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父親進入我的身體

從小就知道我有個姑姑,是我爸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個,嫁到XXX的農村去了,日子過的很緊張,就沒聽說怎麼好過。正因為這樣,我爸就老發動他的姐姐妹妹幫助哪個姑姑,寄錢,捎東西,還親自跑去幫忙蓋改房子。
就在我結婚的那一年九月初,那個小姑姑家傳來消息,她的兒子結婚,邀請我爸和另幾個姑姑去吃喜酒。本來以前我爸去那裡都沒帶過我,因為那裡苦,住不習慣, 我也沒想過要去。但就在我爸要走前一天,我和老公吵架了,他在單位受了點氣,回來給我撒,我一氣之下回了娘家。回家後,才知道我的弟弟早就計劃好了要約朋 友來家住幾天,哄著讓我回去,要不隨我爸去玩。回家實在沒面子,就決定跟我爸走。
剛結婚就和我吵架,我要給他去去病,這是電話裡和單位姐妹們訴苦時她們教我的。當然,那些熱心的姐妹既然慫恿我,就會幫我請假並打理工作事情,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姑姑家隨說遠,但現在交通發達,我們乘火車從早上6點鍾到下午四點就到姑姑家所在的哪個管轄市,在那裡我的大姑姑帶著孫子,二姑姑家的代表---我的一個 表哥都已經等在那裡。於是踏上了去縣城的汽車,然後在哪個縣城包了個面包車,直接到我姑姑家的鄉上。她家離哪個鄉鎮隻有兩三公里路,還不算多偏僻。
雖然是農村,但鄉土氣息還是很吸引人,特別是我和我的表哥。父親和姑姑們商量著計劃著忙碌著,我們兩則結伴到處閒逛,希奇的人希奇的事情,我們總是津津樂道。
剛去的那晚,姑姑家親戚還就隻有我們,所以睡覺的地方有。但第二天,姑夫家的親戚來了一幫,家裡住就有問題了。本來周圍都是姑夫家的同姓堂兄弟家,他們也 都熱情的邀請我們去住,但姑姑和姑夫覺得安排農村的親戚沒問題,我們是城裡人,睡不好,硬要去鎮上住旅館。話說回來,他家的那些遠親就一堆,都是拖家帶口 的,分給周圍人家已經夠搶了。於是我們去鎮上,可去了才發現那裡發現石油,勘探隊的把房子登完了,隻有一間。房裡兩張比單人床稍大點的床,睡我們大小五 人,哈!為難。
表哥一看情況就乘黑跑回去了,我爸想讓大姑姑和她孫子住,我們也回去,但大姑姑非說要和小孩回去好擠。姑夫弄的也難看,因為家裡那頭都安排好了,表哥是男的,回去擠下沒問題,但我們那個回去都不好再安排了。最後,我也困,就提議我和我爸擠一床,大姑姑和孫子睡,就兩三晚。
隻能這樣了。父女親情,說的時候毫無顧忌,但真正睡的時候還是彆扭。因為是九月初,天還熱,本來穿的就少,脫了就光了。於是我爸隻脫了外衣,我們就這樣連 衣睡了。大姑姑可不,脫的隻穿背心和褲頭,還把孫子也脫光才睡。睡下還嘀咕說我們是親人怕什麼,不脫衣服能睡好嗎,諸如次類的嘮叨。
晚上確實沒睡好,熱,還有蚊子。
第三天就是喜日,人太多了,酒席擺到院子裡吃,小孩跑,狗跟著跑,嗩吶叫,鼓跟著敲。我和表哥也找著幫忙,瞎忙了一天,晚上看鬧洞房,11點了,我爸晃著 身子找來,說再不走大姑姑的孫子就睡醒鬧後半夜了(小孩睡覺顛倒了,晚上睡不著)。於是,找姑夫家的小輩們用三輪農用車把我們送到鎮上。

