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熟女 蓓蓓 我的少婦情人

在我上班不遠的地方,有家通訊店,店裡有個很性感的美女,叫蓓蓓,她已
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但是,身材保持的依舊很好,她經常會穿著超短褲裙走來走
去,就是那種從前面看是超短裙,後面看是超短褲的那種,每次看見她,我總會
幻想有天能和她在床上瘋狂的做愛,她的身材樣貌,都讓我沈醉,然而陌生的兩
人,要玩到床上,談何容易?不知是上天的眷顧,還是人品好,我最終還是認識
了她,並且成了好朋友……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玩著陌陌,在附近的人裡搜索
著,突然,下拉的列表出現了一個名字,XX通訊,這不就是蓓蓓上班那家嗎?
於是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加了好友,不一會,便通過驗證,我發了條信息「這麼晚
還沒睡?」

  她回到「是啊,你是?」

  我再回「旁邊上班那個」。

  她回了句哦,便沒有下文了,我在等待中思索著話題,不知不覺就又發了條
信息,「怎麼那麼晚還沒睡覺?」

  她回我說,「孩子不舒服,守著呢」我說,「你老公呢?怎麼不讓她替你?
你明天不用上班?」

  她呵呵一句,回道,「他從來不會照顧孩子,除非我沒在家,不然,他不會
去照顧孩子的。」

  我說,「怎麼能讓自己的女人比自己還辛苦?男人,要會照顧自己的女人才
對。」

  她又呵呵一句,回道,「哪有那麼多你說的好男人,你自己算不算一個?」

  我回了個哈哈的表情,說,「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會讓我的女人辛苦!」

  她哦了一句,便沒有下文了,我等了一會,便回複她說,「晚了,孩子要是
睡了你也眯一會,晚安。」

  然後她回複了一句晚安,我便睡了。

  這晚之後,我和她經常會聊天,有時還會一起吃宵夜,彼此開玩笑,慢慢的
無話不說,就像知己一樣,有時甚至連性愛的事也會討論,也會拿來調侃對方。

  像以往一樣,有天下班後,我約她出來宵夜,她爽快的答應了,我們在吃宵
夜的時候,彼此討論著,調侃著,不知不覺話題又到了那敏感的性事,這回說的
是強* 奸,某某兒子的事件,她的看法是認為那某某的兒子就不是人,強* 
奸就算了,還有同夥,我開玩笑的說:「也許那廝日本動作片看多了,來個多人
崩壞中出,哈哈,心理有病的一逼!」

  她噗的噴出一口可樂,說我思想陰暗,說我變態,還看日本動作片,我笑她
:「你不看?你不看你怎麼知道日本動作片是什麼,你不看你能知道我說的崩壞
中出是什麼,還裝咧…」她被我這麼一調侃,急了,說:「還不是你們這些臭男
人,看片還得拉著女人看…」我嘿嘿一笑:「原來你老公經常拉你看片啊?」

  她懵了一下,又急道:「哪有…」但很明顯,這沒有兩字說得很沒底氣,我
再深入調侃道:「其實你看,那些片裡的女主角,就是喜歡很多個不同的人去那
啥她,那些人就有這樣的嗜好,嘿嘿…」她聽了,想了下就說:「不排除有這樣
的人,但是很少的一部分,哪有正常人喜歡這嗜好的,再說,這某某的兒子是強
* 奸,是女方不願意的,人家片裡那些女主角可是心甘情願的,性質不一樣。


  我說:「沒錯,什麼人都有,比如你,肯定也有特別的嗜好吧?哈哈…」她
回道:「我很正常的,我那方面沒什麼不良嗜好。」

  我點點頭問她:「真的?對大小長短都無所謂?」

  她拍了我一下:「討厭,要是說長短也算嗜好,哪個不喜歡讓自己舒服的?


