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豔娘與父

父親是個愛「玩」的人,所以這個新娘必定是愛漂亮型的美女,但事實就是如此,她的一言一行,總之她的舉止一切都很有女人味,而且非常理智。她的黑髮不長不 短,光亮而充滿光澤。她的一身冰肌玉膚,白皙如雲。眼睛是丹鳳眼型而非常熱情似的。她那種美麗,愈看愈有深度,扣人心弦。芳彥甚至在剎那間吃了父親的醋。

後來聽說,她原來是電影明星。
後來由於在演藝界並不很適合,後來乾脆就宣佈退休了。
父親是由同樣屬於名貴汽車玩作的電視公司的一個製作人。
當時父親對芳子,竟然一見鍾情,立即展開猛攻,硬是把她追到手。
芳子今年才二十九歲,與芳彥的父親結婚之後更加嫵媚。
看了一下那部紅色的進口車,穿過後院,到裡面去了。
他在與事物所同樣的建地內,看到了有屋頂屋瓦的瀟灑的二樓建築。 他想:「既然來了,順便看看阿姨再走。」
走過院子時,看到那兒曬著一些衣物。
那裡面有白色的乳罩、三角褲,還有一些粉紅色、黑色的內衣。
他的一顆心怦怦跳起來。
「原來這些都是阿姨的...」
他想伸出手去,摸摸那黑色的三角褲。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突然完全清醒了。
「不行!我這個人怎麼搞得?」

 走到了後面的邊門,那邊門都是半開著,她可能到鄰近地方去買些東西。
 「阿姨在家嗎?沒在嗎?...我是芳彥。我要上來了。」 他一面喊著,一面脫鞋上去。可是沒人回答。屋子很大,可能即使有人在,也不一定聽得到。
 走進長長的走廊,走了幾步,卻微微聽到了一點有人說話的聲音。於是他窺探了一下客廳;卻看到阿姨芳子,背對著這門外.在電話裡不知與誰在聊天..
 「...那不行。唉...請別這麼說...」
 芳彥聽到與往常大不相同,話裡還帶有些媚氣?這到底又是為什麼?
 對方到底是誰呢?
 芳彥感到自己忽然產生一種不該有的慾望,本來他對這位年輕的阿姨,也就是自己的阿姨,印像很好而自然抱著好感,卻從末意識到她為自己的性的對象。
 可是剛才在院子後面的曬衣架上,看到許多阿姨的內衣褲的時候,卻突然產生了不該有的非份之想--非份之慾望。
 現在看到阿姨,又好似與她從前的男友什麼的在聊天,他又難免勾起了一種非份的衝動。
 芳彥竟然感到自己長褲下面股間跨下的那根肉棒,又像剛才在曬衣架下面時那樣,忽然膨脹起來,壓也壓不住了。
芳彥不免重新看看穿著一襲緊身黑色洋裝,簡直令人流涎三尺似的她那一身美妙身材。
一方面他將偷窺到她的半裸模樣,因而感到有點怪怪的;另一方面他也感到興奮非常,興奮的是或許他能就近看到她的裸體。
 她萬萬不知道芳彥躲在窗簾後面,面對著芳彥,脫掉了洋裝,她先露出了肩膀...。

 他的肉棒子開始作怪!
 現在已經是一柱擎天...被長褲擋住而已。
 她的雙乳聳起,清楚可見,只有一雙乳罩遮住而已。她看來瘦瘦的,脫掉外衣,方知她有一身好身材,他貪婪地盡收眼底。現在她外面只剩下一襲襯衣而已。
「喔!我的阿姨啊!妳好性感哦...」芳彥心裡唸著。
他注意到了她有一雙豐滿又修長的玉腿,還有漂亮、肥美的屁股聳起。
她收拾了洋裝,開始脫掉乳罩。芳彥受不了,嚥下了一口口水。

 記得是在那天夜裡,芳彥洗完了澡,走過阿姨的房間。突然!
