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的籃球賽

看了這麼多胡大大的《淩辱女友》後,分享一個我個人的小故事給大家,希望同好也可以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交流交流!

***********************************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純樸。高中時常聽人說些淫娃的事,我只當故事聽,沒想到後來我的女友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大學時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時交了一個女友,平時打扮火辣,喜歡穿小可愛配超短牛仔褲跑來跑去。因為女友身材好,長得漂亮,我也喜歡她穿這樣子,帶出去也 十分有面子。當然啦,我們認識不到一個星期就做過愛了,她也承認過去有過其他男友,但我不知道有幾個,直到後來分手我還是沒問清楚。

她叫吳○琳,之後我都以「琳」做代號,有女友名字類似的請別介意。

和琳交往後,我們有過很多瘋狂的性行為,她也全都配合,但最誇張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帶琳回南投老家渡假,在自己家裡也不敢同房,想發洩時就把琳帶到戶外去解決,反正老家偏僻,在路上做也不見得有人會經過看上一眼。更何況再走幾 步路,有一個小樹林,更是方便。樹林裡有一片空地,比籃球場大一點點,我國中就在那打藍球打到大。大二回去那年已經有了活動式的藍球架了。

之所以要說明這麼清楚,是讓大家明白相關的地理環境,可以想像當時的場景。

OK,廢話不多說,我們直接進入主題。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個死黨去樹林中打球,打輸的那隊、欠贏的那隊一客台塑牛排。一開始是女友看著我們六個人打球,打了一陣,阿坤就扭傷了腳,大家商量一 下,由女友代替上陣。因為天氣十分熱,打了一陣球後,在場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脫了,而女友此時也是穿件小可愛在打球,不過,裡面有穿內衣,後來也是因為內 衣而開始出問題。

打一陣以後,因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動後,內衣的鋼絲勾得她胸部疼痛。看她不舒服,我就叫了暫停。這時女友就偷偷問我:「老公,我可不可以把內衣脫下來?」

她的小可愛是蠻厚的材質,琳的乳頭又不大,我想不致太過火,而且我那些死黨又很熟,我想不要緊,就答應她了。

她見我同意後,很誇張的做了一件事,現在想想,我覺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轉了身子,手伸進小可愛中把內衣解開,就當著大家的面,從小可愛中把內衣脫下來。

這樣的動作再小心都會走光,更何況小可愛本來就蠻貼身的。我離她最近,都看到好幾次她的乳豆露了出來。我的死黨們離得較遠,但可以發現他們一下子都不講話了,認真地看我女友在脫內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裝作不知道一樣,手拿著剛脫下的內衣就走到藍球架邊,和我們的臭衣服放在一起。當時的我見死黨每個人都硬了,反而為他們看得到吃不到的樣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內衣,走回球場就喊:「好,再來!」

少了內衣後,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時左右晃動的好不迷人,每個人都不能專心打球,包括我在內都無法專心,只想找機會拉她到無人的角落大幹一場。不但這樣,我還發現球出現在琳手上的機會特高,大家也不忘把握機會做身體接觸,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徑我都看在眼裡。

我也不去阻止,畢竟在這裡放得開、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讓琳給大家吃點豆腐也沒什麼。這大概就是胡大大說的『淩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黨們摸,我摸得更 大方,除了會大方地抓著琳的胸部揉一會外,也會故意從後抱著她,另一手直接從她的超短褲外碰觸一下她的下體。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幾下她也會受不了。

不過我看琳全場跑,好像沒事一樣,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個受不了,用開玩笑的口氣直接講出來:「琳妹妹,你這樣我們很難專心耶!是不是老B叫你用美人計讓我們打不好?」

老B是我高中時的外號,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會,用她那個本來就有點嗲的聲音說:「有機會給你們吃豆腐還不好呀?平常想看還看不到咧!」

吉哥回答:「哪有?包在裡面我們又看不到。」

N蛋也說話了:「對呀!影響我們的軍心,存心讓我們輸掉比賽。」

琳很直接就回答:「穿內衣胸部會痛啊!」

小龍也是個不輸給吉哥的色胚,走過來很小心地向吉哥使個眼色,但被我看到了。我也裝作沒看到,看他們想怎樣。

小龍說:「不然這樣,給我們一些振奮軍心的目標,就當扯平。」

琳就問:「什麼振奮軍心的目標?」

我想這是明知故問啦!更過份的是我們敵隊三個吉哥、N蛋、小龍都來了,我這隊的除了我和琳,還有一個意哥。意哥什麼話都不說,擺明看戲;反而在場邊休息的阿坤走過來關心一下發生什麼事,其實他的眼光關心琳胸部的時間還多一點。

