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心卻沒有色膽的父親

   有色心卻沒有色膽的父親     

  夏夜的皎皎月光,透過薄薄的落地窗簾灑進安靜的客廳,把整個客廳照得很亮,牆壁上的貓頭鷹鐘錶的指標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晨子唯弓著腰,擡頭望去,剛剛過了淩晨一點。

  他輕手輕腳地小心地向前走著,眼睛仔細的看著腳下的地毯和身旁的東西,生怕一不小心踢到或是碰到什麼東西弄出聲響驚醒了熟睡中的妻子,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他正專心的向客廳西面的一扇門移動著,忽然一股尖利的巨痛迅速從左腳腳心傳了上來,他驚痛之餘忙本能地擡起受痛的左腳,由於動作過快差些咕咚一下坐在地上,他怕這樣會弄出更大的聲響,忙伸出右手撐在了地上,同時口中發出了一聲刻意壓低了的慘叫:「啊!」

  他輕輕的坐在地上,驚慌的朝主臥室看了一眼,還好沒弄出什麼聲音來,妻子並未被吵醒。他扳起左腳,藉著明亮的月光看到,腳心處鮮血滲出,原來是一枚圖 釘紮在了腳心上。他怕穿鞋子會弄出一點聲響,每天都是光著腳出來行動的,結果夜路走多了雖然不會遇見鬼,卻碰上了這一枚小小的圖針,一下子紮得他痛徹心 扉。

  「你媽的該死的破釘子!」他肚裡狠狠的罵了一句,把釘子扔到沙發底下,揉了揉受痛的腳底,又慢慢的站了起來,還是有一點的痛,左腳一時不敢過於用力。 「是不是今晚就算了呢?」他心裡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一貫強大的邪念戰勝了剛剛被釘子紮醒的理性,繼續躡手躡腳的向西邊的那扇門走去。

  他慢慢扭開了房門,雖然開門時那「吱呀」的一小聲又使他緊張了一下,不過當他的頭伸進門裡時,撲面而至的淡淡的少女特有的幽香立刻讓他忘掉了任何的不 愉快。他一閃身鑽進了房間,反手迅速將房門關上,動作十分的熟練。「OK!」他得意的環顧了一下這間他並不陌生的房間,最後才慢慢的把目光定格在了他面前 的一張小床上。望著床上熟睡中的女兒,晨晞。

  不錯,這是他女兒的閨房,近兩個月來他幾乎夜夜光顧的地方。

  晨子唯是一個外貿公司副總裁,今年三十八歲。而女兒晨晞十五歲,正在上高一,今天正是暑假的第一天。儘管對這樣的夜襲已是非常輕車熟路了,但此時他還 是難掩心中的激動之情。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啊,他在腦中瘋狂的想著。當狂熱的情慾和血緣親人攪在一起時,就會產生出一種極其劇烈和持久的刺激和興奮的罪 惡感。

  他對女兒產生這種情慾其實也就是在不久之前,一次週末的午後他經過家裡的浴室時偶然的發現浴室的門竟然沒有關,他只是下意識的朝門縫裡瞧了兩眼,才發現了這個對他而言的驚天的秘密,他的女兒已不再是印象中的拖著鼻涕的小丫頭了,而是已變成了一個成熟誘人的亭亭少女。

  自從那次無意中的窺視後,他越來越覺得女兒實在是迷人,女兒那整天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身體也好像是一本他只看了個內容簡介的書一樣,裡面充滿了誘惑,充滿想像。

   於是他終於做出了一個開始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荒唐甚至可說是下流的事情:夜夜偷偷的鑽進女兒的閨房來解讀她這本從未見識過的有著無窮魅力的「奇書「。

  現在他走到女兒的床前,並不急著採取行動,而是先安靜而放肆的欣賞她的美妙的睡姿。

  晨晞白天玩了一整天,所以一到了天黑她就困得不行,早早上床睡了。現在的她正以側臥的姿勢沈沈的睡著。一頭黑黑的長髮潑散著,將她的臉龐遮蓋住,在月光下發出如綢緞般順滑的光澤。

  可能是因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做得次數多了的緣故吧,晨子唯今天大膽的把蓋在女兒身上的薄薄的粉紅色毛毯輕輕的掀去扔在了地上,而不怕這樣做把她弄醒。

  他看到女兒的嬌軀蜷縮著,被一件同樣是粉紅色的絲質睡袍包裹著。她從小就喜歡粉紅色。連閨房的牆壁都是這種顏色的。而他也很喜歡,因為一本書上說這是能激起人的食慾的顏色。而他眼底的這個熟睡中的十五歲花樣少女的身體,不就是他的「美食」嗎?

