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13歲的蜜桃兒

小蜜桃13歲

爹地32歲
 
早就知道蜜桃兒的柔嫩,因為並不是初次碰觸這粉嫩豐唇,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在蜜桃兒睡著之後小心翼翼的一親芳澤。

    但是這卻是第一次,與清醒的蜜桃兒,認真且充滿愛慾的深吻。

    爹地的舌頭侵入蜜桃兒的小嘴,像是在邀請蜜桃兒共舞似的,輕輕的滑過對方的舌尖,再輕柔的勾著她怯生生的丁香小舌,直到蜜桃兒有些緊張不安但又帶著一絲甜蜜興奮的接受了,舌頭糾纏在一起,才開始那優雅的舞步。

    爹地溫柔的帶領著蜜桃兒,紳士溫和毫不急切,可這親吻卻多少洩露出他對蜜桃兒的感情與佔有慾。他愛這蜜桃兒,很愛很愛,而今晚,他即將擁有她。

爹地深深地吻著蜜桃兒,直到蜜桃兒嘴角流下甜膩的銀,真的真的受不了了,才不舍的放開那被自己吻的紅腫濕潤的小嘴。

    蜜桃兒被吻的七葷八暈,攤軟在爹地身上,輕輕的喘息,模糊的聽到爹地低沈感的話語:「我會,非常非常溫柔…」

    爹地將他的小蜜桃溫柔地放倒在沙發上,挺拔健壯的身軀覆了上來,大手在蜜桃兒身上遊移。「我的小蜜桃…」

    水藍色的水手服,純白潔淨的白色罩,隨著爹地的大手被向上推擠到蜜桃兒口,露出蜜桃兒白皙渾圓的雪峰。粉色的蓓蕾在頂端輕顫,在爹地放肆的視線下,害羞的變成了微微挺立的桃紅。

    「好美…」爹地直勾勾的盯著蜜桃兒的前,這腺,這顏色…明明他見過比這對更波陶洶湧的豪,可他卻被眼前這對可愛渾圓、致誘人的房深深吸引。「好可愛…」

    「爹地……」知道爹地的動作,感受到爹地火熱的視線,蜜桃兒害羞的不敢睜開眼,小手揪在沙發上,微微地顫抖。

    隨著蜜桃兒的顫抖,頂端桃紅的花朵羞澀卻又媚人的發顫,勾引挑逗著眼前的爹地。來啊……

    爹地覺得自己好似初嘗情慾的年輕小夥子,僅是看了小蜜桃的粉嫩部,下半身就已經饑渴狂妄的叫囂。

    深吸了口氣,爹地第一次這樣壓抑自己的慾望。

    低下頭,爹地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蜜桃兒的雙間,深深地吸了口氣,滿是蜜桃兒清純甜美的香。

高挺飽滿的渾圓,因為濕熱溫暖的氣息吹拂,柔嫩的顫抖,蜜桃兒羞澀的泛起雞皮疙瘩。「嗯…」

    爹地的薄唇勾起感笑容,鼻尖在粉嫩溝中遊移,感受蜜桃兒的滑膩肌膚,「小蜜桃,告訴Daddy,你的Cup是多大?」似乎要蜜桃兒別那般緊張,爹地啞著聲開口,帶點情色意味的調笑。

    「嗯…3、36…C…」蜜桃兒小臉酡紅,害羞的開口,聲音小如細蚊。

    「她好可愛好香…讓我嘗嘗。」爹地低啞的輕笑,張開嘴,含住蜜桃兒左邊的雪白球,小心仔細的舔舐吸吮。

    濕熱的口腔包覆半個球,用力卻不失溫柔的吸吮起來,發出嘖嘖聲響,靈活的舌頭由外而內的繞圈,最後捲曲包覆住雪峰的頂端,桃紅粉嫩的嬌幼花蕾,輕重不一的按壓舔吻。

    「嗯……啊…」蜜桃兒緊閉著眼睛,輕輕喘息,小手不安的揪著沙發,通紅的小臉和纖細的身子因為緊張害羞,點點泌出香汗。

    花蕾在爹地的催開下,慢慢地變得尖挺高翹,銀亮的唾隨著爹地的舔舐紛紛滴流到白皙的房上,蜜桃兒的飽滿渾圓一片濕亮,在蜜桃兒的輕顫下婉如清晨的花朵,在露水的襯托下更顯得柔美嬌嫩。

    誘人的花朵,因為自己而努力綻放,爹地親了親桃紅豔麗的尖,牙齒輕輕地刮搔,舌頭仍繼續挑逗。

    唇舌在左邊挑逗,爹地的手上的蜜桃兒另只渾圓上,輕輕的收攏,捏了幾下,指尖在桃紅上搓撚,有些可惜的放開。

     大手向下,輕撫滑過蜜桃兒纖細的小蠻腰,水藍色的百摺裙,上蜜桃兒的大腿,膝蓋,然後是小腿。爹地的大掌帶著溫熱,輕撫著蜜桃兒的漂亮肌膚,輕輕的摩擦,再由小腿回膝蓋,大腿。

