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師媽媽 十年的淫辱人生

我的教師媽媽——十年的淫辱人生
(十一)懷孕第一個月,媽媽的診察參觀日(下)

  媽媽赤裸著身體摔坐在醫院走廊的地面上,淡黃色的尿液和肚子裡的自來水
夾雜著糞便從白色蕾絲內褲邊緣不斷地湧出來。走廊裡等待就診的患者都好奇地
圍上去看熱鬧,媽媽不知所措的坐在自己的屎尿裡看著他們,臉上露出驚慌的表
情,竟然忘了站起來逃跑也沒想到要遮擋一下赤裸的身體,只是本能的哭泣著,
像一個受了欺負的小女孩。

  診室裡醫學院的學生也都趕了過去,我以為他們會給媽媽解圍,沒想到只是
像其他患者一樣在旁邊圍觀,讓媽媽繼續遭受這種非人的屈辱。他們見媽媽還在
不斷地失禁,屎尿淌得到處都是,紛紛捂著鼻子向後退了幾步,繼續小聲的議論
著。媽媽哭了一會又扭動一下身體,茫然地環顧著圍觀的人群,像是要尋找什麼
地方來躲避眾人目光,但是她看到四週圍滿的人群,似乎放棄了,失神的盯著地
上那片淡黃色的汙跡,好像都沒有覺察到自己的大屁股正坐在上面,也沒有感覺
到下身傳來的不適。

  這時一個左腳打著石膏四十歲上下的男人拄著雙拐靠近媽媽,笑嘻嘻的說:
「美女這麼急呀,沒到廁所就開始大便,要不要哥哥給你擦擦呀?」說著一邊盯
著媽媽胸前赤裸的大奶子,一邊伸手去摸媽媽光滑的後背。

  媽媽開始好像並沒有聽到他說什麼,忽然感到有隻粗糙的大手撫摸自己的後
背就扭動了一下身體,把頭轉過來木然的看著他,但是那個人的手並沒有離開媽
媽的身體,繼續肆無忌憚地上下摸著媽媽的後背說:「大美女,讓哥哥幫你擦乾
淨。」

  媽媽臉上顯露出害怕的神色,向旁邊挪了一下屁股想要躲開他的撫摸,但是
那個人卻一把抓住了媽媽的肩膀,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由於地板太涼,媽媽的
身體不住地顫抖著,看著他說:「不,不用。」

  我想這個人真變態,都不嫌媽媽身上有味道,也太好色了,圍觀的人也鄙夷
的看著他,似乎和我的想法差不多。

  他又向媽媽的身邊湊了湊,看著媽媽抖動的大奶子伸手去摸,媽媽的肩膀被
他抓著,只能向後縮了縮身,一個大乳頭就被鉗住了。我媽媽好像被這一系列的
淩辱刺激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任由他揉捏著自己的乳頭,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不要,不……不要。」

  他另一隻手也向媽媽的大奶子伸過去,媽媽嚇得不顧自己的一隻乳頭還捏在
他的手裡,就想往後面躲閃,他像鉗子一樣的手把媽媽的乳頭用力拉向自己的方
向,媽媽痛得「啊!」的大叫了一聲,奶頭被抻長了五、六釐米。

  奶頭上的疼痛讓她不得不又把胸脯挺了過去,那個人藉機又把媽媽另一個大
乳頭死死抓住,兩隻手扣住媽媽的兩個大奶子,「啊!放……放手,不……不要
抓了!」媽媽痛得流著眼淚哀求他,前胸幾乎靠在了他的腿上。
  
  他看著媽媽滿是淚水的臉頰嚥了下口水,不顧媽媽的哀求繼續抓著她的大奶
子,把嘴湊到媽媽的臉旁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幾下,然後又去吻媽媽的小嘴。他
的舌頭堵住了媽媽的嘴,媽媽只能從嗓子裡發出「呃……呃……」的聲音。

