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 蜜穴旅行

藍色的天空萬犁無雲,碧綠的海水,鏡平無波。

  細沙,白屋,清風、綠葉、教堂、神殿。這是嘉嘉夢寐以求的地方,也就是
寧靜美麗的愛琴海。想不到今日她可以倚著自已深愛男人的肩肩,一起到希臘來。

  領隊向其他團員宣佈:「我們這一團有三對新婚夫婦,趁今次蜜月旅行,我
代表公司送上一束鮮花,祝福每一對新人。」大家都在拍掌,嘉嘉也甜蜜地吻了
丈夫馬田一下,說道:「從今日開始,我就叫你做老公仔,好不好呀?」馬田笑
著說道:「好,我就叫你做老婆仔啦!」「不好,你不準跟人家的口水尾這樣說!」
「好,那就叫漂亮老婆、怎麼樣?」「我真的好漂亮嗎?」「今晚上床後才知道,
可能會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哩!」馬田在嘉嘉耳邊說。

  「去你的,壞人淨會說壞話?」嘉嘉輕輕打了他一下。

  他們昨天才擺了結婚喜酒,馬田喝得爛醉、還沒有過新娘子最美的部份、最
誘人的器官。

  導遊小姐不停地介紹沿途的名勝風光,然後,旅遊車停在酒店門口。

  「王先生,這一間蜜月套房鎖匙給你,祝新婚愉快l,」領隊對他微笑,單
眼看了他下體一下,彷彿叫他快點回房做愛似的。

  上電梯時、另一個女團員對嘉嘉說:「恭喜你們,可以來這麼浪漫的地方渡
蜜月。」嘉嘉說道:「他不來,我可不肯嫁給他哩!喂,你住那一間房呢?」女
團員道:「我住三零一,你呢?」嘉嘉道:「真巧,就在你隔壁。」女團員與他
們互相自我介紹、她叫美莉,一個人來。

  走進了房間,嘉嘉馬上把門關上、對馬田道:「抱我上床。」「你這麼快就
想住做愛,你好壞呀!」「你系我老公仔,同你做愛算什麼壞嘛!」「領隊說十
五分鍾後在大堂集合,這麼短時間怎麼夠呀?」「那你可以持續多長時間呢?」
「由三分鍾到三個鍾都行,我是超人嘛!」「好,我要來個十五分鍾套餐,快點
啦!」「十五分鍾就沒有愛撫了,有接吻哩!」「好啦、上來嘛!」嘉嘉睜大眼
看看馬田。

  馬田真想不到嘉嘉竟然如此大膽,如此主動,末婚前嘉嘉已經無數次要跟他
上床,但是馬田堅拒不肯,一定要留在婚後。馬田一邊與嘉嘉對望,一邊抓著他
的手到自己乳房去,然後、自己脫去褲子。

  「從這秒鍾開始、你已經被我催眠。」嘉嘉一邊說、一邊替馬田脫去衫褲。

  「人家催眠用陀錶,我用這個。」嘉嘉托起自己雙乳、移到距離馬田雙眼半
尺處。見她雙手各捧著一個乳頭、有節拍地向乳溝壓一下,放一下,壓一下,放
一下。

  馬田看得眼花撩亂,平時,嘉嘉都經常用雙乳去引誘他、但他總是目不邪視,
常掛在口邊的一句,「子曰:

  非禮勿視。」氣得嘉嘉死去活來。

  今日不同了,她已經明正言順地做了馬田的妻子,她已經有了打算:「平日
你成碌木似的扮正人君子,今日我就要玩到你盡,看你怎麼樣!」嘉嘉一直將自
己身體升高、初時是雙乳對準馬田雙眼,跟看是肚臍。下陰。嘉嘉的恥毛並不濃
密、但都細如絲、軟如綿,恥毛在馬田鼻樑擦過,一下、兩下,三下。馬田聞到
一陣香味。那不是花香,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檀香之類、是女人特殊的體味,是
下陰醉人的氣息、是處女特有的芬芳。

  馬田醉了、而首先醉倒的便是那有三寸左右的小夥子。小夥子躲在褲管之中,
平時最大的樂趣是跟五姑娘玩樂,五姑娘稱他做鼻涕蟲,因為每次玩完時他都鼻
涕長流。

  這一回,進入褲管找小夥子的是另一位五姑娘,這位五姑娘也是有五隻指頭、
指頭卻比往常矮小兩倍有多、原來是嘉嘉把鞋踢去,將右腳伸入馬田褲管之內、
用腳趾與小夥子玩捉迷藏。

  小夥子平時纖弱無力,一見到五姑娘,便似吃了大力水手的大力菠菜般舉起
手臂,進入了戰鬥狀態。嘉嘉的趾頭到了龜頭,兩個頭便吻起來、龜頭對趾頭,
只雙跳一輪華爾滋之後,漸漸地變成了貼面舞,然後,舞步開始混亂、瘋狂,是
百分百的狂舞。

