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大學媽媽絲襪

對於早熟的我來說,在初中的時候就對女人產生了興趣,可是那時候根本也
沒有什麼幻想對象,所以最親近的媽媽就成了我幻想的對象。
    雖然媽媽已經42歲,但是平時注意保養的她倒是沒有多老態,相反,媽媽
的皮膚還是十分細膩的,長相不算太好,就是那種良家少婦型的,看著很端莊,
有點像姜瑜。媽媽名字叫康欣,是一名大學教授,要說以媽媽的年齡和資歷,是
不可能在這麼早的年紀就得到這個職稱的。問題就出在這裡,印象中,媽媽一開
始只是一名講師,但是從我初二那年開始她就升的非常快,甚至於在後來被調到
工作很輕鬆的學生科之後工資和福利是不升反降。當然,這麼快的升職速度也是
要付出代價的。故事就從這裡說起。
    初二那年,有一天媽媽讓我跟著她去找校長,說是要調動工作,因為原本工
作的地方離家裡太遠了,上下班不方便,所以媽媽想去跟校長商量下能不能調到
離家裡比較近的一個校區來。
    說起媽媽學校的校長,老實說我對他的印象不怎麼好,一個矮個的小老頭,
還冒頂的那種,最主要的是他一口黃牙笑起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跟笑面虎似地,
後來我發現是他的眼睛太小了,真不知道這麼一副長相是怎麼當上校長的。
    到了校長家樓下,媽媽卻忽然讓我在樓下等,說自己上去就可以了。我也沒
有多想,正好也不想看到那個猥瑣的小老頭,我也就樂得在樓下自己溜躂。但是
很奇怪的是媽媽這次上去的時間特別長,估計得有一個多小時了,等到我等不及
了叫她的時候媽媽才匆匆下來。
    那天媽媽穿著的是一條白底淺紅花無袖連衣裙,肉色的絲襪和白色的高跟鞋,
但是從校長家下來後我發現媽媽的絲襪不見了,晃著兩條白花花的大腿,而且頭
發有些亂,皮膚是那種帶著高潮後餘韻的潮紅色,走近後還能聞到一股精液的味
道,當然這些當時的我是不知道的,只是覺得媽媽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我還問
了句:「媽媽,你身上的怎麼有怪味。」媽媽的臉色紅了下:「沒有,你校長叔
叔把茶倒媽媽身上了。還有,回去不要跟任何人說過我們來過這,不然別人會說
我們賄賂校長的。」
    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爸爸也不能說啊。」
    「不能,就當是一個秘密。」
    我答應了媽媽,雖然心裡有些疑惑,但是當時等急了的我沒想這麼多,我知
道他們一定有什麼事情,不過媽媽不說我也就不管了。
    一路上看著媽媽臉上掛著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我覺得媽媽這次估計是能成,
沒什麼理由,就是覺得她特別自信。36D的大奶子甩來甩去的,要是我當時能
更加成熟一點,就會知道媽媽沒穿內衣,那照這樣推斷,媽媽當時一定是真空的。
    果然,沒過幾天,媽媽被調到離家裡最近的校區擔任學生科的副科長,工資
福利還有小幅度的上漲。知道消息後的媽媽好像沒什麼意外的表情,就是晚上加
餐吃了點好的。雖然工作地點離家裡比較近了,但是後來媽媽工作得好像也挺忙
的,我就一直很奇怪,學生科平時都沒什麼事情的,不知道怎麼回事要經常加班,
倒是和以前沒什麼差別,不過好在職稱倒是評上去了,這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這樣一直過了半年,我也升入畢業班了,學習更忙了,回家得時間也少,有
時候就直接住學校了,一般也就一個月回家一次拿點生活費,其他時間都在學校
複習了。
