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高潮疊起

阿太下午放學回來,在客廳放下書包,聽到媽媽從臥室裡傳出呻吟聲。阿太很奇怪。媽媽的房門虛掩著,便透過門逢往裡看。阿太看見媽媽正用手指插她自己的肉 洞。媽媽仰面躺在床上,很享受的樣子。阿太目不轉睛地看著,感覺自己的下體那棒棒在充血膨脹。爸爸和媽媽離婚很久了,媽媽還年輕,她是很需要男人的,可媽 媽為了我卻一直忍受著。不,我要幫幫她。阿太這樣想著,便推開房門衝向母親。
「媽媽!」陽子正著迷地抽插著已經飽脹起來的肉穴,兒子忽然闖入,令她不知所措。「出去!」陽子現在只能說這一句話了。「媽媽,我全看到了。可憐的媽媽!寂寞的媽媽!」原來阿太在同情我,陽子想到這裡就覺得有些羞恥。
阿太靠了過來,陽子只能用床單把整個人蓋住。阿太伸手在床單裡面輕撫媽媽的身體。「媽媽,都是爸爸不好。」阿太的手蓋在媽媽乳房上,並說道:「媽媽轉過來 吧。」兒子的手很有力,陽子的身體被迫改變了方向。「這是媽媽和我兩個人的秘密 。」「你忘了這件事吧,阿太,不然媽媽會死的。」「不!!!看到媽媽一個人這樣弄,我也興奮了。」阿太把衣服褲子迅速脫了,光光地站在媽媽面前。陽子看到 兒子那象徵男性的東西。兒子今年才十五歲,想不到那東西已經很粗很壯了。兒子已經長大了,陽子想。盯著兒子朝氣蓬勃的陽具,陽子有些迷惑,一股慾望的暖流 充斥全身。陽子都有十年沒有和男人那樣了。 「 媽媽,我想把這個給媽媽!!!」阿太一手握著他的陽具,一手去掀蓋在媽媽身上的床單,剎那間阿太的身體就壓了上去。「你要做什麼?」陽子揮動手腳,但無法 推開兒子的身體。陽子赤裸嬌媚的胴體完全被兒子摟在懷裡。「不要胡鬧了,阿太,媽媽不要。」陽子喘息著。但阿太的理智已經被慾火給淹沒了 。陽子此時被阿太轉過來仰臥著,雙手也被拉起形成喊萬歲時的姿勢 。「媽媽,我想要。」說完把嘴壓了上去。勃起的東西壓在陽子的陰丘上令陽子產生了騷癢感。「阿太,不要!快起來。」陽子壓抑著快要爆發的情慾制止阿太。 「我想和媽媽弄!!」阿太急促地說。「都是媽媽做那事被你看見了才會這樣。」陽子嘆息著。阿太拚命吸著媽媽的乳頭,那是很粗魯的動作,但帶給陽子很衝激的 快感。「不要!」陽子邊喊邊推搡。阿太完全不理會母親拒絕的動作,手粗魯地撫摸媽媽的全身。陽子反抗的力量逐漸消失,不只是肉體產生挑逗性的快感,疲勞感 也相當強烈。阿太拚命吸吮母親的嘴唇和揉搓乳房,阿太的慾望已經到達極限,當有感覺時已開始噴射。快感的電流衝向腦頂,陽子立刻知道兒子開始射精了。有溫 熱的液體沾在陽子的赤裸的大腿上。「好了,阿太,」陽子說。「媽媽還不能走!」阿太說。「已經好了,快起來吧。」陽子恢復了母親的態度。「不,我……想 要……性交。」阿太的手按著媽媽的胸脯,不讓起來,同時眼睛執拗地望著媽媽。「現在不該想這種事,我們是母子,是不允許這種事發生的。」
可是阿太沒有回答,他忽然跳上床,把還滴著精液的有些疲軟的雞巴一下子塞進陽子的口裡。陽子看到兒子那很難受的樣子,母愛讓她對兒子本能地產生了遷就,她 用嘴巴溫柔地舔著兒子的龜頭,吃盡了那上面的精液,她的舌尖在兒子尿道口上不停輕舔,盡力讓兒子感覺舒服一些,以便讓兒子快點離開她的身體。母親輕柔的舔 舐,令阿太無比爽快,那話兒頓時又硬起來,且沒多久又噴出一股濃濃的精漿,全都射到媽媽口中了。陽子毫不遲疑的吃了兒子的精液。「兒子的精液好甜啊。」陽 子心裡想,但母親的身份和理智又讓她說:「阿太,好了。這事已經結束了。」邊說邊要坐起來。
