為亡夫保住貞節, 但她畢竟是個已婚的成熟女人,相當的需要男人在生理上的慰藉,但懷著先夫的 仇恨,逼迫得她在這二十年不得不強壓著自己的濃郁性慾。
  但今日,梁母卻有了能夠舒解自己多年來所壓積的性慾的機會,叫她如何能不興奮,雖然對像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隻要梁母一想到要與兒子如夫妻情人一 般的互相親密擁抱,甚至是做彼此肉體上的最親密接觸,叫她那迷人的肉 如何 忍受得住騷癢,自然是隨著肉 的騷癢感而流下一絲絲甜美的 汁,她那成熟豐 滿的肉體自然隨著想像而發燙騷癢,而且這種強烈的性慾更是以往所沒有的,梁母被這種隱約的騷癢感給弄得不禁微微扭晃著臀部。
  這時梁母上半身穿上了一件粉紅肚兜,而下半身則連褻褲也不穿,就換上了 自己許久未穿過的黑色透明衣裙,隻要一掀開裙襬,立刻就可瞧見梁母那排性感 黑森林的柔嫩 毛。
  接著梁母在梳妝臺上用著許久未用的胭脂水粉打扮修美著自己,梳妝完後的梁母更是顯得美艷不可方物,直叫男人一見便想一親芳澤。而梁母的全身是散發 著成熟婦人的性感香氣,而她梳理了二十多年的婦人髮髻也解放了下來,梁母在 秀髮上插上金釵顯得更加迷人。
  此時梁母長發披肩,如此的美人兒,如此的性感裝扮,此時的梁母像是活脫 脫的國色天香的仙女,她有自信兒子的心一定會重回自己的身邊
  接著梁母就懷著既是興奮且又不安的心情向著兒子梁山伯的書房走去

(中)
  一到兒子梁山伯的書房前院,看到房內依然是燈火通明,梁母知道兒子亦尚 未就寢,於是她便走到了書房門前,這時梁母卻猶豫起來了,她在腦中不停的掙 扎抉擇著,到底她這 做是對還是錯?
  梁母本身本就不是一個性格淫蕩騷浪的女子,相反的,她是一個傳統道德觀念非常重的賢淑女子,幾乎中國婦女的美德都可在梁母身上印證尋得,要主動的 媚惑兒子並與兒子做出亂倫苟合之事實在是她畢生的一大難事,因此梁母幾番要 出聲敲門卻是做不到,她在兒子的書房門前不停的徘徊走著,幾次想就此罷休回 房卻還是舉棋不定的留在書房門前。
  但懷著二十年的深仇逼使著梁母在這關鍵上立下決心,於是她鼓起了勇氣出 聲叫了兒子︰「山伯,你睡了嗎?娘可以進來嗎?」說完,梁母已是全身蹦緊緊 張不已。
  這時門打開了︰「呃 娘 娘,你也還未就寢啊 外面夜露濕重,我 們進屋談吧 」
  梁山伯顯然是被眼前裝扮艷麗,衣著性感的娘親給嚇了一跳,因為他從未見 過親娘有如此穿著打扮過,隻要仔細瞧著,便可看見眼前美艷的娘親那黑色透明 的上衣內有著兩顆渾圓豐嫩的奶子;而透過微薄的黑裙,更可隱約地看見雪白雙 腿上的中央地帶有一叢黑色的陰毛,而且是格外地令人狎思。
  『原來娘親竟是這般嬌艷動人 我陪伴著娘二十年來,竟從未發現過好想一把摟住娘親好好的親熱溫存一般啊 』
  梁山伯隻感體內性慾翻絞不已,他埋藏在褲襠下的肉棒已起了生理反應。這時梁山伯搖晃著頭,他在心中暗責著自己,怎可對最愛最敬重的親娘有此淫邪的 念頭。
  「山伯 你這 晚還未入睡,是還在處理公事嗎?」
  一聽見母親問著自己,梁山伯立刻回應︰「公事早就處理妥善了,孩子現在正在練字 」
  「喔 在練字啊!山伯,練字是很好,但不能寫些無用的事,這是沒有意 義的。」
  說完梁山伯臉上一陣青白。知子莫若母,梁母聽兒子說在練字,便往案桌一瞧,發現一張白紙被硯臺給壓著,就知道兒子肯定寫了些她不欲見到的東西。於 是梁母走向案卓拿起了白紙翻開一看,在上面竟全寫完了「祝英臺」三個字,梁 母這時不禁全身氣得發抖,怎 兒子山伯依然對祝英臺毫無忘卻之意,反而更是 以寫字來思念她?
