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同事小依——第四集

  從那次的「口交事件」,又過了一個月。這個月來,妮妮和我除了公事上必
需的對話,幾乎一句都不跟我說。和她出差的每一天,原本是最美好的時光,成
為最難熬的片段。

  經過這幾週和妮妮的糾葛,我可以說是無暇顧到意淫偷窺小依這件事了。

  對我來說,妮妮是一種心頭上的既酸且苦的心結,而小依純然是如麻辣鍋般
嗆辣重口味的口感。畢竟小依是有夫之婦了,而妮妮至今—至少到現在為止,似
乎是我還有機會追求的對象。兩者在心裡的意義地位自然不一樣。當然我也深知
魯蛇如我不可能配的上妮妮的。但如果有那十億,不,十萬億分之一的機率她肯
垂青,我真的作牛作馬每天為她死一百次也甘願。

  至於小依,是說,小依是有夫之婦,但從我開始監看她的生活,她就已經出
軌好幾次了;先和肌肉棒子舊情人muscle來了一炮,再來和國中同學中漢
也來了一炮,甚至連自己的親表弟和他的軍隊長官也有福享用小依的大奶子的觸
感。真是太淫亂了。

  回想起每次性愛畫面,小依似乎都是半推半就,然後愈來愈進入狀況,然後
就完全沈浸在魚水之歡……配上她那清純的臉孔和犯規的超爆乳身材,小依根本
就是天生的性愛女神嘛!

  距離小依和中漢那次激情(是否有被下藥?我依稀看到有白色粉末,但不敢
斷定)後,又過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中,我有時也會想起而打開小依家的視訊。
但大多數時侯是沈陷在自己對妮妮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心情,有次看到小依和
先生阿嘉在床上的魚水之歡,竟覺得有點對不起妮妮,索性關掉視訊不看了。

  反正小依這種淫蕩巨乳被誰幹,再怎麼樣也輪不到我啊,不是嗎。

  這天,又是個寂寞的週五夜。我獨自買了微波晚餐,看著無聊的電視,今晚
大概又要這樣度過了吧。想找片A片打個槍,剛好s1的超巨乳女優宇都宮剛發
新片,決定就對著她打一槍吧!


一邊打手槍,一邊看著螢幕上宇都宮被幹的楚楚可憐,無辜的巨乳晃來晃去
的畫面,我依稀有點分不清楚螢幕上是小依還是宇都宮,又不禁覺得有點辛酸,
但脹紅勃起的肉棒仍誠實的被我的右手套弄著。干,真是悲情的一槍啊,我邊打
槍邊想著。

  沒多久,螢幕上男優終於hold不住了,把濃濃的一發噴在宇都宮小姐的
臉上,我也滿足的射出來,認命的清理著。清理完,開始上網無聊閒晃,邊消磨
時間之際,無意識的順手又開了小依家的視訊。


畫面裡,小依和老公阿嘉穿著一身居家的斜躺沙發上在看電視聊天。也正剛
好,阿嘉手機響了。

  「喂?……哥,怎麼啦?喔是喔?那麼誇張?是喔?喔好……喔這個……我
問問看小依好了,我等一下打給你。」

  「怎麼啦?」阿嘉掛斷電話後小依慵懶問道。

  「喔,剛就我哥宜成啊。你見過幾次嘛。他在一個連鎖健身房當店長。他說
他們家水管爆裂,現在地板大淹水。他找了水電工師父弄了半天,師父說要明天
起趕工四天三夜才修的好。他問說這三天可不可以借住我們家。如果不行,他去
住旅館了。」

  「這麼慘喔~」小依瞪大眼睛說,「我ok啊!但他要睡哪裡?」

  「你ok的話,那……」阿嘉想了一下,「就睡……不然給他睡書房打地鋪
好了!他說他有睡袋,反正我明天要出差四天,也不會進書房打電動,就讓給他
好了!」

  「對喔,你要去上海四天,我都忘了。」小依笑笑道,「那好,就書房囉!
我去打掃一下。」

  小依起身去忙,阿嘉連忙回撥電話告知阿成。

  這聽起來再平常不過的情節了,我想說大概沒什麼好戲看了,倒是心裡有個
有趣想法,阿嘉有個這麼火辣嬌妻尤物,出差時會想偷吃嗎?正所謂家花哪有野
花香,好想知道阿嘉會不會有出軌的慾望呢?如果他知道他頭頂上已經有點綠綠
的,會不會更想偷吃來平衡回來呢?

  我沒再仔細看下去,繼續上我的網,打一會電動,聽到視訊傳來交談聲。我
把畫面切回去。

  一個高壯的男子背著健身用旅行袋,正和小依阿嘉聊著天,看來就是阿成。
阿成果然蠻有健身教練的感覺的,高大,黝黑,肌肉線條明顯,臉書沒有贅肉,
笑起來很陽光很man,聲音低沈又俐落。和阿成相比,阿嘉就像個不折不扣的
電腦工程師,太陽曬太少的那種。

  「小依,啊,還是應該叫弟妹,真的很不好意思來打擾了,我家現在整個家
具全進水了,簡直就是一片汪洋,這三四天真的要麻煩你了。」阿成開門見山地
說。

  「不會呀!哥……你不用太見外,叫我小依就好啦!」小依燦爛笑著,「我
們準備好了書房,要委曲你打地鋪囉!」

  「沒問題沒問題!應該的!」阿成笑笑,把旅行袋放下來。

  「哥,我明天去上海四天,小依就麻煩哥幫我照顧囉!」阿嘉說。

  「哪裡哪裡,是我打擾了。小依,有什麼需要搬需要粗活的儘管開口!我搬
沙包那些什麼的都是小case!」阿成拍胸脯說。

  「沒錯,小依,你不用客氣,我哥當到健身房店長可不是當假的,身體每天
在狂練,很勇猛的!」阿嘉拍拍阿成的肩。阿成也笑笑點點頭。

  三人一陣聊天後,就各自準備去睡了。我看沒什麼好戲了,也把電腦關掉。
不過次日禮拜六整天心裡都有個詭異的預感想要開視訊看看,總覺得似乎會有什
麼好戲。無奈禮拜六白天都在外跟朋友吃飯或出去玩,回到家已經十點多了。澡
都沒洗就開了視訊。