但阿太仍使勁摁著母親,全身壓到母親的身上。不一會,陽子發現和她的下腹緊貼在一起的兒子那東西又慢慢變硬。不可能吧,陽子心裡想。但兒子那東西確實已經 變硬到把她的陰阜壓痛的地步 。 阿太很想把自己的肉棒插入眼前媽媽的花瓣裡,但不得要領,只好把肉棒壓在媽媽陰毛附近,肉棒前端碰到軟綿綿的東西,但沒有插入感。阿太屁股向後退 ,然後又向前挺。「不要太過份,阿太!」陽子無力地說,「唉,這都是媽媽不好。」
「媽媽,求你了,媽媽!讓我進到你那裡面去吧。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嘗試過……」阿太語氣急促地懇求媽媽,並又開始展開攻勢,似乎今天不達到目的決不罷 休。少年堅挺的肉棒在陽子的神秘地帶反覆擂磨,使陽子已經萌芽的快感像波浪一樣襲擊著她的身體。由於沒有父愛,陽子平常很溺愛兒子,是從不拒絕兒子的要求 的,現在,在兒子的再三哀求下,加上肉體本能的背叛,陽子的心理防線開始動搖了。本來緊閉的嘴唇已不自覺的張開,發出聲音,刺激著阿太更努力地愛撫。 「媽,讓我把這東西插進去吧。」 阿太眼睛貪婪地盯著母親的蜜穴再次懇求道。陽子不說話,像是默許,手軟軟地遮擋著密處,但無力的掩飾立刻被兒子的手拉開。從母親夾著的大腿間阿太看到了一 條肉縫,伸出手指去撫摸,來回幾次便插了進去。陽子扭動著屁股,阿太的手指被推了出來。阿太於是用力把母親的雙腿分開,臉壓在母親已經濕潤了的陰門上。阿 太拚命舔著肉縫,陽子產生陣陣的快感。阿太把手指在肉縫裡開始抽插起來,抽插時母親好像很舒服的樣子。阿太又把舌頭壓在兩根手指間,在媽媽的陰核上舔著。 「不要在那裡!媽快要瘋了。」阿太拚命用舌頭和手指舔媽媽的變得有些腫脹的洞穴,有一種震撼的快感充斥陽子全身。「要洩了。」陽子想,本來微擡的屁股掉在 床上,以後就不動了。
阿太感覺到了母親的變化,他輕擡起上半身,把向上翹起的陰莖向下壓,一隻手放在母親身體的左側支撐身體,屁股用力向前推動,阿太在這一剎那間覺得一陣眼 花,支持不住的身體全部壓在了母親身上,這樣給他帶來了好運,體重使他勃起的肉棒一下進入肉洞裡。「不能這樣,太……阿太,快……快離開……」陽子言不由 衷地呢喃著。她想上提臀部推出兒子的肉棒,卻又有些戀戀不捨的收縮陰道,去夾緊兒子的肉棒。阿太看見母親眼睛迷離,知道母親的心理防線已經徹底崩潰,就緊 緊抱著母親的脖子不肯離開。這時候的陽子在兒子滾燙的陽具的熨貼下,肉洞裡陣陣癢麻,竟忍不住扭動起下胯來,這給阿太帶來了更大的刺激,立刻有強烈的快感 襲擊阿太。和平時拚命用右手揉搓自己肉棒的自慰感覺不同,母親那兒粘粘的熱熱的有溫柔包裹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阿太把下體拚命壓下去扭動,幾乎使棒棒感 到疼痛。在肉洞內摩擦的肉棒,紿陽子帶來甜美的感覺。就在自己的陰毛和兒子的陰毛糾纏在一起時,陰核受到無窮無盡的摩擦。「好久都沒有這麼美妙的快感 啊!」陽子心裡極度暢快,竟忍不住哭泣出來。阿太以為弄疼了母親,嚇得趕緊停下來:「媽媽……」但阿太並沒有拔出肉棒,他完全沈湎在媽媽陰道的甜美的世界 裡,那種感受好像不是這世界應有的。