  我說「也是,這不算哦。」

  她說:「當然啦,你想想,要是你的不長不大,也不是說你女朋友不喜歡,
但總是會有希望的嘛。」

  我趕緊接到:「18釐米也不算短了吧?」

  她一臉不信的表情回答:「你?18釐米?」

  我說:「你不信?」

  她說:「就不信。」

  我再調侃的說道:「要不挑個地方掏出來讓你量量?」

  她說:「量就量。」

  我說:「量完有18釐米你還要試試不?」

  她不服輸的頂了句:「要是你真有18釐米,我就試!」

  我笑笑:「硬了可能還不止呢。」

  她切一聲,明顯的不相信。

  我不再調侃,開始轉移話題,問她最近的工作,家庭,感情等等問題,聊了
蠻久,宵夜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送她回家,回來自己宿舍洗澡,洗完澡在陌陌
上和她講了幾個小笑話,便道晚安了。

  我們關係開始變化是一個雨天,她那天心情似乎很不好,我在陌陌上追問後
才知道,她和她老公鬧矛盾了,不開心,加上下雨,心情就更鬱悶了,我跟她說
:「你能不開心,說明你在乎他,那就大度點,哄哄他唄。」

  她跟我說:「結婚以來,沒有一次他哄我,都是我妥協,今天他打了我一巴
,雖然不是很疼,但我對他真的很失望」「不會吧?」

  我說,「他打你了?」

  她回複我:「嗯,不大力,但我心疼。」

  我安慰她:「沒事,別去想了,今天早點下班回去,做好飯,先讓他平靜下
,再慢慢教育他!」

  她卻回我說:「我今天不回去,我跟他說了去我媽那,讓他自己煮飯吃!」

  我跟她說:「那怎麼行,你孩子呢?他要是不煮飯吃,你孩子不也得挨餓?


  她回了個調皮的表情說:「我婆婆會帶著。」

  我回了句:「哦,那你就去你媽那尋找下安慰吧。」

  沒想到她卻又跟我說:「什麼啊,我不是真的去我媽那,我跟他說的都是氣
話而已。」

  我用驚訝的表情回複她,問她:「那你去哪?」

  她說:「還沒決定好,去亂逛逛。」

  我問她:「你能逛一晚?」

  她說:「逛累也就找地方睡覺唄,怎麼?有時間陪我逛不?」

  我心情澎湃的回複她:「那是我的榮幸!」

  於是約好時間,就等晚上來臨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終於到了下班時間,我來到和她約好的地方,等了一小
會兒,便看到她穿著格子的連衣短裙緩緩向我走來,我一臉色狼樣的對她說:「
你今晚真美啊。」

  她一手叉腰,說:「你意思是老娘平時不美是吧?」

  我連忙解釋:「不是不是,你一直都美。」

  她聽了這才哈哈一笑,拍了我一下,說:「走,到步行街逛逛去。」

  於是我陪著她在步行街從頭逛到了尾,逛了一圈之後,她也沒買什麼東西,
她看了看時間,提議去喝酒,我說:「我不會啊」她說她也不會,就喝一點點,
又不喝多,我說:「那,那好吧,不過,我們還是買了酒找個沒人的地兒喝吧,
免得出洋相。」

  她想了會兒,問我:「哪個地方沒人又不怕出洋相的?」

  我低頭想了一下,神差鬼使的說:「酒店,開房不就沒人了嘛。」

  她似乎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她說:「對呀,那就先去開房?」

  直到我們兩來到酒店前台,我們才發覺似乎是有點尷尬啊,不過,尷尬歸尷
尬,我們還是開好房間,拿著房卡就出來買酒了,一共買了四瓶,她還嫌我買多
了,我:「說一人兩瓶,不會多的。」

  她說:「我絕對喝不了兩瓶,喝兩瓶絕對像死人一樣躺那不動…」我說:「
沒關係,喝不了就不喝咯。」

  然後我們買了點下酒的零食,就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上到房間,我們脫了鞋子就跳到各自床上躺了會,實在是有點累啊
,躺了會她坐起來問我:「酒店有沒有一次性內褲,我要洗澡。」

  我說:「你去沖涼房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她一陣小跑到沖涼房,看了一會兒就關了門,估計是找到了,果然,不一會
就傳來水聲,此時,我下體開始膨脹,我被這水聲吸引了,滿腦子和她做愛的畫
面。

  想著想著,她就出來了,身上依然是那件連衣短裙,我問她:「你不是沖涼
嘛,怎麼還是穿這條裙子?」

  她說:「不然不穿吶?便宜你這個色狼?」

  「那你還找什麼一次性內褲,洗洗得了唄」我說,「內褲也是可以反著穿的
嘛。」

  她很認真的說:「那怎麼行,內褲得幹淨,不然,那裡會不舒服,又不像你
們男人,還有包皮包著」我哈哈一笑,說:「喝酒吧,等下不凍就不好喝了」她
問我:「你不洗澡先?」