  女兒的雙腿曲蜷著,絲質睡衣因為她之前作夢翻動身體而掀到了腰胯間,這倒不用她床前的色迷迷的父親費事了。她的一雙緊緊並在一起的秀美的小腿裸露在空 氣中,往下則是纖秀的足踝,和一對玲瓏有致的玉足。晨子唯也不明白是為什麼,每當他看到女兒的這一雙小腳時就一下子非常的興奮,似乎她全身上下最最迷人的 地方就是這兩隻小精靈了。

  他只看得血湧上頭,下面的小弟弟立刻有了反應。他不能等什麼了,馬上伏下身來,把雙手放在床邊上,低下頭湊到她的下面,鼻子尖已碰到了她在上面的左腳 腳背。光滑的腳背有如白玉一般,他閉上眼深深一吸,「唔……」好一股清香的味道。可愛的女兒睡前洗了腳,其實她就是不洗腳晨子唯也不會對這雙玉足稍減喜愛 之情,不過現在洗了就更加完美了。

  他的口中不禁已分泌出了口水,他伸出舌頭在如玉的足背上滑行著,從足裸一直滑到那五根修長的腳趾的光滑的趾蓋上,然後再原路返回,如此週而復始數遍。幾下女兒的左腳腳背就佈滿了她父親的粘粘的口水。

  經過了這近兩個月的探索,他早已經總結出了許多種玩弄女兒身體包括這雙俏生生的玉足的花樣。他現在伸出手來,輕輕握住女兒的纖細圓潤的足踝,將她的左 腳稍稍的擡起來一點,然後湊過嘴來,大大的將嘴張開,一下子把她可愛的前腳掌全部送入了口中。五根修長纖美的腳趾和柔軟厚實的前掌把他的嘴填得滿滿的,那 種美妙的滿足感實在是難以言表。

  他緊接著就用靈活的舌頭費力的在緊緊攏在一起的趾縫間遊走,貪婪的吸吮著她小巧的腳掌和腳趾。還在夢鄉中的晨晞並不知道她的左腳掌已經完全浸浴在父親的口水之中了。

  就這樣吸吮了好一會之後,晨子唯才把女兒的濕濕的小腳丫吐了出來,吐了口氣,又用手扳直她的腳丫,伸舌頭探了探她嬌嫩的腳底,舌頭在嬌嫩的腳底板接觸摩擦時的那種奇異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當他的舌尖在最敏感的腳心打著圈時,晨晞似乎感到了一些癢,左腳突然動了兩下,一下就怕羞一樣的縮進了睡衣之中。

  「呵呵,」晨子唯心裡憐惜的笑了一聲,好可愛的女兒,好可愛的小腳。左腳縮回去了,可是還有另一隻右腳啊,他手又輕輕地捉住了女兒的右腳,小晨晞下意識地掙了掙,沒有掙脫,就又不動了。不過他似乎對女兒的玉足的興趣有所減弱了,畢竟這只是女兒身體的一小部分啊。

  他的頭又向裡伸去,整個上半身已經伏在小床上了,床微微的顫了兩下。他的左手還握著女兒的右腳,並不捨得放,而右手已經開始更大膽的行動了。只見他的 右手輕捏住女兒的睡衣的邊,一點點的繼續的向上掀去。一直翻到了她的小腹之上,將她的彎曲的兩條胳膊蓋住了。這樣一來,女兒纖細的腰肢和渾圓雪白的屁股以 及結實圓潤的一雙大腿就全暴露在晨子唯的燃燒著慾火的眼底了。

