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再與女婿及他鄰居發生關係


  女兒去年搬到苗栗後,我們一家人隔段時間會去苗栗玩一天,因為他們家只
有二十坪多一點,我們去不好住,所以都是當天就回來。阿春偶爾也會帶女兒一
家人回來轉一轉吃個飯,就這樣來來去去,我和阿春之間並沒有機會單獨相處,
他也很守信用和本份,見面表現得就像我們從未發生過關係一樣,倒是我自己心
裡有鬼,常常偷偷的回憶著去年他在我們家和我翻雲覆雨的那件事。

  這次事情發生在上個月,要從中秋節前十天的那個禮拜天9月11日下午說
起。阿春和女兒帶著一歲多一點的外孫從苗栗回新竹家裡來玩,女兒說有事要麻
煩我,我問她什麼事?她說公司分兩梯次去三芝熱帶嶼研習,一梯次活動兩天,
她分配到下禮拜六9/18、禮拜日9/19,因為9/18阿春要加班,而褓
姆那兩天有事,所以小外孫那兩天沒人可以帶,她問我可不可以幫她照顧兩天?
我說我餐廳那邊花錢請人代兩天班就可以了,阿春立刻說代班的錢他來出。

  我問她是我過去苗栗,還是他們把外孫送回來?女兒說:「都可以。如果媽
過去苗栗的話,那就禮拜五阿春下班來家裡接媽一起到苗栗,禮拜天下午我回到
家再送媽回新竹。」

  我說:「那麼麻煩幹嘛?我自己坐火車回新竹就好了。」

  女兒說:「另外一個方法,如果送回來的話,就是禮拜六一早,阿春上班前
把小孩送過來,晚上下班再把小孩接回去自己照顧,這樣妳只要請人代一天班就
好。」

  此時我心裡另有盤算(心想機會來了),我故意問阿春有沒有什麼意見?他
說如果一大早送小孩來,怕會把小孩的作息打亂。我沒等他說完,急忙說:「這
樣還是我去苗栗好了!」

  我順便問老公要不要一起去?老公笑笑(我感覺是詭異的表情)說:「我剛
好要值班,妳自己一個人去好了。」(因為女兒結婚後,老公就有事沒事的拿些
岳母女婿的亂倫文章給我看,其實我心知肚明他在想什麼,但我也不動聲色,只
暗暗歡喜他要值班)於是我們就這麼說定禮拜五阿春下班來接我。

  女兒他們吃完晚餐離開後,我坐到老公旁邊,輕鬆揶揄的問他:「剛才你說
到要我自己一個人去苗栗時,你在偷笑什麼東西呢?是不是你心裡又想看我會不
會和女婿上床啊?跟你講過幾次他是女兒的老公,我不可能和他發生關係,你也
不要再暗示我什麼,我多次配合你一起出去搞3P已經很勉強了!你還想看我和
女婿搞亂倫,你真的很變態啊!

  我警告你,你要再這樣,我明天就不跟你出去聯誼了(一個禮拜前老公就告
訴我9/13安排了聯誼,是我們一年前玩過3P的單男,帶他的男性網友一起
來玩4P。對於老公的安排其實我內心是很期待的,然而表面上我總是裝得很勉
強,事後老公有時會問我的感覺,但我也從不對那些聯誼對象有任何評語,只說
你高興就好!我要讓老公真的相信我是勉強配合他的)。」

  老公此時嘻皮笑臉的說:「我的好老婆,妳可別誤會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和
他發生關係,我也沒那個意思,我也不會再有那種想法了,這樣可以了嗎?今天
碗我洗,妳快去洗澡吧,明天一早七點半就要出門呢!」

  我也笑著說:「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要你好過!」那晚我整晚沒睡好,一
方面是下禮拜要去苗栗,對可能將要發生的韻事有所遐想,另一方面是對明天的
4P有所期待。(這是我的毛病,每次第二天有節目,我當天晚上都會興奮得睡
不著。)

  第二天9/13我已經排好了休假,兩位帥哥一位29歲,叫小彭,是一年
前和我們玩過3P的,在新店某電腦公司任職程式設計師;另一位27歲,叫小
鮑,在內湖一家電腦公司任職繪圖工程師。他們都請早上半天假,所以老公和他
們約好九點碰面。

  當天一早我們就從新竹開車到淡水紅樹林捷運站,和兩位年輕帥哥會合後,
接著進入附近米○○汽車旅館。那天老公帶了三台數位相機,三個男生說好一人
一台隨意照,兩位年輕帥哥也充份配合地讓老公盡情拍照(當天所拍的相片,隨
後在【詩情畫意】貼出),那天老公可是拍照拍得夠爽了。

  9-12三個小時的休息,不用說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快感和滿足,說真的,
我被他們操得腿都軟腳了。離開汽車旅館送兩位年輕帥哥去紅樹林搭捷運,我們
經過八里從西部濱海公路慢慢開回新竹,在永安漁港休息吃了中餐,回到家因為
前一晚沒睡好,我倒頭就睡,一直睡到老公叫我起來煮晚飯。

  之後頭兩天,我的心情特別愉快,一直遐想著要如何設計和阿春再度發生關
係,可是接下來幾天卻是讓我的心情洗足了三溫暖,因為凡那比颱風的到來,氣
像一直預報週六左右會直撲台灣東部,我心裡好怕女兒公司週六的活動會取消,
讓我遐想甚久想和阿春上床的計劃泡湯,於是我不停地打電話給女兒問她情況。

