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主人當母狗的經歷 4-5

      淩晨,船靠岸了,我們一群人再坐車去了酒店。第二天由於主人約了甲公司
(就是請主人的船運油的那家公司)的人比賽足球,早餐後主人就給打比賽的人
許諾:只要贏了,參加比賽的人當月獎一個月的工資,進一個球也是,如果輸了,
參加比賽的人當月的工資要到年底才發回;並由女經理和出納組織女生助威。主
人自己和我還有主人的幾個親隨在酒店中繼續喫茶。這個茶樓好在二樓有些情侶
房,只有兩三平方僅可容納兩人。主人要了一個,他的幾個親隨坐旁邊一間房。
主人取了墨鏡戴上,要我脫了鞋子側身坐著,我雙腿挎在主人大腿上,主人的手
又在我身上不斷擺弄。這情侶間沒有門,外面走過的人可以看到房間裡的人做什
麼,大概在其他城市沒人認識,主人的動作旁若無人。我沒有辦法,只有任由他
為所欲為,我頭腦中想起了一句話:「既然一個女人沒有辦法反抗強姦,她只有
躺下來享受。」反正周圍沒有我認識的人,我乾脆就盡力配合主人。主人沒想到
我會這樣,反而被我刺激起了慾望。他叫一個人在旁邊的酒店開了個房間,他又
從他的車上拿了一袋東西,就和我過去那酒店的房間。

      進了房間,主人打開那袋東西;我一看嚇了一跳,裡面全是繩子鐵鍊手銬等
犯人用的東西。主人說:「這些東西是我為你預備的,你倒不用怕,這些只是情
趣用品,當是玩遊戲就可以了。」主人雖是這麼說,但一個正常人遇到這些東西
說是給自己用,不是說接受就接受,我心中可是一百個不接受,但主人的話又不
敢違拗。主人先要我把身上的衣服脫光,拿出一個不銹鋼的奶罩幫我戴上,我還
看見他用一把鎖幫我在後面鎖上,如果沒有鑰匙就不能脫掉;即使自己有鑰匙,
自己也很難反手到後面打開。然後又拿過一個不銹鋼的象內褲一般的東西要我像
穿內褲般穿上,主人又拿出另一把鎖在我肚臍附近的位置鎖上,這個就是貞操帶
了。這貞操帶是純不銹鋼做,非常厚實,估計有四五斤重,大小正好夠我腰圍,
我懷疑這是主人給我量身訂做的。穿上它就很不方便了,雖然仍然可以大小便,
但坐著站著必須挺直身子,而且幾斤重的東西嵌在腰間非常不舒服。主人又拿過一對鋼環,鋼環可以打開並給我套在大腿上,鋼環之間有一條長
約20CM的鋼鏈連著。雙腿戴上這東西,行動就被大大地限制了——走路只能小步
走,邁大步就不可能了。我身上穿了三件工具,主人再叫我在外面穿上一條裙子,
裙襬遮到膝蓋附近,外表上看不出來什麼,但動作要很小心,稍一彎腰就會被人
從胸前的領口看到裡面的不銹鋼的奶罩。主人又給我頸上套上一個鋼圈,上面有
英文刻著「BITCH". 主人給我戴上這四樣東西,我一直皺著眉頭不作聲,我的表
情上已經暴露了我的內心想法。主人沒理會我的表情,只是讓我站著把我擺來弄
去,時而看我正面,時而又掀起我裙子看看,就像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主人自言
自語:「我總覺得好像缺了什麼似的。」我這才沒好氣的回答:「不就是缺了一
雙絲襪褲嗎?」

      主人笑了,稱讚:「小青挺瞭解我的心思,我乍就想不起來?」說著給我解
開我套在大腿上鋼環的鎖,讓我穿上一奶白色的絲襪褲,然後再給我雙大腿套上
鋼環再鎖上。我默默數了一下我身上的鎖就有5 把。主人其實也挺瞭解我的心思,
他把那從車上帶上來原來裝我身上的工具的袋子拉到我面前:「猜猜裡面還有什
麼?」我看主人的那袋東西是用25公斤裝的米袋裝的滿滿一袋,剛才進房間時還
是由他的司機扛進來的,剛才打開給我看,我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厭惡的感覺——
我覺得那些就是給犯人用的刑具。現在主人要我猜,我就晦氣地說:「鐵鍊,手
銬,腳鐐」主人說:「你打開看看。」我打開一看就傻了眼,全是一捆捆的百元
大鈔。

      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張大了口合不攏來。主人看著我發呆的樣子,用
冷酷的聲音吩咐:「給我爬過來。」我這才發覺自己剛才的態度對主人不敬,連
忙趴倒在地爬到主人身邊,主人說:「用你的口幫我脫掉鞋子襪子,再給我舔腳。」
我不敢不聽,連忙爬過去用口幫主人脫了鞋襪,只看到主人的腳甲裡藏滿了黑泥。
儘管我內心很抗拒,但我還是按著做了,舔了約十多分鐘,主人才說:「好了,
玩個遊戲吧。」主人起來拿了一瓶啤酒打開,然後對我說:「喝光它。」我不明
用意,但還是照做了。我不是個會喝啤酒的人,好一會才勉強喝完,喝完只覺得
肚子很漲,頭腦發暈,趴在地上尤其不好受,肚子裡的啤酒隨時有湧上喉嚨的感
覺。

      我趴在地上昂起頭努力忍受著隨時想吐出來的感覺,冷汗不停地冒出來。主
人拿了一捆百元大鈔放在我背上說:「支撐好了,別讓掉下來,不能吐也不能尿,
我五分鐘放一捆,直到你受不住為止。」我儘管頭暈目眩,但依然有八九分清醒,
我明白主人的意思,能得到多了就得看自己了,於是咬緊牙死命支撐著。一捆,
兩捆……開始的十多分鐘不覺得怎麼樣,約二十分鐘後,那種想小便的感覺就開
始越來越濃,我儘量忍著,冷汗不斷滲出來,把身上穿著的裙子都浸濕了……我
心中一直默默地數著主人放了幾捆,「多堅持五分鐘就相當於多了幾年的工作的
收入」,這意念令我死命支撐,這時我忽然感覺到內心的信念是多麼的重要。主
人加到第十一捆的時候,我終於受不住了——強忍的小便終於脫離了主觀意識的
控制一下子瀉了出來,但我卻依然趴著沒有倒下來……主人笑了:「真看不出來,
我原來估計你支撐不超過半小時;如果做好準備沒有限制的情況下,那還了得?」
……主人再叫我起來給我解開束縛,去洗手間沖洗一下再躺到床上。

      一躺上床我才覺得確實好累了,主人沖了一杯參茶遞給我,我拿著參茶,心
中有一種感覺——主人對我畢竟是關心的,他對我的那些要求只是因為他喜歡玩
這種遊戲,那我就陪他玩下去,我心中暗暗這樣想。主人讓我休息了一會才和我
OOXX,完事後我躺在主人身邊,主人說:「下來做完之後,你可要躺回到地上了
啊。」我答:「是!」主人說:「只有我和你的時候,一般情況下你只能學狗叫!」
我說:「汪!」主人說:「以後到我那晚上睡覺們的時候,你只能光身睡在地上!」
我說:「汪!」主人說:「以後到我那吃飯的時候,你只能趴在地上吃。」我說
:「汪!」主人又說:「以後到我那你小便的時候要趴在地上擡起一條腿。」我
說:「汪!」

      主人說了五句話,我叫了四次「汪」,我忽然覺得很滑稽,忍不住掩著嘴笑
了出來。主人望著我的樣子,竟然嘆了一口氣:「這樣天真活潑的樣子,我也好
喜歡,我忽然又糾結了。」主人的這句話只是很隨意地說出來,但卻很快就體驗
了,這是主人和我當時都沒有想到的……這時主人的手機響了,是他的司機打來
的。司機說,我們這邊的人與甲公司的人比賽足球,我們大比數贏了甲公司……
活動結束。在回去的時候,由於當天下午我要回學校補考,主人和司機送我回學
校,快到的時候主人忽然又想要ML;於是到酒店租了個休息室,快完事時主人把
精液射在我脫下的奶罩上,我又急著去考試,只好戴著沾有主人精液的奶罩去考
試。幸好補考的人只有幾位,考完試的時候乳罩裡的精液還沒全幹,滲到外衣上
濕了一塊,我雙手遮在胸前趕忙找回主人上車回去。本來我穿的內衣(主要是指
奶罩)幾天才能換一次已經夠髒的了,現在還要是粘糊糊的戴上去,那種感覺甭
提多難受了,如果在外面,我基本上不用見人了,至此我的個人空間已經完全沒
有了。