  女兒的身體整個就像蝦米一樣楚楚可愛的彎曲蜷縮著,膝蓋緊緊的貼著她的胸部。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兒的雙腿根中間那被流氓兔內褲縫緊緊包裹著的鼓鼓的肉 穴。他湊上去,雙眼已經距離她的下身只有幾釐米了。她成熟渾圓的屁股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的雪白光滑。他忍不住在女兒可愛的屁股蛋上「嘖」的一聲親了一 口,可以真實的感覺到她少女的體溫和迷人的芬芳體香。

  他又一下坐到了床上,一條腿也放了上來,這樣能使自己更舒服一些,他加快了動作,雙手輕輕的捏起女兒胯上的內褲兩邊,慢慢扯起,然後開始往下脫。

  他的雙手激動的把女兒的小內褲往下剝著,很快內褲就褪到了她的大腿處,當她那鼓嘟嘟的只露出一條小細縫的可愛小陰戶映入晨子唯眼簾的時候,他感到了下面的小弟弟已經腫脹得難受至極了,急於要擺脫褲子的束縛獲得自由。

  他忙手忙腳亂的解開自己的褲腰帶把牛仔褲往下一褪,一條近二十釐米長的粗粗大大的肉棒即威風凜凜的衝了出來。他一手緊握著這根已經迅速長大成人的小弟 弟來回上下套弄,一面繼續貪婪的欣賞著女兒赤裸的下體的無限春光。他要就這樣看著女兒的裸體手淫,這是他每天晚上的必修課。

  他的眼睛正在女兒既淫糜又聖潔的裸體上遊走的時候,這時他聽到了一聲輕輕的呼喚:「爹地……」這輕輕的一聲只嚇得晨子唯怔住了,女兒在叫我?是她的夢話嗎?還是她被我弄醍了?還是根本就沒有睡著呢?晨子唯一瞬間腦子裡轉了好多的想法,他沒有回答這聲輕喚,猛擡起頭來。

  月光下女兒睜著一雙大眼睛望著自己,慢慢的坐起身來,長髮散亂的落在她的脖子和胸前,可以看到她的胸部一起一伏的。不過這時的晨子唯已沒有心思再欣賞眼前的美景了,因為剛才她的一聲輕呼已驚出了他一身的冷汗。

  「爹地,」晨晞又叫了一聲。

  「哦…小晞……」晨子唯低聲的應著,臉燒得紅紅的,眼光不敢看女兒,一時不知看哪裡好,心亂如麻。

  就這樣沈默了十幾秒鐘,晨晞終於又開口了:「爹地,我一直醒著的,我……我知道你來過好多次了,每晚都來我這裡,做這樣的事情……還知道你偷拿我的內衣褲手……手淫。「

  原來女兒早就知道了我的令人不恥的行為,卻沒有告訴妻子,她,她也喜歡我嗎?想到這裡晨子唯忽然鬆了一口氣,接著喜上心頭。「小晞,我……」

  「爹地,你聽我說,我知道你這樣做是因為你喜歡我,其實我也喜歡爹地,我並不怪你,可我害怕,你這樣不好。你每次來弄我我都又興奮又害怕,你這樣做要 被媽咪知道了會打死我們的。我今天跟你說這些是鼓起了好大勇氣的,以後,你不要再來了,我不會告訴媽咪的,真的。父親你放心。到了白天就當沒有發生這件 事,誰也不要提,好嗎?」

  晨晞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的話,說完了她眼睛盯著父親,看他的反應。

  晨子唯聽了這番話後又高興又失望,高興當然是因女兒原來也對自己有意思,而且還保證不會告訴妻子,而失望的是既然女兒也喜歡自己,而且自己弄她時她也有感覺,卻又為什麼不能繼續甚至升級這種銷魂的遊戲呢?

