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社長的變態秘密

「我是一個下賤的婊子,請親媽主人收我做母狗吧!我是個人盡可夫的下賤
婊子,請親媽主人收我做母狗吧……」此刻的我正跪坐在我的minicooper後座上,
不停的在說著下流的話,一邊侮辱自己,一邊請求親媽主人收我做母狗,這是親
媽主人的命令。

  自從剛才在酒店裡被劉倩又打又罵的將我帶到了高潮之後,我就決定要成為
劉倩主人的母狗了,我不停的叫著她「親媽,親媽」,可是親媽主人似乎並不著
急收我,要了我的車鑰匙,命令我跪坐在後座上,想辦法求她收下我。

  「笨死了,隻會說這兩句話嗎?不會說點別的?還高材生呢!」親媽主人終
於說話了,看樣子是有點不耐煩。可是我都沒被男人碰過,平時接觸的也都是些
上流社會,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樣說才能取悅主人。

  親媽主人似乎看出來我的疑惑,繼續罵道:「操你媽逼的小賤貨,老娘罵你
的時候你是不是渾身犯賤?你為什麼犯賤?」當聽到主人罵我的時候,我的身體
似乎立刻就被電了一下,渾身一顫,小穴裡立刻就有了潮濕的感覺,這一切都被
主人從後視鏡裡看到了。「看見沒有?這還隻是罵你一句你就發騷了,要是真的
操你你還不是要浪上天?說說你怎麼這麼賤啊?」

  「是!我……母狗就是賤,以前都沒發現,直到今天被主人罵醒了,主人罵
的好,母狗謝謝主人讓母狗直到了自己的下賤,母狗根本不配做人,母狗隻想一
輩子跟著主人,求主人收下母狗吧!」也不知道怎麼著,我忽然腦袋一熱,下賤
的話脫口而出,主人明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道:「知道你賤,沒想到你還是個
這麼聰明的賤貨,看來調教你不用多費工夫了。大聲說自己是個大騷逼一百遍!」

  「我是個大騷逼……」

  「誰是大騷逼?」

  「我……母狗……」

  「誰?」

  「母狗……張娜……母狗張娜是個大騷逼。」

  「真聰明,等到家了好好獎勵你!」親媽主人滿意的笑了,專心的開車,而
我則大聲的執行主人的命令,而且越說越大聲,越說越興奮,早就忘了說多少遍
了。

  汽車在GPS 的指引下來到了一個高檔別墅區,看來主人的家庭也不一般啊。
汽車轉到最角落的一間別墅,直接下了地下車庫,主人停好了車,罵道:「賤貨,
閉嘴吧,到家了再收拾你,跟我下車!」說著主人當先下了車,而我也急忙開門
下車,由於一路跪著,小腿已經麻了,下車的時候差點摔倒。

  主人帶著我走到了電梯口,我偷偷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是一個獨立的車庫,
面積還挺大,足夠停十輛轎車,不知道其他別墅是不是也有這麼大的車庫。

  我們上了樓,一進客廳就聞到了花香,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雖然不如我家豪
華,可也算精心別緻。

  「我回來了!」主人大喊了一聲,然後就躺在了沙發上。我聽到遠處傳來一
陣小碎步的聲音,不由得緊張了起來。「來的人是誰?是主人的媽媽麼?我要怎
麼介紹自己?」我全身僵硬的低著頭,偷眼望去,見過來的是一個中年美婦,保
養的非常好,以至於都看不出實際年齡。

  美婦發現我之後明顯一愣,主人發話了:「愣著幹嘛?」美婦立刻跪下磕頭
道:「親媽,女兒不知您帶了朋友回來,一時沒反應過來,親媽別生氣,女兒下
次不敢了。」

  美婦一跪下,我這才發現原來她隻穿了一件花邊圍裙,背後都是空的,渾圓
的大屁股一顫一顫,十分誘人。「原來主人早就是主人了,難怪我見了主人會這
麼服從。」我居然為自己的淫賤找了這麼一個下賤的理由。

  「好了別廢話了,這個母狗以後就是你妹妹了,帶她去房間,好好教教她該
怎麼做!」主人一邊下達命令一邊脫衣服,直接脫光之後,展露出來的是一具尚
未發育好的少女胴體,胸也不夠豐滿,身材比例也一般,可就是這樣的胴體,竟
讓我不敢直視。

  「是,親媽,您的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親媽享用。」美婦跪倒在地也不擡
頭,恭敬的回答道。

  主人哼了一聲,直接走出了大廳。待主人走遠,地上的美婦方才起身,卻沒
有立刻站起來,而是轉了個方向,向著主人離去的方向叩了一個頭,這才起身轉
向我。

  「妹妹叫什麼名字?」美婦笑著問我,我這才發現美婦的氣質十分高貴,親
和力也非常的好,讓我不知不覺的就產生想要親近的感覺。

  「我叫張娜。」我下意識的回答道。

  「我叫田雨,以後就是你的姐姐了。」美婦很自然的自我介紹,落落大方。
「來,姐姐帶你學習一下怎麼伺候親媽。」說著,田雨就拉著我的手上了樓。

  「這是親媽的臥室,如果沒有親媽的允許,是不能隨便進的,姐姐每天隻有
在做清潔的時候可以進入,其他時間是嚴禁的,妹妹還未獲得親媽的許可,可千
萬不要進去啊,會讓親媽生氣的。」田雨很親切的給我介紹房間的佈局,那一聲
聲「親媽」叫的無比的自然。

