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爭吵凍門外難熬 小姨子被窩取暖真好

只有一室一廳一廚一廁五十平米的住房,陳剛在和坐月子的老婆爭吵中被攆出了臥室。

  不知咋的今天小孩的尿特多,他已經起夜給兒子換了兩次尿布了,上班的他經不住這樣的折騰,是第三次了還叫他換,實在是忍不住了才和老婆王美吵開了花,哪知生小孩後脾氣越來越壞的老婆王美還把他關在了臥室的外面,這可是淩晨三點過呀。

  媽的個屄,早曉得有小孩恁個麻煩,打死老子都不給你日個娃兒出來。

  這女人的洞洞當時搞起來安逸,現在不但搞不成了還得侍候這個小祖宗。

  寒冷的冬天讓只穿了棉毛衣褲站在門邊的陳剛凍得發抖,這可早就讓爭吵驚醒了睡在外間單人床上的姨妹王麗,她說:「姐,你把門打開好不好?再把姐夫凍壞了我可沒精力侍侯你們三個哈,姐,你聽到沒有?」

  等了一會還是沒有動靜,她再次叫到:「你是不是不開門喲?得了,你倆個是我的爹媽,我怕你們了,明天還是叫媽來侍侯你,我也懶得管你們的閒事了。」

  說著就把被子一拉,遮住了頭又睡。

  原本說好是讓她媽來侍候王美坐月子的,但老頭子又生病了,沒法,就讓王麗把已經兩歲的小孩交由媽一起代管,讓她來了。

  王麗迷迷糊糊的睡了三四十分鍾,沒人吵了,藉著月光伸出頭看了看,臥室的門還是關著。   正想轉過頭再睡,忽然看到一個人影蹲在牆邊,著實還嚇了一跳。

  仔細一看原來是姐夫披著她紅色的外套還在那裡凍得發抖,她輕輕地叫他:「姐夫,我姐她沒給你開門……就一直凍著?……」

  陳剛說:「她的脾氣越來越壞了,我明天還得上班,好冷啊!」

  王麗不知道說什麼好,她只是長長的嘆了口氣,唉…… 

  陳剛說:「有了小孩後,大多時間半夜都是我起來換尿布,今天晚上我已經換了兩次了,讓她換一次就和我吵,還不讓我好好的睡會……」

  王麗她不便斥責自己的姐姐,但又不忍心眼看著這個一貫令她尊敬的姐夫,現在卻凍得可憐巴巴的姐夫說:「要是凍生病了怎麼辦……姐也是才做母親,她也不適應,以前我剛有小孩的時候也是這樣,你多諒解她點……要不然到我這裡來擠擠……先對付一晚上……」

  她把身子背對著他,又往裡靠了靠,留下了半個被子給他。

  陳剛原本還算是個正人君子,對這個比他們還先有小孩的姨妹並沒有邪念。

  今天的確是沒法了,起身走到床邊一看,想睡在她腳那邊又沒有枕頭,只有睡一頭了,也就大大方方地爬上了她的床。

  他也是把背向著她,他們都穿著長的棉毛衣褲,也只有後背的接觸。

  王麗只感到姐夫的身子在發抖,那是剛才冷的。

  他們就這樣背靠背靜靜地則臥著,誰也不說話,但他們都沒有睡著。

  過了二十來分鍾,陳剛的身體稍微好些,但還時不時地抖幾下,身體還沒有完全暖和。

  王麗輕聲地說了句:「姐夫……還沒睡暖和嗎?那你轉過身來吧……抱著我暖和得快點……」

  陳剛猶豫了下回答到:「平時不覺得,哪知道今天這麼冷啊……」

  他轉過身,一手穿過她的脖子繞到肩膀摟著,另一隻手放在了王麗的腹部。

  他的身體前面緊貼著她的後面,胸、腹、腿都靠得緊緊的,雖說是隔著各自的衣衫,但他還是感到王麗身體的暖和正在傳遞給他。

  而王麗卻感到他一身冰涼,她用手碰了碰陳剛的手說:「你真的好冷啊……」.

