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俺後母的誘惑

1
這年頭,騙子橫行,騙錢,騙人,騙感情,俺受夠樂!俺覺得,人生啊,就
得活出點真實,老騙來騙去滴,沒勁!反正俺也沒啥子文化,說不出個啥來,想
到哪寫哪,大家也別笑話餓!

    其實俺是個苦命娃,在訥七歲的時候,死樂娘!俺親娘啊!死的突然,腦溢
血。俺娘死後,身子還沒涼透,俺爸就帶回來個阿姨。還記得那天俺爸把餓叫到
一家餃子館,那館子離俺家很近,但俺以前可從來沒進去過。這天俺一進那家餃
子館的門就聽見俺爸叫額

    「狗蛋!這邊!」

    我尋著聲音跑到俺爸身邊,才發現有個阿姨就在旁邊,嘴透紅,臉好白,眼
睛大,頭髮長,反正挺好看的。俺盯著她看了好久,直到她紅著臉跟俺爸小聲嘀
咕「還愣著幹什麼?!說話呀!」

    「哦!呵呵!」俺爸幹笑了兩聲,接著說「狗蛋呀!尼看阿姨號不號看?!」

    「號看!」

    阿姨用肘頂了一下俺爸的胸腔「討厭!」

    她白了俺爸一眼,又笑咪咪的看著訥「阿姨做你的媽媽好不好?!」

    「啊~」俺有些慌了,擡頭看俺爸。

    俺爸摸則餓的頭說,「有啥子嘞,阿姨號不號?!」

    俺不吱聲。

    「號不號!」俺爸這口氣一粗,就沒得想了「號!」

    「則不就完了!快,認娘!」

    俺不吱聲。

    「認不認?!」

    俺不吱聲。

    「唉!尼個熊孩子!還反了逆了!」俺雖然低著頭,但俺知道,俺爸是要擡
手打餓了「你這是幹啥子!」

    阿姨生氣了,把俺爸的手攔了下去「就聽你吹噓了,還這個聽尼的,那個聽
尼的,現在連逆兒子都管不了!」

    「這倒霉孩子以前刻聽話了,誰紫道現在,唉!逆知道,特媽走——」

    「行了!有完沒完!還不忘你那前妻,後悔了不是?!」

    「尼看尼,哪有,哪有!」俺爸急了,瞪餓一眼。

    「逆仄倒霉孩子,看餓回家不搜撕你!」

    「這飯還能不能吃了?!」阿姨把筷子一撂。用餘光吊著俺爸。

    俺爸身子一震,整個縮了一圈。

    「來,吃餃子!」阿姨笑眯眯的夾了個餃子放在俺碗裡。

    俺不瓷。

    俺爸剛要發飆,就被阿姨一個眼神給摁了回去。

    「來,讓阿姨喂你好不好!」她把餃子夾在餓的嘴邊,「來,狗蛋,張嘴,
這餃子可好吃了!」

    我實在沒辦法樂,隻能硬著頭皮,瓷了下去,可眼淚就止不足的往外流,一
直流,流的太猛了,趕腳著什麼都看不清了,什麼都聽不見了,什麼都嘗不出味
來了……

    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趕腳著像做夢似的,俺一覺醒來,阿姨就要成俺媽樂,
但俺不認,哪有這麼快就認娘滴,俺還想俺親娘捏!

    記得俺親娘在的日子裡,俺每天都有一杯熱騰騰的豆漿喝,那是村子裡顧大
娘做的,俺媽每天都起早去她那買,一大碗才賣幾毛錢,便宜的狠,咕咚咕咚喝
下去,打個哏,爽極了!然後俺再揣上幾個饃饃,牽則俺媽的手到村子對面的山
頭上種地,俺媽在前面趕著牛,俺在後面灑著種,火辣辣的太陽曬下來,人都要
烤熟了,俺媽會時不時的回頭問額「狗蛋!累不?」

    「不累!」

    俺低著頭,看著汗水流到地裡就沒樂,俺覺得是種子擡渴樂,興奮的狠,喊
俺媽「看!這種子渴滴恨吶,咱們的汗魔白流!」

    俺媽笑了,俺也跟著笑了!