陽子正爽極之時,見兒子忽然停下來,竟下意識地用雙手去聳動兒子的臀部。母親的下意識舉動頓時讓阿太明白了母親原來是 喜極而泣。於是阿太更加賣力地在母親的肉洞裡抽插。母親這個肉體沒有讓阿太失望。阿太覺得身體裡有火花在爆炸,腦海感到麻痺,以為自已的身體快裂開了。突 然,就在一剎那間,插入肉洞裡的大砲開始發射,母親確確實實感受到了兒子的東西,堅挺有力的東西,那東西里射出的液體灼熱持久。兒子大叫一聲,同時陽子也 覺得自已的身體開始飄向空中。「 啊,媽媽也要洩了!」陽子一下子緊緊摟住兒子,感覺自己正溶化,和兒子融為一體。
從此十五歲的少年心裡,比過去更鮮明的烙上母親的影像了。

媽媽我全看到了(二)

陽子從床上起來,竟有點做新嫁娘的感覺。她用枕巾擦乾了自己陰毛和陰門上的淫水,穿上睡衣。看了看時間,都快七點半了。兒子下午五點進門,竟和自己在床上 纏綿了兩個多小時!陽子撫摸著自己的私處,有些水腫。「唉,沒想到阿太小小年紀還真行。」陽子感覺到緊張的身體在充分滿足後無比充實和甜美。好久都沒有這 麼暢快過了,她心裡想。雖然是亂倫,但這是我和兒子兩個人的秘密,別人不知道,又有什麼呢?陽子想著,回頭去看躺在床上的兒子。阿太因為剛才的緊張和衝 殺,已經很累,竟赤裸著全身在母親的床上睡著了。「兒子,以後我們母子之間再也沒有秘密了。」陽子對著熟睡的兒子輕輕的說。阿太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意。他 那剛被媽媽用過的棒棒還是濕漉漉的,那全是媽媽的陰水。肉棒的馬口正掛著一滴晶瑩的精液,那是處男的玉露。陽子溫柔地看著睡夢裡的兒子,一種做女人、母 親、妻子、情人的複雜情感湧上心頭。陽子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和滿足。
陽子拿來一條熱毛巾,她要給兒子擦他的下身。陽子坐到床邊,看著兒子的青春活力的下體和那上面的淫液,陽子竟入迷了。多好啊!陽子忍不住讚嘆。她忽然不想 用毛巾為兒子擦拭了,她送上了她甜膩的成熟透了的女人的芳唇,輕輕地為兒子舔拭著肉棍上的愛液。處男的精液是多麼美味啊!陽子細細地舔著,下面的洞洞裡又 禁不住流出了粘粘的蜜汁。陽子很舒服地哼哼著,舌頭在兒子的棍棍和卵子上來回吮吸。兒子那粗壯的陽具竟漸漸發熱變硬起來.
陽子脫掉睡衣,爬到兒子身上,用自己滾熱的屄肉在兒子的鋼炮一樣堅硬的肉棍上使勁磨擦。「哦,哦!」陽子情不自禁發出了吟叫。「媽媽。」阿太忽然醒了。陽 子害羞地把臉埋在床單上,陽子真的像個新嫁娘了。「媽媽,」阿太把母親翻轉過來然後壓在母親身上,「媽媽,我其實早就醒了。」「你太壞了,阿太,再這樣, 媽媽不讓你玩洞洞了。」陽子嗔怪地說。「我不好,媽媽懲罰我。」阿太笑著去咬母親的乳頭。「媽媽罰你舔媽媽的騷穴,好不好?」陽子說。阿太馬上扳開母親雪 白的雙腿,把頭埋到母親的兩腿中間,有滋有味地吃起來。「媽媽的屄好肥,水好多喲。」阿太說。「媽媽,我是從這兒出來的嗎?」阿太的舌頭插進陽子的陰穴 裡。陽子全身一激靈,慾火難耐,她喃喃道:「是呀,阿太,我的兒,我的心肝,別舔了,快回到媽媽洞洞裡來吧。」
