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痴漢 休閒活動

我,遠野.住人,今年二十歲,目前是T大的二年級學生,平常總是遊手好閒的亂晃,常常窩在家裡或是電玩店,已經過膩了平淡無趣的日子,正想找點新鮮的事情時,偶爾間,在開往某處的列車上,撞見了一件能引發我極大興趣的事情……

「那個女孩的樣子怪怪的,難道說……是色狼!」

一位女孩正衣衫不整的被一位男人撫摸著,表情看似歡喜又有些抗拒,她的雙手扶著緊閉的車門,嬌軀不斷的隨著男人的手掌撫摸而顫抖,一雙溫熱的手掌不斷的揉 捏那對飽滿豐挺的玉乳;粗曠的手指柔捏轉動著那因興奮而挺立發硬的粉紅蓓蕾,女孩微張著小嘴伸出鮮紅細滑的軟舌,嘴角還不斷的留著口水……看來已經被攻陷 了。

住人正猶豫要不要去阻止的瞬間,卻見到女孩被男人侵犯時,臉上明顯的浮現開心大於反抗的神情,心中極其希望自己就是那個男人。一個念頭瞬間閃過,拿起自己的手機並按下照相的功能……

當下車時他追上那個男人,以此為要脅,並要那個男人交他攻略女性的方法……男人沒有辦法,便將自己的技巧一一交給了住人,並囑咐他:萬一哪天被逮到,絕對不可以抖出他,並且要把手機裡頭的照片刪除。

住人答應了,從此開始他的「休閒活動」……
今天上午沒有課,正好可以進行他的「休閒活動」,一般人的「休閒活動」指的是;運動、聽音樂、逛街、看電影……等等,屬於「正常的」休閒。

然而……住人的休閒活動則是「痴漢」,意思也就是在電車內進行性騷擾女性的色狼。

現在時間是上午的十一點,住人來到車店前開始尋找目標,站前的人數不少,大概是快接近中午的關係吧。

住人通常只喜歡找OL下手;OL的迷人窄裙,加上腿上的性感絲襪與高跟鞋最能引起他的「性趣」。

就這樣看了好一會之後,住人選定好了目標。

是位身穿紫藍色套裝留著長髮的女子,身高大約168公分左右,膚色的絲襪正包覆著窄裙下的一雙細白美腿,玉足穿著黑色尖頭的金屬跟高跟鞋。眼瞼畫上了水藍 色眼影,嫩唇則是擦上粉紅色的口紅,讓她清秀臉龐看起來略帶美艷,低胸的領口更是能讓人窺見,胸前的那對蜜桃推擠出的深溝。

住人看著目標開始,幻想著待會那張美麗的臉會出現怎樣的表情,是享受呢?還是害怕呢?會流下羞憤的臉淚嗎?一切都太讓人值得期待了。

「嘻嘻……開始我的『休閒活動』了。」

住人神色自若跟在她的背後,看她選購到哪裡的車票也跟著買了一張,假裝是同車的旅客。

「是『籐京車站』?我看看……從這到那要一小時呢!時間很夠啊……嘿嘿。」

住人的臉上露出愉快的笑容,正如他所想的:從現在所處的「希汴車站」出發到「籐京車站」,時間大約是一小時左右,由於這班車是直達的列車,所以中途不會停靠別的車站,也因此趕搭人數也非常多,正好為住人營造絕佳的機會。

列車進站前的五分鐘,月台正廣播著:「十一點十分,由『希汴』開往『籐京』的直達列車即將進站,請月台上候車的旅客請勿靠近警戒黃線。重覆一次,十一點十分,由『希汴』開往『籐京』的直達列車即將進站,請月台上候車的旅客請勿靠近警戒黃線……」

只見列車才剛停下,門邊已經擠滿了要搭車的民眾,車門開啟時要上車的民眾自動變成兩列,好讓車上的人能順利下車,而住人就在此時抓緊機會,擠到女子的身後。

清新淡雅的香水味從女子身上散發著,在她身後住人深一吸了口氣,心臟正因為期待正激烈跳動著;表情依舊是冷靜顯得泰然自若的,然而藏不住的是那因陰謀而透著詭異目光的雙眼。

當車上的乘客已經全部下車,等候在月台的旅客一一按順序上車時,女子仍渾然不知,當這輛列車出發時,也就是落入「痴漢」陷阱的開始。

「十一點十分,由『希汴』開往『籐京』的直達列車現在準備發車,月台上的旅客請退至黃色警戒線。重覆一次,十一點十分,由『希汴』開往『籐京』的直達列車現在準備發車,月台上的旅客請退至黃色警戒線……」

