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去世 公公竟然要..

雪兒的丈夫約在一年前過世了。雪兒丈夫生前所服務的工廠與雪兒上班的地方屬於同一條街。後來,由於機器發生故障,雪兒丈夫受了傷,送醫治療後不久便與世長辭了,鄰近的人都以諷刺的口吻說︰「這下領了一筆保險金,日子可過得更舒服啦!」

  事實上,失去了丈夫的悲哀,絕非金錢所能彌補的,丈夫死後,雪兒變得更孤單寂寞了。

  雪兒與丈夫結婚後,就一直住在這裡,雪兒們的婚姻生活相當美滿、幸福。

  雪兒丈夫的父親--也就是雪兒的公公依然健在,但是據雪兒丈夫說,雪兒婆婆在他念高中時就因癌症而去世。從此以後,雪兒的公公不曾再娶,辛辛苦苦地撫育二個孩子長大成人。

  由於雪兒的公公父代母職,含辛茹苦的養育兒女,所以,雪兒的丈夫對公公非常孝順,而雪兒也十分敬佩自己的公公。

  雪兒的公公為人和藹可親,與雪兒相處得很愉快。

  婚後,雪兒與丈夫享盡魚水之歡,日子裡從不曾有煩憂不悅。翌年雪兒生下了了老大,隔兩年後又生下了老二,生活美滿,人見人羨。

  豈料天有不測風雲,丈夫居然留下雪兒們母子,與世長辭。至今,雪兒仍不相信他已遠離自己而去,經常在夢中見到他與自己繾綣纏綿,直至大夢初醒,雪兒仍以為丈夫就睡在自己身邊。

  雖然丈夫死後,雪兒領了一筆為數可觀的保險金,但是,為了往後的日子,雪兒還是得去工作,否則坐吃山空,那筆保險金也有告急的時候。

  於是,雪兒在家附近的咖啡廳當服務生,雪兒不在家時,公公就負責接送孩子們上托兒所,這麼一來,雪兒就能放心地上班了。

  丈夫死後將近一年的某個晚上,雪兒抱孩子們上樓去睡覺後,就下樓坐在客廳裡與公公一同看電視。雪兒還記得那是星期二的晚上,天氣相當炎熱,隔天正好是 雪兒的休假日,所以準備晚一點才就寢。

  雪兒的公公裸著上半身,邊看電視邊喝啤酒。他說獨自一人喝酒沒意思,要雪兒陪他喝一杯。於是,雪兒到廚房去拿個杯子,公公為雪兒倒滿一杯啤酒。

  天你悶熱得很,雖然電風扇轉個不停,但是送出來的全是熱風,雪兒只穿著一件薄睡衣,卻還是感到悶熱。

  電視上正演著一出懸疑劇,場面很緊張。公公好像喝醉了,口齒不清地問雪兒有關工作的情形,以及最近的狀況。雪兒一面看電視,一面含糊地告訴他有關咖啡店裡的工作情況。

  「雪兒,假如你遇到了理想的男人,不妨考慮改嫁吧!我獨自一人還是可以活得好好地。」

  經他這麼一說,雪兒反而同情起他來了。公公失去了獨子,孤零零的一人要度過殘生,實在可憐。

  可是,我何嘗不可憐?我失去了後半輩子要依靠的丈夫,而公公失去了唯一的兒子,我們的境遇同樣的悲哀、寂寞。

  「爸,您不要擔心,雪兒會永遠陪你的。」

  「好啦!我雪兒想去睡了……」

  公公緩緩地站起來,但是一個踉蹌,倒在雪兒身上。

  「唉啊!爸爸你不要緊吧?」

  雪兒連忙扶住他,可是公公身強力壯,連雪兒都被他壓倒在地上了。

  突然,雪兒大吃一驚,公公竟把手伸進自己的睡衣內,用力地捏住自己的乳房。他的身體壓在自己身上,動也不動。自己被他這一突來的舉動,竟嚇得發不出聲來,只楞楞地望著他。

  雪兒的心跳急促起來,公公的手捏住自己的乳房,使自己感到疼痛,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公公一直低著頭俯視雪兒,表情很認真的。

