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盛宴 1~4

    海明威的巴黎快一個世紀了,從此我們有了個流動的盛宴的體驗。雜文幾篇
獻給海明威,獻給我愛的巴黎和巴黎的姑娘們……

    我相信在巴黎的姑娘,是世界上最會生活的姑娘,無論原來的你是什麼樣的
膚色。

    當我離開巴黎那天,在巴黎美麗的記憶中,你們也曾是我的盛宴之一。

    我是個害羞拘謹的人,但是特別重感情,特別容易被細心的人打動,被打動
之後,心就隨你了,身體也隨你了。

    鍾姐姐是我來巴黎認識的第一個國人,住一層樓,簡陋的大學生宿舍,公用
廚房.姐姐很活潑,說喜歡和我這樣靦腆的人說話,然後還不會做飯的我,就可
以多多聊天時享受姐姐的美食。

    學藝術的就是有一種氣質,長長的頭髮,光滑的肩膀,每次頭稍稍歪過來,
說聲,「對啊」,我就痴痴的看,然後害羞地躲開。 

    後來得知姐姐快30了,可是看上去像20出頭的小姑娘,去敲門時經常看
到她在打電話,不知道是誰。

    終於我忍不住問:「姐姐怎麼還這麼纏著爸媽啊?」姐姐就嘻嘻了一下。

    隔了一天,姐姐說:「是男朋友啦,在美國,一年多沒見了。」

    由於學制的原因,暑假快結束了,姐姐說要回國一個月,我又打趣道:「正
好約好了可以見男朋友啦!」

    姐姐說:「沒啦,他沒空回,就見見爸媽。」

    我突然有一種莫名心傷,會有一個月不見,雖不是我女友,雖知道人家有男
友。 

    臨走之前一個晚上,我發過去MSN消息,然後就開始聊,她說東西都收拾
好了,明天起來直接走就可以了。 繼續聊,不知道怎麼,聊到性的話題,我道貌岸然地從社會學,心理學的角
度去說,幾句下來才知道她是輔修心理學的,也講了好多「知識」,讓我不禁很
激動,在電腦的另一頭可恥的硬了。

    聊到很晚,姐姐突然說:「今晚不睡了,練會琴天亮了直接走。」

    我突然好大膽,說:「我來聽琴可以嗎?」

    想在她回國之前陪陪她,我知道這句話MSN上敢說,面對她卻是絕對不敢
的,臉頰滾燙地敲下鍵盤。 

    這樣就過去了,琴的耳機一人帶著一個,耳機線也不長,所以坐的很近,第
一次這麼靠近一個穿睡衣的姑娘,巴黎夏天的夜晚還是有些涼,彷彿可以感覺到
姐姐冰涼的肩膀。

    我聽的很陶醉,一會看姐姐在琴上遊離的手指,一會看姐姐專注的眼神。

    姐姐說,彈一首月光曲,她自己一個人時喜歡把燈關了彈,我說:「你就忽
略我,當自己一個人吧!」於是燈關了。 

    夜晚並不黑,清晰地看見窗外的樹,我看著姐姐,可是姐姐一直不看我,所
以後來我也只是看著窗外,在聽……

    好久,好久…… 戛然而止。

    我剛準備讚賞,看到的卻是姐姐被淚水濕透了的臉,在夜色下遮擋不住的晶
瑩。

    我突然好不知所措,呆呆地坐在那裡,說了句:「你還好吧。」

    姐姐突然一抽搐,肩膀也抖動起來,我不自覺地坐得更近,搭上肩膀,姐姐
也順勢靠在我肩上,於是我雙手上去摟在懷裡,讓她的淚水浸濕我的衣衫。

    她靜靜依偎著,不動,也沒說什麼,我也不敢動,更不知道該說些說什麼。

    第一次摟這麼漂亮的姑娘,這樣的夜,小弟弟早硬的發脹。不知是荷爾蒙,
還是心底可能已久的對姐姐的心儀,誰知道呢!感情和荷爾蒙總是一起作用的,
我突然對姐姐的嘴吻了上去,現在想想當時都大膽,初吻竟然是這樣子的。