  禮拜五下午她來電說:因為凡那比颱風預計偏向台灣中南方向,所以公司週
六的活動照常舉行,要我準備一下,等阿春去接我,並要我們先不要吃晚販,到
了苗栗再一起出去吃,我說:「幹嘛要出去吃浪費錢?在家隨便吃吃就好了。」
女兒說是有人要請客啦!我問是誰那麼好心?女兒說:「是我們鄰居張大哥。」

  其實她說的張大哥比我小四歲,正值年青力壯,是苗栗在地的客家人,我的
老鄉,也是女兒她們電子工廠的主管,經濟能力好像還不錯,不知為何離婚,一
個人同住在女兒家同社區的樓上,他常常會到女兒家泡茶或和阿春喝個小酒。

  我們認識是半年前我們去女兒家玩,剛好他在女兒泡茶,因為同是客家人,
年紀又接近,所以大家聊得蠻愉快的。大家都知道客家人碰到一起都會用客話聊
個不停,包括我們回娘家,老公也習慣了我們聊客語的時候他就靜靜地在一旁看
電視喝茶。

  後來我們去女兒家又和張大哥一起吃過兩次飯,他和阿春酒量都不錯,老公
不怎麼喝酒又要開車,所以喝酒都由我代表。而我是有點酒膽但酒量不怎麼樣,
以高粱酒計算,半杯就滿臉通紅,講話開始大聲;一杯就心跳加速,開始鬧酒又
唱又跳,再多喝最後半杯我就會當場出醜,倒頭就睡給大家看;如果最後半杯喝
急一點又多一點的話,那可就落到不醒人事,就像老公說的,被人玩了都不知道
了!就如96年貼文《老公設計我喝醉讓人玩》文中所描述一樣。

  那兩次和張大哥喝酒都是在女兒家,我都只喝了半杯,因為我的個性比較豪
爽,喝了酒更是開放,大家嘻嘻哈哈的相處愉快。以我熟女的直覺,感覺得出來
張大哥蠻欣賞我的,以另一個角度說,他應該是把我當成他追求的性愛對象。其
實我對他印象也蠻好的,長得普通,170左右,體格壯壯的,主要人很客氣有
禮貌。

  我稍微看得出他對我有那種企圖,雖然我對性方面很開放,也有好幾個性伴
侶,但我也不是來者不拒,追我的人我也是經過篩選的。而我的處理模式都是被
動的,我可不要背負主動勾引男人的責任,所以我不會主動去招惹男人,但如果
張大哥他來追求我,我應該是不會拒他於千里之外。

  想是這麼想,但以我們的關係來看,應該沒什麼機會可以交往得上。一個月
前我們最後一次喝酒,他就一直強調下次我們去苗栗一定要告訴他,他要請我們
吃一餐飯。

  女兒繼續說:「他聽說妳一個人要來我們家,便一定要安排請妳吃個飯,跟
妳喝個小酒。」

  我說:「那麼客氣幹嘛?又不是很熟,才見過幾次面吃過兩次飯而已,把他
推掉好了。」(其實我是言不由衷,心想到女兒家沒事也無聊,就算張大哥沒有
追求我的企圖,但有人請客聊聊天,熱鬧熱鬧也好!)

  女兒說:「我有叫阿春去推,可是阿春說我們和張大哥走得很近,平時張大
哥又很照顧我們,他說怎麼推得掉?對了,阿春說張大哥請吃飯的事不要讓爸知
道,怕爸爸會誤會張大哥為什麼請妳吃飯。」

  我說:「他想太多了吧!吃個飯而已,你爸才沒那麼小氣,我不說就是了,
免得他操心。」

  (不能怪我老公那麼小心,只能說他不瞭解他的岳父表面道貌岸然,心裡卻
是不折不扣的性開放先鋒,他不知道我們是換妻的支持者,他不知道他岳父一直
想要我和他發生關係,他不知道他的朋友如果上了我,他岳父也不會吃醋。

  但我不瞭解阿春為什麼特別交代不要讓老公知道吃飯的小事,我在猜張大哥
和阿春對於我的事,是不是有什麼男人之間的秘密,不然……等會兒車上問問他
好了!雖然禮拜一才玩過了4P,說真的以現在我的生理需求與心理狀況,我真
的不止希望和阿春重溫舊夢,也希望張大哥能對我進攻,我更不排斥他和阿春倆
設計一起上我。嗯,一切等阿春來接我時問他就知道了。)

  我給老公打了電話,告訴他女兒要我去苗栗再一起吃晚餐,他說沒關係,家
裡不用準備,他在外面吃碗牛肉麵再回來。阿春五點十分打電話來說他十分鐘就
到,要我在樓下等他,本來想隨便穿一套休閒服就好,現在因為要出去吃飯,所
以我刻意選了一件緊身短裙和V字領T恤再套上一雙高跟露趾拖鞋,這樣除了可
以展示我自傲的一雙長腿,還露出一點乳溝,夠性感了!

