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愛在深秋

(一)

  深秋時分的一個傍晚,北安市建設怠行女行長朱玉秋下了送她回家的轎車,
上了樓,開門,回到了裝修豪華的家裡。

  大兒子朱進強,從部隊轉業下來,已在公安局幹了幾年了,現在是刑警隊長,
還沒有結婚,住在局裡給他分配的房子裡。

  雖然朱玉秋工作起來作風潑辣,雷厲風行,但在服飾上,她還是很講究的。

  一進門,她就叫道:「誰在家呀?」

  劉玉暖忙幫朱玉秋拿她脫下的風衣,低聲道:「阿姨,您回來啦!」

  朱玉秋接過熱茶,美美地喝了一口,同時,她敏銳的目光分明看見劉玉暖眼
角有淚光在閃動。

  朱玉秋端詳著劉玉暖:「玉暖,你怎麼啦?進軍呢?他回來了沒有?」

  朱玉秋心裡一沈,心想,別是進軍這孩子做出什麼事了,於是追問道:「玉
暖,你受什麼委屈啦,快告訴阿姨。你在阿姨這,就是阿姨家的人,有什麼事,

  阿姨給你做主。」  朱玉秋確定劉玉暖肯定有事,在她的再三追問下,劉玉暖才道出了事情的原
委。原來,事情真的與朱進軍有關。

  結婚後她才知道那青工家裡很窮,負擔也很重。朱玉秋連生了兩個女兒,家
裡負擔不起,公公婆婆還不滿意,嫌不是男孩,偷偷把朱玉秋的大女兒送了人。

  終於,朱玉秋找到一個機會,離開了那個邊遠小城。但她沒能回到上海,而
是來到了北安。北安雖不比上海,卻也是個很大的城市,人稱大市北安,經濟發

  達,繁榮昌盛。朱玉秋還算滿意。她調進北安市機關工作。

  邵立武略施手段,朱玉秋就成了他的第二個老婆。

  邵立武得了這麼個性感女人,從此也不再沾花惹草了,全力以赴折騰自己的
老婆。他的前妻給他留下一個兒子,朱玉秋過門時,那孩子才七八歲,名叫邵進

  強。朱玉秋為邵立武生下小兒子後,邵立武為討好老婆,把小兒子起名朱進
軍,連大兒子的姓也被他改姓了朱。

  這朱進軍今年二十出頭,是個花花公子,自認為長得帥,仗著家庭背景,整
天花天酒地。朱玉秋工作太忙,也沒工夫管他。

  朱玉秋總是教育兒子在生活上要自律,但不知怎麼,朱進軍對女人有一種天
生的愛好。他的性能力雖然很強,但可能是由於他老爸的遺傳,他也繪愛折磨女

  人。日本的性虐待電影是他的最愛。

  至於這個保姆劉玉暖和朱進軍的事,是這樣的。

  有香蓮癖的朱進軍一直偷聞劉玉暖脫下未洗的肉色短絲襪,劉玉暖發現了,
但沒敢說什麼,隻是注意收藏好自己的貼身衣物,但防不勝防,她穿過的絲襪扔

  到洗衣機裡,也被朱進軍拿起來聞。家裡隻有他們兩人的時候,朱進軍經常
把她擠到牆上,親嘴摸奶。劉玉暖心裡砰砰直跳,但又不敢聲張。

  躺在床上的劉玉暖一看,是一付肉色褲襪。

  劉暖玉不好意思拒絕,隻穿著小背心小三角褲,就坐了起來,穿上了那付肉
色褲襪。

  34歲的劉玉暖,身高1米64,很有些姿色,她的奶很大,腰卻很細,肥
臀美腿白足,穿著三點式和肉色褲襪,兩條美腿,白得讓人想犯罪,色狼朱進軍

  看在眼裡,哪能不上火呢?

  朱進軍情不自禁去聞劉玉暖的足尖。劉玉暖嚇得忙往回抽。想把腳從他手裡
抽出來:「進軍,別這樣,腳不幹淨啊!」

  劉玉暖柔美的襪蓮激起了朱進軍的極大獸慾,他一下把劉玉暖掀翻在床上,
把劉玉暖的兩條美腿掀過頭頂。

  劉玉暖兩條雪白的腿腳出現在朱進軍的眼前。朱進軍像瘋了一樣,捉了劉玉
暖一支雪白柔美的腳,一口吞下,又親又咬。劉玉暖的腳被弄得又疼又癢,忍不

  住叫了起來。

  劉玉暖哀求道:「放過我吧,進軍!」

  在慘叫的同時,劉玉暖漸漸感到一種熟悉的崩潰的感覺,那是一種舒服的崩
潰。她的叫聲漸漸變成一種淫叫。

  在劉玉暖身上休息了一會,這個女人雪白的肉體使得朱進軍很快恢復了對她
的興趣。他把劉玉暖拉到他的臥室,推倒在床上。

  劉玉暖看著屏幕,看得發呆,以前她在家也看黃片,但這麼變態的她還沒看
過。

  然後,朱進軍從枕頭下拿出他從日本帶回來的電棍,啟動開關,將那嗡嗡作
響的電棍,捅入了劉玉暖的 小穴。頓時,劉玉暖發出淒厲的慘叫!

