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我和朋友的媽媽 娜姨


    先說一下我自己的情況,可以叫我小傑,混在XX網已經好幾年了,在國內
的時候,也許是因為防火長城的原因,上來XX網很麻煩。後來出了國之後上X
X網非常簡單。於是常常在上面混混,不過我是一個很懶的人,很少跟帖回覆或
者發貼,基本上都是在新人區混混,作為一個狼友,是在是令人汗顏。

    在美國生活了幾年,一開始是留學出來的,也認識了不少女生,對小女生一
直沒有什麼興趣,相反我對熟女很有感覺。倒是有幾次不錯的經歷,以後和大家
慢慢分享。
 
    還在上學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朋友,那時是在網上認識的,下文簡稱他為小
一吧。小一在國內是和我同一間高中校,不過那時候我還沒認識,後來他要出國
了,來和我同一間學校,然後問同學要了我的聯繫方式,就這樣聊了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覺得交一個朋友,在異國他鄉有一個自己的這麼有淵源
的老鄉也不錯。

    我和小一一直聊得不錯,他過來之後,就成為了我的室友。

    在聊天中,我知道了他是正在移民過來的,後來慢慢瞭解了,他的父母離婚
了,媽媽嫁給了一個白人,就把他也弄過來讀書了。

    第一次見到他媽的時候,我是真的感覺到了驚豔。按照年齡推論,應該是在
45歲左右了,但是保養得非常好,看起來大概只有三十歲左右,皮膚不算白,
是健康的小麥色,雙腿修長,身高大概在170上下,三圍沒有特別誇張,算的
上完美身材,怪不得還有老外願意去娶一個中年女人。

    那時候我可以感到我的心快跳出來了,有一種我一定要和她做愛的感覺。但
是心理也有一種負罪感,小一是我的好朋友,我居然對他媽媽起了邪念。

    日子大部分都是平淡無奇的,我和小一一直住在一起,他媽媽偶爾過來看看
他,給我們弄點吃的。

    有一次,他媽媽過來了,平時這個點小一已經下課了,那天因為考試,他還
有半個小時才會回來,於是我在客廳裡和他媽媽聊了起來,基本內容就是平時生
活怎麼樣啊,在美國習不習慣之類的。

    那時候她有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沒有,她十分好奇地說:「你怎麼不找
一個,你的條件應該不缺女生啊?」 

    我那時候一激動說了一句:「那也得找一個像阿姨你這麼漂亮的。」

    她搖搖手,笑笑說:「阿姨已經老了。」

    氣氛有點冷場,她就給我說一些小一以前的事情。那時候小一媽媽抱著一條
狗,叫做琪琪,據說那狗狗是她的命根子,當做第二個兒子來養。

    我說,「我可以去抱抱琪琪麼。」

    她同意了以後,我就走過去從她的懷裡抱過小狗,不知道是大腦抽筋了還是
怎麼樣,我的手背刻意蹭了她的胸部,很有彈性,靠近她的時候有一股說不出的
女人味,很迷人。

    蹭了之後,我感覺自己的臉刷地紅了。但她似乎沒在意,但是我不知道該說
什麼,氣氛有點尷尬。幸好這時候小一回來了,他感覺考的不錯,很高興地說著
考試的事情,結束了這段尷尬的場景。