  馬田開始伸出他的舌頭,去嘉嘉嘉嘉外陰的一片小紅唇,舌頭一到唇邊,嘉
嘉身體像觸了電般震了一震。

  就在此時,電話鈴聲響起了。

  「不要聽。」嘉嘉道:「一定是領隊催我們下去。」馬田道:「不要理他。」
「怎麼可以呢?我們是來旅行的嘛!旅行當然要出去玩呀!」「我們是來渡蜜月
的,渡蜜月就要上床玩嘛!」「不要啦!今晚才玩啦!」「你試試去聽電話!我
生氣的!」嘉嘉堅決地說。

  馬田沒有理會嘉嘉的不滿,提起電話,嘉嘉氣得臉也紅了、她提起腳用力踩
了他一下,馬田痛得把電話也丟到地上、雙手抱住自己的子孫根大叫。

  電話筒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王先生、王先生、你怎麼啦!你應我啦!」
嘉嘉拿起電話筒,應道:「有事嗎?我們就下去了。」他們一先一後到了大堂,
大家見到馬田狼狽的樣子、都知道他們在房中搞甚麼了。領隊在他耳邊說:「王
先生,你沒有拉褲鏈呀」。

  馬田馬上轉身,右手按看褲頭,左手便向上拉,誰知擡頭一看,他嚇了一跳,
原來剛好一個女團員在他面前看看他。

  馬田呆住了,並不是因為他的的行為,而是這個女孩子實在太美了,美得像
仙女下凡,像舞台上的女歌星,像日本三級女星、像香港小姐。總之,太美了、
美得他的小東西馬上擡了頭。

  這位美人兒對他笑了一聲:「嘻!」馬田顯得慌張,口吃吃地說:「對不起
啊!真對不起了,你貴姓呀?」「我叫,嘻嘻!不告訴你。」美人兒對馬田一笑
便掉頭走了。

  馬田回到太太身邊,嘉嘉一手把他推開道:「王先生,我不認識得你了,你
有你去找女人,我有我找男人啦!」馬田氣憤地說:「你講什麼呀!小氣到死。」
兩人都動了真氣,各有各上了旅遊車,分便坐到兩個窗口位置。一團四十五人、
剛好坐滿一架旅遊巴士。馬田旁邊空了一個坐位,最後上車的竟然是那個動人的
美人兒,她別無選擇,有坐在馬田身邊。

  「是你呀,你太太呢!」「她?我們就要離婚啦?」「怎麼那樣化學呀!剛
剛蜜月就說要離婚?」他們一直交談了十多分鍾、導遊講甚麼都聽不進耳朵裡。

  「你怎麼一個人來旅行呀!不怕悶嗎?」馬田問。

  「悶?是好悶哦!今晚如果有時間、你來找我吧!」美人兒寫了一張字條給
他,上面寫著:「三零七,倩兒,今晚等你。」馬田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他
把紙條收在衫袋裡面,心裡卜卜地跳。

  在巴特龍神殿遺蹟上,馬田見到嘉嘉正與另一團友美莉在談天。美莉的身段
十分迷人、身材高挑、與嘉嘉站在一起、嘉嘉便顯得嬌小玲瓏了。馬田跑上前去,
拖著嘉嘉的手,嘉嘉卻將他推開,說道:「別我,走開!」美莉左手拖著嘉嘉、
右手抓著馬田的手,把它搭在嘉嘉手上,說道:「王先生,對女人要討好嘛!嘉
嘉、渡蜜月玩得開心點啦!」馬田感覺美莉的手又軟又滑、幾乎捨不得放手。嘉
嘉與馬田本來就不過是耍花槍而已,現在有第三者調解、兩人便即時擁在一起,
嘉嘉一腳踩在馬田鞋尖上,馬田在她耳邊說:「讓老婆踩,好舒服呀!」嘉嘉也
笑了。

  女人就是那麼簡單,要討好她,要花言巧語讚一句就夠了。

  這一夜,他們回到房間,嘉嘉說:「我們開始做愛、直到電話響為止便停。」
她是故意諷刺一番,言詞尖刻。馬田把電話拿起,放在一邊,說道:「今晚要讓
老婆舒舒服服,電話一概不聽了。」嘉嘉說:「我們一齊去衝涼吧!」馬田說:
「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一切都聽你的。」兩人脫去衣服,便進了浴室,嘉嘉一
頭長長秀髮,背後看,倒有幾分似楊彩妮。