  「這是姐姐的臥室,以後也是妹妹的臥室了,來,進來看看。」田雨推門而
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超大的圓床,然後是超大的開放式的洗浴和按摩浴缸。
「我們是親媽的母狗沒錯,但是我們必須保證身體的美好,不然怎麼取悅親媽呢?
真正的人形犬,是心靈的獻祭,不是肉體的模仿,這點你要牢記。所謂在床上是
蕩婦,出了門是貴婦,就是這樣。」

  「這間是心靈調教室。」田雨拉著我進了房間裡的一道小門,這是一間小屋
子,正對面是一張主人的畫像,畫中的主人身著女王服飾,帶著金冠,坐在一張
巨大的椅子上,讓人一見便產生出想要跪在腳下的衝動。

  「在這裡我們要進行心靈的洗滌,要認清自己淫賤的身體和我們生存的意義,
來,跟我跪下。」田雨說完,將屋子的燈打開,我這才發現原來四周都是白色牆
壁,隻有主人的畫像後面有亮光,此時我隻覺得主人的身影有如神一般。

  田雨將身上的圍裙解下,赤裸的跪在了畫像前,直挺挺的大聲說道:「我是
個下賤的母狗,我擁有一副淫賤的身體,一個卑賤的靈魂,感謝偉大的主人將我
收在腳下。我願奉上我的身體和靈魂,隻為主人能夠開心快樂!」說完,田雨連
叩三頭,然後站起來向我笑道:「我們每天早午晚都要宣誓,每次宣誓的時候都
要脫光全身的衣服。」我這才知道,原來主人早就有了調教奴隸的辦法,甚至是
調教好的奴隸再去調教其他人。

  「若是主人覺得不滿意,當然要懲罰我們,這邊就是身體調教室。」田雨帶
我走到了另一個門前,打開門,我才發現這不是屋子,這是一個小電梯。田雨拉
著我上了電梯,然後直通向下,我能感覺到這向下的距離已經遠遠超過了車庫,
說明我們已經在車庫以下了。

  終於抵達了身體調教室,裡面琳瑯滿目的各種刑具,讓人望而生畏,大多數
我都叫不上名字。「好了,這裡先讓你看看就好,以後你會有機會進來的。我們
先上去吧。對了,妹妹有過男人了嗎?」田雨忽然問我有沒有男人,我臉上一紅,
就把怎麼和主人認識的過程告訴了她。

  「原來如此,那麼你還是處女了?姐姐真羨慕妹妹的體質,你一定會成為親
媽非常喜歡的母狗女兒的。」田雨微笑的說道:「那麼我知道親媽要幹什麼了,
來吧,我們去主題調教室。」

  我們又上了電梯,回到了樓上。田雨帶著我走到了另一個房間門口。「這間
是主題調教室,這裡面有很多的主題背景,有教室的,有醫院的,是為了滿足主
人的制服欲的。這裡二十四小時監控,有實時錄像,主人會在調教我們之後剪輯
好存在放映室的電腦裡,我們每天都要回顧調教過程來加深我們自身的奴性的。」
我們走進了最裡面的一個小隔間,隻見這間房間隻有一個高大的王座,原來主人
的畫像就是在這裡完成的。

  「妹妹聽好,接下來主人一定會在這裡完成你的認主儀式,由於你還是處女,
所以主人一定會給你破處的。姐姐把流程告訴給你,你要認真記啊。」我點點頭,
表示清楚。

  接下來田雨開始告訴我整個認主的流程,並反複確認我已經記住。我一直紅
著臉,認真的記憶每一個環節,這對我來說不是難事,可是我沒想到原來整個流
程這麼刺激,以至於我的小穴早就氾濫成災了。

  「看來你已經記住了,接下來我們要先清理身體,要快點了,親媽馬上就要
上來了,作為一個合格的母狗女兒,不能讓親媽主人等待的。」田雨拉著我回臥
室洗漱,我終於忍不住問道:「姐姐,你是怎麼認識主人的啊?」田雨笑道:
「怎麼認識?偉大而尊貴的主人就是從我這淫賤的騷逼裡出來的。」

  我終於震驚了「難道,你……你是主人的媽媽?」「噓,不能這麼說,主人
隻是借我的淫賤身體降生,從她降生那一刻起,我就是她的母狗女兒,怎麼能讓
主人叫我媽媽呢,那是大不敬!」