  劉玉暖的淫叫和電視裡日本女人的淫叫聲響成一片。

  朱進軍騰出手來,細細地摳弄著劉玉暖的屁眼。劉玉暖泣不成聲地叫道:「
耀…耀軍……求…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姐了……啊…啊……難受死了……」

  他上了床,來到床的裡邊,蹲在劉玉暖臉蛋旁邊,捉住劉玉暖舉過頭頂的白
腳,細細地舔她那白嫩深彎而敏感的腳心,劉玉暖更是癢得受不了,連聲驚叫。

  朱進軍惡狠狠道:「不許叫!」就把又長又硬的雞巴頂入了劉玉暖的嘴裡。

  朱進軍就這樣把雞巴頂入劉玉暖嘴裡,同時舔她的白腳,足足弄了一刻鍾。

  他穩了穩,等那射精的感覺過去了,才下了床。

  劉玉暖癢得小聲驚叫著。

  他迫使劉玉暖翻過身,撅著屁股跪趴在床邊,屁股朝外。

  當她的屁眼被一個硬梆梆的家夥頂入時,她才明白過來,立即叫了起來:「
進軍……進軍……那兒不能插呀……」但她被死死按住,朱進軍又長又硬的雞巴

  緩慢而堅決地朝她精緻的屁眼裡插去。

  朱進軍獰笑道:「就是要你疼!我才痛快!」說著往裡狠頂了一下,劉玉暖
覺得屁眼幾乎被撕裂了,疼得慘叫一聲。她屁眼的處女,在今夜被朱進軍這個公

  子哥給破了!

  屁眼幾乎撕裂的感覺使得劉玉暖疼痛難忍,她不停地哀哀哭叫著。
(二)

  劉玉暖當然不敢反抗,她見朱進軍如此迷戀她的肉體,玩女人的花樣又多,
比她在老家的丈夫強得多,於是產生了與丈夫離婚,嫁給朱進軍的念頭。一次,

  她被朱進軍蹂躪後,把她的這個想法告訴了朱進軍,朱進軍哈哈大笑:「我
玩的女人多了,都要嫁給我,法律也不允許啊!」

  一進客房,劉玉暖看見裡面床邊坐著一個女人,這女人四十五六歲的樣子,
很有姿色,劉玉暖看著很眼熟。她經常看電視,突然想了起來,原來,這個女人

  就是北安某電視台新聞報導女播音員白桃。

  劉玉暖原以為朱進軍要在酒店玩她,沒想到還有一個女人,她正自疑惑,卻
見朱進軍叫道:「白阿姨,你可真性感啊!」說著撲了上去,跪在白桃腳下,就

  往她懷裡鑽。

  朱進軍嘻皮笑臉道:「你可真是我的好阿姨!」

  朱進軍解開白桃的上衣,掏出她的乳房,說:「那我隻有好好滿足阿姨的性
欲嘍!」

  朱進軍就勢將白桃放倒在床上,然後擡起她的一條美腿,捉了她的腳,端詳
著:「阿姨,你播新聞的節目我不看,我隻看你的訪談節目。」

  朱進軍答:「因為你播新聞,隻能看到你上半身,你的訪談節目可是全身,
可以看到你的腳呀!阿姨,你的腳可真好看呀!」說著,扒了白桃的高跟鞋,捉

  了那精美襪蓮,把 子湊到白桃那發黑襪尖上,抽動 子,使勁地聞著,像
是吸毒者在吸毒。

  說完,他三下兩下,也脫了褲子,把女播音員的雙腿扛在肩頭,挺起雞巴,
插入她的 裡。

  朱進軍得意地說:「怎麼樣?我比你老公強吧。」

  也讓人受不了……你……你們男人……沒……沒一個好東西……「

  叫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吧!「說罷,集中全力,使勁朝白桃的 小穴深處撞
去,一口氣撞擊幾十下。

  朱進軍繼續撞擊著:「還說不說你老公厲害了?」

  白桃 也癢,腳也癢,癢得連聲叫喚:「呀……呀……小軍……別折磨阿姨
了……你可真會折磨女人……呀……呀……」她胯下的淫水止不住地往外流淌。

  婦人的白腳使得朱進軍獸性大發,再度猛烈衝擊白桃的 小穴。他一邊衝擊,
一邊命令白桃把兩支白腳夾住他的頭,這樣他覺得很溫暖。白桃照著做了,朱

  進軍覺得很刺激,雞巴硬得不得了,他故意使壞,停止了衝擊,手持雞巴,
在白桃的 小穴口磨來磨去。

  朱進軍看著女播音員那淫靡樣子,十分衝動:「嘿嘿,真應該讓咱北安的廣
大觀眾看看電視台中年女播音員的騷樣啊!」

  平日裡端莊的女播音員如此風騷,更刺激了朱進軍的獸性。他扛著女播音員
的雙腿,使足了勁,一陣猛衝。白桃被操得白沫直流,淫叫連連:「快!快!使

  勁插!插死我吧!」她已經快到高潮了。

  站在一邊的劉玉暖看得目瞪口呆,她既不敢走,又不知該怎麼辦,隻好尷尬
地站在那裡。她面紅耳赤地想著,這樣的朱進軍,還會娶我嗎?

  朱進軍這才注意到旁邊還站著劉玉暖,他看著劉玉暖,邪惡地笑著:「我的
劉姐啊,你站在那兒幹什麼?你就沒感覺?快過來!」

  朱進軍撲上去,一把揪住劉玉暖的長發:「走?往哪走?敢走,信不信我玩
殘了你!」說著,就把劉玉暖拖到床前,把她頭按在白桃的 上。

  朱進軍說:「給我都嚥下去!」劉玉暖怕他再捏她的奶,隻好把舔進嘴裡的
淫水和精液都嚥了下去。

  白桃驚叫著:「輕點呀,壓死阿姨了。小軍,你真牲口!阿姨還沒緩過來呢
……」

  她哭了一夜,第二天,一直心情不好。傍晚,朱玉秋下班回家,發現她不對
勁,再三追問,劉玉暖隻好說了她被小軍奸汙的事,但昨夜她舔 的事,她沒有

  說,她說不出口。

  朱進軍頓時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看了一眼外屋的劉玉暖,疑惑地問:「
什麼事啊媽?」