  我邊說不洗先邊來了支酒,拿了兩個酒店喝茶的杯子便倒起了酒,然後給她
一杯,我自己一杯,我們就這樣坐在各自床邊看著電視吃著零食喝著酒,談著她
的不開心。

  她藉著點酒意跟我說:「其實他不是第一次打我了,當初沒結婚時對我很好
,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一樣,得到了,就不會把女人當成寶了?」

  說著說著,她低下頭,在低聲的哭泣,這時我想,我是不是該過去抱抱她?
但在這樣的環境,會不會很敏感呢?再一想,管它呢,我不是也想發生點什麼嘛
,正好,要是有機會,就不放過。

  於是我走到她身邊,扶著她肩膀,我對她說:「別想太多了,至少,我可以
告訴你,我就不是那樣的人。」

  她在我懷裡哭了一會兒,便擦了擦眼淚,說:「哈哈,要是沒結婚,我一定
倒追你,就算你比我小幾歲也倒追你,總感覺你雖然比我小,但很會安慰人,照
顧人,來,我們再喝一杯,就不喝了,喝不了。」

  於是我們就喝了最後一杯酒,便各自躺在床上談天說地,突然,話題又繞到
性愛上面去了,她問我:「你說,一個男人在不吃藥的情況下,能堅持多久?」

  我說:「這怎麼說得準呢,要說前戲,可以10分鍾,也可以30分鍾,但
是入了主題就另說了,還得看這男人的技巧,別看那些片子裡的鏡頭你覺得不好
看,其實裡面的確能學到點技巧性的東西。」

  「不會吧」她說,「這是你們男人想看片子的藉口吧?」

  我說:「你不信?要不我們一起看看,我給你講解下?」

  她笑了笑說:「去你的,我才不呢…」我呵呵一聲,沒接話,她卻繼續說:
「這也沒電腦,怎麼看,難道你隨身帶著?」

  我知道這妮子是想看的,也許是那點酒精的作用吧,不過我可不管你是不是
酒精的作用,隻要你想看就成。

  於是,我跟她說:「可能找的到哦,不一定,我試試…」她沒吱聲,我站起
來去開電視,調台,我知道,一般這種賓館是有那些電視的,就是什麼台而已,
但我不確定這家是不是也有,拼下運氣吧,我從後面開始往前調,一直調了十幾
個台之後,真的出現了那島國愛情動作片的畫面。

  隨著那嗯嗯啊啊的淫蕩叫聲從電視裡飄出來,她也從床上坐了起來,我退到
我自己的床上,剛開始兩人都默默無聲的看著那片裡的女主角的淫蕩表情,我眼
角瞟了她一下,她似乎在刻意的緊閉著雙腿,我知道這是什麼信號,我沒理,我
繼續扭頭看我的電視,果不其然,她忍不住問我了:「你不是說講解下技巧嗎?
你看這片裡有什麼技巧?」

  電視裡正好演到男主角為女主角口交的畫面,我看著電視對她說:「你看,
這個男的,先是在女的大腿周圍撫摸,舔吻,激起女主角的性慾,卻不那麼著急
靠近女主角那裡,看吧,女主角是一副很想要卻要不到的表情吧?」

