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讓女兒繼承香火

秋風中,枯木下站著一位中年人男子和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爸爸我們回家吧!」
  阿生回過頭去看著少女,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阿生的女兒,名叫秋玲,秋玲今年十六歲白玉似的肌膚細嫩紅潤,豐滿的嬌軀,纖細的柳腰,長長發秀髮,俊俏的臉蛋,鼓鼓的美臀,迷人的小嘴。
  阿生今年三十六歲,但滿臉肉瘤結在一起,鼻口不分,眼睛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因眼周圍都被眼皮給遮住了。
  「爸我們回家吧!天已黑了!」
  秋玲輕聲的喚著自己心愛的父親,但可聽的出聲音夾帶著許多無奈與悲哀。
  「女兒,為什麼!!老天要如此對待我們家,女兒……這幾年我活的好痛苦哦!我真的不想再這樣活了。我現在這個樣子,每個人見了我就像見到鬼似的。」
  原來阿生一家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他自己也是妻妾成群,但是十五年前的那一場大火,奪走了他們整個家族及他所有的財產,他捨命相保才從大火中救出她剛剛一歲的女兒。自己也被燒成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秋玲聽了這番話更加的心痛。要不是那場大火,自己的父親可能是天下少女傾心愛慕的對象。
  上天啊!!你又為何要如此的對待我們父女,我真希望那場火燒傷的是我,而不是我心愛的父親呀!秋玲強忍著內心的生痛,對著父親說:「爸,別想太多了,我們能活下來,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女兒你知道嗎?我之所以活到現在,我是全為了你,為了我們林家,將來能有個後,能重振我們的家族!不然我無臉去見我們的列祖烈宗!可惜你是個女孩子……哎……」
  「爸,你要堅強的活下去,為了我們林家,也為了我,女兒不能失去你,沒有你,女兒我也活不下去了。你不要太在意外表,你的內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一定會有人欣賞你的。」
  「女兒,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這幾年還沒教訓的夠嗎?哪有人會喜歡我這張鬼臉。再娶妻生子我看這輩子別想了,還是讓我早早離開這傷痛的人間吧!」
  此時阿生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哎!如果你是個男孩那有多愛好,就能替我重振家族的威望了,可惜可惜阿……」
  「爸爸,你千萬別這麼想阿,就是我不行,將來我也可以嫁人生子啊,哪不就可以重振我的林家的家族了嗎?」
  「傻孩子,你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了,怎麼談重振我們的家族呢!哎女孩子就是不行啊……」
  「爸,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說不定我也行的,我可以不出嫁,我可以找一個男人下嫁到我們家,將來生了孩子姓林不就行了。」
  「你傻啊你……現在還有誰願意倒插門到我們家,你以為哪是我們家族興旺的時候!」
  「哪……哪怎麼辦!」
  「算了,天已黑了,我們回家吧!不要再想了。」
  這可憐的父女並肩而行,正好一位農夫與他們對照而來,農夫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父女。阿生早已習慣常人如此看他,也不以為異。他們擦肩而過,只聽身後農人輕嘆:
  「美女與惡鬼同行,真是奇也。」
  秋玲父女不加理會,加快腳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走入一片林裡,秋玲望著心愛父親,在父親的臉上可以看到他那悲傷的眼眸。對著父親輕聲說:「爸爸,你不要太在意別人,你不是還有我嗎!」