    只是這次,爹地的手順著脂白細滑的大腿,潛入了水藍色的百褶裙裡,探進蜜桃兒的稚嫩雙腿間,指腹輕柔的撫柔嫩的大腿內側,慢慢地接近蜜桃兒的腿。

    「爹地…」雖然願意可還是極為羞怯,蜜桃兒嬌羞的夾住了雙腿,連同爹地的手也夾得緊緊的。

    爹地挑眉,好笑的看著身下的寶貝。誘人雙腿的緊夾,並不會讓人感到疼痛反倒異常的挑逗。

    「小蜜桃,別緊張…」早放開了誘人的球,爹地低頭在蜜桃兒身上親吻,輕聲安撫著蜜桃兒,讓蜜桃兒別那般緊張。

    「你這樣可夾痛我的手了。」爹地在蜜桃兒耳邊低語,讓蜜桃兒耳朵羞得通紅,小聲的輕呼,雙腿嬌羞的打開。
抓準蜜桃兒鬆開腿的時刻,爹地略為改變姿勢,用身體檔在蜜桃兒雙腿間,讓蜜桃兒再也無法並起雙腿。

    帶繭的指腹則繼續輕撫大腿內側的嫩柔,像是小心翼翼又像是在品嚐某樣頂級美食似,一點一點的撫弄挑逗,緩慢的到蜜桃兒的腿處。

    指尖上棉質小底褲下微微隆起的小丘,指頭繼續撫輕觸,便感到一絲絲的濕濡,爹地得意情色的低笑,「小蜜桃,你濕了呢…」

    「我…」蜜桃兒紅著臉,輕咬著下唇,彷彿做錯事般的別開眼睛。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會很羞人的做出反應,下邊會一想到爹地便感到疼痛,難耐,還有一陣空虛,然後…
   
    爹地看著少女酡紅羞澀的臉龐,想起了秘密日記的某一日,心底可惜的嘆息。

    把自己所有秘密都寫在日記上的蜜桃兒,當然也將自己第一次,因為想著爹地而感到疼痛難耐,不斷摩擦雙腿來紓解快感,底褲因為花的氾濫而濕了大半的自,全數寫進了日記裡。

    偷看過少女日記的爹地,當然也看過了這紫豔色的一頁。蜜桃兒寫的羞澀晦暗,可忍不住在腦海中描繪的爹地,則看得一陣激昂,鼻血差點就要流下來。

    「小蜜桃…」爹地感的勾著唇,輕吻蜜桃兒潮紅的小巧臉龐,一手搓揉著蜜桃兒渾圓的左,緩慢而富有節奏,另隻手則在蜜桃兒的下處,隔著薄薄的底褲,沿著漂亮的弧度,凹縫處的陷落,來回的摩擦撫弄。

    「嗯…」蜜桃兒嚶嚀了聲,輕淺的喘息,小手揪著爹地的衣服,身體不斷的顫動。「爹地…」

    「舒服嗎,小蜜桃…」隔著底褲,爹地的指腹輕重不一的按摩著蜜桃兒的腿窩密處,感覺蜜桃兒變得更加濕潤,泌出的花染濕了棉質小褲褲,爹地的指頭深入些,更賣力的挑逗撫。

    「…嗯……」蜜桃兒喘息呻吟,爹地的動作讓她覺得好羞,可又覺得好舒服好舒服,身體像是浸在溫暖的潮水中,一波波快意的由下身湧上。

    「告訴Daddy,你舒不舒服…」爹地的指頭抵在浮水印處,輕微地施力,隔著小褲褲緩緩探入蜜桃兒的花縫,兩指緩而有力的按摩,跳舞似的畫著圈。「喜不喜歡,嗯?」

    「嗯…」害羞不敢回應的蜜桃兒,在爹地的挑逗利誘下,甜膩的喘息,羞澀的開口,「舒…舒服……喜…」蜜桃兒輕咬下唇,嬌羞的沒將心裡的話說完。

    爹地低下頭,吻上蜜桃兒粉嫩的小嘴巴,手指更加放肆的搓揉挺俏的峰,而在蜜桃兒下處撫的大手,指尖抵著微濕的底褲,旋轉挑逗。

    「嗯…」大腿夾著爹地的身體,而爹地的手還在自己股間撫弄,蜜桃兒輕顫,羞澀的低吟,喘息間滿是桃色旖旎。「爹地……」
 
    被撫挑逗的迷茫的蜜桃兒,慢了拍才清醒,害羞的紅了臉,小手遮住白皙晃動的渾圓,雙腿併攏,羞澀的別過臉,一付偷嘗禁果抓到的模樣。
     處女的花內壁緊緊吸咐銜咬,濕暖的嫩層層的包裹,不斷的收縮脈動,爹地的分身受到究極的款待,舒爽滿足的猶如置身天堂。