      快到主人家的時候,主人把今天上午我和主人玩遊戲時的款劃到我帳上。回
到主人家裡,我是按照主人的新要求做的——光身趴在地上吃飯,光身躺在地上
睡覺。這次活動出去前和回來後,我的狀況變化太大了,但我的銀行戶口裡卻進
帳好多,所以我的心裡很平靜,沒有因為身份降為母狗就覺得悲哀,有得有失是
必然的。

      第二天我去上課,中午時又接到主人電話說他又要去出差約半個月,我最關
心父親的手術,只好等主人回來再算了。我徵得主人同意,主人出差的這段時間
我都住在學校。這幾天,我總是感到身體有一種莫名奇妙的疲乏,整天都不想動,
只想睡覺。我告訴了主人和我媽,我媽問了我一些問題,判斷我可能懷孕了。我
聽了我媽的說法,第一感覺就是驚慌:我還在唸書,懷孕了怎麼辦?我剛答應了
主人給他當母狗,然後才過了幾天就這樣,主人會不會不要我?我父親的病會不
會因此沒了著落?我就是個沒主見的人,尤其是在謊亂的情況下,我一方面向主
人電話說明情況,另一方面又叫主人給我安排的女司機搭我去找我媽。

      我媽和我去醫院進行孕檢,結果和我媽的判斷一樣——我懷孕了。我馬上打
電話給主人,說清楚情況後我直接問:「爺,您會不會不要小青了。」令我安慰
的是:主人說不會,還說會娶我為妻子,我這才放下心來,主人說的也是我最希
望的。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過了不到十分鐘,主人的母親(且稱為婆婆)又給我
電話了。我才收線一會,婆婆(主人的母親)已經來到了,我只是在初認識主人
的時候見過一面,給我的印象很隨和也容易相處。她來到後很熱情地問我這樣那
樣,還和我媽聊起來。慢慢的我看著她們聊得非常投機,我就覺得安心,前男友
的母親給我的心理陰影太大了。從婆婆的言談中我瞭解到她喝望有個孫子(女)
很久了。婆婆是希望我以孩子為主,含蓄地表示勸我不要再唸書。幾個月前在我
還沒認識主人的時候,因為家境不好,我成績又不行,那時我和我媽都想我不再
唸書,出來找份工作,但我父親卻反對。現在婆婆提出來,意思是給回我家一些
什麼作為彌補我退學的損失,婆婆並不知道我已經與主人的約定我給主人當母狗
的事情。

      我想既然婆婆有這想法,最好就是讓婆婆與主人說,至於我為了孩子而退學,
只要肯為我父親治好病,我和我媽都沒有意見,父親那就暫時先瞞著。婆婆做事
也非常乾脆,與主人在電話裡聊了一會就決定了:幫我家處理我父親的事情,我
退學。而我內心中卻有另一個問題不好說出來:我還要不要給主人當母狗?

      從婆婆的反應來看,我覺得她對孩子非常在乎非常緊張。她要求我多留在主
人的家中,一般不要隨便出去;還有一些要求等我都一一應允。婆婆大概也沒想
到我會這麼順利地應允她提出的要求,她笑了:「真是聽話的孩子,也是我的好
媳婦。」我也笑了,除了父母外,還有人緊張我關心我,我怎麼能不珍惜?婆婆
要求我正式住進主人家中,我跟婆婆說:「我可不會帶孩子的啊,看見小孩哭鬧
我就頭疼。」婆婆笑著說:「你生下來就可以啦,帶孩子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婆婆因此請了兩個保姆,兩位保姆我都見過了,一個是現在給我開車的司機,她
丈夫也是主人的司機,另一個年紀大些的保姆就是主人的司機的母親。

      由於懷了孩子,主人雖然出差在外,也叫我不用管之前的規矩了,我又可以
天天換衣服,天天洗澡了。接下來我就去辦退學手續,那天我們班的同學還為我
辦了個簡單的「歡送會」,令我奇怪的是:我們班只有6 名女生,但來的女生卻
有幾十個,有些還是我不認識的,她們都在向我討經驗——如何可以「綁住大款
的心」?她們向我請教這些真令我有哭笑不得的感覺,我做所有事情都是順其自
然,並沒有刻意要求自己要達到某種目的。反而我對我們班的男生有些捨不得的
感覺——我成績不好,水準也不行,當我向他們請教時他們都會熱心幫忙,有時
我們班出來做一些工程時,我所做的只能是去買水遞毛巾等的事,而他們卻從不
計較。

      我知道男女之間如果不能發展成為情侶,那以後成為朋友的可能性很小,分
手的時候才感覺到友誼的珍貴。班長一手拿著一瓶啤酒,一手遞給我一杯開水對
我說:「以水當酒碰一下杯子吧。」然後他拿起啤酒一口氣喝了下去,他只是說
了這句不著邊際的話就轉身要離開的樣子,我問:「你和你女朋友好嗎?」班長
的女友就是在校運會比賽時,班長不小心踩了釘子,那位搶著去扶他的女生。班
長笑著說:」對我很好,就是太任性了。」我覺得他笑得有些勉強,但我卻不知
說什麼好。人生之中少有事事如意的情況,我自己又何嘗不是?回到主人家裡後,
我忽然間覺得有無所事事的感覺——不用唸書,父親的病的事情又有了著落。

      我本身就是個懶惰的人,這種無所事事的日子很挺適合我。婆婆安排的兩位
保姆也和我一起住進主人家中。我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一天之中早餐由保
姆煮,午晚餐都是由會開車的二保姆去主人的酒店中拿回來,喜歡吃什麼就點什
麼。每天就是吃喝睡上網上廁所,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日子了。我
媽要照顧父親,很少過來,婆婆經常來看我並問寒問暖。這天下午我覺得熱就去
洗澡,這時婆婆來了,我洗完澡穿了個拖鞋出來向婆婆問好,婆婆看著我穿的拖
鞋就說:「洗澡的時候穿這拖鞋,要是打滑可就不好了。」我笑了:「阿姨您對
我可真是關懷備至了。「婆婆說:「你洗澡的話最好是躺著,讓大保姆給你洗。」
婆婆的說法的確是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到人身上,或者她說出來也覺得這樣對於別
人也不好接受,她說:「我也覺得這樣有些讓你為難,但為了孩子著想,可不能
有一點大意啊。」我的想法可不同:」有人為我搓浴,何樂而不為?」我說:「
我知道阿姨您是為了小青好,小青沒有意見。」婆婆笑了,她對我覺得很滿意。

      我這樣順利答應婆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之前主人已經不允許我私下洗澡,要
洗澡的話一定要徵得主人的同意;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這些婆婆都
不知道,現在婆婆要求保姆幫我洗,我覺得情況就已經比主人的要求好多了,屬
於情況好轉了。大保姆對人和藹細心,做事主動,第一次為我洗澡就給我很好的
感覺。

      這天主人給我電話說他正在回來的路上,並對我說前他回來就和我去拿結婚
證。我聽了吃了一驚:雖然這正是我所想,但我卻沒想到竟然是這麼突然,這麼
隨便,以前我總是幻想我結婚出嫁時的浪漫情景,現實卻給了我打擊——既沒浪
漫的求婚,也沒去拍婚紗照,我家甚至沒收一分錢禮金,我就這樣糊裡糊塗的就
出嫁了。

      我媽一直說我大大咧咧的性格不好,我卻只當是耳邊風,連結婚這樣的大事
也是這樣混混噩噩,我退學了懷孕了結婚了,完全是在人家的擺弄下進行。我在
主人家中養胎,主人不準我自己私下出門,如果不是主人帶著,最多只能在傍晚
由保姆帶著在社區中走走。從這時開始,我就開始象坐牢一般被關起來了。