阿太再也不是剛才那個笨拙的阿太了,媽媽也徹底放開了,在媽媽的配合下,阿太很快就把肉棍送進了媽媽那早已洞門大開的粉穴。他抽插著,又猛又快。母親的肉洞十年都沒人搞過了,已經變得很緊很暖,緊緊地咬著阿太的肉棒,阿太爽極了。
陽子用力抱著兒子的肩背,肆意呻吟著。母親的叫聲,更加刺激著阿太,阿太的大砲極度充血並發燙。陽子用下體默契地配合著兒子。「讓我倆同時進入仙境吧。」 陽子說。「啊,啊,媽媽,我要射了!」阿太大叫。「射吧,射吧,」陽子極大地張開兩腿,這樣一來,兒子的陰阜就可以完全和她的陰阜緊貼而無縫,兒子的陰莖 就可以完全地插入她的肉洞,兒子的精液就可以完全射入她焦渴的體內。阿太感覺全身繃緊,龜頭一麻,一股熱泉噴礴而出。陽子也同時感到有一道道強勁的熱流射 向花心,尖叫一聲,她竟然暈了過去。
陽子醒來時,阿太正為她舔一片狼籍的肉穴。陽子疼愛地望著兒子油油的嘴,一把將兒子摟在懷裡,和兒子口對口地嗍吸。
「媽媽,永遠做我的老婆,好嗎?」阿太咪著母親軟軟的舌頭,懇求地望著母親。
「好呀,我的寶貝,媽媽願意永遠做你的老婆、情人。只要你願意,媽媽的洞洞隨時都給你玩。」陽子愛撫著兒子,心裡有說不出的美妙。
「阿太,你願意永遠做媽媽的小老公、小情人嗎?」陽子撫摸著阿太的陰囊柔柔地問。
「願意!我十二萬分的願意!」阿太毫不遲疑地回答。
「拉勾!媽媽,」 阿太玩皮地提議。
「這是我倆的秘密!」陽子拉住阿太的手指說。

媽媽我全看到了(三)
站在浴室的大鏡子前,陽子輕輕用手撫摸自己隆起的乳房,雖然只是用手摸,但也傳來輕微的快感。剛洗完澡的身體有灼熱感,陰丘上的草叢發出濕潤的光澤。 雖然三十有五了,但白桃似的乳房還是向上翹的,能感覺出在手掌上逐漸充血。 阿太這孩子己經迷上我的肉體了。想到正在臥室等得發急的阿太,陽子禁不住渾身激動地顫抖。陽子和阿太的母子加夫妻關係己經到了無法制止的狀態。陽子的肉體 己經習慣兒子拚命愛撫方式,兒子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兒子……想到這些,陽子情不自禁自慰起來……
這時從微開的門縫中露出阿太的臉。陽子將自己的身體轉向門囗,故意給兒子看她性感的肉體。阿太的眼睛像冒火一樣凝視母親,然後走進浴室。 阿太和陽子一樣赤裸!完全勃起的肉棒,從頂端溢出粘粘的露汁……
「媽媽,我等不及了。」阿太走過來一下抱起嬌巧的母親,走進臥室。阿太粗野地把母親重重丟在床上,把母親的雙腿和雙手盡力向兩邊和向上攤開。母親雪白的胴 體袒露在床上,一覽無餘。阿太喜歡這樣欣賞母親的裸體。看見母親細軟油黑的腋毛、陰毛以及那微張的紫紅和粉嫩的陰唇,阿太就異常興奮。阿太跪到母親的兩腿 中間,輕輕地擡起母親分開的雙腿。「我想看清楚那裡。」阿太說。 「你每次都看過的……」陽子輕柔地說,聲音有些發顫。「可是怎麼看都不膩,快分開吧,媽媽。」阿太懇求。陽子覺得臉頰開始像火燒一樣熱,一股騷水在肉穴中 一湧,流出到體外,發脹的陰唇頓時顯得水靈鮮嫩。阿太凝視著媽媽分開的大腿根,那兒竟在微微冒出熱氣。阿太儘可能大地掰開媽媽的陰唇,把臉靠上去,深深吸 了一口氣:「啊,這就是媽媽的味道……」阿太用舌尖去確定味道的泉源,他看見了媽媽腫脹張開的穴口正流出晶亮粘粘的液汁。阿太忍不住把舌尖插進媽媽水汪汪 的洞口……陽子在兒子舌間的撫愛下,豐腴性感的肉體禁不住一陣一陣顫動。「啊……太……啊……」陽子呻喚著,扭動著下體。 