  刑警隊長朱進強,三十出頭,精明強幹,因為某種原因,他至今未婚。最近
他遇到了一個讓他心動的女人,才開始追女人,想著要結婚了。這個女人是市八

  醫院的女醫生,名叫蘇妍,35歲,是個俊美的女人,丈夫死了,是個小寡
婦。

  這天,朱進強又到醫院去泡蘇妍,正在聊著,手機響了。是弟弟打來的,說
是媽有急事找他回去。朱進強不敢怠慢,隻好先扔下美人,趕回家裡。

  朱玉秋道:「玉暖,來,坐我這裡。」

  朱進軍煩躁地嚷嚷著:「哭什麼?還有完沒完!」

  劉玉暖一聽,更委屈了,哭得更厲害了。

  朱玉秋道:「玉暖,你說吧,你想怎麼解決這件事,你要是想報案,我立刻
叫他哥把他抓走!」

  朱進強一把揪住朱進軍:「小軍啊,你每天都在幹什麼啊!你讓媽少操點心
行不行啊?」

  朱進強道:「我不聽你說,我聽玉暖姐說。玉暖姐,你說怎麼辦?」

  朱進強氣得揮拳猛揍朱進軍。劉玉暖看得心疼。忙上去阻攔:「大兄弟,別
打小軍啦,打壞了怎麼辦呀?」

  說著,回到她房間裡去,關上了門。
(三)

  朱進強見母親氣得進了屋,生怕她氣個好歹,沖弟弟喊了一句:「媽要是讓
你氣個好歹出來,我饒不了你!」就進裡屋安慰母親去了。

  朱進強對弟弟說:「你先到外面轉一轉,等媽氣消了再回來。」

  說完,朱進軍恨恨地瞪了一眼站在那裡不知所措的劉玉暖,把門一摔,出了
家門。去哪裡呢?朱進軍上了車,想了想,拿出手機,給建行的於處長打了個電

  話。

  不一會兒,兩人就在北安有名的五星級凱悅酒店的大堂吧碰面了。大堂吧很
大。他們找了 靜角落坐下,要了咖啡,邊喝邊聊。

  能讓我們朱公子犯愁的事,恐怕隻有女人了,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朱進軍道:「也沒什麼,都過去了。」

  朱進軍哭喪著臉:「好!好!等我作出禍來了,第一個請你去看熱鬧,行了
吧!」

  朱進軍看著於處長:「於處,沒想到你還真有兩下子。」心裡對劉玉暖的事
有了些主意。

  於處說的正事,是最近,小軍通過他給許保國的公司要到了一大筆貸款。於
處長怕出事,所以不吃回扣,但他也不想許保國白得這筆錢,就跟朱進軍商量,

  讓他從這筆貸款中先弄些出來,他們兩個用這筆錢炒股,等賺了錢,再把本
金送回,神不知,鬼不覺。

  於處長道:「你看!我在怠行裡,什麼信息不知道?不行我還能拉你幹?」

  於處高興了,一舉杯,以咖啡代酒:「來!喝了!合作愉快!」

  中午,朱進軍回到家裡。朱玉秋沒有上班,仍在家睡著。

  躺在床上的朱玉秋看著兒子,嘆了口氣,接過茶來,喝了一口,放在床頭櫃
上。

  朱玉秋看著兒子:「總算你還有點良心,知道心疼媽了。媽問你,你怎麼負
責?說給媽聽聽。」

  門外,劉玉暖躲在一邊偷聽,聽到這句,心砰砰跳了起來。

  朱進軍振振有詞:「媽,你不是就盼著我早點結婚麼?我想過了,劉姐人漂
亮,又聽話,我娶她,也不算虧,她嫁給我,那還不美死她了!我說什麼她就得

  聽什麼。我保證,她對您好,孝敬您。」

  朱進軍沒想到媽是這種反應,他也楞了:「媽,我這不是為了負責嗎?我是
為了您好,為了咱家好啊。」

  朱進軍想了想:「她挺吸引我的,至於這是不是愛,我不知道。」

  朱進軍楞楞地看著母親。

  朱進軍嘟囔著:「我就喜歡成熟的。」

  朱進軍不屑地說:「媽,你要這麼說,那我問你,你愛我爸麼?他大你二十
歲,又病病歪歪的,除了是個大官,還有哪點好?你看上他哪點?」

  朱進軍一看媽真生氣了,嚇得忙陪不是:「好好好,媽你別生氣,我說錯了
還不行麼,我都聽你的還不行麼?不娶她了。」

  過了一會,門開了,朱進軍攙著朱玉秋走了出來,劉玉暖早躲到自己屋裡去
了。

  劉玉暖坐在床邊,哀怨地看了她一眼,低下了頭。

  劉玉暖心如刀割,低聲說:「不,我不想做小軍的姐姐。」

  劉玉暖擡起頭時,已是滿眼淚水:「阿姨,那我以後就不能住在這裡了是嗎?」

  劉玉暖的心徹底涼了,突然,她擡起頭,硬硬地說:「好,我這就搬走,工
作不用阿姨費心了,我自己找。」

  劉玉暖堅決地說:「不用,我有積蓄,阿姨,給你們添麻煩了。」

  朱進軍轉過頭來,敬佩地看著母親:「媽,還是您厲害,輕輕鬆鬆,就把這
事擺平了。」

  朱進軍捂著臉,楞楞地看著發怒的母親,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現在,她開始有些後悔沒拿那筆錢。她在北安舉目無親,她的錢都寄回家去
了,現在可怎麼辦呢?

  經過他的一番勸誘,劉玉暖狠了狠了心,來到帝豪夜總會做了陪伴婦。

  她開始坐台,後來,見接客來錢快,也就開始賣淫了。

  第二天上班,財務總監把劉玉暖的情況和許總說了。許保國一聽是建行行長
家的事,極感興趣,詳細剩解了一遍。

  他在北安鬧市區繪似香港中怠大廈的三尖八刃的飛鷹大廈買斷了四層樓,虎
視全市。

  許保國當然知道朱玉秋的底,他也到那個東北小城支過邊,對那裡很熟。他
一聽劉玉暖的情況,心裡一動,哎呀,這怎麼這麼像朱玉秋留在東北的女兒呢?