    俺媽笑起來可好看了,白白的牙齒直紮眼,瓦亮的大眼睛還會笑呢!額頭上
有幾道溝,挺深的,灑上一排種子,來年能開花!哈哈!騙尼們滴,俺灑過,哪
裡開過什麼花,倒是俺屁股差點沒開花!

    這些事情太深刻了,俺怎麼能忘記捏?!俺是不會忘滴!俺媽隻有一個!誰
都不能代替!

    俺的想法很簡單,以為俺爸也是這麼想的,哪裡知道當大人的心思跟小孩咋
可能一樣嘛!俺隻認一個娘,但俺爹可不隻想孩他娘啊!

    俺爹本來是在外面打工的,一年到頭也就過年的時候能在家待上幾天,這次
阿姨來了,俺爹像過年一樣,在家多待了好幾天,俺本來應該高興的,可是卻一
直沒高興起來!往年的時候,俺爹能帶回來好多餓愛瓷的東西呢!有魚有肉,還
有額最愛喝的汽水,那汽水看上去漆黑漆黑的,搖上一搖還起沫咧,一開始俺不
敢喝,還是看到俺爹呡了一口,才敢倒進嘴裡,這一倒可把餓嗆壞了,半天不敢
再去碰樂!

    可這回捏,俺爸啥也沒帶,我在那幾個黑色的袋子裡,翻來翻去,除了幾塊
彩色的步料,就是些瓶瓶罐罐,它們被裝在一個又一個透明的盒子裡,麻煩的恨,
這扒來扒去也沒撈著什麼瓷的,俺不開心,把盒子都拆了,沒曾想還有意外收穫!

    這啥子嘛?摸上去軟綿綿的,俺在心裡也犯嘀咕,琢磨來琢磨去,想是該問
問俺爹,或許還能瓷咧!

    這東西一送給俺爹,就挨了一耳光,啪的一聲,俺就傻了「尼個熊孩子瞎搗
持森麼?!」

    「俺哪裡紫道森麼嘛!」

    阿姨趕了過來,藐了俺爸一眼,就把他推開了,之後又順手接過了俺爸手裡
的東西,擺在額眼前晃了晃,輕輕的在訥耳邊說:「以後阿姨教你,好不好?」

    俺木訥的點點頭,心裡說不出的委屈,本來想拱進她懷裡哭,但額又覺得不
得勁兒,反正挺不是滋味滴。

    所以到了晚上的時候,俺閉著眼睛,卻總也睡不著,趕腳著俺爹變了,對餓
好兇!

    以前俺爹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把額舉起來,跨在他的脖子上,顛來顛去,興
奮地恨吶!還問額這問額那的。

    「小子,在家野禍沒?」

    「讓爹瞧瞧,這是不又長個兒了?」

    「多瓷點阿,小害子需要營樣嘛!」

    這次回來,他卻跟個年糕似的,粘在阿姨身邊,俺要上前跟他親親都沒得辦
法。俺種地的時候崴了腳,他也不說問問,沒得當這回事。瓷飯的時候,隻顧著
給阿姨夾肉,也不看看餓,這一年都瘦了!俺瓷的肉還都是阿姨轉夾到惡碗裡滴,
但瓷起來總趕腳缺些味道!

    俺越想越生氣,越想越覺得以前有媽的生活好,要說俺親媽的廚藝,那不得
了啊!什麼材料到俺媽手裡都能搞出美味兒來,尤其那紅燒肉,還沒出鍋捏,俺
這口水可就熬不足嘍!

    「入口即化,滿口噴香」

    俺表哥當年考學,在訥家臨行前的時候,就是這麼說滴,俺還問他啥意思,
他拍了拍惡滴腦袋說:好瓷!太好瓷了!

    哈哈,從此以後隻要俺娘再做紅燒肉,俺都要先從禍裡叼上一口,賤兮兮的
跟訥媽耍「好瓷,太好瓷了!」

    這時,俺媽總會支上一指頭,頂則訥的頭,來上一句「殘嘴!殘死尼!」

    等等!剛才俺媽說什麼?!

    「殘嘴,殘死尼?!」

    餓不是再做夢吧?是誰在說話?!

    「讓訥嘗嘗,娟兒,讓訥嘗嘗嘛!」

    這不是訥爹的聲音嘛!這不對呀!大晚上滴,偷偷的瓷薩!背著惡偷瓷東西!