「嗯,嗯」傳來了阿姨的呻吟聲。
芳彥本來以為是阿姨生病了,想進去安慰,然而又傳來了一聲:「你今天的雞巴特別大我可要好好的舒服一下了。」
芳彥本能的把伸出的手,收了回來,好奇的往門縫望去。
「啊!」芳彥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音來。
只見阿姨脫得精光光的,一對肥奶在顫,跪伏在床上,手上握著一根又粗又硬的大雞巴在抽動著,抽得那根大雞巴青筋暴漲。黑黑的大龜頭,真有小雞蛋那麼大。
父親,阿姨的併頭,仰臥在床上,一隻手止在挖阿姨的穴。
只兒阿姨肥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像是很舒服的樣子。
接著父親便把阿姨一拉,睡倒在床上,阿姨自動的把兩腿打開,急叫道:「快,快肉我的穴吧,芳子快癢死了。」
 只見那父親一翻身,便壓了上去,用手握著那根大雞巴,對準穴口,便用力的往裡頂,直抵花心。
「哼嗯,好!好!我樂死了,嗯...嗯...」阿姨舒服的浪哼叫著。
 那父親是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的肉著署阿姨的穴。
 而阿姨卻舒服的咪著眼睛,春風滿面的淫哼著:「--使勁--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
 那父親果真似雷雨交加般,又狠又快的猛抽著。
 「嗯,哼,大雞巴肉死我了,再深一點。」阿姨真的丟了,她全身顫抖的浪哼著。
 她大聲地叫了出來。「快!快來啊!」
 一聲劃破天際般的尖叫後,她突然到達了高潮。
 他知道女人可以達到好幾次高潮,他站起身,走到她的腳跟部位,將她的雙足扛放在肩膀。此時,他目光所及,阿姨的陰戶整個暴露在他跟前。
 他不禁嚥了一下囗水。
 阿姨知道女人最隱密的部分,正彼他一覽無遺。
「不要看!請你不要看!」
但是由於雙足被對方緊緊抱著,扛在肩上,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用舌尖撥開兩枚花瓣,交互地吸吮著蜜汁。偶而,用牙齒輕輕咬著,用舌尖撫弄陰核,來回地仔細舐過。
 「不要!太骯髒了呀!」她不停地叫著,想阻止他這麼做。
 阿姨自為人婦後,從來沒被男人這麼做過,包括那位平凡的丈夫。
 父親仍舊自顧自地用口含住陰核,舌尖靈巧地來回反覆舔舐。甚至深入內層,啜飲著她分泌的愛液。
 因為父親的盡情愛撫,她初次有了愛情的體會。
 對於那麼骯髒的小穴,他什麼也不說的,只是用舌尖輕舐,用力吸吮花瓣間的蜜汁。
 別人從來不做的事,父親默默地為她做了,這麼想著的她,第一次感受父親對她的無限愛意,由於父親持續不斷地撫弄陰道,身體受到刺激,體內的淫液一直流瀉出來。
她不克自制地擡起腰部,將裂開的花瓣對準男人的人中伸去。他毫不在乎張口啜吸著流溢出來的愛液,前庭潤滑的蜜汁幾乎被他吸光了。

 父親啜飲愛液發出「嘖!嘖!」的聲音,阿姨的陰戶也發出「咻!咻!」流瀉蜜汁的聲音應和著,而且,在她咬緊牙關的口中,斷續地喊出:「怎麼會這樣?我受不了了!」她左右手緊緊抓住床單,後背幾乎拱成弓型地挺了起來。
 同時,頭用力向後一仰。父親知道她又到達高潮頂端。
 他用二根手指,撥開潤濕的花瓣,緩緩的伸進陰道口攪弄,舌尖不住地舔舐陰核。
 又是一次高潮。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知道自己被一次又一次襲捲而來的慾潮淹沒。 好幾次,她茫然不知所措的大叫,悲鳴的呻吟聲斷斷續續,雙手朝空中亂抓。
「進來吧!快進來吧!」
 她謙卑地要求著。
父親擡高扛在雙肩的腿,立起上半身,將旱已膨脹紅黑髮亮的肉棒,一鼓作氣往裂縫中的小穴貫穿進去。
 龜頭直搗子宮,她嘶喊道:「太爽了!」
他將肉棒緊緊插入陰道內部,腰部開始以圓圈似動作慢慢迴轉。澎脹的男根,插入深處,前端幾乎到達子宮裡面。
她緊閉著雙眼,粉面漲的腓紅,頭部急速的向左右搖擺。
父親將腰部動作時大時小地迴轉,一隻手順著渾圓的乳房揉捏,另一隻手不停地摸撫著陰核。
 她大聲吶喊。