  我一切,客廳沒人,小依的臥房裡倒是春光無限。小依全身只穿著一件紫
色蕾絲細肩帶睡衣,完全沒有內衣,兩粒大奶露出大半,奶頭突起印痕清楚可見。
她把ipad立在床頭,明顯對著ipad在搔首弄姿。我看不清ipad裡是
誰,但聲音似乎是阿嘉的。看來兩人是在透過網路調情。我瞬間整個肉棒充血起
來。


  「老公……」小依一手揉著自己左邊乳房,一手嬌媚的撥著盤起來的頭髮,
「你怎麼還不回家滿足你老婆呀~」

  「小依,你也知道我還要三天嘛……你擺這樣姿勢是要我在這裡慾火焚身嗎
~小心我去叫雞!」阿嘉笑著說

  「你敢!」小依佯怒道,「不準你叫,我要你在視訊前……弄出來!!」小
依妖媚的笑

  「沒問題,老婆,看你穿這樣,哪個男人受的了啊……」阿嘉聲音傳來。

  的確,看著小依的媚態,我也已經火力全開的在搓槍了。

  「老公……」小依兩手捧著自己的奶球故意壓擠出深深的溝,「人家好想要
喔~」

  「小依,我好想射在你的大奶上……」阿嘉半喘著氣道

  「老公,我都還沒脫,你就那麼興奮,那我這樣怎麼辦……」小依調笑著說,
邊慢動作的解下一邊肩帶,捧起乳房,調皮的手撥一下頭髮,接著又把另一邊肩
帶解下,讓整件睡衣上半身滑落。她兩手捧起裸裎的巨乳,跪坐在床上,上半身
前傾,一手扶著根本遮也遮不住的大奶球,一手調皮的吸吮著自己的手指。

  哇靠,雖然我看不到全部正面,但小依側面的奶型實在太大太誘人,她的纖
手一擠壓整個奶像水球般軟綿綿的被壓扁而乳肉變形溢出那畫面真的又壯觀又勾
引。我已經在隨時都快要噴的階段,相信視訊那頭阿嘉也差不多。

  果然,阿嘉聲音傳來。「老婆……」阿嘉聲音很急促,「我快不行了……」

  「嘉,給我,給我……嗯哼……」小依半嬌喘著邊揉著自己的乳房邊淫語著,
「射給我……」

  「小依……我……要射了……」阿嘉喘著氣,「啊,啊……嘶……」

  隨著阿嘉的氣音拉長,我想他是射了。我也無顧忌,對著畫面上小依揉著大
奶的騷樣,狠狠的噴發出來。

  「老公……」小依似乎也剛過了一波高潮,手放了下來,半躺在床邊,上身
仍赤條條的露出巨大的美乳,「你好像射好多~」她嬌聲道


  「是啊,小依~」阿嘉虛脫的回答,「昨天晚上不敢作,怕吵到我哥,累積
到現在,等回去後要再狠狠的射更多給你!」

  「你來呀~」小依嬌媚的回答,「嘿嘿,現在把你榨乾,你就沒力氣去找外
面的吧~」

  「老婆,能被你榨乾,誰還想去找別的女人啊!」阿嘉回答著。

  我也深表同意,有小依這種美人妻,絕對照三餐幹她都不會倦!

  這時進入射精後的冷靜期,我忽然發現:小依的臥房門似乎只是掩著而沒鎖。
而重點是似乎有人影。我趕忙切換到客廳鏡頭,果然,雖然光線不足,但可以肯
定的是阿成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門外聽著。從他的姿勢,手擺放的位置,他可能也
正在……打手槍!

  這下好了,我心裡興奮了起來。精壯的猛男哥哥跟美豔巨乳弟妹要在屋簷下
三天兩夜,而顯然猛男哥哥對弟妹是有性幻想偷窺的。我不禁期待了起來接下來
會有什麼好戲看了。

  第二天是週日,我整天有空就守著視訊。不過白天時阿成哥似乎出門了,小
依也有事沒事出門一會。沒什麼發展。一直到晚上,又有有趣的事發生。

  晚餐時間,小依獨自吃著便利商店晚餐邊看電視。吃到一半阿成回來了,坐
在沙發和小依聊著天。兩人似乎話頗投緣,阿成講起自己經營一個小健身房,當
加盟店的店長,健身房裡的趣事,逗的小依笑的花枝亂顫。

  看著小依甜美的談笑真的是很賞心悅目的事,不過看久了覺得兩人應該會以
禮自持吧,畢竟是弟弟的老婆耶,我想。正在開始考慮上網時阿成就和小依說他
要去洗澡,就逕自進了浴室。不一會聽到水聲,顯然是開始洗了。小依則繼續悠
閒的看著電視。我沒有切到浴室畫面,畢竟我性向可不想要看猛男洗澡。

  不一會,阿成聲音傳來,「小依?」

  「怎麼了嗎?」小依問,把電視切靜音。

  「你們家有沒有大毛巾?」

  「啊?要作什麼?浴室裡面有小的毛巾呀,」小依起身問道。

  「因為我洗完了才發現我忘了拿衣服了,舊衣服又一身是汗,你有沒有大毛
巾我包一下,總不能這樣出來吧?」阿成聲音傳來。

  「啊……」聽的出來小依立刻開始害羞了,但她還是到櫃子找了一會,拿到
一條被單,走回浴室門口外。「找到了,我放這裡~」

  話還沒說完,阿成把門打開,兩人不約而同「啊!」了一聲。原來阿成以為
小依已經放在門口了,把門一開,發現小依拿著被單在門口。兩人幾乎是嚇呆了
般定格好幾秒。因為鏡頭的角度,我直接看到阿成正面全裸,一身精壯的肌肉活
像電影明星,而搶鏡的是他那根肉棒,整根硬條條的勃起著,而且雖然視訊鏡頭
看不清楚,但似乎可以看出阿成的屌相當相當的粗,應該明顯比一般人粗!