    俺也餓了,號嘛!

    俺嚥了咽口隨水,把耳朵豎了起來,心想著到底尼們要瓷嘛麼?

    「尼兒子咋個辦?!」

    「管他咧!他不碎鑿了麼?!」

    「我肚子痛,今天算了吧!」

    「先試試嘛,不行,咱就停嘛!」

    聽到這,俺生氣樂!肚子痛就不要瓷了嘛!不還有臥呢嘛!介到底是個啥東
西?趕緊說呀。

    「呲呲~~」

    俺聽到一通抽吸的聲音,有時長,有時短,有點像喝汽水的聲音,不過這一
口氣,喝的也擡長樂,不換氣會憋死滴!

    俺正尋思著呢,耳邊就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喘息,帶動著俺也呵吃起來,想到
那一整瓶的汽水都被灌下去,俺的胸腔都快要炸樂!

    俺說怎麼沒找到汽水,敢情讓尼們藏起來嘍!俺要喝汽水,俺要喝汽水!俺
剛想起來,誰曾想又猛得嗆了口水,突然幹咳了兩聲,屋裡一下就安靜了!

    俺剛才不是做夢吧?!怎麼突然就啥也沒有了?臥滴汽水呢?臥滴汽水呢!

    俺在心裡估摸著,要不先等一等,再等一等~,可~能~還~會~喝~到~
汽~碎……

    「寶貝兒!好甜啊,真甜!都快齁死訥樂!」

    「你渴麼?」

    「渴!」

    「想喝水麼?」

    「想!」

    「美得你!」

    「啊——」

    隻聽到一聲尖叫,俺猛的一睜眼睛,就撲到了俺媽的懷裡。

    「怎麼啦!狗蛋,做惡夢啦!?」俺一聽是阿姨的聲音,急忙退了出來,氣
氛好像有點尷尬,隻剩下俺不分輕重的喘息聲,正支撐著局面,俺勉強呡了呡嘴
唇,有點苦!

    阿姨先是一驚,然後又沖餓笑,伸出手就要來摸俺的頭。

    俺躲,她湊過來還要摸。

    俺還躲!

    這一來二去滴,她也煩了,就猛然把目光一緊,這一下子就把餓的心臟提到
嗓子眼,嚇的餓不敢再動了。

    見餓不躲樂,她的目光瞬間就放鬆了,俺的身子也跟著鬆快下來。

    「來,狗蛋,喝水!」她的僧音柔柔的,聽起來挺舒服,俺又勉強舔了舔嘴
唇,小聲說,「不渴!」

    就趕腳這回音好長,空氣好悶,俺半天不敢擡頭看她,也不敢再說話樂……

    「來嘛!別怕,喝吧!」

    終於聽到她說話了,俺覺得的像得救一樣,還沒來得急吸口長氣就趕緊接過
她的杯子。

    她直接湊了過來,輕輕滴敲著餓的背,跟訥說,「哎呦!慢點,別得嗆著!」

    俺咕咚咕咚的往下嚥,喝下整整一杯,瞅見她對著訥笑,才覺得放心樂!

    「你們這撕搞啥子?!出來瓷飯啊!」俺爸在外面煩了。

    「叫狗蛋起床咧,俺們這就出來!」她叫餓穿上衣服,又把餓抱下了床。俺
這才聞到香味,她身子是香的,俺還想多聞一會兒,她就把餓放下樂,俺有點失
落,也不知道因為個啥?!

    胡亂的洗了個手,俺坐到桌前,來回瞅了一圈,不甘心,又仔細再瞅了一圈,
實在不敢相信,俺的豆漿呢!?

    「爸,訥的豆漿呢?俺要喝豆漿!」

    「啥子豆漿,今天沒豆漿!」

    「俺媽在的時候,咋有捏?!」

    「閉嘴!」俺爸突然指著餓,還瞪訥一眼,轉過頭來又沖阿姨笑。

    阿姨悠然的喝了一口粥,沒說話。

    「尼們,晚喪偷喝汽碎!俺咋個不能喝豆漿!」這話俺一出口就後悔樂。

    「你個球皮孩,做夢呢麼!」俺爸要打訥,俺趕緊低頭,挨了好一陣,卻是
阿姨的手在摸訥的頭,柔柔的,好舒服!