  馬田拿起花,將水淋濕她的秀髮,水一直向下流,流到乳房處,便分成無數
支流向下流。乳尖是一片粉紅晶透的紅暈,馬田伸手去摸,用兩隻指頭夾看乳暈,
輕輕地搓捏著。

  「這樣舒服嗎?」馬田問。

  「舒服,但還不夠舒服,你的手指頭太粗糙了。」「那什麼比較幼滑呢?」
「你那棒棒咯!」馬田與嘉嘉對望一笑,便蹲下身,伸出舌頭,用舌尖舔看這對
紅葡萄。

  「是甚麼味道?」「好甜、好香。好正,好想吞她落肚。」「哎呀!你咬得
我好痛呀!」「你可以報仇、也咬我呀!」「你又沒有胸、咬什麼呀!」「你可
以咬我下邊那條雪條棍呀!」「你肯讓我咬嗎?以前就當自己有寶似的,摸一下
都不行,現在輪到你求我啦!」「哦,不要玩我啦!我求你啦,好老婆、求你幫
老公仔食雪條啦!」嘉嘉取過花,便射向馬田的雪條棍。

  「我先射到它脹卜卜才吃它。」「不必啦!你一吃它就脹啦!快點啦!」「
也好!見你咬我對奶咬得咐落力。」嘉嘉跪下來,馬田從上向下望,見到她一對
乳房、被他咬得半紅半腫、也不禁憐借起來。見嘉嘉舌頭在雪條棍周圍遊呀遊呀!
舔著舔著,看得馬田心如鹿撞。

  馬田道:「舔龜頭呀!」「龜頭那麼汙糟,你洱過尿哦!」「人家不止舔龜
頭,連男人的尿都飲了哩!」「人家?那個呀?」「人家啦!我見過色情書和三
級帶都有這一招啦!」「哼!我還以為你是正人君子,擔屎不偷食,原來是假正
經,偷偷地偷看那些。」含了一會、馬田便把水喉關了,濕著身子、把嘉嘉抱到
床上。

  「我們玩六九、好不好呀!」嘉嘉道。

  「好!看誰的舌頭利害!」馬田道。

  「對,看那一個先今對方射精就算贏。」「你又不是男人,射什麼精呀!」
「男人有陽精、女人也有陰精嘛!」他們一邊講,一邊行動,互相舐吸對方器官,
馬田首先感覺高潮的來臨、嘉嘉亦感覺到馬田的身體在抖動,便馬上把雪條拔出
來。

  「不要射出來,我們還沒有做愛哩!」嘉嘉好焦急地說。

  但馬田已經到達不隨意階段,一切反應、都不能自我作主,不能控制。

  「不行呀、要射啦」馬田用力按看嘉嘉的頭,重新將龜頭塞入嘉嘉口中。

  「你要射、都不必一定射入我口裡面嘛!」「我要、我一定要你吃我和你的
第一滴精液!」「你真壞、我不吃又怎樣呀!」「我求你啦!證明一下,你真的
好愛我,行不行呢?」「不要!那麼汙糟!」「吃啦,等一陣我也吃你的陰精啦!」
話沒說完,他的臀部向前推進、有節拍地一下又一下地搖著。嘉嘉已經感覺到像
有一些熱忌廉似的東西噴進來似的、噴入了她的口中。那些忌廉並無鮮果氣味、
卻是男人牽動女人心田的特殊味道。嘉嘉本來想一手把他推開、但她感覺到馬田
強而有力的嘌吸聲、喘氣聲,她知道這個時候男人最需要的是女人的支持,無論
肉體上,精神上都是。她沒有推開這只戰鬥中的雄獅、相反地、她用嘴唇含得更
實、用舌頭頂得龜頭更用力。

精液全部射進了她口裡,馬田在最後一擊時,不禁高喊了出聲,然後不停地
喘氣。

  嘉嘉感覺到威猛的雌獅漸漸沈睡了,獅頭垂低,再垂低。她想起了佛羅倫斯
那隻垂死的獅子。馬田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嘉嘉拍一拍他的身體說:「你不理
我嗎?我還未有高潮哩!」「我好累,我休息一下再來,好不好呢?」嘉嘉坐在
床邊,等了十五分鍾,馬田已經嘌嘌入睡了、她知道馬田一定會睡到天明了。於
是、她開始尋求自我滿足的方法,並用手抹去即將滴下來的眼淚。

  她拿起電話、便用電話筒兩端分別壓看自己的雙乳,然後扭呀轉呀、讓電話
筒磨擦雙乳。這是她在香港常玩的遊戲,打電話給馬田,要馬田大聲不停講話、
甚至要他在電話中唱一首歌、然後、將電話筒貼緊下陰、讓馬田雄壯的聲浪震動
陰核、那種感受是多麼的奇妙!多麼的刺激!好幾次她都得到了高潮。

