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少婦 濕透緊緊

張薇剛剛洗完澡躺在賓館的床上,無聊地看著電視,她今年25歲,剛結婚4個月,清麗的臉、高挑的身材,是局裡有名的美女。
  張薇和林局長出來開會已經三天了,會議每天只是三個小時左右,剩下的時間就是到風景區,很是休閒,應該很開心,只是林局長的目光有點讓人覺得不安。這時電話鈴響起。
  「喂,張薇嗎?來我房間一下……」

  是局長,張薇看了看表,夜裡11點了,不禁遲疑地問:「現在?」

  「是,我有點事問你。」林局長說完就把電話放下了。
  張薇套上連衣裙,沒時間穿絲襪,趿著白色拖鞋來到林局長的房間門口,按了一下門鈴。
  「進來吧,門沒鎖。」

  張薇推門進去,見林局長穿著賓館的睡衣坐在沙發上,敞開的睡衣裡凸露著肥大的肚皮,張薇一愣。林局長笑著迎上來,一把握住張薇的小手,另一隻手去攬張薇的纖腰,嘴裡說:「來,小薇,這裡坐……」

  張薇說:「電視聲大吧……」邊說邊脫開林局長的騷擾,裝著去找電視遙控器。
  林局長尷尬的笑了笑,坐到床上,欣賞著這個俏麗的少婦,只見張薇穿一件米黃色的連衣裙,走起路來欲發顯得亭亭娜娜,搖曳生姿,性感異常,光著兩條潔白 的大腿,皮膚就像白玉一樣富有光澤,尤其是她的那一雙趿著白色拖鞋的腳更是誘人,那雙趿著拖鞋的腳白嫩異常,窄窄的腳板使得她的整隻腳顯得非常的修長秀 氣,拖鞋前端露出的腳趾細長細長的,尤其是她的大腳趾直直的從拖鞋裡伸出來——這是一雙非常典型的東方女人的腳丫!腳踵很窄、腳趾很長、皮白肉嫩。她腳上 趿著的拖鞋隨著她那輕移的蓮步輕輕地拍打在她的兩隻窄窄的、肌肉白皙柔嫩的腳底板子上,發出有節奏的「啪嗒啪嗒」聲。
  張薇把電視的聲音調小之後,坐到沙發還是問:「林局長,有什麼事?」

  沒有聽到回答,張薇看了林局長一眼,發現林局長正在發呆地望著自己的腳,張薇光潔的臉頰上浮起一片紅暈,她把雪白的小腿向後縮了一下。
  林局長靠著她坐了下來,「小薇,這幾天開心吧……」說著又要去摟張薇。
  張薇一躲,「局長,您有什麼事?」

  林局長站了起來,走到門口把房門鎖上,又把鎖鏈掛上。張薇忙站起,「我要休息了,您有事明天在說好不好?」

  「在我這休息吧。」林局長又撲向了張薇。
  「不!!!」張薇反抗著,使勁推開了老林。
  「你家小王的調轉我已經辦好了。」林局長胸有成竹地看著張薇,「檔案今天下午提出來的,兩個地方,一個是去局調研處,一個是去事務部做保潔,你選吧!」