    「狗蛋啊!尼說說,昨晚做啥子夢了嘛!」

    俺不吱聲。

    「沒事,說吧,別怕!」

    「別管他了,還沒碎醒,敬索胡話!」俺爸把筷子一扔就回客廳看電視樂。

    見訥爸走樂,俺默默滴咽樂一下口水,擡頭看著她,態度很認真!

    「阿姨,訥問你個撕,尼能不能不告素俺爸?!」俺壓著聲,生怕別人聽到。

    「啥事?!」阿姨好奇的看著訥。

    「尼保增不告素俺爸?」

    「保證!」

    「不信,咱拉鈎!」

    「好,拉鈎就拉鈎!」

    俺勾著她的手,念叨了一陣,又深深滴嘆口氣才跟她說「俺爸的汽碎藏哪樂?!」

    「汽水?!哪有汽水?!你小子果然是做夢啊!」阿姨樂了,「咋個可能,
俺爸昨晚還管人要呢?!」俺有點急樂!

    「誰?!」

    「娟兒!」

    「誰?!」

    「娟兒啊!」俺停頓一下,想了想,「沒錯!是娟兒啊!」

    阿姨的臉刷的一下就紅樂,停頓了好一陣才緩過神來,然後她笑眯眯的看著
訥,緩緩的靠了過來,趴在餓的耳邊輕輕的問:「你猜娟兒是誰啊?!」

    俺看她得意的看著訥,身上的香味,又來樂,把俺滴腦子都熏暈嘍。

    「原來你想喝汽水呀?!阿姨這有啊!」她刮了一下訥的鼻子。

    訥一驚才從那醉香的糰子裡跳出來。

    「尼,尼有?!真滴?!」訥一時說不出話樂。

    「娟兒!尼快過來看仄節目,仄還挺有意思滴!」誰料到俺爸突然向這裡喊
了一聲。

    阿姨笑了,挑了一下眉毛,勾搭著俺的目光。

    「信不信由你!」

    說完,轉身走樂,就則樣慢慢的,香氣散了,俺滴魂也散樂!

    俺瞬間就有種被拋棄的趕腳,空空蕩蕩滴,好失落!俺就是琢磨不出來,為
什麼俺爸可以喝,俺就不行呢?!就算俺不能喝了,跟訥說嘛!幹啥子俺爸非要
背著訥偷喝!再說咧,俺咋啦?!憑啥不給俺喝?!俺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喪心,
眼淚不知咋個時候就掉了下來,人也跟著抽搭,哭滴聲音越來越大,把他們都驚
動樂。

    俺爸看惡哭的喪心,也不捨得說俺樂,他嘆出一口氣,輕輕的問訥:「是不
是又想尼娘樂?!」

    俺一聽俺娘,哭的更桑心樂!這時,旁邊的阿姨狠狠的咳嗽了兩聲,俺爸就
沒在說話,俺隻聽見了一聲深深的嘆息,正慢慢的消失在遠方……

    俺想起以前曾被村子裡的二黃欺負過,他是俺們村子的小流氓,大家都不愛
搭理他,二十多歲的人樂,鐺浪著腦袋,在街上亂晃蕩。

    記得那天,天氣特別熱,訥找了棵大樹,坐在下面喝汽水,突然眼目前兒就
衝出一隻手,把餓的汽水拽了上去,俺擡頭一看,就是二黃在樹上耍呢。

    這貨打個口哨就跳了下來,右手掐著訥的脖子,把餓按到樹上。

    「哪裡滴小屁孩子,敢打擾尼大爺碎覺!」他左手提起樂搶餓的那瓶汽水,
轉頭瞅了瞅,回頭又接著說,「算了,看在則瓶汽碎的份喪,爺饒樂尼!」說完
就把訥拽出來,一腳踹樂出去。

    「滾吧!」

    俺爬起來,就往家跑,剛跑不遠,就聽見訥腳邊碎玻璃的聲音。俺不敢回頭,
加快速度接著往家跑……

    終於跑回家樂,俺撲到床上就開始哭,哭的太桑心樂,連俺媽什麼時候坐過
來的都不知道嘍,俺隻是記得有人把餓扶起來,然後訥就一頭紮樂進去,一邊哭
還一邊喊,「媽,訥要喝汽碎!」

    「什麼?!」

    「媽,訥要喝汽碎!」

    還沒說完呢,俺就感覺被摟的更緊樂,軟綿綿的肉,好滑,好暖和,俺好像
就這樣一輩子紮在裡面,不出來!