  今晚,馬田在自己身邊、卻反而無法滿足到她、她拿起電話,不知要打電話
給誰?漫無目的地、便撥到隔籬房間三零一房。

  三零一號房是團友美莉的房問,聽電話的正是美莉。

  「誰呀?」「嘉嘉呀,你睡覺了嗎?」「沒這麼早,怎麼啦!新婚蜜月、你
應該給丈夫抱在床上,做人間最美好的事呀!怎麼有時間打電話給我呀!」「他、
他睡了。」「這麼早就睡?真是冷落嬌妻咯!」「我想找人傾談,你怎樣,肯不
肯陪我呢?」「你來我房,我等你。」美莉猶像了一會,答道。

  嘉嘉放下電話,披上一件長睡袍,赤著雙腳便敲愛美莉房門。開門的並不是
美莉,而是另一個女團員小倩。

  嘉嘉見到小倩,心裡便不舒服,她還記得日間馬田與小倩坐在一起時有講有
笑的情景。

  「你找美莉嗎?她在裡面、進來啦!」「你們住同一間房嗎?」不是的、我
住三零七、過來找美莉坐坐。」「你們一早就認識嗎?」「不是的,剛剛才相識
的嘛!」嘉嘉入房後,見到美莉,登時嚇了一大跳、見美莉俯臥在床上,全身赤
裸。

  「你們,你們……」嘉嘉欲言又止。

  「美莉想找人按摩一下,我本來就是職業按摩師,在日本學了兩年、好好功
夫的。」「那、那我先出去,不阻住你們。嘉嘉覺得自己身份極之尷尬,也感覺
到她們兩人的關係有點不尋常。

  「嘉嘉、你不是好悶嗎?坐下來傾幾句啦、小倩真的是按摩師傅,她同我按
摩兩個鍾,我給五百!」小倩身穿一套連動緊身服裝、問道:「想不想踩背呀!」
「好、踩背,不過、不要太大力。」小倩站上床,便用雙腳輪流踩美莉的背部與
臀部、當腳掌到達美莉股溝時、她用五隻腳趾頭不停地抓她的屁股溝。

  美莉顯然有點不自然、她開始扭動腰肢,她終於忍不住這種挑逗,說道:「
夠了,換一個位置啦!」「你覺得好舒服嗎?」「是的!但好好難頂呀!」「再
忍一陣就會更舒服、」小倩的腳趾來回地掃著美莉的雙股、又用腳底用力按她的
尾龍骨,再用腳趾公在肛門周圍旋轉。

  「長得頂不住啦!換位啦!」美莉道。

  小倩停了腳、面對嘉嘉說:「這一招好受用的、我教你啦!你上床、我教你
怎樣用一對腳按摩到讓人舒舒服服。」嘉嘉顯得很難為惰、搖頭說:「不要啦!
我想我都不需要學啦!」「傻女人、學來服侍我嗎?學來服侍你老公嘛!」美莉
道。

  「馬田?」「你想不想抓緊男人的心,令他貼貼服服呢?」美莉問道。

  「用腳趾挑逗男人!我都識的!」嘉嘉有點不忿氣。

  小倩笑笑口對嘉嘉道:「每個人都識得行路、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奧
運?」嘉嘉似有點猶豫、她不能接受用自己的身體去服侍另一個女人。美莉見她
一片茫然的目光,便對她笑著說道:「不如你躺在我旁邊,一齊試一試小倩的手
勢啦!」小倩已經下床、她幫嘉嘉脫衣服,並且意圖將她最後一條底褲及胸罩也
脫去。

  「你做什麼呀!」嘉嘉按著自己身體。

  「幫你脫衣服嘛!你就好似美莉那樣趴在床上咯!」「我、我自己來吧!。」
嘉嘉趴在美莉身邊,她的肌膚與愛美莉相,感覺有如觸電般。小倩坐在嘉嘉屁股
上,然後開始用手推磨她的背肌。

  「搽點油會更舒服的。」小倩邊說邊替她搽油。嘉嘉感覺到小倩雙手向下移,
身體也向後滑,最後小倩坐在她小腿之上、雙手在按摩她雙股。

  「手指比腳趾靈活,但沒有用腳趾那麼舒服。」小倩道。

  「為什麼呢?」「因為腳趾大力一點兒咯、腳根。腳掌。腳趾力度有差別,
接觸面都不同。」此時,小倩的手指分成兩路、左手伸到愛美莉股溝之中,右手
則留給嘉嘉。她雙手都塗了油、然後,十隻指頭,像彈鋼琴一樣,兩個股溝有若
兩個鍵盤,見她有時左手用力,右手輕彈、有時又左右手掉轉,一鞭彈,一近哼
起樂章起來。

  「你哼什麼?」「系貝多芬第九交響樂,這一招綱琴按摩法是我想出來的哦,
好不好呢?」嘉嘉感覺她的指頭時不時會插入自己肛門裡面,但由於她手指已經
塗油,插入時十分暢順,並無痛楚感覺。