  張醫生和那些流氓看得正開心,根本不會過去阻止,其他人雖然用同情的目
光看著媽媽,但是覺得太噁心,也只是在兩步之外圍了一個圈,捂著口鼻默默的
看著。

  突然那男人「啊!」的大叫了一聲,放開抓著媽媽奶子的手,好像觸電一樣
單腿向後跳了一步,用拐支持住自己的身體,差一點摔倒,張嘴摸著滿是鮮血的
舌頭,憤怒的看著媽媽。

  眾人都沒有想到一個腳上打著石膏、拄著雙拐的人竟然會跳得這麼快,本來
就覺得他很噁心,看到被媽媽咬到舌頭的窘態,紛紛大笑起來。他見這麼多人都
在嘲笑他,更加憤怒了,眼睛瞪著媽媽又伸手去抓,媽媽的兩個大奶子上面已經
被他抓出了十個紫紅色的手印,害怕的撅著大屁股向相反的方向爬過去,想要逃
出人群,但是並沒有人給她讓路。

  媽媽擡起頭看見擋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扛著攝像機的黑龍,黑龍笑著把攝像
機對著媽媽的胸口說:「哈哈,小婊子,你大奶子上那兩朵花可真漂亮。」媽媽
看他不肯讓自己過去並且還用攝像機對著她的大奶子不停地拍,用右手擋住胸口
向旁邊爬了兩步,要從黑龍腳邊上繞過去。

  「哈哈,別跑,讓大家再多看會。」他笑著朝媽媽的胸口踢了一腳,雖然看
上去沒有用力,但也把媽媽踢得倒在地上。媽媽剛想爬起來,大屁股又被黑龍踢
了一腳,兩個支撐身體的胳膊一滑,整個人胸口向下趴在地上,兩個滿是手印的
大奶子浸在剛剛失禁的汙穢裡,上面沾滿了大便和尿液。

  媽媽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也終於感覺到了身下令人作嘔的味道。黑龍
沒等媽媽反應過來,伸腳踩在媽媽的一個大乳頭上,「啊!」媽媽大叫了一聲,
想要起身時,黑龍腳下又狠狠的用了一下力,媽媽痛得又趴了下去。

  那個腳上打著石膏的男人也拄著雙拐慢慢挪了過來,憤怒的看著媽媽,想要
過去打,身體又不方便,就掄起一個枴杖朝著媽媽的大屁股抽過去。「啪!」、
「啊!」、「啪!」、「啊!」他用的力氣很大,每打一下媽媽都大叫一聲,屁
股上也多了一條紅色的痕跡。

  他邊打邊罵:「臭婊子,給臉不要臉,媽的,讓你咬我!」越罵越生氣,手
上也就越用力。打了二、三十下,媽媽原本雪白的大屁股已經變成了棕紅色,媽
媽漸漸地連叫的力氣也沒有了,滿是淚水的臉貼在地上,只有嘴裡發出「嗯……
嗯……」的聲音。

  這時候路過的護士叫了兩個醫院的保安過來,擠進圍觀的人群中拉住那個正
在打媽媽屁股的男人,又在媽媽的身上披了一件白大褂,關心的問她怎麼回事。
保安剛要把那人和媽媽帶走,張醫生就裝作剛剛趕到的樣子走上去說:「不好意
思,這是我的病人,精神有點不好,這就把她帶回去。」護士和保安看到是張醫
生,沒有辦法就把媽媽交給他,然後又批評了那個男人幾句就離開了。

  張醫生叫青龍和猴子把媽媽架回診室,一路上媽媽身上的汙水不斷滴下來,
散發著難聞的騷臭味,他們兩個雖然都戴著橡膠手套,仍然不願意接觸媽媽的身
體,只是用手拉著媽媽的胳膊在地上拖行。

  金龍捏著鼻子跟在後面說:「你這騷屄娘們真他媽噁心,當著這麼多人拉屎
撒尿,真應該讓他多打你幾下。」媽媽好像已經暈過去了,閉著眼睛,嘴裡不斷
哼唧著,對他的話沒有一點反應。「哈哈,這騷娘們也不是第一次讓人看她拉屎
撒尿了。」黑龍扛著攝像機,仍舊一臉興奮的拍攝著媽媽的醜態。