    「乖!狗蛋,阿姨,哦~媽答應你,不哭樂,嗷!」

    一聽到「阿姨」,俺就覺得渾身一機靈,剛想掙紮才發現俺已經被無限的熏
香圍困住樂。

    「不過~狗蛋你一定要聽媽的話呀!」

    俺猛的掙脫出來,抹了一把淚,瞅她好一陣,才又狠狠的呡了呡嘴唇,「媽!
俺現在就想喝!」

    剛說完,她一把又將訥按進懷裡,又快又狠,俺都喘不過氣來樂!

    「等尼爸出去樂,媽讓你喝個夠!」

    也不知道,大家聽不聽得懂,沒人答應,俺就不寫樂,寫這個,擡累樂!

3
春天風大,天氣還沒有暖透,容易生病,俺最近感冒樂,嗓子疼,疼的厲害,
嗆上一口風,又癢的不行,但餓挺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喉頭裡總算有了刺激,咳
嗽幾下,好像又找回樂過去的氣息。

    昨晚好容易挨到睡著,本想安穩的睡個好覺,可老天爺偏在這個時候賞樂俺
一個夢,想是來逗逗餓:一根又粗又長的木頭,插在訥的喉嚨裡,俺猛的起來一
咳嗽,就再也躺不下樂,過去的事情伴著肺腔的抽動,把餓的心思都抽亂樂,俺
隻能拿起筆來,在紙上敘敘舊,找補找補心裡的安慰……

    俺對聲音是很敏感的,雖然當時俺媽壓在訥身上,但俺還是能聽出門口站著
的人是誰!

    「二黃!」

    俺媽回頭好奇的看樂訥一眼,好像沒反應過來,所以又起身頂樂上去。

    沒有樂剛才的慌張,聲音也堅實許多,俺媽再次質問他同一個問題,斥責的
語氣好濃烈。

    「你是誰?!」

    俺從床上也爬了起來,踉踉蹌蹌的躲在俺媽的身後,偷偷的喘著氣,還邊喘
邊打量著他:一雙三角眼,頭上兩撮小黃毛,腦袋時不時的會晃蕩兩下之後,再
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樣,好像那呲出的幾顆黃牙也跟著顯擺起來樂。所以俺可以斷
定:

    「沒錯!」

    他停頓樂一下,又瞅訥一眼

    「俺就是二黃!」

    「俺不管你是誰!尼咋個連門都不敲就進來?!尼私闖民宅!尼知道麼?!」

    「哎呦!訥滴姐姐,尼們連個門都不關,叫訥敲個啥子門?!」他得意的用
嘴撇了一下俺媽,又饒樂過來,摸樂摸訥的頭,

    「姐姐哎!逆長的這麼水靈,還真看不出來,尼的口味竟也是這麼新鮮誒!」

    俺躲開他的手,又饒到俺媽身前,擡頭看俺媽,她正皺著眉頭,沒說話。

    「再說樂,把門鎖好也不廢多大功夫!何必這麼急嘛!」他在後面輕輕的靠
在俺媽的耳邊,鼻息的律動聽的清清楚楚,

    「太香(想)樂吧?!」

    「啪」

    俺媽甩手扇樂他一個耳光

    「滾!」

    他往後退樂幾步,用手揉樂揉臉,眼睛也跟著眯樂起來,露出一副似笑非笑
的表情

    「呦!姐姐,別急嘛!」

    他指了指嘴邊的淤青「這狠痛啊!又痛又癢。」

    他又湊樂上來,靠在俺媽的身邊,用嘴輕輕的吹著氣,拂著俺媽的胸,起起
伏伏。

    「老哥,是打對了!訥這張嘴是又滑又賤!這不,趁著老哥出去樂,俺尋思
著來道個歉!」

    他直起樂身子,指樂指窗檯上的月季花。

    「俺特地帶樂幾朵花,來給姐姐您賠個不是,不知道,姐姐肯不肯原諒訥嘛!?」

    俺這才看見,窗檯上多樂幾束月季花,粉色的花瓣,一層一層的包裹起來,
紛紛頂在樂窗口的玻璃上,而窗外正有隻蜜蜂踩在上面,好像待樂很久,一直不
肯離去,俺跑上前去,拍樂拍窗戶