  「山伯 你日間纔不是答應娘,永遠不再與祝英臺相見的嗎?但你看,你 竟然 你竟然 你真是太讓娘失望了 嗚 」語停,梁母不禁嗚咽悲泣 起來。
  一見最愛的母親為自己如此傷心難過,梁山伯不禁大感不是,他竟惹得從小就疼愛撫育自己長大的娘親這般傷心難過,於是便立刻下跪︰「娘,孩兒錯了, 孩兒不該忘不掉那祝英臺,雖然我明知她是仇人°°祝公遠的女兒,但我卻還是 忍不住的去愛她。但娘你放心,孩兒今日所說所發的誓,孩兒絕對遵從,不再與 祝英臺見面,心中也不再有她,山伯隻聽娘的話,娘 你就原諒孩兒吧 」 說完,梁山伯也淚流滿面。
  「孩兒啊 我的好孩兒 」一聽山伯對自己這般道歉陪不是,梁母心中 真是無比的欣慰與安心。但她又轉念思考,兒子山伯此時定也隻是一時心軟而口 頭敷衍她,他日一遇見祝英臺必定還是糾纏不清,她若不趁此時以自己的身子來 慰藉兒子山伯,取代祝英臺在兒子心中的地步,恐怕將來便是不堪設想。
  這時梁母將梁山伯扶起,並主動的抱著兒子︰「山伯,娘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娘 你愛娘嗎?」
  梁山伯被梁母這 一抱,立刻感到母親胸前那兩顆粉嫩圓滑的奶子正隔著兩人的衣服緊緊貼在自己胸懷,而且從娘親的身上傳來陣陣迷人心神的女人香。年 青氣盛、血氣方剛的梁山伯哪忍受得住美艷的梁母那副成熟豐腴的肉體所帶給他 的刺激,他褲襠下的肉棒迅速地脹硬,隔著衣服緊貼著自己母親的小腹。
  此時梁山伯真是神智昏亂,隻能拚命點頭回應著娘親︰「娘 兒子從小一直都是愛你、敬你的 」
  聽著兒子的回答,梁母真是覺得萬分欣喜,而且她也確認了兒子山伯對她的確是把她當女人來看待,因為兒子的肉棒正脹硬著緊靠在自己的小腹,受了兒子 陽具的刺激,此時梁母性慾高昇,她隻感豐乳前的乳蒂脹硬微痛,而下體沒穿褻 褲的肉更是騷癢難止,並從她幼嫩微張的肉 口流出一絲絲美味的肉 淫汁,並直流下大腿之處。梁母臉上一陣嬌紅,心想,隻要再加把勁,兒子的心就會立刻回到她身邊。
  「好 山伯,娘信你,你跟娘到娘的房中,娘有些事要單獨教你 」
  梁山伯隻由的梁母牽著他的手來到梁母的房間之內。一入房門,梁母就叫兒子坐在床前,而她就當著兒子的眼前將上半身那透明的黑色上衣給脫去,馬上就 顯露出梁母上身僅存的一件粉紅肚。梁山伯見狀內心的衝動更是不由得上升,因 為他清楚的看見娘親那兩顆雪白豐嫩的乳脯正將粉紅的肚兜撐起,並且可以隱約 的瞧見兩點尖硬的乳蒂。
  梁母走到兒子面前就端坐在梁山伯的大腿上,雙手環抱著兒子的脖子,並問 道︰「山伯 娘美嗎?你喜歡娘的身子嗎?」
  雖然梁山伯的性慾已高漲的失去理智,但他現在實在是不明白何以一向端莊賢淑的母親今日為何打扮的如此嬌艷性感,並在他面前如此大膽的裸露著身子與 自己親密的摟抱著,母親不是從小就教導他要有倫理道德的觀念,要孝順長輩, 可是為何現在娘親會如此?梁山伯十分的不解,只可惜梁山伯不知,那是一個做 母親的為了從別的女人的手中搶回自己兒子的心的最後手段與法子。
  「我 我喜歡娘,我愛娘,也愛你的身子 」
  梁山伯一回完話,立刻就被一張嬌紅艷麗的朱嘴緊貼在自己的嘴唇上,這是梁母向兒子赤裸裸示愛的第一個步驟。
  梁山伯被母親這 一個大膽的舉動給嚇著,他不敢相信一向端莊賢蕙的母親竟正吻著他。梁母發現兒子山伯全身僵硬,嘴唇更是緊閉不張,梁母便以她柔嫩 濕潤的舌頭強烈地挑逗著兒子,吻著吻著,梁母更是主動的將舌頭伸進兒子的嘴 中。