    伸手撫女孩大腿內側的光滑嫩,爹地的指腹緩緩的撫弄,輕柔的刮搔刺激,下身的毛髮與囊袋摩擦著女孩幼嫩的花瓣,輕淺的搖擺戳動。

    「嗯…」蜜桃兒輕皺著眉,爹地的分身好大,把自己塞的滿滿的,緊貼著的充實有點疼有點麻癢,隨著爹地的摩擦那感覺更是明確,「啊…爹地……」

    爹地的大掌帶了些壞心,揉捏著女孩的渾圓,惡意的扭轉,拉扯頂端的桃紅果實,而抵在女孩臀溝的巨大則不斷摩擦,碩大的尖端不斷冒出水,染上女孩光潔的小屁股。「寶貝兒…」

    「嗯哈…daddy……」爹地努力的取悅,在女孩身上挑起慾望的浪潮,蜜桃兒嬌羞的喘息,覺得和爹地緊貼著的地方酸麻而疼痛,但是更多的是其他的渴望……女孩桃色的身子微微地顫抖,纖腰有些難耐的發顫,甜膩的嬌吟,「啊……嗯…爹地……」

    女孩的扭動與摩擦,彷彿訴說著她的興奮愉悅和渴望,爹地皆忍不住勾起嘴角,鬆了口氣似的喘息了聲,爹地大掌扣著女孩的下身,淺淺的摩擦之餘,開始緩而有力的抽挺進。

    「…嗯……啊哈……」女孩的花徑緊窄幼小,稚嫩的內壁不斷的抽搐收縮,愉悅的款待爹地的抽送,饑渴的挽留碩大的退出,「爹地……嗯…啊……」

    爹地的進入退出仍是有些刺痛,可更多的感覺是酥麻般的快感和歡愉,蜜桃兒揪著堅硬有力的手臂,桃紅的身子不斷的泌出汗,緊覆著爹地的花湧出蜜意,承受堅挺碩大的進出抽送。

    「嗯哈……嗯…啊……」爹地的律動一次比一次深入,節奏越來越快速而猛烈,火熱的鐵杵在花徑裡旋轉摩擦,撞擊在脆弱濕淋的花心,每次的都刺得女孩尖細的嬌吟,覺得自己就要被搗壞,「好深……嗯…」

    女孩因為情慾而難耐的臉龐,誘人甜膩的喘息,嬌媚的讓爹地激昂的摩擦挺進,體的拍打聲在臥房內奏響,情慾的芬芳宣洩了滿室,「寶貝…」

    戰慄般的快感流竄在體內,彷彿一波巨大的浪潮從遠方湧起,緩而深切的情慾陌生的讓人不安,女孩無助的嬌喘,腰際因為酸麻而顫抖,雙腿沒有意識的緊夾著爹地的窄臀,「…嗯……啊啊……」

    陌生的浪潮急速的湧上,如城牆般彷彿能淹沒自己似的高漲在自己面前,女孩不安的抓著爹地,柔弱的呻吟有著顫抖,「daddy…爹地……嗯啊──…」        女孩高潮了。

    致的小臉上佈滿著細汗,白皙的肌膚染上高潮時的桃紅粉嫩,包覆著龍巖的甬道強烈的痙攣,花不停的快速收縮,湧洩出的蜜花釀沖刷著爹地的慾望,溫熱的美感讓爹地忍不住呻吟。「唔…」

    絢麗的高潮宛如煙火,在女孩體內爆發,震得少女全身燥熱,雪白的大腿僵直顫抖,小臉有些茫然的喘息,顯然還未能從高潮餘韻中回神。

    「小蜜桃…」女孩的高潮刺激著爹地,小的吸吮收縮逼的他差點就要洩了,碩大稍稍的退出,半截男帶出了絲絲白濁,接著是更勇猛的推送。「你好緊好小…」

    碩大撞擊在女孩脆弱的花心,每一次的挺腰抽,快感衝擊著初經人事的嬌軀,都讓少女喘息,承受不住的顫抖,甚至低聲抽泣。「嗯…爹地……」

    爹地變換著角度穿刺,大幅度的撞擊把女孩刺得不斷上頂,可爹地的緊抱如鐵鎖,嬌小的身子被緊縛在爹地懷中,渾圓的雙被搓揉把玩,女孩只能緊閉著眼,一眛的承受爹地的慾望。「嗯啊……呃……」