  我剛才一直躲在人群的後邊,看他們把媽媽又帶回診室,就走到門前想要再
找機會溜進去,沒想到剛想從門縫中向裡看就被張醫生一把抓住拉了進去,隨後
關上門說:「小王八蛋,想看就進來看,用不著偷偷摸摸的,你以為剛才躲著沒
人知道嗎?」

  青龍笑著說:「乖兒子,要看就跟爹說,躲什麼呀!每次幹這騷娘們的時候
這小崽子就盯著她老娘的大奶子看,還以為我們不知道呢!」

  我心裡一驚,原來剛才躲在屏風後面偷看的事,他們一直都知道,還好媽媽
現在迷迷糊糊的,要不讓媽媽知道,肯定會認為我是壞孩子。想到這裡,我臉上
發燒,低下頭不敢看媽媽。張醫生把我拉到一把椅子上說:「坐著好好看著,臉
紅什麼。小王八蛋記著,好色就別不好意思。」

  他們把媽媽拖到牆角一個水池邊上,扒下剛剛護士給她穿上的白大褂露出赤
裸的上身。媽媽閉著眼睛,搖搖晃晃的根本站不住,青龍和猴子只好在旁邊扶著
她。媽媽大奶子上被抓的手印還很清楚,屁股紅腫得比原來要大上一圈,白色蕾
絲內褲被糞便和尿水染成了淡黃色,濕漉漉的可以看到裡面陰部的輪廓和上面黑
黑的陰毛。

  青龍和猴子躲著媽媽身上的味道把臉扭向一邊,張醫生把一條橡膠管接在水
池上的水龍頭上說:「你們躲開一點,我給她沖沖。」青龍和猴子伸開胳膊向旁
邊躲了躲,手還扶在媽媽的身上。

  張醫生把橡膠管對準媽媽的身體,打開水龍頭,一股冰冷的自來水噴到媽媽
的身上,媽媽的身體猛的顫抖了一下,「啊!」的輕聲叫了一聲,緩緩地睜開了
眼睛,目光呆滯的看著週圍的情景。張醫生把水龍頭開到了最大,橡膠管裡的水
直直的噴到媽媽的身上,力量大得濺到了很遠的地方,青龍和猴子趕快遠遠的躲
開,媽媽本能的用手抵擋著噴在她身上的水柱。

  張醫生把媽媽的上身沖洗乾淨後,又從頭上澆下來,媽媽把臉扭在一邊躲避
著,張醫生走過去抓住媽媽的下巴,用力掰開她的嘴,用水去洗媽媽的口腔,水
噴進去,嗆得她不停地咳嗽。張醫生直接把橡膠管塞進媽媽的嘴裡,讓她「咕嚕
咕嚕」的喝了很多涼水,直到肚子高高鼓起又在胃部狠狠的打了一拳,媽媽一下
子把喝下去的水全都吐了出來,痛得蹲在地上捂著被打的地方。

  張醫生拉起我媽媽,把水管子伸進她的內褲裡,內褲因為充滿水膨脹起來,
殘留的糞便從旁邊被衝出來,一會被屎尿染成黃色的內褲又恢復成了白色。他接
著又把媽媽的內褲脫了下去,扒開媽媽兩片大屁股,仔細地清洗著裡面,屁眼被
水柱沖得抽動了幾下,張醫生直接把橡膠管插了進去,那條橡膠管並不粗,媽媽
只是輕聲叫了一聲。

  媽媽的肚子又鼓了起來,張醫生在上面狠狠的用力按下去,媽媽的屁眼又有
一股淡黃色的水柱夾雜著糞便噴了出來。然後張醫生又把橡膠管插了進去,反覆
了幾次,直到媽媽的屁眼裡噴出來的完全是清水為止。他又在媽媽的身上衝了一
會才關上水龍頭。媽媽被沖洗得乾乾淨淨,皮膚呈現出誘人的淡粉色,雖然是八
月末的天氣,媽媽還是被冷水沖得雙手抱著身體不住地打著寒顫。

