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運列車上的濃濃春意

一年一度的春節即將來臨,孤身在外求學的日子也終於告一段落了。

  放假的這天下午,我告別了同窗好友,拉著行李,揣著提前訂好的火車票,
按時來到了火車站候車大廳。望著眼前人滿為患的候車大廳,我心生感慨,想必
大家都是歸心似箭了吧。

  在候車廳休息了半個小時左右,我所要乘坐的列車準時到站,在車站工作人
員的疏導下,我隨同人群前往站台,到了站台後便尋往車票上所標註的車廂。往
前行走了大約二、三分鍾後,我終於找到了車票上所標註的車廂,再次核對無誤
後,我即加入了上車的隊伍。

  輪到我檢票了,我將手裡的車票遞給了面前的檢票員,而當她擡起頭接過我
手中的票時,我才發現面前竟是一位很有風韻的美女,我不由多看了她幾眼。面
前的美女年齡大概是三十左右,而且從她左手無名指上所戴的戒指看來,她還是
位已婚少婦,怪不得渾身上下各處都散發著成熟女性特有的嫵媚風韻。

  當美女檢票員正認真仔細地檢票核對時,一輛站台上專用的運貨小拖車自站
台駛過,而這時意外發生了,拖車後高高堆起的貨物上,有隻一米長寬的大紙箱
失去平衡往外急墜而下,直砸向隊伍前端。這一情景我們這邊排隊的幾人注意到
了,紛紛驚嚇躲避,但是處於紙箱墜落地點的檢票員卻不知所以然,站在原地奇
怪的看向我們。  時值此危機時刻,我奮不顧身挺身而出,大喊一聲:「小心!」隨即迅速的
伸出左臂將美女檢票員攬至胸前,然後一百八十度轉身,將美女護在了懷裡,用
後背去抗擊砸至的紙箱。結果這大家夥重重的撞在了我的上背部才落到了地面,
還好寒冬季節衣服穿得夠厚,下砸的力道被厚厚的衣服卸去了大半,但是剩餘的
力道還是將我推得抱著美女往前跌了幾步才停住。

  眾人譁然,均被我的英勇行為震撼到了,沒想到在火車站台上也能遇到英雄
救美的好戲,隻見周圍的旅客都被響動吸引了過來,見到這種情況紛紛熱烈鼓掌,
讚揚我捨身救人的精神。

  而這時懷中的美女檢票員方才反映過來,用她寫滿感激的雙眼注視著我,激
動的說:「先……先生,你怎麼樣了,被砸到哪了?你還好吧?」

  我鬆開懷裡的美女,活動活動了肩膀,感覺背部肌肉微微發疼,我不禁皺了
皺眉,想必是被砸淤腫了,不過也沒什麼大礙的,於是我輕鬆的說:「沒事,那
箱子雖重,但我穿著這麼厚的衣服,力道被卸去了好多了。」

  美女關心的摸了摸我後背,一雙美目中露出擔憂,說:「這挨得肯定不輕,
你感覺哪裡痛嗎?來,我陪你上醫院看看?」說著便拉起我要走。

  我連忙推卻說:「啊,不用了,我真的沒事,好著呢,而且我也不想耽誤了
行程。」

  這時,一個穿著制服的老漢擠開人群來到我們跟前,隻見他焦急的對我說:
「這位同志,真是對不住,對不住,你……你沒事吧?哪裡傷到了嗎?」

  還沒等我張口,美女檢票員立即轉身對老漢訓道:「你看你,怎麼工作的?

  竟然發生這種嚴重的事故,剛才若沒有這位勇敢的先生,這後果必定會更嚴
重,這件事情我要向你們領導反映,你把你的領導叫過來!」直把老漢訓得一愣
一愣的,張嘴卻說什麼也不是。

  想不到這位美少婦罵人的樣子也是如此好看,柳眉微蹙美目微瞪,豔紅的小
嘴一張一合的,別有一番韻味。我將目光從美人的臉部移開,看了看表,時間已
經16:45了,再有七分鍾火車就要開了。