    有一次,我要回家拿複習資料,本來是早就要拿的,可是後來走的匆忙就沒
拿了。現在要用了,只好回家拿了。也就是這一次回家,讓我發現了媽媽不為人
知的一面。
    等我回到家打開門,發現門口有一雙男人的皮鞋,不是爸爸的,爸爸常年在
外面哪有這時候回來的,就算要回來也會跟我說一聲。然後我聽到媽媽的房間裡
面有動靜。難道是小偷?不對,哪有小偷進門還脫鞋的。我輕手輕腳地摸過去,
媽媽的房門虛掩著,隱隱約約傳出一陣陣喘息聲,怎麼回事?現在的我可不是半
年前的那個毛頭小子什麼都不知道,我知道只有做愛的時候才會發出這個聲音。
我透過門縫一看,裡面的激情場景立刻讓我血液沸騰,也許我天生就有淫母的傾
向吧,我看到媽媽像狗一樣趴在床上,後面一個矮胖子挺動著肥腰,那根醜陋的
雞巴快速在媽媽的小穴裡面抽動。媽媽36D的大奶子一前一後跟著男人的抽動
有節奏的晃動著。我一眼就認出來是那個猥瑣的校長,我知道了,為什麼媽媽半
年前的那次會上去一個多小時,下來之後頭髮會淩亂,絲襪會不見了,而且想來
當時媽媽連內衣褲都沒穿,難怪當時媽媽的胸部隨著走路晃動的幅度那麼大。
    我這邊想著,裡面的校長抽插得更賣力了,我發現校長好像有戀物癖,媽媽
的腳上穿著的是我以前沒見過的黑色玻璃絲襪,和雪白色皮膚形成強烈的視覺沖
擊。
    校長一下一下大起大落重重地干著,次次到底,每次都引得媽媽一聲聲蕩哼。
    「輕點,要到了,校長你輕點,我快被你幹穿了。」媽媽痛並快樂著。
    「你這個欠干的大奶賤人,老子就是要干死你,讓你用大奶子勾引我,讓你
穿的那麼風騷。讓你用身體勾引我,不然你能調到這麼好的位置來。」校長淫笑
著說。
    「人家不是故意勾引你的,人家只不過是去找你商量調動工作你就把人家強
奸了。」媽媽氣喘噓噓的,有些不依。
    「就是你勾引我,就是你勾引我,說,是不是你勾引我的。」校長幹得更狠
了。
    媽媽招架不住,只好連連討饒:「是。是我不守婦道,是我賤,是我用大奶
子勾引校長,是我用美色讓校長幫我調動工作。操死我吧,我要去了。」一聲長
啼,媽媽嬌軀一陣顫抖,從交合處湧出大量白色的淫液,然後就見校長狠狠幹了
幾下,把雞巴用力抵住媽媽的小穴,跟著全身一陣顫抖,然後趴下去摟著媽媽一
起倒在了床上。校長那根短雞巴從媽媽的小穴裡滑了出來,帶出了一股股白色的
漿液,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淫靡的味道。
    「每次都是這樣,讓人家在床上叫床。不管人家就直接射進來了。要是懷孕
了怎麼辦?」媽媽埋怨著。
    「我就喜歡你這樣叫床,越浪我越興奮。懷孕了就給我生一個,最好是女的,
長大了繼續給我干。」校長一邊揉捏著媽媽豐滿的雙乳,一邊還不老實地用另外
一隻手去按壓媽媽的陰蒂,每一次按壓都讓得媽媽渾身一陣顫抖。
    「好了,別摸了,都摸大了,要時候被人發現就完了。下來吧,我要去洗澡
了。」媽媽拍掉校長在她身上遊走的雙手,下床往浴室走去。
    「等等,我們一起洗。」校長緊跟著進了浴室。不多時又傳出來一陣陣嬌喘
和媽媽的淫聲浪語,我站在門外激動地渾身直抖,但我知道他們快結束了,怕出
意外,我悄悄退了出來,在房子外等了會,就看到媽媽穿著一件浴袍把校長送了
出來。又等了一會,平靜了一下心情,感覺媽媽應該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我
才回到門前敲門。
    「媽媽,我回來了,快開門啊,我鑰匙掉學校了。」
    媽媽顯然很意外我現在回來了,屋子裡一陣響聲,過了會才給我開了門。
    「小平你怎麼回來了,不是前幾天才剛回來了嗎?」媽媽有些慌亂,不過強
自鎮定著。
    「複習資料忘拿了,我回來拿下。」我裝作不經意地回答。