    「啊…好深……」脆弱的花心不斷的被撞擊,彷彿就要被碩大穿破似的,蜜桃兒因為過多的快感而顫抖,眼角又泌出水,晶瑩的淚珠流在粉嫩桃紅的小臉上,「不要了……」

    聽到女孩撒嬌的話語,嬌軀身後的爹地挑眉,英俊的臉龐雖滿是寵溺卻也有著深深渴望,大掌扣住女孩的下顎,在女孩耳朵旁低語,「那可不行,你還沒滿足我呢,寶貝兒…」
   
    「daddy…啊!…」女孩嬌羞顫抖的低喃,隨著爹地的重重頂入甜膩輕叫,感受爹地的火熱深埋在自己體內,鼓脹的顫動,然後是一股炙人的熱流噴灑在自己的身體…

    頂端的小孔噴濺出強勁的白濁愛,滾燙的菁華在幽徑深處,澆淋在花壺裡面,熱讓女孩嬌吟顫抖,腳指頭都忍不住捲起,小臉上滿是酡紅情慾。「嗯…呀……」

    快感充斥在四肢及神經,釋放過後的意識如飄蕩在雲端那般美好,爹地滿足的伏趴在女孩的身上,黝黑健壯的身軀覆在白皙的胴體上,兩人身上都是點點的黏稠汗。

    寬闊的膛貼著白皙的渾圓,擠壓的女孩雙都變了形,爹地直視著蜜桃兒因為情慾而潮紅的小臉,英挺邪魅的面容帶著讓人媚惑的滿足笑容,彷彿得到了全世界最珍貴的寶物。「終於,吃掉你了…」

    爹地撇嘴,露出了個帥氣但是耍賴的痞笑,下身小幅度的頂了頂,「再一下,小蜜桃的裡面超溫暖的…」
    
    「啊,爹地……」爹地的慾望還在甬道里沒有退出,隨著爹地的動作在自己體內滑動,好像進入的更深,女孩嬌喘了聲,卻被爹地就著相連的模樣,轉過身子。

    雖然疲軟,可爹地的碩大摩擦著嫩,在體內旋轉了圈,帶來極大的刺激,讓女孩困惑而嬌羞的喘息,稚嫩誘人的腿又微微地打顫。「嗯……」     按著女孩的小腹,讓雪白的小屁股貼著自己,爹地直起身,帶著女孩的身體前傾,雙膝跪在床上。接著,爹地極有默契的伸手將女孩抱住,輕緩的放在床上, 讓女孩伏趴在自己盤起的腿上。

    「唔…」爹地的動作讓女孩困惑呻吟,可被放在爹地腿間,男的碩大就在自己面前晃動顫抖,聰明的女孩便知道爹地要自己做什麼。

    daddy的……
 

    「哈…」濕熱溫暖的觸感讓爹地發出嘆息,忍不住的向前挺進,想被更多的濕暖包覆。

    ****
    突如其來的刺入,女孩沒有防備,小嘴被塞的滿滿,而昂長巨物還在深入,幾乎要頂到喉頭,「唔嗯…」

    無法順暢呼吸讓人難受,蜜桃兒想要掙扎退開,卻被爹地的大手壓住頭,「唔嗚……」好難受…daddy好壞………女孩難受委屈的紅了眼眶,發出可憐兮兮的噎嗚聲。

    似乎不捨女孩難受的爹地,寵溺的苦笑了聲,只好將刃從小嘴裡退出來,從坐式換成跪姿,堅挺仍在女孩面前晃蕩。「寶貝兒,好好的舔他、吸他,讓daddy舒服…」

    「嗯…」女孩乖乖的照做,將眼前的碩大含進嘴巴,軟濕的小舌輕輕舔著爹地的巨物,滑過不斷冒出愛的孔洞,小巧的貝齒輕輕的摩擦輕咬,舔舐著紅亮的圓大前端,櫻桃小嘴嬌羞的吸吮,發出曖昧的水嘖聲。

    「很好…」爹地舒爽至極的低啞喘息,快感不斷的奔流,窄臀開始搖擺聳動,小幅度的前頂,撞擊在女孩脆弱的口腔。「小寶貝兒,繼續…」

    「嗯…嗚嗚…」爹地的巨物在自己嘴裡脹大,戳的自己好難受……蜜桃兒難受的皺起眉,小嘴欲吐出爹地的慾望,丁香小舌推擠著爹地的碩大,卻反讓爹地更加興奮,伸手壓住女孩的頭部。

    「唔嗯…」daddy……女孩抗議著,卻發現這次,爹地強硬的不容拒絕。

    爹地的大手抓著柔順的秀髮,固定女孩的頭部,快速的在小嘴裡抽,即使女孩難受的掉下了眼淚,爹地卻不輕易放過。

    女孩的眼淚一滴滴的流下,可憐嬌柔的讓人更是想要欺負,巨大的慾望不斷的挺進,只能進出半截的小嘴,嬌弱可憐的承受爹地的穿刺,撞擊在口腔深處。「嗚嗚…」

    「啊哈…唔……」爹地半眯著眼滿足的抽挺進,深刻俊逸的面容上滿是情慾色彩,低啞的嗓子不斷喘息呻吟。「寶貝,你好……」

      「幹,太亂了……」爹地一邊喘咒駡,一邊抓起女孩纖腰,扶著心形的小屁股,從女孩身後猛烈的撞擊,不斷的挺進律動。「小蜜桃,你怎麼可以這麼誘人!」
 
    「嗚……嗯唔…」daddy,爹地…不要了…女孩難受的喘息,心裡可憐兮兮的哀求。她真的承受不住,這樣猛烈的攻擊,急促高漲的快感慾望…

    ****

     爹地的律動讓女孩的身子不斷上頂,爹地的碩大狠狠抽送在小嘴裡面,  「唔…」爹地揚著頭喘息,劍眉因為快意而緊皺,女孩的小嘴溫暖媚人,包裹著自己舒爽暢快,快感不斷的在身體裡流竄,慾望不斷的高漲。