  於是我對著正忙不疊的向我們道歉的老漢說道:「老人家,這次的意外雖然
危險,但好在沒有導緻什麼嚴重的事故,而且錯也不能全怪你,所以你不必擔心
我不打算深究。」

  老漢聽後連忙賠笑,說:「是是,年輕人,真是太謝謝你了,多謝多謝。」

  我見身旁的美女檢票員又想要說什麼,我擡手示意她別說了,我接著說道:
「好了,就這樣吧,老人家,你以後工作穩妥一些便好了,別再出現什麼意外才
好。」

  老漢連連應是,說著還拿出一包煙硬塞給我,但被我給推了回去。

  這件事情就這樣被我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遣散了圍觀的群眾後,美女檢票員
又說要陪我上醫院,我說真的不用了,讓她放心好了,表示我真的沒什麼大礙,
讓她不要放在心上。在我的堅持下,她再次確認了我沒什麼大礙後也不多說什麼
了,畢竟這樣也省下了好些麻煩,隨後她再次向我道謝,並將我床鋪的號碼牌交
給了我,約好待會車開了再過來找我,然後我就上車了,她則繼續做她的檢票工
作。

  我找到自己的臥鋪,待我將行李什麼的打點好之後,列車正緩緩啟動,而剛
才那位美女乘務員也來到了我的面前。

  她微笑著向我伸出小手,說:「先生,你好,我叫秦若梅,你叫我若梅就可
以了。」

  我連忙起身,跟她柔軟的小手握了握,說:「呵,那我就不客氣了,若梅,
我叫高翔。」

  秦若梅笑道:「看起來我應該比你大,我就叫你阿翔好了,可以嗎?」

  我笑道:「榮幸之至,我怎麼會拒絕呢。」

  秦若梅笑起來很美的,她接著說:「阿翔,剛才多虧了你,我真是太謝謝你
了。」

  我擺擺手,笑道:「這沒什麼的,你不用把它放在心上。」

  秦若梅目露欣賞之意,笑著說道:「怎麼能不放在心上呢,若你想讓我好受
點,便讓我請你吃飯以表謝意吧。」說完拉著我的手就往外帶。

  人家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欣然接受,畢竟和美人進餐也是很享受的事情。秦
若梅帶我來到餐車吃飯,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當然吃的是晚飯了。我們邊
吃邊聊,越聊越開心,相應的我對她的瞭解也更進了一步。交談中我知道了她是
北京人,已婚八年,今年三十有一,女兒已經六歲了,在上小學一年級,她還給
我看了她女兒的照片,長得像她,很活潑可愛的一個小女孩,不過她對她的丈夫
從未提及,我也沒有多問。

  晚飯在很愉快的氛圍下結束了,一頓飯後我們已經親熱的以姐弟相稱,秦若
梅陪我回到了車廂,由於她還有工作要做,她說好晚上來找我幫我檢查傷勢便離
開了。

  一路無話,直到晚上十點多,車廂裡的照明燈已經熄滅,隻開著昏暗的照明
燈。這時我正躺在臥鋪上聽音樂,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拍我的大腿,我睜
開眼睛看了看,昏暗的燈光下站著是秦若梅,她正微笑的看著我。

  我站了起來,同時將耳裡的耳塞摘掉,笑著打了聲招呼:「嗨,若梅姐。」

  秦若梅對著我歉意的說:「阿翔,不好意思啊,這麼晚了才來找你,你是不
是怪姐姐薄情寡義了?」

  我笑道:「怎麼會呢,我明白的,現在是春運期間,若梅姐的工作相對也繁
忙許多,就算若梅姐沒時間來找我也是很正常的。」

  秦若梅眼含笑意,說:「阿翔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好了,到姐姐的臥鋪間
來,讓姐姐看看你到底傷到哪了,傷勢如何。」說完便拉著我走向車間。

  我和若梅穿過車廂門,來到了她的臥鋪間,剛一進入房間內,便覺香氣撲鼻
而來,整個空間內充滿了好聞的女人香。若梅順手把門關了,回過頭來讓我坐在
臥鋪上,然後對我說:「阿翔,你傷在後背吧,快把衣服脫下,讓若梅姐給你看
看。」

  聽了若梅的話,我沒有動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這……」

  若梅笑著打斷我說:「怎麼?在姐姐面前還不好意思?姐姐我都是結婚的人
了,才看不上你這小男生呢,呵呵。」說完便雙手並用幫我脫下外套和內衣。

  如此一來,我的上半身很快就一絲不掛,完全暴露在了若梅這成熟美婦的面
前,雖然此時寒冬臘月,不過車廂內開著空調,所以不會受涼的。若梅看著我一
身股凸勻稱的肌肉,像發現新大陸似的雙眼直放光,她突然鎚了一下我厚實的胸
膛,嬌笑著說:「本來看你肩膀就寬,沒想到你還有一身這麼厚實的疙瘩肉。」