  許保國立即派專人赴東北,找到劉玉暖的家,把一切情況摸了個水落石出。

  劉玉暖長大後,她的父親和爺爺奶奶相繼去世,出身工人的她,和廠裡的一
個青工結了婚,還生了個孩子。廠子效益不好,她和丈夫雙雙下崗,為了生存,

  不得已,她才來到北安打工,掙錢養活丈夫和孩子。

  他立即找到劉玉暖,說明了情況,幫她搬到育新社區的豪華公寓裡居住,當
然,夜總會是不用再去了。

  許保國呵呵笑道:「大姐,我打電話可不是說貸款的事。大姐,恭喜你呀!

  他在電話裡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朱玉秋當時就坐不住了。許保國開車接了
她,一起來到育新社區。

  劉玉暖看著朱玉秋,百感交集。許保國在旁道:「大姐,這還有什麼可懷疑
的?戶籍民警那兒的證明都開來了。」

  朱玉秋的眼睛也濕潤了,她抱住了劉玉暖:「孩子,不哭,不哭,媽對不起
你,走,咱不住這了,咱回家去。」

  當晚朱進軍回到家裡,朱玉秋向他說明了一切。朱進軍半天沒回過神來。

  朱進軍受到的震動最大。劉玉暖又回來了,比以前更性感了。但她已成了他
的姐姐,他不能再有想法了。但看著劉玉暖脫下未洗扔在枕邊的肉色褲襪,朱進

  軍心裡一邊罵著自己是畜生,一邊仍是按捺不住去聞那肉色褲襪發黑的襪尖。
性感的劉玉暖的醉人蓮香使得朱進軍的獸性一天比一天熾烈。

  終於,朱進軍再也按捺不住了,再憋下去,他要瘋了。反正都是個瘋,就瘋
狂地玩一回吧。朱進軍做好了一切準備。

  劉玉暖看見朱進軍望著她的眼神,總覺得有點不大自然。

  劉玉暖正覺得兩人呆在屋裡尷尬,忙說:「好好,這就去吧。」

  上了電梯,來到三十四層。

  屋子很大,有好幾間。他們進到了劉玉暖的臥室,一股女人臥室的溫馨氣息
撲面而來。朱進軍一眼看見枕邊堆著兩付劉玉暖穿過的肉色褲襪,他興奮得老二

  有些發硬。

  劉玉暖吃驚地看著他:「小軍……你……」

  說著他跪在劉玉暖的腳下,抱住了她的腿。

  劉玉暖大驚失色,使勁用手推他:「小軍,別這樣,我現在可是你姐呀!」

  劉玉暖忍無可忍,打了朱進軍一記耳光。

  說著,他站了起來,把姐姐按在床上。

  朱進軍根本不聽。他不顧一切,扒得劉玉暖幾乎一絲不掛,隻剩下貼身的肉
色褲襪。劉玉暖三角褲裡穿的是無襠褲襪。朱進軍淫笑著:「好啊,姐,別跟我

  裝了,你也是個淫婦,要不,你為啥穿這麼性感的褲襪?知道你兄弟喜歡褲
襪,想勾引我是不是?」

  朱進軍打開隨身帶的小皮箱,取出繩子,學著日本色情電影裡的樣子,把姐
姐綁了個結實:「嘿嘿,早準備好了,今天,弟弟要好好玩玩姐姐!」

  朱進軍一聽,不由打了個寒戰,但是眼前姐姐的雪白肉體使他瘋狂,壓住了
對嚴厲母親的恐懼:「你不要動搖軍心!媽的!不許說話!」

  劉玉暖被弟弟掀翻在床上,朱進軍擡起姐姐一條美腿,捉了那隻襪蓮,那可
是這些天他朝思暮想的寶物啊!他使勁聞著。劉玉暖的襪蓮被小皮靴焐得蓮香馥

  郁,被她弟弟吸入大腦,令他湧起陣陣獸慾的衝動。

  劉玉暖嗚嗚叫著,但無濟於事。

  朱進軍接著開始舔姐姐的襪蓮,把姐姐兩支襪蓮都舔遍了,姐姐的絲襪都被
他的口水浸濕了。劉玉暖癢得流出了淫水。

  三十幾歲的劉玉暖是個身材很好的女人,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白腳。她的大
奶頭大如葡萄。朱進軍一頭紮入她懷裡,貪婪地啃她的大奶頭,劉玉暖癢得不停

  地叫喚。朱進軍突然死死咬住她的大奶頭,劉玉暖又疼得慘叫起來。

  他從皮箱裡取出從日本帶回來的小型變壓器,又取出兩支粗大的 夾,然後
上了床。劉玉暖驚恐地看著他。

  劉玉暖發出淒厲的慘叫,她的表情痛苦極了。奶頭子是女人的命根子,哪裡
經得住如此摧殘?劉玉暖慘叫著,忍不住尿都流出來了。

  然後,他扒開姐姐的陰唇,細細舔著姐姐的 小穴,舔食著姐姐的淫水。劉
玉暖的淫水很多,不停地往外流淌。朱進軍一邊舔,一邊罵:「騷貨,還跟我裝

  正經!淫水他媽的這麼多!」

  朱進軍實在憋不住了,他一鬆勁,大股精液就噴射而出,射在劉玉暖臉上,
嘴上。對姐姐的侮辱使得朱進軍感到痛快極了,他粗聲吼叫著,精液源源不斷地

  射出,直到他感覺到整個身體都射空了為止。

  這種電棍是多用途的,有多個檔位,既可以像電警棍那樣,又可以用作電動
按摩棍。

  頓時,劉玉暖發出母豬般的嚎叫!

