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秘密

我是一個北漂打工者,經過些年在這座都市中打拚,也算事業小成,去年還有了一個美滿的家庭,可以說是愛情事業雙豐收。

說起家庭,就不能不說我可愛的妻子小燕,我和小燕結婚剛剛滿一年,有了她,才讓我在緊張的工作之餘能夠在心靈上和生理上都得到放鬆和愉悅。

我的妻子今年29歲,正是女人一生中最有味道的時候,她身高1米65、體重55公斤,雖說在這個以瘦為美的時代,她略顯豐滿,但也正因為如此,讓她顯得更 有韻味,C罩杯的乳房非常堅挺,形狀也很是好看。和一般的東方女性不同,妻子的腿比身子長出了一大截,由於上學時候經常打籃球的緣故,雙腿很健康,修長雙 腿加上圓潤的臀部,讓人有一種衝上去猛操的慾望。

妻子是那種讓男人們見了都忍不住想入非非的現代輕熟女,卻又有著中國傳統女性的溫柔,我一直以娶她為榮。很多朋友都很羨慕我,經常有朋友開玩笑的說:「你老婆那麼性感,要是能操一次,死了也值了。」當然也就是朋友之間的玩笑話,我也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小燕和我在一起前已經不是處女了,在認識我之前,她曾交往過一個朋友,她的第一次在懵懵懂懂中就給了那個男人。每次在和小燕做愛的時候,我都會情不自禁的想,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奪走了小燕的初夜。

我和小燕經過四年多的愛情長跑,去年底終於步入了婚姻殿堂。在結婚前,我們已經同居了三年,所以沒有了新婚燕爾的那種新鮮感,但是也正因為我們同居多年,彼此都很瞭解,也很有默契,所以,婚後的生活平靜而幸福。

直到今年的五一假期,這種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

事情要從去年說起,去年年初的時候,一則關於副教授組織換妻的新聞吸引了我,一向對新鮮事物有好奇心的我,專門上網查了很多有關的資料,漸漸地,開始對夫 妻交換產生了興趣。從好奇發展到了喜好,一種奇怪的想法漸漸在我腦中形成了,如果有別的男人當著我的面操我妻子小燕的屄,那會是什麼景像呢?

結婚後,在網絡公司上班的小燕週末經常加班,閒著無事的我在一個黃色網站上註冊了會員,結識了很多有相同愛好的朋友,通過QQ互相交流經驗,意淫對方的妻 子。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樣,我喜歡看別人操我的妻子,而不願意參與其中,換句話說,我喜歡做個旁觀者,看著妻子在其他男人的胯下呻吟,而我則更願意在一旁用 DV把這一切記錄下來。通過網絡,我在QQ上認識了一個叫「淫子李三」的網友,他比我大很多,今年38歲了,我就叫他三哥。通過幾次聊天,發現我們很談得 來,他和我的喜好正好相反,他最喜歡操別人的妻子。他很早就結婚了,有個15歲的孩子,可是他和他妻子的關係並不好,已經分居快十年了。

「那你豈不是十年沒有正常的性生活了?」我好奇地問道。

「怎麼可能,」三哥回覆我說:「我有個小老婆,想操屄了就找她。」

「那她結婚了嗎?」我好奇地問。

「她剛結婚不久,現在不能每天過來了。前幾年,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操她,來月經了就操她的嘴。這兩年她跟個男的同居,只能週末過來找我了,不過我現在年紀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樣天天操女人,要不早就精盡人亡了!」三哥答道。

「要知道我可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三哥得意的說。

「那女的長得挺漂亮吧?要不你也不會天天操她。」我說。

「她是那種越長越有味的女人,最近她結婚後,更有女人味了,而且在床上是個十足的騷貨,什麼都能做。我還經常找別的男人和我一起操她,要不滿足不了啊!」看起來,三哥對擁有這個免費炮友很滿意。

「呵呵,那讓我見見你的騷貨吧,我不參加你們的活動,就在一旁看看。」我說。

「那你的雞巴還不得漲死?」三哥嘲笑道:「你的愛好真有意思,直接看A片得了。」

「A片沒有真人刺激。呵呵!」

「這樣吧,過幾天就是五一長假了,讓你看看我和我小老婆的激情歲月。」

第二天,我一上QQ,三哥就找到了。

「兄弟,我小老婆害羞,不願意在陌生人面前操屄,不過她同意和你視頻,讓你在線看我們倆操屄,就在五月一日上午。」

「太好了!我太期待了,那一定很刺激。」我興奮的說道。

晚上上了床,我滿腦子都在想著和三哥的約定,我首先得和妻子請假,我不可能當著我妻子的面看「A片」直播。

就在我思考以什麼理由離開一天的時候,妻子過來輕聲對我說:「親愛的,我五一的時候要出去兩天,小雨病了,我去她家陪陪她。」小雨是妻子的閨蜜,從小學就 是同學了,和我也是好朋友。我正發愁沒有理由擺脫妻子,聽到妻子的話,當然樂得答應了,不過我還是裝模作樣的表示我十二分的不願意和她分離。

