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癖之初識少婦

我上的第一個少婦,是在新浪聊天室裡認識的(一個人很多可以聊性的聊天室)。她的名字叫潔,當時她31歲,老公經常很晚才回家,所以她有些寂寞。

聊了幾次以後我們就通電話了,她的聲音很好聽。就這樣交往了一個多月我們就見面了,不過第一次見面沒什麼。

2002年2月5號,我們第二次見面。吃完晚飯,她問我去那裡,我就帶她去我的單位了(因為單位晚上沒有人),到了我單位,我讓她把外套脫了,她裡面穿了 件粉色的毛衣,剛剛生完小孩的少婦總是很豐滿的,所以她看上去很性感很美麗。我心裡當時就有股慾望,今天晚上一定要想辦法上她。

我們坐著說了會話,因為我們以前聊過性,所以我猜想她對有關性的東西不會太拒絕。我的心裡就有了個計劃,我就問她有沒有看過色情電影,潔說沒有。

我說我的電腦裡有,問她要不要看,潔沒有回答。我想不回答就是默認了,也許她也很想看。於是我打開電腦,給她放在網上下載的虞美鳳(各位狼友應該知道是什麼)!

看著電腦裡瘋狂作愛的鏡頭,聽著耳機裡淫蕩的呻吟聲,我的肉棒很快就變硬了。我知道只要是正常人,看這樣的電影都會有反應的,我坐在潔的身邊,偷偷的觀察著她。

潔的兩手抓著毛衣,臉很紅呼吸有些急促,雙腿好像用力的夾著。豐滿的胸部隨著呼吸起伏,十分誘人。由於少婦是嘗過性愛的快樂的,所以她們往往經不起誘惑。 我下定主意,要慢慢的去誘導她。我的肉棒漲的厲害,褲子已經被頂的凸起一塊,這時電影上正好是兩人用背後式瘋狂作愛的情節。

我貼近潔,在她的耳邊問道:「這樣的姿勢你喜歡嗎?」

潔紅著臉點了點頭。

「我有機會和你這樣嗎?」我大著膽子問。

「不行,我們不能的,我有家的。」潔口頭拒絕了我。

我想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我不能聽她的,我應該實施我的計劃。

我輕輕握住潔的手,她並沒有拒絕,我突然把她的手按在我凸起的部位,潔楞了一下,想把手抽開,但是沒有成功。

她的心裡應該也有了很強的慾望,感覺到了我的硬度,突然用手使勁了捏了一下,說到:「你可真壞。」

我看她和網絡的差不多,並不是一個很保守的女人,於是我就用手環抱著她的脖子,慢慢的吻上她的唇。潔並沒有拒絕,反而張開嘴迎接我的舌頭,她的舌頭很柔軟,吃起來味道很好。

我一邊吻著潔,一邊考慮著下一步的行動,我裝著很自然的樣子,把一隻手輕輕探進她的衣服裡。潔還是沒有拒絕我的動作,我很輕易的就接觸到了她的胸罩。

把手伸進潔的胸罩裡面,握住她的乳房,她只是輕輕掙紮了一下,喉嚨裡低的呻吟了一聲,並沒有躲避我的侵犯。潔的乳房不大,但是很有彈性,捏在手裡很舒服,由於剛才一直在看作愛的場面,所以她的乳頭已經變硬了。

我繼續品嚐著潔的舌頭,並且用兩隻手指夾住她的乳頭,輕輕的撚動著。潔的雙手抱著我的脖子,身體隨著我的手指的撚動而扭來扭去。

過了一會我停止和潔的接吻,開始脫她的衣服,潔問:「你要幹什麼?不能這樣的。」(其實,當女人可以讓你摸她的乳房的時候,你完全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即使她們口頭拒絕,那也是女性的本能而已。)

我說:「讓我吃吃她好嗎?我就吃一下。」

潔猶豫了一下,我想是在性慾的指使下,她沒再拒絕。

我把她的上衣全部脫了,那天她戴的是粉紅色的胸罩,看上去很美。潔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接受我的動作。