  一句話提醒了夢中人,一個荒唐的想法在他的心頭浮現:「對啊,我女兒也是女人,我何不和她生一個孩子,哪樣不就全是我們林家的血統了嗎?」
  想到這他頓時收起悲傷也燃起男性的氣魄。「女兒,你放心吧!我會堅強的,已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適應了一切」
  秋玲聽了父親這番話,感動的差點哭泣。想想十五年的苦熬,父親終於適應了這一切。
  笑著對父親說:
  「爸,你知道嗎?你永遠是我心目中最偉大、最英俊的人!」
  秋天夜總是讓人可怕,他們父女正好走進陰暗的林裡,四周暗的無法看到回途路線。再加上秋風烏嗡的吹著,秋玲有點膽怯,不由自主的抱著父親。
  「爸爸,好暗哦!我們好像迷路了耶!」
  煞時像個少女怕黑的模樣。阿生左手摟抱著女兒說:「女兒,不要怕,只是天黑看不著路罷了。我們慢慢摸黑回家吧。」
  秋玲依偎在父親的身邊。父女倆放慢腳步,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正巧夜鳥飛過,秋玲嚇的抱的更緊,她那大胸脯正好壓著父親的身上,好似快被擠出來似的。
  阿生正是衝動的壯年時期,好久沒有過與女人身體接觸過,頓時有股莫名的衝動,下面的陰莖突然脹了起來,原先他妻妾成群,身邊那缺女人,現在不行了,唯 一的一個女人就是他的女兒,雖隔著一件單薄衣服,也能感覺到女兒酥軟的胸脯,內心有一股想性交的衝動。性慾沖淡了他的道德觀,這讓他怎麼受得了,他曾經偷 看過女兒洗澡,女兒那堅挺雪白的乳房、粉紅的乳頭,再加上那身材勻稱白玉般的皮膚,他永遠都不會忘記。曾多次幻想與女兒性交,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 女兒的內褲上。
  此時他把女兒摟的更緊,為的只想把身體更貼緊女兒的胸脯,他們父女倆好像粘貼在一塊。阿生已經不能再忍受了,他好想現在將火熱的陰莖插進女兒的子宮裡。
  心已定,何不現在強暴自己的女兒,或許她會在我身上得到滿足!阿生打了定主意,決定對自己的女兒下手。他想幹自己女兒的這種想法已有好久了,只是苦無機會行動,今天正是好時機。
  這時秋玲也感到父親身上可哪男人的氣息。十五年來她從沒有讓男人這麼抱過,她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由燃而生,下體不知早已流出淫水,幾乎吧內褲給弄濕。身體也不知覺的火熱起來,原本白哲的臉突然紅了起來,雙手不由自主的把父親抱的更緊了!
  阿生看著紅著臉的女兒,那火紅的雙唇是那樣的誘人,差點要親了過去。
  「玲玲,你的臉為什麼紅紅的!」阿生輕聲的說。
  「爸,我沒有啊!可能是害怕吧。」
  「你害怕什麼啊?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阿生開玩笑的說著:「女兒,如果你是個男孩不就斷不了我們林家的香火了,可惜、可惜啊。」
  女兒突然傷感起來。這不是沒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
  「爸爸你別胡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女兒擔不起這責任。」
  「女兒,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倒有一個方法可解決。」
  「爸,你有什麼方法,快說給我聽聽。」
  「待會你就知道了。不過,你千萬不可怪我,不可反對喔!」
  「什麼方法啊?」
  「女兒,你先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
  正好他們父女倆走出了林子,月光也正好照映著回家的路。
  「女兒,回家我再告訴你。」
  秋玲滿肚子狐疑,慢慢走著回家。
  父女倆回了家後,簡單的用完晚餐。
  「女兒,我去洗澡了,晚點我再告訴你我的方法。」
  秋玲「哦」的一聲表示!
