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性奴•後宮 為情愛而盲目

2.為情愛而盲目

    在命運女神墨伊萊雅的記憶裡,擁有自然女神之名的奈荷是一位留著翠綠秀
發,長有水藍雙眼的美麗姐妹,略有憂愁的眉間總隱隱地透著一股對大自然無比
憐惜的情懷,她喜愛生機勃然的森林,在其本人的著裝上,這種喜愛的體現更是
隨處可見,單薄的衣料以翠綠與潔白兩色為主,多帶有花瓣樹葉狀的造型,黃金
的金屬飾物也有,自是少得可憐,更無遮體之效。

  現下,就在墨伊萊雅所漫步的這片茂密蔥綠的森林裡,仍殘留著相當程度上
的自然女神氣息,而寂靜,對沈思冥想又恰恰是個極為不錯的助推劑,只不過,
今天的寂靜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好似在某種不知名的強大力量的壓迫之下
,萬物不得不屏息低頭。

  驟然間,寂靜被一陣急促高亢的呻吟女聲所打破,這種夾帶著羞愧歡快的聲
音意味著什麼,經歷過那一夜銷魂春夢的命運女神不會不知道,不過就在她停住
腳步,身在原地,渾身微微發抖的同時,一股瀰漫而來的熟悉氣息更令她震驚萬
分,深邃的暗紫雙目頓時瞪開了去。

  「這是奈荷姐妹的氣息……難……難道……這一切都已經開始了……」

  因心繫姐妹的安危,墨伊萊雅頓時身形一起,循著聲音的源頭飛了過去。

  沒錯,一切都已經開始了,但至少不會從這片森林起。

  在其他女神眼裡,擁有情愛女神之名的芙洛彌雖不是最為強大的女神,但卻
是那種最為享受浪漫愛情的女神,在諸位女神之中,就數她與凡間男性所談的戀
愛次數最多,而且他們皆為才華橫溢,氣質出眾的畫家,詩人,雕塑家等。

  至於芙洛彌現在為之迷戀的情人,也是位多個方面異常出眾的年輕藝術家,
且似有著一股連自己都看不清,摸不透,卻又為之著迷的古老氣質,為將他追到
手,她是在表白了自己的女神身份後才湊效的,這可是生平的頭一次(以往都是
偽裝成凡人),後隨著戀愛的深化……就在數天前,她決定為情人做一次裸模。

  作畫的地點不在別處,就在情愛女神雅緻小居的後花園裡,那裡雖不大,卻
有著一棵美麗的梧桐樹。

  上午時分,臉帶甜蜜微笑的芙洛彌來到自己的後花園裡,就在這裡,她的情
人已準備多時了,還稱讚今天的情愛女神實在美極了,這也難怪,擁有一頭玫瑰
紅色秀髮的芙洛彌本就長相甜美圓潤,卻有著一雙似可勾人魂魄的墨綠雙眼,肌
膚也頗為白皙緊致,身材更是勻稱姣好,她的露肩長裙著裝以玫瑰紅與潔白兩色
為主,紅色部分尤其以玫瑰花瓣造型為主,似有意無意地象徵著愛情化身,白色
部位則以簡潔的絲帶為主,保護著最為隱秘的私處,再輔以禳有紅寶石的白銀飾
物,直平添一份異樣的誘惑之力。

  「芙洛彌,你今天遲到了。」

  情人喃喃地提醒著熱戀中的情愛女神。

  「是又如何,反正這也又不是第一次了。」

  芙洛彌嬌哧一笑,赤裸著一雙玉足來到梧桐樹下,而後,在對方的要求下,
她開始了寬衣解帶,頭一件被褪去的便是那件玫瑰紅的露肩長裙,隨著長裙冉冉
落地,平時被遮掩大半的香乳與修長玉腿皆一覽無餘地展現在情人的面前,現在
的情愛女神,除開隱秘的三角地帶仍有潔白色的絲帶的遮掩之外,其他之處皆暴
露在一道熱烈且期待的目光之下。

  其實,裸模對情愛女神來講並不是一件新鮮事,以往,她會為自己所中意的
藝術家玉體橫陳,但都是偽裝成凡人進行的,所用的也是假名,過程之中似隔了
一層看不見的膜,而現下,在以真實身份頭一次做這事時,芙洛彌赫然感受到一
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愉悅,就好像一片令人好奇的領域在她眼前,就等著她前去開
啟與探索,與此同時,情人熱烈且期待的目光又將這種異樣的興奮愉悅感放大,
更促使著她進一步動作。