  小依定格了幾秒,手一鬆,被單滑下去。阿成趕忙撿起,圍住下身。「不好
意思不好意思,小依,對不起,獻醜了……」

  「不會,是我……是我沒講清楚……」小依囁嚅道。

  「不好意思,獻醜了,傷眼睛傷眼睛。」阿成爽朗的自嘲。

  「不會傷眼睛,哥你的……你的身材很……很好,」小依結結巴巴的說,似
是雙頰腓紅,兩手捧住臉頰。

  「我是健身教練,練身體是應該的啊,」阿成笑笑,忽然我看他眼神口氣似
乎有點轉變,有點心機的感覺。「倒是剛某部位不心變成獻寶了,希望」那裡
「沒有真的傷到你眼睛啊,小依~」

  「你說……」小依停頓,但眼神看著阿成下體。阿成立刻把被單一放,再度
露出那硬挺的肉棒。

  「啊!」小依又驚呼,兩手本能的遮住眼睛,但似是透過手指縫隙在偷看。

  「小依你應該是有點嚇到吧?有看過的都說我……我那裡,有一點,嗯,就
是有一點粗啦,」阿成也有點結巴的說,「希望你不會覺得很奇怪……」

  「是,是真的有點粗……」小依咕噥著,忽然恢復理性似的轉過身背對阿成,
「夠了啦!阿成哥我們這樣對話好像……太奇怪了一點吧!」

  「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阿成笑笑,把被單圍好。「不好意思,我本
來就習慣開黃腔,講話沒有分寸,小依你別介意啊!」說完,轉身走進書房找衣
服去了。

  小依有點呆住似的,又發徵了半分鍾,才突然驚醒似的進了房間。

  幹!我心想,就這樣結束了嗎?阿成剛到底是不是故意在溜鳥呢?是說他那
根真的很粗,不是我在說,我很懷疑小依是不是能克制自己不去亂想……

  果然,約半小時後,小依舒服的在床上滑著ipad。正想說她怎麼沒跟阿
嘉網愛時,阿成敲了小依的房門。小依這時還是穿著居家服,起身去開門。阿成
這次倒也沒再溜鳥了,穿著緊身背心和短褲站小依門口,手裡拿著一個物事。


  「小依,剛真是有點冒犯,有個禮物昨天就該送你了,今天想起來才拿過來
給你。」

  「是什麼呀?」小依接過來攤開,臉立刻又紅了起來。那是一件紫色的蕾絲
一件式小可愛連接丁字褲,小可愛和丁字褲只有一條線連接。「幹嘛……幹嘛送
我這個?」

  「唔,說起來很白痴,但是我們健身房秘書小姐訂購要自己用,結果寄到健
身房,我以為是健身房的就拆開。」阿成一臉誠懇的說,「結果一問她她打死不
認是她買的,明明她同事已經說有看到她上網選,她就是不認。我就沒收啦,想
到我現在也沒女友可以送,就想說送給你,你穿給阿嘉看一定可以增加情趣。」
他停了一下,又說,「小依你身材那麼好,穿這種情趣衣一定爆性感,連日本A
V女優都比不上你啦!」

  「哥你說什麼啦~」小依又害羞又臉紅的別過頭去。「你這樣講我很難接啦
~」

  「哈哈!好,我不多說了,」阿成欲言又止的說,「那小依你早點睡囉!」

  「嗯,晚安!」小依答道,帶上門。

  小依在房間裡似是心猿意馬又發呆了一會,低頭一看手上的性感內衣,想了
一下,似乎是臉紅著開始脫下居家服,準備試穿這件情趣衣!

  我眼睛差點跳出來,肉棒瞬間又開始快速勃起,連續兩天看到香豔的小依胴
體是要我精盡人亡嗎?只見小依慢慢褪下身上的居家服,曼妙的胴體曲線和裸露
的巨乳一覽無遺。她誘


人的前傾,兩粒雪白的巨乳顯的更加碩大,吹彈可破的白嫩肉伴隨著大奶的
微晃著,小依將這件情趣內衣穿上,只能用「衣不蔽體」來形容,紫色的小可愛
根本只有在乳頭地方稍為有點遮蔽,其他全是線。紫色的小可愛將巨大的奶球微壓
稍扁,而紫色衣料與小依雪白的膚色對比更顯的淫靡香豔,我在鏡頭前看也已經
完全血脈賁張!


  「這什麼衣服呀……」小依自言自語著,用手搧著臉頰似是要揮去雙頰的緋
紅。但她穿好後似是想欣賞著自己的胴體,走到鏡子前面自賞起來。只見她長腿
張開倒v字,身體向前傾,大奶垂下U型毫無遮蔽,小依在鏡子前不停換著po
se,一會扯肩帶把奶球壓扁平更顯巨大,一會解肩帶兩手夾捧起巨大的乳房而
嘟起嘴,一會又變換著不同的性感豔姿。我想小依是覺得一人在房間所以可以自
顧自的自賞吧,我倒是看的快要射出來!

  不過,我又注意到也不是只有我一人,小依房間的門似乎有什麼問題,會微
微打開,而從視訊中可以清楚看到阿成哥又站外面偷瞄了。可以想見小依穿著這
超曝露性感打扮的畫面已經盡收他眼底了!


  小依自顧自玩了一會,就又脫下來收進衣櫃,然後穿上居家服,和衣就寢了。
阿成哥也神不知鬼不覺的退回他的書房了。這晚似乎就這樣過了,但我心裡的直
覺,或是說是我的期待,明天應該會有更大的事要發生……

  ——-

  第二天,我的心思又被別的事佔據了。

  這應該從過去這一個月講起。約一週前,不知為何,公司有人開始傳流言說
妮妮用性服務換取了C董的大單。而我的被吹喇叭事件也被傳出了。不知道是不
是從C董人馬那裡流出來的,總之我可以想像妮妮一定很痛苦。她這種凡事求好
心切的美女,怎麼可能容許有這種不堪的流言(雖然是事實)跟在她的名字之後
呢?

  而這天,我們兩人再度出訪客戶。一路上妮妮一樣不跟我說任何一句話。見
了客戶,該說的都說完了後,我們再度上了我的車,兩人安靜的聽著廣播。

  忽然間,妮妮轉向我。「停車。」

  我嚇了一跳,這裡是忠孝東路,車流不息,哪可能立刻停車?「妮妮,你想
去哪嗎,我們找地方慢慢講,但我現在不能說停就停……」

  「前面是新生高,下面有停車場。去停在那裡。」妮妮毫不猶豫的說。

  我當然立刻照辦,不一會就停好了車。

  熄火,開了一點窗,我等著妮妮說話。我轉頭看她,卻被嚇到,原來不知何
時她已經淚流滿面了。

  「妮妮,你怎麼了,是我不好,我……」

  她立刻打斷我。「公司裡的傳言你聽過了吧?」

  我猶豫了一會,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用騙我了,你不可能沒聽過。」她斬釘截鐵地說。

  我只好認了。「是沒錯,不過妮妮,不用在乎……」

  「我不在乎。」妮妮冷冷的說。她別過頭去,用修長的手指將淚抹掉。「我
早就被抹黑慣了,從進企金,就有人說我色誘經理才進來,接單永遠都被背後說
用上床換單。我沒作的事講的跟真的一樣,誰在乎多一件事呢?」她轉向我,眼
淚又滴落在美麗的臉上。

  「妮妮,人家怎麼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又被打斷。

  「小魯,我問你,你那天……為什麼要親我?」她忽然說

  「啊?」我呆住了,怎麼突然跳到那件事呢?而且,不是……不是她先親我
的嗎?