  我壞壞的瞟了眼若梅胸前將衣服高高脹起的豐滿突起,邪笑著說:「哪比得
上若梅姐你厚實喲。」

  若梅敲一下我的頭,白了我一眼,嗔道:「你這壞小子,敢調戲你姐姐啊?
快給我乖乖的轉過身去。」說著還雙手來推我,要我坐轉身。

  看她沒有生氣的意思,我嘿嘿一笑,轉過了身,將背部對著若梅。若梅用手
輕輕碰觸我後背的瘀傷,心疼道:「阿翔,疼嗎?看你這都青了好大一塊呢,都
是為了姐姐你才受的傷,姐姐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說:「若梅姐,什麼都別說了,我沒事的,瞧我身子壯實得,這點小傷不
礙事。」

  若梅溫熱的小手在我後背按揉了起來,說:「嗯!姐姐不說了,讓姐姐幫你
按摩一下,然後再塗上跌打酒。」

  我應道:「好的。」

  若梅按壓了一會,然後從臥鋪前辦公桌的抽屜裡拿來一瓶紅色的藥酒,倒一
些在手掌心,又幫我塗抹上傷處邊抹邊揉,若梅嫩滑的小手在我的後背摸來按去
的,令我好不舒爽,久了便忍不住暗暗的心猿意馬起來。

  若梅就這樣和著藥酒幫我在背部按摩的好一會兒,臥鋪間裡安靜的隻聽到兩
人的呼吸聲,隻不過都越來越粗重了,這時若梅突然問我:「阿翔,你女朋友有
沒有跟你這麼親密過?你會不會怪姐姐佔你的便宜呀?呵呵。」

  我笑道:「若梅姐你真會開玩笑,,不過理論上我還沒有女朋友呢。」

  若梅驚訝道:「哦?真的?憑你的條件會沒有女朋友?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那姐姐豈不是佔了你的便宜?哦呵呵呵!」

  我笑道:「這也算你佔我便宜呀?那我還希望你多佔點。」

  若梅故意用嫩滑的小手在我後背深深的摸了幾道,然後說:「怎麼?難道著
不時姐姐在佔你的便宜嗎?。」

  「既然若梅姐那麼堅持,我就佔佔姐姐你的便宜來抵消吧。」話未說完,我
突然轉過身,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上若梅的胸部,一雙魔爪將她的豪乳抓
了個結結實實的。

  「啊!」若梅驚呼一聲,我的舉動嚇的她有些不知所措,雙手僵在了空中,
從她的表情裡,我看到了驚訝中又夾雜著驚喜和些許期待。既然她沒有反抗,我
便得寸進尺的一把將她團抱而住,將她的雙臂箍在了她身體兩側,然後大嘴覆蓋
上了她豔紅誘人的雙唇。

  直到這時,秦若梅才「嗯……」的失聲驚呼,雙手微微抗拒的推著我胸膛。

  可是她的抗拒實在太微弱了,怎麼能阻擋我暴起的色心,我將她攬得更緊,
用手壓住她的後腦,舌頭更是挑開她的貝齒長驅直入,糾纏她的嫩舌,吸吮她的
香津。若梅的敗勢已經不可挽回,而她也不想挽回,她的雙手已改推拒為迎接,
環抱著我的脖頸與我熱烈的擁吻起來,沒想到她的吻功如此了得,一改剛才四處
閃躲變為主動絞纏,咂吮得我的舌頭都有點微微發疼了,但我卻是爽在其中。

  我們足足激吻了好幾分鍾才緩緩的分開,隻見若梅的雙頰上飛滿了霞紅,連
美目都是水汪汪的,她性感的紅唇也微微的張開著,輕輕的嬌喘。看著面前近在
咫尺的嬌顔,我實在是愛不釋手,我輕輕呼喚道:「若梅姐……若梅姐……」

  聽到我的呼喚,若梅彷彿驚醒一般,雙眼變得清澈起來,隻見她微怒的瞪著
我,斥道:「阿翔,你竟然敢這樣欺負姐姐?」

  我看她明顯是佯怒,因為她的雙臂還摟著我的脖頸沒松開呢,我知道她隻是
臉面有些過不去而已,於是便假裝害怕的向她道歉,說道:「若梅姐,真是對不
起,我是真的忍不住的,你的魅力令我無法抵擋,你怪我的話便狠狠的打我罵我
吧,我吭一聲便不算是男人。」