  這是和老公出門參加聯誼時的標準服裝,在平常的生活圈子裡我也很少這麼
穿,怕熟人看到講話。我還帶了一套休閒服準備回來時穿給老公看,免得他看我
穿那麼性感會多想;另外再帶一件絲質、超薄、無袖、低胸、胸口和下襬都帶有
蕾絲邊的黑色短睡衣和一雙黑網襪以備不時之需。

  走出社區大門時,社區保全大哥說:「S小姐,穿這麼性感去哪裡啊?」保
全大哥和我們都很熟,我笑著說:「性感什麼噥,老查某了還性感!要去苗栗女
兒家,女婿要來接我。」

  我在樓下路邊等候阿春時,好幾個路人經過,眼睛都直往我的大腿窺伺著。
一會兒阿春的車子就來了,我上車打了招呼,坐下後稍微把短裙拉高一點比較舒
適,低頭一看,兩條腿整個露出來,幾乎要看到內褲,他說:「剛才遠遠看到路
邊站著一位長腿性感辣妹,正想開過來欣賞一下,沒想到車開過來才看到原本是
媽,我以為看錯了呢!哈哈!爸爸有看到妳這樣穿嗎?」

  聽到他這麼稱讚,我心裡暗爽的笑著說:「怎麼!沒看我這樣穿過,嚇一跳
嗎?我現在年紀大了,以前年青時我也是很敢穿的,這還不算什麼。不過在你爸
面前我就儘量保守一點,他還沒下班,所以沒看到我穿這樣出來(其實我如果每
天都這樣穿,老公會更高興),放心吧!」

  我們沈默了一下,我看見阿春的眼睛偶爾會往我的大腿瞥一下。車子一面開
著,在上新竹交流道前,看到路邊一排的檳榔西施個個都穿著透明內衣,我指著
她們對阿春說:「你看看她們穿得那樣,我這樣和她們比,根本能算什麼?」我
想到要問他的事:「對了,晚上張大哥請吃飯的事,玉琴(女兒)說不要告訴她
爸爸,是為什麼?」

  車子轉上了高速公路,阿春說:「表面上我是告訴玉琴說妳一個人來苗栗,
我們就安排外人請妳吃飯喝酒,怕他心裡不爽,所以張大哥請吃飯的事玉琴也同
意不要告訴爸(當然玉琴也不瞭解她爸是一個悶騷型的性開放者,我們也不願意
讓小孩知道這些事)。其實我是另有顧忌,上次和張大哥一起喝酒時,因為我們
用客家話聊得很高興,後來爸先到旁邊看電視,我覺得他有些不高興,為了避免
爸多想,所以我想不要讓他知道比較好。」

  心想原來是這點小事,這時我挑逗的把左手伸到阿春的右上臂,輕輕撫摸兩
下又拍了兩下,我說:「你想太多了,其實你爸他表面有點嚴肅,事實上他的脾
氣很好,他也不會管別人的閒事,我平常出門做什麼他也很少管,我們都很信任
對方。」

  他打斷我的話說:「我還沒說完,還有一件是關於張大哥的事比較麻煩,我
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跟媽說。」

  聽他這麼說,心想跟我猜測的有點相近了,應該是他們兩個男人間的秘密。
我說:「有什麼話不能說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我又伸
出左手輕輕放在他的右邊大腿上拍了拍,我看到他的胯間有點反應,中間鼓起一
塊,若是坐在外公的車子上,此時我已拉開他的拉鍊,掏出他的老二,低頭開始
吹起喇叭來了。

  看來阿春對我的挑逗是有反應的,他深深吸了口氣說:「我現在說的事希望
媽不要告訴玉琴,我不想讓她知道!妳知道,我和張大哥做鄰居有七、八年之久
了,三、四年前我們分別離了婚(原因我沒細問),我們兩人就常常在一起吃飯
喝酒,偶爾也會去去那種有小姐陪酒的卡拉OK唱唱歌,所以我們倆的交情是沒
話說的,他的人還不錯,也不會亂來。

  我和玉琴結婚後,他也沒有再約我去唱歌,上次你們來和他吃過飯隔幾天,
有一天他找我去他家喝茶,他異於平常的模式說有一件事要問我,並要我幫忙,
我說:『就憑我們的交情,有什麼事需要那麼嚴肅的?』他說:『那我就坦白說
了,我很欣賞你岳母,我覺得她個性很豪爽,人也很好相處,而且身材也不錯,
很有成熟女人的韻味,我哈她已經哈了很久,本來我想自己主動追求她,和她做
朋友,可是對你不好意思,所以想先跟你說透過你來幫忙。』

  我乍聽之下覺得很吃驚,他就算喜歡妳,可以瞞著我去追求妳,你們怎麼交
往都和我沒關係,可是他怎麼能找我幫忙,因為我可是妳女婿,那不變成女婿幫
岳母拉皮條了?我在回答他這個嚴肅的問題之前,心裡做了幾點分析:

  第一、站在我們是好朋友的立場,他已經單身很久,身理、心理的空虛確實
值得同情,想找個異性朋友也很自然,如果幫他介紹女朋友我是很樂意的,可是
他偏偏看上的是我的岳母,教我好為難。

  第二、站在媽的立場,他會事先告訴我,表示他不會冒失的主動追求妳去製
造麻煩,跟這樣有分寸的人的人交往,應該是不會糾纏不清留下什麼後遺症的。

  第三,站在玉琴的立場,玉琴現在的工作是去年景氣不好時張大哥特別幫她
安排的,張大哥又是玉琴的主管,在公司很照顧她,這一點不但我們欠他一個大
人情,而且以後還要仰賴他照顧玉琴。

  經過面面考量,最後我答覆他說:『這種事我身為女婿的怎麼能幫忙拉線?
要是給我老婆和岳父知道了,不殺了我才怪!我也不知道我岳母有沒有那麼開放
可以接受這種事,不過我看我岳母對你印象也不錯,我最多只能找機會安排說你
要請她吃飯,然後看她如何反應,她如果欣然接受就有點希望,後面能不能成功
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你看這樣如何?』