琳發現大家都把焦點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我只好走過來,問:「吉哥,你說什麼目標?」

其實我在場,吉哥本來不敢說的,但精蟲一入腦,還管他什麼朋友妻。

吉哥說:「你們輸一球,脫一件!」

其他人聽了不敢接口,怕我翻臉。但他們錯了!我巴不得琳這時一絲不掛的給他們看光。看到琳這時的樣子,全場六個人,哪個不是硬得難受。

我笑一笑,把問題丟給琳決定:「要我脫沒關係啊!琳要脫我也不反對,但也要她敢脫才行。」

我故意用激將法想要琳答應,果然就聽到琳說:「誰不敢脫?但不公平。」

小龍和好色的吉哥見機不可失,馬上問:「哪裡不公平?」

琳說:「難道你們輸了不用脫?」

吉哥這時爽快得不得了:「可以,我們也輸一球脫一件!」

琳又反對:「一球一件,馬上就脫光了。賭注太大!」

吉哥和小龍馬上改:「可以,輸一場脫一件。」

好!球賽又開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個像琳那樣漂亮的女孩答應你,贏了她就脫,喬丹都不會是你的對手!

果然,第一局我們就慘敗!一球都沒投進。

依約,我們都脫了一隻襪子,誰叫吉哥沒有規定明白。

結果少了一件襪子後,更不好打球!另一隻襪子也輸掉了。

再打下一場時,吉哥他們太急色,都想趁機偷摸琳,被我們大反攻。

你們也猜得到,他們也開始脫襪子。也跟我們一樣,很快就輸掉了另一隻襪子。

第五場時,大家平常都沒力了,但今天有了這種賭注,人人都精力無窮!

我們這隊也精力無窮,但我們還是輸得很快。因為不論敵我,都想看琳脫清光,連我也開始想像琳在死黨前全裸的樣子。

琳到底脫了什麼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於是我們這隊都沒有鞋子穿了。沒有鞋子後,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動不了,因為腳踩在地上會痛。經她懇求後,她又穿回鞋子,脫下手錶;而我們男生一開始打球就把表都脫掉了,所以仍舊赤腳。

第六場,大家想像得到,沒有了鞋子,根本戰況是一邊倒。

我和意哥把外褲脫了,大家只等琳會怎麼做。

琳說了:「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機會。」

吉哥馬上答腔提醒她:「說話要算話哦!」

琳辯不過他們,就向我看來,我回答了:「誰叫你答應要賭的!」

琳聽了多少有點賭氣,就背對著我,對那群死黨說:「好,脫就脫!」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褲脫了,露出裡面穿的丁字褲!

我也沒想到她那天也穿丁字褲,而且是粉紅色、前面蕾絲透明的那種。天氣熱,運動後,美女當前,每個在場的人都有噴鼻血的衝動。

琳走向籃球架,把牛仔褲摺好,放好,再走回來。原本大家都以為她不會再打了,以免脫更多,但琳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再來!」

第八場,只穿小可愛、丁字型內褲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場上跑,吉哥和小龍這兩個大色狼怎麼受得了,完全不掩飾地去摸琳的屁股。我相信他們還故意去摸琳的小穴,但我沒注意到,因為我趁他們對琳上下其手時,連進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龍二話不說,把外褲給脫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場,場面已經非常淫蕩,五個穿內褲的大男孩在場上追逐一個全裸的美女。吉哥、小龍和N蛋,他們一樣忙著在琳的身上動手,我也不時加入他們,這時更大膽地把琳的內褲撥開,摸她的小穴,很明顯的濕了一片,大腿上的液體真不知道是淫水還是汗水。

不止我摸時這樣,吉哥他們要摸小琳時,小琳也會把腿打開讓他們摸。我看得出來琳完全動情了,也越來越跑不動。

猜看看誰贏了?