  這時梁山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慾火,哪管眼前的女人是撫養自己二十年的親生母親,此時的梁母在梁山伯的眼中隻是個可以安撫慰藉他滿腔慾火的妖艷女 子,再也按捺不住得輕薄起自己的親娘,便也配合著梁母,雙手抱著梁伯那如楊 柳般的小蠻腰。
  「滋 嘖 」梁母與兒子的舌頭在彼此的嘴中交纏舔弄著,她們就這樣甜密親熱得接吻著。
  吻後,梁母帶著一絲尚連著兒子山伯的口液說著︰「山伯 娘的嘴唇好味嗎?」到這般田地,梁母已完全拋開什 倫理觀念,什 近親相愛的禁忌,她現 在隻是一心想要奪回兒子梁山伯的心,自然而然的說話便露骨大膽起來,再也無 所禁忌。
  「娘 我 孩兒 」梁山伯顯然還是拘束在禮教道德之中,即使他覺得與母親接吻有種如神仙飄逸的愉悅感,即使他已大膽的用手抱住嬌媚可人的母 親,但他仍不敢大膽地對梁母坦白。
  梁母不待兒子再有所應,就拉著梁山伯的右手隔著肚兜觸摸上自己肥嫩的豐乳上,梁山伯大驚,隻摸了一下便急著縮回右手。
  「山伯 怎 啦?你不喜歡娘的身子嗎?娘的乳房你不想撫摸嗎?」梁母 嬌紅著臉說著。
  「不 不 娘,孩兒愛你,也喜歡你的身子,隻是 隻是你是我娘親呀 孩兒實在是不敢 」
  「傻孩子,娘都不顧著羞恥了,你還擔憂些什 呢?想當初你還是個初生兒時,每日都伏在娘的懷中貪喫著娘的乳房,怎 現在害羞了起來?山伯別怕,今 日娘親要好好的教導你女人的身子是怎 一回事 」
  接著梁母又重拉著梁山伯的右手撫摸著自己的淫乳,而另一手卻是掀開了自己的裙襬至大腿上方,梁母那烏黑亮麗的陰毛便曝露在兒子的面前,並且拉著兒 子的左手到自己大腿中央,觸踫著自己久未有男人慰藉愛撫的肉 。
  梁山伯一瞧見梁母掀開裙襬露出黑亮的陰毛,頓時不禁血脈賁張,再接觸撫摸到母親那神秘柔嫩的肉 ,褲襠內的肉棒已是脹硬至極點,此時梁山伯便感到 手指有股濕熱之氣,並有著溫熱的液體沾在手上,梁母更是忍不住快感而嬌吟︰ 「啊 好 」
  梁山伯畢竟還是童子之身,受到自己親娘這般大膽妖媚的誘惑,此時早已喪失理智,他再也顧不著道德倫理、什 母子亂倫的罪行,隻想與眼前嬌媚動人的 娘親好好地親熱一番。
   
(下一)
  梁山伯被慾火所驅使,他開始大膽的隔著肚兜用力地搓揉著娘親那肥碩的豐乳,在梁母胯下的手也似不輸給搓揉乳房的手一般,不停的用著手掌摩擦著梁母 那長滿陰毛的幼嫩騷 。
  久未嘗過魚水之歡的梁母哪忍受得住兒子這般激情的刺激愛撫,她那兩顆引 人狎思的肥奶逐漸地脹大,而乳房上的兩點乳蒂更是因為變得尖硬與肚兜互相摩 擦而感到有些痛楚,同時全身不停微微地顫抖著。至於梁母雪白的雙腿中央早已 是汪洋一片,淫水沾濕了大腿內側及兒子正在摩擦她肉 的手掌,當兒子的手愈 是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肉 ,梁母更是不自覺得的將她的雙腿愈張愈開,盡情享受 著兒子帶給她久未嘗過的歡愉。
  梁母這時也已被慾火給操控著,她二十年來一直守身如玉、冰清玉潔,未與男人有過肌膚之親,如今為了要奪回兒子的心,加上兒子溫柔激情的愛撫,她愈 來愈覺得慾火難耐,由下體傳來的騷癢感流遍全身。