話說時間過得很快,沒幾天就到了五月一日。早晨一睜眼,看到妻子正在梳妝打扮。妻子今天格外漂亮,下身穿了一條黑色半身的職業短裙,黑色的絲襪顯得雙腿更 加修長,上身穿了件米色的真絲襯衫,外面套了件卡其色短款的西裝小外套,本來妻子比較豐滿,配上這身衣服,豐滿的乳房和滾圓的臀部更是讓人想入非非。

妻子今天還特意穿上了平時很少穿的10公分高的黑色細跟高跟鞋,一頭長發則很隨意地別在了一邊,幹練中透著一股成熟的嫵媚。

看到妻子的裝束,我不禁看傻了,樂呵呵的對小燕說:「你這是去看同學還是去約會啊?」妻子一聽就樂了,撒嬌的打了我一下:「怎麼,你不喜歡你老婆穿得漂亮啊?」

「那倒不是,我就是怕你出去了,大街上的男人都會噴鼻血而死。」聽我說完,小燕樂得更厲害了,跟我打鬧了一番。隨後,她跨上了自己的包包,朝門外走去,邊走邊說:「這兩天晚上我不回來了,三號我再回家。」說著,開門就出去了。

看到妻子出去了,我也起身洗洗臉,吃了點早飯,便坐在電腦前登上了QQ號。剛一上線就碰上了三哥,他告訴我正在酒店裡等他的小老婆,說著,他打開了筆記本電腦的攝像頭,跟我建立了視頻連接。

說起來現在的科技真是很先進,通過視頻窗口,我很清楚地看到了三哥和他所在的屋子,屋子很小,只有十來平米,看起來是那種廉價的快捷酒店。三哥正光著上身 待在屋裡,他看著比我想像的要年輕,個子不高,但是很健壯,身上的肌肉很清晰,黝黑的皮膚可以看出來是常年在戶外從事體力勞動的,他之前和我說是在工地上 當小工,看來不假。

說實在三哥長得並不好看,甚至可以說很醜,塌鼻子,小眼睛,還長著兩顆大齙牙,左臉不知因為什麼,像是被燒傷的,留了很大的一片傷疤,像大街上看到的乞丐 一樣,讓人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三哥調了調攝像頭,調整到了一個很合適的位置。攝像頭離床很近,三哥跪在床上,解開褲帶,亮出了他的雞巴,問我能不能看清 楚。

從我這個角度來看,根本不像是用攝像頭拍的,更像是有人用DV貼近了拍攝。三哥的雞巴看起來應該比較大,因為從我看到的來說,沒勃起的時候至少比我的雞巴 要大上兩圈。觀察的角度我很滿意,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仔細地看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呵呵,今天我要好好看一下這個大雞巴是怎麼操女人 的。

三哥告訴我,他的小老婆正在路上,還要過一個小時才能到。說著,他拿出了一個小瓶,從裡面倒出了一粒藍色的藥片,就著水吃了下去。「這就是傳說中的偉哥,一瓶一千多呢,托朋友買的。」三哥說道。

「你需要這個嗎?」我很好奇。

「當然不是,是我的小老婆太騷了,操一次不過癮,得多操幾次,所以就買了這藥。現在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如從前了,想當年我一天最多操了她七次。」說到這裡,三哥很得意的笑了起來。

隨後,我們倆隨便聊了聊,內容無非就是他的小老婆怎麼騷,怎麼操著爽。期間三哥告訴我,她小老婆不願意當著陌生人的面做愛,不過,可以加她的QQ號,聊熟了就能隨便操她了。

「我和她說了,這次完了後把她的QQ號給你,你們再聊聊,聊得好的話,咱們倆就能一起操她了。」三哥說。

聽他這麼說,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於是問道:「你願意你的女人被人操嗎?你不是只喜歡操別人的老婆嗎?」