  「你親我,亂摸我全身,不會想打死不認吧?」妮妮口氣中帶點不屑又帶點
憤怒。

  我真的搞不懂她在想什麼,只得胡亂回答。「妮妮,你別亂想,我,我有作
的事當然認……但後來知道你有男朋友後……我……」

  講到這裡,我又講不下去了,因為她的淚如雨下的速度又加快,整個臉都是
淚。她抺著淚,「我男朋友……他……他不愛我,他只有想作愛的時候來找我,
其他時候,他只顧著跟他健身房的那堆混混浪費時間,他自以為是店長就了不起,
店長又怎麼樣,每次在我面前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還說我太醜,胸部太小……」

  「你?醜?胸部小?有沒有搞錯啊……!!」我是真的不能接受,妮妮長的
像波多野結衣,又有E罩杯的巨乳,有女友如此,夫複何求?!!

  妮妮哭中帶笑,「好笑吧?他真的這樣說我……」她又低下頭來,哭個不停。

  我真的不知要如何是好,只得慌亂的找面紙拿給她。妮妮接過去,擦了好一
陣,終於平複了下來。

  「你……好一點了嗎?」我關切的問。

  妮妮把俏臉轉向我,臉上沒一絲微笑。她和我四目相對,看著我。我整個人
手足無措,不知現在是怎樣。時間像是涷結在我們之間,她看著我,我看著她。

  就這樣,至少過了五分鍾,因為廣播完整的放完了一首歌。妮妮迷人的眼睛,
從原先濕潤而熾熱的眼神,似乎轉變有點落寞,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她再度低
下,忽然間,她用力擰了我手背上的肉,用力一捏。我痛的叫了出來。

  「你真的,你真的不懂女人!」她冷冷的丟下這句,轉回去好端端的坐著。
「開車!」

  ——-

  經過一天與妮妮驚心動魂的糾葛,我真的有種心力交瘁,女人心海底針的感
覺。也許我永遠無法懂女人吧,看來我還是認命的當魯蛇一生好了。

  當自暴自棄的想法浮現,就更會想去看A片打手槍,揮去一切需要煩惱的事。
還好我沒有忘記繼續關注小依和阿成哥的發展,當晚一回到家就死守在電腦前。

  晚餐前後一如之前沒什麼特別發展。我也開始邊作自己的事。一直到九點多,
小依拿了衣服,從房間走出來,走進浴室。

  原本我要切換畫面到浴室看香豔的小依淋浴畫面的,但我忽然發現有趣的現
象:阿成從書房走出來,開始脫衣服!


  是的,我原以我看錯了,但沒錯,他就站在客廳開始脫衣服,把全身脫的一
絲不掛,然後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小依~」他喊了一聲,「你有空嗎?」

  浴室裡小依仍淋浴著,但小依聲音傳來,「怎麼了嗎?哥?」

  「我有問題想問你一下,不好意思,」阿成全裸著,那根粗大的肉棒明顯勃
起著一跳一跳的站在門外喊著。我切到浴室畫面,小依濕著身子,身上還在滴水
踏離蓮蓬頭,她找不到。

  大浴巾,只好拿著一條不大的毛巾,長度剛好覆蓋從乳房到下體的面積。她
一手壓著胸一手遮著下面,把門轉開,探出頭來。「你要問什麼呀?」


  小依一把頭伸出來,眼睛就呆住了,阿成怡然自得的正面全裸面對著她,粗
硬的肉棒高高挺起。「小依,我要問你,我找不到你給我那支鑰匙,我進門就放
玄關擡子上,你有拿錯嗎?」

  小依似是沒聽到,或是驚嚇到不知如何反應,她只瞪大眼睛,看著阿成的裸
體,眼神不停飄向又飄離阿成的大屌。「哥……你……」她吐出幾個字。

  「小依,不好意思,又讓你看到它了。」阿成往前走一步,把浴室門整個打
開,只見小依一手遮著毛巾,兩眼瞪大看著阿成,不知說什麼。

  「小依,別裝了,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看看它,既然今天晚上是我住你們家最
後一晚了,想說就讓你看清楚一點……」阿成又往前走了一步,與小依只隔不到
兩步距離。

  「你……你不是……鑰匙……」小依結結巴巴的回答,眼神從沒有離開過肉
棒。

  「哈,那也是啊,所以待會要請你幫我找囉~」阿成故意讓他的肉棒硬勃著
一跳一跳著。

  「你……找鑰匙……幹嘛……脫光……」小依小聲的說。

  阿成輕輕伸出手去,握住小依的手。「因為我想,你應該會想摸吧……」

  干,這什麼爛邏輯,擺明牛頭不對馬嘴!但我看小依根本已經被粗屌勾走魂
了,哪能思考?

