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事的老婆瘋狂的一夜

我的同事小王和我是鐵哥們,他是個釣魚高手,在辦公室的時候也是整天活躍在各個釣魚論壇上,受他影響我開始和他去釣魚,並且經常是通宵達旦在河邊上瘋釣。周末的時候我們還經常帶著老婆孩子去河邊野炊,邊釣魚邊享受天倫之樂,偶爾還一起去KTV嚎上一陣,慢慢的都混熟了,甚至偶爾還開起了略帶葷腥的玩笑。

小王的媳婦叫陳瑩,26歲,臉蛋長的一般,但是眼睛很好看,大約一米六的身高,體重估計有一百三十斤,兩個乳房異常的飽滿,走路的時候真的有點波濤洶湧的感覺了,有時候我和她開玩笑,我說你別走太快了,你想淹死我嗎?她沒聽懂什麼意思,我說你知道什麼叫波濤洶湧嗎?然後兩眼色眯眯的看著她的乳房,她反應過來之後就是一陣的笑罵。

恰逢國慶節,我和小王約好第二天的下午出去夜釣,我答應他開車去他家裏接他。第二天天快擦黑的時候我到了他的家,敲門之後開門的是他的媳婦陳瑩,她穿著睡衣,頭發用毛巾盤在了頭上,像是剛洗過澡的樣子。

孟哥啊,趕緊進來坐。說著陳瑩把我引進了屋內。孟哥,來找小王的嗎?陳瑩問我。

是啊,我來帶你男人去河邊風流去。我和她開起了玩笑。

啊,小王沒告訴你他回今天老家了嗎?陳瑩有點吃驚的回答我。

啊,沒有啊,什麼時候走的,這個王八蛋,敢放我鴿子!我心裏有點憤憤起來,約好了的事變卦了,也不給我來個電話。

呵呵,他早上走的,老家蓋房子的事他父親和鄰居鬧別扭了,他回家看看。

哦,需要幫忙嗎?我帶幾個哥們去給幫忙去。我問她。

呵呵,你以為要打架嗎,就是吵了幾句,我老公就是怕打架才幹趕緊回去的。陳瑩笑著回答我。

哦,那就好,咱兒子呢?一起回老家了嗎?我鬆了口氣問道。

是的,正好放假了,老公讓孩子回老家玩幾天,哎,對了,孟哥,你剛才罵我老公是什麼?王八蛋是吧?那你這是罵我婆婆呢,還是罵我呢?陳瑩笑著和我開起了玩笑,說完她一雙迷人的眼睛盯著我。

就在這時我猛地發現她的內衣開了個扣子,裏麵竟然是真空的,從開著的縫隙恰好能看到她的乳房的側麵,雖然看不到乳頭,但是乳暈是可以清晰的看到的,靠,這乳房也太大了吧,我有點失態了,眼睛根本挪不了地方,一直盯在她的乳房上。

陳瑩看到我的樣子,低頭看了一下,一把捂住了胸部,臉騰的一下變紅了,說:靠,你個流氓,往哪裏看呢?

呵呵,我上麵都沒看到,這個不怪我啊,你不能用你的錯誤來懲罰我吧?我蠻不講理的和她開著玩笑。

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哦,那也包括你老公吧?

有一個算一個,都不是好人!陳瑩仰著臉和我爭執。

呵呵,好了,你贏了,我承認我偷窺失敗。我說著站了起來。

我得走了,你男人不在家,我怕我在你家犯錯誤,我得走了,你獨守空房吧,哈哈我話音沒落,一個沙發的靠背就飛了過來。

你整天沒個正行,不怕嫂子罵你啊。陳瑩站起來要送我。

呵呵,我和我老婆是久經考驗的革命伴侶,不像你們小年輕的,我就說說罷了我邊說邊往客廳的門走(其實我比她和他老公都隻大一歲)。陳瑩從我身邊超過要去給我開門,她身上的香味讓我一下子迷離了,那是洗發水加上體香的味道,我最抵抗不了的就是女人洗澡以後的味道。

我在陳瑩開門的瞬間用手按在了門上,咋了?又想說什麼啊?陳瑩轉過身來看著我。那個,什麼,那個你老公不在家,你可別出去泡帥哥哈我笑著說。

還用出去泡嗎,帥哥這不都送上門來了嗎?陳瑩說完有點挑逗的笑看著我。

送上門了?啊,我啊?我突然明白過來。

陳瑩沒有說話,微笑著看著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試探我,雖然平時經常開玩笑,但是上床之類的玩笑還真沒開過。