 「不行!我快死了!」說著,頭部又向後用力一仰。
 他開始用力抽送,他的抽送動作,和丈夫和男抽送的動作比起來,更勝一籌。腰部迥轉時大時小,撥開肉璧,改變抽送速度及進攻角度.逼便她到達高潮的頂端。
 她迷亂地將頭用力左右搖擺,一次次地嘗到絕頂的性高潮。
 父親雖然已有五十幾歲,但是性能力相當驚人,甚至還有令人膛目的持久力。他將阿姨的身軀轉到背後,從後面插進去。
 阿姨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初次體會奇怪的性交體驗,令她成為一個愛慾下發狂的女人。
 他在她後面,雙手橫抱著她的身體,繼績作活塞抽送動作,右手伸向前去,揉搓豐滿的乳房及硬挺的乳頭。
 她伏著身軀,頭部上下襬動,口中一直發出愉悅的呻吟聲。
 男根直達子宮,男人的下腹部緊貼著她的膣口,插進又伸出的龜頭舞弄著陰核上的G點。
 她仰起頭,滿面浸淫喜悅之情。他立起上半身,挺起腰幹,然後,將俯伏的女體用力向自己股間擡高。二枚潮濕的花瓣,大大開啟著,如鮪魚般紅艷色的祕肉裸露 出來,陰道口張開,白濁的蜜汁晶瑩地閃著光,似乎邀請男根的插入。他拿著浸滿女人淫液的肉棒,紅黑髮亮的大傢夥傲然的矗立著,一口氣往她的小穴用力插進。
 男根的前端,猛然地刺向女人的子宮。
「啊!」她大叫一聲,手掌貼著床單,像狗一般跪伏在床上。
他用力搖動腰部,肉棒直陷入叢毛邊緣,這一次,他盡情地衝刺。
「啊!好爽!好爽!」


她的頭擺動的更加瘋狂,上下不停晃動,雪白的臀部一直向男人的股間推進。
 「好舒服!好舒服啊!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失神地喊著,細嫩的兩個肉丘左右搖晃。
 父親將推進的女臀輕輕用手掌推回,由深入淺,由淺入深地改變抽送角度。
「好爽!我不行啊!」
 她的頭向前向後的一陣狂擺,身軀上佈滿晶亮的汗珠,他不容得她的告饒,繼續作腰部動作,左手輕揉突起的陰核,右手在肛門四周不斷按摩。
 她的眼神迷離,翳了一層水霧,雙掌再度貼向床單,拱起上半身。
 「我...又要去了!」再一次享受高潮。
 她在男人肆意的撫弄下,翻騰又跌落,好幾次在絕頂的高潮中徘徊。她向他哀求。 隨著一聲呻吟,她的雙手向前撲倒,宛若一隻水蛙般的偃息在床上。父親漸漸抽離她的身軀,讓她仰躺,用正常體位緊緊擁抱著她。
「芳子!現在讓我們一起享受。」
 說了這句話後,他又開始插入她的體內。
她根本聽不見他在說什麼,又看不見任何東西,只知道自己被這個男人緊緊地擁在懷裡。她的身體再度捲入快感的漩渦中。
伴隨著呻吟,男人發熱的精液噴射入子宮,她差點因而窒息地大喘一聲「呼!」
 嗯嗯啊啊的悲鳴斷斷續續,在這瞬間,她愉悅地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阿姨緩緩張開雙眼。視線所及,父親的臉龐在面前。她想擡腰站起身來的同時,他的臉向前迫近。
「醒來了嗎?」
 溫柔體貼的聲音在耳際響起,又重新復甦。 她害羞地往旁邊扭過身去,雙手蓋住發燙的面龐。
「芳子!妳生氣了?」
 他用手扳過阿姨的臉龐,迅速地用雙手緊緊抱住她的纖腰。此時的她,才突然發覺自己一絲不掛地和裸體的男人密密的貼合著。她「啊!」了一聲,想從男人手中逃開,但是父親的動作更加快速,強勁的手腕緊抱著她不放。
父親悄聲地對她說道。阿姨漫不經心地聽著父親這一番言辭。躺在父親溫暖的懷中,她頓時醒悟,自己的確再無後路可退。父親用手臂緊緊地攬著她,在耳畔低訴:「今夜,讓我擁抱妳入夢好嗎?」
 聽著這句溫暖的話語,阿姨不禁將自己赤裸的肉體往父親身邊靠去。是夜,兩人四肢糾纏地睡著了。 兩個人的手,急迫地在對方身軀上摸索愛撫。她往男人胯下一摸,抓住蠢蠢欲動勃起的男根。他的手指深入裂縫中。 他未做前戲,馬上插進她體內。「噢啊!太舒服了!」
 膨脹的肉棒在陰道內來回衝刺,比昨夜更加勇猛的陣勢直達子宮。 用力擺動腰身應和抽送的律動,她亢奮地喃喃自語著。 昨夜,剛開始時,猶自發出理性的抗拒聲,到了今天早上,竟然一開始毫不猶豫地大聲宣告自己的快感。
「哦!好舒服!快吸我的奶!」浪蕩地向他需索。剎那間,昨天晚上兩人狂歡無度的作愛情景,那種遍體酥麻的感覺,又迴蕩在她心胸。