三哥聽了我的問題,嘿嘿樂了,對我說:「有句話叫『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我要操別人的老婆,自己的女人自然也免不了被人操。不瞞你說,別說我小老 婆了,我大老婆都不知道讓別的男人操過多少次了,只不過我們互相都不過問對方的私生活。我們一些打工的朋友有個換妻群,經常聚在一起玩3P、交換、群交什 麼的,我每次都是帶我小老婆去,再說看著自己的女人被別人操,心裡覺得還是很刺激的。」

「是嗎?那哪天能帶我去開開眼界啊?」我興奮的說道。

「呵呵,你什麼時候搞定了我的小老婆,我就帶你去。」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這時三哥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看,說:「她來了。」說著就拿著手機出了房門。

看著他走出去,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盼望已久的時刻終於到來了,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脫掉了內褲,雞巴也硬了起來。

過了兩分鐘,房門開了,三哥摟著一個女子走進了房門,在那個女子進門的一剎那,我的頭「嗡」的一聲就懵了。走進來的那個女人身影是那麼熟悉(因為攝像頭角 度的關係,我看不到她的臉,只能看到她的身體),黑色的短裙,卡其色的西服外套,黑絲襪、黑色高跟鞋……這分明就是我的妻子小燕啊!

說話間,這女子就和三哥走到了攝像頭前,我趕緊把我這裡的攝像頭關了。只聽到鏡頭那邊,三哥笑嘻嘻的跟那個女子說:「這是上次我跟你說的網友,今天他通過視頻來欣賞咱們操屄的實況。」

「討厭!最討厭你這樣的了,把自己的女人推給別人不說,還讓人在邊上參觀。」這聲音分明就是小燕的聲音。

三哥走到電腦前,看到我那邊已經黑了,問我怎麼回事,我撒謊說,攝像頭壞了,連在攝像頭上的話筒也不能用了,「呵呵,那你就只能欣賞了。」三哥說道。

這時的我已經顧不上理這些了,腦子裡一片亂麻,自己平時文靜內向的妻子竟然去和別的男人約會,而且還是別人口中的騷貨,這是怎麼回事啊?但是,一種好奇心 驅使我繼續看下去,『平時不是經常幻想小燕被別人操嗎?現在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啊!』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是啊,我為什麼不看下去?我已經把攝像頭關 了,這樣小燕也不知道我是誰了。

想到這裡,我再打字告訴三哥他們,我這裡攝像頭壞了,讓他們繼續,我看著就行。同時,我打開了錄製軟件,準備把這激情的一幕錄製下來,等小燕回來和她對質。

見我這麼說,三哥樂呵呵的對小燕說:「那咱們開始吧!」說著,三哥把褲帶解開了,露出了他的雞巴。

因為現在比剛才離得更近,所以看得更清楚了,他的龜頭露在外面,一看就是做過包皮手術的。小燕則跪在地上,把嘴湊到了三哥的雞巴邊上,伸出小巧的舌頭輕輕的在他的龜頭上順時針舔了兩圈,接著又逆時針舔了兩圈,隨後,輕巧的舔了幾下三哥的馬眼。

就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三哥的雞巴馬上漲了起來,這時我才看到,他的雞巴有16、7公分長,而且很粗,像個小孩的手臂一樣。

這時,小燕一手握著三哥的雞巴,一手輕輕撫摸著他的陰囊,小巧的舌頭則伸出來,從下往上一點一點仔細地舔著三哥的雞巴,並且時不時輕輕咬一下三哥的龜頭。因為小燕是跪著的,所以從我這個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舔雞巴的動作和陶醉的表情,一邊舔一邊還不時擡眼看看三哥。

這時候的三哥應該很爽,因為我已經聽到他沈重的喘息聲了。眼看著三哥的雞巴漲得很大,小燕張開小嘴,一口把三哥的雞巴吞了進去,緊接著三哥的雞巴便在小燕的小嘴裡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

電腦另一邊的我面對這幅景像,早已經忘了戴綠帽子的事情了,眼前淫蕩的一幕已經讓我的雞巴高高漲起,我跟著小燕嘴裡雞巴的抽插節奏,打起了飛機。

六、七分鐘後,三哥突然一把抓起小燕的頭髮,猛力地把小燕的頭往自己雞巴上摁,這時,三哥把小燕的小嘴當成了騷屄,像操屄那樣猛力地操起來。三哥粗大的雞 巴不停地在小燕的嘴裡進出,而且每次都深深的插到最深處,「嗯……嗯……」小燕完全被動地接受著這一切,已經沒有了之前的主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又過了兩分鐘,三哥抽插的頻率突然加快了,瘋了似的把小燕的頭往自己雞巴上摁,小燕也配合地讓三哥的雞巴深深的插入到自己的嘴裡。這時,只見三哥屁股一緊,停止了抽插,隨之而來的是屁股一陣痙攣般的抽動,這陣痙攣持續了近一分鐘才結束。