咳,那個、什麼,咱倆不合適的,我不是你的菜,就你這小體格,怎麼經得住我的摧殘呢,我還是回家伺候母老虎去吧。我故意昂起頭,清了清嗓子說道。

切,別惡心我好吧。陳瑩作勢要打我。

別動手啊美女,我說的可都是真的,我每次一個多小時,你不得累哭了啊。我說完趕緊抱住了頭,我知道這頓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

幾秒鍾後並沒有拳頭落在我身上,我睜開眼看著陳瑩,隻見她笑著看著我說:不吹牛你得死是吧,雖然你比我老公帥,但是就那方麵你肯定不如他,你也就是三分鍾的料!說完陳瑩笑了起來,臉也變紅了。

我心想這是有門了啊,難道今天我要有豔遇了嗎,呵呵,這麼好的機會可別浪費了,如果不成就當開玩笑了,反正沒有別人知道,想到這裏我心一橫,兩隻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說大妹子,你讓我很沒自尊啊,為了表示我的憤慨,我決定要從你這裏找回我的自尊啊,如果我要是把你那啥了,你怎麼樣,是跳井還是報警啊?你不會抓我的臉吧?我晃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的乳房也隨著動了兩下。

那你可以試試啊。陳瑩仰起臉和我對視著,身體靠在了門上。

靠,不管了,死就死吧。我心裏想著一把把陳瑩抱了起來,沒想到的是她雙手環住了我的脖子,臉貼在了我的胸上。

我不再矜持了,再裝下去我都得罵自己了,三兩步來到她的臥室,她的手拍了拍我的臉,指了指客房,呵呵,看來她是不想和我在她和他老公的床上做愛,倒頭回來奔向了客房,把她放到床上,接著我趴在了她的身上開始吻她,她熱切的配合著我,舌頭像一條靈巧的魚和我糾纏著,我的手解開了她的睡衣,碩大的乳房露了出來,我把她的乳頭含在了嘴裏,吸著,她開始呻吟起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另一個乳房上,確實是放在上麵,因為我一隻手根本抓不過來。

陳瑩扭動著身子,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上摸索著,我穿的是休閑裝,三兩把我就把自己也脫光了,趴在同樣赤裸的陳瑩身上,她的腿盤在了我的後麵,瘋狂的和我親吻著,我的雞巴已經硬的不能自持了,拿著雞巴就想插進去,別,你去拿個套,在大臥室的床頭櫃的暗格裏。陳瑩用手擋在了陰道口上。

我暈,不用了吧,我從不在外麵胡來的。我猴急道。

不行的,我現在不死安全期,乖啊,快去拿,我讓你好好的舒服。陳瑩麵色潮紅,拍了拍我的臉。

那好吧。說完我光著身子就躥到了她的臥室,在床頭櫃的抽屜裏還的發現了暗格,他老公設計的,估計是怕孩子亂翻東西,因為裏麵還有好幾個情趣用品,精蟲上腦了我也來不及仔細觀察了,拿著套套就衝了回去。

我站在床邊陳瑩接過套子,撕開了一個套子給我戴在了雞巴上,我的手在她的大乳房上撫摸著,把她的乳房擠壓成各種形狀。戴好了套子,我直接把陳瑩推到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用雞巴在她的陰道口磨著,她的陰道口已經泛濫了,一片水鄉澤國,我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慢慢頂了進去,我和她同時呻吟了出來。

嗯……好脹……陳瑩呻吟道。

寶貝,你的逼好緊,太熱了。我說著開始抽插起來,陳瑩開始配合著我。

我每次往裏插的時候,她的陰部就挺上來迎合我,啪啪啪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孟哥,使……勁日我,你日……的我真舒服,你的雞巴真………大!陳瑩在我的攻擊下變的語無倫次起來,眼神變的迷離了,臉上泛起了潮紅,頭發也散亂在了枕頭上,光潔圓潤的胳膊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摩挲著,是不是的雙手按住我的屁股,想讓我的雞巴更深的插到她的陰道裏。麵對飛來的激情,我有點不能自持,看著陳瑩靡靡的樣子,我感覺腰眼一酸,精液不受控製的射了出來。