    日子又回歸於平淡。也許是因為白人老公工作的關係,小一的媽媽便經常和
老公回國,彷彿這充滿魅力的熟婦要從我的身邊擦肩而過,想到這個,我就一陣
陣心煩。

    直到有一天,暑假來臨,又是一個學期過去了。

    開始了無聊的暑假生活,這時候小一突然跟我說,他媽媽買了房子,問我要
不要一起過去住幾天。

    我馬上就答應了,又感覺我答應得太快,小一會不會感覺到什麼。但是看小
一頭也沒擡地打著遊戲,或許他是覺得和我終於有打發暑假生活的辦法而開心。

    計畫中,要在小一家裡住兩週左右,兩週後他媽媽就回國了。

    他們家有四個房間,小一媽媽和那個白人老公睡一間,小一住一間,一個客
房歸我,還有一個書房。

    第一週對我來說簡直是煎熬,那個白人過了一週才回國,比小一媽媽早一週
提前回去了。

    到了第二周,每天基本上也是我和小一自己出去逛逛,他媽媽自己去找朋友
逛街,我心理一直很煩躁,憋著一股慾望,但是沒辦法發洩出來。就算我再怎麼
禽獸,性愛這種東西,我也覺得是你情我願的。

    終於倒計時剩下3天了,過了這一期後,恐怕以後機會渺茫,我已經先畢業
了,準備要搬家了,小一的女朋友也要轉學過來,小一大概會和女朋友一起住吧。

    就在這倒計時最後三天,小一媽媽是乘搭週一的飛機,那個週五,我感覺到
或許是一個機會。

    小一的女朋友週末到這邊和他出去拉斯維加斯玩一個週末。小一問我要不要
一起去,我笑了笑:「我去當個電燈泡,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不太好吧,正好我差
不多要搬家了。我就玩玩遊戲休息休息。」

    小一想了想,我也有車有手有腳,要幹嘛自己會安排,也就不多說了。他絕
對不會到我正在打著他媽媽的注意。

    那一天週五晚上,大概九點多小一就睡了,因第二天一大早要去接女朋友的
機。那天晚上,小一媽媽出去朋友家party去了,我也是一早就躺下了,一
直在想怎麼才能在週末得手,可以說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實在是忍不住了,我沒辦法確認以我個人魅力到底能
不能成功。於是乎,我在網上找了個成人用品店,買了些催情香水和藥物,這種
催情藥物,在美國不算犯法,因為它只是起到了一個促進荷爾蒙分泌的作用,並
沒有所謂的烈女變淫娃的效果,大腦還是清醒的,也不會全身無力,算不上是迷
姦的。

    回到小一家裡的時候,已經十二點多,快一點了。沖了包速食麵,正在吃著,
突然之間門鈴響了,小一媽媽是有帶鑰匙的,不太可能是她,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正在猶豫間,小一開門起來了,他是被門鈴吵醒的。

    我和他一起出去開了門,只見到一個女的攙扶著小一媽媽。她有點尷尬地對
我們說:「不好意思啊,娜娜她喝多了點。」娜娜是小一媽媽的暱稱。

    那女的是小一媽媽的朋友,小一連忙過去搭了把手,幫著她把媽媽扶進了臥
室,幫她脫了鞋,扶上了床上。事後對著那女的說,「周阿姨,麻煩你了,真是
不好意思。」

    周阿姨擺擺手,「沒事沒事,讓你媽休息休息,兩天後就要回國,十幾個小
時的飛機很累的。」說罷就走了。

    小一打了個哈欠,跟我說:「小傑,你也早點睡吧。我四點多就要去機場接
Lily了,還要開車去拉斯維加斯玩。估計要累死我了,明天我接了Lily
就直接過去了,我先睡啦。」

    「嗯,好的,我吃完速食麵就睡了,明天有什麼事情電話聯絡。」

    和他說完後,小一就直接回房睡了。我回到飯廳以後,腦海中不斷浮現,娜
娜那對修長的美腿,她今晚上穿著高分叉的裙子,大腿若隱若現。我想起來,臥
室的門都只能沖裡面反鎖的,這個時候,醉倒的娜娜不可能從裡面起來反鎖門。

    懷著忐忑的心,我關上了客廳的燈,輕輕地試著扭開主臥的門,門開了!