    爹地在溫暖的小嘴裡快速進出,喘息一次比一次沈重低啞,抽送也越來越強硬深入,當爹地的慾望達到頂峰,快感如拔尖似的瞬間,爹地大的陽物重重頂進女孩的小嘴,碩大直抵脆弱的喉頭,將女孩塞得難受的直掉淚。「嗚……」

    炙熱的鐵杵在女孩的嘴裡顫抖,爆脹的猛烈的噴發在柔軟的嘴裡,強大且濃稠的濁噴在喉頭,嗆的女孩難受的猛咳,眼淚流的更凶,但卻也把腥臭的體吞進喉嚨,「嗚嗚……」

    雖然女孩的櫻桃小嘴很美很溫暖,慾望被濕暖包覆的爹地很想繼續享受,可知道女孩真的難受,只好在爆發之後,從女孩的嘴裡退出。

    碩大從女孩的小嘴裡滑出,亦帶出了些白濁,沾染在女孩的小嘴巴和下巴,更顯得有些靡,爹地伸手擦去女孩唇邊的體和不斷流下的眼淚,溫柔的舉動讓女孩停止了哭泣,卻抽抽噎噎的嬌嗔。「好了,小寶貝,別哭了…」

    「daddy…」蜜桃兒可憐兮兮的望著爹地,美眸還帶著淚光,嬌媚的對爹地發著小公主脾氣,「你好壞……嗚嗚…」

    「好好,別生氣了…」爹地柔聲安撫,礪的大掌來回撫女孩光滑的美背,還有女孩前因為跪趴姿勢,而不斷搖晃的一對白脂玉筍。爹地的手掌從下方罩住渾圓,搓揉撫弄,指尖輕捏堅挺凸起的小花苞。「小寶貝兒太美,小嘴好,daddy情不自禁…」

    「討厭…」女孩是真的難受,可爹地的甜言蜜語又讓她嬌羞,傲嬌的轉過頭,嘟起小嘴。「我不喜歡…」

    「不喜歡,那你要怎麼當我跟爹地的女人?」爹地挑眉,帶著寵溺的微笑,指尖撫上女孩的小嘴,輕緩的摩擦著女孩的唇形。「你想要反悔了嗎,小寶貝兒?」

    擡頭看了一眼兒子,爹地的眼中有著商人才有著的光,和極有把握的勝算光芒。爹地勾起單邊嘴角,沁出一抹笑容,眼中亦複雜的閃動。

    「我…」女孩眨眨眼,想到先前難受的行為,小臉有些委屈的皺起,可也有著嬌媚羞澀的紅暈,「我知道了…嗯!…爹地…」女孩乖巧的回應,卻因為身後猛然的挺進而嬌吟,小蠻腰不斷顫抖。
 
    「唔…嗯……」纖腰被爹地抓著向後帶往,雪臀被大掌掐出了指痕,女孩在爹地的撞擊下不斷嬌吟,趴在床上喘息,「寶貝兒,會…會乖乖的……」

    「小寶貝兒…」擡起女孩巴掌大的小臉,爹地摩擦著吹彈可破的凝肌,深邃的眼眸望著那張因為情慾而酡紅的臉龐,低啞的開口,「成為我的女人,你會後悔嗎?」

    「成為daddy的……」蜜桃兒眨著美眸,迷濛可人的望著爹地,因為爹地的話語,還有自己未說出口的詞彙,嬌羞的輕咬下唇。
   
    「啊的……嗯…女人…」女孩被撞擊的嬌喘呻吟,纖腰酥麻的幾近癱軟無力,承受爹地在自己花徑裡的抽送搗弄,喘息斷續的回答爹地,「…不會…嗯…不會後悔……」

    蜜桃兒的誓言讓爹地勾起薄唇,鷹眼中複雜的光閃耀。爹地將手指探入女孩粉嫩的小嘴,逗弄女孩的小舌頭。「我的小寶貝兒,小寶貝…」

    「嗯…」女孩陶醉的閉上眼眸,模仿先前的行為,小嘴含住爹地的手指,靈活的小舌纏著爹地的指頭,吸吮舔舐,發出嘖嘖水聲。

    「那你喜歡…」女孩的聰明主動讓爹地相當滿意,手指在女孩小嘴裡抽動,將指頭沾滿女孩的蜜津,撫上女孩的嘴唇,下巴,粉嫩的口,然後一掌罩上白嫩渾圓,大手收緊搓揉。「我這樣對你嗎?」