  張薇愣在那,一動不動。過了五分鐘才緩緩做在床邊,美麗的臉出現紅暈,伸手拉連衣裙背後的拉鍊。
  林局長雖然一直懷著把成熟的肉體壓在身體的下面的慾望,但現在還沒有細細的玩弄,所以不想直接進入的正題。他攬過著早就令他垂涎的少婦火熱的身體,把那雙白嫩的腳擱在了大腿上。
  老林低頭看著她的玉足,好美的一雙腳啊!張薇的腳白皙嬌嫩,皮膚如羊脂般,十個腳趾長短有致,腳趾甲晶瑩光潔。腳膚如凝脂,滑若絲緞,十個腳趾排列正 齊,連小腳趾也如春蔥般圓潤雅緻,很像日本女孩那種柔順的可愛,腳趾甲晶瑩明亮,一塵不染,大腳趾和第二個腳趾纖巧修美,因害羞和難受而顫抖。
  老林猛地把臉貼在她光潔的腳面上,滾燙的唇就緊緊地吻在了她的裸足上。張薇那美得讓人心碎的雙足震懾了老林,她腳上特有的馨香浸入老林的鼻孔,老林緊緊捧住她的腳,開始舔舐。
  張薇的腳保養得很好,個個無瑕,老林一根根含在嘴裡討好地吮吸,她的任何一隻腳趾微微的曲張都能喚起老林性的興奮。她的腳後跟有著性感的弧度,充滿了挑逗,老林輕輕咬噬她富有彈性的足跟,舌尖快活地勾著她的腳心。
  張薇的俏臉扭曲了,眼睛也開始朦朧。
  老林撕開張薇的連衣裙,裡面只有乳罩和內褲。
  張薇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露出身體。羞恥感使張薇的轉過身體,趴到床上,張薇轉身背著全身也能感受到老林火熱的視線。少婦的肉體可以說是絕品, 由於充分吸收了男人的精液,散發出雌性的色香味,三角褲的開叉相當大,三角褲間的雪白大腿尤其醒目,白晰的大腿豐滿得能看到靜脈。
  老林從後面解開張薇乳罩的掛鉤,把張薇的身體轉向上面。張薇用雙臂掩飾豐滿的胸部,將半裸的豐滿肉體呈現在老林面前。現在面對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只剩三角褲。
  老林用眼睛視奸少婦的半裸身體,吞下口水,下身已經硬梆梆了。
  張薇無法承受暴露出只有三角褲裸體的羞恥感,張薇把左臂壓在乳房上,逐漸將右手向旁邊移動。然後像撩起披散在臉上的頭髮一樣擡起右手,乳房幾乎要從纖弱的手臂溢出來,大膽的性感姿勢使張薇的肉體變成一團火。
  好美的乳房,恨不得咬一口……

  老林急忙來到張薇的身邊,手放在細肩上。老林凝視就在眼前的少婦的乳房,聞到會使胯下產生驟癢感的體香,克制不住的情慾突然爆炸,呼吸急促的把張薇的左臂拉開。
  「啊……」

  豐滿的乳房暴露出來,可愛的粉紅色的乳頭向上翹起。
  老林在慾望的衝動下抓住兩個雪白的乳房。慢慢的揉搓。
  「啊……不要……不能這樣摸乳房……」

  張薇用力的推老林的胸膛。然而,女人的力量對性慾爆炸的男人毫無作用。
  「小薇薇,你的乳房好美。每天晚上小王都會慢慢的愛撫吧。」

  「不……不能做這種事。」

  美麗的乳房在老林的手裡變型。

「這是你不對。一直誘惑我。」

  「沒有……我沒有誘惑你……」 老林揉搓乳房。
  「啊…………不行了…………」 甜美的電流穿過身體,張薇的聲音顫抖。
  「乳頭特別有性感是不是?」 看到少婦的敏感反應,老林更興奮,開始捏弄兩個乳頭。
  「啊……不行……求求你……不要這樣……」推老林胸膛的力量越來越小。
  「小薇薇,你的乳頭硬起來了。」

  「不……不要……」

  乳頭本來就是敏感的地方,加上暴露的快感,身體深處一陣麻痺。
  「我可以露出雞雞吧。因為過度勃起感到疼痛。」

  「不要胡說了!」

  老林不聽張薇的阻止,露出支起帳篷的內褲。
  「小薇薇,請看我的雞巴。」從內褲跳出醜陋的肉塊,呈現在張薇的面前。
  「不要!」張薇的臉紅到耳根,立刻把發燙的臉轉開。
  「和你的老公比起來如何呢?」