  「小雪!」公公直呼雪兒的小名,以前他從不曾如此︰「小雪,我不是個好公公,請你原諒我,我……太久沒有這樣了……」

  「爸!不要這樣,你喝醉了!」

  「小雪!」公公喘著氣又說︰「你失去了丈夫,不是很寂寞嗎?」

  「爸爸!」

  公公真的是喝醉了,雪兒掙紮著想離開,因為唯恐會做出不可告人之事,後悔莫及。

  「小雪!你不要把我當作你的公公,就當作我只是個普通的男人吧!」公公說著,解開雪兒睡衣的鈕子,將臉湊過來,想吻雪兒的乳房。

  「不……不要那樣!爸爸……」

  但是公公並不罷手,他把雪兒的胸罩拉開,讓兩個乳房都露出來,然後湊上他的嘴唇,開始吸吮和愛撫雪兒那敏感的乳頭。

  「不……不要……不可以!」雪兒拚命地叫著,掙扎地想逃開。

  但是,公公已失去了理智,他和往常不同,力氣變得強大無比,壓得雪兒動彈不得。他一手愛撫著雪兒的乳房,嘴唇還吸吮著另一個乳頭,吸得「嘖!嘖!」作響,唾液把整個乳房都濡濕了。

  身體上傳來陣陣的快感,但是雪兒的腦海裡卻充滿了焦慮,覺得這是一件可恥之事,千萬使不得。

  然而雪兒只能幹焦急罷了。公公的手開始愛撫雪兒的身體,雪兒漸漸感覺到呼吸困難,心跳加速,愈來愈興奮了。公公的手不斷地揉搓、撫弄著雪兒的胸部,加上他嘴唇溫熱濡濕地忽強忽弱吸吮著雪兒的乳頭,使雪兒暢快無比。

  噢!許久不曾有過的情慾,再度燃起,雪兒又高興又恐懼,一方面渴望,一方面又唯恐會發生後悔不及的事。

  雪兒的身體逐漸發燙起來,不再做無謂的掙扎,相反的還隨著公公的嘴唇與雙手的愛撫而輕輕搖擺起來。雪兒漸漸進入恍惚狀態,沉溺在興奮、刺激的浪潮裡, 起伏、翻騰,無法自拔。

  雪兒不僅不再抵抗,而且還期待公公的舌頭愛撫過雪兒全身每一寸肌膚,讓快樂的波浪將雪兒淹沒。

  那是一種粉紅色、溫熱、美妙的波浪,雪兒隨波逐流,心裡仍有些許恐懼,雪兒不斷地告訴自己︰「現在所做的事太可怕……」

  雪兒的內褲被公公拉扯下來,全身赤裸裸地躺在榻榻米上,公公兩眼上下地打量著雪兒的身體,嘴裡發出嘆息聲,雪兒知道公公也興奮莫名了。

  「噢!小雪,我從沒見到這麼美麗的女人……小雪,你好美……好美……」公公如孩子般發出了驚喜的叫聲。

  然後,公公像舔冰淇淋一樣,將雪兒全身舔過,並叫雪兒雙腿分開。

  雪兒的那地方真讓雪兒害羞地濡濕了,公公用雙手分開雪兒的雙腿,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那地方,過了好久……好久……他都不眨眼地看著。

  「哇!太棒了……」公公自言自語地說著︰「女人為何總是這麼迷人?」接著,公公將臉龐湊向雪兒的私處。

  雪兒驚慌起來了,雪兒實在不願意和公公做那種事,那實在太難為情了。

  想到此,雪兒就將雙腿合攏起來,但是,公公用力又將雪兒的雙腿拉開,雪兒實在敵不過他那強而有力的雙手。最後,雪兒只好放棄掙扎,任由他舔自己陰毛下柔軟的部份。他居然舔了好久……好久……雪兒興奮的快發狂了!

  由於公公長久的愛撫,雪兒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白髮密佈的頭,發出「咿啊……咿啊……」的叫聲。

  一陣強烈的高潮退去後,另一陣高潮接著又湧上來,雪兒興奮得像一頭發了瘋的母狗般,渴望他的那東西快點插進,好讓自己快點滿足。

  雪兒把兩腿分得更開,讓公公的舌頭更自由自在的活動。過了好久,公公的動作一直很緩慢,使雪兒有些焦急了。公公一面舔著雪兒的私處,一面動手去脫自己的褲子。

  雪兒不知不覺中伸出手去握住公公的那部位,老天!真令人難以相信,公公的年紀已老,但是那個地方卻依然碩壯、又粗又長,太不可思議了。
————————–
  雪兒從來不曾這樣對待丈夫,可是,那一天為何如此呢?雪兒想可能是情慾所致吧!

