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妻子的刺激

週日,父母想孫子,把兒子接到了他們家,就剩下我和妻子兩人在家。最近看網路的暴露文,看得自己虛火上升,每次不管是和妻子做愛還是自己意淫的時候,總是幻想著暴露妻子的畫面,心中想帶妻子外出體驗暴露刺激的欲望無可遏制的滋長著,撩撥得我口乾舌燥,只是一直苦無機會,今天看著就剩下我們夫妻兩人在家,被暴露妻子欲望刺激得火燒火燎的我,終於決定今天帶著妻子體驗一下暴露的刺激來發洩鬱結在心底的騷動。就調教妻子的過程來說,都是遵循著循序漸進的原則,而暴露也是這樣,時間、地點、人物都契合了暴露的要求,這樣夫妻雙方才能體會到其中的三味。

否則,一方感覺不安全、不自然、不舒服的話,另外一方也就興趣索然,這不但會造成乘興而來、敗興而歸的結果,而且還會在夫妻雙方心裡留下不好的陰影,對夫妻情趣的作用產生懷疑,甚至影響夫妻感情。

我從接觸並嘗試淫妻這個範疇以來,始終都認為淫妻活動是為了避免夫妻雙方因為時間所造成的審美疲勞而互相厭倦,進而影響夫妻感情,造成夫妻之間溝通的誤會,影響家庭和諧,甚至造成家庭破裂。

淫妻如果運用得法,將會是調劑夫妻生活的良好催化劑。淫妻恰好可以讓夫妻雙方平淡的週而復始的夫妻生活,增添從未有過的激情與刺激,這不但因為淫妻表面上的衝破社會基本道德規範和自身道德底線時所帶來的矛盾與激蕩、所帶來的刺激,而且淫妻的字意,我的認為就是夫淫妻樂這個樂字,我認為在這裡不光指妻子精神上的歡樂、心理上的輕鬆,還主要是指妻子肉體上的歡愉。

所以,淫妻活動要想順利、安全、愉快的進行,並完滿的結束,是需要夫妻雙方在平時的日子裡不斷地互相探討和共同嘗試的,在這個過程裡,無形地就加強了夫妻雙方的交流機會,並促進了彼此的信任與依賴。我認為淫妻的過程裡,讓妻子感受過外面的男人,從而杜絕了產生第三者的可能。首先,這次暴露地點的選擇,我選擇的是位於離家不遠位置的兆麟公園。之所以選擇這裡。

第一,我選擇的暴露時間是在傍晚到夜間,這個時段公園裡的照明很暗,但是公園圍欄外的路燈卻很明亮,微弱的光線使樹叢裡的環境更符合淫妻曖昧的基調,還不影響視線。

第二,由於不好掌握暴露結束的時間,所以結束暴露後回家的街道,為了安全考慮就不能太偏僻,而兆麟公園外正好都是繁華街路,半夜的時候也是行人不斷,這也符合暴露裡安全的考慮,盡管公園裡偏僻幽靜,但是如果有什麼突發事件的話,隔著一道柵欄就是繁華的街道,便於保證我們夫妻的安全。

第三,由於這個公園離家近,所以我們也經常去散步和看廣場舞,對公園裡的環境十分熟悉,而且在妻子不知情的情況下提出去公園,也不顯得尷尬。最主要的是,我和妻子有幾次夜間為了趕近路穿過兆麟公園的時候,我注意到在公園陰暗的樹叢下、綠色的木質長椅上,都坐著幾個乘涼的男人,有幾次我都感覺到他們看過往女士那綠色的眼光。其次,就是妻子穿著的選擇,既不能太暴露也不能太保守。

穿著太露骨了,妻子會很尷尬,畢竟沒有哪個家庭主婦會穿著情趣內衣出門,如果因為穿著讓妻子神經緊張,那妻子會變得很敏感,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那暴露的情趣就要大打折扣了。但是也不能穿得太保守,如果妻子穿褲子和上衣出門的話,到有了暴露的時機,總不能要妻子立即解衣釦、摘腰帶吧?那樣不自然不說,也很少有妻子會主動配合。無意中暴露,妻子可以接受,主動寬衣解帶,就另當別論了。