  他此時的羞慚感已比剛發現女兒醒著時減退了不少,看著女兒如水一樣的雙眼正盯著自己,嬌羞如花的小臉蛋,因為激動而微微顫動的雙肩,清晰可見的美人骨 (鎖骨),和身上淩亂的粉紅色絲質睡衣遮蓋下的膝蓋,以及褪到腿彎處的小內褲(當然是自己的功勞),一時間剛剛被澆熄掉的慾火又被撩撥起來了。

 他腦中忽然想起了周星馳在情人劍下的那一段急中生智卻收效極大的可以迷死人的情話,想到女兒既然對自己有好感,何不趁機向她表白心聲進而俘虜她的少女的芳心呢?

  「小晞,你能這樣說,爹地很高興,我真是該死,竟會對自己的女兒起了邪念……」他裝作很誠懇的樣子。

  「爹地,你不要說了,我不恨你啊,你以後還是我的好爹地,我還是你女兒,只是不能再這樣了,你快回去吧,我要睡了…」晨晞用極細小的聲音對他說道,然 後就彎腰伏下身伸手要把被晨子唯扔在地上的毛毯拾上來,這樣一來,自然她沒穿內褲的光溜溜的屁股就又暴露在了晨子唯的眼底,她感到屁股上壓下了一隻有力的 手,同時腰間一緊,自己已被她的色父親伸臂如捉小貓一般的攬入了懷中。

  「哦!」她嬌羞的輕呼一聲,嘴就被一種軟綿綿火燙燙的東西壓上了,原來是父親的嘴唇。她一下子好像被電擊了一般,身子微微震顫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抗,父親狂熱滾燙的嘴唇就和她香軟芬芳的櫻唇死死的吻在了一起,她的初吻就在這樣荒唐的情景下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奪去了。

  她彷彿想要閃躲,可卻動彈不得,兩隻眼睛想睜也睜不開,就這樣半閉著,眼前和腦海中就像是被衛星干擾了信號的電視機螢幕一樣,全是紛亂的雪花。她可以 感覺到父親嘴唇的粗暴蠻橫,一會把她的下唇含在口中,一會又將她的翹翹的上嘴唇吸進牙齒中間輕輕撕咬。接著又感到條靈動如遊蛇般的舌頭硬生生的鑽進她的嘴 裡,在她口腔內四處滑動著。

  「唔…」她不能拒絕,也不想拒絕。她的香舌和父親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親密無間,難捨難分。她的柔弱的身子在父親強有力的雙臂的緊摟之下和父親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使彼此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對方的劇烈的心跳。她被父親吻得心馳神搖,春情勃動。

  她雙眼如星光般閃動著,含情的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從小就十分崇拜喜愛的父親,少女幾人不懷春呢?她的心中其實也曾把父親當作衡量自己未來白馬王子的標準,但這只是一時荒唐的想像,而現在卻變成了現實。

  她也曾想過,如果自己今晚對父親表白了將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可現在她也顧不了許多了。眼前這張因極度興奮而有點扭曲了的英俊的臉對她而言太有誘惑力了,此時她就是天塌下來也不管了。

  「哦哦……爹地……」她開始主動迎合著父親的熱吻了,四片饑渴的嘴唇,兩條發狂的舌頭,纏綿在了一起。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晨子唯的嘴才和女兒的嘴分開,兩人的嘴之間拉出了一條亮晶晶的細絲,是淫糜的口水。他溫柔的望著正喘著氣的女兒,輕聲的說道:

  「小晞,我也不敢相信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是以前的我想也想不到的荒唐事。不知是為什麼,我知道你是我的女兒,我從小就疼愛你,可是只是父親對女 兒的那種喜歡,現在我卻已經把你當做了我的戀人,真的,是戀人。我不能控制我自己啊,整腦子裡都是你,你的一顰一笑,你的長髮,你的身體……我不管了,我 要你,小晞,今晚我要你,我不要你只是我的小女兒,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的寶貝。我愛你。」

   說到這裡他也不知是編出來騙自己純真女兒的謊言還是自己藏在心底一直不敢承認的肺腑之言了。

  「爹地,」晨晞擡頭望著動情的晨子唯,頭腦中亂成一片,「你愛我?」這就是愛嗎?她想著,這好像有點可笑,她似乎又清醒了一些,感到這一切太不真實, 也恢復了一點的理智,「不啊,爹地,你別瞎說了,你是我爹地,怎麼能愛上我呢?我看啊,你是愛上我的身子才是的。「她忽然說了句俏皮的嘲諷的話,似乎又回 到了白天可以輕鬆地互相開玩笑的父女的關係。