      主人回來後就為我父親動手術的事做安排。主人答應我的事情從來說到做到,
不拖泥帶水,這是我信服主人的原因。一直以來給我父親看病的那位專家都是主
人聯繫的,父親的病在專家的治療下明顯好轉,如果動了手術基本就痊癒了,這
使我覺得心安。主人在家時,我依然要每天小心侍候,只是不用下跪和爬地等。
我怕整天在家除了吃喝睡上網上廁所外就無事事,人容易長胖,我就把侍候主人
當成了運動。主人見我無聊,就給我開了個股票帳戶,存了一點錢進去並交帶:
這帳戶不在乎攢錢,就是賠光了也沒關係。我懷孕了不好ML,主人就要我給他口
交和乳交,但我技術不行;主人說我的手皮膚好,就讓我幫主人打飛機代替ML.
隨著我肚子越來越大,主人對我挺著大肚子不穿衣服的樣子很感興趣,每當主人
在家的時候就讓我脫光衣服,漸漸就變成了規矩。主人對不穿衣服的孕婦非常感
興趣。那時經常在晚上,他就和我在房間裡,讓我光著身子挺著大肚子按他要求
擺弄一些簡單的姿勢,主人會好容易就進入興奮狀態,然後是我幫他打飛機結束。
    我退學的時候,我住宿舍時的物品也一起搬到主人家裡,都是一些女人用的
東西,主人對這些東西很感興趣,對我說這些東西歸他所有了,那些本來就是些
不值錢的東西,主人說要就要唄。那些東西主要是一些我穿過的衣服飾物,生活
用品等。其中我不捨得的是我寫了十多年的日記,主人每天臨睡前都要我唸給他
聽。

      這天上午我正在二樓的一個空房間中看股票,主人給我電話,說叫我先到一
樓去看,那個房間他要找人裝飾一下。我聽了覺得奇怪,也沒問什麼就照著做了。
傍晚的時候弄好了,晚飯後主人帶我進房間裡看。我一進房間就吃了一驚——偌
大的房間原來只有一枱一凳一臺式電腦,現在裡面全是噴畫和好多模特。原來房
間的牆壁都用很大幅的噴畫覆蓋上,那些噴畫都是不穿衣服或只穿內衣的美女,
其中有幾幅還是我不穿衣服的圖片,而且是我跪著趴著等屈辱的姿勢,我只看得
滿臉通紅,心跳加速,恨不得地上有個洞鑽進去。主人看著我的表情,感到非常
過癮,吩咐我:「還傻愣愣的站著幹什麼?還不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被主人這麼一喝,我在從發呆中醒悟,連忙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主人望了
我一眼,有些不耐煩的說:「把身上所有的物品都卸下來。」我這才明白主人的
意思,連忙把紮著頭髮的紅繩解下讓頭髮披下來,把胸前掛著的婆婆送我的玉珮
也解下來,最後是腳上穿著的拖鞋也脫了光腳站在地上,我的身上真的一無所有
了。主人望著我一絲不掛,臉帶惶恐的站著的樣子,才滿意地笑了笑,用一手摟
著我腰間。這時我的小腹已經很明顯地隆起,腰圍也明顯加粗,我只覺得無比的
尷尬,低下頭呆呆地站著,主人看著我的樣子,好像覺得非常開心:「女人懷孕
的時候才是最漂亮的嘛。」他一邊摟著我,一邊伸手去拉那噴畫旁邊的繩子。

      我面前的噴畫立即捲起來,原來後面還有一幅;再拉,後面還有……估計一
幅後面還有五六幅,我又一次看呆了——所有的噴畫之中,我的圖片起碼佔了一
半,而且幾乎都是不雅的圖片。主人把全部的畫都拉成我的圖片,我只覺得羞澀
無比,主人摟著我說:「要是在外國,小青不穿衣服跟我逛街才是美事呢。」我
軟聲哀求:「爺,放過小青吧。」主人笑著說:「我跟你說著玩的。你看,我弄
這麼多你的圖片,不就是說明,我多疼你!」我忸怩地說:「爺總是要小青難堪,
爺才覺得開心。」如果換了在我沒懷孕之前,我是不敢這樣說話的,也不敢用這
樣撒嬌的語氣說話,我喜歡在長輩懷內撒嬌,但主人卻不吃我這一套。所以我懷
孕前都不敢用這樣的語氣和主人說話,但我懷孕後,主人對我的態度和藹了好多,
我才敢用這樣的語氣和主人說。主人沒理會我所說的,伸手摸著我奶子說:「小
青的奶子豐滿了好多,以前的奶罩怕不合適了吧?」我懷孕以來,常感覺奶子有
發漲的感覺,隨著腰圍一天天變粗,我有不敢照鏡子的感覺。主人說我的奶子變
大了,我自己當然早就感覺了——以前走路的時候不明顯,現在走起路來明顯地
一晃一晃的,我在家的時候主人不讓穿奶罩,走起路來的時候乳頭在衣服上摩擦,
也不好受。

      我再轉頭看擺在房間裡的「模特」,比一般的服飾店擺設的那種高級多了,
模樣很像真人,難得的是連逼和陰毛都有。我看著那一個個栩栩如生的裸模,我
自己身上也是一絲不掛,彷彿自己也成了眾多的模特中的一個,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之前退學時從宿舍拿回來的東西也放在這個房間裡,主人從我穿過的舊內衣中
拿起一個奶罩,給其中一個模特戴上,然後又是內褲;穿完一個又第二個,但模
特多內衣少,一個模特只能一件內衣。

      我忍不住問:「爺要辦小青的內衣展覽嗎?」主人說:「你不覺得這樣的氣
氛會很好嗎?」說著主人繼續拉噴畫的纜繩子,一下子噴畫又變成背景是森林,
再拉又變成山上日出,大海沙灘等等。當噴畫背景變成自然風景的時候,我的心
理才回覆正常。看到眾多的模特並聯想到主人一向喜歡女性內衣,我才明白主人
的用意。

      我正在和主人在房間裡看噴畫的時候,我媽給我電話,說要我去看望一下父
親。父親已做完了於手術正在休養,這幾個月我只去看過父親幾次,原因是父親
在治療期間我不想把我退學的事告訴他,因為他一定會反對。前幾次我去看他的
時候都穿寬鬆的衣服,使父親不易察覺我懷了孕,但現在我腹部隆起已經好明顯
了。這次去見父親就躲不過了——他見到我懷了孕就一定會知道我退學了的事情,
但我想我媽一定會幫我說話的,我的心又放開了些。第二天,主人回公司了,我
和兩個保姆一起去看我父親,這時我已經懷孕四個多月了,我穿一孕婦裙,去見
父親的時候先給了我媽電話,我媽叫我放心,並告訴我已把我的情況跟父親說了。

      從小以來,父親對我疼愛有加,又不失嚴格,我思想中的很多理念都是受父
親的影響形成的。當我挺著大肚子心中忐忑不安地來到父親面前的時候,我心中
已經準備好要受訓斥。但事實卻好像總與我的判斷相反,過去是這樣,現在還是
這樣,這使得我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自信,也沒主見,這難到也是命運的安排?
經過若干年疾病的折磨,父親看上去比實際年紀大好多。我看著父親滿是滄桑的
臉低聲說:「爸,小青來看您了,您不會不高興吧?」父親打量了我好一會才說
:「怎麼會呢?小青找了個好歸宿,又要做媽媽了,小青過得這麼好,我怎麼能
不高興?「父親沒責備我,我的心才放下來,卻忍不住說:「爸,我退學了。」
這句話剛說完我就覺得後悔——我一向心直口快,心裡想著什麼就直接說了出來,
我不該提會令父親不高興的事情。但出乎意料的是父親竟然說:「你和你媽就一
直瞞了我幾個月,其實我早就知道了。」父親的話倒提起了我的興趣,我問:「
爸,你怎麼知道的?」父親說:「你的一位同學的姐姐是我住的醫院的護士。」

      我終於明白父親是通過其他途徑知道我遲學的事,我心中不禁有些心虛——
我答應給主人當犬奴的事,不會又通過某些途徑被我父母知道吧?想到家中的那
些我沒穿衣服的噴畫,我只覺得冷汗直冒……下來的日子都是平淡而無聊,懷孕
六個月的時候,我的肚子已經很大了,這時我更加覺得做女人真的比做男人要虧
好多。我現在才逐漸體驗到當母親是多麼的不容易,就我現在晚上睡覺的時候,
只能側著睡;有時一小時要去一兩次廁所。婆婆比我還緊張,她怕我走路不小心
會摔著,要兩個保姆在我起來走路的時候在左右扶著我,還買了一個殘疾人方便
時專用的坐椅,我需要方便的時候就坐著方便,我自己卻喜歡這種被侍候的感覺。
我和婆婆一直相處得很好,我媽也很放心,我也覺得這段時間裡我是幸運的——
吃好住好有人侍候,無憂無慮地在家養胎,我不敢想像假如我懷孕了還要為生活
而勞碌工作的樣子……隨著預產期的臨近,主人也天天都留在家中,對我也很好。