  一輪按摩之後,美莉說:「真舒服,我都說過啦!按摩不是男人才懂享受的
嘛!」小倩道:「男人要求好多的!大多數都要人體按摩。」嘉嘉問道:「你有
同男人做過嗎?」小倩道:「做過,男女老幼都做過,我是職業按摩師嘛!」美
莉道:「不如你同我們做人體按摩吧!」小倩說道:「好、讓你們試一試,我先
用乳房幫你們按摩。」嘉嘉道:「用乳房來磨,不太好吧!」「傻女人,你老公
到外面可能不用乳房哩!屁股啦,下陰啦,嘴唇啦,什麼器官都用過啦!」「馬
田不會的,他好木獨的,擔屎都不會偷吃。」美莉已經閉上眼睛,整個背肌享受
著小倩雙乳的推磨,然後小倩的乳房移到嘉嘉身體上,在她膊頭搓了一陣,便一
直往下移。當小倩雙乳與她雙乳相時,她感覺下身發癢。小倩將身體俯身向下,
她的乳房像兩個熟透了的木瓜,向下垂低,兩粒乳蒂像兩滴甘露一樣,欲滴未滴,
小倩抱看右邊乳房,便把它擠進嘉嘉股溝去,並對她說:「這一招是大贈送的,
並不是每個人我都肯做的,今晚就讓你享受一下,也好給點意見。」乳蒂由尾龍
骨一直向屁眼進發,一來一回之後、小倩便用油塗滿兩邊乳房,再重覆這個動作。
美莉道:「怎麼啦!掛住嘉嘉,不記得我嗎?」小倩笑著說道:「你等多一陣,
我這一招一定要連續按摩,中途停下來就去不到最高境界。」美莉笑著說道:「
最高境界!你當成是做愛嗎?」小倩道:「並不一定要男女正常交合才可以進入
最高境界呀!」嘉嘉感覺到小倩的乳蒂一直塞入自己屁股之內,並旦在裡面旋轉
磨擦,磨了一段時間,她便坐了起來。小倩道:「可以轉身啦!」嘉嘉好似受了
催眠一樣、很自然地轉了身、她雙乳初時壓在床上,現在朝向天,像一對穿在皮
靴裡很久的雙腳,一旦脫了靴時,便歡天喜地般嘌吸新鮮空氣。

  乳暈被壓得很紅、乳蒂卻凸得很高,仿如兩座雪山染了白色,山頂掛著一支
國旗。小倩竟然毫不客氣地用雙手按摩她乳房,說道:「真可憐,壓了這麼久,
都壓扁了。」嘉嘉並無反抗、因為她感覺無比的舒暢,她與小倩四目交投、嘉嘉
突然發現她很像女星吳倩蓮,於是衝口說道:「你是吳倩蓮,是嗎?」小倩說道:
「個個都說我似她,你就當我是吳倩蓮咯!由大明星服侍你,你應該好滿意啦!」
小倩用自己乳蒂對正嘉嘉的乳蒂,讓它們互相交談,互相認識,互相接吻。嘉嘉
感覺慾火一直在燒、她也伸出手來,撫摸小倩的乳房。小倩挪動身體,讓她的乳
蒂一直圍住嘉嘉乳房轉圈,轉十來個圈便搽一次油、一直轉了百來二百個圈。

  「舒服不舒服呢?你老公就不合懂得這樣服侍你吧!是不是呢?」小倩道。

  「他呀!他知道睡覺。」「你合上眼睛,等我再來一招令你好陶醉的。」小
倩道。

  嘉嘉閉上雙眼、期望著更上一層樓。她感覺到小倩的乳房一直磨、一直向下
移,移到她的腰、她的肚、她的下陰。

  「你的毛好滑啊!用那一種護毛素呢?介紹給我呀!」小情問。

  「護毛素?沒有哇!天生就就是這樣啦!」嘉嘉說道。

  小倩的乳蒂與嘉嘉陰核互磨了一陣,便開始進入她的陰道。

  「啊!入多一點點行不行呢?」嘉嘉開始不能自控了。

  「乳蒂太小了,得這麼啦,如果你需要多一點,可以用手指、亦可以用腳趾。
你想我用什麼呢?」「手指吧!我要插深一點、插入一點!」「好!用手指。」
小倩正在將手指移到嘉嘉雙股時,美莉道:「手指嘛!她老公都會啦!留給她老
公玩這招、你說過你的腳趾好利害,用腳趾啦!」小情望住嘉嘉、見她並沒有反
對,便將油塗上十隻腳趾頭之上。這一回、她可以同時照顧到美莉及嘉嘉了、美
莉屁股向上、嘉嘉雙乳向上,兩人一反一正、小倩左邊踩住美莉的雙股、左腳腳
掌便輕磨嘉嘉下陰。嘉嘉本來已經到了高潮邊緣了,所以,下陰被小倩腳掌搓了
幾下、她便忍不住,雙手抱看自己雙乳,為自己撫摸。