  「啊 好 好棒 我要 我要 」梁母伸手便一把捉住隔著褲襠的肉棒,並大力的上下搓揉著。梁母此時哪管她手中硬挺粗長的肉柱是自己養育 多年的親生兒子,現時她隻是個久未嘗過魚水之歡的淫蕩騷娘兒,她那久未男子 侵入的桃花 更在兒子的搓揉下騷癢得不能自己,淫水自她肉 口處源源不絕地 流出。
  「啊 好舒服 我要 山伯 好兒子 啊 娘要 娘要你的大肉棒 哦 」
  梁母體內需要男人慰藉的熾熱性慾到了此時已是一發不可收舍,她不僅用著她那嬌嫩柔滑的小手伸進兒子褲襠內,不停的直接搓弄著兒子梁山伯那根她二十 年來夢寐以求的粗硬男兒根,同時更是向眼前可以帶給自己愉悅的男人,再度獻 上自己艷香赤紅的朱嘴。
  梁山伯曾幾何時與女人如此大膽的親密接觸互相愛撫著?如今他的生母全身半裸狀態的躺在他的懷中,並且還能撫摸著娘親美艷的肉體,加上梁母又是如此 需索愛憐搓揉著他那從未有任何女人觸摸過的肉棒,怎能叫梁山伯能夠守住禮法 不與自己的親娘再有亂倫的行為呢?此時梁山伯達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快感,他的 慾火簡直有如熊熊的烈火,不停的在他體內燃燒著。
  梁母與梁山伯就如此互相激情的接吻、互相激烈地愛撫著,貪婪索求著對方的肉體,此時房中的這對親生母子早已拋開世俗禮教的禁忌、道德倫理的束縛, 此刻她們倆母子早已慾火薰心,母子倆隻道將對方當成是世間最嬌美艷麗的女子 及世間最俊俏雄偉的男子,能完全地滿足彼此那股已是不吐不快的熊熊慾火。
  梁母與梁山伯彼此激情的親吻、愛撫彼此肉體一會後,梁母忽將梁山伯從自己的身旁推開,梁山伯正是慾火難捺,想更進一步與自己妖媚嬌艷的親娘親熱, 而在此時卻被自己懷中的親娘給推開,梁山伯不由得十分訝異,為何在此激情親 密的良好氣氛下娘親要將自己給推開?是娘親不願再與自己更親密的接觸下去了 嗎?還是自己那兒做錯得罪、觸怒娘親了?
  此刻梁山伯被梁母赤裸裸的淫媚挑逗早已是慾火中燒,難以自持,突被娘親推開,平日聰穎慧敏的梁山伯卻是無法理解娘親究竟是何用意?若是一般世俗男 子到了此時慾火賁張的時刻,早已難管眼前的女子是何人,一把便撲上盡撕碎梁 母的衣衫,強行姦淫起梁母。
  可是梁山伯卻是不同,他同樣是血氣方剛、慾望正盛的青年男子,但他從小所接受的道德禮俗及經書上的教育,加上梁母自小雖是對他百般愛憐,可也因盼 望梁山伯將來能出人頭地而對他嚴加管教,所以即使現在娘親將自己打扮的美艷 嬌媚並渾身散發著女人誘人的吸引力在自己眼前,但自從小梁母嚴厲管束的形像早以烙印在梁山伯的心中,因此娘親若是對自己無再進一步的親密行為,梁山伯 實也不敢再對梁母再有所行為。
  如此一來,便使得他雖是慾火難捺,可是一想到眼前這妖媚淫美的嬌麗女子是養育他二十年的親生母親,因此梁山伯也隻有抑制己身的慾火,不敢再對梁母 有任何不合禮俗的行為。
  「山伯 你坐在床前的椅子上罷!娘想教 教你!解此女人的身子 你也已是個雄偉的男子了,應該 應該要瞭解瞭解女人的身子是怎 一回事, 今日 今日娘 娘就好好的教教你四書五經之外人生另一件更需要去明白的 事 」梁母說至此,已是羞紅了她那美艷的嬌靨而低了下頭。
  畢竟一向端莊衿持、謹守貞潔婦道的梁母此時要赤裸著身子將自己的肉體毫無保留地親生兒子山伯解說,實是令梁母羞恥不已,但事已發展至此,好不容易 兒子的心已漸漸回到自己身邊,焉有半途而廢之理?何況自己二十年來強行積壓 的熾熱慾火已是燒得她難以再忍耐下去,如今能一解自己多年來所積壓的慾火之 男子就在眼前,怎能不教梁母動搖心智呢?