  她把自己的棉毛衫往上拉了拉,露出腹部後把陳剛的手移到上面說:「手放在這兒吧……暖和得快點……」

  陳剛的手掌接觸到王麗那光滑而暖和的肚皮,好舒服呀,要是脫得個精光抱在一起不知道有多爽。

  但心中馬上一震:別亂想,別亂想,她是好心,可不能有非份之想。

  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所接觸的那地方也變冷了,他的手也暖和了些。

  他又把手朝腹部的左邊移了移停留在那裡,又要暖和得多,隔了會又朝右邊移了移放在那裡取暖,王麗沒有制止。

  然後他把手不由自主地又移動上腹,最後又是下腹。

  陳剛的手伸進了她的褲腰,指尖已經接觸到她那茸茸的陰毛邊沿,那感覺實在是太妙了。

  這時王麗的身體輕微地抖動了下,他也知道是因為自己的手才引起王麗身體的顫動。

  為了不引起她的思維存在著姐夫和姨妹同床的反感,手又回到的腹部的中間。

  平時稱呼慣了姨妹的詞並沒有出口,而是在她耳邊輕輕地說道:「小麗……你是那麼的善良……體貼……令我好感動……好喜歡……」

  他本想說『好喜歡你』,最後還是把『你』字省略了。

  「沒什麼……」王麗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陳剛看到王麗沒有反感的意願心中暗喜,老婆的不理解促成了和姨妹的親近。