  晨子唯卻並不說話,他又抱緊了女兒的身軀,把嘴貼在她的耳畔,又重複道:「我愛你!愛你的身體,更愛你的人啊。」

  他可以感覺到女兒的遲疑、猶豫。事不宜遲,他也再也控制不住壓抑了太久的情慾了,兩手緊握住她的雙臂,反身一壓,就將她壓在了身下。嘴唇又如雨點般地 落在了她的臉龐、耳根、玉頸、雙肩,不停的狂吻著,還不住的喃喃的說著「我愛你」。兩手當然也是毫不老實了,一手捧起女兒的頭以便配合著他的吻,另一隻手 則用力的在她的身上揉摸著。

  輕輕薄薄的絲質睡衣在他的大手之下如若無物,晨晞的一雙小手也絲毫不能阻擋他的進攻。他隔著睡衣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女兒因喘息而一起一伏的乳房是如此的豐盈柔軟富有彈性。

  女兒在他強烈的撫摸下漸漸情慾高漲,喘息聲也急促了起來,她感到全身好難受,也不管父親是否愛自己了,管他呢?反正父親也挺好的,不如就這樣吧,好好 的玩一場吧,好好的享受一下男人吧,可是又該怎麼玩呢?她急切的想著,該怎麼樣才能痛痛快快的玩呢?這時晨子唯忽然停了下來,雙膝跪著,直起身來,開始低 頭脫掉已經解開的褲子。

  「爹地……」晨晞不解的叫著,她的大腦此時已經完全被情慾佔據了,不滿意父親為什麼要停下來。剛發出這一聲嗔怪,她才驚異的發現父親下身傲然挺立的巨大陽物,此時用「小弟弟」來形容已是太不恰當了。青筋暴跳,怒氣勃發高高聳立的它更像一架火箭。

   從未交過男朋友也從沒有看過A片A漫的純情的晨晞還是第一次在生理課以外看到男人的陽物,而且眼前這個和書本上的也是大大的不一樣,「這麼大…」

  她一下不知是害怕還是興奮,呆呆的望著它發不出聲來。

  此時晨子唯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脫下了褲子,一手握住這只「火箭」,然後又把女兒的睡衣掀起,說道:「你把兩隻腿分開。」

  晨晞這時已想起了初中就已學過的生理課,這巨大可怕的傢夥是男女用來交配的。當時她少不更事,聽過便算,沒想到今天就要實踐了。聽到父親的命令,她遲疑著不動,父親卻猛的一下把她的雙腿扳了起來,使她的大腿重重的壓在了她的胸部。「啊!」她失聲叫了起來。

  「噓!不要大聲叫!」晨子唯說了一句,就又用力把她的雙腿大大分了開來,眼睛朝晨晞的下身看去。

  呈現在他眼前的景色太美了,他雖然已不是第一次看女兒的陰部了,可今天是在這樣光明正大(?)的情景下,這樣淫糜的姿勢下看到了呀!

  他看見女兒分開的大腿根處,小小的肉穴已裂開了一條細小的縫,可以看到裡面粉紅水嫩的肉,是啊,是水水的,女兒經過自己這好一陣的戲弄已是春水蕩漾 了。從未和男人交會過的小穴是這樣的純美潔淨,比起他在A片裡看到的那些AV女星們發黑變大的陰部不知好看多少倍!小穴上方鼓鼓的恥丘長著稀稀落落的幾叢 黑毛,可憐的躺著。

  「爹地!你別看了呀。」儘管晨晞夜夜可以感覺到父親在注視、玩弄自己的陰部,但現在畢竟是在自己清醒的時候看的啊,少女的矜持使她感到無比的害羞,輕聲的嗔怪著父親火辣辣的眼光。

  而此時的晨子唯根本聽不到女兒的責備,他在想著到底是應該立即趁熱打鐵馬上的插進去呢,還是像A片裡的那樣先好好的舔弄一會女兒迷人的小肉穴,也好讓她更情亂情迷呢?他舔了舔嘴唇,正要作出決定,突然,他聽到了客廳傳來的開門聲!