  阿成見小依沒有反抗,拉住小依的手,小依手裡的毛巾滑落,全身胴體一覽
無遺。小依「啊!」的一聲驚呼,阿成順勢把小依的手拉去握住他的肉棒。


  「很粗吧?小依?」阿成溫柔的問著。

  「是……是很粗……」小依這時頭髮還濕著,全身雪白的胴體還滴著水,而
雙頰脹紅著,這個巨乳尤物和粗屌猛男的場面簡直一觸即發!我肉棒已經硬的不
像話了。阿成扶著小依的手,讓小依的手包住他的肉棒,上下摸著,只見小依全
裸著,胸前巨大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而微微晃動著。阿成順勢伸出右手摸上她的
乳房。「我的老二在男人中算超粗的,就像你的胸部在女人中是超大的一樣啊!小依~「

  「不……不可以這樣……」小依似是理智發現,把手抽起,兩手遮著紅透的
臉頰,轉過身背對阿成。「阿嘉……阿嘉不在,我不能……」

  「沒錯,就是阿嘉不在,小依……」阿成一把從後面抱住小依的酥胸,吻著
她的後頸,「讓我抱抱你就好,他不會知道的……」

  「不……不可以……」小依兩手抓著阿成的雙手,似是想把阿成手扳開,但
只見小依的纖細手臂抓著阿成粗大的臂膀,想也知道根本紋風不動。「哥,放開
我,不能這樣子……」

  「好,再一下就好……」阿成到手的怎麼可能放開,他兩手揉上小依的大乳
房,開始揉抓著G罩杯巨乳嫩肉,「小依,你的奶子好大,好軟,好好揉……」


  「不……你說……一下……就好……唔……」小依似乎開始動搖,忍不住發
出唔唔作聲。

  「對啊,再一下,再一下就好。」阿成厚實的大手蓋住小依的大奶不停揉弄,
他壓著小依雪白的乳球讓壓扁的乳球上下揉著,而一邊調整下體,讓粗硬的大屌
卡在小依的股溝裡。

  小依也感受到了,兩手反抓似是想把阿成的下體推開。「你不是……不是說
一下……你那根還……」

  阿成當然不不理會她,開始兩手更大力的揉著小依的大奶,輕吻著小依的後
頸。只見他一手故意抓弄著小依的乳頭,又捏又夾的,小依忍不住叫出來。「啊!
不可以,不……那裡很敏感……」

  阿成見一招得手,玩弄乳頭的那手更是加快速度,不住揉著乳房而兩指夾弄
著乳頭。小依伸手想去抓他的手要推開,而阿成另一手往下滑摸著摸向小依雙腿
間,上下撫摸著,只見小依細長白佻的美腿不自主的夾緊,但阿成的手已伸向小
依的蜜穴。小依上下失守,兩手無力的又想推開阿成抓奶的手又想擋住下體的攻
勢,然而阿成力氣太大,根本像如入無人之境的上下其手,小依只能忍受著高潮
一波波傳來。


  干,這到底算不算強姦啊,還是根本是小依這風流小姨子的享受?

  「哥,不可以,不可以……唔唔……」小依呢喃著掙扎。這種巨乳美女半推
半就的反抗只會讓男人更獸性大發,而阿成的確也是這樣,他兩手用力反架住小
依的手,讓小依手扶著洗手台,用肉棒上下磨擦著小依的股溝。我這角度看不清
楚,但從小依的反應看起來,應該是不時會從股溝滑到小穴口,因為每幾秒小依
會「啊!」的一聲叫出來。

  「哥……不要,不要……啊!不可以……啊!……啊!」小依一直半反抗半
浪叫著。阿成索性把小依的兩腿扳的更開,壓背,讓小依的裸臀蹺起來,他摸了
一下摸到小穴,「小依,你那裡已經濕成這樣,不能怪我想要插進去啊!」

  「啊!我沒有,我沒有……」小依掙紮著,她轉身想要掙脫,又被阿成粗暴
的壓回背後式,又再轉身,又被壓回,小依似乎是真的想要反抗了,她似是用盡
全身力氣先把阿成推開,兩個奶子劇烈的晃著,終於成功的讓阿成退後一步,放
開她的手。小依喘著氣,扶著洗手台。「不可以,不可以這樣,我是你小姨子…
…」


  阿成只停了幾秒鍾,立刻發動下一波攻勢。他一把抓過小依的臉用力的吻下
去,大嘴包住小依的小口,貪婪的吸吮。小依兩手被阿成精壯的身軀壓著,無力
反抗。阿成一手牢牢抓住小依的頸子強吻著她,另一手單刀直入,直接搗向小依
的蜜穴!

  「啊!停,停……停停停……哥……啊!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小
依浪叫聲似乎突然高了幾度,而阿成已經中指伸入小依的小穴中開始不停的挑動,
只見小依上半身劇烈的扭著,原本要推開阿成的手變成用力抓著阿成的肩膀以抵
抗下體傳來劇烈的快感。阿成把小依的左腿擡起,跨在他的手臂上,使小依單腳
站著而濕潤的蜜穴呈門戶大開的狀態,連我在鏡頭前都看到小依的小穴似是流出
不少水出來。干,我心想,這小妮子大概招架不住了,恐怕今晚要淪陷猛男攻勢
之下了。


  阿成見一招得手,順勢把頭埋向小依晃著的裸巨乳,一口含住開始吸吮。這
上下夾攻的威力太大,只見小依雪白的細腰不停抽搐式的僵直抖著,而兩手已經
無力的扶著阿成,任他恣意愛撫挑逗小依的敏感帶。

  阿成整個頭壓在小依的G罩杯大奶球上把乳房壓扁,吸著奶頭嘖嘖有聲,而
手則不停的摳小依的小穴,手指愈摳愈快,小依也愈來愈招架不住。

  「哥……不……不要吸……啊啊啊……啊啊啊……」


  哇靠!我這時已經全速在打手槍了,只見我的巨乳美女同事小依現在完全屈
服在老公哥哥的金手指中,任由他擺佈。阿成當然沒理她,繼續吸吮著小依的大
奶,手指愈挑逗愈大力,小依已經雙眼緊閉,背部弓直,愈叫愈大聲,忽然「啊!」
一聲忽然中斷,全身攤軟下來,手勾著阿成的脖子,而下體噴出水出來!

  我簡直看呆了,肉棒硬到不行,我竟眼睜睜的看我的大奶同事在亂倫勾搭中
潮吹!

  阿成笑了出來,只見小依噴了幾秒,停了下來,喘個不停,閉上的雙眼終睜
開,臉上潮紅滿暈。阿成指了指小依下體,「小依……」他邊微笑邊搖頭,「剛
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我不知道……」小依仍自喘著氣,裸露的大奶上下起伏晃著。阿
成從正面把小依抱住,用力的親下去,鏡頭下還看的到他明顯把舌頭伸進小依的
小口中粗魯的濕吻著。小依不知是無力反抗還是春情挑起已經失去理智,似乎也
稍稍配合著阿成的吻。阿成邊吻著小依邊把小依的右腿擡起,肉棒直接卡在小依

的小穴口,這畫面根本跟AV場景一樣啊!
  小依一手抵在阿成的胸前,似是想要反抗但沒有力氣,但到這局面似乎誰也
無力回天了。只見阿成磨一磨,腰一挺,肉棒似乎就滑了進小依濕透的小穴中!