我爸喝的有點偏多,我拉扯讓他脫了睡,我也脫牛仔褲,昨晚睡的太難受,半袖沒脫,到底還是太難看。
太困了,躺下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夢裡怎麼和老公好了,他死皮賴臉地給我道歉,糾纏著要做愛,我還假裝生氣,但心理高興的很,就任他摸我親我。夢很模糊, 光記得很興奮,想讓他插進來,他剛一插,我就醒了。壞了,真的有人插我。燈黑著,我當時還不能反應過來是在哪兒,我家嗎?我老公抱著我嗎?
稍微一清楚,我的頭就大了,因為能聽到姑姑的呼嚕聲,模糊還能看見她穿大花褲頭的屁股在外面。我一下子緊張的不知道怎麼辦,任由我爸摟著我,動都不敢動。
周圍靜悄悄的,熱的難受,我不敢把我爸的胳膊挪開,因為他下面硬硬的插在我裡面,我怕一挪他醒了,怎麼面對啊?
後來我多次回想當時情況,我猜我爸當時是醒的,最多隻是意識和別人,要不怎麼會硬,怎麼會那麼清楚的把我褲頭拉到側面插進來?你說如果我沒穿褲頭,還有情可原,可以解釋他醉著轉過來就當別的女人插進來(我媽媽去世早了,但我爸爸有別的女人,我知道一點的)。
人什麼都不知道做的時候,就隻有保持原位不動,我理解了這話,當時我就保持哪個姿勢一直到我徹底清醒並安靜下來。但安靜下來我也想不出別的辦法,當時我就 認為我爸就那樣睡著呢。但繼續這樣保持姿勢,卻換來爸爸的動作,他似乎嘴裡呢喃什麼,身子動了動,當然動的時候下面也動,帶動的結果,好像是他感覺到動的 舒服還是怎麼的,他開始慢慢用力動下面(當時是那樣給自己解釋的)。他動作慢,但頂的有力,好像他的比我老公的要粗壯些,能感覺頂到最裡面,頂的漲疼。

我的屁股那裡都是水,可能醒來前流了好多,也可能是汗,反正我身上都是汗。
他這樣動作,我都麻木著,但腦子裡馬上擔心另一件事情,怕他在睡夢裡以為和女的做愛,興奮了喊 出來,或者說什麼,讓姑姑聽到。
果然,他胳膊開始用力把我摟緊,喘著重重的酒味,在我脖子那裡哈氣。手也不老實了,摸著我的肚子想從衣服下進來。下意識地動了一下手,突然又明白不能動, 不能驚動他。忍著讓他摸到胸上,連著胸罩抓在手裡。他的手很大,抓住就像搬住了用力的地方一樣,下面更加地用力了,雖然很慢,但每一下都進的更加深入。連 續這麼幾下子,我就受不了了,有點漲,有點疼,但快感很快被激發出來,像遊絲一樣朝渾身散開。
緊張在轉化為興奮之後,依然存在,但促使興奮更加來的快,來的多。老公的短些,所以我從沒有感受過漲疼能帶來這麼多快感。所以人在興奮中不知道思維怎麼這 樣容易沒有理智,當我爸突然停下不動的時候,我卻忘記慣性是從他那裡獲取動力的,自己的屁股倒突然變成動力,去向他推動。隻一兩下,我就明白這是錯誤的, 便也停頓住,繼續保持位置。
他一動不動,我剛要進入狀態的快感隻能停止在這裡。
過了很久,似乎他的呼吸都很輕。突然他就一個翻身,平躺過去,手臂和下面同時離我而去,那麼快,隻是瞬間就離開了。我渾身離開包裹,涼了一截,但充實的下身一下子空洞的像失去了什麼,好像無所依靠了一樣。
我渾身都是汗,忍了一會,感覺沒有動靜,也平躺過來,這才感覺到,下身床上都有濕的。
夜很靜,耳朵裡都是姑姑的呼嚕聲。女人的呼嚕聲音如此難聽,就好像得了哮喘,呼吸困難,沒一下不弄出這麼大聲音就要憋四一般。我爸的呼吸均勻,好像比剛才 長了點。我估計他睡的很沈了,就開始慢慢動胳膊,把枕巾拉出來擦汗,慢慢把脖子和頭都擦了,又摸索著用被子把身體周圍有汗的地方也試了一下。
渾身舒服多了,但卻睡不著,瞪著眼睛,看暗光中的屋頂、窗簾之類物事。盲目地躺著,控制自己不去想,但到底是剛才的事情,雜亂的腦袋裡隻閃爍下體滿滿的感覺,夾雜著亂倫的不可能性,自己都覺得不相信。