  張醫生得意的說:「洗得這麼乾淨,可以接著檢查了。」媽媽這時候已經完
全清醒了,劇烈顫抖著身體說:「好……好冷,給……給我衣服,求你了。」張
醫生盯著媽媽的身體不壞好意的笑著說:「只要你聽話,就給你衣服。」說著叫
黑龍過來用攝像機拍著媽媽的特寫。

  張醫生接著說:「重新說一遍你的情況,看著攝像機說。」媽媽凍得不住地
抖動著身體對著攝像機說:「我叫趙……趙紅,今年30週歲,家裡有一個10
歲的兒子,第一次性生活是……是18歲,對方是現在的老公。」

  「這些都說過了,說說除了你老公外還有沒有讓別人搞過?」他要媽媽接著
往下說。媽媽凍得眼神迷離的看著攝像機說:「有……有被人搞過。」

  「接著說被多少人搞過,都是什麼人?」他看媽媽已經凍得失去了判斷力,
只是自然地回答著問題,就一臉壞笑的接著問道。

  「有……有幾百個,有高中生,還有……還有農民工、小學生、司機……」
說著說著,媽媽蹲在地上,暈了過去。

  張醫生過去看了下媽媽,發現她已經發起了高燒,就讓黑龍他們把媽媽的身
體擦乾,又換了一身病號服,然後擡到旁邊的病床上對我說:「看來你媽是感冒
了,今天就在這觀察一晚上。一會我讓護士給她打上吊針,再抽血化驗一下,明
天出了結果就能走了。你哪裡也不要去,在這看著她。」我點了點頭,看到他們
離開了診室,就坐在旁邊照顧媽媽。

  也許是因為辦住院手續比較麻煩,晚上張醫生並沒有把媽媽送到病房去,仍
舊讓我們留在這間診室過夜。與晚間嘈雜的住院部不同,門診這邊已經沒有了任
何病人,顯得特別寂靜,走廊也關了燈,黑咕隆冬的。

  這間診室靠一邊的牆角有幾張病床,用白色屏風與其它部份隔開,媽媽安靜
的平躺在病床上,身體已經不再顫抖了,通紅的臉龐在牆上淡黃色夜燈的映照下
顯得特別嬌媚。媽媽的體溫已經降了很多,但還在昏迷中,有時嘴裡喃喃的說著
什麼,看來張醫生雖然是個流氓,但是醫術並不差。

  我躺在媽媽旁邊的一張床上看著她的臉,眼皮慢慢合在了一起……就在感覺
快要睡著的時候,忽然聽到有開門的聲音,看到一個穿白大褂的人輕手輕腳的走
進來。我原本以為是張醫生,等他走進了才發現竟然是白天那個劉院長。

  我坐起來看著他想,這老頭來幹什麼?難道是知道我們沒辦手續很生氣,進
來趕我們走的?沒想到他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頭,小聲說:「乖,院長爺爺來給
你媽檢查一下。」我心裡疑惑,張醫生怕媽媽有事已經給她做了全面檢查,還打
了吊針,現在已經好多了,大半夜的他又來檢查什麼?

  他坐在媽媽床邊,用手探了探額頭的溫度問我:「你媽醒了嗎?」我搖了搖
頭,他又輕輕摸了幾下媽媽的臉,媽媽只是哼了幾聲。他見媽媽沒有反應,臉上
顯出奇怪的笑容,拿出聽診器說:「爺爺現在給你媽做檢查,你乖乖的坐著,不
要搗亂。」然後掀開媽媽身上的被子,用微微顫抖的手緩慢地解開媽媽身上穿的
白色病號服,裡面並沒有戴胸罩,一對大奶子逐漸暴露出來堆在胸口,白天被淩
辱的痕跡還依稀可見。

  劉院長把聽診器放在媽媽的胸口上象徵性的做著檢查,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
那對肥大的奶子,我想這老頭白天裝得那麼嚴肅,晚上就暴露出流氓的本來面目
了。當冰冷的聽診器接觸到熾熱的肌膚時,媽媽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他又用聽診
器在媽媽的大奶子上按了幾下,然後在媽媽的右乳頭週圍畫著圈,逐漸靠近嫩紅
色的乳頭,在上面摩擦著。