  突然,電視裡的男主角吻上了女主角的逼逼,那女主角的表情,是爽炸了天
啊,我趁機對她說:「你看,在一定的挑逗之後,再著手重點攻擊,女的感覺一
定很爽。」

  我說著扭頭看了她一眼,她已經拿著被子蓋在她腰部以下的地方了,眼睛一
直盯著電視屏幕,我猜,她的手一定擺在她最私密的地方,我輕聲喊了她一句:
「蓓蓓?」

  她似乎沒聽到似的,理都沒理我,我慢慢站起來走到她身旁坐下,我輕輕的
在她耳邊吹熱氣,她轉過頭看著我,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的眼神那麼朦朧
,她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我慢慢的把嘴唇貼上她的小嘴,我的舌頭探進她的嘴裡
搜索著,和她的舌頭互相纏綿在一起,探索了一會,我從嘴裡傳過一口我的口水
過去,她沒有拒絕,把我的口水吞了下去,我把舌頭往回收,她的香舌也跟著伸
進我的嘴裡,我們就這樣舌吻了有五分鍾之久,我伸手抱著她緩緩的躺下,此時
,耳邊儘是電視裡的呻吟,那麼的淫蕩,那麼的糜爛,那麼的悅耳…我的雙手在
蓓蓓的背部撫摸著,上下緩慢的撫摸,有時會移到她耳背輕輕的刮幾下,有時拿
著她的秀髮輕輕的撩撥她的耳孔,她總是微微的顫抖,我再把手移到她罩罩的扣
子上,隔著衣服撥開了她的罩罩,然後慢慢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在她背上撫摸,
嘴巴就從她的小嘴移動她的脖子,舔著她的脖子,她輕輕的呻吟,觸動著我的神
經,我在她背上摸了一會兒,就伸手幫她把帶在手上的罩罩帶子取了下來,同時
把嘴巴移回她的嘴裡和她繼續舌吻,再抱著她一起翻過身,我壓著她,再把手伸
進她的衣服,輕輕的揉搓她的咪咪,揉了一會兒,又把手移到她肩膀,把另一根
罩罩帶子取了下來,然後用手把她的罩罩推到裙子的領口,用嘴巴叼了出來,她
眼神迷離的望著我,我也深情的和她對望著,我的手在她隔著衣服在她小肚子上
慢慢的來回撫摸著,摸了一陣子,我緩緩的把手向下移動,直到她超短裙的裙襬
那,她慢慢的閉上了那迷離的眼睛,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在她大腿輕輕的摸著
,她的小嘴緊閉,呼吸卻很急促,我摩擦著她的大腿,然後整個手掌輕輕蓋住她
的逼逼,她逼逼的熱氣通過一次性內褲傳到了我的手掌,我整隻手輕輕的揉著她
的逼逼,揉了一會兒,她已經嬌喘連連,我再用中指各自內褲慢慢的扣她的陰唇
,輕輕的扣,慢慢的加大力氣,她隨著我的動作,由嬌喘變成了輕聲的淫叫,我
每扣一下她逼逼,她就輕輕的啊一聲,我感覺到她的淫水已經濕了那一次性的內
褲,我稍稍用兩指一撕,內褲已經穿了個洞,我中指慢慢靠近她的逼逼,當碰到
她的陰唇時,我隻感覺到,好多水,我在她陰唇口上下滑動我的中指,看著她微
睜眼睛,雙手抓著枕頭,水蛇腰輕輕的扭動著,再配合著她那淫蕩的呻吟,我的
雞巴似乎就要破褲而出了,我的中指慢慢伸進她的逼逼裡,很暖的感覺,我開始
慢慢的扣著,還用手指幫她做活塞運動,我的淫叫越來越大聲,我開始加快扣的
速度,她的臀部微微提起迎合我的手指,她的淫水越來越多,水聲吧唧吧唧的,
雖然沒有那AV裡噴射的淫水那麼誇張,但也確實不少,起碼能濕了我的手掌和
她那可憐的一次性內褲,我抽出手指,慢慢撕爛她的內褲,然後為她褪去超短的
連衣裙,她也為我解開皮帶,脫了褲子和衣服,隻剩下內褲,我突然抱著她,沒
讓她幫我脫內褲,我的雞巴隔著內褲頂著她的逼逼,她一下又隻能呻吟了,我騰
出揉搓她咪咪的一隻手,脫了自己的內褲,她卻輕聲在我耳邊說:「先去洗澡好
嗎?」