      這天傍晚保姆幫我洗完澡的時候,我光著身子由保姆扶我進去房間裡。我坐
上床的時候,發覺床單有些濕,我留意了一下,那些水是從我下身流出來的。大
保姆說:「太太,您馬上就要生了。」主人在我臨近預產期的時候很少出外,從
這可以看出主人也是很有責任感的。我連忙告訴主人,主人馬上就安排車子送我
到醫院,在車上的時候,我側身依靠在主人懷中,心中覺得害怕卻又很幸福。

      快到醫院時主人又打了個電話給醫院。在我下車的時候,我看到已經有兩個
護士一個醫生推著病床來到我面前,我還沒弄清怎麼一回事,主人就叫我躺到病
床上,旁邊有些人看著,我只覺得不好意思,連忙用手遮著臉。我被推到電梯前,
電梯的門已經打開並有專人候著,這時是傍晚探病時間,其他的電梯前都擠滿了
人。我進了電梯上到了婦產科的住院部,有兩名護士過來,其中一名望著我笑著
對主人說:「真是恭喜啊,沒想到太太還小。」這名護士好像是認識主人的,她
一面拿著一些資料一面請主人填,另一名護士笑著對我說:「不好意思難為太太
一下,我來幫太太清理一下下身。」我一聽就緊張了:「怎麼清理下身?」護士
笑著說:「太太別緊張,生小孩子是要把下面的毛剃掉的,不用不好意思,生完
孩子後好快又長出來的。」我聽了這才放心,我躺在病床上,只覺得護士先幫我
用毛巾把逼附近抹過,估計毛巾上有什麼消毒液,我只覺得逼上涼嗖嗖的,然後
就是逼上被刮毛的感覺。這時,婆婆來到了,她顯得格外的興奮。

      由於我媽要照顧父親,她打電話給我說明天才能來看我。我看到婆婆手中拿
著不少食物,一來到就對我說:「今天晚上太關鍵了,我和大保姆陪著你吧。」
我聽了有些感動——在這個時候最能體驗人與人之間深層次的關係。女人這個時
候最脆弱,但這時父母卻不在我身邊,我卻在婆婆和主人的關懷下深感到家的溫
暖。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我開始覺得肚子痛。主人請了醫生來,這個醫生是我之
前孕檢的時候一直看的醫生,醫生看過後說:「分娩前這樣痛是正常的,照過B
超太太順產應該沒問題,現在是要等,等子宮口張開才行。」主人問:「大概要
等多長時間?」醫生說:「不同的人不同啊,依我的經驗:太太估計要十小時以
上。」婆婆說:「孩子還是白天出生好些。」醫生對我說:「你現在剛開始還不
算疼得厲害,但是疼痛的間隔會越來越短,疼得也會越來越厲害。」我在這個時
候又害怕又緊張,頭腦裡一片空白,這時才切身體會到母親不好當。主人說:「
好吧,我們會看好她的,有什麼再找你。」醫生的判斷很準確,越夜我疼得越厲
害。

      下半夜的時候,我疼得實在受不住,主人找來醫生,醫生看過後說:「她子
宮口還沒張開,還要等啊。」主人說:」有沒有什麼辦法讓她沒那麼辛苦也好。」
醫生說:「可以在脊樑上打一口麻醉針,但有少部份人以後會有輕度腰椎麻痺的
後遺症。」婆婆小聲問我:「你剛才聽到了吧?打不打呢?」我說:「打。」醫
生說:「那先進溫馨產房吧。」我被推進產房的時候望了一下窗外,天已經開始
亮了。我整夜沒睡,人疲倦得很。主人看著我疲倦的樣子,也不禁輕嘆了一口氣。
醫生幫我在脊樑上打了一口針後,我感覺疼痛減輕了許多,雖然還有疼,卻可以
忍受。我被疼痛折磨了一夜,這時候才感覺到得又累又困又餓又喝。還好婆婆已
準備了肉湯,我斜依在產床上,婆婆一口一口地喂我吃,我把婆婆帶來的肉湯吃
光,然後斜依著休息,我實在太累了,一閉上眼睛就睡著了。但我睡得並不沈,
腹痛還在繼續,我醒來時看見我媽也來了,她拿了幾條我平時最喜歡吃的巧克力,
對我說:「等一下開始分娩前你就吃,分娩時一定要吃飽肚子。」我問:「為什
麼?」我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順產不吃飽子,怎麼有氣力生孩子?」我還是
懵懵懂懂的樣子。這時醫生進來給我看了看然後對我說:「子宮口已經張開了,
差不多可以生了,除了孕婦丈夫外,其他人請到外面等候。」我媽又交帶了我幾
句,就和婆婆出去了,溫馨產房中除了醫生護士外就只有我和主人了。

      我聽醫生這麼說,想起我媽說的話,連忙把我媽拿給我的幾塊巧克力都吃了。
過了一會醫生在我腹部上搭了些線用作監測孩子的心跳,一面又做好記錄冊登記
發生的情況,做好這些後醫生對我說:「用手拉著產床上的拉環,象用力排大便
的樣子把孩子從肚子裡' 拉' 出來。」我直到這時才明白我媽要我吃飽肚子的理
由。我學著醫生說的樣子用力嘗試,試了一個小時,屎尿倒是全弊了出來,兩隻
手都完全酸麻沒了知覺,孩子卻還是不願出來。我哭著問醫生:「現在剖腹產還
行不行啊。」醫生安慰我:「其實孩子已經下去了好多,你只需要再努力一下,
孩子就可以出來的了。」主人在旁看著我的樣子,也心疼地說:「我可以幫點什
麼?」我喘著氣說:「我的手麻得不聽使喚了。」主人說:「我幫你按一下。」
說著幫我手部按摩,按了好一會,我勉強感覺好些,側頭看見還有兩條我媽買給
我的巧克力,就要過來吃了下去,又休息了一會。在我分娩的過程中,我看到好
幾名醫生進進出出,又不停地登記記錄,估計醫院中同時也有其他孕婦也在分娩。
    這時我喘過了一口氣,感覺好了些,我再拿起拉環使勁,有一名醫生比較好
心,他伸手在我腹部上給我慢慢地「推拿」,我感覺很好,好像幫了我一些。這
時另一位醫生看了一看說:「差不多了,再使勁一下,孩子就可以出來了。」我
聽了馬上再努力,又有幾名醫生護士進來幫忙,我只覺得下身好像一下子被撐開,
然後就是一下子卸掉了包袱的感覺——孩子出來了。在我想像中,孩子出來時是
慢慢地出來的,令我出乎意科的卻是在我努力了好久之後一下子就出來了。我就
像是一個洩了氣的氣球,頭腦瞬間變得一片空白,人有點象昏厥的樣子。孩子的
哭聲,周圍的人說話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卻不曉得他們在說些什麼……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病房裡了,我媽和婆婆還有兩個保姆都在旁邊,我
媽問我:「小青,你知道生了個男娃還是女娃嗎?」我說:「當然是女娃啊。」
這是沒什麼懸念的,因為幾個月前主人帶我去照B 超時就知道了,我媽之前也判
斷我會生個女孩,主人的態度很明確:生個女孩會更喜歡。這時我才覺得下身還
很疼。我還覺得有些餓,我媽已看出我的心思,拿過湯喂我吃,我剛吃飽就看見
主人和醫生進來了,醫生問起我感覺,我說:「早知道順產這麼辛苦,還不如剖
腹產的好。」醫生說:「你年紀還比較了,身體發育還沒完全成熟,所以順產生
起來辛苦些;還有一個原因是你太嬌氣了。」婆婆說:「年紀小,恢復起來就快。」
主人說:「等你感覺好些能走動的時候,就試試給孩子餵奶。」主人這麼說,我
很明白主人的意思:在我沒懷孕前和懷孕後,主人一直要我給他「餵奶」,現在
真正機會來了,主人肯定不會放過的。第二天我已經可以下床隨意走動,按照主
人吩咐,孩子需要吃奶的時候我要給孩子餵奶,但事與願違,我的奶水很少。