  「啊!你……你……插進來了……啊啊啊……」小依驚呼著。阿成伸左手將
小依的右手扶在他的肩上,接著兩手抓穩著小依的臀部,整根肉棒根根的幹了進
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依帶著氣音的浪叫著。她的另一手也
不自主的勾住阿成的脖子,阿成腰部規律的抽插,而也伸出舌頭湊向小依的小口。
他邊吻著小依邊不停抽乾著小依的小穴,從鏡頭看兩人的側面,只見阿成粗硬的
肉棒不停進出小依的下體,而小依白嫩渾圓的屁股肉被幹的晃著。

  小依似是春情大開,已經是一手勾著阿成的脖子,一手摸著阿成的胸肌,而
伸著舌和阿成濕吻著。阿成抽插了一會,停了下來,扶小依到浴缸邊,肉棒從沒
抽出小依小穴過,而他坐在浴缸邊,讓小依面對他跨坐在他身上,開始挺腰大力
的抽插。


  「啊!嗯!嗯……啊!啊!啊啊啊……」小依每一下似乎是都被頂到底了,
不由的放聲浪叫。只見小依扶著阿成的頭,阿成兩手扶住小依背部,而小依的細
腰不停前後扭著,配合著阿成每一下用力的上頂。

  「小依……」阿成低聲喊著。他停頓了一會,扶小依一隻手往後扶著浴缸邊,
讓小依上半身不是和他緊緊相擁,而是以45度斜著。接著又開始腰部挺動抽插著。只見小依裸裎無
遮的巨大豪奶開始不停劇烈晃著,在我這角度看起來實在太讓人血脈賁張了。小
依一手勾著阿成的脖子,晃著她的大奶,扭動著腰回應著阿成的劇烈進擊。阿成
邊抽插著小依,邊不時低頭又親又吸著小依晃著的奶頭和乳房。

  「啊!啊!啊!……哥……你……啊啊啊啊啊……」小依話都說不完,阿成
激烈的抽插已經讓她爽翻天。看來這時她理智已經徹底斷線。阿成又再抽插一陣,
停了下來,兩人熱烈的激吻著。阿成邊熱吻邊恣意玩揉著小依的大奶,小依這時
已經完全進入狀況了,手扶著阿成的頭,熱情的交吻著。

  阿成停了下來,扶小依走進還在淋著水的蓮蓬頭底下。

  「哥……你幹嘛……」不等她說完,阿成又吻上小依,他邊吻著邊把小依慢
慢推到靠著牆邊,讓小依扶著牆壁,而蓮蓬頭正對著小依的美背衝著。阿成讓小
依上身前傾,雙腿張開,扶著小依的腰,再度把他那根肉棒插了進去,開始規律
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伴隨著水
聲,在浴室中回音繞著。這畫面我真的差點要射出來了:小依扶著牆邊全力的浪
叫,但叫聲多半被水聲和啪啪聲蓋住,阿成扶著小依的細腰,不停大力抽插著,
小依垂下的大奶劇烈前後晃著,那甩動的美乳波動簡直讓人快昏迷!


  阿成把小依上半身拉起來,兩手往後架住,兩粒大奶裸露著隨著每一下抽插
而不停晃動,而水剛好淋在晃著的大奶上,呈現一幅極其淫亂的畫面。阿成不停
抽插著,又把頭湊近小依的乳房,一手將一邊的大奶球抓捧起來狠狠邊吸邊揉。


小依已經完全任阿成擺佈,兩人全身濕透,情慾指數上升到最高點,身上濕淋淋
的不知是汗水還是淋浴的水,而兩個超完美肉體在水淋下交纒著。這根本就是頂
級AV的畫面吧?

  這樣抽插了好一陣,阿成停了下來,小依喘著氣扶著阿成的肩。阿成把蓮蓬
頭關掉,扶著小依走出來。他把小依的手支撐在洗手擡上,面對著鏡子,從背後
扶起小依的細腰,再度幹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啊……!」小依的浪叫聲配合著每一下的啪啪聲,淫亂的聲
音融為一體。只見鏡中小依雙目緊閉著,垂下的大奶更顯碩大不停前後晃甩。阿
成抓著小依的腰,全力抽插,每一下都幹到小依邊晃奶邊大叫。「小依……」阿
成得意的伸手揉著小依的乳房邊持續抽插,「我那根幹你干的爽不爽啊?」「啊!
啊!啊啊啊啊……」小依答不出來,只不停浪叫。阿成把手指湊進小依的小口,
小依本能的含住吸吮著,這畫面實在太淫亂了!小依側著頭吸著阿成的手指,胸
前雄偉的大奶仍不停晃著,阿成腰部沒有慢下來過。小依上半身側了一些,頭轉
過來,阿成湊過去再度吻著小依,而兩手抓住小依的大奶,兩人又邊抽插邊熱吻
著。


  阿成把小依的上身放了下來繼續扶著洗手擡,手抓著腰部又再一輪全力的抽
干。

  「小依……」阿成喘著氣,「喜不喜歡這樣幹你……」

  「喜……喜歡……啊啊啊啊……」小依雙目緊閉,邊浪叫邊答道。

  「喜不喜歡我的老二這樣大力幹你……」阿成邊問邊更大力的抽插著。

  「啊!啊啊啊啊……好大力……哥……你好大力……啊啊啊啊……」

  「快說!喜不喜我的老二啊……」一邊啪啪作響的抽插著

  「喜歡!喜歡!……啊啊啊……哥……你老二……好粗……好大……啊啊啊
……」

  「干的爽不爽啊!」阿成愈大聲的問愈大力的抽插

  「干的……好爽……要死掉了……啊啊啊啊……要死掉了……」

  「喜不喜歡被我幹?大聲說出來!」阿成大力的抽插著「喜歡……喜歡……
啊啊啊啊……」

  阿成這時已經是兩手扶著小依臀部,每一下都快速大力的插到最底,每插一
下小依腿幾乎要站不穩的腿軟了。「小依……」阿成喘著說,「我快不行了,求
我,求我射進去……」


  「啊!不可以不可以……成哥……啊啊啊……會……會懷孕……」

  「不行……我要全部射給你……小依……」阿成邊抽插邊伸手抓著小依晃著
的大奶

  「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求你……啊啊啊啊好大力……要死掉了
……」

  「求我射進去……小依……」阿成脹紅著臉全力抽插著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啊啊啊!!啊啊……要死掉了……要被幹死掉了
……啊啊啊……」