  隨後,在沒有情人的進一步要求下,情愛女神誘惑般地頑皮一笑,繼而將手
探向自己的三角地帶,自發地將最後的遮掩祛除,赫然展現出最後的隱秘之地,
她的意思是什麼,對方不會不知道……眼下這幅畫的創作似已變得不再重要,情
人直截了當地走了過去,吻上熱戀中的情愛女神,用手撫上頸脖間的白銀飾物,
而後一路滑落至那雙美奐絕倫的香乳,頓時富有技巧性地愛撫起來,這雙香乳圓
潤柔美,論及尺寸不比命運女神的遜色多少,峰頂的豔紅蓓蕾在狡猾的手掌之下
更是聽話地逐步綻放起來。

  芙洛彌靈巧的雙手也沒閒著,在為情人寬衣解帶的同時,也在探索著情人身
體的秘密,他那雕塑般的完美軀體令她悸動,然而,他那根順勢待發的陽具則更
令她期待興奮,天哪,它長——至少有二十釐米出頭,粗——也有五釐米有餘,
論及尺寸,已把情愛女神以往情人的都大大地比了下去,況且還難以想像的火熱
粗硬,宛如烙鐵一般,這是凡人所能有的嗎?!接下來,芙洛彌身心放開,背靠
梧桐樹,雙腿叉開,令敏感的三點接受性愛的洗禮,現在的她,已全然沈溺於這
場靈與欲的交流之中,她為情人老道的愛撫與舔弄所驚嘆,但更多的是享受般的
喜悅,要知道,在情愛女神的記憶裡,還沒有一場性愛的前戲會來得如此之銷魂
,在強壯的肉棒插入桃源口之前,她便嬌喘不息,呻吟陣陣,更感覺自己在陣陣
洶湧如潮的快感中變得渾身乏力,連一絲神力都難以凝聚起來,到底是情人的愛
撫太厲害了,還是他像惡魔一樣施加了什麼邪術呢?天哪,這實在令人糾結。

  可糾結歸糾結,小小的懷疑也很快被愈發洶湧的快感所淹沒,芙洛彌最終選
擇將這場性愛進行下去,於是乎,背靠梧桐樹的她將雙腿分得更開,好讓情人的
嘴舌進入得更深,在追求快樂的迷茫中,情愛女神享受到了高潮,陰道口釋放而
出的淫水濕潤了她發情脹大的陰蒂與陰唇,更濕潤了情人的嘴臉,但她全然不顧
這些,一見情人站起,便瘋狂地抱著他,生怕對方好像會頃刻離開似的,她動情
地呼喚著情人的名字,央求著他快快插進來。

  情人聽罷,照做了,他將芙洛彌壓迫在梧桐樹邊的同時,緩緩地擡起她的一
條玉腿,後隨著一絲莫測的迷人微笑在他臉上劃過,對準泥濘不堪的桃源口的重
炮,開始了沈重且迅猛的動作……那般深,那般快,又那般粗,那般硬,還能頗
頗無比兇猛地衝撞到陰道深處更為隱秘的花蕊,情人的肉棒直令芙洛彌瘋狂,順
應著富有節奏的抽插,她在高亢呻吟,在扭動身姿,更在高潮的來襲中攀上快樂
的高峰,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抽插中的肉棒毫無停歇之意,反而以愈發兇猛
的力道繼續著打樁的工作,自然而然,新的高潮也只會以連綿不絕之勢席捲情愛
女神的感官,全身,乃至乎靈魂,令她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還有迷茫……在
此情況下,芙洛彌腦海裡可謂一片空白,無比昏沈,甚至乎連自己身處何方都忘
了,然而就在這片宛如雲端的朦朧中,她偏偏感受得到一種難以言及的快樂,還
聽得到情人那無比深沈動人,外加無法抗拒的嗓音。

  「芙洛彌,你愛我嗎?」

  「愛……親愛的……我當然愛你……」

  「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即便是惡魔……你都會愛我嗎?」

  「這個……即便你真的是惡魔……我也一樣愛你!」

  芙洛彌躊躇片刻,赫然改口,這也難怪,在與情人交往的那一剎那,她其實
已著了道兒,如溫水煮青蛙般中了一種再尋常不過的法術——魅惑,令她對施法
者逐步產生一種病態般的迷戀,對各種不合理要求都變得難以抗拒,更糟糕的是
,偏偏情愛女神又先前長時間地處於高潮狀態,令自己的神智變得脆弱茫然,將
此種法術的作用空前放大,諷刺得是,她卻將這種感覺當作了愛情的作用。

  「真的?」

  「真的,因為我是情愛女神,被世人視為愛情的守護者!」

  「很好,我本名實為性魔,不過……我更想聽到你喚我為主人……如果你愛
我的話……」

  「……主……人……」

  雖然隱約感覺有這樣那樣的不對勁,但芙洛彌就是認定為愛情如此付出沒什
麼不妥的,即便自己拋棄身為女神的尊嚴也可。

  「從今往後,你仍是情愛女神,但更是我的後宮性奴。」

  「這個自是當然,你既已是我的主人,我理應對你下跪。」

  話畢,梧桐樹下的情愛女神緩緩睜開雙目,墨綠的雙眼雖仍是那般勾魂動人
,但已帶上一股蒙塵般的空洞迷茫,還透著一種頗不正常的淡定,至於其本人,
則照先前自己所說的那樣,單膝跪地,以示服從恭順,未了,還魅惑一笑,仰頭
張嘴伸舌,主動舔弄了性魔胯間的巨炮一把。