  秋玲洗好澡,穿著透明的睡衣在梳妝擡前擦著保養液,心想著父親剛說的方法,房門正好響起。
  「爸你進來吧!」
  阿生看到女兒透明的睡衣,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與蕾絲的內褲。走到女兒的床邊坐了起來,兩眼看著她哪大大的胸脯,修長的腿,圓圓鼓鼓的屁股,使他陰莖立即硬了起來。秋玲這時才想起來自己身上穿著透明的睡衣。於是說:「爸,你先出去一下,我換好衣服再進來。」
  「玲玲,沒關係,我又不是沒看過,你小的時候你什麼地方我沒看過,說不定待會就不用換了,我說完就走,不要費時。」
  秋玲心想:這也對。他是自己的父親,這又怎麼了,小的時候還是他捨命把自己救出來的呢,那是不是還是什麼也沒穿。
  「爸爸,你說,是什麼方法?」
  「女兒,不是用說的,我用做的,你就會明白。」
  這時秋玲感到父親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像以前的父親,使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阿生看著女兒呆望著他,突然抱著女兒強壓在自己的身下。
  「爸……爸……你……你這是干什麼啊!你怎麼可以這樣。」
  秋玲掙扎不讓父親脫去睡衣,但已經太慢了。這時身體感到一絲冷意,知道睡衣已被父親脫去,手抱著胸脯不讓父親脫去胸罩。阿生像瘋狂的野獸,不停的撕破 女兒的胸罩,看到哪雪白堅挺的乳房使他更加瘋狂,伸出雙手把女兒的手拉開,頓時看到那粉紅色的乳頭,不由自主的像小孩一樣吸著女兒的乳房。女兒因掙扎乳房 不停的晃動,不時還打在臉上。
  「爸……爸你……你快停下……啊,你瘋了啊……我是……你的女兒」
  正要說時,感覺父親輕咬著自己的乳頭。啊……啊……,此時自己好像被電一般,一股舒服的電流流向她的腦海……腦筋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後仰成一弓字形。
  「……啊……爸爸……你……你快停手,你不可以這樣……這是亂倫。」
  秋玲被父親吸食乳頭,燃起自己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性慾,但理智告訴自己不可以鑄錯,自己還是處女,在理智與性慾中做最後的掙扎。阿生看到女兒雙手不再掙扎,兩手搓揉女兒的乳房,嘴巴不停吸著乳頭,有時輕咬,每咬一下,可聽到女兒輕聲的「哼」一下
  「……爸……爸……你……你不……可以……我們不能這樣……啊」
  「女兒,你難道想要林家絕後嗎?」
  「……啊……這就是你說的方法嗎?」
  秋玲已經知道沒退路可選,想到自己的悲哀父親的燒傷,也只能怪老天弄人。為了父親,為了林家的香火,她有責任為林家擔起傳香火的重擔。
  阿生邊吻邊說:「女兒,我們一起為林家傳香火吧!」
  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頸子,再輕吻著女兒的耳朵,不時還在耳邊吹氣,好刺激女兒的性慾。秋玲這時聽了父親這番話,已屈服父親,接下來只想更快得到舒解。
  「好吧!!父親,女兒給你,這樣也可讓你們林家有後。」
  阿生聽了更加興奮,本以為用強的,現在可以大大方方與女兒做愛。阿生飛快的把身上的衣褲脫去,陰莖不時的跳了出來。
  秋玲看到父親的肉棒,又長又粗,不由地說:「爸爸,不行啊,我……我害怕,你……你那個東西太大了……這……這……會插死人的……」
  阿生已經慾火難忍,壓在自己女兒的身上,不停的狂吻。父女倆相擁在一起,女兒主動吻著父親,不時還把舌頭身進父親的嘴巴。秋玲也陷入瘋狂的境界,淫水濕透了整件內褲。
  「女兒,我好愛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脫去女兒濕透的內褲,將女兒的雙腿打開。