    「你這孩子,怎麼那麼大意,下次回來的時候提前打個電話,今天剛好我在
家,不然你就進不來了。」媽媽有些埋怨。
    我心裡雖然知道媽媽是在找藉口,但是我也不想說破,因為畢竟媽媽也是為
了調動工作才屈服於校長的淫威,只是我現在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把媽媽從校長的
魔掌中解救出來,不過媽媽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的。當然這些話我是不能說
出來的,我回房間拿了書就走,中間抽空瞄了下媽媽的房間,發現媽媽還沒來得
及整理,亂糟糟的。
    「媽媽你怎麼起來沒疊被子啊,這麼亂,要不要我幫你整理下。」我明知故
問。
    「不用不用,你先去上學吧,不要遲到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了。」媽媽忙不
疊地把我推出了門,然後向我擺擺手就關上了門。聽著身後傳來的關門聲,我心
中的一扇門也悄悄地關上了。
    接下來的時間我都花在複習上,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繁重的複習任務也
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讓我沒時間去想其他的事情。
    七月份的中考,當最後一門考完,我走出考場的時候,我輕輕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完了,能輕鬆下了,考上重點高中是沒有問題的。
    一天我回家發現鑰匙沒帶,媽媽去參加聚會還沒回來。在等了半個多小時後
不耐煩了,直接殺到媽媽同事聚會的地方,本地一所很高檔的酒店,還真是腐敗
啊。問了好幾個服務員之後才找到媽媽所在的包廂,跟迷宮似地。進門一眼就看
見媽媽還是一身剪裁合體的上班裝坐在正對門口的位置,顯然媽媽沒有料到我會
到這裡來找她,問我什麼事,我說要是沒拿進不去。媽媽沒說什麼,只是責怪了
我下,把鑰匙遞給我,說自己晚點回家,讓我自己早點睡。我點點頭,雖然知道
媽媽肯定又是跟校長去開房了,但是我卻沒任何辦法,自從我放假以來媽媽就沒
把校長往家裡帶過,不過經常學校加班在外面很晚才回來。
    出門前我卻聽到媽媽所在學生科科長的一句話:「他媽的,科室裡哪個女人
我沒放倒過?」媽媽她們科長長得跟個流氓混混似地,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是怎麼
當上科長,就這樣的人還管理學生?雖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喝多了,有說大
話的嫌疑,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再一聯想他的長相和平時的作風,暗暗留
了個心。每個人都放倒過?那就是包括媽媽了。我心中更加氣苦,媽媽現在豈不
是被兩個人渣肆意玩弄?我作為兒子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媽媽受
苦。
    我有些低落地回到家,打開電腦卻不知道幹什麼,腦海中都是媽媽被科長按
在辦公桌上的情景。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應該是在某個房間被科長像狗一
樣幹著吧。不行,我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管科長的話是不是真的,我都要調查清
楚到底怎麼回事。但是從哪裡開始?