讓你們失望一下,吉哥輸了!他兩手都是琳的淫液,滑得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們三個當然不囉嗦,馬上把內褲一拉,脫個乾淨。琳一點都沒迴避,很仔細地看著吉哥等三人的陽具。吉哥他們那根玩意當然不是軟的了,每個人都硬得挺起來,琳就像欣賞自己的戰利品一樣,走來走去觀看,我懷疑她那時其實很想找一根就塞進自己的小穴中。

琳說:「怎麼樣,我還是贏了,你們沒話說了吧?」

吉哥說:「誰說你贏了,我還有雙球鞋在啊!」

琳說:「那你們是一定要輸光囉?」

吉哥回答:「哼!下一場我們再輸,就這樣回家!」

琳很乾脆:「好!那再來一局!」

吉哥趁機再加一句話:「誰最後輸了,誰就全裸回家!」

琳好像故意似的:「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麼回家?」

第十場,我們當然不會再讓琳贏球,莫明奇妙的輸掉了。這次連吉哥都沒講話,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著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褲褲慢慢的往下褪,露出了一點陰毛後,又很快地拉起來,有點淫蕩的看著大家。這時我已經硬得有點受不了,好想把琳拖到旁邊狂幹,但又想看她繼續要怎麼做。

琳把小可愛拉起了一點,可以看到雪白的半個乳房後,就把雙手抱在自己胸前,說:「這麼想看啊?」大家都點點頭。

琳大概還是會不好意思吧,轉過身,脫掉小可愛,然後用雙手遮著胸部走去籃球架放衣服。那時全部的人呼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猶豫了一會,說:「就給你們看嘛!沒看過女人胸部啊?」說完就把手放下了。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狀很美,我最喜歡幹她時揉她的胸部,看她胸部變形的樣子,會有一陣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麼話。吉哥的陽具不但硬了,而且連龜頭都脹得有點發紫,陽光下還可以看到尖端上有液體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身邊,輕輕用手指彈一下他的龜頭,淺笑說:「下一場一定讓你們輸光。」

吉哥居然當著我面很快地輕咬了一下琳的乳頭,讓琳嚇了一跳,又遮住了胸部。現場一度尷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氣,那就沒得玩了。

我正興奮得不得了,怎麼會生氣?琳也只是含笑地輕罵了句:「色狼!」就把手又放下,讓大家可以任意地看著她的乳房隨她的跑步跳動。

第十一場,誰還有心進球啊!這場幾乎就是琳的淩辱大會,大家都圍著琳,用力地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琳甚至已經開始發出了喘息聲,被小龍摸到腳軟,趴在地上。反正不知道怎麼打的,這場輸了就對了。

我們輸了時,琳還趴在地上起不來。她的丁字褲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流滿淫水還是汗水的濕淋淋小穴,就這樣被所有人看著。

等我把我的內褲脫掉時,琳才發現,說:「啊,我們輸了?」她看看左右的人,大家都看著她,等她脫最後一件。

琳坐起來,看著我勃起的陽具,說:「老公,幫我脫。」

她讓我脫她內褲時,把腰挺得高高的,在場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濕掉的肉穴在陽光下閃著光。

脫掉她內褲後,我回到籃球架旁邊,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錢買的數位相機。平常我都會儘量隨身帶著,但沒想到今天碰到這大好機會。

拿著相機,我指揮琳做動作,就看她雪白的身體在都是土的球場上任意地滾著,做出任何我想像得到的淫蕩姿勢。等她全身都是土時,我叫她握著吉哥的陰莖,含著龜頭口交,另一隻手叫她翻開小穴自慰,我則一張張的拍。

琳終於受不了了,拉著吉哥的陰莖,就要塞進自己的肉穴中,我馬上阻止,因為起碼要由我開場。

我把相機交給意哥,迫不及待的坐在地上,要琳坐到我身上來。琳扶起我的陰莖,讓龜頭對準陰道口,然後往下一坐,一下子就全根滑了起去,她隨即發出了很大、很滿足的淫聲。我很難形容那個聲音,通常只有在忘我的滿足時才會發得出來。

琳被我插入後,整個人都快發狂了,用力地扭動她的腰,強力的拉扯讓我的陰莖十分疼痛,只好叫她慢點,琳便由旋轉的扭動變成上下的大力擺動。

這樣的擺動可以讓我插得很深,整根都沒入了她的陰唇裡,然後她的臀部再重重地撞到我的大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這樣做過,但至少我很難受得了這樣強烈的攻擊。於是我轉守為攻,猛力地挺腰反擊,讓琳叫得有點像在嚎哭。很奇怪,但那是她叫春的聲音。