 迷亂的臉龐向左右用力搖擺,她又再度得到高潮。父親在昨夜由阿姨那裡,得到充分的滿足後,經過一夜安眠,氣力恢復,所以抽送動作特別有力。他逼使阿姨一再地享受高潮,巧妙地運用各種拿手的性交體位,改蠻作愛姿勢,不斷地向她的肉體展開進攻。
 她被父親純熟的性技巧撫弄著,好幾次飛翔在性愛的雲端,「啊!再用力一點!」茫然不知地呻吟大叫。 起初,她尚在激情之餘,默記使用的各種性交體位,但是,翻雲覆雨的繾綣下,神志漸漸不清,連說什麼自己也無法判斷。「噢!噢!」只有在喉際不斷發出激昂的叫聲。
 最後,兩人在相互交纏的正常體位中,一起到達絕頂的高潮。阿姨享受男人熱源般的射精,「啊!」的一聲呻吟下,她再度昏厥過去。她經由父親熱情的擁抱下,第一次嘗到作愛的快感,女人真正的性歡愉正式啟蒙。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說不上喜歡或討厭,原本令人尊敬愛戴的父親,竟會變成自己的情夫,真是不可思議。「好!好!快摸我的小穴!」一邊說,一邊忙不疊地向他身邊靠去。
 他的手強勁有力的揉捏乳房,並且不斷地在她身軀上遊走。
「嗯,好舒服!」喜悅的聲音上揚。
「噢!再用力一點!」意態慵懶的神情,似乎已陶醉在他的手指的撫弄下。男人用舌末輕舐乳房,吸吮硬挺的乳頭,另一方面用雙手探索陰道及肛門,同時用指頭緩緩插入。
 阿姨秋波迷漓,玉齒微露地享受手指插入肛門的快感。「啊!受不了!我又要去了!」馬上就得到第一次性高潮。
 「請吸吮小穴。」她殷殷要求著。 他立起身來,輕輕將阿姨的身體反轉過來。
 她的陰戶朝著他的面門大大敝開,陰道翻開包皮,陰核大約勃起一公分,花瓣深處暗紅色的祕肉,流著閃閃發亮的蜜汁。
 父親將紅色的花瓣含在口中,用牙齒輕輕嚙咬,舌尖不停地啄吻,二根手指滑入陰道內撥弄翻攪,用另一根小指插入肛門,搓揉肉壁粘膜。
 芳子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將觸動在臉上的男根,用口舌舔吻著,赤黑髮脹的肉棒被她用唾液舐的發亮,兩根纖指上下不停的揉搓按摩。
 阿姨的手指在陰道探索,發出「噗哧!噗哧!」的水漾聲,和她狂亂的呻吟聲相交交錯著。直到她難以忍受他的折磨,由口中吐出男根說道:「不行!我要去了!」說完,頭向後一仰,嬌喘連連。
 父親再度將弩張的肉棒推放入她口中,手指重新開始動作。又一次,她發出「嗯哼!」的叫聲。
「這次,換我在上面。」
 扭轉身軀,她攀到男人身上。阿姨將股間的裂縫壓向男人的嘴巴。自己俯臥在對方腿上,雙手握住佈滿肉筋的男根,用嘴唇不斷地親吻,發出「嘖!嘖!」的吸吮聲。
 她微瞇著雙眼,望著手掌中勃發欲動的肉棒,用櫻唇軟舌上下來回地吮吸舐吻。
 父親極力地用舌將壓在臉上的女陰咬含輕嚙,同時更深入花間,採取香甜的蜜汁。他啜飲流溢而出的愛液,一面用左手指插入陰道內,一面用右手在肛門處撫摸。
 她難抑自下腹傳來的炙熱感,不停地呻吟,蹲坐在男人臉上的腰身急切地搖晃著。
「我要騎在上面。」
 口中模模糊糊的說耆,一邊改用騎乘位,將挺立的男根深沈地插入敝開發疼的陰戶,直沒入根底,膠合的兩體緊緊的黏在一起。
「好舒服啊!」她呻吟著,顰眉蹙額地在男人身上扭腰擺臀。由於龜頭整個陷入子宮,她的陰道緊貼男人下腹。 歡愉的聲音再次揚起。
「摸我的奶嘛!」
 她再度需索。
 他依言用掌托住下墜搖晃不停的乳房,雙手用力揉搓,下腹部突然向上一挺。她在他身上拚命揉動,頭部向上左右搖擺。 這個晚上,父親好幾度進攻她的身體,一會兒在上,一會兒在下,弄得芳子整夜在高潮的波濤裡翻滾。
「噢!我們來搞全套吧!」阿姨哀求著。
 父親斜抱女人軟馥馥的身軀,雙腳和她的玉腿交叉,將銅黑髮亮的肉棒朝濡濕的蜜洞抽插,腰部前後擺動,一隻手摸向陰核挖弄,另隻手在豐滿的乳房上撫摸o
 阿姨受到三個定點的性感攻擊,興奮地大叫。
「啊!我快受不了!」 她把頭部狂亂地左右搖晃,身體幾乎反折成弓型。
「我的小穴,快溶化了呀!」一聲激烈的叫聲後,父親用手掌插入她的口中,她仍然喘息地哼著。
 大叫一聲,她兩眼發白昏厥過去。父親急忙取過一杯水,灌人她口中.再緊緊地摟抱著阿姨。