  老林擡起張薇的臉,把肉棒送到嘴邊。
  「局長,你瘋了……」

  「我沒有瘋。看到你性感的半裸體,只要是男人,都會變成這樣子的」

  老林向張薇的三角褲伸手,想解開腰邊的帶子。
  「不要!」看到黑色的影子,張薇大叫。「不能脫內褲,我是有丈夫的。」

  張薇拚命的反抗。
  「小薇薇!」

  對少婦的性感,發情的老林,遭遇到反抗,慾望也越炙熱。老林找到機會,從屁股的方向拉下三角褲。
  「不要……」

  露出豐滿的雙臀。
  「小薇薇,好美的屁股,小王還沒有用過吧。」老林得食指伸入縱方向的臀溝裡。
  「啊……要做什麼!」

  肛門被摸到,張薇感到緊張,但抓住三角褲的手在這剎那也鬆了露出魅惑人心的陰毛。就好像經過整理,畫出腦人的倒三角形。
  老林一面撫摸肛門,一面在漆黑得陰毛上愛撫。
  「啊……不行呀……」

  從張薇赤裸的身上,抗拒的力量逐漸消失。
  「饒了我的屁股吧……小王還沒碰過呀……」

  張薇用軟弱的聲音哀求。女人變赤裸時就毫無招架之力了。
  「那麼,屄就可以了嗎?」

  「不……饒了我吧。」

  張薇向老林哀求。帶怨尤的神色使老林為之震憾。老林欣賞撫摸陰毛的感觸。
  「啊……啊……」

  從半開的嘴露出輕微的哼聲。
  雖然是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手,但是沒有一點厭惡感,反而有異常的興奮感在身體裡擴張。
  老林抓住張薇的右手來到噴張的陰莖上。
  「不……要……」

  「小薇薇,給我摸一摸吧。」

  老林恐嚇說不摸的話,手指要插入屄裡。
  張薇的纖弱手指握住老林的性器。
  「我的陰莖怎麼樣?」

  「大……很大……」

  張薇深深嘆一口氣。
  「小薇薇,喜歡大的嗎?」

  「我不知道……」

  張薇不願意似的搖搖頭,手指開始輕輕的揉搓。感受到手裡有雄偉的陰莖,下體顯得更熱,少婦原有的理智幾乎要消失。
  老林的手指在肉縫裡上下遊移。這樣的愛撫使張薇急燥。
  女人成熟的肉體在要求肉棒插入屄內。
  「我想把肉棒插入小薇薇的屄裡。」

  老林撫摸陰毛的手指在勃起的陰核上輕彈一下。
  「噢……」

  甜美的電波直達腦頂,花園裡充滿蜜汁。
  張薇撫摸肉棒的手自然的增加力量。
  啊這樣下去我會變成壞女人,要快一點想辦法
  「小薇薇,我們發生男女關係吧。」

  「不行……這樣吧……我用嘴給你弄,這樣就可以放過我了吧。」

  張薇說話時覺得自己在吐血。
  「是口交嗎?」

  「嗯……我給你弄……」

  老林把張薇的頭壓到聳立的肉棒:「含在嘴裡吧,小薇薇。」

張薇認為只有這個方法可以避免肉體的結合,把臉靠近聳立的肉棒。與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幾乎使張薇昏迷。
  黑色的三角褲還纏繞在張薇的小腿上,就這樣跪著對聳立的肉棒噴出火熱的呼吸。
  「啊……太……好了……」

  在明亮的燈光下看浮出靜脈的陰莖,這還是第一次。像奴隸一樣跪在腳下奉獻口交也是第一次。
  張薇閉上眼睛,悄悄握住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壓住肉棒的側面,然後移動香唇在各處親吻。
  「快一點給我舔吧。」老林迫不及待的說。
  「唔……我不喜歡性急的人。」張薇攏起落在臉上的頭髮,在陰莖的頂端輕吻。
  「晤……」

  只是如此,肉棒就猛烈跳動。
  「啊……」

  張薇露出濕潤的舌尖在龜頭的馬口上摩擦。
  張薇的舌尖向龜冠和陰莖舔過去。這樣身上只有小腿上還有內褲,在賓館的大雙人床上像妓女般舔丈夫以外的男人之物時,張薇的理性逐漸消失。
  「啊……吾……」