所以,在晚上妻子暴露的穿著上,我頗費了一番心思,最後我為妻子選擇了一條橘紅色的短連衣裙,黑色薄絲襪,超高跟鞋。這件連衣裙是不久前我陪妻子逛街時買的,這是一件橘紅色的裸肩半長連衣裙,裙子的下襬剛到妻子豐滿渾圓的大腿偏上的部位。之所以選擇這件裙子,一個是這件裙子的長度適中,既不太過暴露,又能把妻子渾圓白嫩的性感美腿顯露無遺。最主要的是,這件裙子的拉鏈在背後,從後領口的位置直到臀部上沿的部位,如果把拉鏈全部拉開,那整件紗質的連衣裙就會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完全脫離妻子豐滿白嫩的軀體。

妻子的內衣,我選的是一套紫色的內衣套裝,無肩帶窄胸圍和一條蕾絲的小三角內褲。內褲的前部是蕾絲鏤空設計,妻子的陰毛在撩起裙子下襬之後盡顯無遺,襠部的布條很窄小,妻子肥厚的大陰唇還有三分之一露在布條外面。絲襪我選了一雙黑色的薄款長絲襪,高跟鞋我選的是一雙黑色腕帶超高跟鞋,這兩樣的組合配上妻子豐腴白嫩的美腿,我感覺最符合我心中淫妻的形象。而且在我心裡還有一個想法:繫腕帶的高跟鞋不但更凸顯出成熟女性的性感,而且如果女人被操的話,無論什麼體位都不會從腳上脫落。

那樣的情景,妻子穿著絲襪的小腿被扛在男人的肩膀上,性感的玉足穿著黑色的腕帶高跟鞋,隨著男人的插入拔出節奏來回地晃動。一想到這樣的畫面,我就性慾亢奮。

而且鞋跟超高,有十六公分,更讓老婆臀部後提翹高,讓男人捅的更深入,更能插進子宮底部,達到噴精激射的快感。再有就是涉及到暴露所需要的一些物品的準備,隨身物品就不詳述了,主要有一樣,是我特意出去到情趣用品商店買的,那就是女用外陰塗抹催情膏。

我考慮到,如果暴露的時機合適,這主要是幫助妻子衝破尷尬與羞澀的心理障礙用的。女人在插入前和插入後的心理是完全不同的,被男人幹過與否,面對淫妻的態度也是大不相同的,淫妻最主要的就是開局,能否讓妻子覺得自然並有所突破。據賣給我藥膏的情趣店大姐向我介紹講,這種藥膏塗抹到女性外陰以後半個小時,女性就會感覺外陰有火熱的燒灼感,並且伴隨著騷癢的感覺,此刻如果沒有陰莖插入的話,這種感覺是無法緩解的,只會越來越渴望雞巴的插入。

一想到妻子由於陰部騷癢,努力地夾緊大腿,用力扭動的樣子,我的心裡好像燃起了一團火,對馬上要到來的暴露更加期待了。最後我考慮到,要讓妻子在暴露的過程中顯示出自然風騷的一面,時機最好選在排卵的時期。如同動物發情,雌性對交配受精的渴望,用句AV術語來說,就叫慾求不滿。所以,我決定在今天進行,剛好正值老婆生理週期第十四天,最興奮的時刻。

出門暴露之前先好好的挑逗與撩撥妻子一番,最好弄得妻子在性的感覺方面處於不上不下的狀態,然後再找機會把外用催情藥給妻子抹在陰部,之後再帶妻子去公園,開始進行暴露。由於家裡只有兩個人,所以晚飯準備得也很簡單。「老婆,晚上兒子沒在家,好幾天沒出去散步了,咱們一會去兆麟公園溜躂溜躂吧?」

一想到馬上要出門暴露妻子豐腴白嫩的身體給陌生的男人欣賞視姦,妻子的陰道今晚還會被陌生的雞巴插入、被別人的陽具玷汙,我的心情就激動不已。為了怕被妻子發現我的騷動,我努力壓抑著激動的心情,聲音稍顯顫抖的詢問著正坐在我對面吃著晚飯的妻子。妻子回應著我的提議:「也好,正好那裡有跳廣場舞的,我也想去看看。只是老公,現在天黑得早,咱們待不了多久。」