我把她的胸罩解開,她那兩隻堅挺的乳房立刻跳了出來,她的乳頭還是紅色的,由於已經餵養過小孩,所以顯得比較大,像兩顆小葡萄一樣聳立在乳房上。

我把她的乳頭含在嘴裡,用牙齒輕輕的咬著,用舌頭慢慢的舔著。潔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享受著我的服務。我一邊吃潔的乳頭,一邊解她的腰帶,潔並不願意我 這樣做,她開始掙紮起來,但是我把她死死的抵在椅子上,終於我成功的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褲裡,當我的手指探到她的兩腿間時,才發現那裡已經很濕了。

潔掙紮著,想阻止我的動作,嘴還還說著:「不要這樣,我們只能做朋友,只能摸摸上面。」

我沒有理她,繼續我的動作。我的手指已經接觸到她的陰道口,我猛的一用力,手指藉著液體的潤滑,鑽進了她的洞穴裡。

潔「啊」是一聲,雙腿想併攏,但是我已經感覺到她的洞穴開始收縮,緊緊的吸住我的手指。

女人的洞穴就是有這樣的好處,不管什麼大的小的東西,只要插進去,都會被包裹住。而且潔是刨腹產,所以陰道還比較緊,我的手指頭可以感覺到她陰道壁上的褶子,也可以感覺到她洞穴裡的熱度。

潔無力的用手推著我:「不要,不要這樣,我受不了了。」

我看我的計劃進行的很順利,於是我就對她說:「受不了,那就讓我的手動吧。」

我的手指在她的洞穴裡來回抽動著,當手指插進去的時候,我就用手指頭摩擦她的陰道壁;當手指抽出來的時候,我就順勢撫摩她的陰蒂。

潔已經不再抗拒我的進攻,無力的靠著椅子背上,嘴裡低低的呻吟著。我的一隻手進攻她的洞穴,一隻手進攻她的乳房。我可以感覺到潔下面的液體越來越多,由於她還穿著褲子,所以我的手指抽動很不方便。於是我就脫她的褲子。

潔抓住我的手,不讓我脫,問我:「你要幹什麼?」但是她的手是那樣的無力,根本就不能阻止我。

但是為了讓她一步一步走入我的圈套,我還是說道:「你老公吃過你的下面嗎?」

潔說:「沒有,不乾淨的。」

我說:「我為你做,好嗎?我只用手指和舌頭,相信我。」

也許被性慾折磨的女人就是這樣的容易相信男人,也許潔本身就已經很需要我,所以她考慮了一下就答應了,並讓我去把燈關掉,說不能讓我看她的陰部。為了大局 著想我去關了燈,然後我就把她的褲子全部脫掉了。潔坐在椅子上,我讓她把雙腳踩在椅子的邊緣上,然後用手把她的雙腿大大的撐開。

潔沒有想到的是,即使我關了燈,但是由於我們公司在樓上,而且我的位置正好靠著窗戶,所以借助月亮的光線,我還是可以看到她身體。潔下面的毛並不多,陰唇也還是深紅色,陰蒂已經充血變大。

我用手指撥開了她的陰唇,她的洞口已經濕漉漉的,並且微微的張開著。我想:「少婦就是這樣,骨子裡都很淫蕩,明明已經很想要了,卻還在裝,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幹你。」

我跪在地上,伸出舌頭去舔潔的陰蒂(那是我第一次嘗到女人液體的味道,有點酸酸的),對於這個我沒有什麼經驗,所以我只是把舌頭探進她的陰道口,不過好像不能進去的太多。

我下面很漲,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前端有液體分泌出,內褲已經濕了一塊。我想反正關著燈而且她在閉著眼睛享受快感,我就乘著用舌頭不需要用手的時候,輕輕的把我的褲子全部脫掉了。我知道潔很享受(當女人享受的時候,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我很興奮,因為我的計劃就快全部得逞了。我悄悄用手扶著肉棒,算好位置站起來,對準目標一挺腰,由於她的液體很多,我很順利的一下子插到了底。正在享受的潔沒有防備,不由「啊」的叫了一聲,她當然明白剛剛鑽進體內的是我粗大的肉棒。