  我怕洗完澡出來她後悔,我想了下,就跟她說:「我們一起,你幫我搓背。


  她沒說話,我親了親她,抱起她便走向沖涼房。

  進了沖涼房,我放下她去開燈,開了燈轉身的時候,她的目光盯著我的雞巴
,驚訝的說:「真的有18釐米那麼長啊,怎麼可能,好大哦。」

  我走過去抱著她,挺翹的雞巴正對著她的逼逼口,我沒有插入,我對她說:
「傻蓓蓓,我騙你幹嘛,等下讓我好好的對你。」

  她害羞的低下頭,輕輕的嗯了一聲,我拉著她來到蓮蓬頭下,開了水,我轉
身擁抱著她,輕輕含著她的耳垂,對她說:「蓓蓓,幫我洗我的雞雞好嗎?」

  她沒說話,紅著臉伸手擠出放在一旁的沐浴露,我轉過身,感覺到她的小手
在我背上來回遊走,她幫我搓著背,然後是肩膀,手臂,腰部,臀部,還有腿,
然後,她貼在我背上,我感覺到她那豐滿的乳房,那麼的柔軟,她的手從我的腋
下伸到我的胸膛,輕輕的在我乳頭周圍打著圈圈,然後是我的脖子,再到我的肚
子,慢慢的,她的小手伸到我的雞巴上,握成個打飛機的手勢,幫我套著我的大
雞巴,我沈重的嗯了一聲,我感覺到趴在我背上的她,輕輕的顫抖了一下,她的
手指在我的龜頭上緩緩劃著,我實在受不了,我轉過身,也擠了點沐浴露,在她
身上幫她揉搓著,從她的脖子,到她的肩膀,再到她的咪咪,我時而大力時而小
力的揉著她的咪咪,她的雙手環著我的脖子,聲聲誘人的呻吟從她的喉嚨傳出,
使我的雞巴越加的堅挺,我在她咪咪上揉了一會兒,就把手從她腋下伸到她的背
上,慢慢的搓著,然後緩緩向下,在她的臀部揉搓,時不時用帶著沐浴露的中指
從她股溝伸到她的陰唇上摩擦,她的身體越來越軟,幾乎整個人趴在我身上,我
玩弄了她的屁眼和陰唇一會,便扶正她,蹲下幫她搓了搓雙腿和叫,然後站起來
抱著她,對她說:「蓓蓓,你有試過口交嗎?」

  她搖了搖頭,說:「沒,沒試過」我一邊用堅挺的龜頭摩擦她的逼逼一邊問
她:「他沒要求過?」

  「嗯,啊,嗯」她一邊呻吟一邊回答我「有…有過,我,啊,我嫌他,嗯,
嫌他贓,嗯,他,總是不洗,啊…不洗那裡…」我問她:「今晚我們洗幹淨試試
,保證讓你舒服,好嗎?」

  她沒說話,也不知是同意還是拒接,隻是繼續在我的挑逗下呻吟著。

  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去擠旁邊的沐浴露,然後我的雞巴暫時離開她的陰唇,
她感覺到我的龜頭沒有繼續挑逗她,她微睜開眼,輕輕問我怎麼了,一看我用手
擠了沐浴露往雞巴上擦,她又輕聲問我:「你要幹嘛呢?」