    雖說是突然吻上去的,之前的心理掙紮是難以描述的,最後抱著必死之心,
吻上她的唇。

    出乎我意料,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具體意料,沒有任何電影裡面的迎合,也沒
有任何反抗,我就這樣不停地傻乎乎的吮吸……
 
    也許是看愛情動作片的原因,也許是男人的本能,在沒有任何反抗的親吻下,
我的手開始不自主的滑上姐姐的胸,從睡衣的領口滑下去……

    才知道,原來睡衣裡面是沒有內衣的,柔軟的胸,涼涼的,軟軟的,手伸下
去,向上一推,就在這零點幾秒的動作上,姐姐輕輕的「啊」了一聲,開始用手
推我手,說:「不要!」

    可是男性荷爾蒙此時已經主導,我也沒有剛才的猶豫和害羞,只是越發瘋狂
地撫摸和親吻起來。

    此時姐姐坐的凳子突然滑了一下,身子被別住,於是我站起來扶了下,抱在
手臂裡,姐姐身體好像完全鬆軟般貼著,於是我慢慢移向床邊,姐姐也被拖過來
了一般。 

    在把她放到床上去前一剎那,我順勢把睡衣向上撈,她手臂沒有任何阻攔,
於是衣服很容易就拖了下來,夜色下的裸體輪廓,是我長這麼大見過最美的畫面。

    一件小小的內褲,她躺著,我也退去我的上衣,手伸進去,小洞已經很濕,
我迫不及待地拉下她最後的掩飾,也脫下自己的,小弟弟已經在帳篷裡面激動半
天終於見的天日。

    姐姐這時開始攔我,說不要這樣,話還沒完,我已經撲上去,小弟弟對準大
腿中間就插了過去,感覺一股電從姐姐的身體過來,穿過龜頭,到達我全身,好
舒服,直接就射了出來。

    射出來之後才知道,根本沒有插進去,隻是全部射在姐姐肚子上面了,回想
起來,很糗又很美好。
(二) 

    人們常以為的美麗故事的開始,有時候,卻往往是同一個故事的悲涼結尾。

    世界盃開始這天,人們歡呼在樓下街道里酒吧的銀幕前,我卻自己開了一瓶
Chablis,來法六年一直的最愛,白色的花香一如鍾姐那白色的連衣裙,
鍾姐的故事在我的身上此時雖然還沒有完全結束,但也算一個句號。

    一夜的溫存,裸體依偎到清晨,沒有言語,只是她輕輕地靠著,我輕輕地抱
著……

    機場,

   「保重」,你微笑著說。

    一個月沒有聯絡,一個月的煎熬,不是因為性。

    色戒裡張愛玲有句廣為人知的話『到男人心的路通過胃,到女人心的路通過
陰道』,男人又何嚐不是,這胯中間小小伸脹之物,連帶那乳白液體一起付出的,
何嚐不是內心深處的點滴。
 
    常說忘記一段戀情的辦法是開始一段新的戀情,同樣,忘掉一晚的性,也許
是開始另一晚的性,很少有男人為吝嗇自己上億儲蓄的精子。  

    送鍾姐走的那天,回來路上買了盒套套,遙想著一個月後幸福的生活,可是
一個月後,面對的,只是社交性地問好,禮貌地謝謝,每個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
難處,鍾姐是,我也是,被說懦弱也好,我最終選擇不把自己的難處再強加在鍾
姐的身上。