「你真壞,你不是說只用舌頭的嗎?」潔幽幽的抱怨道。

我笑著說:「我真的忍不住了,如果你不想要,我就不動好了,就這樣放在裡面。」說完我的最大程度的把肉棒插到底,然後把頭靠在她的乳房上一動也不動。

潔抱著我,用手鎚著我的背:「你這個小壞蛋,我讓你動,你的真大。」

我的心里美極了,於是我就開始慢慢的抽動起來。潔坐在椅子上,頭仰在椅背上,雙手抓住我的胳臂,準備迎接我猛烈的進攻。由於椅子高度不夠,我只能半蹲著。我用手撐著潔的雙腿,慢慢的把肉棒抽出來,再狠狠的插進去。我並不是完全直進直出,有時候還使肉棒採取其他的角度抽動。

我想潔的老公肯定沒有我這麼好的經驗,由於我們是在辦公室,所以潔只能輕輕的呻吟。就這樣抽插了一會,我讓潔抱著我的脖子,我抱著她的腿,把她抱了起來,當然肉棒還是深深插在她的陰道里。

我們換了個方向,我坐到椅子上,讓潔坐在我的腿上。我看著眼前這個性感的少婦,臉紅紅的已見微微的汗水。我們緊緊結合在一起,兩個人陰毛已經被她的液體弄的潮呼呼的。

「潔,我的表現怎麼樣?你滿意嗎?」

潔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說:「你很好,我很滿意。」

我很壞的問她:「你老公有我做的好嗎?」

潔沒有回答,抱著我的脖子,雙腳踩著椅子的邊緣,開始上下活動起來。

我感覺到了潔的熱情,雙手托著她的屁股,幫助她上下活動。藉著月光的照耀,我可以看著自己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被潔的身體吞沒。我一邊享受肉棒被潔肉穴摩擦的感覺,一邊吃著她兩邊的乳房。

過了一會,潔一下子用力坐了下去,把肉棒深深的吞進洞穴裡,嘴裡還不停的哼哼著。潔的陰道不住的抽搐著,整隻肉棒她的肉穴緊緊的包裹著,我感覺到龜頭就像浸泡在熱水裡一樣,那種感覺很消魂。我知道潔的高潮來了。在潔淫水的浸泡下,我再也控制不住了。

潔也感覺到我快射了,想站起來:「不行的,你不能射在裡面。」當肉棒剛剛抽出一半的時候,我用手按著潔的肩膀,使勁把她的身體向下一壓,肉棒又一下子全部 插進她的身體裡,潔掙紮著想脫離肉棒,但是我緊緊的按住她,她身體的晃動更加刺激了我肉棒的快感。終於我的肉棒一下下的跳動著,終於把大股精液射進了她的 體內。

潔很著急的樣子,對我說:「快放開我,會懷孕的。」我也不想害她,就把她放開了,潔慢慢的站起身來,白色的精液立刻從她的陰道里流了出來,順著大腿向下淌。我把手紙遞給她,潔張著腿仔細的擦著,看著她的樣子,我的心裡真的很高興。

我笑著問:「親愛的,你沒上環嗎?」

「沒有。」

「那你和老公作愛的時候,他都帶套?」

「基本上都帶。」潔邊擦著自己的身體邊回答我。

我繼續說道:「剛才我的表現不錯吧,我感覺到你的高潮了,射在你裡面的感覺真好。」

潔紅著臉說:「你真壞,萬一懷孕怎麼辦?你養我啊?」

「你願意讓我養我就養啊。」我看潔已經擦完了,就說:「寶貝,幫我擦,好不好?」

潔沒有拒絕,拿著手紙仔細的幫我把肉棒擦乾淨。

我著看眼前這個性感的女人,我知道至少暫時我已經征服了她。潔被我看的很不好意思,就開始穿衣服。

我們穿好衣服,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就趕緊打車把她送回家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