我把數位相機拿給吉哥,由他來拍攝,我則繼續擔任導演,指揮琳做著各種姿勢。其他人當然也沒閒著,過來「幫忙」愛撫著琳身上的每一個部份。像小龍就邊和琳 做法式深吻,一手邊揉著琳的陰蒂,只不過當龍的手再順著往下摸琳的陰唇時,就會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處。我不是Gay,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就把龍的手拉 開,讓琳自己撫摸。

當所有人都圍著琳時,吉哥則拿著相機退出了戰團,因為這樣才能看得更清楚。

琳這時全身赤裸,只有穿一隻球鞋坐在我身上,手上抓著意哥和N蛋的陰莖交替地往嘴裡送;小龍沒辦法再吻琳的嘴,就大力地又吻又抓,粗暴地對待琳的左胸;右胸則交給一拐一拐走過來的阿坤(他腳一開始就扭傷了,記得沒?所以他是在場唯一有穿衣服的)。

我們五個人摸遍了琳的全身,而且出手都相當重,不用三分鐘,琳的乳房、臀部和左右大腿都出現了手指的紅印,而且滿地的沙土混著琳身上的汗,看來像是洗了場泥漿浴。但琳像是十分享受,不斷地高聲叫春,沒機會說什麼話(琳一直都這樣,真的爽的時候,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場景實在太淫蕩,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精的衝動,所以趕緊把琳的臀部擡高,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琳因為我突然拔出,十分不滿足:「老公,老公……幹我,快點幹我……」

我看了看吉哥,他已忍了很久了,又當了這麼久的攝影師,當然要給他獎勵一下,所以我轉頭跟琳說:「琳,老公一個人幹你不夠,我叫別的男人來幹你好不好?」

琳轉頭看著六個圍著她的裸男,說:「你們想要輪姦我啊?可要我老公同意哦!」邊說邊愛撫著自己流著水的肉穴,所有人都看得受不了。

我將手用力地插進她的肉穴中,琳「啊」的叫了一聲。我再故意問她:「誰要被幹?」

琳有點喘息的回答:「我……我要被幹。」

我再逗她:「不行,不能說『我』,要加名字。」

琳知道我希望她講淫蕩的說話來挑逗我們,就說:「是琳,我吳○琳想要被幹,被你們所有人的大棒棒幹。」說著用自己的手撥開自己的陰唇,又說:「吳○琳是天下最淫蕩的女人,吳○琳的小妹妹要被幹,快點滿足我!」最後一句話簡直是用喊的。

像琳這樣的美女,自動掰開自己的陰戶,喊著自己的名字說要被幹,真的沒什麼男人能忍得住。平常她這招只是對我用的,但這次一口氣對六個男人,一樣見效。

小龍馬上就去到琳面前,擡起自己的陰莖準備插進去,但又被我阻止了,我說:「把她擡到樹林那邊去。」

大家把琳擡過去時,還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開,琳也很配合地把陰唇再度分開,一邊自慰給所有人看。小龍也趁機一下子把陰莖插了進去,抽動了幾下再很捨不得的拔出來。

我把我們的衣服拿來,讓琳抱著粗糙的松樹樹幹,再把她兩手綁住。只可惜沒有帶到繩子,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綁起來幹,看看日本的SM是什麼感覺。

這時雖然沒有繩子,但看到琳被綁在樹上,沾滿了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樹幹上磨擦,有一種很強烈的淩虐感。其實我那時多少會心疼,但色慾攻心時,也顧不到憐香惜玉了。

把琳的腿分開後,我就叫吉哥從後面進入了。雖然我不願承認,但吉哥的那傢夥的確比我的更大,一插進琳的小肉穴後,琳就發出了感嘆:「這個好大!我的小穴穴塞得好滿,好……好……」誰也不知道琳後來說好什麼,她後來除了叫春外,說的幾乎都是囈語,沒人聽得懂。

吉哥一邊操,我們大家又開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寸肌膚,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不一會兒,琳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吉哥雖然忙著幹,手也沒閒著,故意把琳的胸部擠向樹幹上磨擦,琳覺得痛了,就喊著:「痛!痛!啊……可是好……好爽!輕……輕一點……」