    「滾!」

    俺媽的聲音冷冷的,外面的蜜蜂飛走樂。

    「姐姐誒!讓訥把話說完嘛!」

    他來回踱著碎步,像極樂外面那隻在空中徘徊的蜜蜂。

    「尼也知道,老哥這脾氣可不好惹,要不俺也不會——單獨——找您呀!俺
一看您,就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他把「單獨」和「通情」兩個詞抻著老長,笑眯眯的瞅著俺媽挑眉毛。

    「既然姐姐,您不領情。」他頓樂一下,又瞅著訥壞笑一聲。

    「俺也隻能當面跟老哥道個歉嘍!」他轉身就要往出走。

    「等一下!」

    俺媽拽住樂他的手。

    「狗蛋!你去外面買個花盆,再搞點土回來。」

    俺愣在一邊,沒動。

    「哎呀!還愣著幹嘛!現在就去,快!」俺媽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叔叔的花,需要點空間!」

    俺媽看二黃的眼神,好深,能溺死俺爸好幾個來回!

    「也需要滋養!」

    二黃像掉樂魂一樣,朝著俺媽的嘴唇,一點一點的蠕動,喘息的聲音也跟著
越來越重。

    俺看著出神,想起剛才俺媽壓在訥身上的樣子,內心不自覺的就湧起一陣失
落,說不出的失落,眼看他們一點一點要親在一起樂!

    「媽!錢,訥沒錢!」俺拽著俺媽的衣角直嚷嚷!

    俺媽迅速的把頭往回一撤,嘴角的笑意一閃而過,然後又俯下身子,摸著訥
的頭,柔聲的說:

    「不急,不急!馬上就給你,阿!」

    俺媽雖然面對著餓,但目光卻向上勾搭著二黃。

    隻見他迅速的收短樂呼吸,卻把臉憋的通紅,勉強衝訥擠出個微笑,又立刻
顯現出一副手足無措的神情,而剛才的神氣,早已不見樂蹤影……

    俺媽把訥送到樂門口,轉身剛要回去,餓沖上前去,從後面抱住樂她的腰

    「走吧,媽!咱們一起逃!」

    「逃?!這是咱家,咱往哪逃?!」

    「嗯~」俺想樂想,接著說:

    「咱們去找俺爸,俺爸肯定能治他?!」

    「不用!媽媽一個人就夠了!」她摸樂摸訥的頭

    「咋麼開始擔心媽媽了?!剛才不還說訥是妖怪呢嘛!」她用手刮樂下訥的
下巴。

    「媽,訥錯樂!」俺又加樂把勁兒,緊緊的抱著她,好像下一秒鍾她就會離
開訥一樣。

    「媽!俺再也不淘氣樂!」

    「好了!隻要你聽媽的話!媽不會怪你的。」

    「嗯!俺聽媽的話!俺這就去買!」餓鬆開樂俺媽,飛野似的向村頭的農貿
市場跑去。隻聽到背後一聲

    「哎呦!尼慢點,不著急!」

    俺就已經躥出幾百米樂,就這麼一路小跑,俺呵著粗氣,頂著風,口腔都被
風吹嗆幹樂,肺子裡是火辣辣的疼,額頭上的青筋跟著一抖一顫,心頭的惦念也
隨著一起一落,俺隻想著趕緊完成任務,趕回去!快點趕回去,回到俺媽的身邊!

    農貿市場,農貿市場,農貿市場,俺在心裡默默的念叨著,目光沿著街道一
路掃射,眼睛慢慢滴瞅出了火花,一閃一閃的,忽明忽暗,時隱時現,爽口的汽
水,優雅的月季花,閃著銀光的紅唇,爸爸口中的娟兒,想要買的花盆,空中盤
旋的蜜蜂,媽媽!媽媽!