  「女兒,我要吻你的陰唇。」秋玲「嗯」了一聲表示說好。阿生舔著女兒的陰唇。女兒陰道內不時流出水了,把阿生的臉都給弄濕。還不時將舌頭伸到陰道里。
  「……嗯……父親……女兒好舒服哦……喔……嗯……」
  聽到女兒的呻吟,阿生更加的賣力,想讓女兒更舒服,舌頭還不時在陰核與陰唇間來回。
  「嗯……好父親……快……女兒不……行了……啊……」
  秋玲抓住父親的頭,不停的把父親的頭向自己的下體壓,屁股也不停的扭轉,好讓父親更深入。
  「嗯……嗯……我……的好……爸……爸……女兒……不行了……」
  一股電流從下體傳到大腦,弓起了身。
  「……啊……來……了……」
  十五年來第一次的高潮,竟在父親舌頭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熱水往自己的臉上噴射出,整臉都是女兒的淫水,好像在洗臉,知道女兒已經得到了高潮。看著女兒滿足呻吟,內心說不出有多快樂。
  「啊……啊爸爸,來,換女兒幫你服務」
  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女兒赤裸著身子,肉棒早已快脹破了。女兒握住父親粗長的肉棒,上下套弄。因父親的龜頭太大,嘴巴無法吞食,只好在肉棒邊緣親吻。
  「……嗯……父親……你的好大……嗯……女兒這次可能沒命……」
  「女兒,別說,我會讓你得到別人沒有的快感。」
  女兒不停的套弄,吃了將近一小時,還沒讓父親射精,這使她非常驚訝。阿生因被火燒傷表皮,沒像正常來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女兒翻過來,壓在女兒的身上,他把女兒的雙腿打開,肉棒不停的在女兒的陰唇來回搓揉。左擦右操了幾下,然後藉著淫水的滑勢,猛地一插到底。
  纖云畢竟還是處女,她立刻感受到了一種鑽心的疼痛,不由得痛呼一聲:「啊……爸爸……痛哦,疼死我了……快……快抽出來……啊……」
  好不容易進去了,哪能讓他出來,這時阿生一邊緊壓著女兒的身體不動,一邊細細的吻著女兒嬌豔的雙唇說:「玲玲第一次都是這樣子的,等一下就不會痛了,而且還會很爽的呢!!」他安撫著因疼痛而垂淚的女兒。
  他的雙手分別罩住女兒已可盈握的雙乳,慢慢的撥弄著,玲玲的乳頭因激情而堅硬了起來。
  她深鎖的眉頭,慢慢的舒解開來,一邊嬌喘的說道:「喔……爸……我我已經不不疼了……,為了我們林家……你……你就來吧!」一邊搖晃著身軀,雙腿交叉緊緊夾著父親的腰。
  阿生緊繃的慾火,一口氣衝了出來。他抱著女兒的身軀,一下又一下,讓雞巴重重的深入女兒的小穴中,女兒陰道壁柔嫩的擠壓感,及濕熱的膚觸,讓他更加重抽插的速度,直想把女兒和我的身軀溶成一體,不再區分。
  「爸,現在我們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宗能保佑女兒這次得子,好讓林家有後。」
  「好吧!女兒,我們可要赤裸著身去哦!」
  「這樣不可以,這太汙辱林家祖先了。」
  「女兒,祖先不會怪我們,我要讓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繼承香火。」
  父女倆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阿生看著祖先牌位。
  「林家列祖列宗,我本著為林家香火,甘冒亂倫大忌,只為使林家有後,盼能得子,好讓林家承香火,請保佑我們父女順利,我已年四十,已不能挑起這重振家族的重擔了,再說,亂倫結晶恐有缺陷,希望能讓孩子健康平安。」
  拜完後,秋玲向父親說:「我們回房吧。」
  「女兒,不用了,我們在這做,我要讓祖先看看我們是如何為林家犧牲,這樣可以……」
  話還沒說完,阿生就像餓狼似的撲倒過來。打開女兒雙腿,阿生抱著心愛的女兒,父女倆又再次的緊貼在一起。阿生吻著女兒舌頭,不時與女兒的舌頭交織。秋玲雙手抱著父親的屁股,雙腿也夾在父親的腰上。