  一會後,於是梁母又擡起羞紅著的俏臉並端坐在床前,一把掀起自己下半身的黑色透明褲裙及粉紅的肚兜,露出了她那未穿著褻褲而又充滿女人淫水味的幼 嫩肥美的桃花 ,接著梁母更是大膽的將自己的大腿張開至即使是她自己也不敢 相信的淫蕩境界。
  梁山伯一見梁母做此淫蕩妖媚的姿勢,他褲襠下的肉棒更是脹硬得令他隱隱 作痛,因他清楚的瞧見了自己娘親她那既神秘又淫猥的性感肉 。方纔梁山伯瞧 見的僅是梁母覆蓋在肉 上的黑亮陰毛已叫他血脈賁張,興奮難抑,如今更是瞧 見女人全身最神秘的粉嫩肉 ,怎能叫他不心神蕩漾,肉棒脹痛不已呢?
  梁母見自己的兒子出了神的直盯著自己那羞於見人的騷 ,不禁更是羞恥不已,於是急忙雙眼緊閉便將羞紅了的艷臉轉到一旁。梁山伯就如此瞧了生出自己 的娘親肉 一會,那覆蓋在梁母陰毛下的粉紅肉 像是尚未破瓜的處女小 ,在 茂盛的陰毛遮住得隻看見一條粉紅肉縫,梁母那淫蕩的騷 被著肥美的大陰唇所 掩蓋,僅是如此的璇麗春光,梁山伯已是按耐不住的一手握著了自己那粗硬的大肉棒,並上下不停的搓揉起來,展開了自己生平的第一次手淫。
  「好美 娘 你的那兒好美 」
  一聽兒子這 說,梁母緩緩轉過羞紅的俏臉,卻撞見兒子正用貪婪淫邪的目光緊盯著自己下體的嫩 ,並用著手隔著褲襠搓揉手淫著埋在褲襠下的大肉棒, 「啊 」梁母一見此尷尬的情形羞叫一聲,又將早已火紅般的俏臉轉往旁處。
  梁山伯見母親如此嬌羞動人的騷樣,心中憐愛及慾火之心更是大起,按在他下體的手也更是大力的上下搓揉著自己的大肉棒,「啊 喔 娘 你好美 好美 」梁山伯一邊自慰,一邊還是眼巴巴的緊盯著梁母那熟麗的嫩 。
  此時梁母卻發出了聲語︰「山伯 你 你可以再往前 往前瞧娘的 」說至此,梁母卻是羞紅了艷臉低下了頭,再也說不下這令人難為情的 恥事。
  但梁山伯一聽,大為興奮,急忙走至床前,接著便跪在自己親娘下體的胯下處,欣賞著那二十年前將自己生出這世界的嬌小美 。
  兒子梁山伯一來到床前跪著,梁母便顫抖著雙手伸往下體,用雙手先是撫平覆蓋於下體那茂盛亮麗的陰毛,使得梁母那肥美騷淫的肉 縫完全地暴露出來, 接著梁母把心一橫,撇開羞恥及難為情的心情,在羞閉著雙眼的情況下,用著手 指緩緩地剝開自己下體的粉嫩陰唇,在親兒子山伯的注視中露出了女人胴體最為 神秘的地方。
  梁山伯一見親娘桃花 之內處,撫在肉棒的手指不禁加快了搓揉的速度,梁 母那粉嫩騷 的深處是如此的鮮紅肥美,那覆蓋在肉 上方的陰毛則更顯亮麗, 那景像看來,梁母的嫩 有如活的生物般卻不惹人生厭,反令人對之產生憐愛之 情,但又如此能令天下的男人為之瘋狂。梁山伯的心情激盪不已,性慾早已升至 最高頂點。

(下二)
  梁山伯就跪在梁母下體前凝視了自己娘親幼嫩肉 一會,梁母忍受不了兒子在如此近距離清楚瞧見之下,對自己下體貪婪的『視奸』著,頓時梁母下體一陣 火熱的騷癢美感,早已濕潤的肉 又不禁又從桃花(肉 )口處緩緩流出一絲絲 甘甜的淫 汁,同時肉 內的嫩肉同時一陣令梁母感到甜美騷癢的收縮,更是將 淫美的肉 顯得更將濕潤亮麗。
  梁母收了收心神,強壓此時肉體上的騷癢歡愉感,轉頭向兒子嬌羞地問道︰「山伯 娘 娘的那兒 那兒是 那兒是娘將你生下的地方 你 你瞧得 瞧得可清楚了嗎?」梁母嬌紅著臉問道。
  「嗯 好是清楚,想不到孩兒是從您這出生的 可是,娘,你這兒卻又 是那 嬌美 真是 真是瞧得孩兒 孩兒好是舒服 」