  我嘿嘿一笑,靠近她耳邊吹了口熱氣,對她說:「洗我雞雞和你的逼逼」她
輕輕鎚了我胸口一鎚,笑說:「討厭…」我已經塗好沐浴露在雞巴上,趁她說討
厭的同時,一把抱住她,吻上她的嘴巴,她雙手繼續環著我的脖子,和我舌吻,
我一手環抱著她的小腰,一手扶著自己的大雞巴對著她的逼逼緩緩插入,我感覺
到她的逼逼很緊,她是破腹產的媽媽,逼逼依舊是那麼的緊,我的雞巴插入差不
多一半,我就感覺到底似的,我沒在繼續插下去,因為我現在隻是想用我塗滿沐
浴露的雞巴清洗她的逼逼,所以,我沒太深入,儘管如此,她也淫叫連連,被我
堵住的嘴巴裡發出一聲聲沈悶的呻吟,我鬆開嘴巴,吻上了她的脖子,耳朵,她
身體在我的抽插和我的濕吻下一陣陣的顫抖著,嘴裡不在是沈悶的嗯嗯聲,是真
真切切的一聲聲淫叫,啊…啊…每一聲都讓我的性慾漲高一點,我讓她轉過身體
,低下腰,扶著洗手台,我從後面扶著自己滿是沐浴露泡泡的雞巴插進她的逼逼
,在插入的一剎她有些受不住的沈了下身體,雙腿併攏了一下,弄得我不得不一
下下沈點身體才不至於我的雞巴滑出來,我看著雞巴在她逼逼裡一進一出,沒次
進出都帶著白白的沐浴露,我一手抓著她的臀部,一手繞到她的逼逼上面按著她
的G 點,一按一鬆,玩了一會兒,便拿著蓮蓬頭對著我們交合的地方淋著,一
邊淋,就一邊抽插,直到那沐浴露泡泡差不多沒有了,我才拔出我的雞巴,她想
站起來,我讓她繼續彎著腰,我蹲下用兩隻手指撐開她的逼逼,用蓮蓬頭對準她
逼逼沖水,她的逼逼很嫩,一點都不像有頻繁性生活的女人,我幫她沖洗了一會
兒,便那些蓮蓬頭也認真沖洗了下自己的雞巴,她就一直現在旁邊看著我洗龜頭
,看著看著,她對我說:「你真愛幹淨」我頭也沒擡對她說:「洗幹淨點,這樣
對你也好」洗了一陣,我轉身關了水,抱起她走出沖涼房,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
,我先親了她一下,對她說:「我先幫你口,讓你舒服」她還是沒說話,隻是閉
上了眼睛,我從她的小腿開始舔起,到大腿,大腿內側,然後到小肚子,再回到
大腿內測,我在她大腿內側留下了一攤口水,還輕輕的洗了幾下她的大腿內側,
然後才慢慢的舔她的外陰唇,她的淫叫聲越來越大,我慢慢的把舌頭伸進她的逼
逼裡舔著,沒多久,她受不了的用手抓住我的頭髮,我撥開她的雙手,把身體調
整好,雞巴放到她面前,然後繼續幫她舔著逼逼,一時像吸果凍一樣吸一下,一
時用舌頭舔過她整個陰部,她那豐盛的毛毛因為淫水太多的緣故,都貼在了逼逼
周圍,很是好看,我感覺她還沒有幫我口交,便停了下來,對她說:「蓓蓓,幫
我口下,不怕的,你聞聞,有香味呢」她聽了用手輕輕扶著我的雞巴,然後用嘴
巴輕輕幫我含著,也隻能含住我的三分之一,她不會口交,也就不怎麼會動,我
隻能先幫她口下,讓她徹底淫亂,再慢慢調教她了,於是我又賣力的幫她舔了會
逼逼,每次她爽的得受不了的時候,總會不小心咬一下我的雞巴,不會很疼,卻
讓我知道該怎麼去舔她能讓她更爽,過了一陣,我直起身子,面對著她,把雞巴
放到她嘴唇,我想看著她舔,她閉著眼睛握著我的雞巴放進嘴裡,還是隻含著,
不動,我隻能自己抽插了,我一點點深入,然後拔出,慢慢一下一下在她嘴裡抽
插,直到她嘴角流下口水,我最後扶著她的頭,把雞巴插進差不多一半,她雙手
想推開我,卻不夠我大力,我就在她嘴裡插著,過了十多秒,我才拔出來,她嗆
到一般咳了幾聲,用幽怨的眼神望著我,我立馬用嘴巴堵上她,和她舌吻,同時
用雙手撥開她的雙腿,她知道我要進入主題了,她雙手環著我的脖子,我把自己
的大雞巴送到她的逼逼口,然後用手扶著雞巴在她逼逼口周圍摩擦,輕輕的點,
過了會兒,她受不了了,湊到我耳邊對我說:「寶貝,進來,我要,我癢,我受
不了…」我聽了更受不了,於是我挺著雞巴對準她的逼逼,先讓龜頭進去,然後
突然整根雞巴插到底,她雙手一下掐在我背上,痛苦的啊了一聲,我望著她的臉
,她緊閉的眼角有淚珠滲出,我知道,我的雞巴有點長了,她應該是被我這一下
插痛了,我沒繼續,隻是吻了吻她的淚水,輕聲說了句:「對不起,寶貝兒,我
太興奮了」她纓嚀了一聲,說:「你的太長了,到子宮了,好痛好痛…」我聽了
想拔出來,但她沒讓我拔,她雙手緊緊的環著我,雙腿也緊緊的夾著我的腰,此
時我讓堅挺的雞巴在她緊緊的逼逼裡一跳一跳,也不抽插,然後嘴巴也和她濕吻
在一起,雙手在溫柔的蹂躪她的乳頭,不一會兒,她的呻吟由痛苦變成淫蕩,由
呻吟變成淫叫,我輕聲問她:「蓓蓓,癢嗎?還痛嗎?我想插了,好嗎?」