我的心裡嘿然一笑,心想,只怕是要天黑才好呀!不過我嘴上回應著:「沒事,反正離家近,大不了溜躂一會就回來。」

「行,那一會飯後歇一會,咱們就走。」

聽到妻子同意了我的提議,我的腿在桌下激動得直抖,匆匆吃了幾口就先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表面看是飯後的休息,其實一方面是為了平復激動的心情,一方面是把關於暴露的所有細節再在腦海裡過一遍。我一直認為,行成於思,毀於惰。這句話則適用於淫妻的範疇:愛妻子,想讓她快樂,作為丈夫,腦袋裡就必須想事。

五、六分鐘後,我又把所有的步驟與細節都回想了一遍,覺得沒什麼問題,我把催情膏的小管塞進沙發坐墊的縫細裡,預備一會出門前給妻子塗抹在陰蒂和整個陰部上。這時收拾完餐具的妻子從廚房裡走進客廳,坐在沙發裡。我伸手摟過妻子滑潤的肩頭,在妻子的頭髮、額頭、鼻樑、豐唇上進行著輕吻,鼻腔中充斥著熟女的體香,嘴裡喃喃的說:「老婆你這麼美,這麼騷呢?我一見你就想操你……」

妻子被我突然的吻,吻得喘息連連,喃喃的回應著:「討厭,盡說沒用的,我有那麼好嗎?」

「我就喜歡操你的騷屄。老婆,好久沒在沙發上操屄了,今天兒子不在,讓我操你吧?」

「不要……壞老公,一天不想正事。天還沒黑呢,丟死人了。」

我知道這是妻子女人的矜持,口是心非,這時我在妻子陰道裡摳弄的手指間傳來濕滑的觸感,結婚十幾年,對於妻子的性特徵我早已瞭熟於胸,我知道挑撥妻子情慾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於是深插一下後抽出濕漉漉的雞巴,然後在手邊拿起催情膏,趁著妻子還沈浸在性交的餘韻裡的時候,快速的把膏體擠在手上,把整個沾滿膏體的手掌在妻子濕漉漉的陰部塗抹了一番,然後把藥管塞回沙發的縫細裡。

「老婆,我買了一種新的潤滑液,一會試試操屄如何。呵呵!」

我塗抹完,找了個藉口和妻子解釋著。看著塗抹上催情膏的騷屄,我心裡當時的激動無以復加。「討厭,弄得下面濕乎乎的。老公,晚上再操吧,咱們還要出去散步呢!」

嘿嘿,親愛的妻子說出了我的心聲,真是我的好老婆。「哎,那好吧,回來再收拾你。」

我故作不捨的從妻子的腿間起身,又體貼的說:「老婆你就別動了,我去給你拿衣服。」

說著我親了一下妻子的乳頭,在臥室的衣櫃裡給她拿來早已準備好、單放在衣櫃一角的內衣、絲襪和連衣裙。「嗯,好的,老公。」

平時我也總幫妻子拿衣服,所以妻子也沒在意,只有我拿著衣服走出臥室的時候,拿著連衣裙的手在裙子下面微微地顫抖。「老公,你真好。」

妻子半裸著起身吻了我一下,抱著我給她準備的衣服,赤著腳跑進洗漱間去換衣服了。我也起身,在臥室穿好體恤和長褲,準備好隨身的手機跟避孕套。十幾分鐘以後,我和妻子挽著手走在去往公園的路上,妻子的頭髮高挽盤在頭頂,畫著淡妝,穿著連衣裙。

我認為這條裙子除了穿脫方便以外,最大的亮點就是把妻子豐滿的雙腿淋漓盡致的展現在人們眼前,每一個與妻子擦身而過的男人都會本能的回頭盯著妻子裙下的美腿,他們的目光告訴人們,他們是多麼渴望把這雙美腿抱在懷裡揉捏把玩……雖然沒去到公園,可是男人們視姦妻子腿肉的目光已經使我的雞巴腫脹起來,不得不微微的彎著腰,挽著妻子滑嫩的玉臂向公園走去。