陽子的陰核被阿太的食指及中指夾住,膨脹到最大限,看起來就好像要爆炸一樣。而阿太的舌頭在陽子的陰核、穴口、尿口、陰唇以及腿根和肛門反覆舐舔。「媽 媽,舒服嗎?」阿太就好像貓舔牛奶一樣發出嘖嘖的聲音,完全充血的陰唇被溢出的蜜汁浸泡,阿太也完全被媽媽的這片神奇的領域迷住了,原來是舌間的舔舐,後 來竟變成大口大口的吮吸了。阿太極度亢奮,龜頭紫脹,淫液暗流。他把陰莖放到媽媽濕漉漉的肉洞蹭擦,讓媽媽的淫水和他的淫水相混合,然後又把沾有母子二人 淫汁的龜頭塞進媽媽的口裡。「哦,我的心肝兒,我的小老公、小情人,你會弄,媽媽都要醉死了。」陽子嘴唇發脹,眼睛一遍煙濛,說話的聲音也在動情地發抖。
「寶貝、小……老、老、公,媽媽要洩了啊。」陽子夢也似的說。
「不, 還不能洩出來,媽媽、老婆,忍一忍……」阿太將肉棒在母親的肉洞和嘴巴之間來回抽插。
「啊……那樣會太痛苦……媽媽想洩了…… 就讓我這樣洩出來吧……。」
「 不,絕對不可以!!我是你的老公,你是我的老婆,老婆要聽老公的!」十五歲的阿太看著因快感頻頻而不斷扭動身體的母親,忽然產生了虐待的快感。陽子此時也 在腦海裡幻想不久後將會獲得滿足的情形,對阿太這樣的要求竟也產生了被虐待的快感。這些對話後來成為他們母子倆做愛時的一種前戲。
母子二人十分動情了,再也無法忍受了,這時陽子先行擡起了雙腿,將已經完全綻開的紫殷殷、紅彤彤的美穴攤到了兒子雄碩的陽具下,供兒子盡情享用,恣情抽插。
「媽媽,今天我想多玩你一會兒。」阿太在媽媽的肉穴裡抽送一陣後又停下來將龜頭在媽媽的穴口碾磨,反反覆覆,他被龜頭上的酥麻感所陶醉,竟然不忍早早地一洩為快。
「我……現……在不是你……媽媽,是……你溫……柔的老……婆,專供……你淫樂發洩的淫……賤的老……婆。我……永遠是……只屬於你的,只……供你一個人 淫……媾,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你想玩多久就……玩多久。我……是你的奴隸,你……是我……的我……的……小……小……皇……帝,小……小……老 公……。」陽子週身都被快感包圍,誘人的肉體每一寸都被激活,變得異常敏感、緊張、興奮,以致於說話都變得語無倫次了。
聽著母親的淫詞艷語,阿太淫興如湧潮,激盪著他緊繃的充滿力量的軀體。他迅猛有力地在母親的陰道里抽殺,彷彿和母親有深仇大恨似的,都快要把母親的肉穴搗碎了。
而陽子像全身通了電流,在兒子的一次又一次的狠命衝撞下,快感連連。浪濤一浪高過一浪,陽子覺得自己被快感擊打成灰燼了。「這孩子比他的爸爸強多了。」陽子心想。
「哦!哦——!」母子二人幾乎同時尖叫起來。擁有母子這樣一層特殊的關係,令他們在高潮來臨時總是如此默契、至麗芸至美。
陽子和阿太母子二人的在正常人看來是可鄙可誅的性愛以及這種既是母子又是夫妻情侶的特殊關係,卻讓他們嘗到了別人無從嘗到的和諧和快樂。誰說母子性交是一種亂倫呢?難道母子性交是一種罪過嗎?也許,母子性愛才是人世間最和美最值得信賴的性愛啊。

媽媽我全看到了(四)
今天是週末,想著晚上又可以和媽媽盡情盡興充裕悠然地在永遠只屬於他們母子二人的靜謐溫馨的房子裡性交,阿太就覺得全身充滿了取之不盡的能量。放學鈴聲一響,阿太就急不可待的衝出教室,向家裡奔去。