  張大哥聽我這麼說也覺得有道理,他說就等我安排了,所以上禮拜五我們約
好妳要來苗栗,我和玉琴從新竹回到苗栗,我就去找他告訴他這個訊息,他聽了
很高興,要我一定要安排讓他請吃飯。事情就這樣,不過最後還是要妳決定晚餐
要不要接受他邀請,接不接受都沒關係,讓他自己判斷妳是不是婉拒他的……那
個……」

  我說:「那個……什麼?那個……追求啦!」他尷尬的笑笑說:「是啦,妳
別生氣哦!我是因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先告訴妳,讓妳當事人自己來處
理,會不會好一些?他還在等我的電話。」

  這時車子正要進入造橋收費站,我想,雖然我心裡很期待他來追求,我的生
理很需要多些人來滿足,和張大哥是愉快相處過,我對他印象也不錯,這種機會
我怎麼捨得放過?但這次的目標主要是和阿春重溫舊夢,我要怎麼樣能讓兩個人
都到手,還要讓他們覺得我是被動的?

  我故意「唉~~」長嘆了一聲說:「事情怎麼會這樣?你先打電話答應他的
邀約,我再想想要怎麼處理。」他撥了電話給張大哥,問他晚上安排在哪裡吃飯
(這應該是他們的暗語,表示我同意邀請了),然後他又說:「我知道了,我們
大約再十五分鐘就到了。」他掛了電話對我說:「張大哥很高興,他會到我們家
等我們。」

  後續該怎麼處理,此時我大概已有了腹案,我問阿春:「我雖然不是很隨便
的女人,但也不是老古板,不然也不會和你發生關係了。(哈哈!)剛剛聽了你
的分析,我想為了玉琴的工作,我可以勉強接受他的追求,和他交往到什麼程度
我就不保證了。這等於是幫你們夫妻的忙,可是不能讓玉琴和別人知道。我想問
一下,你和張大哥這麼麻吉,我們倆的事你沒告訴他吧?不然他怎麼會想要追我
呢?」

  他急著說:「沒有啦!我發誓沒說。」我說:「男人不是都很會吹噓嗎?巴
不得人家不知道自己有多會把馬子!」他說:「我才不會這樣。」

  我說:「好,那我再問你,張大哥那麼誇我、那麼哈我,你對我都沒有那種
感覺,或是還想和我再續前緣的感覺嗎?」他說:「當然會想,剛剛去接妳時看
到妳那麼性感,都忍不住硬起來了。去年那次經驗更讓我很難忘懷,可是我又不
敢多想,因為上次妳說只此一次,然後回歸正常關係,所以我都信守約定。」

  我說:「很好!那這一次我幫了你們夫妻的忙,你要怎麼謝我呢?」他說:
「隨便媽說,只要做得到的,我都可以答應。」

  我心裡好想跟他說:『明天女兒不在家,晚上約張大哥過來一起玩3P。』
但究竟我的身份不可能這樣要求,於是我說:「有你這樣答應就好!我再問你最
後一件事,如果我真的和張大哥發生了那種關係,你會怎麼想?你會不會吃醋?
會不會看不起我?」

  阿春說:「第一、我不會看不起妳,因為妳是為了我們夫妻而勉為其難答應
的。第二、成年人的事要自己負責,妳覺得願意這麼做、值得這麼做,就大膽去
照自己意思做,但婚外關係一定要保守秘密,並約定不能影響互相家庭與正常生
活,這樣才能持久與完美,就像我們倆的那一次。第三、我會吃醋在心裡,但不
會想不開的,因為有些事是沒法改變的。」

  他又說:「媽今天穿這樣,張大哥不知會怎麼想,說不定認為妳是特別為他
這樣打扮的呢!他一定盯著妳的腿猛看!」我笑笑,沒說話。

  車子很快下了交流道,沒多久就到了他們社區,一路上天氣都還好,不像有
颱風的樣子。

  進了女兒家,張大哥和女兒已在等我們,我們打了招呼,我過去抱起外孫。
這一抱,我的裙子自然往上縮了上去,果然如阿春說的,張大哥眼睛一直偷偷瞄
著我的大腿。

  女兒說:「媽!這裙子不是我的嗎?」我說:「家裡還留有很多妳以前瘦的
時候穿的衣服,現在我和妳妹穿剛好,等妳瘦下來再還妳。」女兒對著阿春說:
「要瘦難啊!你們看我媽身材那麼好,哪像四十五歲的人!」

  就這樣打了一會屁,張大哥說:「走吧!可以出發了,大姐喜歡吃土雞(我
感到很窩心,之前一起吃飯時我說過喜歡吃土雞,他有在聽我說話,而且還記得
我說過的話),今天我特別找了我們工廠附近一家客家餐廳,他們的白斬雞很有
名!」

  我們一家人坐張大哥的WISH到了餐廳,他說知道我喝高粱會頭痛,所以
帶了一瓶綠牌威士忌(又一次的感動在心裡),他叫了幾道菜都不錯吃,因為想
到這兩個男人都已經在我手掌心裡,我的心情就感覺很好。

  談笑划拳之間,我也多喝了點,雖然很想要多喝點High一下,但在晚輩
前面總不好太風騷,而且女兒明天要出門,他們兩個也都要上班。看看時間差不
多了,我也覺得臉紅心跳,有點茫舒舒的。在回家途中,我除了謝謝張大哥並邀
他明天晚上過來女兒家吃飯,他也欣然接受了。回到女兒家已經九點多,我洗了
澡換上女兒的睡衣,和他們聊了一會我就先睡了。

  第二天一早,女兒和阿春一起出門,我在家帶小外孫。懷著愉快的心情,我
心中盤算著,本來預計明天下午坐火車回新竹,這兩天除了今晚一起吃飯,剩下
的時間要怎麼分配來和兩個帥哥分別單獨相處?