進入公園時看了一眼手機,已快近晚上七點了,這時正是初秋的季節,眼看著天色逐漸黯淡下來,微微的小風吹過,讓人感覺到一絲涼意,但卻舒爽無比。不經意我們看到草堆裡有被丟棄的避孕套,妻子笑著說怎麼那麼沒公德心,我接著說那我們不戴套直接幹,就不會亂丟。妻子說不行啦,不小心射進去懷孕就糟了,回家戴套子再弄,不然就只能射外面喔。我們沿著公園的人工湖從南向北緩緩地散著步,間或聊著一些有趣的話題,我偶爾給妻子講著一些在網上聽來的曖昧的黃色笑話,弄得妻子嬌笑不止。我雖然與妻子閒聊著,但眼角的餘光卻掃視著小路兩側樹蔭下的座椅,特別是陰暗樹叢濃密的地方。

這時我們已經走過了半個公園,來到了北門,紀念碑的小廣場前正有一個方陣的廣場舞在表演,妻子興趣盎然的去到觀看的人流前,而我則和妻子約好了地點,然後走到紀念碑的圍欄前,坐在圍欄上面抽著煙,等待觀看廣場舞的妻子。

這時,我旁邊不遠的圍欄上坐著抽煙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自從想要暴露妻子的想法產生後,我晚上也來過幾次公園,對晚間自己溜躂的男人也特別注意過,眼前的這個男人我見過幾次,有一次夜間和妻子橫穿公園時,在南門的樹叢長椅子上,當時這個男人自己獨自坐在上面抽煙,他那看到裙裝妻子的眼神,連我都感覺到慾火的灼熱。這個男人體型瘦高,身高得有一米八十多,留著半長的中分,膚色黃黑,長鼻樑,厚嘴唇,手腳寬大,上身穿著一件白底藍杠的半新體恤,下身一條藏藍色西褲,赤腳,穿著一雙褐色的塑料拖鞋。

之所以會注意到他,除了平時看到他總是很晚還一個人在公園裡坐著,所選的地方還都是一些樹蔭茂密的陰暗處,而且還因為我看到他的目光總是在跳舞的女人的臀部和乳房上掃視,而且一手插在褲兜裡,在他的褲襠部位有一個明顯的凸起在快速的移動著,很明顯,他在看著跳廣場舞的女人手淫。綜合了這些信息後,我決定把今晚暴露妻子的對象選擇為這個猥瑣的男人。

我起身,走到這個男人身旁:「大哥,有火嗎?我出門忘記帶了。」

我隨意的找了一個大眾的理由和他搭訕著,我心裡想道:『機會我給你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的了。』

這個男人一看我過去,馬上把插在褲兜裡的手抽了出來,藉著射燈的光線,我看到一隻粗糙的手背,不用想手心裡的繭子一定也很厚,但這雙粗糙的手給我他的力量很大的感覺,一瞬間,我好像看見這隻粗糙的、剛剛還在握著雞巴手淫的大手,在握著妻子豐滿柔軟的乳房肆意的揉捏著……在我錯神的工夫,男人憨厚的笑著起身:「沒事沒事,抽煙的人,這都是常事,來,給你。兄弟也是來看跳舞的?」

說著,還遞給我一個「你明白的」

的眼神,接著還猥瑣的笑了一下。「哦,大哥你總來看?」

邊熟絡著,我順手從兜裡掏出一盒黃鶴樓,遞給他一支,然後自己也點上。就這樣,我們就坐在一個圍欄上隨意的聊了起來。「呵呵,兄弟的煙不錯啊!」

男人美美的吸了一口,由衷的讚歎道。要說男人之間的交往也簡單,一支煙,一杯酒,就可以從陌生人變為無話不說的朋友,特別是我還有意地迎合著他的話題,刻意的接近著他,所以不一會的工夫,我就對他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這個男人姓齊,今年四十歲,哈市蘭西縣的人,老婆和孩子都在老家,他自己在哈市打工,在附近的一幢高層當保安。由於宿舍太熱,所以一到晚上就來附近的公園涼快,由於老婆不在身邊,所以也順便來公園裡看看城裡女人的屁股和奶子,過過乾癮。這個老齊的條件很符合我心裡對淫弄妻子的單男要求,既沒有什麼背景,也沒文化,身強力壯,又對女人的身子極度渴望,而且他身上憨厚與猥瑣結合的氣質很讓我滿意。「呵呵,大哥,我今天是陪著老婆來的,一會還要再玩會。你也轉轉,碰到再聊。」