所有車門同一時間關上,列車出發了。

『真是的,人好多。』站在車門前,女子看著車廂內滿滿的乘客,不禁有些抱怨。

住人正注意著四周的情況,他必須先確認沒有人看向這邊,萬一被發現了那可是很不得了的。

『很好,可以了。』觀望了約五分鐘左右,住人確定沒有人看向這裡,開始行動。

他先將手背輕巧的貼上女子的豐翹美臀,然後再慢慢的用掌心按上,輕輕的撫摸著那極有彈性與圓潤的臀部。

女子感到自己的臀部正被人從後面撫摸著,趕緊用手將那隻魔手撥開,當她成功撥開時鬆了一口氣,心想:『居然有色狼,真是討厭。』

然而住人又再次的摸上她的豐翹美臀,並且加大了一些力度,使女子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臀部被人玩弄的感覺。

『不、不會吧!呀……』女子驚訝著住人不退反進的動作,她開始扭動身體想擺脫那隻魔掌。

住人豈會輕易撤手?他不只不撤手還將手掌開往下伸,朝著女子被絲襪包覆的細緻美腿,甫一摸上,腿上的肌膚是那麼的有彈性;腿上的絲襪是那麼的細滑,這份觸感真是好的不得了。

『嘿嘿……真棒!果然值得。』住人露出滿意的邪笑。

女子則是雙腿夾緊、雙唇緊抿,心中只能不斷的祈求,對方不要再往其他地方摸去了,趕緊離開自己的身體,嬌軀微微發顫。

『趕緊離開吧,拜託啊……』

住人摸了一會,感覺這樣不夠刺激,他決定要讓這名女性在自己的撫摸下達到高潮,便將右手襲上女子的胸部;左手伸進裙內的私密處,準備開始攻城掠地。

女子看到魔手分兩路進軍,嚇得花容失色,這怎麼可以呢?要是被軍臨城下的話,不就完蛋了!她開始移動雙手想抵擋住人的侵略。

可惜,住人已經加快魔掌大軍的行動,開始進行攻城掠地了!他解開女子胸前的鈕釦,將性感又美麗的蕾絲胸罩往下一拉,瞬間一對雪白可愛的大兔子齊跳了出來, 還不斷的上下晃動甚是誘人,粉紅中略帶紫色的乳尖正高昂的挺立著,底下的左手扯下那條黑色的蕾絲內褲,上頭沾著一條晶亮透明的細絲直達蜜穴口,原來女子的 身體早已動了春情。

「呀……不、不行啊……呀……」女子發出細如蚊蚋的聲音,被人強行露出潔白豐挺胸部與股間,讓她不斷的夾緊雙腿做著最後的抵抗。

右手的食指與拇指,兩位將軍在「住人指揮官」的命令之下,夾擊著粉紫色的乳尖,並且拉扯轉動著,讓她險些喊出聲音來,而左手的拇指、食指與中指三名將軍, 則是對幽谷發動突襲,在蜜穴關前,將軍們發現了已經充血發硬,並鎮守在前的櫻桃軍,拇指與食指同心協力的朝著櫻桃軍進攻著,中指則是長驅直入穿過蜜穴關只 入花徑道!

領導的女子發現自己的部下們被一一擊破,睜著不禁泛淚的雙眼,緊咬著牙關,好防止自己在快感襲身之下放聲大喊。

「咿啊……不要呀……求求你……快住手……」女子轉頭朝著住人哀求著,而住人露出則是以貪婪的眼神回應著,絲毫沒有要停手的意思。

「嘻嘻……待會你就會感到爽的……」

女子在這樣的攻勢之下奮力的與身體的快感對抗,然而面對住人的高超手法,大約持續十分鐘左右,她便感到自己快高潮了。

「咿……不會吧……我怎麼會……快要……丟了……」女子死命的抗拒著。

住人將女子轉了過來面對著自己,以便欣賞待會女子因為高潮而露出的表情。

幽谷間發出潺潺的水聲,白濁的愛液沿著大腿內側流下,在絲襪上面造成明顯的水漬,或是直接滴落在電車地板上。

女子緊抓著住人的身體,自己則不斷著顫動著,這是快高潮前的訊息,住人用右手托起她的臉,將自己的嘴唇緊貼對方的粉嫩雙唇,還不忘將舌頭深入對方口中,與那鮮紅的細嫩軟舌纏繞著。