嘻嘻,我就說三分鍾吧,還吹牛,你這回找回自尊了嗎?一陣輕笑傳來,陳瑩取笑我道。

呵呵,胡說啊,至少20分鍾。我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也不是你說的兩個小時吧?就知道吹牛,這回你還吹吧?陳瑩邊笑邊給我把套子拿了下來,暈,你怎麼射了這麼多,多久沒做了啊?陳瑩問我。

快兩個星期了,你嫂子去南京學習了,我和誰做啊。我解釋道。

陳瑩拉著我的手去了衛生間,她用水給我洗了洗下麵,很仔細,很溫柔,嘻嘻,你本事呢,再欺負姐我看看來。陳瑩邊給我洗雞巴邊用指頭輕輕的敲了一下我的雞巴,她的樣子真實迷人,我不禁又有點蠢蠢欲動了,看著我逐漸勃起的雞巴陳瑩有點吃驚了。

不是吧,這才幾分鍾啊,你這火氣也太大了吧。陳瑩說。

呵呵,剛才那次不算,重新來一次。我挺著雞巴就湊了上去。陳瑩正蹲在地下,用淋浴頭衝洗她的下麵。

哈哈,你滾吧,真不要臉,快回去躺一會去,我洗洗就來。說著陳瑩推了我一把,我就回了剛才做愛的臥室,躺在床上心裏不禁忐忑起來,靠,著可是最好的哥們啊,把她老婆上了,這以後可怎麼相處啊,唉,真是屌頭子一硬,嬸子大娘都敢動,這回玩大了。

正在我惴惴不安的時候,陳瑩來到了臥室,把灰缸放在了床頭櫃上,從煙盒裏拿出兩隻煙放在嘴上點著了,接著把其中的一隻放到了我的嘴裏,我拿著煙抽了兩口,手在她的大腿和小腹上來回撫摸著,她熄滅了煙後幫我也滅掉了煙,然後在我的身邊躺了下來,拉過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胸上,我的手又不安分的放在了她的乳房上。一陣沉默之後,陳瑩先打破了平靜,孟哥……

嗯……

你晚上還去釣魚嗎?她問我。

河邊上太靜了,又沒有路燈,我自己不敢去,一會我回家。我回答她。

嫂子不是沒在家嗎?別回去了吧,我老公今天更不會回來了。陳瑩說完翻過身趴在我的胸脯上,用指尖輕輕的在我的下巴上劃著。

那我在這裏過夜不會有別人來吧?我有點不放心的問道。

靠,你什麼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有相好的會來是吧?她有點怒了。

姑奶奶,你誤會了,我是怕你家裏別的人會來,你媽媽不是和你住一個小區嗎?我連忙向她解釋。

陳瑩一下子笑了,說:如果咱倆正辦事呢,我媽來了,你說她會告訴我老公嗎?頂多偷偷罵我兩句得了。

也是哈,你媽又不是你婆婆,那咱不怕了,來動手吧。我說著又趴在了她的身上。

孟哥,等一會,我裏麵現在還哆嗦呢,你剛才太猛了,和沒見過女人是的,連氣都顧不得喘了,哪有你這麼玩命的啊。陳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真的啊?那你來高潮了嗎?我趕緊問道。

兩次,你剛進去我就高潮了,你射的時候又來了一次,剛才在衛生間我的腿還哆嗦呢,你沒看見啊?陳瑩的手放在了我的雞巴上輕輕的撫摸著。

我靠,我以為我真的廢了呢,嘻嘻,沒想到還讓你高潮了。我親了一下她的臉道。

其實時間也不短了,二十多分鍾,比我老公兩次的時間還長。陳瑩說著把腿壓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暈,你耍我呢,那會還說你老公多厲害。我笑著問她。

你暈什麼暈,我總不能說我老公不行吧,你聽了還不得馬上把我那個了啊。陳瑩反駁我說。

呵呵,那我總算沒丟人,雖然不到我平時水平的一半。我有點沾沾自喜了。

你別給鼻子就上臉哈,把你美的,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陳瑩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胳膊舉過過頭頂,和我雙手十指相扣把我壓了起來,她的舌頭在我的臉上慢慢的舔著,從臉頰舔到了耳朵,然後把我的耳垂含在了嘴裏,吮吸著。