隔日將近午時,芳彥的爸爸對他說:「爸爸下午去社長那邊,他明天要娶媳婦,今天非去不可,你在此隨便工作。」
 芳彥的爸爸說完之後,急急忙忙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芳彥見他爸爸走後,不得已拿起鋸子,慢慢的亂鋸起來,表示他有在工作,到了中午之時,他拿了便當吃,吃飽後乾脆拿了一張木心板在廁所旁邊打地舖;準備睡個午覺,到下午二點再起來工作。
 芳彥舖好木心板躺下沒多久,突然聽到腳步聲,由遠而近的走來。
 芳彥睜眼一看,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原來芳子此時穿著一件低胸的運動衫,也沒戴乳罩。她下身穿著一件迷你裙,短得幾乎要露出三角褲來,把她那一雙修長雪白的美腿展露出來。
 她那雙修長雪白的美腿,搭配那件黑色迷你裙,真是美得誘人極了。尤其她走過來時,胸前那對豐滿結實玉乳,隨著她的走動,上下的幌動著,真是迷人極了。
 芳彥被他那迷人胸部及誘人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那雙眼睛,睜得比牛眼還要大,直往芳子嬌軀瞧著。 芳子全身皮膚雪白,那對玉乳豐滿結實的挺得高高地,走起路來還會一抖一抖的,還有細細的柳腰,配合著圓圓微挺的屁股,充滿著成熟女人的韻昧。
 她那身噴火的嬌軀,讓男人看了就想要姦淫她的感覺。
 與她結婚的父親,可能也是為了她那身噴火的嬌軀,才娶她做老婆。這位芳子走到了芳彥所躺下的頭部對他說:「咦!你睡在木心板硬硬的,怎麼睡得著呢?你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吧!沙發軟軟的比較好睡。」
 芳彥擡起眼光之時,差一點叫了起來。原來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芳子的裙內春光。
他看到芳子穿著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褲,一堆黑漆漆的陰毛,印在白色的三角褲上面,更有些比較長的陰毛,跑出三角褲之外。
 芳彥長這麼大也沒見過這樣的迷人春色,那雙眼睛已被芳子的裙內春光迷住了。

芳子見到芳彥那雙賊眼直往自己的裙內瞧著,微微的笑罵道:「哼!色鬼看到什麼!」
芳子說完後,轉身進了廁所。
芳彥在目標移走之後,才驚醒過來,不好意思的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去睡他的午覺。 芳彥這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自從見到芳子的裙內春光,一直在胡思亂想,亂想得那根大雖巴自動的挺舉起來。 芳彥那根大雞巴硬繃繃地,把他的短外褲挺得高高,像是在露營搭帳棚似的。

 芳彥驚覺到自己那根大雞巴的醜態,怕被別人看見,一時不好意思的用雙手遮蓋著。
 他滿腦子的胡思亂想,久久不能入眠,隔了良久才好不容易睡了下去。
 可是他睡著了還是夢想著芳子。
 他夢著了見到她全身赤裸裸的,夢著了他在摸她那對玉乳,甚至夢著了他在揉她那對玉乳。
 他一直在亂夢著,把他那根大雞巴夢得更加堅挺,更加粗大的跑出了他的短褲外。芳彥此時那根大雞巴,已赤裸裸的在短褲外面高舉著。今天她看到了來此的芳彥小夥子,臉上那隻巨大的獅子鼻,以她與男人插穴的經驗,知道這個小夥子,那根雞巴一定是非比尋常。
 正好她看見芳彥的爸爸不在,祇剩下芳彥一個人,於是她賣弄風騷的穿著極為暴露的衣服,故意在芳彥面前幌來幌去,去誘惑小夥子。富芳子再度的走出臥房之時,芳彥已沈沈入睡,他那根大雞巴憤怒的高舉在短褲外面。
 芳子見到芳彥那根大雞巴,驚喜若狂果然不出她所料,想不到這小夥子年紀輕輕,就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雞巴。
 尤其小夥子那顆大龜頭,像似雞蛋般那麼大,真不知被那顆巨大的龜頭,撞到穴心的滋味如何了?