吉哥當然不聽,更用力地去磨琳的乳房,結果這次刮傷她粉嫩的乳房,琳大叫一聲,嚇大家一跳,吉也停下來不抽動。

我問琳:「怎麼了?」

琳的手被綁住了,氣得用腳去踼吉哥,邊罵:「人家的胸部好痛!再這樣我不玩了。」於是我把琳鬆綁,看到她的胸部被樹幹擦出了一條條血絲,還是蠻捨不得的。

這時吉哥的雞巴還插在琳的肉穴中,我從前方深吻了一下琳,輕輕地撫摸她的乳頭,然後用眼神對吉哥示意:「繼續幹她!」

吉哥收到後,把陰莖慢慢抽出至洞口,再一口氣用力抽進去。琳受到刺激,又「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說:「好……好深……會受不了……」只見吉哥的大雞巴把琳的小穴撐得滿滿的,每次一抽出來,陰道里的肉壁都被拉出一小截;插入時,連兩塊小陰唇都跟隨凹陷了進去。

我讓意哥接手我的位置,讓琳彎下腰來替意哥口交,小龍和N蛋則抓著琳的雙手去套弄自己的陰莖。阿坤來得太慢,沒有佔到好位置,只好跟小龍和N蛋搶摸琳的胸部。我則找了個好位置,把琳現在淫蕩的樣子拍下來。

切到近拍功能後,我把鏡頭對準了琳和吉哥交合的地方拍了幾張。這時突然想到,就把數位相機切到瀏覽畫面給琳自己看。

琳被幹得兩眼發白,相機在她眼前她也看不見,還要我提醒她:「琳,你看你被幹的淫蕩樣子。」

琳看到自己的照片說:「我……我好淫蕩。還要……還要……」

吉哥看得受不了,對我一字一頓的說:「我.快.要.射.了。」做個手勢指著琳的肚子,表示要射在裡面。

我咬了牙,點點頭,吉哥馬上加快速度抽送,琳叫的聲音也越大聲。吉哥在兇猛地抽插了一陣之後就深呼吸停住不動了,只有胯下兩顆卵蛋在一縮一縮的跳動,誰都知道他這時已開時在琳的陰道里射精了。琳也用力地擡起上半身,做了一個大聲呼喊的表情,但沒有聲音。

琳高潮過後才發現吉哥射在裡面,轉頭對坤哥說:「你……怎麼射在裡面?人家現在還在危險期吶!」

我就對琳說:「我叫他射的,我喜歡看你的小穴裡灌滿不同男人的精液。」

琳故作生氣的說:「我被別的男人幹,你看得很爽喔!」

這時吉哥緩緩地把陰莖拔了出來,大股白濁的精液也跟著流出來,我馬上叫琳蹲下,上身向後傾,把正在流出精液的美穴清楚地拍攝了下來。

小龍剛才只插了兩下,十分不滿,也不等琳小穴的精液都流出來,就直接把琳拉倒躺在球場上,壓在琳的身上問:「要不要試看看我的肉棒?」

琳這時還故作害羞,把臉遮起來說:「不要!要幹,我要問我老公。」

得到老婆的尊重,我當然得意,就像指揮這場戲一樣,我回答:「幹死這淫婦!讓她爽到死為止。」

小龍得到我的首肯,馬上急不及待地把陰莖插入琳的陰道,隨即狠狠地抽送起來。但他和吉哥不一樣,喜歡邊幹邊問話:「琳,怎麼樣,被幹得爽不爽?」

琳正趕著要登上另一波高潮,就回答:「爽……爽……爽翻了!」

小龍又問:「喜不喜歡被我幹?」

琳回答:「喜歡……」

小龍居然還學我那一招,問:「誰喜歡被我幹?」

琳也乖乖的回答:「吳……吳○琳喜歡被幹。」然後突然放大聲音說:「不要問了,我好爽,我要被幹!讓我爽,不要一直問。」

小龍說:「好!」就把琳的屁股擡高,用由上往下的姿勢快速地操著琳的小穴,琳也回應似大聲叫春。

這樣支持了五、六分鐘,雖然小龍一身都是汗也不願停,小龍的體力實在很好。再幹了一會,小龍也感覺到自己要射了,就問琳:「要我射哪裡?」

琳回答:「射……射在裡面。我老公要……要你們都射在裡面,弄大……我的肚子。」

小龍也不客氣,把琳摟得緊緊的,一邊射精還一邊抽動,直至把最後一股精液都射入她陰道里了,才把雞巴深深頂入到最盡頭,停在那裡享受著琳高潮時子宮口一收一縮地吸吮著龜頭的舒服感覺。