  望著仔細清理自己身體的田雨,我無比的震驚,原來主人竟然已經把自己的
媽媽調教成了母狗女兒,太刺激了。

  「別發愣了,快點清理身體,我們要趕快回去的。」

  當我們洗完澡,赤裸的回到調教室,田雨讓我先跪在王座前,而她則快速的
打開各種開關。當她剛剛準備好,就聽見「噠噠噠」的高跟鞋響聲,我們知道是
主人來了。田雨急忙在我身邊跪好。眼見著主人的高跟鞋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們
倆都不敢擡頭,大聲說道:「母狗女兒恭迎親媽。」

  「不錯不錯,看來你已經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了是嗎?」主人用腳尖挑起我
的下巴,讓我擡頭向上看去,隻見主人外面批了件血紅色的大鬥篷,裡面卻穿了
一身SM女王皮裝,腳下的高跟鞋是足有二十釐米的恨天高,鞋底和鞋跟都是透明
的,那鞋跟又細又長。

  「是的親媽,女兒知道了。」

  「那就開始吧。」主人面無表情的說完,就坐在了王座上。

  那邊田雨已經架好了攝像機了。我面向鏡頭,大聲說:「我,張娜,是個天
生淫賤的下流坯子,一直在外面裝高貴,直到遇到了劉倩主人,我才知道我人生
的意義。求主人收下我這個淫賤的母狗做女兒吧,母狗女兒願親媽主人萬歲萬歲
萬萬歲。」說著我便向王座磕下頭去。

  「你這個淫賤的母狗,究竟有多淫賤啊?」

  我知道這是主人給我的考驗,頭也不擡,大聲回答道:「母狗女兒隻要親媽
主人罵兩句,就會興奮,隻要親媽主人高貴的玉足踩一踩女兒卑賤的狗頭,女兒
就會潮噴。女兒還是處女,為表達女兒的誠意,請親媽主人為女兒開苞。」

  「哦?處女啊,可是我也是女人,沒有男人的雞巴,怎麼開苞呢?」

  「母狗女兒這麼下賤,怎麼配用聖潔的雞巴開苞呢?請親媽主人隨便拿根棍
子捅開女兒那層賤模,收了母狗女兒吧。」我繼續說著下賤的話,感覺小穴已經
快要氾濫了。

  親媽主人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就用我的高跟鞋來給你開苞吧,過來,
把你的賤逼放在我的腳下!」

  聽到了親媽主人的命令,我立刻爬過去躺在王座下,大大的分開雙腿,雙手
扒開大陰唇,恭敬的說道:「恭請親媽用高跟鞋給母狗女兒開苞。」

  親媽主人擡起腳,將高跟鞋的鞋跟伸進了我的小騷逼,我感覺到鞋跟傳來的
涼意,不禁全身一緊。「小騷逼,你就這麼把處女獻給了一個沒用的鞋跟,不後
悔嗎?」

  聽著這樣一句話,我本來有點緊張的身體竟然忽然放鬆了,明明應該有的不
甘心,此時竟全都是期待,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無可救藥了,而且由於之前田
雨的介紹,雖然沒有做什麼實質性的調教,卻彷彿打開了我內心深處的一道門,
讓我開始放縱起來。

  「不後悔,能讓親媽開苞是女兒這輩子的福分,能把淫賤的處女血先給親媽
尊貴的高跟鞋,是女兒的光榮!」

  「哈哈哈哈,好!」親媽主人放聲大笑,然後狠狠的一腳踩下。

  「啊!……」這一刻我隻覺得下身被撕裂了,眼看著親媽主人的高跟鞋在不
停的攪動,我隻覺得疼痛一波一波的襲來,我知道,那層代表純潔的處女膜已經
被親媽主人的鞋跟攪爛了。但是片刻之後,我卻發現身體已經適應了這種疼痛,
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開始有了快感。

  「真他媽賤!跪好!」親媽主人看我已經有了反應,便抽出了鞋跟,我低頭
望去,發現居然沒有血跡,不是說破處之後會有血的嗎?

  「過來跪好!」隨著親媽的命令,我再次跪倒在她的腳下。「擡起頭來!」

  當我擡頭時,親媽將高跟鞋頂在了我的額頭,我忽然發現親媽的鞋跟裡面變
成了紅色。

  「知道為什麼沒有血嗎?你的處女血都在這裡了,我這雙鞋是特別為了你這
種賤狗準備的。」

  「原來如此,還是親媽想的周到,要不然母狗女兒的賤血弄的到處都是,髒
了親媽的屋子就不好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越來越適應現在的情況,甚至不用
人提醒就知道主動去說下賤的話來侮辱自己,而且越這樣說越興奮。

  「真是個賤骨頭!去把奴隸契約簽了!」

  那邊田雨姐姐早就準備好了一大張紙,上面早已印好了契約條款。接著又不
知道用什麼東西把主人鞋跟裡的血抽了出來,擠出一點塗在了我的大拇指上,剩
下的就封在了一個小瓶子裡。

  我知道我需要在契約上按下手印,我知道我將要被賣給主人,還是我自願出
賣自己的,我甚至都沒去認真看契約的內容,反正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我終於按下了手印,並拿起契約讓田雨姐姐拍了照片,破處認主的儀式就算
完成了,接下來呢?我將面臨怎樣的調教?我的小穴已經迫不及待的春潮湧動了
……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