  「山伯 」梁母用著濕潤又似失了神的水汪汪眼神,幾近痴迷瞧著自己俊 俏兒子的臉。
  「娘 我 孩兒可以 可以再摸摸你那兒嗎?」
  梁母一聽,不禁羞得俏臉嬌紅,下體又是感到一陣強烈騷癢及肉緊而又從肉口處流出淫汁。梁母難為情的再度將麗臉別過旁處,不敢正瞧著兒子的臉,但 卻嬌羞道「嗯 摸吧!娘最愛的孩子,娘 娘已經決意成為你的女人了,只要你歡喜 娘的身子 娘全都依你 」
  梁山伯聞言大喜,於是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再次觸摸在自己娘親那媚麗動人的粉嫩肉 上。
  梁山伯的手指緩緩地在梁母敏感的嫩 處爬行摸揉著,梁母雖是嬌羞閉著雙 眼,可是此時兒子溫柔的愛撫在她那最為敏感之處,怎能不叫她心神蕩漾?雖梁 山伯隻是個初經人道的男子,但他那尚未成熟的愛撫手法,卻已足夠叫梁母這守 寡多年的深閏怨婦性奮的不能自我,於是她又微微睜開雙眼,媚眼如絲、脈脈含 情地瞧著即將要成為自己生命中第二個男人。
  這個要成為她第二個男人的情人,正是自己扶養多年的親生兒子,而親生兒子正搓揉愛撫著自己騷癢敏感之處,一股股銷魂欲仙及觸犯亂倫禁忌的快感不停 地充斥著梁母全身,而那下體幼嫩嬌美的桃花 早已濕了大遍,且肉 口處更是 不停地流著甘美的淫汁。
  「啊 哦 山伯 啊 」終於梁母忍不住騷癢的甜美感而輕輕的呻吟出聲。
  梁山伯此時的激情慾火可不下於自己的親娘,他愈是撫弄著娘親的肉 ,他握在自己下體的肉棒搓揉之速度愈是加快。而梁母下體所流出的騷淫 汁氣味早 已充滿了整間房間,何況梁山伯還近距離正面對著騷淫水味的來源之處,豈有聞 不到親娘下體所散發出的濃濃淫味,梁山伯往前一聞,不由得心曠神怡、慾火加 旺。
  「娘 你那兒好是香甜、孩兒聞得好是舒爽呀 」
  「啊 山伯 不要那樣說 哦 娘難為情呀 」梁母嬌紅著艷臉微微搖頭羞道著,此舉令梁山伯對梁母更生憐愛及慾火之情。
  接著梁母央求著梁山伯爬上自己的閏床,並要他躺下。
  「娘 你要孩兒躺下 為何 」
  「山伯別問 照娘的話兒做 娘會讓你很舒服的 山伯 」
  梁山伯雖不明母親之意,但既是最愛娘親的要求,他也只便是上了親娘的香閏床 ,並躺了下來。
  梁母又叫了聲自己親兒子的名字之後,便也爬上床 ,跪倒在兒子下體的中央,就用著她那雪白冰柔的小手貼在梁山伯的褲襠之下,一陣粗硬灼熱的熟悉男 人觸感傳至梁母的手掌之中。梁母不禁羞紅著艷臉,又更是集中心神隔著感受著 親生兒子粗長肉棒撫在手掌之中的感覺。
  (哎呀 好粗 好硬啊 山伯這孩兒的這兒怎生這般硬挺?啊 十 多年來未曾再觸摸過男兒根了 想不到山伯的這兒竟是 竟是這般雄偉 隻怕是他爹爹也比不上 哦 真是硬啊 身為親娘的我竟從未發現山伯這 兒 是那 的粗硬 這 山伯這孩子的 如此粗硬肥長 能插入我那兒嗎?)梁母想著,下體不禁又是一陣騷癢火熱,艷媚的俏臉更是火燒嬌紅著。
  梁山伯的肉棒被親娘隔著褲襠用手那 一握,一陣前所未有的騷癢快感從肉棒傳至全身︰「娘 娘 」被娘親這 一握,梁山伯雖覺不甚妥當,卻也十 分舍不下那股被女人握住自己肉莖的舒爽快感,因而隻能叫著娘親。
  此時梁母用著雙手一把脫下了梁山伯的褲襠,梁山伯突被自己的親娘脫下褲襠,急忙用手掩住脫褲而出的粗長男根,即使梁山伯此時性慾沸騰,卻也不敢在 女人前露出自己的男根,因為此舉是不合禮教的,更何沿眼前的女子是自己的娘 親啊!