  中午時間,女兒家的電話響起,我接起來一聽是張大哥打來的,他先問我昨
天的菜怎麼樣?我說很好吃也謝謝他!他說他下班會到昨天的餐廳帶半隻白斬雞
過來,要我不用準備很多東西,我說這樣我就炒個米粉,再炒兩樣小菜就好。

  他又說:「晚上想喝什麼酒?妳喝了酒,臉紅紅的變得很可愛!」我嗔道:
「那我沒喝酒就不可愛了?」他說:「都可愛,是我不會說話。對了,我想可不
可以要妳的手機號碼?」我說:「要我手機號碼要幹什麼?」他說:「一個是我
們認識蠻久了,覺得我們相處得很好,一直很遺憾沒有機會能單獨和你一起聊聊
和請妳吃飯。我知道妳都是上早班,如果有妳電話,我們可以約約,我偶爾請半
天假,中午到新竹找妳,開車載妳出去玩。」

  我說:「到新竹找我,你不會覺得有點遠嗎?」他說:「不會遠啦!能請到
美女出遊是我的榮幸,再遠都都值得。」

  此時我腦筋一轉說:「那不如這樣,本來我準備明天中午坐火車回新竹,如
果你有空,就麻煩你送我回去,我們可以看到哪裡逛逛順便一路聊聊,吃過中飯
你再送我回家,這樣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其實我這麼要求,一方面是要測試他的誠意有多少,如果他很爽快答應,
表示有誠意,明天我就設計讓他上我;如果他找理由推掉,那就算了,我的電話
也不用給他了。另一方面,今天晚上就可以專心的和阿春獨處一晚,要怎麼玩就
怎麼玩了。如此不是一箭雙鵰,時間分配得正好。)

  如我所料,他立即興奮地答應我的要求,他說:「可以,可以,沒問題,我
們可以走濱海公路看看海,一路慢慢往新竹開。那我們幾點出發?」

  我算算時間,我原本預計吃過中飯回家,再加上旅館休息的三小時,加上路
程一小時,應該早點出發時間比較充裕,於是我說:「那就八點出發好了,我直
接到停車場找你,這樣會不會太早?」他說:「八點不會太早,我們上班習慣早
起了,那我們就說定了,晚上見!」

  我說:「送我的事你不用提起,晚上吃飯時,我會跟阿春說我要提早回去工
作地點看看,你就配合演戲說要送我好了。還有,這事不要讓玉琴知道,我們突
然間走得那麼近,怕她會往歪處想。就這樣,晚上見了!」

  下午陪小外孫睡了一會兒午覺,起床後就把晚上要弄的菜洗好、切好來,等
他們都到了再炒一炒就行了。天氣悶悶的,我去沖了個涼,心想晚上要穿什麼衣
服?是有點想穿我帶來的那件睡衣賣弄一下風情,但究竟是和兩個男生公開吃晚
餐,不是一對一的約會,我怕穿得太暴露反而會讓他們覺得奇怪。最後決定就穿
身上這件女兒的普通睡衣吧!反正後續的節目都已經安排好了,不需太急。

  我們大約六點半開始用餐,阿春準備了啤酒,我們三個人好像各懷鬼胎的一
邊閒聊一邊喝著酒,剛開始喝沒多久我就對阿春說:「對了,明天你在家嗎?我
想早上就回新竹,我這兩天找的這個代班的,是第一次代我的班,我有點不放心
她,想早點回去看看她早餐做得怎麼樣,你明天早上送我去火車站就好。」

  還沒等阿春答話,張大哥就趕緊說:「幹嘛坐火車哪?我送妳回去,明天我
休息。」我說:「讓你跑那麼遠,怎麼好意思呢!我還是坐火車好了。」他說:
「沒關係,送妳回去我順便到竹東看看我姑媽,我也很久沒去新竹了。」

  阿春看著我們一搭一唱的什麼也沒說,當然他對我演的戲應該是心裡有數,
因為我的做法,已很明顯的表明了我願意為了女兒,給張大哥機會了。我也語帶
感激的說:「那就麻煩你囉!下次來苗栗再換我請你。」他說:「講這樣太見外
了,我和阿春就像兄弟一樣,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而且今天也算妳請客了,來,
喝酒吧!」

  喝了酒,張大哥問我幾點要出發?我說:「就八點好了,我會直接到地下停
車場搭車。」戲演到這裡,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們繼續喝酒聊天。我已聲明因為
昨天喝多了些,所以今天少喝點(其實我知道喝多了,等下和阿春的那個節目就
沒搞頭了)。

  大約喝到八點半時我想也該結束了,但又不好意思趕人,於是就找了藉口說
要先幫小外孫洗澡,不陪他們喝了,阿春說:「妳辛苦了!」我笑笑,然後帶著
小外孫去洗澡(此時我心裡決定等會找機會穿上我的性感睡衣,秀一秀給張大哥
看,讓他今晚不好睡)。

  幫小外孫洗好澡,我故意把衣服噴濕,抱著小外孫出來,幫他穿好衣服,我
把小外孫抱給阿春說:「我的衣服都濕掉了,我也順便去洗個澡。」便拿了我的
性感睡衣進入浴室。

  洗好澡,我裡面什麼也沒穿,套上性感睡衣,照了照鏡子,鏡子裡是風韻猶
存的熟女,半露的乳溝和蕾絲裡的半個乳房,我自己都感到迷人,裙襬的蕾絲邊
剛好蓋住我的私處,太引誘人了!