  發出使老林的胯下溶化的火熱呼吸。在陰莖上塗滿唾液。
  「快含入嘴裡!含進去吧。」

  少婦的美妙口交使老林全身無力。不知何時,領導權已經掌握在張薇的手中。
  「好吧……」

  張薇露出妖媚的眼光看老林,張開嘴,紅唇含在龜頭上。充滿性慾的醜陋肉棒塞進少婦的嘴裡,龜頭碰到喉嚨……張薇緊縮嘴唇,吸吮老林的肉棒。
  「晤……好極了……小薇薇。」舌尖磨擦到龜頭的肉溝,老林忍不住發出哼聲。
  「我會好好的吸吮,現在就這樣饒了我吧。」

  「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肉棒插入你的肉洞裡。」

  「啊……小薇薇……」陰莖在張薇的嘴裡產生的快感,使老林的屁股不斷的顫抖。
  老林撥開披散在張薇臉上的頭髮,看自己的肉棒在少婦的嘴裡進出的情形。
  「求求你,把燈關了吧。」張薇撫摸老林的胸膛。
  「沒關係吧。我想在燈光下看清楚你會用什麼樣的表情吸吮我的肉棒。」

  「讓你看到……我會羞死的……只是用嘴給你弄已經夠難為為情了」

  美麗的臉因興奮而發紅,沾上唾液發出濕潤光澤的肉棒,如此淫浪又性感的樣子,使老林的情慾在張薇的嘴裡爆炸。
  「啊……晤……」張薇在這瞬間皺起眉頭,臉上在老林的胯下,把老林射出來的精液全吞下去。這是生平第一次,連丈夫的都沒有吞過。現在為什麼能吞下去,張薇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張薇起身要走。
  「幹什麼?」

  「回房間呀?」

  「這就完了?」老林一把抓住張薇的秀髮,把肉棒在張薇的嘴裡進入到根都,龜頭碰到喉嚨,好好的舔吧,張薇。」

  張薇的頭髮被老林抓緊,只好凹下臉頰,吸吮塞滿嘴裡,全是精液的肉棒。
  「做出更香的樣子吧!」

  「啊……不要…………不要這樣的……」張薇離開老林的身體,關掉檯燈,只剩下一盞小燈泡。
  張薇吻老林,然後香唇沿著身體向下舔到胸部,騷癢一下肚擠後,把陰莖含在嘴裡。
  老林在床頭櫃上拿來一小瓶液體喝下,之後閉上眼睛,將精神集中在胯下。
  「張薇……」老林抱住張薇,壓在身下,擡起雙腿,把褪在小腿的內褲扯去。
  張薇的臉微紅,極度緊張和暴露的陶醉感使張薇得意識模糊,能感覺得出花瓣濕潤,乳頭和陰核勃起。她又轉身面向床,充滿性感的雙臀誘惑似的扭動著。
  老林好像被吸引似的來到高高舉起的屁股後面。從臀溝的深處看到有恥毛裝飾的陰唇。那種淫浪且充滿魅惑的景色,使老林幾乎忘記呼吸的盯視。綻放的淫花在屁股溝深處濕潤,向老林誘惑。豔色的菊花蕾也不停的蠕動。
  老林把少婦的身子轉過來,看著還想用食指和中指掩飾乳頭的少婦的害羞動作,更使老林虐待狂的熱血沸騰。
  張薇的臉紅到耳根,「饒了我吧……」話雖是這麼說,但羞恥與興奮使張薇的臉色更紅。
  「小薇薇,把乳頭露出來。」

  張薇的手離開乳頭。緊緊閉上眼睛,把完全暴露的胸部向前挺出。
  老林拉兩個充滿性感的乳頭,用手指在向上翹起的乳頭彈一下。強烈的刺激使張薇仰起頭露出妖治的眼神,露出雪白的喉頭,乳頭產生痛感的同時,下體濕潤。
  「啊……饒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淫蕩的女人,今晚就饒了我吧」張薇在男人注視的情形下,羞得幾乎不能呼吸。
  「你說謊。」