  朱進軍把電棍手柄上的檔位換到電動按摩棒一檔,頓時電壓降低,電棒慢慢
地在劉玉暖 小穴裡轉動著。

  朱進軍的雞巴又漸漸硬了起來:「姐,你可真是個好東西啊!」

  朱進軍低下頭,貪饞地舔著姐姐穿著絲襪的白嫩腳心和她小巧的腳後跟。劉
玉暖 也癢腳也癢,淫水流得都快流幹了,她癢得受不了,卻又無法掙紮,忍不

  住低聲哭叫著。

  劉玉暖頓時慘叫不絕。她的淫水已經流幹了,這時,從她的 小穴裡流出了
她的陰血。看見女人的陰血,朱進軍格外刺激,拚命將電棍往姐姐 小穴深處裡

  頂!

  她再也支持不住了,身子癱了下去,趴在床上。

  劉玉暖的叫聲越來越弱,最後,已經是沒有聲音了。

  他分開姐姐的腿,舔著姐姐的 小穴,喝姐姐的陰血。

  朱進軍趴在姐姐後背上,把雞巴插入了姐姐的屁眼。他的雞巴硬梆梆地,姐
姐溫暖的屁眼夾得他雞巴好舒服。喝了姐姐的陰血,朱進軍的雞巴熾熱滾燙,火

  熱得要爆炸!沒多久,他就憋不住了,將大股的精液射入了姐姐的屁眼裡。

  喘息已定,他這才注意到,姐姐被他玩得子宮大出血,趴在床上一動不動。

  「被我玩死了?」這個可怕的念頭一出來,嚇得朱進軍打了個冷戰,淫念全
無。他頓時亂了方寸,匆匆收拾好自己的那套工具,逃離了姐姐的房子。

  當夜,許保國派人將劉玉暖送到一個婦科醫生那裡,救了她一命。

  朱玉秋冷笑道:「你的口氣太大了!幫我找回女兒,我感謝你,但這和貸款
是兩碼事!」

  說完,揚長而去。

  (四)

  朱玉秋懷著憤怒與震驚,看完了那小攝像機裡朱進軍作惡的錄像。

  朱玉秋疲憊地說了聲:「沒事兒,你玩吧。」就回自己屋裡去了,順手鎖上
了門。

  裡面一片寂靜。

  他一見弟弟那沒頭蒼蠅的樣子,心裡就有氣:「你給我站穩嘍!又出什麼事
了?」

  「準是你把媽氣了!」朱進強說著,來到媽的屋門口,輕輕敲著門:「媽,
開開門呀,是我。」

  朱進強分明看到了媽的淚痕,他半跪在床前:「媽,怎麼啦,要不找大夫看
看?」

  朱進強忙打手機與市第八醫院的女醫生蘇妍聯繫。

  她給朱玉秋做了檢查,說:「沒什麼大問題,心跳快了點,可能是累的,我
給您帶了些藥,吃了,早點休息,就沒事了。」

  蘇妍是個小寡婦,對死去的丈夫愛得很深,根本不搭理朱進強。

  蘇妍死去的丈夫原來是許保國生意上的夥伴。許保國不近女色,基本上不與
女人打交道,但對蘇妍,他卻高看一眼。因為蘇妍是那種冷美人,繪繪的,對老

  公絕對忠誠那種,在這年頭,也是難得,許保國對她有點欽佩。而且蘇妍醫
術較好,給許保國老婆看過病。她又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嘴緊。所以許保國找她
救治