  這種機會是不可多得的,就算是不作什麼,能如此地摟著她也是幸福的。

  他的手掌一改規範地在姨妹腹部的停留為轉圈式的撫摸。

  「小麗……我真的好謝謝……你的肚皮給我代來了溫暖……我現在的手……我的心……都暖和多了……你知道嗎……」

  當他的手轉撫到她腹部的下方時,看是無意卻是有意地用指尖在她的陰毛上劃過。

  「我知道……你的手……」

  她想提醒陳剛的手別再往下方摸了,但從她嘴裡說出來的卻是:「手是比剛才暖和些了……」

  「小麗……這裡還要暖和些……」

  陳剛感覺撫摸到她的陰毛邊沿了也沒有反對,心跳加速,雞巴在澎漲,冒著色膽把手往下伸去想撫摸她的屄屄……

  王麗已經開始感覺到屁股上姐夫的雞巴變硬,再加上他的手往下插,本能地把雙腿夾緊身體一弓,臀部也離開了他些。

  一隻手壓在了陳剛的手上,手就停留在陰阜的上方前進不得:「姐夫……別往下摸了……好嗎……」

  這是她習慣對陳剛的稱呼。

  「我是想……那裡……更暖和些……」

  他沒有打算把手退出來。

  「但是……但是……」

  她沒有變更姿勢,雖然現在的情況已經改變了她的初衷,始終是除丈夫以外的另一個男人這樣摟著她,而且不停地在撫摸她的腹部、連毛毛都讓他摸到了。

  可也怪了,自己的手放在陰部一點感覺都沒有,可男人的手摸起來就是不一樣,會產生一種無法抑制的快感,也不好說出。

  她的身體已經有反映了,如果再讓摸下去的話自己不知道會作出什麼反映來,那會多讓人害臊呀。

  她滿腦子亂鬨哄的失去了正常的思維,不願馬上丟失現在的快感,但也沒有勇氣讓對方有進一步的動作,心神不安地猶豫著,只有緊緊地拉住他的手身體也不敢亂動。

  「小麗……我知道……你的心最好了……我只是……把手放在那裡……好嗎……」

  王麗沒有說話身體也不動,在靜靜的夜晚可以聽到她輕微的喘吸……

  陳剛將下身往前移了移靠緊她,那堅硬的雞巴剛好就頂在圓圓的屁股中央……

  王麗的菊花是最敏感的地帶了,雖說是隔著布料也讓她措手不及地驚嚇得雙腿一伸下身往前挺地躲開。

  陳剛看她伸直了身體,手也可以摸到她陰阜上端的肉縫了,他認為姨妹已經在配合他的動作了。

  食指和無名指壓住那嫩嫩柔軟的肉往兩邊一分,中指就落在了肉縫中,指尖剛好在她開始發硬的陰蒂上輕輕地揉了揉,並把身體往前移,雞巴頂在她屁股的肉瓣上……

  王麗的胸被陳剛的小臂壓著、屁股讓雞巴頂著、羞處還被大手複蓋著揉那敏感的陰蒂、全身都讓身邊的這個男人包裹著讓她顯得有些驚慌意亂、口乾舌燥、心跳加速、她有些意亂情迷難以抗拒地『嚶』地哼了聲:「姐夫……別……別這樣……」

  「小麗……哥就想這樣抱抱你……摸摸你……」

  「別……」

  「哥好想……摸摸……」

  「小麗乖……我兩三個月沒摸過女人了……今天……真的好想……」

  「這樣……不好……」

  「都已經摸到了……幫幫我……就讓我好好的摸摸吧……我的乖小麗……」

  這女人呀,都有一個通病,只要她的身體某個部位讓你接觸過一次,她就不會刻意的拒絕你第二次。

  王麗也不例外,她嘆了口氣:「唉……你呀……但是……你可不能……再得寸進尺的……要我了……」

  她為自己設下了最後一道防線。

  「一定……我一定聽話……」

  陳剛發出了喜悅的聲音。

  王麗這才把繃緊了的雙腿放鬆,握住陳剛的手也鬆開了。

  陳剛在這時可沒有往下摸,而是抽出手把她的褲子往下拉。

  王麗急忙拉住褲腰:「別脫……姐夫……就這樣摸……」

  陳剛的手也在她的褲腰上:「我都說了……我一定聽你的……只是摸摸……穿上它擋事……我就是好好的摸摸……」

  沈默了幾秒鍾之後,王麗的手才慢慢地鬆開了,陳剛順利地脫光了她的內外褲。

  讓王麗平躺著,再迅速地把自己下面也脫得個精光則臥靠著她,這才將手複蓋在她的陰部上。

  陳剛那結實的大腿肌肉和硬硬的雞巴剛一接觸到王麗則面的髖部和大腿時,她楞了下,怕他有進一步的動作,稍有慌亂地問:「你怎麼……也脫了……」

  「我只是這樣挨近你……就已經很舒服了……不敢有別的想法……」

  「啊……」

  王麗鬆了口氣,她把自己靠陳剛的那隻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只要你不把雞巴插進我的身體裡就行了,就讓你摸摸吧,她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陳剛把頭夠過去,在她的脖子上輕輕地一吻,王麗覺得癢癢的,脖子跟著一縮,可吻得她又是那麼的舒服。