  另一邊廂,在那片熟悉的森林裡,命運女神墨伊萊雅赫然無法相信自己最為
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在自己眼前的一處空地上,一場活生生的春宮戲正在
上演,而且受辱的姐妹不是別人,正是自然女神奈荷,只見她一絲不掛,嬌軀畢
露,跪著雙膝,低頭在惡魔的胯間進行著某種羞恥的動作……可奇怪得是,自己
卻怎麼不肯動手相救,反而在心底深處,赫然泛起想前去一探究竟的詭異慾望,
更出人意料的是,自己在全身微微顫抖之餘,還邁出了探求中的第一步……也許
是因為察覺到有人接近,埋頭低首的自然女神停下動作,繼而站起轉身,向著不
請自來的訪客走了過去,就在她那張同樣絕色完美的臉龐上,掛著無可救藥的痴
態,水藍色的雙眼也是清麗不再,反而充斥著一股對惡魔的狂熱崇拜之感,嘴角
在殘留著些許精液痕跡之餘,頓時浮現出一記詭異無比的魅笑,著實把命運女神
嚇得不輕,至於那位身在奈荷背後,坐在大石上的惡魔,則宛若局外人般紋絲不
動,連一絲眨眼都沒有,對墨伊萊雅的到來顯得無動於衷,好似當對方不存在一
般,以至於令人覺得自然女神才是這場春宮戲的主導者。

  「墨伊萊雅,你終於來了……不過也真可惜,你未能窺見到最為精彩的部分
……」

  說話的同時,奈荷赫然停下腳步,神色變得略有黯淡起來,微微低頭間,右
手的食中兩指毫無徵兆的伸向泥濘濕潤的下體,放置在發紅脹大的陰唇上,往左
右分開了去,呈現出一副些許白濁熱液從洞口湧出,順著腿根直流而下的淫斐情
景,間中夾雜了什麼樣的東西,明眼人一瞧便知,更何況見多識廣的命運女神,
頓時之間,後者的雙顴處泛起了一陣難為情的紅暈。

  自然女神卻仍自顧自地道:「……就在先前,主人幹得我好猛,連子宮的最
深處都頂到了……墨伊萊雅,你得看看,主人的肉棒有多麼的巨碩,強壯……」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話語中的「肉棒」,「巨碩」,「強壯」

  等字眼似狠狠地戳中了什麼,在將命運女神的注意力轉向惡魔胯間的同時,
也勾起了後者對那夜春夢的無邊回憶……征服她的對象都是那個惡魔,只不過分
身的樣式有所不同而已,而且胯間的肉棒都有著無與倫比的粗長尺寸,似有著一
股無可抗拒的壓迫之感,在這根陽具面前,她就像現在的自然女神那般拋棄尊嚴
,不想反抗,沈溺在對肉慾的無盡渴望裡,享受著它所帶來的屈辱快感。

  遐想的同時,墨伊萊雅的呼吸已微微變得急促,卻聽到奈荷又道:「……墨
伊萊雅……你的雙乳比之我的還大……若給主人乳交的話……」

  隨著靈巧的雙手驟然一動,自然女神毫無徵兆地襲向了包裹著傲人巨乳的V
型潔白絲帶。

  「奈荷,不要……」

  命運女神似已再無法忍受更為出格的舉動,終於,抗拒之言從喉間喚了出來
,而且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驟然之間,自然女神停止了動作,稍一片刻,
與其身後的惡魔一同化為煙霧,在空地上隨風而去,消失不見,墨伊萊雅則難以
置信地目擊著這一切,尚未從驚訝與迷惑中回過神來,隨後,她似意識到某種緣
故似的,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待睜開之後,卻發覺自己正盤坐在空地上的那塊巨
石之上,作著冥想之舉。

  一切似已明瞭,自然女神也好,惡魔也好,都不是真的,實則都是墨伊萊雅
在冥想之時所帶來的幻境,雖然那一切都來得無比的真切,堪比那晚古怪詭異的
春夢……可一想到那夜猶如身臨其境的春夢,命運女神的腦海裡又浮現了「奈荷


  對自己說過的那段話:「……墨伊萊雅……你的雙乳比之我的還大……若給
主人乳交的話……」

  是呀,若當初自己沒有主動從幻境中甦醒,而是不由自主地放棄抵抗,仍由
奈荷褪盡其衣物,接著奉獻自己的巨乳,又會怎樣呢……想到此處,墨伊萊雅的
心底竟萌發了丁點失落之感。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