  劉玉暖。

  蘇妍是那種最恨男人蹂躪婦女的女人,聽了劉玉暖的話,她暗暗下定決心,
一定要使朱進軍付出代¤。當然,朱進強想追她就更沒戲了。

  突然她直起身子,聚精會神地讀起了一則報導。這則報導是說,福建省繼廈
門賴昌星遠華案後,福州又暴陳凱大案,福州市委副書記等七名市級官員被「雙

  規」,五十多官員涉嫌受賄。這個消息在內地還未公開報導。從香港的報紙
上看到消息比內地快一些,這也是朱玉秋經常要香港朋友帶報紙給她看的原因。

  她正在讀報,許保國進來了。

  朱玉秋厭惡地看著他:「你們公司的帳還沒查清,不能繼續貸款!」

  朱玉秋憤怒地看著他,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朱玉秋道:「我這是堅持原則!」

  朱玉秋冷冷地說:「你們貸款去向不明,正在查你們,我沒法辦!」

  朱玉秋怒不可遏:「夠啦!我不要再聽了!」

  朱玉秋頹然倒在椅子上,良久,她才說:「你要一個,你口氣太大了,我沒
法操作。」

  許保國走後,朱玉秋大緻把他們的計劃書看了一遍,然後打電話叫來了於處
長:「老於,你看一下,這是鴻圖公司要求追加貸款的計劃書,你看一下,給我

  寫個評估報告。」

  朱玉秋道:「老於,鴻圖公司的帳目經審查,沒什麼大問題,他們追加貸款
的計劃,我看可以接過來,就由你具體負責。」

  朱玉秋和藹可親地看著他:「老於,現在行裡正在考慮副行長人選,我準備
把你作為候選人之一。」

  許保國將劉玉暖藏在某社區的公寓裡,秘密養傷,作為他手裡的一張王牌,
準備在關鍵時候使用。而朱進軍在蹂躪劉玉暖的第二天,就接到許保國電話,說

  公司的人去查電表,發現了劉玉暖的屍體,公司已經將其火化,讓他這幾天
不要外出,在家避避。

  後來,他每天深夜都會接到神秘電話,電話裡一個女人悽慘地說:「我是劉
玉暖。」後來嚇得朱進軍把電話從床頭挪到了陽台上。

  他把這想法對媽媽說了。朱玉秋很支持他。

  大市北安,有不少大型高檔購物中心。朱進軍來到其中一家,先買了個旅行
箱。然後。他又買了些剃鬚刀之類,放在旅行箱裡。然後,他來到買襯衣的地方

  ,看中一件,就進了試衣間。

  就在朱進軍進試衣間試衣時,他的旅行箱放在外面,那個女人神不知鬼不覺
地把兩個箱子調了包。

  傍晚,朱進軍大包小包回到家裡,穿著新襯衣,對媽媽說:「看我這件襯衣
怎麼樣?」

  朱進軍又說:「我箱子裡還有。」他蹲下身,打開箱子:「嘿!」

  他連滾帶爬,爬到媽媽腳下,抱住媽媽的腿,渾身哆嗦。

  朱玉秋皺起眉頭,思索著,同時拉起兒子,扶他到他屋裡躺下。

  朱進軍嚇得撕破了嗓子地喊:「媽!媽!快來呀!」

  電話裡的人一聽是她,什麼也沒說,掛斷了電話。

  朱進軍打著冷戰,抱住媽媽:「媽!媽媽!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

  在朱玉秋的床上,朱進軍鑽在媽媽的被子裡,一頭紮入媽媽懷裡。朱玉秋輕
輕拍著他:「小軍,別怕!有媽在這兒呢。」

  近來一段時間的公事家事,使得朱玉秋太疲倦了,拍著拍著,她漸漸睡了過
去。

  突然,他的手在枕邊摸到軟軟的一團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脫下的一
付肉色褲襪。

  他暗暗罵著自己:我真是畜生,這是生我養我保護我的媽媽呀,在這世上,
隻有媽對我最好了,我怎麼能……可他實在難以按捺對媽媽絲襪的慾望,就對自

  己說,就聞一下,隻聞一下。於是,他拿起媽媽絲襪,把那發黑襪尖放到 
子下,抽動鼻子,使勁聞了一下。媽媽絲襪發黑襪尖那醉人的異香被朱進軍深深
吸入

  大腦。

  他情不自禁又連著聞了第二下第三下,到後來也不知聞了多少下,索性拿著
媽媽的絲襪,把鼻子湊到那發黑的襪尖上,狂嗅起來。媽媽醉人的腳香被他吸入

  大腦,他的雞巴不可抑制地硬了起來。

  想著媽媽的性感樣子,朱進軍暗暗想著:不行啊,不能這樣啊,卻不由自主
把手伸到媽媽的小腹上。然後,輕輕把手伸進了媽媽的小三角褲裡,一摸,摸到

  一大撮陰毛。

  朱玉秋雖然上了年紀,頭髮也有些灰白了,臉上也有了些皺紋,但是,她的
鵝蛋臉依然清秀,大眼睛就像會說話,腳也長得很好看。

  能玩弄保護自己的媽媽,才最刺激!此時,他好像魔鬼附體,雞巴火熱,他
已不顧什麼後果了。這麼多天的壓力和媽媽溫熱肉體的雙重刺激已經使得他有些

  失去理智了。

  朱進軍見媽媽醒了,心裡一急,就壓在了她的身上,把她死死壓住。

  朱進軍語無倫次地說:「媽,我喜歡你,媽媽,你是我最親的人!媽,媽,
我,我……」他也不知在說什麼,幹脆,一下把嘴堵媽媽嘴上,和媽媽熱烈親嘴

  ,把媽媽的嘴堵住,不讓她說話。

  朱進軍壓在媽媽身上,和媽媽親嘴親了好半天,才松開媽媽的嘴。朱玉秋被
他憋得差點喘不過氣來。

  朱進軍耍起了無賴:「媽,你不是說過,隻要我好好的,你為我幹什麼都行
麼?」

  她想起了她的前夫,她的丈夫,以及她的另兩個男人,朱進強和市長項重權。

  朱玉秋已經五十八歲了,看透了人生,看透了男人和女人。她想,如果兒子
從今往後真的能變好,如果能讓兒子從此不再惹事生非,就是把自己的身子給他

  ,也值了。兒子是自己唯一的希望,當媽的辛辛苦苦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為
了兒子好嗎?自己老了,很多事情已經無所謂了。如果兒子能變好,當媽的做什
麼都

  可以。

  朱進軍激動地說:「那當然,愛!愛死了!」

  朱進軍壓在媽媽身上:「媽,一萬個條件也行!」

  朱進軍喜得連聲道:「我答應!一百個答應!」

  朱進軍連連答應,朱玉秋這才躺著不動了,任由兒子擺弄。

  朱玉秋漸漸被兒子舔出了淫水,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

  朱進軍這才放開媽媽的陰毛。

  朱進軍的頭被媽媽兩條大腿夾住,更感覺到母愛的溫暖。他津津有味地舔著
媽媽的 小穴,舔得嘖嘖有聲。

  朱進軍興奮地對媽媽說:「媽,二十多年了!我又回到出生的故鄉啦!」

  朱進軍道:「媽,我一定好好孝順您,讓你滿足!」

  朱進軍淫笑著,扛起媽媽的兩條玉腿,就在床上,將雞巴朝媽媽 裡狠戳。

  朱進軍硬硬的雞巴,頂在媽媽軟軟的小穴裡,舒服極了!