  「我……要射了……」阿成一聲低吼,腰部一送,緊緊抓握住小依垂下的豪
奶,下體和小依的臀部緊緊相合著,每一抽搐小依就又叫出聲來,這樣抽搐許久,
看起來是狠狠的把一大泡濃精灌進小依的小穴了。

  我也再忍不住,狠狠的射精了。

  良久,小依腿一軟,轉身坐了下來。阿成溫柔的扶起小依,溫柔的吻著她。
兩人熱情的交吻著。而鏡頭看不清楚,但似乎有一些白白的液體從小依的小穴中
緩緩流出。

  兩人終於吻完,緩緩分開。小依臉依然紅紅的,兩手蓋住臉頰。「哎喲~~
~」她拉長音嬌嗔著,「我們怎麼會這樣,怎麼辦啦~~~。」

  「沒事的,小依,放心好了。」阿成前傾吻著小依,又往下親向她的乳房,
輪流吻著左右邊乳房。

  「你好壞,還射進來……」小依嗔道,「懷孕怎麼辦……」

  「懷孕,我就變叔叔加爸爸啊!」阿成很man的笑答道。

  小依搥打著他,「喂,正經啦,怎麼辦?」她佯怒道。

  「放心,我準備好事後藥了,待會給你。」阿成抱著小依上半身,仍溫柔的
吻著她的大奶。


  「討厭~原來你根本早就計劃好了~」小依裝生氣的樣子搭配她的裸巨乳,
實在讓人無法自制啊!

  「沒辦法,你實在太讓人無法抗拒了,小依,」阿成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說。
「真的,我從第一眼看見你時,我就已經……已經不能自制了。」

  「喂,你早不說這些,我已經是結婚還嫁給你弟了耶!」小依嘟嘴道。「今
天的事……」

  「今天的事,永遠都是我們的小秘密,好嗎,小依?」阿成溫柔的捧起她的
臉。「明天之後,明天再說。我答應你,不會影響你的家庭,不會改變你和阿嘉
的關係,但你隨時需要,我永遠在你身邊,永遠守護你,好嗎,小依?」「你…
…」小依似乎不知如何回答,臉紅紅的甚是可愛。「好啦,我們待會好好談談,
我先去沖掉啦,你射那麼一大堆進來……」小依嗔道

  阿成笑笑,打開水,扶小依到蓮蓬頭下,從背後一手抱住小依,一手溫柔的
幫她淋浴,沖洗,由上到下,也沖洗下體,小依則認命的被他從背後抱住,阿成
厚實的手臂壓在小依的大奶上。兩人不發一語。

  淋浴完,兩人身子擦乾,小依穿起衣服,走出浴室,阿成仍全裸著跟了出來。

  「你不會冷啊?」小依問他。

  「不會,我ok。」阿成笑笑。「小依,我問你,我今晚……要陪你睡嗎?」

  「我剛也在想這個問題,哎喲……」小依嘟嘴道,「阿嘉明天就要回來了,
而且……讓你睡他的位子,感覺好奇怪……」

  「我懂,我也瞭解。」阿成點點頭。「沒關係,小依,我們就當什麼事都沒
發生,我回去睡書房。」

  「嗯……」小依欲言又止。

  「不過,你終於經曆到我的肉棒了,感想如何啊?我想聽。」阿成笑笑著問
她。

  「哎喲怎麼突然又講起這個啦!」小依吐舌頭。「不是說當什麼都沒發生嗎?」

  「我想聽你說嘛。」阿成說,「回答我這個就好。」

  「就……」小依害羞臉又紅了起來,「真的很……很粗,會塞的……滿滿的,
每一下都感覺好深,好滿……」

  阿成不待她講完,又過去抱住她深深的一吻。「從今以後,你需要它時,它
永遠為你服務,小依。」阿成說完,就逕自走向書房了。

  小依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呆住許久,去倒了一杯水,也進了自己臥房。

  我看到這裡,想說兩人告一段落了,就起身去清理剛才噴的亂七八糟的精液,
倒杯水,回來時,發現阿成在小依的臥房裡,小依坐在床上,似乎在吃阿成給的
藥,這大概是事後藥吧。

  「小依,既然是最後一夜,明天阿嘉要回來了,你再陪我多聊聊嘛。」阿成
說,「既然你不想在這床上,不然我們到沙發上。」

  「喔……好。」小依答應。

  兩人到沙發上,開始聊著天。我聽了一會,就開始邊上網邊有一搭沒一搭的
聽,因為他們開始聊一些有的沒的,像是以前念什麼學校,興趣是什麼之類的,
感覺像男女朋友約會一樣。

  干,我一邊心想,阿成你這禽獸,你把你小姨子幹到爽翻天,現在還在跟人
家交心,是何居心啊你?

  兩人似乎聊的很投機,我都已經不聽了,打了一盤電動,去便利商店買了飲
料回來,他們還在聊。但似乎聊到比較私密的事,小依臉超紅,講話躲躲閃閃的,
似乎在講跟性有關的事。

  「所以,看來我不是你第一次出軌嘛。」阿成笑笑,盱了一口氣。「那我就
放心了,哈哈。」

  「你討厭~」小依作勢搥打他。

  「你說你這個國中同學,看來他應該是有下藥,」阿成說,「你怎麼沒烙人
打他?」

  「怎麼烙人?」小依嗔道,「反正,我想好整治他的辦法後,一定要他加倍
奉還!」

  阿成點點頭,「你說他也是一個健身房的店長,他叫什麼名字啊?搞不好我
認識。」

  小依不假思索的回答,「世界不會那麼小吧?他叫周中漢。」

  阿成忽然停了下來,睜大眼睛,「小依……」他停頓了,「你再說一次,那
個下藥上你的人,叫周中漢,在OO健身房XX分店當店長?」

  小依有點嚇到,「在哪家分店我不知道……你,你也認識他?」

  阿成眼睛似是要噴出火來,安靜很久。許久,終於開始講。

  我開始覺得有趣了,就放下正在逛的網頁,認真聽阿成的話。原來,中漢和
阿成是同一個健身房集團,兩人各自升到店長。因為地緣競爭的關係,兩家分店
有不少摩擦。中漢耍了許多小手段,讓阿成的分店客人流失,到中漢那家,而也
打不實小報告,讓阿成在老闆眼中黑掉,進而影響阿成的bonus及薪水。