  若梅聽了我的話,眼神嫵媚得似要滴出水來,她嬌嬌的說:「打你罵你,我
還嫌打疼我的手罵幹我的嗓子呢,你……你要補償你所犯的錯誤。」

  我笑著說:「那好……我就以實際行動來給姐姐賠禮道歉。」我話未說完,
便將她攬住,嘴巴又吻住了她的雙唇,順勢把她壓倒在臥鋪之上。

  若梅隻來得及嬌呼一聲,便被我壓在了身下,我壓著她惹火的嬌軀,嘴上和
她纏綿的熱吻著,雙手則對她上下其手,摸向她性感的身體,時而隔著衣服揉捏
她的大乳房,時而探索她敏感嬌嫩的嬌軀,直將若梅挑逗得嬌喘不已。

  我們兩人糾纏了好一會兒,若梅的身子已經軟得像沒有了骨頭一般,於是我
便空出手去解若梅的上衣,若梅當然不會再抗拒,微擡起身子方便我為她寬衣,
解完若梅的上衣後,我又將她的及膝短裙也除了去,如此一來,若梅渾身上下隻
剩下胸罩內褲和薄絲襪了遮掩著性感誘人的美肉了。

  我離開了若梅柔軟的雙唇,跪坐起來,然後由高處俯視而下,邊欣賞邊讚歎
著胯下的這個性感尤物。若梅確實是個很美麗性感的熟婦,裸露的肌膚細白且富
有彈性,乳大臀肥腰細腿長,姣好的身段無一處不透著強大的誘惑。看著她一雙
豐乳高傲的挺立在胸前,白色的乳罩幾乎都包裹它們不住了,鼓脹鼓脹的豪乳呼
之慾出。

  我「咕嘟」的嚥下口水,忍不住撲了上去,急色的將若梅的乳罩推到奶子的
上方,然後一雙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兩隻彈跳而出的誘人大白兔便揉捏起來,若
梅碩大的乳房讓我的雙手把握不住,我更是愛不釋手的揉捏褻玩著滑嫩的乳肉,
若梅被我揉捏得舒服的嬌哼起來,本就水汪汪的美目更是變得水潤,充滿情慾的
挑逗著我。

  我揉麵團似的不斷大力揉搓玩弄若梅的乳房,還趴下頭用嘴吸吮乳峰頂端豔
紅硬立的蓓蕾,不時的啃咬幾下。直將若梅褻玩得嬌喘不已,我才將目標轉移向
下,我擡起若梅的豐臀,為她除去已經濕潤的粉紅色小內褲,而映入眼簾的是一
個佈滿露珠草叢的水簾洞。若梅的小穴又肥又紅,早已濕得不成樣子,四周濃密
漆黑的陰毛柔順的濕趴在陰唇的兩邊,將豔紅微張的兩片肥大的陰唇凸顯得更明
顯,一汪淫液還自陰唇底部流出,勾得我直吞口水。

  我忍不住用食指和中指分開若梅的兩片陰唇,裡面水汪汪的紅色嫩肉立即顯
現眼前,且佈滿了褶皺,小陰唇頂端勃起的陰核還微微的跳動著。我伸出舌頭重
重的舔弄起若梅淫靡的肉穴,直舔得水聲四起,淫液橫流,若梅隻爽得臀部不斷
緊縮,小穴像魚嘴一般不斷開合,砸吸我的舌頭,連臀肉間暗紅的小屁眼也一張
一縮的,更是勾的我慾火直冒。

  給若梅舔穴了好一會兒,我的嘴唇才離開了若梅的淫穴,一條粘稠的透明汁
液還連在我的舌頭和她的陰唇之間,隻見細絲越拉越長,最後斷落在地。我站到
地闆上,將自己的褲子扒掉隻剩下內褲,腿間碩大的陰莖幾乎要把內褲給頂穿。