      孩子每每吸奶的時候,大概因為吸了好一會都沒能吸到多少,經常吸著吸著
就哭了,只好給她餵奶粉奶,那就是保姆的事了。在醫院住了幾天沒什麼事就出
院了,果然如我所料,我才回到家,主人馬上就拉我進去睡室,關上門,要嘗試
真正的我給他餵奶的感覺,主人可不像孩子,他可是指揮我要這樣做那樣做。這
對我來說,可一點不好受——懷孕的幾個月以來,我一直都是過著衣來伸手,飯
來張口,連洗澡都不用自己動手的享受的日子。現在忽然又要我侍候回主人,不
自覺有些不習慣;但又身不由己,只好勉力而為。胡弄了約一小時,主人才叫我
休息。我也覺得雖然主人愛好這些,但也很顧及我的身體,我也很心安。
(5 )

作者:我是母狗
2013-12-31
是否首發:否

  我懷孕幾個月,覺得奶子大了不少,以前是B 的罩杯,孩子生下來後要用C
的了。主人要保姆給我多煮一些易產奶的食物。我還在醫院沒出院時按主人吩咐
要給孩子餵奶;但出院後,主人就讓孩子吃奶粉開的奶,反而主人自己要吃我的
奶——每天主人一回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我給他餵奶,象抱小孩一般抱著他喂。

  按我的性格,我喜歡在我親近的長輩前撒嬌。以前在前男友前撒嬌,非常管
用;但在主人面前卻不管用。生了孩子後,由於圓了他父母的心願,他們兩老對
我恩寵有加,主人那段時間對我也非常憐愛。經常他回來後,我就愛在他懷裡磨
蹭一翻,這時他肯定要把我衣服脫光,然後把我摟在懷中,對我說一些逗小孩的
話。

  象" 聽話就有糖吃" ," 不聽話就要打屁股" 等;一邊說一邊在我身上撫摸,
他的這舉動一下子就把我挑逗起來,由於我初生完孩子,不宜做那事,只好忍著,
我喜歡他這樣對我。然後又是我光著身子給他餵奶,他可以在我懷中吃上1 ——
2 小時,甚至夜裡在我懷中含著我奶子睡著,我抱著他有時一直到他睡醒一覺。

  除了我像抱孩子般讓主人在我懷中吃奶外,有時他還仰臥在床上,我像狗一
般趴在床上,讓奶子垂下來讓他含在口中,這是最辛苦的,他睡著了我就要趴到
他睡醒一覺為止。有時他含著我左邊的奶子,但我右邊奶子卻在滴奶,我只好拿
個小杯子接著,我自己的奶水並不多,主人並不在乎吃我的奶,而在乎享受吃奶
的過程。

  我吃了保姆煮的易產奶的食物一段時間後,奶水也漸漸多起來。有時主人不
在家的時候,我也會給孩子喂。這一天午飯後,主人給我電話:吩咐我先不要給
孩子餵奶,並要我在房間中等他回來。我就在房間中等,但等了幾小時直到晚飯
後還不見主人回來,我只覺得奶子漲得不好受,奶水已經不斷地滲出來。主人說
過:我的身體也是屬於他們的,沒有主人的同意,我是不可以隨意擺弄自己身體
的,因此我儘管感覺不好受,也只有忍著。又等了一會主人終於回來了,他拿出
一個東西罩在我奶子上,按動手中開關,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只覺得奶子
有一種強烈的被吸吻的感覺,奶水馬上形成一條細流沿著管子流進容器裡。我有
一種舒緩釋放的感覺,我想:「有了這個東西,以後可方便多了。」主人又按了
一下開關,令我想不到的是那東西竟然還有震動的功能,那東西「嘶嘶」地響著
震動著,一下子就把我那種壓抑了十個月的性慾喚醒。其實我在出院後給主人喂
奶時,主人也有挑逗我,但醫生說過必須要在第一次月經乾淨後才好做那事。

  對於我來說,我更喜歡那種給他喂完奶後把我摟在懷中,我在他懷裡磨蹭撒
嬌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溫馨,就像是初戀情人一般,儘管這種親暱行為並沒有刺
激我的性慾。主人卻更喜歡的卻是那種赤裸裸的直接的性刺激的感覺。儘管兩種
需求之間有矛盾,但每次都是我承讓他,主人也是在心情好時才給我想要的感覺。

  我被那吸奶器震得挑起了慾望,主人問:「這個吸奶器,喜不喜歡?」我說
:「啊!!!喜…歡。」我的表情已把我的慾望表露無遺。主人又問:「是不是
有需要啦?」我說:「是。」主人站起身來叉開雙腿說:「給我爬過去。」我亳
不猶豫地趴在地上從他胯下爬了過去,主人又說:「學狗叫。」我說:「汪汪汪。」

  我在懷孕前的每次月經情況都要向主人報告的,我懷孕後第一次月經的情況
主人也同樣瞭解。主人看著我的表現,覺得滿意才與我ML. 這是我懷孕後的第一
次ML,也是在我有強烈要求下的ML,我得到了充分的滿足,即使在以前,能得到
如此盡興的情況也不多。主人看著我的表情問:「以後還想經常有這樣的感覺嗎?」
我說:「想。」主人把我領到了那個滿是掛畫的房間,房間裡有許多栩栩如生的
赤裸模特,把掛畫的背景變成了全是我的圖像,然後指著我唸書時的一些舊內衣
吩咐我:」給模特帶上。」以前我退學的時候,我在學校宿舍中的物品也一併搬
到了主人家中,大多是一些我用過的飾物文具和穿過的衣服等不值錢的東西。搬
到主人家裡後,主人說這些東西就歸他所有了,我想著那些東西不值錢,歸就歸
唄。

  倒是令我覺得不捨得的是那幾本我寫了十多年的少女日記,主人非常讚賞,
常在睡覺前要我唸給他聽。至於那些內衣,主人倒是也有拿來把玩,這時我給那
些模特穿上內衣,但模特多內衣少,只好一個模特只穿上面或下面了。

  我給模特穿完後問:「爺,要辦小青的內衣展覽啊?」主人說:「你不覺得
這樣的氣氛好很多嗎?」我看了一下:周圍都是我的圖像的掛畫,而且都是些屈
辱的動作,還有其他的那些栩栩栩如生的模特,我忽然發現那些模特起碼還有一
件內衣,而我自己卻是一絲不掛。我與那些模特一起,彷彿自己也變成了那些模
特一般。主人的這個房間中的掛畫和模特在我懷孕前就已經佈置的了,直到現在
才開始使用。主人不是個浪漫的人,但為了使ML更有氣氛,主人卻花了不少心思。

  下來的日子,這個房間就變成了ML的專用房間,主人對懷孕的孕婦興趣大,
連續好多次他都要我穿上孕婦裙,然後放一個枕頭在我裙子裡扮成孕婦才與我ML.
這天下午,主人回來後把我叫到掛畫的房間,問我:「小青,跟你玩個遊戲好不
好?」

  我當然說好,主人說,這是一個角色扮演的遊戲,大概情節是:一個漂亮的
小姑娘在森林中迷路了,然後她遇到了一個惡霸,後面的情節就自由發揮了,主
人扮演惡霸,小姑娘當然就由我扮演了。(以下內容是扮演的情節)

  一個漂亮的小姑娘(我扮演)在森林裡迷路了,這時她遇到了一個惡霸(主
人扮演),小姑娘問:「我迷路了,請問您能帶我走出這片森林嗎?」惡霸說:
「那你跟我來吧。」小姑娘就跟著惡霸來到一間屋子前面,惡霸說:「走出這片
森林可能要好幾天才行,這裡是我居住的地萬,我先回來準備多些食物再帶你出
去。」

  小姑娘走了一天,已經是又累又餓了,吃完了惡霸的食物後就模模糊糊地睡
著了。等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雙腳著地雙手舉起被「吊」在一個房間裡,
她感到有一個人竟然躲在她的裙子裡胡弄。小姑娘穿的是一條及地的長裙,她看
不到那個人是誰,估計就是那個惡霸;她看不到那人在幹什麼,但可以感覺到自
己穿著的長絲襪和內褲都已被脫去,那人的雙手正在她似的要害部位亂摸。小姑
娘哭著說:「你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躲在長裙裡面的那人果然就是那個
惡霸,惡霸說:「有人要向我討債來了,我不知道躲到那裡我,想來想去還是躲
進你的裙子裡最安全,等一會有人來向我討債,你就幫我擋架一下。」