  這時女兒的兩片粉紅的陰唇正好大開,可看出陰道口的淫水還不停向外流出,從下體流到地板。父親的龜頭慢慢的從女兒的裂縫推進。
  「女兒,我要進入了。」
  「……嗯……我的好父親。」
  當龜頭插進去時,女兒痛苦的大叫:「好痛!慢一點。」
  女兒的陰道口撕裂了,還有一絲的血隨水流出。阿生感到龜頭被緊咬著有點痛,但包的好舒服,他已不顧女兒的喊叫,屁股一沈,整支肉棒沒入女兒的體內。秋玲痛的幾乎暈倒,父親一頂就頂到子宮裡,整個子宮都含住父親的龜頭。
  「天啊……我痛……啊,爸爸你會要我命的!」
  阿生感到被電般,但這舒服真難以形容,不管女兒的痛,加快抽插速度,每深入一次,女兒就大叫一聲。因自己的肉棒與常人不同,抽出時螺旋的肉棒還帶出不少水。
  抽插幾次後,女兒的疼痛不見,帶來一陣陣的快感。秋玲知道這肉棒在摩擦自己的陰道,總說不出的舒服,她知道沒人能感受這種亂倫所帶來的快感。
  再加上亂倫的心理,使她更為興奮。阿生感到女兒的陰道緊的緊緊的、滑滑的、爽爽的、暖暖的……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一浪一浪直襲心頭。
  「女兒,你的陰到好舒服哦,干的我好爽,我以後每天都要干你的穴。」
  「啊……我的大肉棒父親……喔……喔……女兒不不行了……你每頂一次都頂到我的子宮……嗯……」
  阿生聽到這更加用力。
  「啊……父親……女兒要完了……啊……」
  阿生感到龜頭被女兒的陰精一燙,知道女兒已經高潮了。女兒顫抖身體向後仰,正好乳房對準自己的嘴,阿生一口含著女兒的大乳。女兒高潮後,無力的把雙腿大開在地上,淫水不停的向外,滴到地板上。阿生把女兒的雙腿擡到肩上,腰一挺,肉棒又插了進去。
  「啊……父親……頂穿……女兒的肚子都被你的肉棒頂穿了!」
  秋玲像是被折似的,腳被倒過來,正好碰到地上。父親的肉棒不停的進出。阿生看著女兒的陰道隨著肉棒進出好像被吸出來又擠回去,淫水不停的流出。
  「啊……爸……爸……女兒好舒服……女兒要你天天干我……喔……」
  一陣陣的快感激盪著腦海,整間房裡只聽到秋玲的狂叫。阿生幹著女兒,也跟著狂叫:「……女兒……的好穴,女兒……父親……幹的好舒服哦!」
  女兒又一次的高潮。父親幹了兩個小時還沒射精,這可讓秋玲急死,心想:再下去,我可真的要被父親干死。阿生把女兒抱起來,邊走邊插。
  「啊……嗯……爸……爸……你要帶……我到哪……啊?」「卜滋、卜滋……」,父女倆都已滿身是汗,阿生把女兒放到供桌上,拉開女兒的腿,肉棒又再次進入女兒的體內。秋玲好像供桌上的紀品,父女倆就在供桌上幹了起來。
  阿生邊干邊看著祖先牌位。「我們林家有後了!哈~~~~哈!!」女兒因過於興奮不停的高潮,興奮的哭泣。
  「嗚……嗯……好父親……女兒……從沒這樣……啊……我快不行了!」陰道異常的收縮,女兒的陰道夾的阿生好不舒服,子宮緊咬著父親的龜頭不放,使阿生撥不出來。女兒身體一緊,好像抽筋一樣。
  「……啊……我要死了……」最後的陰精射了出去,阿生被感到龜頭一燙,腦筋一片空白,下體一股熱精直射進女兒的子宮。
  「……女兒……」一聲大叫,昏了過去。
  秋玲感到子宮一燙,燙的也昏了過去。阿生躺在女兒的身上,父女倆就在供桌上赤裸著昏迷不醒。
  秋玲不知自己的體內已有了變化,父親的精子不停在尋找自己的卵子,上億的兒子子孫終於找到,爭先恐後的與自己的卵子結合。
  當阿生醒來看著女兒還昏迷,撥出肉棒。女兒則是兩腿大開,陰道流出自己的精液,白色的精液從陰道口流下,再流到供桌上。
  阿生抱起心愛的女兒走到自己的房間,又一次的姦淫了自己的女兒。
  十個月後,秋玲為阿生生下了一個聰明可愛的男嬰。
  抱著這可愛的男孩,阿生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決定再接再勵,希望秋玲能再為自己生下個漂亮可愛的小女孩……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