隨後,三哥慢慢地把雞巴拿了出來,他的雞巴已經變軟了,原來,剛才他直接把精液射到了小燕的嘴裡。電腦另一邊的我,此時也已經射了,精液射了一屏幕。

這時小燕並沒有起來,而是把三哥剛才射精後留在雞巴上的精液仔細地舔乾淨,這時我才發現,小燕並沒有把剛才三哥的精液吐出來,而是全都吃了下去。

三哥的雞巴舔乾淨後,小燕站了起來,說了聲「我去沖個澡」,便去衛生間了。這時三哥在QQ上問我怎麼樣,我如實的告訴他我射了,他哈哈大笑:「這才剛開始,我先射一次,接下來才能操得時間長。」

很快,小燕洗完澡出了衛生間,赤身裸體的站在了房中,「過來,老婆。」三哥說道:「我休息一下,你給我兄弟表演一下。」說完,他躺在床上休息了。小燕則來到電腦邊,從包裡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假雞巴,慢慢地插到自己的屄裡,在我面前自慰起來。

此時的我已經沒有任何思想了,腦子裡都是小燕淫穢不堪的畫面:她咽到肚子裡的精液、她屄裡插著的假雞巴,還有一邊自慰一邊淫蕩的叫聲。

很快,十幾分鐘過去了,三哥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來他是恢復過來了。這時小燕停止了手淫,把假雞巴放在了一邊,重新穿上了性感的吊帶絲襪和高跟鞋。這時三哥 從一邊的口袋裡拿出一套SM用的束縛帶,把小燕的乳房綁了起來,本身小燕的乳房就比較豐滿,這樣一綁,乳房更加堅挺了,雪白的乳房無比誘人。

三哥讓小燕靠在床上,兩腿分開,他用束縛帶分別把小燕的兩邊的大腿和小腿緊緊地綁在一起,這樣,小燕靠在床上,雙腿已經無法自己動了,分開的雙腿間,小燕的騷屄已經一覽無遺了。

三哥站在床邊,把雞巴伸到小燕的嘴邊,小燕則又一次握著三哥的雞巴,仔細地舔了起來。很快,三哥的雞巴已經漲得很大了,這時三哥把雞巴從小燕的嘴裡拿了出來,爬到床上,手握著粗大的雞巴對準小燕的騷屄,直直的捅了進去。

本來小燕經過剛才的口交、手淫,騷屄已經充滿了淫水,所以,三哥的雞巴雖然粗,但是進去得很順暢,「噗哧」一聲,整根雞巴就沒在了小燕的騷屄裡。

因為三哥在插入之前調整了一下位置,讓小燕的騷屄正對著攝像頭,所以我清晰的看到了他的雞巴插入小燕屄裡的過程。這時的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悲喜交 加:喜的是,自己幻想了很久的景像,現在在眼前真實的上演了,我曾無數次幻想過自己妻子的屄裡插著別人的雞巴,而現在,這一切真實的擺在了我面前。悲的 是,作為一個男人,我的綠帽子早已經戴上了,自己曾經以為只有自己獨享的身體,早就灌滿了男人的精液。看來,追求刺激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時電腦那邊的妻子已經換了一個姿勢,她像隻狗一樣趴在床上,三哥則從後面挺槍殺入,捏著小燕的屁股猛操起來。這時的小燕已經完全沒有了理智,嘴裡不停地說著淫蕩的話,「老公……快點啊……不要停……」小燕叫著。

「說,我操得舒服不舒服?我厲害還是你老公厲害?」三哥說道。

「你厲害,你操得舒服死了,你比我老公厲害多了,啊……」

三哥的大雞巴把小燕操得淫叫連連,漸漸地,她已經說不上一句完整的話:「啊……啊……受不了了……你操得我好舒服……快用力操我的騷屄啊……操死我吧!操死我,我受不了,不要停啊!啊……啊……啊……」

說著說著,小燕的身體一陣痙攣,我知道,她這時高潮了。小燕高潮時候叫的聲音很大,我一直都很喜歡聽她叫的聲音,這次,我又聽到了,只不過她是在別的男人胯下淫叫的。

三哥曾經向我自誇自己的持久作戰,這次看了果然名不虛傳,經過剛才的射精,時間更加持久了。看到小燕高潮了,三哥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把雞巴從小燕的騷屄中 拔出來,換了個位置,把沾滿小燕淫水的雞巴插進了小燕的嘴裡。小燕才剛在高潮的痙攣中恢復過來,她用小巧的舌頭輕巧地舔著三哥雞巴,把三哥雞巴上的淫水都 吃了進去。