  我大方的出了浴室,走向阿春,兩個男生突然啞然無聲,相視笑了笑。我彎
下身,露出我的雙峰,他們倆沒放過機會,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雙峰,我完全不
去看他們,自顧自地對著小外孫說:「走,阿婆沖奶奶給你吃。」然後背過身,
故意彎著腰背向他們倆,翹起我那傲人的翹臀,牽著小外孫走向廚房,我相信他
們一定盯著我的股溝,目送我進入廚房。

  沖好奶出來,我請他們自己自便繼續聊,我就帶小外孫進入小客房(他們的
公寓只有兩間房,客廳餐廳共用,主臥大一點,客房小一點是和式房間,房門就
對著客廳,但餐桌的位置看不到裡面)餵他吃著奶。沒多久他們也結束了,聽到
張大哥對阿春說要跟我打個招呼,然後輕輕走過來,此時我斜躺著餵小外孫,腳
對著門口,聽到他過來,我故意把睡衣下襬往上拉了拉,擺出撩人的姿態,沒穿
內褲的屁股露出一半,他說他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在停車場等我,我跟他笑笑,
揮揮手。

  阿春在門口送走他後,把餐桌收拾好,然後走過來小客房,我立即盤坐起來
蓋住該蓋的地方。阿春笑著說:「張大哥完了,今晚他難睡了!」我說:「是怎
樣,發生什麼事了嗎?」他阿春說:「張大哥說妳這件睡衣太性感,迷死他了,
害他剛剛老二已經硬了起來,喝也不下去才提早結束的。張大哥開玩笑說要回家
打手槍了。」

  我故作輕鬆的說道:「有那麼嚴重嗎?我是因為那件睡衣打濕了才換上這件
的,我可沒有想什麼性感不性感,而且又不是沒穿!」此時小外孫已吃完奶坐了
起來,阿春也在門檻坐下來繼續說:「其實男人對全裸的女人和有一點遮掩的女
體感覺完全不一樣,男人喜歡隱隱約約帶有神秘感,如果妳這件是半透明的再配
上吊襪帶、高跟鞋就更完美了。」

  我說:「那你覺得我穿這樣性不性感?有沒有像張大哥被電到那種感覺?」
他說:「當然有被電到,因為沒看妳這樣穿過。妳這件睡衣只能算比較性感的睡
衣,雖然露度有夠,但是透明度不夠,如果再透明一點、再短一點就像情趣內衣
了,那就更性感迷人了。」

  他不知其實我也有幾套情趣內衣,也拍過一些情趣內衣的照片,可是我對那
些不好穿的小奶罩和丁字褲倒不是那麼喜歡,我覺得那只是滿足男人視姦的另一
種方式,我反而喜歡直接了當的脫光了拍照,脫脫穿穿多麻煩。不過我對他的看
法倒是有點好奇,心想既然小外孫不睡也沒搞頭,我們就繼續聊吧!

  我說:「你是說街上那些情趣用品店裡掛的那些暴露的衣服嗎?唉呦!那種
店我們這種年齡的人怎麼敢進去,嚇死人了,我怎麼會有那種衣服?你好像對那
些很有研究,說給我聽聽吧!」

  他說:「其實網路上販賣的情趣用品琳瑯滿目,什麼東西都有,可以說是很
普遍的東西。我們家也有一些,是我和玉琴好奇一起上網買的,玉琴在家也會偶
爾穿來玩玩,她還會趁我不在家時穿來自拍,等我回來她再把照片秀給我看。」

  我知道女兒從以前就很自戀,在她無名小站的相簿裡除了生活照,她也放了
很多她的自拍照,但都是穿得很保守的和大頭照,所以我沒想到她也會玩性感自
拍。我正還想問下去,這時阿春說:「妳要不要到客廳看電視?我想先去洗一下
澡。」

  我帶著小外孫到客廳,在中間長沙發坐下,兩腿一起擡上沙發,側著身擺出
一副撩人姿態。阿春洗好澡出來,穿著運動短褲和背心,展現出他健美的體格,
他在我左側單沙發坐下,眼睛從我的腳往上看過來,看到我臀部的股溝。

  我繼續剛剛的話題,我問他:「剛剛說到玉琴自拍,那你有幫她拍照嗎?」
他說:「那倒沒有,我不像爸(岳父)有那種癖好,我對拍照沒什麼興趣,她都
自己拍,不過如果妳想穿玉琴的情趣內衣,我倒是願意為妳拍照。」我說:「免
了!免了!我才懶得脫脫穿穿呢!」

  接著我用手指一指旁邊的PC說:「那些相片能看到嗎?」他說:「那些比
較露的相片,她都鎖在她自己的筆電裡面,客廳這台電腦等於是公用的,客人來
也會借用,相片放在裡面太危險了!不過那些自拍都是她懷孕前拍的了,之後她
胖起來就沒拍過了。」

  沒能看到女兒的自拍有點遺憾,我說:「你知道為什麼明天我要張大哥送我
嗎?」他說:「知道啦!妳是幫我們忙,給他追求妳的機會,我想妳應該不是要
回餐廳的。」我說:「知道就好,我可是為你們夫妻犧牲了,我們之前的約定今
天暫時取消,今天晚上你就好好服侍我吧!」說到這我躺下去,平躺在沙發上:
「來,坐過來先幫我按按腳和腿。」他笑笑說:「是!大姐。」