「嗯……唔……嗯……」

女子發出纖弱的呻吟,身上則是的流著些許的汗水。

「咿……不行了!要、要洩了……」

女子雙眼上翻,嬌軀發出目前為止最激烈的顫抖,雙手緊抓住人的雙臂,讓住人感到有些發疼,不過這就是住人想要的結果。

中指大將軍打開了花徑道深處的堤防,淫潮蜜流一發不可收拾的由花徑直噴蜜穴關,一股腦的全噴在地上……

「呀……洩了……洩了呀……」

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壓低自己的喊叫聲,為得就是不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被色狼玩弄,甚至高潮到將地板弄濕的結果。

「嘿嘿……舒服嘛?」住人看著女子問著。

女子雙眼流著羞憤的淚水,低著頭反問:「你……怎麼可以對我……做出這種事情呢?你不知道這樣是犯罪的嘛?」

住人淺笑的回答:「知道啊……」

「知道卻還這麼做!你真可惡!」女子恨恨的看著住人。

住人的笑容變得邪惡,說:「可是……你很舒服吧,小姐。都洩出來了呢……真浪啊。」

「唔……」

被住人這麼一說,女子臉上的神情馬上羞紅了起來,他說的沒錯,自己在電車上被陌生人男人撫摸到高潮,自己是不是也很淫蕩?一直以來,她都埋首在工作當中, 就算有人追求也被她一一回絕,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變得不像個女人,因為她的對手們都是看不起她的男人,所以她忘了身為女人的魅力。

「怎麼了?」住人看著她問著。

「那個……色狼先生……我有魅力嘛?」女子問著連她都覺得奇怪的問題。

住人首先感到奇怪,隨即又回答:「當然……不然怎麼會找上你呢,真是可愛啊,小姐。」

「那……可不可以……」女子的心正噗通噗通的跳著,接著說:「跟我……做愛?」

「做愛?在這裡?」面對女子大膽的要求,反倒讓住人愣住了。

「不……不行嗎?」女子羞怯的看著住人。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怕被發現嘛?」面對住人的疑問,女子點了點頭。

「既然怕,為什麼要在這裡?」住人再次提出了疑問,女子回答:「因為……我想要……現在就想要……」

住人笑了,然後捧起她的臉,朝著那兩片粉紅唇瓣吻了下去,女子也熱烈的回應著。

「小姐,能告訴我你的名子嘛?」住人邊親邊問著。

「雪子,淺倉.雪子。你呢?」,雪子看著眼前的色狼,發現其實對方長得還不賴,住人回答:「住人,遠野.住人。」

「那麼……雪子小姐……你先用嘴巴讓我興奮吧。」住人拉開了拉鏈,掏出那充血硬挺長槍。

雪子瞪大了雙眼,眼前那根長槍的尺度是她所沒有見過的,她緩慢的蹲下身子,將臉湊近長槍伸出舌頭開始舔動那紅潤的龜頭。

「唔,不錯嘛……沒想到你的技巧這麼棒!」住人看著雪子在溫柔的舔著龜頭,發出了讚嘆。

「嗯……嗯……嗯……」雪子將整根粗長燙熱的肉棒含進嘴內,臻首開始前後晃動,粉紅的唇瓣緊貼著肉竿摩擦著,一雙秋波正看著住人,令住人興奮不已。

「哦哦!真是他媽的爽啊!實在太厲害了……」住人感受著雪子的口交功力,大呼過癮。

雪子更因此加快了吞吐速度,小手更不忘的撫摸著連接肉棒的大彈袋與小腹,或是直接用舌頭舔動整根長槍。

住人感到這樣下去就要飆射出來了,連忙拍拍雪子的肩膀示意她可以了,接著將雪子轉過身去,雙手扶住緊閉的車門,撩起腰上的窄裙,用手那對雪白豐滿又高翹的 臀肉分開,再將自己被雪子含舔過的,呈現硬挺、粗長、燙熱的金鋼棒,在濕淋淋的蜜穴前摩擦著花瓣與肉豆,弄得雪子是心癢難耐。