    對了,我不是有媽媽的鑰匙嗎?雖然媽媽說晚上加班,肯定是假的,我可不
趁機到學校去調查一番?他們科室應該有什麼東西留下,我就不信媽媽是心甘情
願跟著科長的,一定是有什麼把柄在科長手裡。一定是這樣,想到這我不再猶豫,
穿上衣服趕緊往媽媽的學校去。
    要抓緊時間,根據媽媽平時回家得時間,現在是7點,還有三個小時,花去
路上的時間,就剩兩個小時左右了。
    匆忙趕到媽媽的學校,我大搖大擺從門口進去,反正大學的管理都很鬆,不
會有人去管誰進來沒進來,更何況我一個小孩。媽媽的學校我來過好幾次,所以
我輕車熟路地直接往辦公樓走。現在是放假,學校人少,辦公樓更少了。果然,
我一路摸到媽媽的辦公室外面都沒碰到人,真是天助我也。
    用媽媽的鑰匙打開辦公室的門,裡面靜悄悄的,心裡有些害怕,但是把媽媽
解救出來的想法讓我沒辦法退縮。我不敢開燈,等眼睛慢慢適應黑暗後,勉強能
看清楚裡面的擺設了,和以前一樣,我徑直走到科長的電腦前打開電腦,沒想到
還有密碼,不過難不倒我,媽媽以前說過學校的電腦密碼都是統一編制的,從電
腦的科室和編號就能猜出來。我按照這個方法輸入,果然一次就成功了。
    進入桌面沒什麼東西可以懷疑的,想來那個流氓再蠢也不會把東西直接放到
桌面上,作為科長,他的電腦室最靠裡面的,除非走到電腦面前,不然是看不到
桌面的,這讓我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完全有可能把東西存電腦上。我打開磁盤一塊
一塊找過去,凡是可疑文件都一個個打開看,沒收穫,難道真沒有?不可能,一
定漏了什麼東西,我不死心又從頭找起,還是沒有。不禁對自己的猜想有些不確
定,耐著性子又找了一次,在打開的歷史記錄中看到有一個網站經常被登陸上去,
打開一看,是一個自拍網站,感謝科長,賬號是自動登錄的,短信箱裡一大堆的
短信,都是什麼崇拜啊,那個女人是誰啊,樓主你太強了之類的。我打開科長發
表的帖子列表,一開始還沒什麼,但是從半個月前的一個自拍視頻帖子確一直爆
滿,都被置頂了。帖子的名字叫《老子又搞了一個美熟女,有視頻為證》點開一
看,是一段3分鐘的視頻,剛看了個開頭,雖然視頻上的人臉打著馬賽克,但是
我還是一眼認出來那是媽媽,因為我對媽媽的臉實在是太熟悉了。視頻上的媽媽
一絲不掛,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很顯然是下藥了,一個男人趴在媽媽身上不停聳
動,三分鐘不到就一瀉如注,男人還過來拿過攝像機給媽媽留著精液的下體來了
個特寫。然後拿起相機卡擦卡擦拍得不停。視頻到此結束。
    果然是這樣,媽媽被這個流氓一樣的男人迷姦之後用裸照要挾了。接下去還
有好幾個視頻,其中大部分都是做愛的場景,只不過媽媽都已經是清醒的,一開
始媽媽還有些抗拒,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媽媽的反抗越來越小,到現在基本已
經是屈服了,其中有一段錄音,題目是《用裸照要挾美熟女》,這個帖子最為火
爆,都幾千條回覆了,內容大概是這樣的:「康老師,給你看個東西。」
    「什麼東西?」
    「給。」
    接下來是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然後是撕東西的聲音。
    「沒事,慢慢撕,我還很多沒拿出來的。」
    「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
    「你到底想幹嘛?」說這句話的時候媽媽語氣有些生硬,只不過底氣不足。
    「嘿嘿,康老師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不明白我想幹嘛呢。說白了,我只不過
很喜歡康老師,想跟你做愛而已。」
    「不可能,我要報警了。」這句話我聽著都不怕,那個流氓怎麼會害怕。
    「報吧,剛好讓警察也欣賞下,然後明天你的裸照就會貼滿校園。」
  沈默了十幾秒鐘
    「求求你,把照片還給我吧,我不會說出去的。」媽媽哀求著,這怎麼可能,
媽媽怎麼會問這種話,這不是白問的嗎?