  然後、小倩將腳掌橫放在嘉嘉下陰上,便用另一隻腳去玩弄愛美莉臀部。如
是者交替玩弄,所不同者,右腳腳趾是進入嘉嘉下陰內、而左腳腳趾則是進入美
莉屁股之內。她的腳趾肉特別豐厚,食趾也特別細長、腳趾公及食趾互相配合著,
輪流插入、或者夾著她的恥毛、推一下、挖一下、嘉嘉興奮得叫床了。

  她的叫床、是完完全全出自生理的需要,彷彿若不叫出來、便會有一把火要
燒破自巳喉嚨似的。

  小倩也說道:「叫啦!大聲叫吧!你越叫得大聲我就越落力。」美莉見嘉嘉
如此陶醉,竟然反轉身來、在她耳邊說:「嘉嘉,我也來幫你好嗎?」嘉嘉巳經
失去常性,她迷迷糊糊地說話,也不知是否知道自巳在說些甚麼。

  「好啊!幫我、你插我。插我啊!」嘉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她一會兒
大叫,一會兒輕吟,她叫道:「吻我,我要接吻。」美莉抱住她,舌頭便吐入她
口中。此時,小倩已經不再是一個按摩師的腳色了,她也抱看愛美莉的身體、用
舌頭逐寸逐寸地舔食。嘉嘉發狂般與她們熱吻,她甚至把舌頭輪流伸入小倩與愛
美莉的陰部。

這時的床上,就似一張春宮圖畫一樣、三個絕色佳人、在表演著不同的姿式。
相信如果被任何男人見到都會動心、任何男人見到都會陶醉。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三個女人都得到了高潮,然後、嘉嘉悄悄地回到自己
的房間睡覺。

  第二天,旅行團到愛琴海上美麗的小島遊覽,島上風和日麗,每個團友都穿
著簡便的服裝。小倩穿了一條短褲,露出修長雪白的玉腿,馬田望了一望便似犯
了罪般把眼移開。他可以控制自己隻眼移開不看,但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小鴨子不
脹大,小鴨子把短褲前端頂起,今他十分尷尬、嘉嘉見到、用拳頭用力把他一捶,
問道:「是那一個令你勃起的,快講!」馬田道:「沒有呀!」嘉嘉道:「你死
啦!剛剛和你結婚,你就想住其他女人。」馬田人急智生,砌詞道:「我想起昨
晚你幫我吹那個時的情景嘛!」嘉嘉踩他一下,對他一笑,便進入一間紀念品店
選購東西。女人就是如此輕信謊言的動物。馬田沒有跟著她進去,他趁這個機會,
多看了小倩幾眼,小倩走到他跟前,悄悄地對他說:「王先生、昨晚為什麼不找
我呀。」馬田道:「我。我要陪老婆嘛!」小倩道:「是嗎?今晚怎樣呀?半夜
十二點,我等你。」小倩做了個鬼馬的眼色。馬田沒有答她,他見到小倩一對胸
脯似在對他說話,一對棕色的乳尖若隱若現,就如會說話似的。

  小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她把太陽眼鏡脫下,掛在胸前、讓外衣墮得更低,
酥胸露出更多,再輕輕地在他身邊說:「你試過人體按摩嗎?」馬田知道再停在
這裡,一定經不起她的引誘,於是他掉頭就走,回到老婆身邊。

  這一晚、馬田心中十分矛盾,他明知小倩是個風塵女子,但又很想一試這一
塊鮮嫩的天鵝肉。

  他開始部署一切,一入房便抱著肚子喊肚痛。嘉嘉不虞有詐、便扶他上床休
息,當然,一切性事停止一日。

  半夜十二點,馬田偷偷爬起床,走進小倩房間。

  小倩沒有把門鎖上,自已躺在床上,見到馬田進來,便笑著對他說:「我知
你一定會來的。」「廢話少講,你收多少錢一個晚上。」「真爽快,看你玩什麼
啦!介紹你玩SM吧!好刺激哦!」馬田從未玩過SM,但他從報章,雜誌、影
片中得知SM的刺激,都一直未有機會一試,於是問道:「玩SM多少錢?」「
你虐待我呢就六千,我虐待你就三千。」馬田一口答應,說道:「好,試試你虐
待我吧!」「你不怕嗎?我會當你系一隻狗,一隻豬,或者一隻馬,而我就是你
的主人。」「我不怕,能夠讓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主人虐待,我受任何痛苦都甘心
的。」「真的不後悔嗎?」馬田好肯定地點了點頭。小倩對他一笑,就拉開蓋在
自己身上的冷氣被。馬田的眼前一亮,原來小倩是赤著身子、一絲不掛地躺在床
上。