  媽媽嘴裡「嗯……嗯……」的輕聲叫了幾聲,在昏迷中本能的扭動身體,兩
個乳頭漲成了原來的兩三倍大,變得又堅挺又有彈性。劉院長俯下身把一個大奶
頭含在嘴裡發出嬰兒吃奶的聲音,媽媽含含糊糊的叫著:「不要,不要……」

  劉院長用舌頭堵住媽媽的嘴,又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乖,閨女,讓爸爸給
你治病。」說著把媽媽下身的褲子褪到了大腿上,裡面同樣也沒有穿內褲,接著
把聽診器放在媽媽的兩片大陰唇上上下移動,媽媽喃喃的說:「不要……爸爸,
好難受……」

  劉院長聽到媽媽昏迷中的囈語好像很興奮,又把媽媽的大陰唇扒開,把聽診
器夾在裡面摩擦。媽媽的身體漸漸變成了粉紅色,臉上滲出了汗水,嘴裡自言自
語的說著:「爸爸,不要,不要……」

  劉院長拿出夾著媽媽大陰唇裡的聽診器,看著上面已經沾滿了媽媽陰道里分
泌的液體就放在嘴裡舔了一下,「嘿嘿,爸爸讓你好好舒服舒服。」邊說邊脫下
褲子,騎在媽媽身上,迫不及待地扶著自己的雞巴插進了媽媽的陰道。

  他的雞巴並不大,而且軟軟的,像是沒有完全勃起,被媽媽的陰道緊緊包裹
著,輕輕說了聲:「好熱,好緊。」然後扭動了一下身體,他的雞巴就被媽媽的
騷屄完全吞了進去。

  媽媽嘴裡「嗯……」的一聲輕哼,雞巴開始在媽媽的騷屄裡不斷地抽插,開
始速度雖然不是很快,但是每一下都用上了所有的力量,全部插進去之後,又抽
出來一大半,然後又全部插進去,身體幾乎完全和媽媽貼在一起,陰道里的液體
不斷被雞巴擠出來,把床單都弄濕了一片。

  劉院長邊操著媽媽的騷屄,邊把乾枯的雙手抓在媽媽的大奶子上用力揉搓,
「啊……不要,爸爸,嗯……不要,好難受……」媽媽不斷無意識的輕聲叫著。
「啊……好爽!乖女兒,讓爸爸好好爽爽。」他聽到媽媽的叫聲加快了速度,嘴
裡說也不斷說著話,好像在回應媽媽一樣。

  我看著他不斷地在媽媽的身上發洩著原始的慾望,忽然發現門口走進來一個
人,拄著雙拐發出「啪!啪!」的聲音,劉院長興奮得完全忽略了週圍的環境,
忘記了在旁邊看著的我,也沒有察覺有人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

  那個人就是白天打媽媽屁股的患者,一直到用手捏住了媽媽的一個乳頭,劉
院長才吃驚的看著他。他「嘿嘿」一笑說:「你快點,接下來該我了。」劉院長
被嚇了一跳,身體不受控制的抽動了幾下把精液射在媽媽的陰道里,然後匆匆忙
忙的從床上爬下來,提上褲子跑了。

  那個患者看到他逃跑的樣子對我說:「別出聲。那老頭怕被人發現,我可不
怕。」說著摳了摳媽媽的肥屄,把沾滿劉院長精液的手指塞進了媽媽的嘴裡說:
「叔叔給你糖吃,味道怎麼樣?」媽媽迷迷糊糊的舔著他的手指,好像真的在吃
糖一樣。看著媽媽吃得那麼香甜,我真想問她是不是真的很好吃,不知道多少男
人的精液才能餵飽她。

  他壞笑著說:「小婊子,敢咬我,嫌我嘴臭,就讓你好好嚐嚐。」說著捏著
媽媽的嘴,往裡面吐了口口水,媽媽的舌頭還在尋找他剛剛拿出去的手指,一接
到口水就嚥了下去。

  「哈哈,這麼喜歡吃就讓你吃個夠。」他邊笑邊脫下褲子,放下雙拐笨拙的
爬到床上,坐在媽媽的胸口上:「來吃叔叔的棒棒糖。」說完就把大雞巴塞進了
媽媽的嘴裡。他的雞巴要比劉院長的大上好多,頂到媽媽的喉嚨也只是放進去一
半,媽媽用舌頭在上面仔細地舔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夢到了吃棒棒糖。