    「康老師,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實只要跟我上幾次床,你就知道我的厲害
了,你丈夫長年在外,你一定很寂寞吧,讓我來安慰安慰你吧。指不定到時候把
我伺候高興了,我心情一好就把照片給你了。」
  又是一段沈默
    「是不是這樣你就能放過我。」媽媽有些屈服了。
    「放過你?你怎麼可能,你的身體我可是十分迷戀啊。」老淫棍,果然三句
不離本性。
  沈默了會
    「好,我答應你,不過這件事情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媽媽終於是妥協了,
媽媽怎麼這麼傻啊,這樣的事情一旦答應了基本是沒辦法結束的,除非科長玩膩
了,不過以媽媽的姿色想來是不會這麼快的。
    「嘿嘿。康老師,早答應不就完了。校長那個老傢夥,跟你有一腿吧。要不
是他老婆提前回校,我還真沒機會對你下手。看來改天我得登門感謝一下,哈哈。」
從這個得意的猥瑣聲音我才知道媽媽為什麼會易主了,原來校長的母老虎提前結
束在國外的交流回學校工作了,難怪他會放過媽媽這個美女。
    錄音結束了,我卻平靜不下來,知道媽媽被科長要挾的全部過程,我卻輕鬆
不起來,雖然迷姦是很老套的方式,但是卻百試百靈,這個科長可不是個簡單的
角色啊,要是沒有把柄,估計想把媽媽解放出來無疑是天方夜譚。
    看了看最近發表的帖子,是一篇文章,大意是這個熟女現在已經基本是屈服
了,現在要進一步調教了,誠徵大家的意見,下面是一大堆回覆,最後通過投票
暴露佔據了上風。看來媽媽接下來要開始她的暴露經歷了,雖然我心裡如刀絞一
般,但是我卻只能眼看著媽媽就這樣一步步陷進去。又找了下,沒有任何收穫,
我默默記下了網站的名稱和科長的ID,把東西回覆原狀就離開了。
    回到家裡,媽媽還沒回來。我想了會下來怎麼辦,沒有任何頭緒,時間已經
指向十點半了,要是平時這個時候媽媽早就回來了,可是今天怎麼還沒動靜。正
當我躁動不安時,門口傳來一陣聲響,媽媽回來了。
    我趕緊跑到門口,看到媽媽正在脫鞋,可是從媽媽對著我翹起的豐臀上我卻
看不到任何內褲的痕跡,難道——露出已經開始了?那個混混科長的動作怎麼這
麼快?
    媽媽換完脫鞋起來,襯衫有些濕,變得透明了些,從我的角度看過去隱約能
看到媽媽的皮膚,找不到一點內衣的痕跡,我心裡一沈,果然還是開始了啊。
    「小平怎麼還不睡覺去?明天不是要去找同學嗎?門怎麼一直開著?」媽媽
臉色微紅,我不知道是因為喝酒的緣故還是剛做完愛的緣故,或者都有吧。
    「嗯,專門等你回來,不然鑰匙在我這裡你怎麼進來。」我半真半假回答。
    「洗過澡沒,洗完就去睡覺吧。」媽媽估計還有什麼事情吧,我不再說什麼,
回身就回房間了。
    躺在床上思緒萬千,卻怎麼也理不出個頭緒,慢慢地沈沈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醒來,媽媽已經在廚房裡面做早飯了。見我下樓,媽媽回身說
:「等會就能吃了。」我趁機觀察了下媽媽,是一件在家裡比較經常穿的,只不
過裡面穿了內衣褲,難道是我多心了嗎?那昨天晚上怎麼回事,我看花眼了?想
不出個所以然,等媽媽做好飯我胡亂吃了點就出門了,今天約了同學買東西。
    沒想到走到半路那傢夥一個電話就讓我打道回府了,那傢夥被他媽媽拉出去
當挑夫了。回到家卻發現科長那個混混竟然在家裡不知道跟媽媽說著什麼,我偷
偷貓在窗戶底下聽。
    「你竟然沒有按照我說的去做,你想要裸照示人嗎?」
    「不要在家裡好不好,我兒子在家,被他發現了我怎麼做人啊。私下裡怎麼
穿我都聽你的,在家裡不要好不好。」媽媽有些哀求著,聽到媽媽還在意我的看
法我心裡知道媽媽還沒有完全沈淪,至少還顧及我的感受。