  此時若梅正軟癱在臥鋪上,她已是肌膚桃紅面若桃花,渾身佈滿了細密的汗
珠,向兩旁分開的腿間更是泥濘一片,一雙挺立的大乳也隨著她的呼吸嬌喘不斷
的起伏著。

  我看著她笑道:「若梅姐,你能不能過來幫我把內褲給脫了?」

  若梅睜開迷濛的雙眼,吃驚的望著我被內褲包裹著的碩大陰莖,立即眼前一
亮,應道:「嗯,你這小冤家,真是折騰死我了。」

  我壞笑道:「難道若梅姐你不喜歡麼?嗯?」

  若梅起身跪坐到我跟前,嫵媚的白了我一眼,然後伸出雙手抓住我的內褲邊
沿往下一拉,「唰」的一聲,通紅發亮的陰莖一下子彈跳而出,幾乎要刮到若梅
的鼻尖了,鴨蛋大的龜頭兀自在若梅鼻尖跟前搖晃不止,一股男性的熱烈氣息撲
面而至,刺激得若梅滿臉通紅嬌豔,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幾乎要滴出水來了。

  若梅鼻息呼出的熱氣噴在我的龜頭上,癢癢的,我突然故意使壞,將陰莖往
前一送,想嚇一嚇若梅,可哪裡想得到,若梅竟被嚇的張嘴欲嬌呼,而我的龜頭
便順勢頂入了若梅嬌嫩的小嘴巴裡。

  「唔……」若梅的嬌呼聲被入侵者堵在了喉嚨裡,她吃驚的欲往後退,但我
的龜頭被她含的爽得不得了,哪能容她躲掉,於是便用手往她後腦勺一托,反而
令她將陰莖含入了一小節,我的龜頭都刺到她的扁桃體了。

  「哦……」我不由的舒嘆一聲。

  「唔……嗚嗚……」而若梅卻不樂意了,一雙丹鳳眼直朝我瞪,雙手也按住
我的大腿使勁推,頭則用力往後仰,連嘴裡的舌頭也用上了亂頂一氣,想將嘴裡
的龐然大物趕出去,但是她如此非但達不到目的,反而將我刺入她嘴裡的陰莖含
弄得爽歪歪。若梅見擺脫不了我的肉棒,便用眼睛使勁的朝我瞪,還用牙齒輕咬
我的棒身以示威脅。

  我裝作不理解的笑道:「若梅姐,你別再瞪眼睛了,你眼睛的電力已經很足
夠了,什麼?你想說話,哦……?」

  我深知適可而止的道理,而且我也不願唐突了美人,於是便輕輕的抽送幾下
後便將陰莖從美人的嘴裡拔了出來。

  「呼……」若梅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然後又瞪向我,說:「死阿翔,你想憋
死我是吧?看我不懲罰你!」說完便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一隻手握不攏兩隻手
上,將我的陰莖重重捏住,然後得意的看向我。

  既然把柄都落在了美人的手裡了,我忙舉手投降,笑道:「呵呵,若梅姐,
剛才可是你主動張嘴迎接的,就算我有錯,可也有你的一半責任哦。」聽了我的
話,若梅又白了我一眼,然後用牙齒在龜頭上輕咬了一下以示懲罰,但卻爽得我
渾身顫抖了一下。若梅鬆開了我的肉棒,然後雙手後撐在臥鋪上,挺胸收腹的端
坐著,嬌媚的看向我,然後深處嫩舌在紅唇上舔了一圈。

  「啊……」實在是太誘惑啦,我低吼一聲,身子向前一撲將她撲向床上,若
梅也是嬌呼一聲然後被我壓在了身下。我將若梅一雙瑩白的大腿扛起,使她的屁
股懸空至於臥鋪邊上,然後將龜頭湊近她的陰道口,在淫漿遍佈的肉穴上磨蹭了
幾下,使龜頭沾滿了若梅粘稠的淫液,隨即將鴨蛋大的龜頭對準穴口,慢慢往內
擠了進去。

  首先是碩大的龜頭擠開了兩片肥嫩的陰唇,隨後被豔紅的陰唇吞沒了,粗壯
的肉棒慢慢的往陰道內深入,越往內越夾窄,越夾窄我越使勁往裡突。陰道內充
脹的快感使若梅瞪大了雙眼,豔紅的嘴巴張開卻發不出聲音。

  陰莖擠開緊夾的陰壁,往內插入了將近四分之三,我便感覺到龜頭頂到了一
團柔軟的肉球,原來已經頂到了子宮口了,但我仍不罷休,挺臀繼續往前施壓,
直將肉團頂的往後陷,肉球越壓越扁越陷越深,突然的豁然開朗,我感覺到龜頭
刺入了一片軟肉之中,四周圍都是溫熱的肉壁,肉壁上有許多小突起,包裹著龜
頭真是舒爽無比啊。