  這一次我放得很開,表現得也很主動,不像去年,我為了維持岳母的尊嚴,
採取多年前被公公姦淫的那次模式,不動也不叫,讓他覺得我是很勉強配合他,
也讓他看不出我淫蕩的一面,讓他在事完後覺得我是一個保守的岳母,也讓他這
一年多來沒有做出非份之舉。

  阿春側坐在我腳邊,輕柔地抓起我的右腳,放在他的右大腿內側,睡衣下襬
自然地往上縮起,我的陰部已經完全暴露出來,我看到他的胯間已經鼓起一支小
雨傘。他的兩隻手合掌握住我的腳,輕輕的左右揉搓,他看著我的陰部說:「記
得上次看到妳的毛修成細細的一條,很整齊,看起來很乾淨,今天不一樣,毛比
較多,最近都沒修了嗎?」

  我說:「這一年多變化很大,你岳父比較少要我讓他拍照(當然我不好意思
說老公一個禮拜只找我一次),所以修毛的機會也少了,我自己也沒那麼愛修,
就讓它自然長長了。」

  他把手伸到我的陰部輕輕的在陰毛上來回撫摸一下,說:「我覺得還是修過
比較好看。玉琴的毛也很多,上次我們發生關係之後,我問玉琴怎麼不把毛修一
修,她說幹嘛要修,會越修越粗,我說上網看那些模特兒都是刮得光光的,感覺
不一樣,她說我又不是模特兒,你別鬧了!」

  這時我的陰穴已經瘙癢難過,感到穴口濕漉漉的,淫水潺潺往外滲出,很想
要他將已經硬挺挺的大老二快點插入我饑渴的騷穴中。這時小孫子跑過來趴到我
身上,我坐起來,一隻手握了握阿春的大老二,對他說:「好了,好了,我先哄
他睡吧,等他睡著了我們再來,你先去你房間裡等我。」

  我抱著小孫子進了客房,過了十來分鐘,小孫子睡著了,我到浴室把下體沖
洗了一下,為了討好他,我用浴室裡的刮鬍刀把陰毛兩邊刮了一下(我不敢刮得
像上次只留像鋼筆般細細的一條,那樣老公一定會起疑),讓它整齊的形成一
倒三角形,然後帶著還沒消退的慾火來到女兒房間。

  阿春只穿著一件運動短褲,露出他強壯的上身躺在床上看電視,床中間鋪著
一條大浴巾(阿春想得很週到,因為我的淫水很多,如果流到床單上,明天女兒
回來察覺還得了)。我們都沒說話,他靜靜地看我走向他,他的老二這時仍沒有
翹起來。

  上次我們進入最後一步性交前講了很多話,並約定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事
過一切恢復正常關係與生活,談好條件後我們才進行性交。在性交過程中我也一
直保持被動和保守的態度,並沒發揮我的愛好和專長——吹簫(被我吹過喇叭的
男人十個有八個都會讚賞我的吹功了得,另外兩個是上網約出來聯誼3P,從頭
到尾都說不到幾句話的那種年輕宅男)、舔蛋和屁眼、女在上位前後左右搖擺大
聲淫叫、肛交,今天由我主動,我決定什麼都不用先說,有什麼話等我享受完了
期待已久的性愛再慢慢說。

  我走過去,站在床尾對他說:「今天都聽我的對吧?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
知道嗎?」他笑笑點點頭。我面對著他,先用兩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乳房,然後
搖擺著臀部,抓起睡衣下襬慢慢地往上掀起睡衣,然後脫掉,一絲不掛的站在他
面前,我一隻手摸著乳房,姆指和食指輕輕捏著乳頭,另一隻手輕輕撫摸著陰毛
說:「我把毛修了一下。」他微笑一下,說了聲:「好看!」

  經過我的挑逗,這時他的老二已經全部硬挺起來,成了一把小雨傘,我望著
他的老二對他說:「把褲子脫掉吧!」他翹起臀部,兩手把短褲脫下丟在一邊,
那隻又硬又長稍往上翹的老二真是壯觀。

  他把兩條腿往我的方向併攏伸直,剛好碰觸到我的大腿,我感覺心跳加快、
口乾舌燥。我伸出雙手把阿春的雙腿分開,我在床邊跪下,彎下身,叫他往下移
一些,他把硬挺的老二移到我嘴邊,我埋頭輕輕含著他的龜頭舔舐,然後一進一
出的吸吮著,同時用手撫弄著他的睾丸,吸吮了一會後,就聽到他開始「嗯……
嗯……」的哼著。

  接著我擡起頭,叫他把屁股往上頂起,兩腿往後擡高,我先舔舔他的蛋蛋,
他好像沒什麼感覺,我舔到他的會陰時他顫抖了一下,我舔到他肛門時他又開始
「嗯……嗯……」的哼出聲來,當我用力把舌頭往他肛門裡頂入的時候,他忍不
住叫道:「啊……好棒的感覺啊!嗯……嗯……好,好……」

  我的陰穴已經瘙癢難耐,急需有東西來安慰,穴裡濕漉漉的淫水已往穴外流
出,我把他的雙腿壓下,將我的屁股挪到他臉部上方,我們形成女上男下的69
式。我的陰部比常人略為凸出,肥肥的陰唇和暗色緊縮的肛門都展示在他眼前。

  這時我繼續舔著他的龜頭,將他的龜頭深深插到我的喉嚨深處,同時用力快
速地進進出出套弄著。他用雙手扶著我的屁股,我感覺他熱熱的舌頭在我的屁眼
和陰蒂之間上下來回舔著,發出「嘖嘖」的吸吮聲。最後他的嘴停在我的穴口,
把整根舌頭深深伸入我陰道中快速挑動著,他用鼻子頂著我的屁眼,一下一下的
往裡面加壓並左右扭動。