陽子也正懷著和兒子一樣的心情等待著這個時刻。她下午以忽然頭暈為由,早早地從單位回了家。其實,她是要趕在兒子放學回家之前,為晚上她和兒子的床上活動做好充足的準備。
陽子先為兒子燉好無任何副作用的壯陽補品,做熟兒子最愛吃的飯菜,並把這些都放在蒸屜裡保溫。然後她走進浴室,細細地洗濯自己的身體。兒子多次說過,愛她 身上的每一件東西。陽子想著自己身上兒子最愛親吻的部位,情慾澎湃。她在兒子喜歡的部位洗了一遍又一遍。嘴巴、腋毛、手指、乳房、肚臍、陰毛、陰蒂、肉 穴、大腿、屁股、屁眼、腳趾……這些地方兒子總是百看百吻不厭!陽子洗浴完畢,給自己穿上性感比基尼,外套三件真絲睡衣。比基尼和睡衣薄如蟬翼,包裹著陽 子玲瓏嬌艷的肉體,若隱若現。兒子一定會著迷的,陽子想著,四件褻衣要讓兒子一件一件慢慢脫下來,今晚一定要讓兒子充分享受在性愛中等待和做過程的樂趣。
「媽媽,我的最親最愛的媽媽,你的小老公回來了!」陽子正想著,兒子阿太衝了進來。阿太一進房間就望見了打扮得十分性感妖嬈和香氣襲人的母親,少年的衝動 如驟雨陡至。他猛的撲向母親:「媽媽,我要!現在就要!」陽子一下被兒子撲倒在地。「不,小親親,做這事不能心急。聽媽媽的,先吃飯、喝湯,再洗個澡。晚 上有的是時間,媽媽一定讓你好好享受……」陽子從地上起來,為兒子盛好飯菜和補湯。為了晚上母子都能盡興,陽子在兒子的湯裡偷偷放了一點點久戰驢鞭粉。這 種藥粉是她特地暗訪房事名醫花大價錢買來的,可固精扶陽,百戰不疲不倒,但對人體無害。看著兒子吃完飯喝完補湯,陽子柔柔地對兒子說:「去洗澡吧!媽媽在 床上等你……」
陽子關上臥室厚厚的布簾,再打開臥室裡前後左右和天花板上的燈,一共五盞,她把它們盞盞打到最亮,臥室頓時如同白晝。陽子和阿太都喜歡在很亮很亮的房間裡 做愛,這樣可以把彼此的肉體看得清清楚楚。一切準備就緒,陽子仰躺在床上,只等阿太進來。阿太在浴室洗澡的聲音不時傳進陽子的耳朵裡,想著兒子青春彈性的 身體和即將開始的激情之夜,陽子全身都被激活了,每一寸肌膚都充滿了期待。
阿太剛洗完澡,湯裡的藥力在他體內就漸漸開始發揮了效用,全身每一處肌肉都緊張起來,活力充盈。特別是他的陽具,堅挺硬碩熾熱,有如剛出爐的鋼棍。他全身赤裸,情不可耐地衝進母親和他經常淫媾的臥室。陽子早已經在床上攤開引誘的胴體迎接他了。
「媽媽,我的騷媽媽,我來了!」阿太一躍而上,把正燃燒著情慾的發燙的少男的肉體壓向他母親的懷裡,有力的嘴巴在母親的甜軟的嘴裡狂吮起來。陽子體內頓時 騰起一股猛烈的慾火。但她壓制著。她輕柔地對阿太耳語:「不要急,我的小親親!今晚媽媽一定讓你玩個夠。」陽子把赤條條的阿太輕輕翻臥在床,然後用她溫柔 的舌柔柔地舔吸著阿太的嘴唇、乳頭、小腹、陰毛、肉棒、陰囊、腿根和屁眼。在阿太的肉棒和卵蛋上,她更是仔細吮吸。阿太慾火焚身,脹紫的龜頭不時有淫液滑 出,而陽子一次次為他吃盡。幾次阿太把粗硬的塵柄去陽子的私處擂磨,想破門而入,都被陽子婉轉地阻擋。陽子不停地舔咬著阿太龜頭上的馬口以及冠狀溝,阿太 的陽具充血腫脹,顯得比往常要大出兩倍。陽子含著阿太灼燙肉棍,騷穴裡淫水如注。阿太知道母親已經難以自持,就說:「媽媽,可憐的媽媽,我來給你舔吧。」