    「嗯……喜、喜歡…」女孩潮紅著臉,嬌羞的對爹地說出愛意,卻換來爹地因為興奮而更加猛烈的揉捏衝撞,「啊…呀──…爹地…」

    「好深……啊…哈……」爹地的巨不斷撞擊女孩的花蕊,每次的抽挺入都讓女孩的腿酸麻的顫抖,不斷被男摩擦拍擊的幼嫩花貝,嬌弱可憐的充血紅腫。「…嗯…哈……啊呀……」

    終於,爹地在抽數次後,大手掐著女孩的柔嫩雪臀,火熱用力的穿刺而入,埋藏在女孩的花徑深處。「唔…」爹地因為快感而微微皺眉,低啞的喘息。

    深埋在女孩體內的,顫抖悸動了幾秒,接著是一陣劇烈的噴洩。熱澆淋在花徑的深處,熱燙的讓女孩嬌喘顫抖,彷彿就要溶化。

    「嗯──…」好熱,好燙…


(2) 
     在女孩體內釋放了兩次,爹地這次終於願意從女孩身體裡退出。可溫暖柔嫩的天堂,實在是讓人難以自拔的上癮,爹地慢吞吞的磨蹭,緩慢的拔出自己的慾望。

    疲軟的碩大從女孩的花徑中拖出,勾帶著濃稠的白濁泡沫,順流在床單上,漾出一灘灘的水澤花案。

    「嗯…」不斷摩擦而紅腫的嫩穴花洞,因為爹地的退出而敏感顫抖,女孩微微皺眉,輕聲嬌喘呻吟,誘的爹地抽氣,喘息壓抑。

    爹地一邊摩擦一邊抽離,分身的圓碩前端,在拔出花穴時還發出了聲輕響,『啵』的一聲,似極了開香檳的暢快,還帶了些水漬聲,汩汩蜜露從小花穴湧出,瞬間打濕了底下的床單,彷彿訴說著爹地在小花穴裡的激烈戰況。

    爹地伸出手,指尖沾染女孩濕濘不堪的小花穴,薄唇不由自主的勾起得意的笑容。他的,小蜜桃…

    濕答答,淋漉漉的小蜜桃…

但是,經歷了爹地兩次的噴,與數次高潮的嬌嫩蜜花,猶如水簾洞般濕淋的小花穴,花瓣惹人憐愛的紅腫充血,敏感的輕顫發抖。

    「…有點腫,會疼嗎,寶貝兒?」爹地的手指輕柔的撫上女孩的私密,像是在撫摸一樣珍貴寶物似的溫柔,眼神卻銳利火熱的讓女孩羞紅了臉。

    「…有一點…」女孩如細紋般開口,嬌羞的閉著眼,卻仍感覺到爹地犀利的目光,是如此的炙熱而深刻。

    爹地指尖撥開紅腫的小花貝,看著裡面的濕淋小嘴一張一合,饑渴的誘人模樣,像是不甘於爹地的退出,希望爹地趕快進來安撫她,不斷的收縮邀請。

    「有一點疼啊…」爹地有些心疼的微皺眉,語氣可惜般的帶著嘆息,唇邊卻無聲的漾出一抹性感笑容。指腹摸上因為情慾而充血堅硬的小巧珍珠,輕輕的搓揉,摩挲輕掐。

    「啊呀…」猛然的刺激,快感尖銳的讓女孩發出嬌喘,柔嫩的花徑嫩不斷的蠕動,泌出芳香的蜜露。「daddy…」

    「那daddy…只再做一次。」爹地並沒有因為心疼而禁食,只願意減低食用的次數。今晚,是小桃子的初夜,他說什麼也不會錯過這個,有著重大意義的夜晚。

    撥開流著花蜜的肥美花貝,爹地的碩大摩擦著女孩的稚嫩,擠入女孩不斷張合豔色小嘴。
    *****

    「嗯…daddy…」蜜桃兒輕聲嬌喘,敏感充血的私密再度被爹地摩擦挺入,柔嫩的腿嫩冒起了點點的雞皮疙瘩。「可人家…那裡不舒服……」

    「腰也好酸…」女孩柔聲開口,嗲聲撒嬌,似乎希望爹地這次能放過她,「人家好累,能不能…」

    「…不可能,小寶貝兒。」女孩的話語,彷彿是想要止住這重要儀式的進行,爹地挑眉,拒絕了女孩的要求。

    絲絲不悅的情緒反應在爹地的行為上,大手緊掐著嬌嫩的雪臀,碩大擠壓著女孩的稚嫩,火熱的鐵杵猛然的穿刺到底,重重地摩擦女孩細緻的花徑,深深的抵上脆弱的花蕊。

    「嗯啊……」緩而有力的推進在瞬間變成猛烈的刺入,措手不及的女孩,在被貫穿的瞬間尖細嬌吟,腿不由自主的打顫發抖。「daddy…」

    女孩的花瓣因為爹地的巨物而撐大展開,花壁蠕動收縮,如同絲絨般包覆吸吮著爹地的慾望。終於進入女孩體內的爹地,因為花徑的溫柔包裹,暖嫩的讓人舒爽呻吟,稍解了剛才不快的情緒。「小寶貝…」

    俯下身,幾乎快伏趴在女孩身上的爹地,深刻英俊的面容認真而嚴肅的望著女孩,「想成為我的女人,就必須要滿足我,知道嗎?」他不容許女孩拒絕自己的求歡,尤其是在這一晚,女孩重要的初夜。