  她走到行李箱旁邊,拿了一條黑皮鞭及一條黑色魚網絲襪出來,再走到馬田
身邊,替他脫去衣服。馬田露出那半硬半軟、得兩寸多的東西,小倩吃吃地笑道:
「你還未發育好哩!你有什麼資格結婚呀!」然後,小倩將絲襪丟在地下,對馬
田道:「幫我穿絲襪,不準用手,要用口,好像小狗一樣。」馬田跪在地下,絲
襪就放在小倩雙腳旁邊。他見到小倩白淨的腳背與及凹凸分明的腳跟,即時便有
一股熱氣向他下體積聚。他伸出一隻手去摸這對滑溜無比的雙腳,由腳肚一直向
下模。小倩嚴厲地對他說:「不準放肆,我命令你立刻放手。」馬田情慾高漲,
當然不聽她的命令,他不沒有放手,還雙手捧住小倩其中一隻腳掌,然後俯身下
去,用嘴唇去吻。

  小倩道:「你不聽話我就踩死你。」她把腳一拉,然後用力踩住馬田的手指,
馬田越想縮手、她便踩得越實。

  「怎麼樣呀!還敢不敢不聽我的話呀?」小倩說。

  「主人,我不敢啦!求你腳下留情吧!」馬田哀求道。

  小倩把腳兒擱置在馬田肩上,說道:「幫我穿絲襪啦!」馬田用口為小倩穿
者絲襪,當他鼻於到小倩趾隙時,他便借意停留,輕輕地用鼻尖磨擦她幼長雪白
的玉趾。有時,他甚至會將舌頭伸出來,輕舔小倩的腳趾頭。

  小倩對他並不客氣、稍不順意,便揮動皮鞭打他,皮鞭在馬田身上此起彼落,
他都因此而更加衝動,興當小倩穿上黑色魚網絲襪之後,她便對馬田說:「我們
玩鬥牛,你做牛、我做鬥牛勇士。」她用一個布袋套上馬田的頭,再在他頸部用
繩綁好,自己就拿了一條浴巾,加上一支小電筒,便開始鬥牛遊戲。

  馬田被套了黑布袋,甚麼也看不見,他在地上亂爬。小倩有時會用電筒照他,
讓他辨別方向。馬田見到電筒光線,就似狂牛見到紅布一樣,發狂的向前衝。

  他們玩的時候,在另一方面,馬田的妻子嘉嘉都在此時因為發了一個惡夢而
醒了。嘉嘉見馬田不在自己身邊、覺得很奇怪,便打開房門,到外面去找。

  當她步過美莉的房問時,內心便有一股莫明的衝動。她輕輕撫摸自己雙乳,
禁不住內心情慾的驅策,便輕敲房門。

  美莉開了門,把她帶了入房,說道:「怎麼啦!你老公又冷落嬌妻嗎?」嘉
嘉哭了,撲進美莉的懷裡,哭訴道:「我好想要啊!你可以再幫我嗎?」美莉輕
輕拍打嘉嘉肩膊說道:「傻女人,當然可以啦,你等一等,我把小倩也叫過來。
三個人一起玩,更有趣。」嘉嘉已經急不及待地將美莉的睡袍半脫,輕輕地把弄
著她的乳頭。美莉在電話中講了好一會兒,便對嘉嘉說:「你想不想玩一個更刺
激的遊戲!」「什麼遊戲呀!」「我帶你過去小倩那裡,那兒有一個男人,他好
喜歡女人虐待的,你可以打他、鞭他、踢他。騎他,總之什麼都可以。」「我怕!」
「不用怕,我也同你一齊玩呀!你先吞一粒藥丸壯壯膽吧!」嘉嘉將愛美莉手中
的迷幻藥丸吞下,便跟她走了。入到小倩房中,見小倩還在用浴巾作鬥牛的動作,
小倩見她們進來,便說:「你們過來幫手,這隻牛太笨了,功作好慢,都不好玩,
快幫我打他幾鞭。」美莉接過皮鞭,便狠狠地打在馬田身上,馬田身子一痛,果
然生龍活虎起來,就像一隻受了傷的公牛,橫衝直撞。

  美莉把皮鞭交給了嘉嘉,嘉嘉從未玩過這種遊戲,但她剛才吃的一粒藥丸,
今她神智開始不清,人飄飄然像飛在半空中似的,她拿了皮鞭,也用力打在馬田
身上,一點也不留情。

  馬田瘋狂起來了,他不斷撞,並企圖去抓打他的人,終於他抓到嘉嘉雙腳。
他抱著嘉嘉一隻腳,便瘋狂地撫摸,無論嘉嘉如何反抗,也無法將他掙脫。

  小倩見到,便說:「暫停!我們玩另一個遊戲。現在我們這裡有三個美女,
你就輪流用手去換我們身體,摸乳房啦,摸腰啦,摸雙腿啦、摸下陰啦!摸屁股
啦!然後再逐一比較,看看那個最高分。記住,我系A小姐,第二個系B小姐,
第三個系C小姐,我問你,你就告訴我知道那一個最好、明白不明白?」小倩用
腳踢一踢馬田的頭。