陽子引導著阿太一件件脫掉她身上的褻衣,像剝開一隻橘子。漸漸地,陽子白皙柔嫩的肉體就呈現在阿太飢渴的眼前。阿太情慾昂揚地分開母親的兩條美腿,母親胯 下淫水淋漓。阿太張開大嘴,直奔主題。阿太把嘴巴緊緊靠在母親那發出強烈味道的陰唇和騷穴上,由慢變快地活動著靈巧的舌頭。 「哦,哦——」陽子呻喚著,通電的感覺像波浪一樣包圍著她。陽子全身放鬆,把自己的身體投入到兒子的嘴巴帶來的快感的波濤中。陽子半開的美麗紅唇不斷發出 舒暢之聲。從現在起,陽子和兒子阿太的長長的快樂之夜就開始了。

媽媽我全看到了(五)
陽子和兒子阿太的性愛總是那麼和諧,他們彼此始終強烈地需要,又互不厭倦。自從和阿太有了這樣一種在現時社會永遠不可以公開的亂倫關係之後,陽子對道德、 人性、男女性愛等等這些以前從未細想的問題都有了全新的認識。從此,陽子看清了人性的虛偽和道德對人性的束縛。陽子如同第一個發現西瓜美味的人,她為自己 在偶然之中發現並擁有了那至醇至美的母子性愛而倍感幸福。
性愛一旦加入母愛的成分,那份體貼、理解、關懷,可謂無微不至了。陽子為了讓兒子阿太能夠全方位多層面享受她給予的性愛,挖空了心思,做到了徹底的全身心付出。為兒子阿太變換性愛花樣,讓阿太天天都能嘗到新鮮新奇的性愛大餐,已經成為陽子日常生活的主要內容。
陽子忙碌了一整個下午,她買來飲料、果醬和兒子平時愛吃的各種美食,她要趕在兒子回家之前為兒子準備一桌兒子從未品嚐過的晚餐。陽子在她家的特大號餐桌上 舖上一張粉紅的餐布,把買來的食品放在旁邊,然後她走進浴室,脫光衣服,用清水細細清洗自己的白嫩的肉體。確信徹底洗乾淨以後,陽子把自己泡在盛滿牛奶和 香精的浴缸裡,足足一個小時,牛奶和香精的香味完全沁入了她的肌膚。陽子起來,晾乾身體,坐到她精心準備的特大號餐桌上,仰面躺下來。陽子把買來的食物一 件件放在自己赤裸的誘人肉體上。兒子阿太愛吃她的肉洞,她還特別在那兒塗滿了果醬。一切準備就緒,陽子叉開全身,塗滿果醬的淫穴正對向兒子進門的方向。陽 子為兒子精心調製了一桌「女體盛」晚餐。
鑰匙響了,是阿太!陽子全身緊張,只感到陰道內一熱。阿太推開房門,擡眼就看見母親的一絲不掛的肉體袒呈在餐桌上,激情少年端時熱血上湧。「小親親,快,快來品嚐。」陽子對著兒子輕輕呻喚。
阿太情不自禁,撲向餐桌。像一隻飢餓的蒼蠅,他縱情饕餮他母親豐盛的肉體:吃乳房的漢堡,吃腋下的雞柳,吃小腹的牛排,吃肚臍的櫻桃……最好的美味是母親 肉穴上的果醬,他舔吮嗍吸,像小豬吃食,鯽魚溯水。「媽媽肉洞甜甜的、香香的,好好吃呀。」阿太滿嘴流香,將母親的淫穴舔得乾乾淨淨。
陽子在兒子舌尖嘴巴的不斷撫愛下,從嘴唇乳頭到陰唇,全都腫脹,十分動情。她情慾難抑,扒開淫水四溢的肉洞,顫顫地對阿太乞求:「我的兒,心肝!快!快! 快把你的大棒棒插進我的洞洞裡,我裡面癢得不行了……」阿太跳上餐桌,掏出堅硬的肉棍,放在母親的騷洞口,忽然阿太有一種想虐待母親的願望,他故意將肉棒 在洞口磨蹭,遲遲不肯進入。「求你了!我的兒,我的小老公……」陽子淫賤地哀求。阿太看著情慾脹滿,不能自持的母親在他的翹翹的鋼棒棒下騷發發模樣,阿太 竟有說不出的快感。
阿太一直這樣折磨著母親,只到感到自己的龜頭硬翹、酸脹、酥麻之際,他才猛地將他那硬得出血的巨大男根「禿」的一聲深深插入母親的騷穴!即刻就有一股急促強勁持久的濃濃精漿噴入母親那脹開的肉洞!「啊!」陽子頓時花心頻頻收縮,高潮疊起,感覺整個肉體飛上雲端。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