  雪兒用雙手揉搓著他的下體,不知不覺中竟把他的陰莖含在口中,天曉得自己為什麼從來沒有對丈夫如此!公公的那東西脹得雪兒的嘴巴都要裂開了,而且深及喉嚨,叫雪兒差點兒窒息,冒了一身汗。

  雪兒本能地吸吮著公公的龜頭,並且用牙齒輕輕地咬著,接著用舌頭舔舔,插入自己的喉嚨深處。雪兒不停地撫弄和吸吮著公公的陰莖,然後讓它在自己的臉上摩娑一番。

  雪兒完全失去理智了,忘記這是自己的家,忘了他是自己的公公,也忘記孩子們在樓上睡覺……

  公公把他的陰莖從雪兒口中拔出,然後又伏在雪兒身上,再次地舔雪兒那沉睡了將近一年的私處。

  雪兒的那個地方完全被公公的嘴唇佔有了,時而慢快時而慢的來回盤旋,讓雪兒浸浴在最大的喜悅與快感中。說真的,那種快感實非筆墨所能形容的。

  雪兒雙手抱住公公的脖子,身體蜷曲起來,想使他的陰莖插得更深……更深。

  接下來是一連串長久的激烈運動,雪兒欣喜若狂、欲仙欲死,快樂得簡直說不上來。

  他那雄壯威猛的家,伙馬不停蹄地攻進雪兒的私處,無以數計的摩擦、攪拌、翻騰,使雪兒的私處像一口袋子,忽脹忽縮……忽而豁然開朗、忽而天昏地暗……

  雪兒的那地方湧出如泉般的液體,隨著猛烈的抽送運動,液體流出後很快地又漲滿,像永不止息的流水般。

  雪兒已進入忘我之境,發出陣陣興奮的叫聲,雪兒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種快感,好像一陣接著一陣的暉眩襲上腦門,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來。雪兒想我可能會在此刻死去了。

  「噢……噢……我會……會死羅!」

  公公仍未停止抽送,反而更強烈地運動著,使雪兒的快感更提升,飄飄然,如汽球般飛上九重天。

  好不容易,雪兒終於又達到了高潮。

  可是,一切還沒結束,公公的精力旺盛的驚人,繼續以猛烈的攻勢撞擊著。雪兒的頭髮全都散開了,嘴裡發出哀號,抬高腰部,讓莫名的快感在體內激盪、迴繞。那一陣陣的衝擊,使快感再度高昂、高昂……雪兒在瘋狂目喜悅的漩渦中,逐漸暈眩了……

  從那天起,雪兒每天都盼望著夜晚來臨。

  可是,雪兒的公公似乎覺得很難為情,閉口不和雪兒說話。然而,雪兒一直無法忘懷他的那個地方,每當夜晚來臨,雪兒就熱切地盼望公公再度對自己要求……讓自己達到那欲仙欲死的絕妙境界。

  終於雪兒忍不住了,有天晚天,孩子上樓睡覺之後,雪兒就迫不及待地下樓,躡手躡腳地進入公公的臥室。公公的睡袍裡面,什麼也沒穿。

  公公早已進入夢鄉,雪兒輕輕地抓起公公的手,放入自己的睡袍內,讓他的手碰觸到自己的下體。但是,公公依然熟睡不醒,雪兒只好把公公所蓋的薄被單拉開,將他睡衣的下襬拉開,握住他粗壯的傢伙。

  雪兒的心跳急促得很快,不在乎他醒來之後會如何,就俯下身去用嘴含那縮著的陽具。

  他的陽具在自己的嘴裡逐漸脹大起來,愈來愈堅挺……也許是異樣的快感使公公醒來了,他吃驚地看著雪兒,本能地想翻身跳開,可是,他隨即發現自己的手竟放在雪兒的下體那兒。

  公公就用他的手分開雪兒的那地方,而且,發覺那個地方已濕淋淋了。公公一言不發地抱住雪兒的腰,讓雪兒坐在他身上,然後,雪兒的那部份就把他粗壯的陽具完全吞沒了。

  接著,雪兒如騎馬般,跨在他的下腹部,並且感覺到他那熱燙燙的陽具不時地開始激動了。

  這時,雪兒就開始前後擺動著腰部。公公也抱住雪兒的腰部,配合著雪兒的搖擺,他也前後地擺動腰部。雪兒跨在他身上,開始進行圓圈式的旋轉,以公公那溫熱的陽具為中心,不斷地旋轉腰部。

  不久,從雪兒下體流出許多分泌液來,沿著公公的陽具一直滴落下去。

  「嗚……嗯……噢……」雪兒終於達到高潮了,不過,雪兒仍跨在身上,雙眼緊閉,不停地喘著氣。

  公公伸出手來,撫弄著雪兒的乳頭,有時用力揉搓,有時用手掌輕輕摩擦,或用食指與中指夾著乳頭,上下搖擺臀部,由於分泌液汨汨而出,摩擦時便「滋!滋!」作響。

  在無法消受的快感浪潮中,雪兒又達到了高潮。

  公公見雪兒已達到了高潮,笑了笑,要雪兒翻過身去。於是,雪兒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讓公公從後面插入,進行猛烈的攻擊。