  張薇成熟的雪白身體在男人的目光之下微微染成粉紅色,沒有用手掩飾陰毛,及而舉起雙手露出腋下。那是經過整理沒有一點毛的白哲掖窩。而肉縫深處已經溶化,溢出透明的淫液,沾濕陰毛。
  老林的手指突然插入張薇的肉縫裡,溶化成濕淋淋的花蕊受到侵入,張薇感到頭昏,全身抖動,她下意識地扭動性感的裸體,將赤裸的身體依在老林的身上。
  老林用右手緊摟細腰,左手的食指在濕淋淋的肉洞裡遊動,手指深入到子宮附近。
  「啊……不要太深了……放了我吧……」張薇的聲音沙啞,身體更感到騷癢無力,任老林肆意玩弄,屄內的火熱黏膜就會一陣一陣的縮緊,而仍舊保持粉紅色的乳頭向上翹起,好像等待男人的愛撫。
  老林趴到張薇的身上,猛然把肉棒插入到底。
  「啊……噢……」

  尚未完全準備的張薇皺起眉頭,掀起床單。
  老林沒有說甜言蜜語,只有拚命抽插。
  「晤……溫柔一點……」張薇把老林推開,老林拉起張薇,來到鏡子前。
  「啊……」

  張薇的裸體出現在三面鏡子的牆上,就像外國人一樣,屁股的肉高高翹起的美麗裸體。
  「啊……羞死了……」

  無論那一邊,都看到赤裸的雪白肉體。
  「小薇薇,仔細得看吧。」

  老林抓住張薇的頭髮,用力拉起。
  「喔……放開我的頭髮……我看……」

  張薇看到鏡中有豐滿的乳房和細腰,可愛得肚臍以及形成強烈對比的黑色陰毛。
  雖然是自己的裸體,好像看到彩色的裸照一樣,心裡感到興奮。
  「小薇薇,你的身體真迷人,會使男人瘋狂。」

  老林站在張薇後面,伸出雙手,抓住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肉裡,開始用力揉搓。
  「啊……」

  張薇看自己的乳房在老林的手裡受到揉搓的情景。
  老林的手從豐乳沿身體的曲線向下移動。
  「啊……好癢……」 摸到腰部時,張薇忍不住扭動性感的身體。
  老林拉張薇的左手到自己的跨下,讓她握住在藥力的催動下又已勃起的火熱的肉棒。
  「硬……好硬……」 張薇看著鏡子,溫柔的握住老林的陰莖,雄偉的感覺使她身體深處感到火熱。
  (啊……這個東西要進入我的裡面……啊%不行呀……)
  有夫之婦的貞操關念和情慾在張薇的體內起衝突,老林的手指從黑色草叢中找到神秘的肉縫,向左右分開,露出粉紅色的黏膜,張薇轉頭不敢看,呼吸變急促,豐滿的乳房隨之起伏。
  「你看清楚自己的屄是多麼淫浪的濕潤吧」老林得手指在陰核上用力捏一下。
  「啊!」

  肉核裂開般的痛楚,使張薇拚命的扭動屁股。
  張薇看到自己的屄裡濕淋淋的肉壁像動物般的蠕動……
  就是用這裡吞進男人的陰莖……啊……我的肉體是多麼的淫蕩……看到鏡中淫蕩的情景,張薇感到自己的臉火熱,握肉棒的手掌心也汗濕。
  「啊……不能做……這種事……」張薇希望藉這樣的話減少背叛丈夫產生的內疚。
  「不要的話就停止吧。」老林把火熱的呼吸噴射在張薇的臉孔,同時用手指挖弄濕淋淋的肉洞。
  「啊……不要……」

  「你說不要,到底是不要什麼呢?」

  「不要弄……我有心愛的丈夫,我們……我們才結婚四個月呀。」張薇像夢一般的訴說,屄如溶化般的灼熱。
  「你有丈夫,可是這也是為了你的丈夫,現在又是在賓館裡。」
  「我回去,局長……讓我回房間去吧……我感謝您,已經讓您……那……那個了,要不再給您錢?」張薇雖然如是說,但肉縫卻夾緊老林的手指不肯放開。
  「你大概想性交了吧,是不是忍耐不住了?」