  她的 被兒子頂得又疼又癢,想起糟蹋過折磨過她的男人,前夫,邵立武,
朱進強,項重權,她清淚長流。淚水在她清秀的鵝蛋臉上流淌。她的灰白頭髮一

  片散亂。

  她情不自禁地把另一支小腳伸給小軍。朱進軍見媽媽被自己奸得發騷了,更
加興奮。他捉住媽媽那隻送上門來的清秀小腳,狠咬那大玉趾,朱玉秋又疼又癢

  ,失聲嚎叫起來。

  朱玉秋不停地嬌叫著:「真的嗎……噢…噢…媽……媽記住……你的話……
噢……

  這時的朱玉秋,已不再是那個嚴厲的 導,也不再是嚴厲的母親,而是集慈
愛與淫蕩於一身的淫母。

  朱進軍知道媽媽就要到高潮了,他想在媽媽面前好好表現一下,於是使足全
力,猛烈進攻。朱玉秋被操得連聲嚎叫。朱進軍淫褻地將右手中指插入媽媽嘴裡

  。

  在朱進軍的猛烈進攻之下,朱玉秋癱軟了下來。她達到了高潮。朱進軍越戰
越勇,一連把媽媽操得三次達到高潮。

  她的老 漸漸被奸腫了。朱玉秋疼得吃不消,嬌吟婉轉。看著媽媽的淫態,
聽著媽媽痛苦的呻吟,朱進軍心裡一癢,他的精液,第一次射入了媽媽的陰道深

  處。

  (五)

  朱玉秋嬌喘噓噓,良久,才緩過勁來。

  以自己這樣有地位有權力的女人,到頭來也免不了被自己的兒子蹂躪,唉,
沒有辦法,這的確就是女人的悲劇命運啊,再強的女人,也是沒有辦法的。

  朱玉秋悠悠地說道:「小軍,媽不怪你,媽既然答應把身子給你,就不會怪
你。媽做事從不後悔。這不怪你,這是女人的命。」

  朱玉秋想,哭也沒有用,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不如想一想下一步怎麼
辦。

  想來想去,她終於想出了辦法。

  朱進軍聽話地點點頭。

  深為姦殺事件困擾的朱進軍聽了,當然連連點頭同意。可他又一想,又猶豫
了:「媽,那樣我不是就不能和你在一起啦,我可捨不得媽媽的身子!」他邊說

  邊揉摸著媽媽的乳房。

  朱進軍高興了:「媽,我聽您的。」

  他掀起媽媽兩條玉腿,再度將雞巴插入媽媽的老 。

  朱玉秋忍受著兒子的汙辱,心中悲哀地想,女人真是生來專門供男人玩弄的
啊。以前蹂躪過她的男人,一個一個都浮現在她的眼前。

  她嫁給邵立武后,和前房兒子邵進強關係處得很好,這個十幾歲的孩子很懂
事,他爸讓他改姓朱,他也很贊同。當朱玉秋發現這個孩子經常偷看她洗澡和偷

  聞她的絲襪後,似乎也沒太多的反感。

  邵立武雞巴不硬,隻會性虐待朱玉秋。慾火難熬的朱玉秋得了朱進強,才算
真正解決了性的苦悶。

  朱進強看見媽媽正在氣頭上,於是趕快叫小軍出去躲躲,等媽媽消了氣再回
來。

  朱進強在媽媽的屋子裡,鎖好門,坐到媽媽床邊:「媽,別生氣了。」

  朱進強好言安慰著:「媽,小軍還小,回頭我說他。媽你別急,小軍那邊有
我呢。」

  他揉著媽媽的胸口,媽媽長長出了一口氣。

  朱玉秋被摸得有些發癢了,她嬌嗔地看著大兒子:「看你!媽正生氣呢,你
還有心思玩。」

  朱玉秋捋了捋灰白的頭髮:「進強,媽五十八了,媽老嗎?」

  說著,他開始脫媽媽的衣服。

  朱進強捉住媽媽的玉腳,細細地吮吸起來。

  她看著兒子如饑似渴地吮吸她的玉腳,嬌嗔道:「看你!和你老子一樣,都
是變態!」

  朱玉秋被兒子舔得受不了,忍不住輕聲呻吟不止,胯下也濕了。

  朱進強舔了媽媽的玉腳,雞巴硬得厲害。

  他把手槍放在媽媽枕邊的絲襪旁邊,然後壓到媽媽身上,把頭探入媽媽兩腿
之間。

  朱進強見到媽媽的大叢灰白陰毛,不禁撕咬起來。朱玉秋疼得驚叫起來:「
進強,別咬啊!」

  朱玉秋的 小穴屬於那種重門疊戶型的,大陰唇,小陰唇,層層疊疊。朱進
強扒開媽媽的層層陰唇,扒開媽媽的小穴,伸出毒舌,貪饞地舔起了媽的 。

  朱玉秋癢得受不了,大口吮吸兒子的雞巴。朱進強的雞巴又粗又硬,頂在媽
媽嘴裡。朱玉秋挑動香舌,細細地舔兒子的大龜頭,舔得朱進強舒服極了。

  朱進強從媽媽嘴裡拔出雞巴,對媽媽說:「媽,來!擺個母狗式!」

  朱進強跪在媽媽屁股後頭,手持粗硬雞巴,頂在媽媽柔軟的小穴口。

  果然,朱玉秋的 小穴被蹭得淫汁不停地湧出。她受不了了:「進強!別再
折磨媽媽了,快進來呀!」

  朱玉秋癢得忍不住扭動屁股,像一條淫賤的老母狗,央求兒子快點插入。

  朱進強並不快速進攻,隻是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撞擊,他每一次撞擊都是使了
全力的,力道很大,每一次都沈重地撞擊在媽媽的子宮上。這當然給朱玉秋造成