  「嗚……嗚……」在那一連串的猛烈抽送中,雪兒如狗一樣地哀號著,全身顫抖著。

  雪兒的下體宛如被抽入了一根燒灼的鐵棒,殘酷的衝撞著,在那種難以形容的興奮中,雪兒忍不住高興得淌下了眼淚,恨不得能在這樣的熱情中死去。

  從那個晚上以來,雪兒和公公過著夫妻般的生活了。每當孩子們入睡後,雪兒們就在臥房裡耳廝鬢磨,打得火熱。當然,雪兒和公公絕不會將此事告訴任何人,可是,左鄰右捨的人精明得厲害,不知怎麼地,將雪兒和公公之間的事傳開來了。

  雪兒不知道別人怎麼曉得這件事的,可是,附近的人都在傳說著這件事。

  雪兒知道自己和公公發生關係是件羞恥之事,社會上的人一定會對雪兒們大叫批評、指責,可是,他們怎能瞭解唯有如此才能帶給雪兒們無比的快樂。

  公公的確與眾不同,他有碩壯的性器,以及和外表完全不同的旺盛精力,讓雪兒深深迷戀,無法自拔。本來是他要求雪兒的,但是嘗了一次滋味後,反而每次都是由雪兒主動去引誘他。

  雪兒知道自己與公公行夫妻之道--有如禽獸般的淫亂,可是,由於公公的指引,才能使雪兒深切的體會到生為女人的最大喜悅。

  據說自從雪兒婆婆去世之後,公公就一直沒有和女人接觸過了,他為了撫育三個兒女,生活相當忙碌,根本沒有空暇想去玩女人。

  「那未免太浪費你的寶貝了吧?」雪兒半開玩笑地說著。

  可不是麼?雖然雪兒自覺愧對丈夫,可是,雪兒的公公的確是個高手,他懂得如何使女人獲得至高無上的滿足。雪兒相信只要和雪兒公公做愛一次,必定終身難忘。

  最近,雪兒的公公唯恐雪兒會懷孕,央求雪兒進行肛門交。他說,肛門的性交更刺激、更銷魂。當然雪兒不會答應,因為雪兒不敢做那種從未嘗試過的行為,而且光是聽那字眼,心裡就不太舒服。

  然而,雪兒的公公說︰「你以前不是也沒做過愛?你的那兒本來也沒有被男人那麼粗壯的東西插入過啊!第一次難免有些膽怯,一旦試過之後,就沒有什麼可怕了,肛門交也是如此。」

  終於,雪兒被他說服了。

  有天晚上,等孩子們上樓睡覺之後,公公就在雪兒的肛門上塗了一些乳液讓它潤滑些,接著,他將手指插入裡面。那種感覺就像公公從背後攻擊雪兒一樣,有些疼痛和不悅,然後,公公將手指在肛門裡前後抽送著。

  費了好一段時間後,公公才將他又粗又長的陽具硬插進去。

  雪兒的天啊!痛死雪兒了!雪兒頭一次嘗到這麼痛苦的性交經驗,好像整個臀部都被撕裂般,痠疼、痛楚交雜著,好像要噴出血來了。

  可是,公公不理會雪兒的哭叫,拚命地進行抽送運動……痛苦的叫聲與喜悅的呻吟混成一片。

  雖然進行肛門交使雪兒不悅,可是,雪兒也樂意如此,因為那兒猶如雪兒身上唯一的處女地,進行肛門交,就好像雪兒初次被奪去的貞操一樣。

  說真的,雪兒並不喜歡肛門交,不過,為了討好公公,偶而雪兒們還是會進行。說起來,雪兒最喜歡就是在陰道里進行交媾,因為那地方被男人的陽具撞擊時,會使雪兒全身細胞都興奮莫名,死而無憾。

  以後,雪兒和公公的關係,可能仍會維持這樣的狀態下去,但是,有時雪兒難免擔心,假如公公衰老得不能動彈時,雪兒該怎麼辦呢?

  一想到此,雪兒就煩惱。不過,雪兒還是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好好地享受目前美好的日子吧!雪兒不理會別人如何批評,因為這是雪兒們兩人之間的事,只要快樂就好,何必在乎別人的閒言閒語呢!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