    看著女孩有些緊張的嬌羞神情,爹地似乎覺得自己太過急切,剛硬的表情稍稍地軟化,薄唇輕勾起讓女人瘋狂的性感笑容,大手搓揉女孩的堅挺渾圓,吻上女孩的俏顏,低啞色情的在蜜桃兒耳畔開口,「還是你不想讓daddy的肉棒進入你的小花,讓你成為daddy的女人?」

    爹地話雖是這麼說,可昂長巨物就那樣深埋在女孩體內,還不斷輕緩的抽插撞擊,根本沒有想要退出的意思,男性的玉囊及毛髮更不斷的摩擦著女孩的花瓣,分明就是在誘惑挑逗女孩。

    「人家沒有…」女孩嘟著小嘴,星眸上染著薄霧,惹人憐愛的粉嫩小臉漾著紅暈,「能成為daddy的女人…寶貝兒高興都來不及了…」

    「小寶貝…」女孩可愛的發言,讓兩個爹地聽的心情愉快,爹地吻上女孩髮絲,光潔的額頭,眉眼,而爹地則捧著女孩的小屁股,緊貼著自己摩擦撞擊。「小蜜桃…」

      ****

    「而且…」女孩努努嘴,羞澀的張合,然後才輕盈的開口,「daddy的………」從沒說過的低俗字眼,讓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幾乎都要含在嘴裡那般不清。

    可爹地卻準確的聽清,爹地情色下流的低笑,抵著花心的碩大摩擦旋轉,好聽低沈的男音此刻撩人媚惑。「daddy的肉棒怎麼了,嗯?」

    「daddy,壞……明明就在人家身體裡面…」蜜桃兒嬌羞可愛的開口,純情羞澀的嬌嗔。「還說這種話……」

    「呵…」爹地低笑,輕柔的親吻著女孩,大手在女孩桃紅粉嫩的嬌軀上搓揉遊移,疼寵的在女孩身上溫柔撫摸,手掌一點點的下滑,健壯的腰桿漸漸挺直跪正。

    爹地的大掌捧起蜜桃兒圓翹的小屁股,硬挺的昂長一會兒緩慢的抽送摩挲,一下又生猛的快速抽插,交合之外的肉體也不斷的摩擦碰撞,略粗的男性毛髮搔弄著女孩的花瓣細發,因為女孩不斷泌出的黏稠香而糾結一起。

    「啊…嗯……daddy…」腿心又酥又麻,女孩光滑的美背和柔韌的小蠻腰無力的隨著爹地的挺動而上下摩擦著床褥,小屁股下才新換上的枕頭也跟著震動移晃,更因為芳香蜜的不斷湧出,瞬間浸濕了白色的枕巾,開出靡的水澤之花。

    「嗯啊……」爹地的火熱摩擦穿在緊窄的花徑,碩大不斷的頂刺上脆弱的花心,帶給女孩不知是難受還是歡愉的快意。「…daddy…溫柔點…嗯嗯……啊…」

    蜜桃兒虛軟的輕叫,惹人憐愛的嬌喘,可在女孩花徑內馳騁的肉刃卻越發猛烈。爹地抓起了女孩滑嫩纖細的長腿,分掛在自己壯有力的臂膀上,捧著雪臀的大掌力道猶勁,指尖深深的陷落,在女孩的雪肌翹臀上按出淺紅的指痕。

    「daddy會很溫柔的…」爹地沈重的喘息,低啞嘎的猶如野獸的喘氣,雖然嘴上答應了女孩,可下身卻更野猛烈的挺進。

    大手和勁腰律動的節奏,配合的天衣無縫。當男性的肉刃退出至小花口時時,女孩的小屁股隨之摩擦在枕頭上;可當大手捧著女孩的小屁股迎向男性,激昂的慾望便隨著虎腰強悍的搗入,雙向的衝勁力道使得碩大用力的摩擦著稚嫩花徑,狂猛的頂刺在女孩的花蕊心上。

    「嗯…啊啊…呃………」蜜桃兒紅著小臉,吐氣如蘭的喘息,嬌弱的身子不斷的上下震盪,隨著爹地的律動而搖擺摩挲。「嗯──…daddy……」

    蜜桃兒的小屁股被爹地捧捏著,隨著爹地的突刺節奏高低起伏的晃蕩,雪臀才摩擦著枕頭,下一刻又被爹地的大手帶離,下身一次又一次的騰空交合。

     肉刃每次的挺進抽都重重地摩擦著女孩的窄小花徑,帶出甜膩的花香蜜穴,豐沛的花露隨著男性的聳弄推送不斷的泌出,不只順流在爹地碩大的肉囊,還有女孩光裸的翹臀及小腹,更隨著交合的律動,騰空的姿勢,不斷的飛濺滴落在床上。

    「呃啊……啊哈……嗯……daddy…啊呀…好深…」爹地捧送的力道,像是要將女孩揉進身體裡似的兇猛,男性巨物則強悍的挺動頂進,每次的撞擊穿插都深深的頂進花心,讓女孩感覺如同被貫穿似的無助。