  若梅想不到我的陰莖竟然深深的頂入了她的子宮,彷彿有些經受不住,嬌軀
微微發顫著,小腿緊夾我的後脖頸,兩眼翻白,小嘴張著「啊啊……」的短促呻
吟著,不知她是難受呢還是爽呢。

  我此時不敢輕舉妄動,便將整根陰莖停留在若梅緊夾的陰道中,享受著陰道
內壁一夾一夾的按摩。我直等到若梅平靜下來之後,才輕輕問道:「若梅姐,你
還好吧?」

  若梅呼出了一口氣,嫵媚的白了我一眼,道:「真是冤家,你那根大家夥都
頂到人家的子宮裡去啦,感覺好奇怪呢。」

  我笑道:「那若梅姐是舒不舒服呢,要是難受的話,我就拔出來好了。」

  若梅好像怕我真的會拔出來,雙腿緊了緊我的後脖頸,說:「不要拔出來,
姐姐其實……其實是舒服死了,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呢。」

  「哦?那我這就讓若梅姐更爽,好嗎?」說著我便身子前傾,將若梅一雙美
腿壓得壓至她胸前,直把她的雙乳壓成了厚厚的圓餅狀,然後我雙手撐住床鋪,
便挺起臀部一起一落的開始了緩緩的活塞運動。

  若梅真是個成熟之極的蜜桃,陰道內的分泌非常豐潤,我借助著陰道內豐富
的淫液,既緩且長的慢慢抽插著,將肉棒拉出隻剩龜頭留在陰道內,然後深深的
盡根而入,直把兩片肥厚的淫唇插得往內深陷,而若梅也爽的閉上了雙眼,性感
的嬌吟從喉嚨深處發出,而每當我龜頭刺入她的子宮內時,她的反應更是激烈,
圓潤的細腰都往上挺得騰空了,陰道內緊夾的力道更是大了好幾分。

  我就這樣慢慢的抽添了五分鍾,而若梅這時已經到了第一波高潮了,隻見她
銀牙緊咬,雙手十指緊扣床單,螓首盡力後仰,胸膛更是不斷的往上挺著,整個
嬌軀都輕微的痙攣起來,陰道內更是持續不斷的用力收緊,一波波滾燙的淫液自
子宮內洶湧而出,燙得我渾身一個激靈。我即可將輕緩的愛憐改為重疾的蹂躪,
粗長碩大的陰莖開始在豔紅的陰道內急速的進出著,直搗得糾纏著陰莖的淫肉陷
入翻出,粘稠滾燙的淫汁也被插得四濺開去,大部分則順著若梅的臀溝流淌在被
單上。

  「啊……啊……阿翔,太激烈了……啊,好舒服,好爽……」我突然的狂野
抽插使若梅也變得狂野起來,嘴裡不斷發出壓印的呻吟聲,隻見她螓首亂搖,秀
發四散,秀美的五官幾乎擠到了一起。

  我怕她壓印不住呻吟聲,若她把持不住越叫越響,那還不得把兩旁車廂內的
乘客都叫醒了,於是我停止狂野的抽插,將若梅的雙腿分開讓她夾在我的腰上,
然後我再俯身與她接吻。若梅的反應異常熱烈,逮住我的舌頭便立刻大力吸吮,
借此來發洩她洶湧而來的快感。

  我又開始了粗野的抽插,而且一直保持飛快的速率不變,如此長時間的激烈
的活塞運動很快又將若梅送上了第二波高潮。若梅雙眼緊閉悶哼一聲,吸吮我的
舌頭的力道突然加大,雙手雙腿似八爪魚一般緊緊的用力絞纏著我,臀部更是大
力往前急湊,陰道以強勁的力量緊夾住我的陰莖,接著她便渾身一陣顫抖,陰道
內又一股熱燙的粘液往外直突,自我們恥部的交接口處噴射而出,使得我們本就
濡濕的胯部更是濕噠噠的一片。

  若梅的這波高潮持續了將近一分多鍾,而且高潮的同時還不斷的承受著我勇
猛的攻擊,真是令她爽到了九霄雲外。

  待她高潮過後,我停止了抽插,若梅此時已經是軟癱一片的仰臥在床上,雙
腿也是無力的垂放在床外,我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輕聲道:「若梅姐,感覺
如何?」