  他看到媽媽的臉上竟然顯現出幸福的表情就罵道:「臭婊子,吃雞巴吃得還
那麼爽。」又把雞巴像裡面塞了塞,直到媽媽嗆得不斷地咳嗽,他才露出滿足的
微笑,沒想到媽媽咳嗽完又開始舔他的雞巴,並且流露出一絲笑容。

  他本來想侮辱媽媽,沒想到雞巴真的讓迷迷糊糊的媽媽當成了棒棒糖,還吃
得有滋有味,忍不住火氣,爬起來抓住媽媽的兩個乳頭用力又掐又捏,媽媽痛得
「啊!」的叫了起來,緊閉的雙眼也流出了淚水。

  媽媽痛苦的叫聲激起了他虐待的慾望,手上像是用上了所有的力量,當他鬆
開手時,原本就充血腫脹的乳頭竟然變成了黑紫色,像是兩顆飽滿的葡萄。他似
乎對自己的傑作很滿意,又在上面彈了幾下,「啊……痛!」他每彈一下,媽媽
都會叫一聲,媽媽叫的聲音越大,他就越興奮,胯下的雞巴也挺得越硬。

  他摸了摸自己的雞巴,再也忍不住了,抱著媽媽翻了個身,讓她趴在床上。
這個人似乎特別喜歡媽媽的屁股,一手握住一瓣大屁股慢慢地揉弄,好像在給媽
媽按摩,又好像在揉麵團。然後又分開兩片屁股,向媽媽的屁眼上吐了口吐沫就
把大雞巴用力插了進去。

  媽媽被玩弄了一天的屁眼雖然不像平時那樣緊閉著,但也不能馬上就容得下
他的大雞巴,他不停地往裡塞,媽媽也不停地喊著痛,直到全部插進了媽媽的屁
眼,又插了幾分鐘之後才拔出來射在媽媽的嘴裡,而我媽媽依舊全部吞了下去。

  這之後他又分別幹了一次媽媽的肥屄和小嘴,讓媽媽把他的精液吃得乾乾淨
淨才意猶未盡地離開。我看著他拄著雙拐挪出門,沒想到張醫生卻從屏風後面走
了出來,扛著攝像機,自言自語的說:「哈哈,這回看姓劉的老東西還怎麼管閒
事。」然後過去把媽媽的身體擦乾淨,給她穿好衣服,蓋好被子。

  他見我疑惑的看著他,想說話又沒說出來,就問我:「你是想問我什麼時候
來的?」我點了點頭,他說:「我開始就跟著姓劉的老頭。你還想問我,既然來
了,為什麼什麼都不幹?」我又點了點頭,他笑著說:「你這小王八蛋倒是挺聰
明,有了這盤錄像帶還怕以後沒機會嗎?像那兩個廢物那樣玩一個昏過去的女人
有什麼意思。」我似乎明白了,又點了點頭。他哈哈大笑摸著我的腦袋說:「真
是個壞小子,你要是我兒子就好好的培養你。」

  第二天媽媽好得差不多了,檢驗結果顯示她真的已經懷孕了一個多月,張醫
生還說,媽媽的身體很特殊,是很難懷孕的那種,沒有相配的精子,懷孕的機率
在十億份之一,而擁有相配精子的男人,幾千萬人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個。我想爸
爸可能就是那個擁有相配精子的男人,不知道另一個男人是誰?

  媽媽聽到這些並沒有一絲一毫的高興,趁黑龍他們沒有來,帶著我趕緊回了
家,然後又換了一把不容易被撬開的鎖頭。我問媽媽她那天晚上夢到了什麼,為
什麼不停地說夢話?媽媽想了想告訴我,她夢到回到了小時候,吃了好多她爸爸
買的棒棒糖。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