  小姑娘說:「我雙手被綁起來了,怎麼擋架啊?」惡霸說:「那是你自己的
事,反正要是我被發現了,有你好受的。」說著把一根假JJ放進小姑娘的逼中,
吩咐:「夾緊了,要是丟下來,不放過你。」小姑娘:「嗚……」。過了一會,
又有一個人來了,這人是來向惡霸討債的(也是由主人扮演),問小姑娘:「那
個壞蛋呢?」小姑娘說:「他把我綁起來後就離開了。」討債人說:「那好,既
然他欠了我的錢,那我只好先拿你來彌補了。」說著就要脫小姑娘的衣服,小姑
娘大聲喊「不要」,但雙手被綁無力阻止,一下子就被脫得全身一絲不掛。(主
人又扮回惡霸)惡霸說:「我就把這個丫頭送給你,我的債務就這樣免了,但我
要先享受一下。」然後就是一陣子OOXX,完事後(主人又扮回討債人的身份),
討債人說:「以後你就是我的性奴了,我可以給你吃飽肚子,但不會給你穿衣服,
你也沒有任何自由,沒有任何個人財產,沒有朋友,沒有隱私和自尊。」說著拿
過一項不銹鋼項圈套在小姑娘的脖子上,項圈上有一條長約30cm長的鋼鏈連著一
個直徑約30cm的鐵球,那鐵球估計起碼有四五十斤,連著很短的鏈子掛在脖子上,
根本不能站或者坐,只能趴或者躺在地上;他又給小姑娘雙手雙腳套上手銬和腳
鐐,然後哈哈笑著說:「你以後不但是我的性奴,也是我的寵物,哈哈哈!」

  (角色扮演遊戲結束)遊戲結束了,但主人卻沒把給我脫下枷鎖,當晚我就
這樣戴著這些枷鎖光身睡在地上。

  玩這遊戲的時候我很投入,我真把自己當成了那個在森林中迷路的小姑娘了。

  或者是有一種新鮮刺激的感覺,開始遊戲時我就覺得有些興奮,直到主人在
我裙子裡胡弄的時候,我更加覺得強烈;在與主人OOXX完畢之後,我還處於興奮
之中;主人給我戴上那些枷鎖的時候,我內心之中也沒有絲毫要拒絕們的感覺。
身上套著枷鎖光身睡在地上,這對於我來說是第一次,是因為我在心理上早已有
了準備,所以我的心態好平靜?對於大多數其他的女生都不會接受的這樣,我竟
然就這樣接受了,實在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說是有心理準備可能也不恰當,
隱約覺得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在起作用,這是不是就是隱藏在靈魂深處的潛意識?
我隱約覺得:埋藏在靈魂深外的潛意識,比起主觀意識更能支配一個人。可悲的
是:我們對潛意識的瞭解並不多。就當時來說,我覺得主人只是和我玩遊戲,我
也沒去深究什麼。令我沒想到的是:數月後,這種整天光身戴著枷鎖睡在地上,
四肢著地行走趴在地上吃東西,擡起一條腿大小便的情況,竟然成為我生活的常
態。

  晚上我那興奮的感覺慢慢消退,頭腦也平靜下來。我從來沒試過興奮會持續
這麼長時間,令我覺得很陶醉,我被這種感覺奴役了。第二天早上,主人才幫我
解開身上的枷鎖,問我:「昨天晚上感覺怎麼樣?」我聽了,臉「唰」的紅了—
—我好想再要那種陶醉似的感覺,但卻不好意思說出來要主人像咋晚那樣對我。

  我說:「昨晚我覺得好興奮,以前沒有過的。」主人問:「以後還想要這樣
的感覺嗎?」我答:「想。」主人說:「既然是這樣,那你以後可得經常要被鎖
起來了。」我一下子呆住了,主人這樣問,我就順勢回答,沒想到就像被繞進了
機關一樣。和主人相處一年多以來,我知道只有永遠讓自己保持卑賤低下的地位,
讓主人永遠處於高高在上,這樣才能持久博取主人歡心。這時我自己只是希望在
ML的時候,才會像遊戲中的角色那樣光身被鎖起來,而不是經常都是這樣子。我
這時才瞭解到:主人需要的正是要求我經常保持在遊戲中的那種狀態——要求我
在平常的生活中也要被光身鎖起來,沒有任何自由,做主人的一條寵物犬。

  現實總是這樣事與願違——我不想的卻正是主人所希望的;當有這樣的矛盾
時每一次都是我屈從自己遷就主人。我忽然想起在一年前我還沒懷孕那天晚上在
船上我答應主人,願意給他當母狗的承諾:那時我答應主人的原因是父親做手術
需要很大一筆費用,後來因為我懷孕而擱置了,所以也只是履行當時的承諾罷了。

  想到這我趴在地上擡起頭,低聲說:「小青願意聽從爺的安排。」主人笑了,
爽朗地大笑,從他的笑聲中,我知道他對我的表現非常滿意。下來的日子,主人
對我也沒有其他特別的要求,我也是和平常差不多,或者那只是主人對我的試探。

  角色扮演的遊戲依然在繼續,但同樣的故事背景玩幾次就會覺得沒了刺激,
而故事的情節沒有新意也難以喚起較高的性趣,於是主人再次要我給他餵奶,這
不算什麼花款,但主人卻一直喜歡。有時主人不在家時,我也會給孩子餵奶。但
孩子吃慣了奶粉奶,那個味道好而且可以大口大口地吃,反而不願吃我的奶了,
我嘗過味淡而騷而且量少,也難怪孩子不願吃,反而是主人吃得欲罷不能。

  這天晚飯後,主人又叫我到那個滿是掛畫的房間。和主人在這個房間裡一般
都是玩遊戲或ML,如果主人不說話,默認就要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脫掉。這次主人
又沒說什麼,於是我就自己脫掉,主人盯著我看了一會,我渾身一絲不掛也站在
那裡,被看得渾身不自然;主人忽然說:「你下麵的毛,還是剃掉吧。」我在生
孩子的時候,下面的毛給剃掉了,我總覺得怪怪的樣子。現在好不容易才又長出
來,主人又說要剃掉,沒辦法只好走到浴室,主人說:「我幫你剃。」我躺在地
上曲起雙腿張開,主人幫我把下面的毛剃得乾乾淨淨。回到掛畫的房間,主人看
著我下麵光禿禿的樣子,笑著說:「這樣子像個幼女,挺新鮮的。」

  我滿臉通紅,心裡想:「估計又要玩些什麼新花款了。」果然,主人就說:
「> 裡有一個女兒國,我要當女兒國的國王。」我聽了忍俊不禁笑了出來:「那
小青算什麼?」主人說:「你要做的是勸說國王把她的國王讓給我做,要是勸說
不成功,可就要受罰了啊。」我聽了心想:「這不是橫豎都要我受罰嗎?」

  「哪有好好的國王不當要讓給人家的理由?」但我心裡雖然這樣想,口中卻
說:「聽爺安排。」

  (下面的內容是角色扮演的情節)女兒國的國王(主人扮演)高高在上的坐
著,我扮一個小角色去見國王,我從門外剛想走進房間,國王吩咐:「給我爬進
來。」我穿著裙子不方便,只好撩起裙襬翻到身上才爬到國王跟前,我爬到國王
面前,國王說:「把你身上的衣服脫掉,只有不穿衣服的漂亮女人才可以接近我。」

  我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脫去,一絲不掛地站在國王面前。國王又吩咐:「把雙
手伸直舉過頭頂。」我照著做了,國王問:「你今年多大了?」我回答:「我今
年21歲了。」國王說:「胡說,21歲了,怎麼連個陰毛都沒有?」

  我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國王會這樣強辭奪理,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心想:「還
不是剛才您要我把毛剃掉嗎?」口中只好胡亂說:「啊,對不起,我記錯了,我
今年十五歲。」國王說:「胡說!十五歲怎麼會有這麼多腋毛?」我一下子被弄
得無所適從,呆立在當地不知說什麼好。國王又問:「你還是不是處女?」這問
題令我覺得難堪,我想:「如果我回答不是,一定會緊接著問我更不好回答的問
題。」於是我就回答「是」,國王說:「過來讓我檢查一下。」我聽了,臉漲得
更紅了,下身不由自主有了些感覺。我按照國王的吩咐背躺到沙發上,雙腿舉起
張開放在沙發的背上,這是一個很屈辱的動作,我只覺得一陣羞澀。國王看了我
B 一會,大聲質問:「明明不是處女,怎麼還說是?」我一下子就慌了,支支吾
吾地說:「對,對不起……」國王臉色忽然又是一變,變得和蘊藹可親:「小妹
妹一定是被人欺騙了,是不是?」說著親切地把一絲不掛的我摟在懷中,柔著聲
音就像是哄小孩子:「小妹妹別怕,我最喜歡像你這樣的女孩子了。」