    雖說已經知道了結果,我還是壓制內心的激動。悄悄進了房間後,我輕手輕
腳地把門關上,來到了床前。看著被子下面凹凸有緻的身子,我已經充滿能量的
雞巴似乎在怒吼著。 

    我掀開了被子,娜娜似乎因為喝多了的緣故,小口張開著呼氣,低胸和高分
叉的裙子遮不住她的春光。我趴在她的耳邊,輕輕地叫著,「娜娜,娜娜。」

    看到她沒有什麼反應,我裝著膽子,輕輕地把她放在胸前的手拿開。娜娜還
是沒有什麼反應。我加了把勁兒,推了推她,看著她沒有要醒過來的樣子。

    於是我就開始品嚐這個讓我魂牽夢繞的女人。我吻了吻他的小嘴,伸出舌頭
舔了舔她的口紅,有點香甜,但是呼出來的芳氣並沒有什麼酒精味。我把舌頭伸
進她的小嘴,饑渴地搜尋她的丁芳小舌。

    娜娜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若有若無的回應讓我十分激動。

    我開始親吻她裸露在外的肌膚,小腿,大腿,手臂,脖子,臉頰。娜娜開始
發出輕微的哼聲,她感覺到了舒服。我把手伸進了她的裙底,感覺到了一片濕潤,
娜娜似乎是動了情了。

    正在我試圖更進一步脫下她的裙子的時候,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我像是觸
電似的從床上跳了起來。

    回頭一看門還是關著,似乎是小一出去上廁所了。一時間手足無措,萬一小
一等會進來看看他媽我怎麼辦,慌忙中把被子給娜娜蓋上,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躺在床上,這起伏的事情搞得我一陣疲憊,聽聽聲音,小一上完廁所就直接
回去睡了。始終沒壯起色膽。在猶豫中,不知不覺我睡著了。

    等第二天,醒來,看看時間已經是九點多了,大白天了。

    這時候我悔的腸子都青了,昨晚這麼好的機會居然錯過了,開始痛恨起自己
的膽小來。走出客廳,正在弄點早餐吃,滿腦子想的都是這兩天怎麼創造機會比
較好。

    恍惚間,小一媽媽搖搖晃晃走了出來,我趕緊過去扶著她,「娜姨,你起來
了?昨晚喝的可真夠多的啊。」

    「嗯,實在是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娜姨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問道,
「小一呢,怎麼沒見他,人呢?」

    「娜姨,你忘了?今天淩晨四點多,Lily的飛機到,小一去接她了,他
們這會兒應該到了拉斯維加斯了吧。」

    娜姨不好意思地一拍腦袋,「瞧我,喝多了什麼都忘了。昨天他跟我說了。
我去倒杯牛奶再躺一會兒。」

    「我來幫你倒吧,瞧你,娜姨你走路都走不穩。」我徑直扶著她回到了房間。

    她坐回了床上,很是不好意思地說:「真的是麻煩你了啊,小傑。」

    我說道,「小事兒,小一就是我兄弟,你就像我媽一樣,我能不照顧著你點
麼。」

    我特地跑回房間去,把昨天晚上買的催情粉末加到了牛奶中,用微波爐溫了
溫,自己舔了舔,溫度正好。

    我把牛奶端了過去,「娜姨,我幫你熱了熱,宿醉後不太適合喝冰的。」

    看見娜姨一口氣把牛奶喝完,我接著問道,「娜姨,現在好點了沒?」

    她說道:「現在舒服多了,可是頭還疼著呢。」

    「我幫你揉揉吧,不然像你這樣少喝酒的估計得疼上兩天。」

    娜姨笑著說道:「你好像很有經驗啊,常常出去泡吧嗎?」

    說著就挪過了身子,背對著我,我雙手輕揉著她的太陽穴,按摩什麼的我是
鬼扯,也是隨便揉揉 而已,尋找機會而已。

    「哪裡有什麼經驗啊,我是完全不能喝,一杯倒的那種類型,所以我知道宿
醉的那種痛苦啊。」

    娜姨沒怎麼搭話,輕輕地閉上了眼睛,像是在享受這我給她的按摩。氣氛一
下子比較微妙,我記得我剛剛回房間的時候有噴了些催情的香水,幾分鐘過去了
加了東西的牛奶彷彿也沒什麼作用。