雪子轉過頭對住人說:「別逗了……快一點……快給我那根大肉棒吧……插進來啊!」身體還不斷的扭動著。

「別急啊……現在就給你,來囉!唔──幹,好緊!他媽的又夠緊的!」才剛插入雪子的穴內,花徑裡頭的嫩肉就緊緊的夾住他的金鋼棒,爽的他直罵粗口。

「啊!進來了!這麼大、這麼熱,我的體內會壞掉啊……」雪子緊皺的眉頭,感受那根金鋼棒塞滿了自己的蜜穴。

「唔,我要幹了!哦啦……哦啦……」住人扶著雪子的纖細蠻腰,開始前後抽送侵犯蜜穴。

雪子美目圓睜的看著住人說著:「啊……爽……好爽……我可以感覺到,你的龜頭正頂著子宮啊,這麼猛的話……會壞掉啊!」

住人邊插邊罵:「你這女人真囉唆,要被幹又怕壞……幹死你算了,真是的。」肉棒又插的更深入一些。

「真棒啊……我從來都沒有感受過這麼粗的……又頂到了!」雪子不斷的讚嘆著,眼眶裡泛著淚光,那是欣喜的淚水。

住人將雙手由蠻腰移動到了雪子的胸前,左、右各掌的五隻手指緊緊握住那對晃動不已的大白兔,弄得雪子是嬌軀顫動、嬌喘連連,蜜穴內的愛液更是止不住的滴落在地。

住人擡起她的左腿,讓肉棒能完全的跟蜜穴接合,頂的雪子是目眩神迷,已經沈醉在性愛的快感之中,臉上的表情完全表現出享受的模樣。

住人就這幹了約十分鐘左右,先放下雪子的大腿,再將雪子轉過身面對著自己,好欣賞接下來這個女人被自己肏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模樣。他讓雪子的背部靠著車門,自己則用手托住她的美臀,將沾滿愛液、佈滿青筋的金鋼棒再次插入花徑內。

雪子將雙手環抱住住人的頸部;雙腿纏著住人的腰間,任這名色狼在自己的蜜穴之中盡情的耕耘;因為她認為這樣才能證明她是有魅力的!

兩人的舌頭不知何時又開始糾纏在一起,彼此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及喘息聲,又這樣過了十分鐘,住人被夾的受不了了,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連忙問著雪子:「雪子小姐,我快要忍不住了……可以射在裡面嘛?」

雪子一臉開心的回答:「好啊,儘量射吧!將我的體內灌滿你的精液……今天是安全期……可以放心的射進來……」

住人點了點頭,繼續加快抽插的速度。

雪子將頭靠在住人的肩上,輕聲的說:「我也快不行了……要洩出來了……一起吧。」

住人沒有回話,仍是盡情的挺動腰桿,瞬間,他感到雪子的花徑出現前所未有的緊縮,裡頭的愛液開始像之前一樣噴發,住人被淋受不了,悶哼一聲夾緊臀部將肉棒頂至花徑最深處,朝著子宮內射入濃、燙且白濁的精液。

一會後,兩人喘著大氣又互相索吻著,這時列車已經快到「籐京車站」了,兩人趕緊整理自己的衣服,然而雪子卻找不著自己的黑色蕾絲內褲,赫然發現住人正拿著那條內褲放在鼻前嗅著,看得她是滿臉通紅。

「啊……我的內褲……住人,快還我吧。」

「給我吧,我想當著紀念。」住人將蕾絲內褲收進口袋內。

「啊……這樣我的下面……涼涼的。」雪子拉了拉自己的窄裙。

「嘿嘿……這樣你就成了沒穿內褲的浪蕩女了……雪子小姐。」

「你……好壞……」雪子輕捶著住人的胸膛,接著又說:「下次……還可以再這樣嗎?」

「嗯?還要?」住人看著雪子。

「嗯……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讓我想起了我遺忘已久的女性本能……」雪子靠著住人的胸膛,雙手環抱著他。

「有手機嗎?手機給我……」

雪子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交給住人,從雪子手上接過手機之後,住人輸入的自己的手機號碼,交還給雪子。

「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想要的話……就打過來吧。」

此時車內的廣播響起:「客位乘客,『籐京站』到了,『籐京站』到了,欲下車的旅客,請不要忘記你的隨身物品,請勿推擠。重覆一次,客位乘客,『籐京站』到了,『籐京站』到了,欲下車的旅客,請不要忘記你的隨身物品,請勿推擠。」

列車進站。

兩人下了車之後,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雪子的臉上露出了充滿女性魅力的微笑,她來到一條巷子內確定了四下無人,將手迅速的伸進自己的蜜穴裡,將裡頭粘稠著白濁液體刮下,放進自己嘴內品嚐著,並期待著下次與住人在電車上相逢的那一刻。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