    俺猛一回頭,才發現已經跑過頭樂,好容易停樂下來,剛想掉頭起跑,卻發
現腿已經軟樂下去,俺隻能拖著一身沈重的喘息,邁著步,向前走,走,一直走,
推開了門,看到人就問,想問又說不出來!感覺好像折騰樂好久,才問出話來:

    「俺~俺~俺的~花~~盆,花~盆~」

    「小朋友,這沒花盆!」

    「俺~不~管!俺~~要~花盆!」俺哭了,又哭又鬧,嚷嚷著要花盆。周
圍的人煩了,把訥推到一邊,不管餓,俺依然不顧一切的沖上去,繼續問:

     ——花盆~
      ——花盆~

     直到有個人把餓抱在樂懷裡「狗蛋!尼怎麼在這?!」

    俺抹樂把眼淚,擡頭瞅她,胖乎乎的臉,輪廓好熟悉,對了,是

    「顧大娘!」

    俺不由自主的抽答樂兩下

    「訥~訥想要買花盆!他們不給餓。」

    「傻孩子,這是菜市場,哪來的花盆!」

    俺急樂,轉身就要往外跑「狗蛋!尼這是咋樂,出什麼事樂?!哭成這樣!」
她拽住樂餓,用拇指在訥的臉上,來回揩樂幾下。

    「不哭樂,不哭了嗷!」

    「花盆!花~盆~」俺心裡隻想著花盆,抽泣的聲音把「花盆」喘的稀碎。

    「哎呦!別得哭了,俺的心都快讓尼攪碎嘍!」她嘆樂口氣,接著說

    「大娘家裡剛好有個花盆,尼跟訥來!」

    俺牽著她的衣角,茫然的跟著,腦子一片空白,感覺整個人都懵樂,隻能隱
約聽見她嘀咕:

    「狗蛋啊!尼要花盆幹嘛?!」

    「俺~媽~要~」

    「哎呦!訥的小祖宗啊,快閉上嘴吧,再嗆著風!」

    她不說話樂,一路牽著餓到家,從眾多月季花叢裡挑出一盆,給到訥懷裡。

    「這還剩幾朵月季,尼也一起帶走吧!」

    俺看著懷裡的月季花,稀稀落落的,禁不住一陣風就都得凋落,心裡趕腳著
也不是滋味,擡頭,正迎著大娘的嘆息:

    「二黃這個小王八羔子,不知道又把這花偷偷的摘到哪去耍樂。」她向訥擺
樂擺手

    「算樂,訥也看不住他!狗蛋,尼一招都拿走吧!」

    二黃偷顧大娘的月季?!

    俺心頭一緊,突然就想到樂窗檯上那幾束月季花,完了!俺啥也顧不上樂,
甚至連句謝謝都沒說,轉身就往家跑,身後大娘好像嚷嚷樂幾句,但訥哪裡有心
思去聽,因為俺現在滿腦子都是俺媽!

     二黃偷走樂顧大娘的花,那他會不會還要來偷走俺媽?!

    「媽媽!」

    「媽媽!」

    俺不知道在心裡念叨樂多少遍,才敲到樂家裡臥室的門。門緊縮著,沒人理,
俺趴在門上,聽聲音,看裡面有沒有人。

    「尼輸了!」二黃喘息的聲音很刺耳。

    「別停,繼續!」俺媽的喘息的也很急促,

    「尼就不想再要些獎品?!」

    「呵呵!俺要不起。」二黃的腳步聲停在樂門前,俺身子一傾,就直接栽倒
在他的腳下。

    俺也顧不得爬起來,擡頭就向窗檯瞅去,那幾朵月季,枯了許多,幾片碎瓣
灑在周圍,有點淩亂,再看那窗外的蜜蜂,卻早已不見樂蹤影。

    「訥媽呢?!尼還餓媽媽!」俺抱著他大腿不放。

    他低頭皺著眉頭,沖訥甩樂甩頭,鼻腔也跟著輕哼了一聲「去,去,去,滾
邊待著去!」

    他一甩腳就把訥撂倒在一邊,隨口就是一句:

    「賤貨!」

    說完就從訥身邊踩過。

    俺爬樂起來,擡頭才看見俺媽就在床上,她正朝著訥喘氣,聲音越來越大,
眼珠子都跟著凸出來樂!俺急忙摸爬過去,湊到她身邊才發現,俺媽沒穿衣服,
兩坨肉跟隨著她的喘息,一顫一顫的,好像能射出豆漿來,俺咽樂嚥口水