    漲大的圓碩粗菱下爬滿怒脹的青筋,堅硬炙熱的如燙人的火燒鐵棍,紫黑色的慾望衝撞在女孩體內,今夜才剛被破身的寶貝兒,窄稚幼小的甬道幾乎無法收納吞吐爹地過剩的慾望,酸麻疼痛以及快感不斷的交錯感受,「daddy…嗯啊……好脹……啊…嗚嗚……」

    層層嫩的吸吮收縮,嬌嫩濕滑的暖膩花徑顫動痙攣,大量的蜜如湧潮,爹地堅挺的棍在女孩的小花裡快意馳騁,爹地銳利的眼眸盯著女孩因為情慾而香汗桃紅的小臉,喘著開口,「寶貝,叫daddy的名字。」

    被抽的忘我的女孩,眨著漾著水光的迷濛星眸,不斷溢出輕喘的櫻桃小嘴張了張,嬌膩的開口,「…嚴……嗯…啊……嶽………」

    「叫大聲點。」破碎的字句伴隨著輕盈的嬌喘,刷弄著爹地的心頭,爹地將女孩壓在床上,大幅度的聳動窄臀擺盪著勁腰,大的男如野獸般狂野猛暴,彷彿要將女孩蹂躪盡興才肯甘休。「說現在佔有你的人,是誰!」

    「爹地…嗯哈…嚴…岳──…」女孩失聲尖叫,小嘴無助的叫喚著爹地的名字,雪白的球因為狂猛的挺進而晃蕩抖動,高挺深紅的蓓蕾漾出美豔的瑰麗波紋,幼嫩無力的腿兒勾搭在爹地身上,隨著律動的節奏不斷顫抖晃動。 

    爹地一邊想像著女孩叫著自己的模樣,一邊觀賞著爹地在女孩身上的蹂躪進犯,大手摩擦撫弄著碩大陽物,桃花媚眼盯著女孩豔的模樣,晃蕩著的白皙乳球,不斷吞吐隱沒深紫肉棍的桃紅小穴,然後喘著噴發。「唔──…」

    「嗯哈…嚴……呃─…daddy…嗚嗯……」爹地的碩大也亦要爆發,張狂的欲龍戳動搗弄著女孩的花蕊,彷彿就要把女孩的小穴搗爛般兇猛。

    「嗚嗚…好深…daddy……哈啊……」女孩被頂刺的忘情,嬌媚的身子才攀上高潮的雲端又馬上被爹地拉扯至現實,濕潤的眼角泌出閃爍的淚,小嘴也失神的微張喘息,留下絲絲的銀亮唾線,「嗯嗯…唔啊………」

    敏感嬌媚的嫩隨著爹地的抽不斷的被翻出帶入,饑渴的小花不斷的收縮緊絞著堅挺如標槍般的欲龍,爹地被這銷魂水洞吸附的不斷喘,低聲嘶吼,虎腰用力抽送,碩大的玉囊撞擊在女孩大開的嬌嫩花瓣上,媚而清響。

    刃送入直至花徑盡頭的瞬間,濃稠的愛便猛烈的暴發,源源不絕的激在女孩甬道的深處,圓碩上的小孔劇烈的彈跳顫抖,一股股的噴發,「寶貝……」爹地抱住讓人憐愛的女孩,喘呻吟,吻上蜜桃兒因為汗而髮絲濕黏的潮紅臉頰。

    「呃──…啊…」炙熱的菁華滾燙的讓人顫抖嘆息,女孩腿不斷輕顫,小腹痙攣抽搐,纖細的手臂緊緊抱住伏趴在自己身上的爹地,尖細的指甲在寬闊的背脊上劃上紅痕。「嗯哈…啊啊……daddy…」

    巨碩在緊窄花徑裡的彈動漸緩,最後只剩下輕微的顫抖脈動,爹地親吻著女孩柔媚的臉龐,大手托高女孩裸背,將女孩從床上抱起,爹地則遞補上來。

    鐵臂由女孩腋下探出,爹地從嬌軀身後扶抱住女孩,讓女孩傾靠在堅硬但卻溫柔的膛上,「小蜜桃…」

    嬌媚可人的小蜜壺一次次的被男愛灌滿,女孩光滑平坦的小腹微微的凸起,滿腹的濃稠濁隨著爹地的挪動,翻騰攪晃,鼓脹的難受感讓女孩輕皺著眉心,顫抖喘息,「嗯…好脹……」

    爹地的大掌撫上女孩微凸的小腹,一想到鼓脹的這裡是自己的傑作,女孩的體內有著自己的一部分,心裡便是一陣激動興奮。

    這夜,若不是女孩的安全期,爹地濃烈的愛灌滿這小花壺,裡頭悠遊的億萬隻小蝌蚪,怕是早已爭先恐後的追尋著可愛的小粉圓,噢,或是早就相遇而甜蜜親愛的結合。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