她的乳房緊貼在我的胸脯上,兩個白花花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不斷的變換著形狀,我的雞巴瞬間膨脹,從她的大腿的縫隙頂了上去,她扭動著屁股,陰毛在我的小腹上來回滑動,又癢又刺激,她的陰道口若即若離的摩擦著我的龜頭,我瞬間崩潰了,想拿出手來扶著我的雞巴插進去,陳瑩感覺到了,加大了抓我手的力度,壞壞的笑著說:怎麼,你想造反嗎?說著親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扭了一下臉,急急的說:好寶貝,我受不了了,讓我進去吧。

美的你,看你還吹牛不,就不讓你進去。陳瑩說著故意把陰部往我雞巴上使勁一壓又馬上離開了,我感覺雞巴上涼涼的,那肯定是她陰道離出來的水,她肯定也動情了。孟哥,你想日我是嗎?陳瑩調皮的看著我。

你說呢。我說著把雞巴往上頂了一下。

嘻嘻,不要臉,我可是你哥們的老婆,你連我都日了陳瑩色色的說。

我……誰讓你奶子這麼大的啊。我有點窮詞了。

哈哈,奶子大你就日啊,大街上奶子大的女人多了去了,你日日看啊。陳瑩邊說邊加大了身體扭動的力度,嘴裏故意呻吟著,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讓我著急,索性就配合她,死皮賴臉的求她,說她太性感了,以前就幻想過和她做愛什麼的,在我一番糖衣炮彈的攻勢之下,她終於妥協了,看你還算老實,姐就再便宜你一次。說著她鬆開了我的手,拿著我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慢慢坐了下來。

你這雞巴真是寶貝,竟然能這麼硬,啊……好燙……陳瑩的身體開始前後動了起來,她的上身不動,屁股和腰的配合讓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裏來來回回的摩擦,她每動一下,碩大的乳房就顫微微的動起來,她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讓我揉捏她的乳房,她瘋狂的扭動著身體,眼神又變的迷離起來。

親愛的,你的雞巴日的好深……啊……又日到最裏麵了,老公,你以後別日別人,光日……我好嗎……老公,你今天晚……上……日我一夜哈……陳瑩隨著動作幅度的變大,話更加變的語無倫次起來。

好……日的慌……老公,你……的雞……雞巴日……我的逼……逼了……老公……孟……哥,你使勁往上頂,日……死我……行嗎……

看到陳瑩淫蕩的樣子,我雙手環住了她的屁股,配合她的扭動,讓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裏來回的衝撞,不一會兒她的表情變的扭曲了,眼睛往上翻著,露著白眼,渾身發抖著伏下了身體,身上和臉上有了細密的汗珠,她來高潮了,陰道裏開始了不規則的痙攣,每一次痙攣都伴隨著她淫蕩的呻吟。

我雙手抱著陳瑩,撫摸著她的背,背上也同樣有著細密的汗水。我讓她躺下趴在她身上,雞巴又一次插了進去,剛插了幾下,她突然緊緊抱著我說:哥,別先日,先別動,我逼裏太麻了。

我順從的停了下來,開始親吻她的臉頰,慢慢的親到了她的脖子上,別,別給我吸出來紅印,讓我老公看到我就死定了。陳瑩感覺我在吸她的脖子掙紮道。

我低下頭,舌尖在她的乳暈上轉著圈,慢慢的轉到了她的乳頭上,我張開嘴把她的乳頭含在嘴裏,吮吸著,用舌頭把她的乳頭擠壓在我的牙齒上,她佝僂起身體呻吟著說疼,看她慢慢的平靜了,我的雞巴又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她也配合我了,我向下插的時候她就往上迎合我,啪啪的撞擊聲和她的呻吟聲有充斥滿了整個房間。

孟……哥,你和我老公那麼好,你怎麼這麼使勁日我啊……孟哥,你別把我日死了,你要是日死我了我老公就不能日我了,你以後也日不到我了,使勁孟哥,你日死我,老公,你的雞巴讓我的逼吃下去了,孟哥,以後你經常日我好嗎,太喜歡讓你日我了,你日的時間好長,我太想了。