 此時也許芳彥正夢得起勁的關係,那根大雞巴似鐵棒般的矗立著,並且還在一抖一抖著。芳彥的大雞巴在一抖一抖著,芳子的心房也跟一跳一跳地。芳子心房在跳,帶動了週身神經一起振奮,振奮的小穴起了騷癢,忍不住的流出了淫水。
 芳子看了小夥子那根大雞巴,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心動,有如丈母娘看女婿似的,真想伸出玉手去撫摸那根可愛的大雞巴。這時芳子將伸出去準備撫摸小夥子那 根可愛地大雞巴的玉手,又縮了回去。曾經在風月場所打滾過的芳子,此刻突然想到小夥子未經人事.如因此時冒然的去撫摸他那根大雞巴,他醒來一定會被突然的 行動嚇壞了。
 古時候的人說:「吃得太快了,會把飯碗打破。」
 雖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根大雞巴插她的小穴。
 她不愧是個女色鬼,為達到插穴的最高享受,她強忍著心中那把熊熊的慾火,要等到小夥子睡飽精神足,然後再去誘惑他,讓小夥子主動的插她的穴,那樣抽插起小穴才夠味。
 所以此時她無可奈何的拖著沈重的腳步.回到臥房,等待小夥子醒來。
 芳彥一覺醒來,看到客廳的掛鐘已是三點了。
 他心裡叫著糟糕,怎麼會睡得這麼遲,著急的趕快跑去工作。
 芳子在臥房聽到小夥子工作的聲音,走出了臥房對著芳彥嗲聲的說:「喂!你有空嗎?」
 芳彥聽到芳子的聲音,擡頭看著芳子,看她又是那一身穿菩,一顆已平靜的心,此刻又起了蕩漾,那對牛眼色瞇瞇的瞧著芳子。 芳子看見芳彥那發呆的樣子,不禁的微笑問道;「喂!我問你有沒有空?怎麼不回答我,呆呆的看著我幹什麼,是不是我身上多長出一塊肉?」
 這時芳彥才驚覺起來,一時被芳子說得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伊伊晤晤地答道:「我有空,不知你要我作什麼事情。」
 芳子笑著對芳彥說: 「嘻!嘻!我想在臥室裡,掛一付風景晝,一個人怕摔倒,想請你幫我扶一
下梯子可以嗎了?」
 芳彥連忙答道:「哦!可以!可以!我現在去拿梯子,到妳的臥室去。」
 芳彥很快的拿著梯子到芳子臥室。他一進入芳子臥室,把他整個人看傻了。芳子叫芳彥把梯子靠在床頭旁邊的牆壁。她拿著一付風景畫,準備爬上梯子,把風景畫掛在牆上。芳彥怕她是個女人,爬梯子比較危險,好意的對她說:「阿姨,讓我幫妳掛吧!」
 芳子對著芳彥微笑說: 「謝謝你的好意,還是我自己掛比較好,因為你不知我要掛在什麼地方。」
 芳彥一聽也對,他就扶好梯子,準備讓芳子爬上去。
 芳子不放心的對芳彥說:「喂!你扶好梯子,我要爬上去了。」
 她說完之後,就扶著梯子一扭一扭的爬上去。
 芳子爬到了芳彥的頭上之時。
 芳彥又想到芳子的裙內春光,忍不住地偷偷的擡頭一看。
 他這一看,把他看得魂飛九宵之外,週身神經如同觸電似的起了顫抖,讓他從未有過的緊張與刺激的感覺。原來此刻的芳子,迷你裙裡面那件小三角褲,不知何時 脫掉,把她整個黑森森的小穴,赤裸裸的呈現在芳彥的眼前。難怪此時的芳彥,看到那黑森森的小穴,一時週身的血液不斷加速擴張,小腹之下的丹田,一股熱氣一 直地向全身延蔓。
 他的整個身體漸漸地發燙起來,而且那根大雞巴也不聽使喚的憤怒地高舉起來。這時的芳子轉過頭來,看到芳彥如醉如痴的緊盯著她的小穴。她故意的將右腿再往上跨了一步,讓她的雙腿張得大大的,把她的小穴一覽無遺的盡入芳彥的眼裡。
 芳彥此時已將小穴看得一清二楚,只見芳子的小腹之下長滿了黑漆漆的陰毛,蔓延著兩腿之間的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
 他又看到兩腿之間的陰毛,有一條紅通通的陰溝,在陰溝的上方有一粒微紅的肉瘤。
 他在陰溝的中間,看到了兩片暗紅色如同雞冠似的肉片,在那兩片雞冠肉的中間又有一個小洞。