  但梁母可不這般想,她見自己的親兒急忙掩住下體的焦急樣子,不禁有些好笑,便嬌紅著臉微笑道︰「山伯 來,你別羞,讓娘瞧瞧你那兒是否真的長大 了?」
  「可是娘 這 」
  「別怕 山伯 你全身上下皆是娘所生育予你的,做孩兒的讓自己的親 娘瞧瞧赤裸的身子有什 關繫呢?母親瞧看自己孩兒的身體可是天經地義的呀, 方纔娘都不怕羞給你瞧為娘 為娘的那兒了 你給娘瞧瞧你那兒又有什要緊 呢?」
  梁母說完,便撥開梁山伯掩在下體的雙手,接著梁山伯那根粗長硬挺的男兒根便完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梁母的眼前。
  梁母初見兒子的肉根竟是如此的粗硬肥長,不禁倒吸了一口氣,雖她早從隔著褲襠撫摸兒子的陽具就已知梁山伯的肉莖確實不小,但此刻她親眼所見兒子的 肉棒是如此的雄偉硬挺,不免還是喫了一驚。
  梁母嬌紅著臉思道︰(山伯的那兒 果真好雄偉、好硬挺,這 我已十多年未與男子干 了,山伯這孩子的肉根是這 樣的粗長,我那 兒真能容得下 他這根
  這根嗎?)雖梁母如此思想,但她那玉嫩白晰的右手已然握住梁山伯那根赤裸裸的灼熱肉棒,(哎呀 山伯這根好是火熱呀 )接著梁母更是大膽的開 始上下開弓的搓揉起自己親兒的粗長肉根。
  「啊 娘 娘啊 喔 好舒服,好是爽快呀 喔 」第一次被女子用手如此的搓弄著自己的肉莖,梁山伯此時全身宛如遭受電擊,但卻是如此 舒服愉悅。
  「山伯 好舒服吧?娘現在要你更是舒服 」接著梁母握著肉棒的手更是用力的搓揉捏撫,將梁山伯的龜頭由包皮中剝出,而此時梁母的左手舉起梳了 梳自己額頭上方已有些零亂的發絲,然後便低下頭,張開自己鮮紅欲滴的朱唇, 對準兒子山伯的肉棒,一口便含進了自己親生兒子的火熱肉根。
  「喔 娘 娘 啊 」梁山伯的肉棒被自己的娘親用口這 一含,梁山伯除了訝異驚奇之外,隻能不停呻吟叫著娘親,因為被嬌媚的娘親用嘴含著 自己的肉根,實在是令梁山伯欲死欲仙,有著說不出的舒服受用及爽快感,梁山 伯心內隻道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加愉悅舒暢及美妙的騷癢快感了。
  很奇特吧?古代女子鮮少有用口技去取悅自己所愛的男人,除了四書生五經不許這種奇異荒淫的行徑之外,世俗道德亦是不容許這樣的一種行為,因此古代 女子很少會知道有口技這樣的事情。但梁母為什 肯替自己的兒子做出這種為世 俗所不允許的淫穢行徑呢?又為何梁母知悉有口技這項事情呢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