    「好了,娜姨已經舒服多了,我再躺會兒就好,你去忙你的去吧。」

    被下了逐客令,我有點心不甘情不願,難道我要用強麼,一向自覺對女生很
有經驗的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恍然間,娜姨的手不小心掠過了我的肋下,
我像受驚似的猛地一縮。

    她有些詫異,「想不到你這麼怕癢啊。」

    「是啊,小時候媽媽要懲罰我,都是撓我癢的,我天生身體比較敏感。」我
對自己誇張的反應,有點不好意思。

    「是嗎?」娜姨壞笑了一聲,突然伸出手在我腰上撓了一下,我又是下意識
地收縮了下身子,「哈哈,還真好玩。」她笑道。


    我佯怒道:「娜姨,你再來,我可是要不客氣了啊。」

    娜姨這時候像個頑皮的小女孩,「我可是一點都不怕癢,倒要看看你怎麼不
客氣法。」

    說完,又是一手襲來,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壓倒在床上,輕輕咬著她
的耳朵,舌頭肆意玩弄著她的耳垂。

    娜姨的身子在我身下不斷掙紮著,「好癢啊,小傑,快下來,娜姨認輸了。」

    我感受著她曼妙的身材,柔軟的胸部,反而撩的我火起。

    我沒有理會她求饒,聚精會神地舔弄著她的耳朵,這個地方是大部分女性的
敏感點,這時候就像是棋手對弈,先放鬆的就等於失敗。

    「小傑,快下來,我認輸了,我快暈了。」

    娜姨漸漸停止了掙扎,呻吟著說道。身下這個女人的敏感出乎我的意料,不
知道是不是藥物的作用,她居然就這樣高潮了。

    我鬆開了口,擡起頭對著她已經不正常地泛紅的臉,的確是高潮了。

    「娜姨,怕了吧。」

    娜姨眯著眼睛,虛弱地說,「你,小傑,你這是犯規。」

    「娜姨,看來你還不服氣啊。」

    我低下頭,準備再來一次,娜姨卻把頭一擰,讓我的幾次嘗試,都落了空。

    「小傑,你快放手,不然娜姨要生氣了。」」娜姨好像有些生氣了。

    「娜姨,你剛剛是不是高潮了?」

    聽到我的話,娜姨臉色似乎有些慌亂,我趁機對著她半張的小口,狠狠的親
了下去。舌頭越過了娜姨還沒來得及閉上的牙門,直奔我昨晚還沒有嘗夠的丁芳
小舌。

    娜姨支吾著,躲避我的舌頭,身子彷彿又來了力氣,想把我推開。

    這時候她的掙扎顯得如此無力。她似乎已經無力了,掙紮了一會兒就放棄了,
舌頭也放棄了躲藏,卻也沒有主動迎合我,我這一次大概有十分多鐘,那種得到
心愛之物的激動難以平復。

    當我們的雙唇分開的時候,我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她的唇。

    「小傑,你不要這樣子。」娜姨語氣有點無耐和生硬,「娜姨都可以當你媽
媽了,你和小一還是好朋友……」

    我準備低頭堵住她的嘴,娜姨一擰頭,躲開了我的襲擊。我只能地親吻著她
的脖子,狠狠地吮吸著,試圖打斷她的長篇大論。

    娜姨卻緊張起來,哀求道:「小傑!別這樣,會留下痕跡的。娜姨求你了。」

    我鬆開了口,直視她的眼睛,「娜姨,你知道麼,我喜歡你好久了,我很想
和你在一起,我想吻遍你全身的每一寸肌膚。」

    娜姨無奈地說道:「小傑,娜姨都這麼大了,我都可以當你媽媽了。你會愛
上你媽麼?聽娜姨的話,我們之間不可能。」

    我沒接上她的話,我又狠狠地吻了下去,娜姨馬上就要回國了,這一兩天或
許還會見見朋友,這夏天拿什麼東西擋住她身上的吻痕,這都是丈夫回國不在的
時候而有的,而這兩天她的朋友們會怎麼想呢,或許是一個每一個妻子都不願意
遇到的尷尬情形,但是卻成了我威脅她的最佳手段。