 芳彥長得這樣大,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小穴。現在這個芳子的小穴,赤裸裸的與他面對面。一個年僅十八歲的他,正是血氣方剛之時,那能受到這樣的刺激。他整個人已是興奮到了極點。芳彥衝動得真想上去抱下芳子,好好玩她一下。
 他想是在想,可是沒有這個膽去行動,不知如何是好。此刻芳子已將風景畫掛好,慢慢的走下梯子。她走到快到地上之時,突然「唉呀」的叫了一聲。原來她沒踏好梯階摔了下來,芳彥緊張的趕快把她抱住,芳子順勢的倒在芳彥的身上。
 芳彥抱著芳子,被芳子倒下來的力量,推倒在梯子旁邊的床上。兩人倒在床上,芳彥已被異性肌膚刺激得緊緊抱著芳子。此時的芳子主動的送上了香唇,與芳彥嘴對嘴的熱吻起來。芳彥見到了芳子主動的與他熱吻,等於是在鼓勵著他,他也跟著大膽的在芳子身上放肆的撫摸起來。
 他把手伸往芳子的上衣裡面,撫摸起芳子那對豐滿如同文旦般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適,非常的手感。他是越摸越來勁,大力的揉摸著,把一對軟軟的玉乳,揉捏得慢慢的堅挺起來o
芳彥摸起興趣來,用手指頭在那對如同葡萄般的乳頭,由輕而重的慢慢捏揉著。
芳子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的呻吟起來。
芳彥觸摸那對粉乳,那種異性肌膚撫摸的暢感,如同電觸般的週身起了陣陣的舒暢,舒暢的使他無限的興奮。
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經把手由芳子的迷你裙下伸了進去。芳彥伸進了芳子的迷你裙,就觸摸到一堆雜草叢生的陰毛,在兩腿之間摸到一條濕淋淋的陰溝,在陰溝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陰核,而且還觸摸到了陰溝的中間有個小洞,洞裡是濕濕的、暖暖的。
每當芳彥用手指在那肉瘤似的陰核磨了一下,芳子的嬌軀就顫抖一下,有時用手指往中間的桃源花洞插了進去,插到最裡面碰到一顆肉粒,芳子整個人如同觸電般,一直發抖著。
芳彥覺得他用手指在芳子的小穴磨著、插著,芳子好像這樣感到很舒暢的樣子。他也感到無比興奮,就這樣他一直用手指在芳子的小穴磨著,插著。漸漸的感到芳子小穴不斷的流出淫水。
芳子彼芳彥磨插得嬌軀不停的扭動。週身不斷的顫抖著,嬌口中也斷斷續續的痛苦呻吟著。
芳子是真的騷癢難耐,她主動的去為芳彥脫了衣服,一件件地把他的衣服脫掉o當芳子將方彥脫得赤裸裸之時,自己也迫不待急的,將她的上衣及迷你裙脫掉,把她自己也脫得赤裸裸的。芳子把兩人脫得赤裸裸之後,好像非常騷癢似的,伸手便往芳彥的大雞巴捉去。
她提起大雞巴,用那顆如同雞蛋似的大龜頭,往自己的小穴陰核上下磨著,磨得陰水發出「歧」「吱」的響聲,她口中也發出暢快的淫叫聲。芳子好像被芳彥的大龜頭,磨得很騷癢非常難受,自己又主動的翻過嬌軀,把芳彥壓在身下,她兩腿跨上了芳彥的大雞巴之上。
芳子左手握著大雞巴,右手扒開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將芳彥的大龜頭,對準了自己的小穴洞口,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由於她的小穴已氾濫成災,一顆如同雞蛋般的大龜頭,已被她的小穴整個吞了進去。
一顆大龜頭進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從未有的漲滿感覺,忍不住的哼著。她嬌口中連連喊好,嬌軀更是緩緩的往下坐去。芳彥一顆大龜頭,已頂到小穴裡的穴心。那顆大龜頭將整個穴心,完完全全的頂住,頂得芳子起了陣陣的顫抖,酥麻難忍的叫著。