    背法語單詞,好像是個好方法…… 

    當然,我不想鋪墊太多感情,雖然大多數性本身不可避免的有感情存在,有
時候,這感情並不是性發生的對象。

    薇是我大學同學,比我早一年來法,在外省,巴黎總是充滿來往的過客遊人,
大學生的宿舍常常是這些過客的過宿之地,地上放一層睡袋便是床。 

    薇是典型獅子座姑娘,火熱熱的,和鍾姐的嫻靜完全相反,鍾姐是那種你坐
下來慢慢美滋滋地欣賞,而薇是可以不停打鬧而不用揣摩的人。 

    做飯,吃飯,洗碗,洗澡,鋪地鋪,每件事都可以鬥個嘴。

    「累死了我,我先靠床上了。」

    女生嘛,雖然鬥嘴,還是把床讓給她了,自己睡地,薇蓋上被子,半坐半臥
在床上,依著靠枕

    繼續閒聊,薇比我早來一年,所以提起一年感受和下面的人生規劃,此時語
氣一反平時的勁頭,竟然很平和的述說,我不得不第一次靜下來聽她說。

    典型獅子座姑娘突然靜下來慢慢說,要不就和這人不熟矜持著,要不就是內
心澎湃著想壓抑下去的情感。

    薇分手了,她在談未來規劃的時候,不經意的提到…… 

    薇的男友,準確的說是前男友,我以前見過幾次,是她高中時候同學,大學
也在一個城市,薇先來法國,異地一年,第二年他也來到法國,這時候卻發現感
情到盡頭了。 

    就像剛才所說,每個人都有生活中苦的體驗,薇的幸福一直是大家羨慕的,
高中的青梅,異地的堅守,跨國的追隨,命運喜歡在其最美麗的時刻把自己撕得
粉碎,如巴黎郊區每年的櫻花。 

    薇並不認識鍾姐,也不會知道我們的事,她自己的感情也是初略的一句帶過,
不過人與人的交流在極致的時候,往往是形而上的精神交流,以前大家認為的大
道理的虛無的話,在我倆中卻有了共鳴,因為在虛無的交互的背後,是同一時刻
滲透著同樣的生活體驗。 

    有幾句話,我強迫自己聲音不去顫抖,而薇的情緒已經山崩海嘯般而來,原
本依靠向後的頭已經向前,抽搐的樣子貌似隨時能倒下來,男生對女生總有種天
生的保護使命,我坐到床沿上摟著她的雙肩,自己曾經幾個月來的脆弱,在更脆
弱的人面前,變得堅強和忘我。

    我在想,好多人也在想,情和性的交界處在哪裡。

    很自然的,我也進了被窩,薇面對著我,頭埋在我胸口,關愛別人,別人得
到慰藉,自己也在付出關愛中得到慰藉。我想,也許就會這樣睡著吧,而且身體
竟然也沒有反應,完全不像和鍾姐一起的晚上,坐在旁邊就早起暗潮浮動。

    薇的淚水應該乾了,她突然擡著頭看著我,我在眼神裡看到兩個字「我要。」

    男人對這種眼神的敏感,就好比老鷹對獵物一般,而且也會如老鷹般俯衝下
去。 

    激吻的激字就是這樣的情形吧,我們互相瘋狂地咬著對方,薇狠狠地吸我的
唇,我的舌,然後褪去我的T恤和自己的上衣,豐滿的胸鼓出很高,自己脫衣服
的時候,兩個半球跳出來一般。

    我把臉貼上去,親吻著,把她壓倒在下面,左胸右胸來回的舔弄,撫摸,薇
也不矜持她的呻吟,雙手也不停在我的後背來回撫摸。

    薇不胖,但比鍾姐豐滿許多,臀部摸起來也是肉呼呼的,手伸進內褲裡面,
也似鼓鼓的感覺。 

    薇說:「能不能不放進去,會懷孕。」然後繼續吻我。 

    我說:「如果我有安全套……」

    於是拿出那天去機場回來買的那盒,我不知道薇的表情是高興還是興奮還是
驚訝,她就直接給我帶上了…… 

    我又想起那天晚上,滑到肚子上就直接射出來的情景,後來也上網學習了一
番,知道得慢慢地找到入口,儘管如此,心裡還是沒有底。 

    薇也許看出來了我的顧慮,也許在她心裡我還是從來沒碰過女生的處男吧,
她手輕輕地摸向弟弟根部,又輕輕回拉,像是引領我一樣。

    我順勢跪在她身前,雙手掰開她雙腿,她點點晃晃著我的陽具,捏著龜頭,
按在陰道的入口,來回幾下,送了進去…… 

    剛進去我就如魚得水起來,來回抽動,每次撞在她肉肉的陰扈上,越撞越興
奮,興奮地不由地加快速度,興奮得都記不得當時薇是否在呻吟,只看到肉嘟嘟
的乳房一顫顫的,此時我已經越發快地停不下來,射精也隨之而來,精去人疲,
趴在薇的胸上…… 