就這樣,我們在大太陽下的球場輪姦了琳,七個人一絲不掛的全躺在球場上操著、喘著。琳蠻慘的,我們六個人幹到一半時,她已經快支持不住了,不斷地高潮其實 是會累的。但沒幹完的仍然一個接一個地上,琳沒有大動作,只會淺淺的叫春而已,只有當達到高潮時才繃緊身體大叫幾聲。現在想想,後來的場景很像是強姦。

等所有人都幹完,琳被操得全身都軟了,腳也站不直,只能躺在地上喘氣。有能力幹超過一個小時的人都知道這是真的,長時間做愛後,女友都會腳軟站不起來。

這時琳全身赤裸,只有腳上穿著球鞋,兩腿張得開開的躺在地上,陰戶還不斷地流出精液。六人份的精液實在不少,在琳的陰戶前流成了一灘小水窪。

當然,每個人都累了,不過沒有琳那麼累。興奮過後,大家也清醒了一點,六男一女全裸躺在地上歇息。久了還是怕人經過發現,所以我們把琳擡起來,去到樹林中找片柔軟的草地把她放著。琳因為太累,在輕風吹拂下,就這樣一絲不掛的睡著了。

那天最精采的就是以上那段,把所有人都搞累了,接下來就不太有搞頭了,不過還是把後來的劇情交待一下。後面的內容會無聊一點,真不好意思。

我們幾個男生後來就在一邊聊天打屁,當然話題還是都圍繞在琳的身上。

睡了一個多小時後,琳醒過來了,這時發覺自己全身赤裸,才覺不好意思,用手把重要部位遮著,但也沒有把衣服穿回來,就來加入我們聊天的行列。嗯,

聊到要打道回府時,色哥這個頭號色狼還沒忘了我們的約定--輸的要全裸走回家。

之前答應時只想要扒光琳,沒有想到這下連我們也要脫光光回家。不過這事實在很刺激,大夥在一種異樣的情緒之下,就這樣做了。

從籃球場到我老家,大概有六、七百公尺,路是不長,而且人也不多,但在下午五、六點時,要全裸走在路上,實在要很大的勇氣。

從樹林中探頭一看,剛好附近田梗中都沒人,出來耕作的也差不多回家了。當下就由吉哥、N蛋、阿坤和小龍做人牆擋在前面,我們則在後慢慢推進。

因為沿路都沒有人,走了一半,吉哥就不安份了,他故意把琳拉著推到前面跑,琳又不敢大聲叫。不過運氣不錯,一路走來都遇不到人,可能那時大家都在家準備晚餐了。

我的老家是將原來的三合院打掉,加高蓋的水泥房,平常要出入都是在三合院院子的大門那裡,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大家在那聊天乘涼的時候。阿坤過去探頭一看,果然不錯,那個小院子裡現在有不少人在,所以我們改從很高的後面爬進去。

我老家後面是填起來的平台,約有一公尺多高,而且後面就是田,也沒有樓梯,所以要走後門進去,就真得用爬的。我們幾個當然讓琳爬第一,故意在後面欣賞她的美穴。然後呢?後門進去就是浴室,琳才把全身上面厚厚的泥土沖掉,再溜回房換上衣服。

後來那個暑假,琳差不多都是公開的和我這幾個朋友分享著用,隔三兩天大夥就來玩一場大鍋炒。開學過後不久,我就和琳分手了。說老實話,我在這點上和胡大大不太一樣,女友被玩成這樣後,感情就淡了,也不想珍惜,但可能我就是喜歡這種美艷淫蕩型的。

兩個月後我又交了一個新女友,雖然沒有琳這麼誇張,但也是很敢玩的。我和琳及後來的女友,其實都還有一些故事可講,有機會再寫吧!

我真的很佩服胡大大及其他作者,因為要寫一篇真的很花時間與精力,謹以此文向他們致敬!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