    「好,你不聽話是不是。那我也不用遵守什麼狗屁承諾了。我會讓你後悔的。」
科長這次沒說什麼,只是擱下一句狠話,然後就走了。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回
家,就自己跑到街上去買東西了。
    等我買完東西又逛了會已經中午12點了,覺得時間差不多,是時候回家了。
到了小區門口卻發現公告欄有很多人圍觀,看來有什麼熱鬧看了。我擠過去一看,
卻發現時一個女人的裸照,雖然臉上打了馬賽克,但是我還是認出來這個是媽媽
的照片,周圍的鄰居都一臉唾棄的表情,不停說著什麼敗壞風氣,賤人破鞋,不
要臉之類的,小孩則是被家長直接帶回家了。我不敢多做停留,趕緊回家。
    進了門發現媽媽正在做午飯,看神色應該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看我進來,
問了句:「小平,怎麼公告欄難麼多人啊,有什麼新公告嗎?」
    我支吾著不知道怎麼回答,媽媽又問:「怎麼了?你沒看嗎?那算了,我等
下自己去看。」我怕媽媽到時候被人認出來,畢竟也在這裡住那麼久了,我趕忙
故作輕鬆地說:「沒什麼,就是不知道哪個流氓再門口貼了一張女人的裸照,太
沒道德了。」
    媽媽一聽到裸照,全身明顯顫抖了下,不過馬上鎮定了下來,故作輕鬆地說
:「是嗎?現在的人太沒道德了,在門口貼那種東西,應該去找物業投訴。」媽
媽話雖然是說了出來,不過仔細聽還是能聽出來心裡的那絲慌亂。
    過了會,媽媽匆匆把菜盛起來,讓我先吃,自己進了臥室打電話去了。我裝
作答應了聲,然後在媽媽關上房門後貓在門上偷聽,還好房子比較早,隔音不是
很好,勉強能聽到說話聲。
    「你怎麼能這樣,要是被人發現我還怎麼做人。」媽媽有些憤怒地說。
    然後電話那邊說什麼我不知道。過了會媽媽才回答:「不要這樣好不好,私
下里你想做什麼我都答應你,但是不要在這裡好不好。」
  又是一陣靜音
    「那好,我照你說的做,不過你一定不能再把我的照片到處貼了。」
    然後就是掛機的聲音,接著是媽媽開衣櫃的聲音,媽媽終於是答應接受露出
調教了嗎?我心中一陣無力,但是卻沒辦法做什麼,只能是回到飯桌前吃飯。
    以前可口的飯菜此時卻是如同嚼蠟,但是又能怎麼辦,不說我現在鬥不過科
長,但是媽媽的裸照在他手上我想硬來也要考慮下後果,除非我們不打算在這裡
生活了,可是不在這裡住我們能去哪,媽媽一定也是考慮到這個問題才同意犧牲
自己的吧,因為一旦事情敗露,不說她,我也是沒辦法生活下去了,搞不好爸爸
還會跟媽媽離婚。那樣一來誰都不願意看到。
    過了一會,媽媽才開門出來,已經不是睡裙了。是一套黑色的低胸及膝紗裙,
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脯,一條同色的腰帶恰到好處的把媽媽的身材束成一個S形,
高聳的胸部上隱約可見凸起的乳頭,媽媽既然答應了科長的要求,那裡面估計是
真空的了,腿上也是黑色的絲襪。看起來美豔動人,但是我卻知道布料這麼多的
衣服過段時間就該退休了,不然是達不到科長的暴露要求。
    媽媽坐到我對面,說:「小平,等下我要出去一趟,你吃完了把碗放著,晚
上我回來再洗,下午的話要是想出門的話記得把門鎖好,鑰匙要帶上。」
    我嗯了一聲,繼續低頭吃飯,媽媽隨便吃了幾口就放下碗筷說:「我出去了,
記得我剛才說的啊。晚上要是不回來做飯你就自己到外面去吃吧。」說完媽媽穿
上高跟鞋出門去了。
    我也沒心情再吃下去了,到媽媽房間的浴室,果然看到洗衣籃裡面放著一套
剛換下來的內衣褲,還帶著點體溫,正是早上我從媽媽穿的睡衣看到的那套。
    眼前的內衣褲,證實了我剛才的猜測,我心中不安地想,媽媽,你還能反抗
多久?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