這期間,我爸一直沒有動過姿勢,我不知道當時怎麼想的,是想看他的褲頭穿上沒,還是什麼意思,反正我下意思的用屁股挪了一下,馬上挨上他的胯,腿的感覺是挨到肉,但沒發現想要的,緊張再次襲來。
現在這個事情已經過去快10年了,也接觸了很多有關性的想法和知識,才明白性是和緊張刺激聯繫在一起的,要不怎麼有人喜歡三P,交換,還有SM,更有露陰等等,都是在緊張中體會刺激。
當時我緊張起來後,就更加好奇,並且更加興奮。我記得手都有點抖,卻伸向了我爸的下體。我先把手挪到我肚子上,慢慢慢慢地往過移動,哪個過程非常刺激,我 一輩子都忘記不了。但當手剛接觸到他的皮膚,就像比蟄一樣縮了回來,我沒有哪個膽量。沒有膽量,但緊張帶來的刺激依然存在,它使我在努力想辦法。腦子在急 速轉動下很靈光,我馬上想好一個辦法,可以假裝睡著了,突然翻身,把他當成老公,手順勢去摸他那裡。
計劃有了,就開始醞釀行動。我要先做好已經睡熟的樣子,很可笑,半夜裡,也許我爸早睡熟,做這個樣子誰知道呢,但當時就是那樣想的,也那樣做的。用了很久,思量了好多遍動作要領,並享受計劃過程帶來的快感,快感使我下身不停流著水水,呵呵,有點笑話人了。
實際上想來想去,做的時候就那麼簡單,我翻身發揮的非常好,還把腿都半搭在他身上,手自然就摸到那裡。他的那濕糊糊,軟搭搭地,褲頭是褪到胯間的,我腿搭在那能感覺到。既然到這個份上了,我隻能抓著,緊張使我感覺自己手在發抖。
我爸沒有動一下,我也不敢動,抓著這個,我就後悔的了不得,想著要怎麼才能恢復到不抓的狀態,又要計劃思謀,累不呀。
事情是變化的,裝著睡覺卻不知道如何計劃離開的時候,哪個東西在我手裡慢慢硬了起來,我一下警覺地連呼吸都屏住了,想聽聽我爸是不是醒了。半響,什麼變化 都沒有,隻是哪個東西豎立著在我手中。放下心,才感覺我爸的的確很粗壯,比老公的粗些,也長很多。研究隻是憑握著的感覺,手又不敢動。

在這當口,我爸好像突然醒了,手一下擦著我伸過來,我嚇的一下就縮回了手,不敢動。卻聽到重重的撓腿聲,撓了幾下,還沒等我反映過來,就翻身像我壓來。他的身體魁梧,正好把我又包裹起來,摟在懷裡。
這下完了,他到底醒著沒,反正他手就那麼伸進我褲頭裡,直接摸到地方了,同時,他的頭也過來了,偎著我的頭髮喘氣。
因為那裡有水,他指頭滑著就進來了,手很大,巴掌基本整個握著我的陰部,隻指頭出進蠕動。好像他的頭在找我的嘴,就那樣在親吻我的頭髮。酒氣很大,迎面過來。
我很快又進入狀態,明顯感覺他的下身戳著我肚皮在一下一下動作。我渴望感覺越來越厲害。
剛翻過來的動作在幾下之後減速了,指頭也慢下來,下身也慢下來。我的慾火正是剛點著。等他所有動作就要停止的時候,我顧不了許多的硬是向外翻過身去,在那 翻身的瞬間,我沒忘記把褲頭拉下,翻過來,感覺他也要翻身的樣子,趕緊把屁股向他頂過去。果然,他沒翻,而是又摟住我,下身也貼上來了。
我的動作驚動了他,他好像又記起剛才是在做愛,下身又開始動作,我用屁股慢慢移動著尋找,就那麼讓他又進入了。
這次很短暫,我思維裡記不得細節了,因為要享受高潮。隻感覺他還是慢,也許還不如前次那麼頂的有力,但很快我就高潮了。
我高潮的時候會夾緊腿,渾身劇烈抖動,這是我老公詳細地給我描述過的。這次我高潮是如此多,因為不能叫出聲,所以憋的久,散的慢,可能當時就把我爸弄清醒 了(當時是那樣認為的)。當我快感開始消退的時候,我感覺他在慢慢往外抽。那時候女人還是需要哪個插裡面的,我當然不允許,屁股就跟著他,不讓它出去。他 沒再動,一直等我消退完畢。