    我知道會很快,但第一次正式的抽插比我預想的時間要長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什麼都沒說,好像沒發生一樣,我們不是同一類型會走到
一起的人,薇給我的這段性,不會帶給我像和鍾姐之後的幾個月的憂傷。相反,
也許會慢慢撫平那段往事吧,也許同樣的,我給薇的這段性也許,希望是,能夠
撫慰到她曾經的曲折的路。

    所以又回到性與情的問題,有沒有界限呢?性在,情卻在各自心裡……這段
原本朋友間發生的性,是該還是不該呢?還是根本不需要去討論該與不該。

    如果作為一個八卦傳播到大家耳裡,也許所謂正人君子,貞操淑女們會很不
恥,但對於彼此心靈而不是身體的慰藉,卻不是那些只知道對別人指手畫腳的人
可以體會到的。至少對我來說,現在回想起來是一種感激,一種有了心靈交互之
後的身體表達。
(三)

    薇在巴黎只住了一晚,到身憔悴,心安慰,以及早晨不能自拔的再度激情。

    早晨的我,半睡半醒的狀態中,胸口的體溫與臉上感受到的薇的呼吸,纏綿,
打趣,好像卻是多年的情侶一般。 
    頂著的陽具感受到薇的陰毛的柔軟,薇似乎迫不及待地把陽具往身體裡面拉,
我說我帶個套就進來,薇卻一反昨夜怕懷孕的口氣,繼續用手拉,我也沒反抗,
直接放了進去……

    與隔著套的感覺果然不同,裡面的濕潤和溫度,身體都酥下來了,早晨更有
精力,竟還清醒到換個姿勢,從背後,抓著屁股,第一次試這個姿勢便很快習慣
並喜歡上,有視覺更高的享受。

    錯的最近距離的接觸,就是最遠的前湊,那天中午薇走後就沒見過,只有偶
爾的三言兩語。

    鍾姐畢業了,徹底回國,我似乎也沒有太多悲慟,在過道上遇到時,只是簡
單寒暄下祝福,獨自回房後輕輕的酸意在胃裡流過。

    轉眼好幾月過去,生活沒有太大變化,倒也開心,聚餐,打球,各種團體旅
遊,加上停不下來的各類考試和小作業。  

    一陣集中的考試之後,一個學期終於結束,法國各種奇葩的學期結束時間。

    三月初,離開巴黎,來到海邊小城,在一個和學校合作的公司打雜,美其名
曰,實習。

    公司幫聯係了房子,後來才知道這是法國公司很少會做的一件事。 

    再不是大學生宿舍那種半集體生活的熱鬧,不過小城住的寬敞舒適,三室一
廳的二層小樓,樓下是房東老太太,樓上有單獨的入口樓梯上去。剛去當天才我
一個人,另外兩間據說下週會來兩個英國人。

    果然,週六,老太太來找我,要我下去幫個忙。 

    看到兩個小姑娘,一個很小巧的,稱做小西吧,勒的很緊的很性感的屁股,
一個胖胖的,稱做小迪吧,天氣很冷還是露出半面很白的胸。

    簡單招呼,好像還不怎麼會法語。老太太很熱情,不管別人聽得懂聽不懂,
法語一直沒停,讓我幫姑娘們拿下行李,箱子很重,樓梯不好走。 

    兩個小姑娘,都是20歲,待三個月,各個國家的教育係統愈發迷惑,一年
中不管什麼時候,總有這個國家的實習時間,那個國家的交換時間,等等。

    小迪比較胖,不是一般亞洲人的胃口,不過在法國這邊還蠻受歡迎,來的第
二個星期就找了個男朋友,然後經常晚上不回來,小西應該符合亞洲人加歐洲人
胃口吧,不過她說不願意找男友,找了事多。 
 
    大概過了一個月的樣子吧,週末的早上網突然斷了,於是我從屋裡出來,到
廚房弄吃的,吃了點之後,開始洗碗。水池積累了好多碗,前幾天兩個姑娘用的,
小迪幾天沒回來,小西自己也沒洗,我想正好沒事,洗了算了,乾淨一點。 