  陳剛就勢把她的耳垂含到了口中,用舌頭舔舐著……

  王麗扭妮著避讓:「姐夫……好癢啊……」

  「乖麗麗……你好可愛啊……」

  他放棄了吻,可手又在她的大腿根中撫摸著,滑滑的液體從她的小屄滲出,他把中指輕輕地一壓,就被她那兩片濕滑的陰唇包裹住了,又滑又暖和:「我好喜歡你啊……」

  「你的手指……都……弄在裡面了……」她又伸出手想去拉他的手腕。

  「沒有呀……我的乖麗麗……只是在你那小花園的門口……」

  「就是進去了……我知道……」

  「真的是你感覺錯了……是在門口……你不信?要這樣才是在裡面去了……」

  他邊解說邊把中指一彎一壓,伸進陰道中的指尖剛好碰到了她的宮頸,他的指頭還在那裡揉了揉:「感覺到了嗎……」

  突發的快感從那地方快速地傳到了全身,王麗身子一哆嗦,讓她產生一種就要洩出的慾望,她急忙雙腿緊緊地夾住他的手:「啊……姐夫……別動……我……」


  她咬著牙好辛苦地才說出這幾個字。

  「好,我不動……好可愛的妹妹啊……我哪知道……你那裡面這麼敏感……」

  插在王麗屄的的手指果真沒有動了,就這麼讓手指在她那迷人的溫泉裡泡著,感受著她那裡面的嫩肉還在陣陣的攣動。

  王麗嗲嗲地嚶了一聲:「就怪你……還取笑我……」

  「我哪是取笑你呀……我的小乖乖……愛你還來不及呢……那水汪汪的感覺已經讓我神魂顛倒了……我好喜歡……」

  「就你嘴巴甜……說些好聽的來哄我開心……」

  王麗將發燙的臉湊過去。

  陳剛很熱情地親了一口:「這裡也應該親親……」

  摟著她肩的那手把她的上衣往上翻,再把胸罩也擼在了她的頸部,撫摸著那柔軟豐滿的乳房。

  乳頭立即就站了起來,他側過身子溫柔地舔了舔乳頭,再含到口中舔吸……

  王麗扭了扭身子:「唉呀……唉呀……你吸得我……好心慌……癢……」

  陳剛擡起頭:「只是癢?不舒服嗎……」

  「有點怪怪的感覺……也舒服……」

  「妹夫吃過你的奶嗎?」

  「就只有兒子吃過……他沒有……」

  「嘻嘻……你還會佔我的便宜……當我是你的兒子了……那我就應該好好的慢慢的再品嚐品嚐……」

  說著又低下頭吸了起來……

  王麗嬌吐露嗔地本想拍打他一下,但又怕發出的響聲驚醒了臥室裡的姐姐,就揑了一下他的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的是真話……」

  陳剛則過頭笑嘻嘻地說:「我的好妹妹……那我可就真有福了……我是第一個能吃到你奶的男人了……」

  說完又吱吱地吸了起來,他的手又在她的陰道里活動起來。

  上下的進攻讓王麗才平息一點的性慾又開始高漲起來,她不由自主地一手扶著陳剛的脖子,一手從腹部滑落在他的大腿上:「不理你了……只知道亂說……」

  陳剛口手並用,弄得王麗已經發出了細聲的歡快呻吟。

  過了會,陳剛在她耳邊悄悄地說:「我的小心肝……翻過身過來……讓我抱著你……」

  「嗯……」

  陳剛把自己的衣服也翻到的頸邊,將她摟到了自己的身上,分開腿。

  王麗則像個八瓜魚式的趴在陳剛的身上,雙乳緊貼在他寬厚的胸膛上擠得變了形。

  硬燙的雞巴就壓在他們兩人的小腹中間。

  他的手在王麗的背、腰、屁股、大腿間來回的撫摸,嘴也在她的臉上不停地吻著:「乖乖妹……這樣抱著你舒服嗎……」

  「嗯……」她將臉靠在他的肩上。

  「就是有個地方被壓痛了……」

  「哪裡……」

  「雞巴……」

  「好難聽呀……說些什麼啊……」

  「我不信妹夫就沒說過……」

  「他才沒說呢,會壓痛還抱我上來?那我下去吧……」

  「不,我喜歡這樣抱著你……主要是肚皮不滑才會痛……」

  他的手摸到了她的羞處並在肉縫裡愛撫:「你這裡又濕又滑,讓這個地方壓著就不會痛……」

  「想得美,我還不知道你的鬼心眼……」

  「好妹妹,我可是說真話喲,你對我這麼好,哪敢和你耍心眼啦……那你說說耍什麼心眼……」

  「我不想說,你自己知道……」

  「真不知道,說嘛……」

  「你呀……就想讓那地方挨著……趁機好弄我……」

  「想和妹妹好好的歡喜一回,沒錯,可是你也不會同意呀……」

  「當然不同意……」

  「所以呀,那只是空想……現在真的還沒敢朝著那方面想……只想你的小屄屄壓在上面就行了……又濕又滑的不會痛……也舒服……只要你把身體向上一點點就行了……」

  「就只是壓著?你騙我的吧……」

  「我騙你幹嗎?就只是壓著……我保證身體不動……你想想……要是我下身一點都不動……雞巴又怎麼會插到你那裡面去呢……」

  這引起了王麗想到做愛的情節,如果男的不挺下身真還沒法插:「你平時不這樣啊,現在滿嘴的髒話……一說就是雞巴雞巴的……好難聽……」

  「哈哈……我的乖妹妹也開始說雞巴了……」

  「還不是你惹起我才說的……」

  「怪我怪我……爬上來點吧……」

  「你真不動?……」她還是懷疑他不會動。

  「好妹妹,就信哥一吧……我真的不動……我發誓,要是我動了的話,天……」

  話還沒說完,嘴就讓王麗的手給擋住了:「別說了……好吧……我信你……」

  她何嘗又不希望雞巴能貼著她的小屄屄呀?