慾望一滿足,現實馬上回來。有有些感覺自己齷齪,想離開他身體,但他還摟著我,而且下面還硬著。我又想他可能需要解決,等等再說。
半天,看他沒有動的意思,也沒放開我的意思,我就試探著用屁股提醒他。果然,他開始動作。當時我認為他是醒的,到這步,也不顧忌,把頭靠著床邊上,屁股厥著給他弄。
因為有姑姑的呼嚕聲提示,前面她聲音小過一兩回,我和我爸(他要是醒著)都可以判斷。所以伴隨著她的呼嚕,他可以放心運作。但他仍然那樣慢慢地抽插,有時 候感覺稍微快點,但有慢下來。當我漸漸要進入第二次狀態的時候,他可不動了,停止了。我隻好用屁股懟他,越憝似乎他越想抽出去,直到我意識到他要射,才一 下伸手扳住他的胯骨,於是他射了。
他一離開我屁股,我馬上拉上褲頭,怕流到床單上。等我整理好,他似乎並沒有整理他的褲頭,隻是平躺著睡。我把我把小被子幹脆掀掉,涼快著,不再去想這個事情。
腦子裡沒想頭,很快就入睡了。

早上我感覺我爸從我身上跨過去,起床走了,我又迷迷糊糊地挨到姑姑和她孫子起來叫我,我說今天要多睡,讓他們先走。估計她們走遠了,才爬起來,褲頭是絲的,已經讓精液流的濕透了,床上也有。
我接了點水,嘗試洗一下,但怎麼搭起來涼啊,正發愁,看見掃院子的旅館老闆老婆,就叫她過來,告訴她我晚上來月經了,流了點,洗了一下,她說沒關係,血已經看不到了,她拿去給我換一個床單就是了。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今天怎麼面對我爸呢。越想越愁,就這麼想著愁著往村裡走,連有人把農用車開過來喊我都沒聽到。坐車回去,表哥已經在院落門口等我了,他 拉我去新房,說有人正鬧呢。我跟過去,原來一幫年輕人非要他們的床單看有沒有紅,我馬上想起旅館的床單,臉就燒,覺得周圍人都在看我,好像他們已經知道了 一樣,我頭又大了。
出來,表哥叫我去姑夫那個房間問個好,我知道我爸在那裡,怎麼進去呢?可表哥拉著我不放。進去後,姑姑正大聲說昨晚的事情,說我爸喝多了,我爸好像什麼事 情都沒發生,隻是眼睛紅著,好像沒睡好的樣子。他承認自己喝多了,給姑夫姑姑們說晚上把我鬧騰的也沒睡好,看臉色差的。這些談論讓我紮心的害怕,但聽完 了,心情倒放鬆了。於是應付了一下,就出來進廚房找吃的,真餓,原來餓和心情心思有關係。

我們還住了一晚才走,睡覺前我發愁,但睡下後又想,最後什麼事情都沒有,我爸睡的死,我睡的香。
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隻是留在腦子裡不停琢磨,有時候非常興奮,自衛一番,當然過後也會自責一番。
直到兩年前,我爸做胃切除手術,後來傷口有點感染,住了一個多月醫院。我和我弟弟主要輪流照顧,開始接尿接屎他都讓我弟弟來,有時候甯可讓護士也不叫我。 後來我就說了,我們是父女,親的,怕什麼,那麼你老的動不了,我還不管了?他沒再反對,我就再次看到他的哪個東西,我給他接屎尿,給他擦洗,連性器也給擦 洗過,那時候,我才發現,我沒有一點雜念,沒有那麼多年一直想這個東西曾進入過我,到底是怎麼進入的等等問題,也沒什麼齷齪的自責的,管他當時是睡著的還 是清醒的,親情最重要.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