    娜姨試圖掙扎,彷彿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我,但此刻的她又能有什麼力氣
呢。女性力氣本來就比較小,才宿醉還在頭疼,而且前幾次的掙扎,已經耗費了
她不少體能。

    最後掙扎幾次無果,娜姨終於認命似的叫到:「小傑,快起來,娜姨什麼都
答應你,真的什麼都答應你,你快起來吧。」

    我擡起頭來再次看著她的眼睛道,「真的麼,娜姨?」

    「嗯。」娜姨無力地說道,「小傑,你想怎麼樣?」

    我認真地盯著她的眼睛,快要再次貼上她的唇,「娜姨,我好愛你,我想每
天都抱著你入睡,每天早上吻著你起床。」

    「小傑,那是不可能的。娜姨年紀已經這麼大了,別人會怎麼看我們,小一
會怎麼想?你父母會怎麼想?」娜姨還在苦口婆心地試圖勸導我。

    「我不管!」我作勢又要吻下去。

    「小傑,你不要這樣,娜姨給你好不好?」娜姨嘆了口氣。

    聽到這個令人欣喜的回答,我裝作有點猶豫。

    「娜姨,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我想要的不止這個。」

    「小傑,這次你要娜姨做什麼都行,好嗎?娜姨會盡力滿足你。」

    娜姨很是無奈,不知道該怎麼打發我這個不知足的無賴。

    我沒有做出回答,默認似的狠狠吻上娜姨的雙唇,這次娜姨的舌頭主動和我
交融在一起,那種滿足感,相比起原來毫無回應的吻,實在讓我心情激盪。

    我輕輕地從娜姨的脖子,手臂,一寸一寸地吻下去,娜姨毫無反抗地任由我
脫開了她的裙子,露出了穿在裡面的黑色內衣和蕾絲小內褲。

    解開了她的胸罩,那一對肉球彈了出來,展現在我的眼前,這時候娜姨已經
閉上了眼睛。任由我玩弄她的胸部,那對只有C罩杯左右的肉球大小適中,柔軟
而不失彈性,乳頭乳暈是還帶有淺淺的粉紅。 

    我的手下滑到娜姨的小內褲,之前她的高潮,加上現在已經動情,黑色蕾絲
小內褲已經濕潤了一大片。當我脫去娜姨小內褲的時候,茂密的黑森林展現在我
的眼前的時候,娜姨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我並沒有猴急地進入娜姨的身體,而是仍然認真仔細地吻著那修長的雙腿,
不同於一般中國女性的雙腿,娜姨的大小腿沒有一絲贅肉,那是娜姨經常健身的
結果。

    終於雙唇滑到了娜姨的大腿根部,淺褐色的陰戶已經像小溪一樣。我把娜姨
的雙腿向兩邊掰開,可以看到陰戶裡面還是粉紅的,像未經人事的少女一般。對
於一個四十多快五十的女人來說,這很是讓我驚訝。