  我被他弄得渾身酥麻,這時我已無法分心再繼續吸他的老二,我趴在他小腹
上,手握著他的老二。隨著他舔來舔去,我的子宮也感到一陣一陣的收縮著,我
的口中「唉呦……哀呦……」的叫著,手也沒停下來幫他打手槍。

  沒一會兒我感覺子宮一陣收縮和痙攣,我達到第一次高潮,我沒讓他察覺,
我顧不及形象放蕩的哀叫著:「唉呦……哀呦……」我再次把他的老二含入口中
深深插進我的喉嚨。他忽然急促的叫道:「停一下!停一下!別舔了,我快出來
了!」我的淫穴還沒享受被他大老二插入的滋味,我也怕他這時射出來,於是立
刻停止動作,轉過身側躺在他旁邊。

  我的一隻手輕輕握住他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老二,笑著說:「怎麼,
受不了嗎?」他的手伸過來摳著我的陰蒂,我忍不住輕輕「嗯」了一聲,他說:
「妳的舌頭太厲害了!我從來沒有被舔到這麼爽過,我不知道吹喇叭可以吹到快
射出來,太棒了!」

  不像去年第一次我們兩個人都比較保守,這次彼此都自然多了,進行到這裡
都沒有一點彆扭的感覺,我想我也該讚賞他一下,便說:「你舔得也很好,我也
感到很刺激(我不想告訴他已被他舔到高潮,免得他得意忘形)。你和玉琴也常
口交嗎?」(這問題我內心掙紮了一下才提出,因為我並不該窺探女兒的秘密,
但好奇心戰勝了我的理智,而且我想比女兒大十三歲又是再婚的,阿春也不會在
意或難以啟齒。)

  他果然直截了當的回答說:「口交是常常有,她很喜歡讓我吃她下面和奶頭
(這點倒是像老媽我,但不知有沒有像老媽一般很容易被舔到高潮?),她也很
喜歡吃我的下面,可是她的舌功和妳比簡直差太多,從來沒有像今天被舔到這麼
爽,妳怎麼沒教她一下?」

  我笑著用力捏了一下他的老二說:「你愛說笑!媽媽怎麼教女兒這種事?」
我鬆開手,人躺下去,對他說:「你從上面來吧!」他翻個身跪在我兩腿之間,
我往下看去,他硬挺高翹的老二直對著我濕潤的淫穴,他彎下身,一手扶著老二
用龜頭在我的穴口來回磨蹭著,沾了淫水的老二左右搖擺的磨著我濕潤的淫唇,
我已經無法再忍受了,用半哀求的口氣說:「快插進來吧!人家已經想得受不了
了。」這會他才把粗大的老二送進我的淫穴裡。

  阿春慢慢地往裡一直插到了底,再次被這隻又長又粗的老二插入的我整個陰
道塞得滿滿的,我感到一陣酸、癢、漲的刺激感,不由自主地發出「啊~~」的
叫聲。接著他用忽淺忽深的方式不停地一進一出抽插著我的淫穴,「唉呦……唉
呦……好啊!好啊!」我忍不住地淫叫。很快地我又達到今天的第二次高潮,我
強忍著沒讓他察覺我高潮的反應,他繼續用力地一進一出抽插著。

  他的喘息聲越來越大,我的淫叫聲也沒間斷,過了一會,他突然加快速度,
而且更用力地往深處插著我的淫穴,發出「啪!啪!啪!啪!」的響聲,我知道
這是他要出來的前兆,我也感到無比刺激與興奮,這時他大叫著說:「啊~~我
要出來了!」我也喘吁吁的說:「你射吧!沒關係。」

  此時我的雙手用力地抓住他的腰,我的陰部也用力地隨著他插入的動作一下
下地往上回頂著。在一陣猛烈抽插下,他猛然停止了動作叫道:「啊……啊……
啊……出來了~~大姐……好棒啊……」我感覺到他的龜頭一陣顫抖,一股熱流
噴入我的子宮,塞滿我的陰道,我的陰道也在一陣痙攣下達到今天第三次高潮。

  我放下了雙手,感到一陣輕鬆,四肢一攤說:「好棒喔!很久沒這麼刺激過
了!」他沒有立即抽出還沒軟掉的老二,停在原來姿勢對我說:「大姐,我也感
到很刺激。以後我想妳的時候怎麼辦?可以約妳出去嗎?」說完他才抽出老二,
躺在我旁邊等我的回答。

  其實他問的問題我早已經想過了,我有幾個考量:一、對他來說,除了女兒
(正常推測),我是他另一個滿意的性對象,他會想繼續和我約會,算是正常。
二、對我來說,雖然喜歡和他做愛,但以我現在的交友狀況,說真的多他一個不
算多,少他一個也不算少,以我們倆的身份也沒必要再自找麻煩私下相約,萬一
東窗事發,老公這邊還好說,女兒那邊就難以收拾了,我也怕會出事。

  我很正經的對他說:「這個問題我已經想過,雖然和你在一起很刺激,但我
覺得兩次都是天時地利,讓我們可以沒有顧忌的在一起。可是如果私下再相約,
第一電話會留下通聯記錄,第二相約見面可能被熟人碰到,事情曝光就麻煩了。
以後像今天這種機會還有的是,我們等有這種機會時再把握時光好好快樂一下,
其它時間我們就回歸正常生活,不要把事情搞得太複雜。」

  他點點頭表示同意了。我到浴室沖了個澡,回到客房和小外孫一起睡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