  陰道里面可已經讓她受不了啦,好似那裡面有無數的蟲子在爬,癢的除非雞巴的插入才能止住,又能享受到那充實飽滿的舒暢。

  可是她怕,怕自己忍不住出軌?

  怕自己的老公知道?

  怕姐姐指責她?

  怕以後怎麼面對姐夫?

  可她自己也糊塗了,不知道在怕什麼……

  陳剛扶著她圓圓的兩辨屁股往上托,王麗的雙膝支撐在床上移動下身,將陰阜壓在了陳剛的雞巴上,她左右輕輕地搖了搖,趟在陳剛小腹上那硬硬的雞巴中段就被濕滑的兩片陰唇裹住了:「這就舒服多了……再上來一點點……毛毛壓在雞巴的頭頭上了。」


  「怎麼這麼多事啊……」

  王麗又隨著他手的攙扶向上移了點,整個雞巴就順著卡在了她的肉縫之中:「這下滿意了吧……」

  陳剛把手從她的屁股後面摸下去,由於王麗是趴著的,她的陰道入口還晾在外面,手指輕易地就滑了進去,好多水呀,手指的進入讓她的淫水滲了出來,滴落在他的陰囊上,還能感覺到熱熱的:

  「乖乖妹……喜歡你好多水呀……都滴在我的卵子上了……」

  王麗輕輕地揪了他一下:「都怪你……給你壓上了……還要拿手來弄我……」

  「不喜歡嗎?……」

  他又挨揪了下,得到的回荅是:「不知道……」

  陳剛明白王麗是喜歡接受他這樣調情的,嘴裡說出的卻是相反的話,他才難得和她計較呢,把手扶在了她胸的兩邊:「你把上身擡起來,讓我好好愛撫愛撫你的咪咪……」

  他的目的是雙重的,既可以玩奶子,又可以讓她變成坐姿,那整個的雞巴就可以讓她的肉縫好好的夾住了。

  王麗擡起身子後,也覺得那長長硬硬火熱的雞巴完全卡在她的肉縫裡,比剛才那種姿勢更舒服,她的那對奶子在那雙大手的揑、揉、推、拉下,雞巴也同時在輕微地摩擦著她的會陰、陰道口和陰蒂。

  爽、癢、麻、酸、酥的感覺在體內急速的亂竄,她把雙腿夾緊他的脘部,想忍著儘量減小那種爽快的感覺……

  陳剛心裡可明白了,她喜歡這種摩擦,但又有顧慮:「好妹妹……別怕……身體放鬆一點……像這樣前後的動一動不單是你……我好會更舒服……我說過我不會動的……你自己動一動還怕什麼呢……」

  「嗯……」

  能為自己帶來快感的動作何樂而不為暱?

  她試著把屁股慢慢地前後搖動,真的是好爽吔,陳剛的確也很守信,騎在胯部的屁股搖了二三十下,也沒有挺他的下身來迎合,王麗在朦朧中小心地繼續搖著……

  陳剛知道雞巴沒有滑進她的陰道是因為晃動的弧度不大,角度也不對,他要調整王麗騎在他身上的角度:「小乖乖……把胸挺過來點……我好再吃吃你的咪咪……」

  「討厭……」

  但還是順從地把她的胸挺了過來,讓奶對著陳剛的口。

  陳剛扶著她的腰身:「真乖……我吃我的……你搖你的……我們都舒服……」

  邊吸著她的奶子和乳頭邊用手推動她的身體……

  王麗正在如痴如醉地前後地晃作,已經意亂情迷的她閉著眼體驗著給她帶來的快感,突然她張嘴『啊…』了一聲就楞住不動了。

  在她正沈醉在搖曳中時,雞巴已經插入了她的身體,把饑渴了很久的陰道里面塞得滿滿的、漲漲的、熱熱硬硬的雞巴在裡面的感覺真是太好了,它還在跳動呢:「看嘛,說好了不弄到裡面去的……這下可好了……你看啷個辦嘛……」