    娜姨的顫抖聲音傳來,「小傑,不要親,不要親那裡。」

    這句話被我直接無視了,沒有任何猶豫,狠狠地吸著她的陰部,舌頭不斷舔
弄著裡面的粉肉。

    那是我第一次舔女人的陰部,但是沒有讓我噁心的感覺,那潺流的小溪彷彿
是甘露一般可口。娜姨的陰道伴隨著她小貓一般的呻吟聲一陣收縮,娜姨再一次
高潮了。

    「快進來吧,小傑……」娜姨喘著氣,雙眼迷離地呼喚著我的名字。

    我知道現在的娜姨在我的玩弄之下,無比渴望我進入她的身體。我裝傻地問
道道:「娜姨,怎麼啦?你想要進來麼?」

    她雙臉潮紅地點了點頭。我也脫下了褲子,露出早已經急不可耐的小小傑,
「娜姨,你看,我也好想要你!」
 
    看到我的肉棒之後,感覺到娜姨有些饑渴似的扭動著身體。

    「快進來吧,小傑!」

    我強忍著衝動,把雞巴伸到了娜姨的嘴邊,「娜姨,你親親他吧,你親親他
就會進去了。」

    娜姨心理還在掙紮著,哀求道,「小傑,不要逗娜姨了好不好,娜姨還沒給
別人做過這個。」

    吐出來的芳氣,吹到我龜頭讓我心情激盪到差點射了出來。我說,「娜姨,
你說的,什麼都答應我,你就摸一摸,親一親,舔一舔就好了。」

    娜姨雙手抓著我的雞巴,猶豫了半會兒,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龜頭。我那時
候是在是忍不住了,「刷」就這樣射了娜姨一臉,當時我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娜姨似乎有些清醒過來了,看著我的雞巴露出了有些疲軟的跡象,「小傑,
就這樣就可以了吧。」娜姨用手擦了擦臉上的精液。

    「不行,都這樣了,娜姨,我就進去一次,以後我都不會再煩你了,好嘛。」
看著娜姨有點想放棄,我說道。

    「好吧,你這孩子,只有這一次。下不為例了啊。」

    娜姨開始雙手套弄著我的雞巴,不知道是過於緊張還是什麼原因,小小傑一
直處在疲軟狀態。

    「娜姨,你幫我含一含吧。」

    「小傑,娜姨真的是從來沒有做過這個啊。」

    「很簡單的,娜姨你就張開口,放進去再吐出來就好了。」

    在我的調教之下,娜姨開始笨拙地幫我口交,彷彿找到了他應該在的地方,
我的雞巴在娜姨含住的一剎那又開始充血了。

    「小傑,帶上安全……啊!」

    我再次無視娜姨的話,直接掰開她的雙腿長驅直入。

    娜姨在我進去之後似乎也放開了,我們的肉體互相迎合著,要把對方融進自
己的身子。

    娜姨的逼很緊,後來聽說是有做手術的緣故,不過那是我第一次沒有帶套進
入一個女人的身體,那種暖暖的被包容的感覺,讓我彷彿回到了母親的子宮。

    我們的瘋狂持續了整個週末,直到週一娜姨上了回國的飛機。

    週日,小一和Lily回來的那個晚上,我也偷偷溜進了娜姨的房間,娜姨
強忍著不發出太大的聲音,只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刺激。

    當然週六的那天我有出去買避孕藥和一些壯陽藥,不然我還真的堅持不了兩
天除了吃和睡就是做愛的生活。

    在我出去的那時候,娜姨給我發了條短信,大致是,這次就算了,娜姨理解
你的寂寞,為了大家的生活,希望保持正常的關係。

    女人麼,是很難拒絕誘惑的,特別是已經挑戰了一次禁忌之後,等我帶了避
孕藥回去,在我半哄半真摯的訴求下麵,娜姨和我度過了這荒唐的兩天。

    不過,等再次回來美國的時候,娜姨已經遮罩了我的電話和一切聯繫方式。
大概下定決心把那兩天的荒唐要深深地埋藏。而小一至今和我還保持這良好的關
係,他大概對這件事毫無知覺。
 
    那個週末,是我最難忘的週末,和娜姨的這段荒唐,我本來也想深深埋在自
己的心理。直到今天,過了快一年了,我還保持單身,大概是這個奇怪的熟女癖
在作怪吧。

    結尾有些虎頭蛇尾不太好意思,老人新帖,真實經歷,希望可以給狼友們帶
來啟發和幫助,如果大家喜歡的話,會再講一下自己的荒唐事,真實亂倫,和堂
妹的一夜。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