時間快過去了一個小時,陳瑩開始瘋狂了,嘴裏的呻吟也大了起來,我知道她這是又要來高潮了,我要和她一起來,我衝刺的速度狂插了一分多鍾,她來高潮了,頭頂著枕頭,眼睛緊閉著,咬著嘴唇,身子往上拱了起來,乳房高高的挺著,我興奮的猛插了一下,把雞巴頂在了她的陰道最裏麵,急促的射了進去,我每射一下,她陰道裏就痙攣一下,呻吟聲也隨之加劇,當一切平靜之後,我怕在她的身上,親吻著她,雞巴還在她的體內。

寶貝,我沒忍住,射你裏麵了我小聲的告訴她。

嘻嘻,我知道,射裏麵舒服,我喜歡。她臉色潮紅的壞笑著。

那你說不是安全期,懷孕怎麼辦啊?我有點不安了。

傻樣,上一次讓你戴套是因為你下麵那東西沒洗,我才不會讓你直接插進來呢。說完陳瑩捏住了我的鼻子。讓你壞,剛才我都喘不過氣了,你還使勁日我,太壞了

啊,啊。我來回扭著頭掙脫了她捏我鼻子的手。

呵呵,你鬼精鬼精的,是不是以前有過偷吃的經驗啊。我問她。

陳瑩說:真沒有,不過結婚以前和同學有過,但是每次都帶著套的,不過次數也不多,加起來不過十來次吧。陳瑩繼續說:結婚七年了,還真沒有出軌過,今天讓你給占便宜了。

我感覺到她是真誠的,應該沒有撒謊。一陣的親密過後,我們有點昏昏欲睡了,我拿出紙先給她清潔了下麵,然後用濕巾給她擦了擦陰道口的周圍,她的大陰唇開始向兩側翻開著。

她乖乖的躺著,眼睛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我清潔自己的衛生後,她抱著我的脖子,趴在我的懷裏用手輕輕的摸著我的鼻子,我拍了拍她光滑的脊背,她乖乖的閉上了眼睛,我也慢慢的睡著了。

我一覺醒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動了一下被陳瑩壓麻的胳膊,她也接著醒了過來。

醒了啊寶貝。我親了一下她溫柔的問道。

嗯,親愛的,我餓了。陳瑩說完眼巴巴的望著我。

你是不是晚上沒吃飯啊?我問陳瑩。

是的,都是你這個壞蛋,來我家就欺負我,害的我沒做飯,這麼晚了吃什麼啊?說完她撅著嘴撒著嬌用肉肉拳頭輕輕的打我的肩膀。

寶貝,我車裏有吃的,我下去拿,本來是晚上我們喝啤酒的下酒菜,估計到明天也壞了,我下去拿,等我哈寶貝。說著我下床穿上了衣服。

陳瑩裸著身體也下了床,雙手抱著我的脖子。親愛的,你別一去不返了哈,不然明天我去你家鬧去。陳瑩撒嬌的搖晃著我。

嘻嘻,怎麼會呢,我還沒欺負夠你呢,我幾分鍾就上來,別急哈寶貝。

陳瑩順從的送開了手,你說話算話哈,你今天晚上怎麼欺負我都行。說完陳瑩把臉埋在了我的胸膛上。

在樓下的後備箱裏,我拿出來烤鴨和醬香豬蹄,一陣香味鋪麵而來,看來我是真的餓了,在環顧四周無人之後,我提著東西又躥了上去,這次沒敢坐電梯,幸好她家是六樓。門市虛掩著的,我直接推門進去。

陳瑩已經穿上了睡衣並擺好了餐具,還打開了一瓶紅酒,陳瑩看到烤鴨和豬蹄高興的叫了出來:呀,太棒了,我愛死你了,這都是我愛吃的。說完她抱著我的臉狠狠的親了一口。

我說你怎麼這麼肉呢,喜歡吃這些能不胖嗎?我和她開玩笑。沒想到陳瑩一下子黯然下來,低下了頭眼圈紅了。壞了,我這是捅簍子了,哪能說女人胖呢。我心裏想著趕緊把他抱在了懷裏。寶貝,你誤會我了,我可沒有嫌你胖的意思,說實話我真的喜歡胖點的,你知道你嫂子瘦和排骨一樣,她那乳房就是兩個也比不上你的一個大啊,真的,我從內心就喜歡你這麼豐滿的。

我接二連三的道歉,陳瑩的臉色終於變的好點了,我趕緊送開了她,倒上紅酒,端起一杯放到她麵前,然後拿起一塊豬蹄放在她的手上,結果她卻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彎下了腰,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我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著是笑啥呢,我轉著圈看了下我的衣服,也沒啥缺陷啊,這是笑啥呢?看到我的樣子她笑的更厲害了。