  妻子醒來了!晨子唯和晨晞的腦子裡同時閃出了這個念頭,一時兩人都嚇呆了,一動不動。

  接著只聽「啪」的一聲,客廳的燈被打開了,晨晞慌張的低聲問晨子唯:「爹地,怎麼辦啊?是不媽咪發現了你過來的事了呀?」

  晨子唯不作回應,其實他也是充滿了疑問,妻子出來做什麼?真的是發現了我的事了嗎?那又該怎麼辦,怎麼辦啊!!他的心臟怦怦的猛跳著,比剛才和女兒親熱時跳得還要厲害得多,滿腔的慾火邪念頓時化作烏有。他輕輕的下床挪到門前,從窄窄的門縫往外瞧著。

  客廳裡是妻子。她並未朝女兒房間這邊走來,連看也沒看一眼,顯然不是因為他們的事而出來的。只見她彎腰伸手在櫃子裡拿出了一盒東西來,是止痛藥。
  
  妻子拿了止痛藥就向回走,晨子唯鬆了一口氣,「虛驚一場!」他心裡慶倖地說著。可就在他以為沒事了的時候,妻子忽然朝西面女兒的臥室看了一眼,晨子唯還未完全舒出的一口氣又凝結住了——他進入的時候沒有把房門關好!現在正開著一條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縫!

  「這孩子。」妻子自言自語的說了句,然後朝女兒的臥室走去。她走到門前時,晨子唯的血液都好像凍結了,大腦一片空白。還坐在床上不知外面情況的女兒還在小聲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已聽若不見了。

  妻子的手握住了門把,如果她推門進去看一眼的話,就會發現他在女兒的房內,很快他的秘密就會暴露在日光燈之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今夜將無人入睡。晨子唯在這當口還想到了一出經典歌劇的名子。而明天呢?

  還會有明天嗎?他絕望的想著。而妻子卻只是把門輕輕的帶上關緊,然後輕輕的離開了。「這孩子睡覺不關好門。」

  晨子唯一下子覺得從地獄獲大赦回到了人間,靈魂一下輕鬆地飄了起來,身體卻軟得要往地下倒。耳朵裡還聽著客廳的關燈聲和妻子臥室的熄燈聲。他乏力的走回到了床邊,一屁股坐了下來,這才發現頭髮都濕了,冷汗從額上淌了下來。

  「爹地,你快走吧,多險呀……哎呀!」晨晞忽地又輕聲叫了起來。

  「怎麼了?」晨子唯忙擡頭問道,他順著女兒的眼光看去,才發現女兒的睡衣上和下體都沾上了一大團白乎乎的粘液,原來是他發現剛剛外面有動靜時的一剎那嚇得射了精,噴了女兒一身。因為當時全神貫注而使得他和女兒都沒覺出來。

  他看著女兒帶著嗔怪和噁心的表情,歉意的笑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忙幫女兒找紙擦掉了那些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精液。

  「爹地你快走吧,剛才嚇死我了,以後你也再不要來了,快走吧!」女兒急切的對他說著,此刻她也浪意全無,恢復了理智。

  是啊,快走吧。晨子唯也是這樣想的,如果妻再出來一次就怕是完了。況且他剛剛射了精,又被剛才的事驚嚇得性慾全消,原本還粗大嚇人的火箭已縮成了小毛 毛蟲。生理和心理都在催他回去睡覺,於是他對女兒說了聲:「那我走了,晚安。」就又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間。當他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時候,才 發現這裡原來是這樣的舒服,這樣的安全。

  第二天一覺醒來,晨子唯就覺得頭沈沈的痛,一夜做好多亂七八糟的夢,儘是夢見他剛進入女兒的身體就發現滿面驚愕震怒表情的妻子站在他倆面前,然後一驚而醒。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