  很大的痛苦。兒子每撞一次,她就疼得驚叫一聲。

  朱進強於是又將龜頭停在媽媽的小穴口,摩擦著媽媽的小穴。朱玉秋急得扭
動屁股:「怎麼不捅啦?快!快呀!」

  朱玉秋的淫汁緩慢而源源不斷地流出。突然她急促地呼喊起來:「快!快!」

  朱進強知道媽媽被捅得快要到高潮了。母親的性習慣,他再熟悉不過了。朱
進強是個成熟男人,知道會怎麼樣使媽媽得到滿足,該慢則慢,該快則快。媽媽

  的呼喊聲吹響了朱進強進攻的號角。他扶住媽媽的屁股,向媽媽小穴深處發
動了猛烈的進攻。

  「進強……媽媽要你……插死媽媽呀……嗷……嗷……嗷……嗷……」

  朱玉秋達到了高潮,朱進強繼續捅她。他捅得媽媽連續四次達到高潮。

  後來,劉玉暖曾從她小屋出來做晚飯,因房子隔音好,她沒聽到裡屋的動靜。

  劉玉暖當時昏頭昏腦,隻顧想自己的傷心事,而且還怕惹主人家生氣,自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難過得吃不下飯,就回自己小屋裡,關上門睡了。

  那一夜朱進強一連操了媽媽七次,朱玉秋被蹂躪得很重,第二天起不來床,
沒去上班。

  她看著以泰山壓頂之勢向她壓下來的小兒子那猙獰的面目,心中害怕,不由
自問:這,還是我的兒子嗎?

  朱玉秋被小兒子奸得死去活來,神智漸漸有些迷亂。漸漸地,她覺得壓在她
身上的不是小軍,而是那個粗暴蹂躪她的另一個男人。

  項重權在電話裡沈吟了一下:「呃,大姐,這樣吧,我這裡現在人多,說話
不方便,下午三點,你到我家去吧。在我家討論一下工作。」

  項重權住著一套獨門獨院的院子。院裡還有一座三層小樓。

  朱玉秋按了門鈴,不一會,一個風韻猶存的五十多歲婦人出來開了門,朱玉
秋認識,這是項市長家的保姆趙玉珍,原來是個下崗女工。

  項重權的書房很大,半邊擺書櫥書桌,另半邊擺著沙發和茶几,顯然也在這
裡和一些比較近的人商議事情。

  朱玉秋和項重權是一個圈子裡的,剛當上建行行長,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
所以經常和項重權一起商量。

  兩人很熟,也不用客套,坐下就直奔主題。

  項重權笑道:「咱們北安是個幾千萬人口的大市,可我相信,敢和大姐你叫
闆的人,還沒生出來呢!」

  項重權抽著煙:「有,就叫他滾蛋!」

  項重權不再說話,慢慢地欣賞著眼前的朱玉秋。

  這可不是朱玉秋穿成這樣要勾引項市長,以她在北安的地位,她從來用不著
使這手。這是這個四川女人愛美的天性使然。她喜歡這樣穿。

  朱玉秋正在奇怪,為什麼項市長那樣奇怪地看著她。當她終於從建行行長的
角色中跳出來,恢復成一個女人的時候,她突然從項重權的眼睛裡看出了危險。

  他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朱玉秋嚇了一跳,本能地擡腿,儘可能地掙脫他:「
老項,起來,你這是幹什麼?」

  說著,他不由分說捉住朱玉秋的腳,扒掉她的高跟鞋,捉了她的精美襪蓮,
把 子湊到她那發黑的襪尖上,狂嗅起來。

  朱玉秋一邊掙紮,腦子一邊緊張地轉動,看項重權如痴如狂地聞她絲襪襪尖
的架勢,看來今天他是瘋了。自己怎麼辦,如果真的翻臉,以自己在北安的地位

  諒他也不敢硬來。可是現在自己正要求他,怠行裡那幾個副行長還要靠他收
拾,以後呢,以後就沒事找他辦嗎?他是北安市的市長,權力之大,老百姓不知
道,

  她還不知道麼?畢竟老邵不在了,自己家的勢力以後怎麼樣還不好說。得罪
了項重權,後果可能會很嚴重。

  想到這裡,朱玉秋的臉紅了。她停止了掙紮,任由項重權捧著她的襪蓮又聞
又捏。

  他又扒掉了朱玉秋的上衣,解掉她的奶罩。朱玉秋的奶子露了出來。

  項重權一邊吮吸朱玉秋的奶頭,一邊含糊不清地說:「大,大姐,你,你就
放心吧。她,沒事,家裡除了她,再,再沒別人了。」

  朱玉秋看見項重權那勃起得長達八寸的大雞巴,暗暗害怕:這不快趕上驢球
了嗎?這麼個大雞巴頂進去,還不得疼死我啊!天知道項重權的老婆是怎麼忍受

  他的。

  項重權索性起身,把朱玉秋的短裙和褲襪都扒掉,把她扒了個一絲不掛。

  項重權把朱玉秋按在沙發上,朱玉秋哪裡掙紮得過他啊?項重權重重地將大
雞巴頂入朱玉秋的小穴深處,直搗子宮。

  項重權叫道:「奶媽!奶媽!」

  趙奶媽幫著把朱玉秋按住,項重權放開手腳,肆意頂撞朱玉秋的小穴,朱玉
秋動彈不得,隻有忍受難熬的折磨,發出聲聲慘叫。

  趙奶媽鬆了手,自己也脫了個一絲不掛,她奶子很大,她把奶頭子遞到項市
長嘴裡。項重權一邊狠操朱玉秋,一邊狠咬趙奶媽的大奶頭子,兩個女人的慘叫
聲叫作一團。

  趙奶媽也捉住朱玉秋的右腳,將朱玉秋右腳的大玉趾細細吮吸。

  項重權以泰山壓頂之勢壓向她,就像現在小軍壓向她一樣。

  母親的嚎叫格外刺激了朱進軍的獸性。他已奸母半個多小時了,此時他的雞
巴在母親小穴裡縱橫馳騁,他痛快極了。

  第二天,朱玉秋忍著痛,還是去上班了。處理了一些事務後,她打電話找人
,給小軍辦理留學荷蘭事宜。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