看到小燕慢慢恢復過來了,三哥重新讓小燕平躺在床上,然後把小燕的雙腿高高擡起,粗大的雞巴又一次插進了小燕的騷屄裡。

我在電腦的另一邊已經又一次射精了。看著屏幕上,粗大的雞巴在小燕的騷屄裡進進出出,早已忘記了恥辱,心裡只有快感了,『要是他們在我的面前這麼操屄,該多刺激啊!』我這麼想著。

小燕在三哥大雞巴的衝擊下,終於堅持不住,又一次的高潮了,這次反應比上次更加激烈,而三哥也在小燕高潮的痙攣中射精了。三哥射完後,雞巴仍在小燕的屄裡放了好一會兒,直到雞巴完全軟了才拿出來,這時的小燕已經完全癱倒在床上了。

三哥拿著攝像頭,靠近對準了小燕的騷屄,給我一個特寫鏡頭,透過屏幕,我看到小燕的騷屄還沒有完全合攏,兩塊紅腫的陰唇左右分開露出一片狼藉的屄內嫩肉,不停地有白色的液體從陰道里流出來,可想而知,三哥的精液完全沖刷遍了小燕的子宮。

這次刺激的在線視頻結束了,我關上電腦,整整兩天沒有出去,靜靜地等著小燕回來。

兩天後的五月三日,我正準備吃中飯,小燕回來了,她臉上兩個明顯的黑眼圈說明她這兩天基本沒有睡覺。

我讓她先洗洗臉,吃點飯。在餐桌上,小燕有說有笑的講述著她和閨蜜的趣事,我在一邊微笑的聽著。吃完飯,我對小燕說:「來,我下載了一部好電影,咱們一起 看。」她說好啊!說著,我們一起來到了電腦跟前,我打開電腦,雙擊播放了一號那天錄製的性交視頻,一邊播著,一邊看著小燕。

只見我妻子的臉色從好奇到震驚再到崩潰,「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錯了,原諒我吧!」小燕「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都是我的錯,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就請你原諒我。」

「你告訴我,你這幾天到底幹什麼了,我就想知道實情。」

「嗯……」小燕一邊哭,一邊講述著著兩天的經歷。原來,我看到的一幕,只是她兩天激情之旅的開始。

那天下午,三哥帶著她去了一個五對夫妻參加的換妻聚會,漂亮的她成了聚會的焦點,男人們不再關心其他的女人,而把精力都放在小燕的身上,每個男人都往她的屄裡最少射了兩次。

第二天,她沒有和三哥在一起,因為他們遇到一個叫郭子的人。三哥走了,而小燕則跟著郭子到了他的住處,幫郭子和他的兄弟們解決生理需求。郭子的兄弟們都是 外地民工,平時最多也只是到髮廊找個廉價的小姐打個散炮而已,哪裡見過像我老婆這般豐滿亮麗的美女,憋了許久的性慾自然盡情發洩在小燕身上。

這一天一夜裡她一刻也沒有睡過,郭子和十幾個兄弟輪流和她操屄,基本上屄裡有一根雞巴在做著活塞運動時,嘴裡還要含著一根為另一個口交,這時其他人也沒有閒著,兩個奶子不知給多少隻手抓捏成各種形狀。

壓在身上的男人射了,另一個馬上接棒,蘸著上一手的精液作潤滑又開始在我老婆的陰道里馳騁……有些輪候得等不及的在口交時已經射在嘴裡,更有的乾脆一邊把玩著我老婆的奶子,一邊自己打著手槍,到最後對著她的臉來個顏射。

每人輪了兩遍後已經是入夜了,馬拉松式的輪姦派對總算停歇下來,各人吃點東西、上個廁所,又把渾身精液、疲累不堪的小燕抱到床上,剛躺好,兩根恢復了元氣 的雞巴已經迫不及待地分別插進她的陰道及嘴裡……天亮後各人又都射過了兩遍,我老婆則大字型攤在床上,乳頭紅腫脹硬,屄唇翻開,精液不斷從陰道及嘴裡流出 來,連下床的氣力也沒了。

看著眼前的愛妻,我心裡充滿了疑惑,我的妻子背後究竟還有什麼秘密?她到底和多少男人上過床啊?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