  陳剛扶著她腰的手並沒有放開,怕她起身退出雞巴時好按住她:「這只是個意外,你又沒有想……我也沒有想……是在搖動的時候出的意外……滑冰都容易摔跤,何況我倆那地方的確好滑……出點意外也是正常的……」

  「就你會找些歪理來說……我真被你氣死了……」

  嘴上這樣說心中可高興了,她是在為自己找一個台階下。

  「趴下來點,讓我抱著你……」王麗順從地彎下腰雙肘支在床上趴了下來,她的那對奶子在陳剛的胸前摩挲著,硬燙的雞巴在她的陰道里泡著讓她有一種充實飽滿的爽意,他一手摟著她的脖子親吻,一手摟著她的屁股愛撫:「小乖乖……現在晃晃會比剛才更舒服……」

  王麗順從地彎下腰雙肘支在床上趴了下來,她的那對奶子在陳剛的胸前摩挲著,硬燙的雞巴在她的陰道里泡著讓她有一種充實飽滿的爽意。

  他一手摟著她的脖子親吻,一手摟著她的屁股愛撫:「小乖乖……現在晃晃會比剛才更舒服……」

  「我不……」

  她和老公作愛也是被動的接受,但她在靜靜地享受著插入的樂趣。

  陳剛雙手卻讓她晃動了起來,他沒有挺動下身。

  但王麗的身體也配合著他的搖動,同樣起到了雞巴在她陰道中抽插的效果,她已經有十多天沒有作愛了,老公對她很少調情,而且多是爬上來就想幹,女性的性慾反映又要比男性稍慢,有時候老公射精了她才有性慾的要求,剛想爽時對方又不行了。

  她更喜歡今天的這個過程,赤裸身體的接觸、對她的愛撫、親吻、性器的摩擦、醉人的語言都讓她享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性愛,現在是姐夫的雞巴在抽插自己的 陰道,甜蜜的舒爽又伴隨著偷情的刺激,由下身傳輸到身體各個門部位的快感越來越強烈,才不過二十來下的抽插,王麗已經喘著粗氣,細聲地呻吟著。

  她事前已經被挑逗得無可奈何,現經過這麼一抽插,已經把她推上了快樂的頂峰,她體內猶如開啟了的閘門樣,非洩不可,她首次急速地搖著自己的身體,用小 屄去套弄著姐夫的的雞巴,然後把陳剛抱得緊緊的、雙腿也把他夾得死死的、她在全身心地體驗著股股的陰精噴向那硬燙的雞巴的快感……

  隨著陰道內壁的嫩肉開始蠕動、痙攣、她的身體也在顫慄……

  陳剛的雞巴經不住她陰肉的揑弄,就像是非把他的精子擠出來不可,忍也忍不住了,他急速地挺著下身,讓雞巴在她的陰道里快速地抽插,濃濃的精液直射出去與她的陰精彙合,他也把她摟得好緊好緊……

  一陣吞噬與刺戳的強烈運動後,精的噴發完成了,他們也感到如四肢散了架式的疲憊,雞巴還在她的陰道里面泡著,摟著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淩晨六點過,王麗弄醒了陳剛在他耳邊說:「快起來……別讓姐姐發現了……」

  「啊……」他快速穿好衣服。

  「你到外面去吃點東西就上班,一會姐姐問起就說你在牆邊蹲了一夜,這會出門去吃早點了……記住,我們說話的口氣要一樣……」

  「好……我記住了……」

  他就溜了出去。

  出得門來,長舒一口氣。

  「 啊,凍凍真好!肏,今晚上還得讓她鬧......」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