    剛洗了一半,小西穿著浴袍出來了,手上拿了一個杯子,應該剛洗完澡,頭
髮還沒乾。

    她說:「Make us feel bad, we should』ve 
done it earlier.」
   
    我剛準備說話,突然看她滿臉竟然有點生氣的樣子,也愣了愣,後來才知道,
這樣幫忙有時候並不是一種幫助,而是讓對方尷尬,尤其是這樣的小姑娘。

    為了緩和氣氛,我說:「It is Ok, I am just so 
bored, I』v got nothing to do. There 
is no internet. I just moved here, 
I know no one here.」

    小西輕輕一笑,好像倒有倒過來體貼我的難處之意,於是我繼續打趣說,

    「No boys in the new city to have 
bear with! No girlfriend to have sex 
with! So at least I found something 
to do.」  

    這時小西開始前俯後仰大笑我了,浴袍的V字形口看到她高聳的胸,浴袍不
是很緊,似乎可以看到突出的乳頭,於是我眼神不經意有個搜尋的停留,小西肯
定都看到眼裡了。

    「No internet? Yes, there is inter
net! Come here!」 

    小西非說她的網是可以鏈接的,要給我看看,於是我跟了進去她房間,房間
不是一般亂,一堆雜物之間放著一個電腦,我倆走到電腦前,故意和她貼的很近,
她也不躲,有一下沒一下的撞我,我說:「So show me your 
internet connection?」 

    她突然站了起來,突拉開浴袍,一字一頓地說:「Inter Net!」

    真是鼻血之物,浴袍內竟毫無一物,線條完美,乳房挺得高高的,乳暈很大
很紅,下麵黃黃疏疏的陰毛,我呆住一會。

    她抱上來就直接親了一下我唇,輕輕說,「Connection!」

    我笑了笑,彷彿看到自己壞壞的笑容,我還在想自己該幹什麼,小西已經很
主動,直接控製節奏。

    她親了一下後,就貼著我的身子,右手伸向褲襠,隔著我寬敞的運動褲壓向
我的小弟弟,小弟弟早已硬邦邦的了。

    小西擡起頭向上看了我一眼,說:「Already like this?」
說完嘻嘻一笑,大大的眼睛向上翻,看的樣子很迷人。

    小西把我的褲子連內褲拉下,把包皮向後拉開,紅彤彤的龜頭全部露了出來,
她用手套弄著,邊弄邊笑一下看看我。

    突然小西的舌頭輕輕向上一挑,掃過龜頭的冠部,龜頭的抖動帶著我的整個
身子都抖動了一下。 

    小西又壞壞一笑,然後把著龜頭含弄起來,這感覺比以前都舒服,舌尖的遊
動,讓身體顫抖,感覺每次顫抖都是高潮一樣。 

    顫抖的身子不願停下來,越是刺激越是感覺繃緊的整個後背,越是想向前尋
找盡頭,我雙手不可控地抓住小西的頭,搖擺起自己的胯,小西可能沒預料到我
突然如此抽插她的嘴,嘴的呼吸開始不習慣,嗚嗚起來,我一口氣全部射在了她
嘴裡。 

    然後小西去廁所吐掉,我也去簡單洗了洗弟弟,兩個人裸體在家裡走來走去。

    小西過來用手托在我背後,肚子貼上我肚子,說要我跟她一起躺一會。

    於是我們去她房裡躺下,小西輕輕地用手在我胸口划來划去,慢慢地弟弟又
醒了過來,小西很快感覺到我弟弟醒了,不過她並沒有碰,她說:「kiss 
me.」並把我的頭壓在她胸口。

    剛才都沒有碰一下她的乳房就全部射到她的嘴裡,這次開始仔細看,仔細摸,
仔細親,這小小的身體怎麼能有如此高聳之物。

    小西似乎在暗示我給她舔,我也很坦誠說:「How? I never 
do this before.」

    她說:「It does』t matter,-doucement.」
她還不忘壓低聲調show一句法語。

    嫩嫩水水,有一絲鹹,如牡蠣一般…… 

    小西好像很享受,她蠕動著身體,不時發出哼哼聲。 

    我禁不住這視覺和聲音的挑逗,準備讓弟弟進去探個究竟,不過小西堅持要
我繼續舔,於是我繼續,舌尖在紅紅的洞裡上下挑,又出來吸住外面的陰唇,嫣
然一個行家一般,小西叫聲越來越大,直到最後一長長的哼聲,高潮了……