我說,親愛的,這大半夜的你笑啥呢,你嚇死我算了。我有點迷糊了。

陳瑩終於止住了笑聲,哎呀,笑死我了,你看看,我左手拿著豬蹄,右手端著紅酒,恐怕全世界隻有你敢這麼囂張了。說完她又笑了起來。

哈哈,嚇我一跳,我以為你笑什麼呢,早知道我買兩根紅蠟燭,再扛一個唱片機上來了,省得沒那個氣氛。我鬆了一口氣,笑了起來。

我和陳瑩喝一口紅酒,互相拿著豬蹄讓對方啃一下,時不時的她就笑了出來,她還撒嬌的讓我喂喂她,大半隻烤鴨和半盤子豬蹄下肚之後,氣氛愈加的輕鬆起來,我問她:你老公是不是不疼你啊,剛才你怎麼那麼傷心啊?那會兒我真不是有意的。

其實也還可以的,就是生完孩子以後他和我親熱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了,要不就是晚上不回家去釣魚,或者半夜回來,也不管我睡沒睡著,隻要他想了,就直接進去,完事以後他總是呼呼大睡,根本不理會我的感受,還說我太胖了。

我聽完了馬上安慰她說:其實男人也有喜歡胖點的女人的,比如我,再說了,女人胖不都是因為生了孩子嗎,要不是給孩子喂奶乳房也不會下垂,哪個女人都喜歡美的,女人因為生孩子身材變形了,這恰恰顯示了女人的偉大,這變形的身材就是一枚軍功章嘛。

呵呵,你別吹了,你就是嘴上說說罷了,哪有男人不喜歡自己老婆苗條的啊。這次陳瑩總算沒有再變臉,我知道她是相信我喜歡胖女人了。

幫陳瑩收拾完了下桌子,簡單的洗漱過後我們又回到了床上,脫光了衣服,她把玩著我的陰莖,我撫摸著她的乳房,她問我:你是不是經常鍛煉啊,那會一下子就把我抱起來了。

呵呵,我從小農村長大,地裏的活都幹過,咱底子好,頭幾年我早上一直跑步哪。說著我炫耀起了我的肱二頭肌。

呵呵,是挺結實的,真羨慕你老婆。陳瑩又一次把臉貼在了我的胸膛上,我老公體力不行,每次就是幾分鍾,他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她小聲的說。

那以後我們經常做愛吧,我好好的疼你。我緊緊的抱了一下陳瑩。

不行啊,我要是被你喂饞了,我和我老公就更麻煩了,孩子都好幾歲了,我不想出什麼意外的,我老公其他方麵還行,對我家人也特別好,他就是太木訥了。陳瑩的聲音更小了。

那以後咱倆還能做愛嗎?我也小聲的問她。

陳瑩搖了搖頭說:說真的,我好喜歡和你做愛,但是我的愧疚感讓我不能和你繼續的,你還記得以前野炊的時候你和我開玩笑嗎,我當時下麵真的有反應了,心裏想要是能和你做愛的話,肯定很舒服的,但那也隻是想想,我真不敢,再說你和我老公關係這麼好,萬一傳出去,你倆就完了,和你過這一夜我就很滿足了,親愛的,你再疼我好嗎?

陳瑩說完手開始撫摸我的雞巴,我的雞巴又變的硬了,我讓她側躺著,從她的後麵插了進去,右手撫摸著她的乳房,抽插的速度慢慢的快了起來,換了好幾次動作,因為做過兩次的原因,這次的時間更長了,陳瑩還是那麼激情四射,讓我真的欲罷不能,在她又一次的高潮中,我又一次的射到了她的體內,這次我們誰都沒有動,就讓下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摟抱著沉沉睡去,那一夜我們一共做了五次,最後一次我射出來的精液很少了,我估計也就是很透明的一點液體了。

這就是我和同事老婆的瘋狂一夜,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但對於我仍然是一段不能忘懷的記憶,和陳瑩的故事從我第二天的清晨離開她家以後就沒有再延續,我們說好了,就當時一場春夢,後來我們兩家也還有出去野炊過,從她的眼裏我能感覺到她對我不一樣的溫柔,我相信她也能感覺到我對她難以釋懷的眷戀。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