  我滿臉緋紅,故作扭怩低聲說:「嗯……,剛才嚇壞人家啦。」國王笑著說
:「那我現在疼回你。」說著伸手在我身上撫摸,然後用舌頭在我B 上不停地舔。

  我一直都喜歡那種在長輩懷中撒嬌的感覺,這種情況下我很快就進入狀態;
國王舔的功夫也厲害,我只覺得一種強烈的騷麻感覺源自下身,直衝頭頂擴散到
全身。

  我覺得以前沒有試過這麼強烈的感覺,只刺激得我不斷扭動身體,不由自主
的「嗷嗷」直叫……國王忽然停止了動作,微笑著欣賞我的醜態:「想要了,是
不是?」

  我哀求:「是……快……。」國王說:「你是不是一條發騷的母狗。」我說
:「是……「國王站回到地上站著叉開腿吩咐我:「從我胯下爬過去!」我一下
子爬起來就從國王胯下爬了過去。看著我猴急的樣子,國王笑了。他要我趴著P
股向著他,然後從後面與我ML. 完事後國王又拿出一根電動的假JJ打開開關放到
我下面,那假JJ「嘶嘶」地叫著搖著頭,彷彿要鑽進我肚子裡一般。我第一次用
這樣的東西,我沒想到感覺會如此強烈,我本來已經被挑撥得十分興奮,再加上
那假JJ的強烈刺激,產生的是一種衝擊靈魂的昏厥。我只覺得頭腦一陣眩暈,頭
腦也被那種強烈的感覺衝擊得一片空白……

  不知過了多久,那電動JJ的電逐漸減弱,我才逐漸清醒回過神來。我躺在地
上,口水鼻涕流得一臉都是,口幹得厲害,渾身被汗水沾得濕漉漉的。我張開眼
睛,發現國王正拿著攝像機對著我。我「啊」的一聲,下意識地用手遮住身上的
要害部位,但之前醜態卻早被國王拍下來了。國王對我倒很是瞭解,隨手拿了一
瓶奶一條濕毛巾遞到我面前,我用濕毛巾擦乾淨臉上的口水鼻涕,喝了那瓶奶感
覺才好了些。國王問我:「怎麼樣,從來沒有過的爽吧?」我紅著臉點了點頭,
國王又問:「下次還想要嗎?」我說:「想。」國王說:「好,明天繼續。」這
時我才醒起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國王拿了一張舊被子鋪在地上對我說:「今天晚
上你就睡在地上吧。」也是因為興奮的時間太長,太消耗體力了,我第二天睡到
很晚,直到「國王」拿了食物來到了房間裡,我才起來,「國王」說:「現在是
吃午飯的時候了。」

  國王把午飯攤開,要我跪到他旁邊,他拿菜先吃,吃幾口嚥下去,然後再吃
一口咀嚼幾下,再嘴對嘴象親吻般的樣子吐我嘴裡讓我吃;他的舌頭還要衝進我
嘴裡胡攪幾下,順便用手在我身上胡弄。這種親暱行為,大概只有在熱戀中深深
地愛著對方,把自己的身體融合到愛侶的身體中,才能深刻體驗到其中的濃濃愛
意。在這一刻,我內心忽然升起一種感覺:我覺得主人(國王)其實是很愛我的,
只是愛的那種方式之前不為我所徹底地接受。之前迫於家庭的困境不得不違心地
接受,但一年多下來,我倒是發現自己的心態在一點點地被改變——人在衣食無
憂沒有進取的情況下,很容易接受那種感觀的刺激,這是因為我成為慾望的奴隸,
還是因為隱藏在靈魂深處的奴性被啟動?或者兩者皆有,反正我自己的感覺就是
:對於主人希望我的這些,我是從被迫接受到主動接受……國王吃飽了,我只吃
了半飽,但我卻已經覺得慾望又起來了,下身不知不覺就濕了。國王把一些他吃
剩的東西倒在一塊用一個盆子盛著放到地上,招呼我:「小母狗,來吃。」

  我趴在地上吃,國王在我後面與我ML,分心不能同時做好兩件事,國王與我
ML是涉及國王的,吃午飯是我自己的事,前者當然重要過後前者;新鮮的而又是
我接受的經歷總是令會容易令我進入高潮,完事時我沒吃上幾口飯,人卻躺到地
上享受那高潮剛過卻還沒消失的快感。約半小時後我才爬起來趴在地上把肚子吃
飽。(角色扮演遊戲結束)

  主人看我吃完後對我說:" 這幾天你就練習一下當母狗,晚上就先睡在這裡
吧。" 然後指了一下地上的舊被子,主人說完就鎖上門出去了。這房間除了掛畫
外還有十多個栩栩如生的模特,這時的我光著身子,感覺自己好像也和那些模特
沒什麼區別,房間中還有一張沙發和那張鋪在地上供我睡的舊被子,那張沙發是
主人坐的,我睡和坐都只能在那地上的舊被子上。那張被子雖然是舊的,但起碼
也算乾淨。我昨晚渾身又是汗什麼的就睡在地上,現在身子髒還一陣餿味,剛才
趴在地上吃完飯滿口滿手都是油膩;廁所和浴室就在旁邊,沒有主人的同意我不
可以隨便使用,我不想弄髒那張舊被子,就光著身子坐在牆角。我背靠牆邊曲起
雙腿坐著,我不能讓B 接觸地面,那裡要為主人服務,弄髒了容易得炎症可不是
件好事。這時我的內心倒並沒有什麼突別。與主人相處一年多,到達這樣的境地
是遲早的事,我內心已有了準備。我自己個性懶散,不思進取,即使工作也很難
找到好收入改變家庭的困境。而我現在起碼不愁吃喝沒有生活壓力,所以我自己
問自己:「如果讓我從新選擇的話,我還是選擇現在這樣子。」

  人在無聊的時候就愛胡思亂想一些無聊的問題:「如果這個時候前男女見到
我現在這個樣子,他還會要我嗎?」我自己無從回答,但與前男友相處的情景卻
浮現到腦海中——三年多之前我才進學校幾天,我想去圖書館逛逛,卻沒有借書
證。正當我站在圖書館門前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位高年級同學走近對我說:
「你是位新同學吧?我是學校義工隊的,專門幫助新同學,你有什麼需要幫助嗎?」

  我看這位高年級同學,身材高大外表斯文言談和藹,令我頓生好感。我與他
之間就算這樣認識了。本來進學校是要學東西的,結果進來才幾天就身不由己地
戀愛起來。

  後來我才知道學校里根本沒有什麼「義工隊」,只是他那時他想要認識我而
「急中生智」而隨便說出來的瞎話。由於我是個依賴性很強的人,我媽一直擔心
我單獨不能自己照顧自己,而前男友卻是個細心體貼的人,家庭又很好,所以我
媽也沒反對我與他來往。在沒有見到他母親時,我和他之間相處得非常融恰。我
和他那段時間的相處算得上是我的初戀,那段溫馨浪漫的經歷直到現在我都非常
回昧。後來見到了他母親,他母親不喜歡我:說我是「花瓶子」什麼都不會,又
說我想攀附他家,就這樣我與他的裂痕就產生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門被打開,主人進來了。他看著我奶子,原來剛才我
想得入神,奶水滲出來都不知道,主人要我去浴室洗乾淨,再要我用吸奶器把奶
水吸出來,又叫我穿好衣服對我說:" 這段時間我有好多事要忙,你幫一下我。

  " 然後帶我去他的那個經營衣服的店裡選了好多時尚新款的衣服,都是性感
暴露的;我以前是不敢穿這樣的衣服的,我跟了主人一年多,對這種裝束已習慣
了,我又常在他身邊充當老婆+ 秘書的身份。

  這一天我與主人從一辦公樓出來,在停車場附近遇到了一名之前的同班同學,
她是我剛進大學時最好的朋友,後來我認識主人後只顧戀愛,與她的關係就淡了,
她還沒畢業,正處在畢業前的實習期。她在我初見到我竟然直來直去的對我說:
" 小青,才一年沒見,你怎麼就變成這樣子,穿得像個小姐一般。" 我那時很不
高興,但還是勉強笑著反問她:「班長和他女朋友怎麼樣了?」她回答:「他們
分手了」班長女朋友就是在校運會時班長不小心摔倒,那位搶著要去扶班長的女
生。我與她接觸過,她是個比較任性的女生,常要人遷就,不是班長喜歡的類型,
所以我覺得班長與她分手是意料中事,我聽了不禁" 啊" 的一聲我回眼看見主人
正在車上等我,怕他不喜歡就匆匆與她道別與主人回去他的船公司。每一次主人
公司裡的人見到我,都會向我行注目禮,大概由於我衣著時髦性感的緣故。我不
是個個性張揚的人,只是因為主人要我穿成這樣子,我也不得不這樣穿,大概主
人喜歡我這樣來襯托他。主人有事要交帶其他人就走開了。