芳子被大龜頭頂得暢叫著,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動起來,把自已套動得咬牙切齒的淫叫著。從未插過女人小穴的芳彥,被芳子這般的淫叫,那樣的 淫態,週身神經起了無限的振奮,把他的那根大雞巴振奮得更加粗大起來。正在努力套動的芳子,也感到他的大雞巴,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漲得更美滿,把她的 穴心頂得更酥更麻。
此時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動起來、更加猛力的搖動屁股。她這樣大力的套動,這樣大力的搖動,把她整個身心像是沒有魂似的飛了起來,大聲的淫叫著:「好舒服,真是舒服,我也樂死了。」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郎,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大雞巴硬起來就像鐵棒似,難怪芳子會被鐵棒般的大雞巴插得淫淫亂叫:「啊,嗯。」
芳彥此時感到有一股陰精往自己的大龜頭射著,射得整個小穴裡濕淋淋的,而且那陣陰精延著桃花源流下,流得他的大雞巴整個沾滿著芳子的淫水及陰精。此時的芳子出了陰精,已無力的趴在芳彥的身上。
正被芳子套動得舒暢無比的芳彥,見芳子不動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根漲滿難過的大雞巴,還直挺挺的插在芳子的小穴裡。
於是芳彥慢慢地把芳子翻轉過身來,又開始慢慢地抽動他的大雅巴,緩緩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小穴。
芳子此刻只是有氣無力,但芳彥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裡慢慢的一進一出的抽插,她還是感覺得到的。
尤其芳彥的大龜頭,每當緊緊地頂住她的穴心之時,使她覺得週身神經酥酥麻麻暢快之感。
 芳彥就這樣一進一出的抽插了大約有一會兒,漸漸地把芳子抽出味來,週身已是緩緩的發熱,她的小穴是一陣又一陣的又酥、又麻、又騷、又癢、又酸。
 這種五味俱全的滋昧,又引起她的騷癢難耐的呻吟起來。
 芳彥聽到芳子淫蕩的言語,引起他無限的幹勁,那有女人想要男人插死她。
妳既然想插死那我就成全妳吧。
 於是芳彥此時像是拚命三郎似的,埋頭苦幹實幹起來。
 他把大龜頭提到小穴洞口,再狠狠的大力插了進去,大龜頭是又狠又大力的去碰撞小穴中的花心。
 芳彥這般拚命的插法,像是真的要插死芳子似的,把芳子插得像是臨死之前的痛苦叫著。
 芳彥被芳子淫言淫態刺激得,一股出精的念頭浮出腦海,忍不住的暢喊著。 芳子是個過來人,知道芳彥正在吃緊的時候。於是她努力的往上挺著屁股,大力的挺動著屁股.儘量的配合著芳彥,來個
雙雙出精,去享受那至高無上的樂趣。
 一股強勁的陰精.直射著芳彥的大龜頭。本來就要出精的芳彥,被芳子的陰精,猛烈的噴射,把他的大龜頭射得酥酥麻麻的,一時暢快的背脊一涼,精關一鬆,也把一股強勁有力如同愛玉般的處男陽精,猛力的衝擊在芳子的穴心。
 芳子從來沒有被處男的陽精射過,今天總算讓她嘗到滋昧,一股強勁有力如同愛玉般細小軟塊的陽精,把她的穴心,刺射得整個人酥酥麻麻的暢快地昏死過去了。
 芳彥從來沒有與女人插過穴,今天總算讓他嘗到插穴的滋味,尤其是那股出了陽精暢快的滋味,也使他飄飄然然的緊抱著芳子,享受那股出陽精的舒爽滋味,漸漸地陪著女主人雙雙進入夢鄉。
 芳彥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六點多了,他急急忙忙的起來穿好衣服,準備收工回家去。
 這時芳子也醒過來,滿臉春風愉快的對芳彥說:「喂,再陪我一下嘛!」
芳子不情願的說:「好嘛,我不勉強你,不過你以後有空來找我,我會讓你更舒服,好嗎?」
芳彥滿臉歡欣的答道:「好呀!只要我有空,就會來找妳的。」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