  她說:「嗯…寶貝,來吧,我不痛了,嗯…但是不要一下到底,嗯…」我聽
了便慢慢的把雞巴抽出來,抽到隻剩龜頭還在蓓蓓的逼逼裡,我便一隻手從她屁
股托起來,手指在她逼逼口沾了點淫水,便在她屁眼周圍環繞的摸著,嘴巴在她
脖子上舔著,雞巴緩緩的再插入,這次我沒敢太深,隻到三分之二就又緩緩的拔
出,再輕輕的插入,如此保持插了有幾十下,聽著她越來越大聲的浪叫,我也慢
慢開始加速,但依然不敢整根雞巴插到底,在快速抽插了一陣子後,我問她:「
蓓蓓,現在還會痛嗎?」

  「嗯~啊~啊~不~啊~不會…了…嗯~嗯~」她一邊浪叫一邊回答我。

  我又跟她說:「那,我開始插到你最裡面去咯。」

  她說:「嗯~來…吧…插…插吧…啊…」這次我打定算盤,就算她痛,我也
不會停的,我要用我的大雞巴肆意的蹂躪她那緊緊的逼逼,於是,我一挺身,整
根雞巴末入她的逼逼,她果然還是會痛,又緊抱著我,雙腿緊緊夾著我,隻是,
這次我沒停下我抽插的動作,我把雞巴拔出來,又再插到底,每一下都用盡力氣
插進去,房間裡就剩下很大的肉體撞擊聲「啪…啪…啪…」每一下都那麼響亮,
還有她痛苦而爽的浪叫「啊~啊~到底了~啊痛~啊~」我一邊抽插,一邊用一
隻手的中指扣她的屁眼,輕輕的扣,她越叫越大聲,就在我奮力插了有差不多二
十分鍾左右,她忽然整個人一繃緊,緊緊的抱著我,雙腿依然用力夾著我,不過
這次更大力了,然後又突然整個人一鬆,就躺在我身下一陣陣的顫抖,我知道她
高潮了,她的逼逼在收縮著,一下一下,似乎要把我的精華吸出來,我沒有動,
讓她先休息一下,然後我把雞巴拔出來,在拔出來的一剎那,她沈悶的嗯一聲,
我幾乎忍不住又再猛地插進她逼逼裡,但我忍住了,我把雞巴拔出來之後,低下
頭看著蓓蓓那高潮過後的逼逼,雖然沒有片子裡噴水的畫面,卻也有一些像是椰
子汁的淫水,順著蓓蓓的逼向外流,流向屁眼,我用兩根手指撥開她的陰唇,她
的逼逼裡那粉紅的肉伴著淫水在跳動著,煞是好看,我再把嘴巴靠近她的逼逼,
然後又為她口交,高潮還沒退下的她,一下敏感的半坐起來,眼睛猛地睜大,口
中一聲一聲興奮的「哦!哦~」蓓蓓的逼逼被我舔得越來越多水,她也越來越動
情,嘴裡開始說些斷斷續續的淫蕩的話語:「哦~啊~寶貝…寶貝…好…哦~好
舒服…好舒服…哦~快,快,我要雞巴,哦~我要你的大雞巴…」我舔了一會兒
,就躺在床上,拉她壓在我身上,我對她說:「蓓蓓,幫我舔!」

  她乖巧的從我脖子慢慢吻到我的小肚子上,突然一把抓住我的雞巴,送進口
裡,慢慢的幫我舔著,用牙齒輕輕的咬著,過了一會,我受不了了,就拔出雞巴
,把她放到床上,再次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小穴,時快時慢的插著,慢慢的,她的
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淫蕩,我看著雞巴在她的逼逼裡一進一出,每次出來都帶
著一些白色的淫液,這種感覺,讓我幾乎想要射了,我使勁插了幾下,就抽了出
來,她一臉淫蕩的樣子看著我,我慢慢扶著她翻過身,然後雞巴對準她滿是淫液
的淫穴,嗞的一聲就一插到底,她啊的一聲,雙手抓緊了枕頭,我慢慢的抽插,
每一次抽插,她都發出沈悶的淫叫,我越插越興奮,速度越來越快,在差不多射
的時候,我動作再次慢了下來,我抱住她的腰,讓她跪著在床上,然後繼續插著
她的淫穴,我左手從她前面伸過去,摸著她的小淫穴,右手沾了她的淫液在她的
屁眼上輕輕的摸著,她似乎更興奮了,叫的很大聲,我就這樣摸著,插著,大概
插了有五分鍾左右,我趴到她的背上,輕聲問她:「蓓蓓,試過插屁股嗎?」