同時我遞給他一個頗有深意的眼神。聽到我的話、看到我曖昧的眼神,老齊愣了一下,連聲說:「好好好,大哥就在不遠坐著,呵呵,你們要有空,咱們就聊聊。」

說完「嘿嘿」

的笑著,本就不大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我也笑著起身說:「大哥,那我去等老婆了,你忙著。」

老齊連忙起身要送我,我示意他不必,然後回到剛才的地方坐下,激動的抽著煙等候老婆回來。廣場舞終於結束了,人流散去,公園裡也陷入了黑暗幽靜的氛圍,不平靜的只有我胸膛裡那顆騷動的心。

妻子來到我身邊,我斜眼一瞅,老齊在離我們八、九米處,楞愣的不錯眼珠的瞅著妻子裸露出裙外的大白腿。我嘿然一笑,挽著妻子隨意地聊著剛才的廣場舞,順著公園右側的甬道從北向南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藉著點煙的機會,我看到老齊隔著八、九米跟在我們身後,他還裝出隨意的樣子,不時地扭頭四處看看,但眼光始終盯著妻子的大腿,手插在兜裡,在褲襠裡不時的上下移動著。

我之所以選擇在這一側往回走,是因為在離公園南門三百多米處有一片兩米多高的丁香林,在夜色的籠罩下,顯得丁香的葉片墨綠墨綠的,而且整片丁香林附近沒有射燈,外人如果不走近,什麼也看不到。在丁香林的中心有一塊五、六平方米的空地,有一個一米方圓的石桌,石桌四週散落著五、六個石墩子供遊人休息。已經快要走到丁香林了,我感到妻子走路的姿勢很怪,夾著大腿,擺臀的幅度很大,一怔之後,心裡瞭然,是催情膏起作用了。我在夜色中突然轉身抱住茫然的妻子,雙手緊貼著妻子豐滿的臀瓣撫摸揉捏,嘴裡與妻子深深的舌吻著。

「不要……老公,回家再玩好嗎?會被看到的。」

妻子在我的懷裡扭動著。我趁妻子哀求的時候,把妻子連衣裙的下襬撩起,夾在妻子內褲邊緣的鬆緊帶裡。我擡頭看到老齊,他已經拉開褲鍊,露出一根碩大的雞巴,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看著妻子露出的屁股和大腿,正快速的用粗糙的大手擼著老二。我不顧妻子的反對與哀求,拉著裸露著下半身的妻子來到丁香林中間的空地上,老齊則蹲在不遠處的空地處看著我們,手裡撫摸著他裸露出來的雞巴。我把妻子推倒在石桌上,然後沖著老齊招了招手,老齊立刻快速的來到石桌前。這時我對老齊說:「大哥,機會難得,把握好呀!我在邊上歇會,裙子的拉鏈在後背。」

然後我就看到老齊也顧不上和我招呼,快速的撲到仰臥在石桌上的妻子身上,下身緊頂著妻子的腿間,一雙大手和嘴巴揉捏、撫摸、啃咬、舔噬著所能接觸到的每一寸香甜的美肉……妻子的驚叫和老齊「呼呼」

的喘氣聲,組成了今晚丁香林裡誘人的淫靡樂章。妻子驚恐的與老齊撕扯著:「老公,救我!不要啊,你別摸那裡!啊……不要……」

一番撕扯後,老齊放開了妻子,而妻子馬上從石桌上坐了起來,捂著雙乳,嚶嚶的抽泣著,豐滿的身軀瑟瑟發抖。老齊來到我面前,說道:「兄弟,你勸勸弟妹,我怕硬來會弄傷她。」