  馬田點了點頭、他蒙了黑布裝,甚麼也看不見,首先模一摸A小姐的胸,覺
得結結實實,圓渾好肉。再摸B小姐,再摸C小姐,這個乳房比A小姐小,比B
小姐大,圓渾兼有彈力,實在是乳房之中的極品。他品嚐一番之後,便舉起拇指,
示意C小姐第一。

  如是者,再撫摸下陰,三位小姐的陰毛分別被馬田來來回回地撫摸著、他甚
至比較她們的陰唇,再將手指分別插入三位小姐的下陰內。結果,又是C小姐勝
出,再下來是撫摸她們的屁股,撫摸腳掌,全部都是C小姐勝出。

  馬田當然不知道C小姐便是自己老婆嘉嘉,嘉嘉也不知道這個蒙頭的男人便
是自己丈夫。此時,嘉嘉藥性發作,已經失去常性,她一手扯看馬田的陰毛便用
力一扯。這一扯真非同小可,馬田痛得發了狂,他像一隻瘋犬般,抓看嘉嘉雙腳,
一口便咬住她的腳趾不放。他咬得很用力,無論如何踢他,打他,他也不肯把腳
趾吐出來。

  小倩和美莉也急起來了、她們不知所措,小倩連忙說道:「你快放開,我們
還有更精彩的遊戲。」馬田這才放開嘉嘉的腳趾,接著自然是三個女人輪流和馬
田做愛,小倩帶頭,不用避孕套就把她的陰戶套上男人的陽具,並讓他在她陰道
裡射精。美莉也接著依法泡製。

  馬田被小倩喂過藥,所以狀態特別好,一箭雙鵰之後,不用休息已經又和嘉
嘉插上了。不過,這時的嘉嘉雖然吃過藥,還記得帶套才和男人交媾。

  馬田累得暈過去了,美莉示意小倩安排一切,她不想嘉嘉知道那個男人便是
馬田,於是美莉先把嘉嘉帶到咖啡室去,再由小倩把馬田救醒送回房間。

  第二天,馬田和嘉嘉像發了一場夢似的,他們都害怕對方知道昨夜發生的醜
事,所以都閃閃縮縮。之後的連續幾天,嘉嘉都推說大姨媽到,不便做愛,馬田
身上好多的鞭痕,也不想給嘉嘉看到,自然樂得如此。

  行程終於結束了,這幾日來,美莉及小倩不斷向團中的團友下手,大部份人
都已知道她們的特殊的身份,但大家都沒有提起。

  回到香港的第一個晚上,嘉嘉睡在床上,滴著眼淚,馬田問:「甚麼事?」
「人家渡蜜月,每晚都恩愛纏綿,我同你呢?就像掛名夫妻!」嘉嘉哭訴著。

  「傻女人,老公和你親親小嘴,親親頸兒,親親奶子、親親玉手。親親腳兒。」
他們抱在一起,開始脫去衣服,互相親吻。

  嘉嘉的乳房仍是那麼迷人、她的陰毛仍是那麼幼滑,她的臀部仍是那麼豐滿,
馬田閉上眼睛,逐一去品嚐,直至他吸啜嘉嘉的腳趾時,嘉嘉猛然跳起。

  「喲,好痛啊!」「你的腳趾怎樣啦!」「沒有呀!給一隻狂牛咬傷了!」
嘉嘉隨口說道,沒想過後果。

  馬田似有所悟,他馬上開了電燈,檢查一遍。

  「你,你玩鬥牛!」他試探著說。

  「你、你身上那來這些傷痕?」他們已經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嘉嘉十分傷心,
哭了整整一晚。

  「你去找小倩,新婚老婆都不理!」嘉嘉道。

  「你呢?你也不知那個人就是我呀!」你竟然給綠帽我戴,馬田反駁。

  跟著的一個小時,他們都在冷戰。然後,由嘉嘉先開口了。她說道:「你還
記得你那天晚上樣樣都是評C小姐最好。」「記得,那又怎麼樣?」「那你知道
C小姐到底是誰呢?」「那時我以為是小倩,現在知道是你了。」「你別淨給小
倩迷死了,唸著你心底裡還是認為我最好,而我也的確有錯。我就下親眼見到你
和她們性交的怨氣。你認為怎樣呢?」馬田也說道:「老婆,那事歸根到底還是
我不好,我們就當發了一場夢吧!」嘉嘉撲到老公懷裡,倆人終於靈肉合一地抱
在一起了。

  三年之後、馬田在街上到小倩,小倩仍是那麼迷人、她悄悄問馬田:「怎麼
啦!你老婆近來好嗎?」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