  她虛弱的回:「沒,沒試過……」我心裡一動,這菊花還是處,我得爭取奪
下!於是我更賣勁的邊插她的淫穴,邊挑逗她的屁眼,玩了一會,我說:「蓓蓓
,我想幹你的屁股,好不?」

  她嚶嚀一聲:「啊,嗯,會,嗯,會不會,痛,啊,我,啊我怕」我說:「
不會的,我去拿點沐浴露當潤滑劑,你等下」於是我拔出雞巴,以最快速度跑向
衛生間,拿了沐浴露出來,她就趴在床上喘息著,我跑過去,把沐浴露往床上一
放,先撫摸了一會她的背部,心裡感覺,這是多麼美白潤滑的肌膚啊,然後我把
她扶到床的邊沿跪趴著,我擠了一點沐浴露在手掌,加了一點口水,邊塗在她的
屁眼上,慢慢的用食指輕輕的在她的屁眼裡淺淺的扣著,另一隻手也沒有閒下來
,也在輕輕的扣著她的小逼逼,她的淫叫聲迴蕩在房裡,聽的我慾火燒身,我挑
逗了一會,便空出一隻手再擠了點沐浴露在手上,然後塗在自己的雞巴上套弄了
幾下,覺得潤滑夠了,便握著雞巴對著她的屁眼,輕輕的摸著,她似乎受不了這
挑逗,堅挺的屁股左搖右擺,於是,我一手扳開她的臀部,一手扶著堅硬的雞巴
對著她的屁眼慢慢的插了進去,剛進去一點,她便沈悶的嗯了一聲,然後一隻手
撐著我的小腹,回過頭可憐楚楚的對我說:「痛……」我沒管她,腰一挺,整根
雞巴插了進去,她一受不了,撐著我小腹的手一收,變成撐在床上,腰也弓了起
來,嘴裡一聲痛苦的啊,我聽了更加興奮,沒理會她的痛苦,抽插了起來,她的
聲音沒有絲毫快感,隻有痛苦,屁股拚命逃避,奈何讓我抓著,逃也逃不了,我
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屁眼裡抽插了幾十下,便帶出一點點血絲,我知道,這時
必須要停了,不然,以後就沒機會幹她了,她一定會厭惡的,屁眼中出的事,還
得慢慢來,於是我拔出雞巴,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扶著雞巴插進她的小穴,又
開始時慢時快的插著她的淫穴,她的叫聲也慢慢的由痛苦再次轉換成快樂,插了
幾十下之後,她腰部一緊,逼逼開始收縮,我知道,她高潮了,我雙手扶著她的
小腰,開始準備全力衝刺,她一隻手抓著我的手腕,我便開始猛地加速,在全力
加速的插了有兩三分鍾之後,我把滾燙的精子射進了她緊緊的小逼逼裡,她在我
射的時候,慢慢的往床上趴去,我也跟著倒在她的背上,我趴在她背上一會,對
她說:「蓓蓓,對不起,我沒控制住自己,剛剛幹你屁股的時候,讓你痛了,下
次我一定注意!」

  她有氣無力的說:「嗯,下次不要幹屁股了,好不好,好痛啊」我也敷衍到
:「好,下次要是你不願意,我就不幹你屁股了」心裡卻想,下次的事,下次再
說。

  過了一會,我拔出雞巴,把她扶到床上,我也在她旁邊躺了下來,然後蓋著
被子,把還有點硬的雞巴塞到她的淫穴裡,就抱著她睡著了,從這晚起,我們總
是時不時的就出來做愛,直到她再次懷孕,我們才暫停了彼此的性生活,話說回
來,她都不知道懷的是她老公的,還是我的……「完」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