  「不……啊啊…讓我回去……不可以……不可以呀。」

  握在張薇手裡的陰莖更加堅硬,靜脈脈動的感覺使張薇的手無法離開……老林用二根手指在肉洞裡抽插。
  「啊……不要這樣弄啦……」張薇的聲音充滿性感,甜美的漣漪,從下體擴散到全身。張薇已經站不穩。雙腳跪地,手也著地。她的豐滿的屁股落在腳後跟,還不停的扭動。
  老林蹲下身,抱住豐滿的屁股,拉開很深的肉溝,從張薇的背後將龜頭對正肉洞口。
  「啊……不行呀……」
  隨著一聲無比淫浪的聲音,老林陰莖進入張薇的下體裡,受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陰莖插入,罪惡感使張薇的身體異常敏感,張薇慢滿覺得下體在燃燒,「啊…」忍不住從發出光澤的紅唇,露出甜美的聲音。
  「啊……親愛的……原諒我吧……這也是為了你呀……」老林的粗大肉棒從後面插入,使張薇幾乎無法呼吸,全身的血液直奔腦頂。
  老林開始抽插,龜冠和敏感的淫肉摩擦。
  「喔……」

  張薇彎曲背後,指尖陷入地毯裡。
  「小薇薇,你真不得了,只是插一下就發出淫浪聲,有夫之婦的女人就是不同」肉洞裡夾緊著肉棒的感覺,使老林感動萬分。
  「啊……不要動……雞雞……不要動……」頭髮隨之飛舞。張薇沒有想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陰莖插進來,會引起如此強烈的快感。
  每一次插到深處下體便像火山爆發一種的流出岩漿,陰莖堅硬的感覺實在受不了。充滿藥力的男人的精力的動作,使成熟女人的肉體完全癱瘓。
  「你哭吧……你瘋狂吧!」老林拚命忍耐肉洞夾緊的美感,使出全力攻擊美麗的有夫之婦。這樣從背後插入,必須使張薇瘋狂,不然就無法讓她成為性的奴隸。如此的機會只有一次。
  「不行啊……已經不行了……我快要昏倒了……」張薇忍不住扭動屁股,似乎要擺脫堅硬的肉棒。這樣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
  從狗趴姿勢顯出的充滿性感身體發出強烈的體臭。那是比世界上任何香水更有魔性的使跨下騷癢的味道。
  老林握著張薇胸前一對因身體被幹得前後搖擺不停而晃蕩著的乳房,時松時緊地搓揉著,還用指頭磨擦著兩粒挺脹得硬硬的小乳頭。
  「啊……啊……受不了……我快要了……我該怎麼辦……啊……我快要了……」張薇發出斷斷續續的哭求,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她已經無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應。
  老林根本沒有聽到張薇的哀求,他又把少婦按到地毯上,如願以嘗地趴在俏麗少婦的身上,猛烈的抽插……

  「哇小薇薇,你連深處也在顫動了。」

  老林把他的男根,向張薇那柔軟的深處強力地刺進去。藥力下老林的肉棍。足足比張薇丈夫大一倍,像棍棒一般堅硬的肉根,急速地抽送著,用龜頭壓擠陰道的 肉壁,用恥骨碰撞腫脹的陰核,使張薇的嬌軀不由得為他輕顫起來,張薇虛脫得翻著白眼了,他仍不停地幹著,那動作有規律得好像機器一樣。
  房間裡濕潤的液體撞擊出奇妙的聲音。
  老林的龜頭的前端緊抵著子宮,乳房間吸吮的快感,似電流般的遊走,使張薇的雙眉輕皺、目光迷離,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擺。
  老林的臀部肌肉劇烈地抽搐,這時的肉棒,開始在秘肉的包圍中微抽搐著。張薇也全身顫抖著,肉穴裡的黏膜包裹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她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濕透緊緊纏著他的身體,腳趾緊張地收縮在一起。
  老林發出巨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張薇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
  倆人完畢後,活像軟泥般倒下,當肉體分開時,張薇的陰道口洋溢出老林的精液……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