  若梅緩緩睜開迷濛的雙眼,臉上掛著高潮後滿足的微笑,無力道:「阿翔,
姐姐好久沒有這麼舒服過了,真是太激烈太爽了,我都被你搞的散架了。」

  我笑道:「若梅姐,你是爽了,可我還沒射出來呢。」

  「啊……」若梅吃驚的嬌呼一聲,「我都來了兩次了,你還沒射?這……」

  我笑道:「若梅姐,你再忍耐一下,我也快要來了,待會我們一起到高潮,
好嗎?」說著,我將沾滿淫漿的陰莖拔出,讓若梅跪趴在了臥鋪上,桃形的豐滿
臀部正對著我,淫靡的小穴和屁眼也向著我微微張開,上面佈滿了剛才瘋狂所留
下的淫跡。看著若梅可愛的小屁眼,我伸出手指輕碰了它一下,受到刺激的肛門
立即條件反射的緊縮起來,若梅回過頭嬌嗔的瞪了我一眼,道:「你怎麼碰哪裡
啊?」

  我笑笑未語,雙手將面前豐滿的臀部捧住,然後向兩邊掰開,使得淫穴和肛
門都淫蕩的打開了一個小口,可直視裡面的嫩肉。我將龜頭湊到淫液氾濫的肉穴
前,對準之後便一下子捅了進去,瞬間便盡根而入。

  「喔……」若梅仰起頭短促的呻吟了一聲。

  我調整好姿勢,隨即開始又一輪狂風暴雨般的抽插,不給若梅任何的緩衝時
間,直接的肉貼肉的肉搏戰,我的胯部撞擊在若梅豐滿的臀部上,使若梅豐滿的
臀肉滾起了蕩蕩的波紋,「啪啪」作響。如此激烈的抽插,更是在若梅兩次高潮
剛過後,不禁使若梅high到了極點,若梅實在興奮得難以自制,便抓起床上
的被縟用嘴巴咬住,將自己的淫叫聲堵在嘴裡。我看已無後顧之憂,便更加放肆
的玩弄起若梅淫蕩成熟的性感嬌軀。

  我突然的用食指擠入若梅不斷開合的肛門之內,硬突進去了一個指節,若梅
立即渾身崩硬,陰道和肛門同時夾得緊緊的,肛門處的括約肌更是施展起強力的
收縮企圖阻止我的手指入侵,但是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最終還是被我將整根食指
給擠入了肛門之內,若梅前後兩洞同時的大力收緊,與高潮時的力道不相上下,
我被夾得大呼爽快,當即運起手指配合陰莖一起大開大合的操弄起若梅前後的兩
個洞洞。

  「唔……嗚嗚……」別樣的刺激爽得若梅渾身顫抖,喉嚨底更是發出母獸般
的吼聲,若不是有被縟抵擋住聲波,怕是前後好幾節車廂的旅客都要被驚醒了。

  強烈的快感慢慢在我體內積聚著,爽到後來我幹脆趴伏到若梅的背上,雙手
前探握住一對鍾乳便大力揉搓擠捏,陰莖也以最強勁的速度及力量衝擊若梅的蜜
穴。不一會兒,我感覺積聚的快感就要爆發了,而若梅也是高潮即將來臨,我便
繼續勇猛無比的狂野衝刺,記記重搗都將若梅趴在床鋪上的身子頂的向前衝去。

  又抽插了幾十下,若梅先到了高潮,她渾身緊繃陰部猛夾,手指腳趾都有力
的向內蜷縮起來,強烈的迎來了自己的第三波高潮,丟的天昏地暗,忘乎所以。

  蜜穴內,滾燙的淫汁潮水般席捲我的陰莖,燙得我的陰莖也是連連跳動,我
亦到了臨界點了,便再重重的深插了幾下,然後胯部緊緊抵住若梅的豐臀,將陰
莖深深刺入,龜頭更是深突到子宮底端,便欲將滾濃的陽精激射出。

  而就在我欲射未射的一刻,意外突生,突聽側面傳來「啊」的一聲驚呼,聲
音雖小,但卻將我的一泡熱精硬生生驚縮了回去。

  我側頭看去,原本已緊閉的房門竟被人從外面打開了,而門外竟立著一個二
十出頭的姑娘,身上穿著藍黑色的制服,與正軟癱在我胯下的若梅之前所穿的相
同,明顯也是列車上的工作人員。

  而此時她的雙手正掩蓋在自己的嘴巴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吃驚的看著我們,
而我也吃驚的看著她……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