    女人真是神奇,不需要很長很硬的弟弟進去,就能有如此的高潮體驗。

    我還是沒死心,要進去,小西說稍等,不知從哪兒拿出一個套套,熟練地給
我裝上。

    入口比薇的要寬敞一些,所以不需要任何幫助就進去了,不過裡面倒不鬆,
每次抽送都有吮吸感。

    果斷換到後入式,平時穿褲子看很性感的屁股,這樣看很大,捧在手裡就很
有肉慾。有過高潮之後的小西,享受著每一次抽插,跟隨著抽插的節奏呻吟著。

    射的很爽,很通暢。

    接下來是性福的兩個月。

    曾經問小西,做我女朋友,她還是拒絕了,說目前不喜歡任何強制關係的東
西,我也沒有強求。

    小迪知道我們的關係,也很配合地每個週末去男友家,讓我們每次週末都很
自由地在家裡。

    小西比我小幾歲,才是20的姑娘,這方面懂得卻多,於是有了各種教導,
不過說起來雖然是歐洲的開放姑娘,小西以前只有過一個性夥伴,談過半年的前
男友,而且和我這樣,和她前男友也是這樣,不管安全期不安全期,都會使用安
全套,拒絕肛交等自己的原則,也算學到許多性方面除了姿勢之外的關於性的態
度。 

    小西,你再也沒來過法國,至少我不知道你來過,不知道隔著海峽的你還記
得法語嗎?

    記得你跟我說的第一句法語,「Doucement」

    就像你在我記憶中的流淌,Doucement !

(四)