我拍拍老齊的肩膀,走到石桌前摟著妻子的肩膀安慰著她:「老婆,老公只是想體會一下不同的刺激。你看,齊哥怕弄傷你,都停下了,他家在外地,玩過一次就拉倒。他太想女人了,每天坐在公園裡自己擼,你就讓他滿足一次,反正也沒人知道。好嗎?老公太想看你被男人操了,算老公求求你了。」

賢慧善良的妻子馬上跳到地上拽起我:「老公你別這樣,我同意還不行嗎?你讓他過來吧!」

我深深的吻了一下妻子,然後拿出避孕套給老齊:「齊哥,你過去吧!」

老齊見妻子羞澀的站在石桌邊,雙手緊緊地揉搓著裙襬,豐滿的肉體微微發抖,興奮的幾把扒光了身上的衣物,挺立著粗大的雞巴走到妻子身後,用他的大手扯過妻子的嫩手,放在自己的雞巴上下的套弄著。妻子羞得滿面通紅,頭深深的低著,木然地套弄著老齊粗大火熱的雞巴。老齊突然用手拉開妻子身後的拉鏈,妻子「啊」

的一聲驚叫,連衣裙瞬間滑落到妻子的腳裸。老齊抱起幾乎半裸的妻子,把妻子橫放在他的大腿上,順著妻子的腳裸把連衣裙扯下,扔在旁邊的一棵丁香樹上。妻子始終低著頭,為了平衡,緊摟著老齊的脖子。老齊扯掉妻子的胸圍和內褲,然後把妻子的臀部放在石桌的邊緣,隨即蹲下身去,粗暴瘋狂地舔吸著妻子的陰部,兩隻手臂上舉,粗糙的大手揉捏著妻子白嫩的乳肉,妻子挺立起的乳頭在老齊的指間若隱若現,豐滿的乳房在老齊的大手間變換著各種不可思議的形狀……妻子一開始還忍著,後來也配合著老齊的舔噬,誘人地淫叫起來,「嗯……啊……」

的呻吟聲迴響在夜晚的丁香林內。幾分鐘以後,老齊站起身來,舌頭滿足的舔噬著厚厚的嘴唇,把妻子的雙臂摟在他脖子上,雙手抱住妻子的臀瓣,老齊看了我一眼,把避孕套往地下一丟,我回以默許的眼神,只見他下身用力一挺,粗大的雞巴滑入了我的禁臠。「啊…你怎不戴套子…」

妻子被老齊的大雞巴撐得陰道一痛,呻吟的叫出聲,然後就看到老齊聳動著黝黑的屁股,快速的抽插起來。後來妻子被老齊操得渾身癱軟,仰面躺在石桌上,老齊把妻子的雙腿扛在肩頭,一手摟著妻子的腿,一手揉搓著妻子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插,就這樣姦淫著妻子。老齊操了妻子半個小時,快射精前問我一句「可以射進去嗎?」

此時此刻我內心激動萬分「全部射進去啊,通通射給她,讓她懷孕…」

妻子聽到後驚訝的想掙脫,但來不及了,他一聲狂吼後插到底,在子宮最深處噴發積蓄許久的濃精,無數精蟲正擺尾奮力著遊向卵子。晚風吹動著樹葉,在空地的石桌上,高潮後的妻子呈大字型全裸的躺著,腳上仍穿著高跟鞋,橘紅色的連衣裙隨意地掛在丁香樹上,隨著晚風輕輕的擺動,好似在訴說著經歷過的淫亂……我走到妻子身邊,掏出紙巾,細心的擦拭著淫亂的痕跡,然後扶起妻子,穿好衣物,走出樹林,在公園保安懷疑的眼神裡走出公園。「老公,看到我被男人體內射精,很刺激嗎?你高興了吧?」

「老婆,我……」

「老公,我今天高潮了好幾次。被射的好滿足,受孕也沒關係!」

「老婆,那…如果真的懷孕…就生下來吧…用來見證這次的高潮刺激…」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