  我自己一個人在他的辦公室裡,回想著剛才同班同學那說我像小姐的話。我
走到洗手間裡面對著鏡子,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回想起一年多前還沒認識主人
時的自己,感覺自己的變化實在太大了——這時候我的思想不再由我支配,而是
由主人支配,只有主人不在身邊的時候,我才可以有片刻的時間來思考關於自己
的問題我正對著鏡子發呆,主人走到我背後:" 在想什麼?」我隨口說:「我穿
成這樣子,您公司裡的人會不會說些什麼?」主人臉一板說:「人家說什麼關你
什麼事?」我一聽覺得口氣不對,連忙跪下說:「是小青不對,下次不敢了。」

  主人沒說什麼,走出了浴室。主人沒叫我起來,我不敢私下站起來,只好爬
著跟在後面。主人走到他的位子上坐了下來,我也爬到他位置旁邊趴著聽候吩咐。
主人要我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再趴著,他靠在沙發上休息,沒脫鞋子就把腿承在
我背上,我只好老老實實地趴著等主人起來。由於在午吃飯喝了點啤酒,我趴了
一會就想尿尿,但主人還沒起來,如果因為尿尿而把主人喚醒,後果只能是屁股
受苦,但如果我尿在地毯上也是一樣的結果。我周圍望了一下,發現我脫下的連
衣裙就放在我手可取到的地方,我把連衣裙拿過來,抓成一團放到屁股下,然後
尿在上面,一小時內三次。主人醒來時讚了一句:" 小母狗真聰明,居然想了一
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主人又拿出一個項圈幫我套在頸上對我說:" 玩個遊戲好
不好?" 我當然只能說好,主人又過一條金屬細鏈,一邊在我頸上的項圈上,主
人一手牽著細鏈,一手拿著那個震動棒,然後命令我像狗一樣爬著用口去叼主人
手上的震動棒。我向前爬去叼那東西,可是主人卻後退了一步,我當然沒叼到,
主人說:" 五分鐘時間,如果你能叼到,我就讓你享受高潮的感覺,如果叼不到,
就要打屁股了。" 我於是向前爬,但主人卻拉著狗鏈控制我的方向,一會拉我去
左邊,一會又拉我去右邊,別說去叼那東西,就是爬了幾下被扯得幾回我都覺得
頭暈了,在他的辦公室裡轉了幾圈,始終沒能碰到那東西,我反而累倒在地上喘
氣……5 分鐘到了,我當然輸了,只好趴在地上等主人打屁股,我只好軟聲哀求
主人輕點。主人笑著說:「我疼你還來不及呢,小母狗這麼聽話,我怎麼捨得打
呢?」又是一個「母狗」,主人笑著說:「你扮成狗叫幾聲,就不用打。」我只
好「汪汪汪」叫了幾聲,主人滿意地與我OOXX一番……

  下來的日子,主人幾乎天天與我玩遊戲,通過遊戲,我都輕易地就達到了高
潮,越玩越投入,欲罷不能。以前玩的是角色扮演遊戲,那個要編故事背景,同
一種背景下玩兩三次就覺得膩了。於是主人就改玩這種遊戲。雖然我在遊戲中能
輕易地體驗快感,但規則由主人制訂,所以在遊戲中我總是處於吃虧的一方,我
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地位明顯地降低了,經常挨打受罰,而且挨打次數也
越來越多、越來越重。

  我感覺地位變低還有一個表現是:主人在這段時間裡口頭說了不少規則,然
後要我整理成文字列印出來貼在牆上,算是我的「行為守則」,就是我的一言一
行必須要符合守則,不然就要被罰或挨打。就以前來說,我沒有這些條條框框限
制,做什麼都可以很隨意,我還覺得可以忍受;忽然間有了這些,我有承受不了
的感覺。就如我在家,主人從外面回來在進門時就必須迎接——我必須穿連衣裙
連褲絲襪,但要把上衣卸下來露出奶子,然後向主人躬身道「萬福」;再跪下來,
把絲襪和內褲脫至膝蓋上方,雙手挽起裙襬至腰間露出下身,聽候主人吩咐。還
有其他的行動也制訂了守則,我直到現在才體驗到什麼叫做「無形的枷鎖」。

  主人的這些規定適用的情況是只有主人和我兩人,一般就在家裡的二樓。吃
飯也規定了兩種姿勢。第一種是要我脫光衣服跪在地上,雙手捧著一個碗,主人
把他吃剩的東西放到我碗中,然後我用手拿著放進口中;就像是一個討飯的乞丐
在跪求施捨的樣子,這種還好一些,起碼可以用手。第二種是帶有懲罰的性質。

  第一種即使像個乞丐般起碼也算個人,第二種就只能算是條狗了——脖子上
拴條鐵鍊,光身趴在地上吃東西,還不能用手。其實這種吃飯的方式在以前也試
過好多次,但之前不是必須的,只有主人吩咐才要那樣子,但現在制訂了守時,
這種吃飯的方式就變成了常態,要像以前那般正常的姿勢就必須要主人批準才行。

  還有一些都是照著規則做就行了,但後來主人又加了一條:「躺>=坐>=站
(跪或趴)>=走(爬)」,意思就是:假如主人是坐著的,我就不能躺,而只能
是「坐」右面的動作:站跪趴走爬,而括弧裡面的動作則是專門針對我的。假如
主人是「站」的話,我的動作只能是跪趴走爬;如果主人是「走」,我就只能爬
了。這一條規則比起其他要求高些,因而必須隨時留意主人的行動而作出相應的
改變,頭腦必須保持清醒,稍有不慎的後果就是P 股要受苦。這些規則基本上就
是使我處在卑賤的狀態,動不動就要挨打的情況將徹底地摧毀人的自我。一段時
間下來,思想就逐漸變得麻木,連自己也覺得自己似乎不像是人,而是一條狗。

  我身份地位的下降,動不動就要挨打的情況使我一時難以適應,但伴隨著的
卻是我經常可以得到性高潮的滿足,基本上都是那些不公平遊戲的遊戲之後要挨
打,主人會在這種情況下非常興奮,與我的ML也會令我很High,一段時間下來,
挨打的痛苦與激情的享受漸漸使我不能自拔,內心的矛盾在我心中鬥爭著。我覺
得主要是由於我身份地位下降不適而導致內心的矛盾。但最令我害怕的卻不是這
些,是怕主人不要我;我父親身體康復還需要不少錢,我可以承受身體的一點皮
肉受苦,卻不能承受一下子回到當初為生活勞碌憂心的境地,所以我一直在默默
地忍受。稍為慶倖的是:主人也很注意我的承受能力,並沒有變本加厲。主人雖
然打我,但都是P 股雙腿皮肉受苦,對身體基本沒有實質的損害。

  這一天,天氣陰沈,我和主人在家,主人忽然接了個電話,是他的服飾店的
人打來的,大概是說主人訂購的東西已經到了,但店裡只有一個人不方便送過來。

  主人的司機又去辦事了,於是主人就吩咐我去拿。主人的店離住處不遠,我
就走路去。主人的服飾店我來過好多次了,只有這一次是我獨自來的,在店員去
拿那訂品的時候,我望了一下掛在牆上的營業執照,令我奇怪的是:這家店的法
人代表的竟然是主人船公司們的女出納。對於主人的事,他從來沒有和我說,我
也不敢問,所以雖然跟了主人近三年時間,但主人的好多事情我都不清楚。

  店員拿了訂品給我,那是一個從國外寄回來的包裹,包裝比較大但拿在手裡
卻很輕。我拿了就走,但天卻忽然下起了雨,我出來時見天氣陰沈沈的就隨手拿
了一把超短的鉛筆傘,傘打開很小,我又穿著短裙絲襪,回到主人家裡的時候,
鞋子沾濕了一點,我換了沾濕了的鞋子穿上拖鞋就拿著訂品上二樓交給主人。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