    真實過於真實就會讓人退縮,物理的,情感的,虛幻的

    多年對真實的追求,反而有一種懼怕

    回首看到巴黎街頭情侶擁吻的瞬間,突然意識到,走過山山水水,自己竟孑
然一身

    你確實是一個可疼的姑娘 

    距離,突之而來的熟悉,突之而來的陌生

    熟悉而後陌生的感覺的激盪,讓人有一種強烈的突破感,一種想突破卻突破
不了之感

    不如,讓這思緒流淌在文字的淋漓盡致之中,想起的是那曾經的兩個姑娘,
情感卻是這當下的你,世界另一端,熟悉又陌生的你


    巴黎的夏天空空蕩蕩,遊人不盡。

    媛是高高瘦瘦的天津姑娘,手指非常纖細,不是特別漂亮,卻天生讓人很想
靠近。

    聚會幾次,見過幾次面,很快熟絡起來。

    巴黎人夏天喜歡逃離巴黎,我們也一樣,媛說要去南法,於是響應號召,組
團去法國南部,薰衣草,紫色的普羅旺斯。

    媛住的比較遠,於是提前一天來到巴黎,在我的小宿舍住下,媛學過吉他,
於是晚上一起玩了一會吉他。

    晚上同樣,我在地上躺下,媛躺在床上。

    不知怎的,晚上竟然失眠,於是翻來覆去,媛好像也沒睡著,於是問我:
「是不是地上太硬了。」

    我說:「有點硬,不過沒事。」

    於是媛說:「要不然換一下吧,我睡地不要緊的。」我堅持說沒事。

    繼續又聊了幾句,媛可能聽到我還不翻身的原因,說:「要不你睡上來吧,
我向裡面去一點,你睡那一頭,反正就一宿,糊弄一下明天就出去了。」

    於是我也不矜持,直接上了床,在另外一頭躺下,一宿無事,雖然心頭有過
種種想法,不過我也沒嚐試突破 

    早上下了火車,見到了所有人,青,媛以前一個專業的同學,另外兩個男生,
從南部一個城市來的,連司機,一行六人。 

    青的臉圓圓大大的,很甜,穿的熱褲,屁股有點上翹。

    大家開始聊天,旅遊的人心態都開放,很快聊的老朋友似的,青在活潑中帶
點可愛的騷,和另外兩個小帥哥很快有點打情罵俏的意思。

    相貌平平的我很少第一眼打動人,也一般不會插別人的話,青也貌似無意過
來打趣,和小帥哥們已經很滿足了,我和媛簡單聊著天。

    後來大家開始在車上玩一些分析型智力遊戲,大家輪流發言,幾輪下來,青
突然對我說:「我對你很刮目相看。」

    到達薰衣草田,紫色的眼前,一直伸向天邊。

    記得那天兩個姑娘都是白色係,我蹲在地上拍照,看到天的藍映著紫色中間
的白,變換姿勢時的婀娜,女人的美是上天對人類的恩賜。

    晚上來到營地,燒烤,吃的飽飽的。  

    坐在滅了的炭火前,普羅旺斯的夜滿天星,白色的銀河清晰可見。

    晚上有兩個帳篷,一大一小,四個男生睡大的,兩個女生睡小的,可是女生
說怕,討論了半天,最後讓我過去女生那邊,畢竟其他人都剛認識,而我和媛比
較熟,這樣安排之後,我偷偷觀察出好像兩個女生都有點默默驚喜。 

    準備休息前,我說先去下廁所,青突然說她也要去,沒好意思說,有點不敢,
因為廁所在營地最外頭,野外也沒有路燈,需要拿手提電走一段路。 

    於是我們倆出發了,青披上了我的外套,我提著燈,晚上風很大,雖然有個
提燈,但是除了燈本身,基本看不到周邊,只是遠遠的看到模糊的廁所的燈光。

    青不知是害怕,還是故意,肩膀緊緊靠著我肩膀,我順著摟著她肩膀,走動
中會時不時地碰到她的胸側部。 

    廁所只有一間,青先進去了,結束出來,說:「一個人在外面等會怕。」

    我想了想,說:「要不我門不關,你就站在門口背對著就行。」她說好。

    我進去拉下拉鏈,弟弟拉出來,想到青在身後,瞬間漲了起來,越漲越硬,
於是尿不好出來,過了一會,青可能一個人在外面還是有點怕,她問:「你好了
沒啊!」

    我說:「馬上就好!」 

    突然,可能是一個蟲子飛過,青叫了一聲,我趕緊轉頭一看,青身子已經轉
向裡面,而我轉頭的一霎那,弟弟也甩了過來,青看到了,沒說什麼。

    弟弟硬的實在尿不出來,於是我說:「走吧,原來今天沒尿,回去吧!」拉
上拉鏈,準備走。

    接過青手上的燈,照原樣摟上她肩膀,她壞壞地說:「硬成那樣當然尿不出
來了!」

    我一聽這話,故意挑逗說:「誰叫你不讓我關門,硬還不都是因為你。」

    青憨憨一笑,從側麵轉過來,胸微微頂了我一下,說:「不關我事!」

    我順勢摟著,一手提著燈放在她背後,繼續挑逗的語氣:「做事一點都不負
責任。」

    青開始了可愛的騷氣,說:「那怎麼也不會是我負責啊?」 

    這一騷,我有點忍不住,想雙手來抱緊一點,哪知青一下子脫開我手臂,說,
「我問你個問題啊,你帶這個幹嘛?」同時在我的口袋裡面掏出一個套套來。

    我看竟然這都被她看到,還掏了出來,這挑逗我忍不住了,上去就搶,她準
備讓,我一下把她擠到牆邊,貼著她,一直擠到廁所的裡牆,把燈放在洗手池,
雙手按上她的胸,她像小鳥一樣祈求說:「哎,速戰速決吧,他們會問的。」

    於是我拉下褲子,帶上套,然後直接扒開她褲子,把她人反過來,臉朝牆,
直接從後面操了進去,小穴很滑,直接可以抽插,她手扣在牆上呻吟著,可能
太刺激了,沒幾分鍾就射了,身體抖動了好多次。 

    射完還沒拔出來,我隔著衣服雙手放在她胸上輕輕說:「咱們快回去吧!」

    青也輕輕的「嗯」了一聲,嗯聲中帶著一絲呻吟。

簡單收拾了下現場,提著燈,往回走,青的頭輕輕地依偎在我的肩膀……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