  「這麼惡劣啊?」小依瞪大眼睛問

  「還有,還有好幾個惡劣的事。」阿成正色道,「中漢不只耍小手段,還故
意設計我手下的兩個健身老師,一個他用上美人計,讓這位健身老師到他那邊去
時和那裡秘書上床,就被挖過去了,另一個他挖不走,就故意設局陷害他,讓他
名譽破產,名聲敗裂,沒有學生敢跟他,他只好不再作健身教練,轉作行政職。
中漢這招一舉讓我手下兩大明星教練被他搞掉。你說這人有多壞!」

  「真的!好可惡!」小依也生氣道。

  阿成握住小依的手。「小依,你放心,我已經盤算要反擊中漢很久了,」他
說。「我一定要幫你出這口氣,讓這家夥自食惡果!」

  「有什麼我可以幫我,我一定全力幫忙,我也要這個家夥身敗名裂!」小依
也認真的說。

  阿成聽到這,忽然若有所思。「嗯……」他想了一會,「這好像是好主意,
但……」他又停下來,再度看著小依。「我有想到一個方法,但……我不想要你
犠牲太大……」

  「會嗎?只要不要太過份,我都願意出力!」小依熱血的說。

  阿成停了許久,開口說,「我是這樣想,中漢對你沒有防備,你有辦法靠近
他身邊,也許可以幫我們得到一些資訊,弄到鑰匙之類的。但我不希望你因為這
樣再被他得逞你的身體,所以很猶豫……」

  「沒關係!應該想的出方法,讓我可以安全的不會被侵犯吧!」小依堅定的
說。「只要方法夠好,應該可以在他真的怎麼樣之前就先離開,不至於被怎麼樣
吧……」

  「我也希望,但中漢小聰明很多,這事我們要從長計議……」阿成說,「不
論如何,小依,謝謝你,你真的人太好了。」

  「哪有,他得罪我,我要他十倍奉還,剛好而已!」小依說。她忽然噗赤一
笑,「我覺得好神奇,你才來住三天,我們一小時前才……那個,然後現在居然
變成……好像很熟的朋友?」

  「小依,其實我從在你們訂婚時第一次見到你時,就愛上你了,」阿成認真
的說,「真的……」

  小依低下頭,「現在說這些也不重要啦,我的心還是阿嘉的……」

  「我知道,就像我答應你,我不會介入你們家庭。」阿成說。

  小依點點頭,忽然指著阿成下面,「講話好端端的,你那裡是怎麼回事?」

  原來,阿成一直都沒穿衣服,而這時他肉棒又再度硬挺的站立起來。

  阿成低頭看著,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小依,你太美了,它在跟你
致敬……」

  小依吐吐舌頭,「男人都好色……」

  「小依,既然你看到了,」阿成誠懇的看著小依,「我有個小小請求……」

  「什麼?」小依瞪大妙目問道

  阿成沒多說,指指下面。小依一開始沒會意過來,聽懂時,臉大紅了起來。
「你是說……幫你……吹?」

  「嗯,其實,我也好想再跟你狠狠的作一場愛,」阿成道,「但,剛經曆那
麼棒的性愛,我想,今晚一次就夠了,留下那美好的印象。但既然你喚醒了它,
你總是……總是要幫忙息火啊~」

  「我哪有喚醒他……」小依吐舌頭道,但她似乎也不排斥,就往前彎腰作勢
要吸。阿成拉住她,「等一下,小依,再讓我看看你那對美麗的大奶……」

  小依又吐了舌頭,但也認命的把身上那件連身睡衣整個脫下,再度全裸上身。
她往前彎腰,開始幫阿成口交。「啊……嘶……」阿成舒服的籲著氣。小依認真
的吸吮著,頭上下吞吐,而依稀可見垂下的大奶也上下壓著阿成的大腿。


  阿成閉上眼睛享受小依的服務,也伸手去揉著小依的大奶。「小依……」他
嘆道,「好舒服,你好棒,我好羨慕我弟……」

  小依中斷口交,說,「你少來了,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又繼續口交著。

  「真的,你……唔,唔,對,對,就那裡……啊!啊……對……小依,你這
樣吸我的蛋蛋……好舒服……」

  小依似是受到鼓勵,更認真的頭上下吸吮著,阿成一手摸著她的大奶,一手
扶著小依的頭,忽然間他兩手抓住小依的頭,「啊!小依……我,我要出來了…
…」

  「唔……!」小依似是想要掙脫,但阿成力氣太大,抓住小依的頭不放,小
依含著阿成的肉棒,阿成腰一緊,「啊!」的一聲,不停的抽搐,在小依的口中
整噴發出來。

  阿成射完了,虛弱的把小依的頭放開。小依坐起身,含著一大口精液,「討
厭……」她含糊的說。小依一開口,一大沱精液滴落,滴到她的大奶上,兩邊的
碩大乳房上面一大陀精液流了下來。

  「你怎麼……第二發還射那麼多啊……」小依嬌嗔道。只見小依甜美的臉蛋,
犯規的巨乳上白濁的精液還緩緩流著,天啊,這實在太淫美的畫面了!

  阿成虛脫的笑笑。「大概我在健身,蛋白質補品補的比較多吧。小依……」
他讚歎道,「你真的好棒……」

  小依不答,忽然間她惡作劇似的笑笑,嘴一湊過去,又吸上阿成還沒軟完全
的肉棒,整口含住開始吸吮。


  「啊!停……不能吸,現在吸我會受不了……小依……啊!」阿成整個人像
電擊似的手足無措,「小依,求你……停下來,啊……這樣太刺激……」

  小依這樣半分鍾,終於停下來,得意的微笑。「虛脫了吧?虛脫死你……」

  阿成只能無奈的笑,看著眼前這個甜美迷人的美女小姨子,白晃的G奶上及
嘴角都滴流著自己的子弟兵。我透過視訊看著他,心裡只覺得如果我是他,我現
在一定死了也甘願……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