    「媽,二黃是不是欺負你了。」

    她狠狠的瞪著訥,目光好兇狠,恨不得想吃樂訥一樣!俺低頭不敢瞅她,隻
好小聲嘀咕:

    「俺告訴訥爹!看他還敢來!」

    話還沒說完,她一把就將訥拽了過去,迅速抓緊樂訥的頭,拚命的抽吸著訥
的嘴唇,好狠,好用力,訥隻好本能的把手搭在她的後背上面,她光滑的背肌像
被浸樂層油一樣,俺的手在上面直打滑,一直向下滑,最後終於停住了,靠在俺
媽的屁股上,這感覺就像是捏到樂一塊棉花糖,太軟樂。

    可這些還來不及回味,就被訥嘴唇的裹吸所侵略!俺的嘴唇被裹的好痛,訥
想向後抽出來,但訥媽不讓,所以俺隻好一點一點的向後退,直到她把訥的頭頂
到樂牆面上,抽吸的聲音才總算停止,俺繃緊的身體也跟著鬆下來,可這剛一放
松就又上樂弦!

    俺媽突然咬樂訥一口,嘴唇的傷口瞬間被口水淹沒,好痛!

    「讓尼多嘴!」

    俺媽透過胸前的乳溝看著訥,樣子有說不出的美妙!

    俺仰頭看著她,感覺嘴唇的傷口還在溢血,口腔裡灌滿樂俺媽的味道,甜絲
絲的,跟唇上的血液混在一起,好像能聞到一股香醇的味道。

    俺好像有點醉樂,喘息的聲音,聽起來好重,而眼前俺媽的笑容,正輕輕的
來回晃動,就好像是一朵綻放的月季花!

    「好美~」俺痴痴的看著她

    「比月季花還美~」

    俺媽好像笑樂,細膩的嗓音撓到訥的心裡去,癢癢的。

    「狗蛋!要不要喝點花蜜?!」

    「啊~」

    餓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眼看著花心流出樂一絲瓊漿,銀光閃閃的,輕輕的
垂下來,慢慢的,慢慢的落盡訥的嘴裡,涼絲絲的,滑膩膩的,好甜!比汽水好
喝一百倍,不!一萬倍!

    想起俺爹每天晚上都能喝到這麼好的蜜水,俺感到好氣餒,說不出的難受,
就覺得俺爸好不夠意思,好自私!

    「狗蛋!今天二黃的事,不準告訴逆爸!聽見沒?!」

    「為,為什麼?!」

    俺緩過神來,覺得好突兀,不解的看著她,待要再說話——她的頭就已經壓
樂下來,舌頭在訥的嘴唇上舔著口水,好靈活,滑滑的,像一條河裡的泥鰍,可
以自由的遊來遊去。

    「聽話!」她豎起了食指壓在訥的嘴唇上。

    「尼還想不想喝花蜜?!」

    俺看著她,說不出話來樂,勉強的舔了舔嘴唇,麻木的神經,總算有樂反應,
好甜!

    可是——

    也好疼!

    見訥不說話,她順勢又把訥壓倒,抱在樂她的懷裡「狗蛋!尼可能是太累樂!」
她拍樂拍訥的後背

    「睡吧!睡吧!」

    俺覺得好安全,好溫暖,跑樂很長,終於到樂終點,能睡個安穩覺樂,俺摸
著她兩坨軟軟的肉球,不肯撒手:

    「媽媽!尼別離開訥!」

    「媽媽~,尼~別~離~開~訥~」

    淡淡的熏香包裹在周圍,輕輕的呼吸,新鮮的乳香,在山谷裡悠悠迴蕩,鳥
兒飛起來樂,水霧飄起來樂,心情也跟著提起來了,俺吹著口哨倒坐在牛背上,
哼著不知何處的曲調,前面俺媽牽著牛,沿著一條晨曦的小路,搖啊搖,是老爺
爺門前的搖椅,是水中漂浮的落葉,是開向省城的汽車,晃啊晃,蕩啊蕩,俺問
訥娘:

    「啥時到?」

    俺娘不答應。

    「啥時到?」

    俺娘不答應。

    俺猛一回頭,才發現俺娘已不在樂,牛還在走,依然往前走,

    可是——

    俺娘已不在樂!

    「媽!」

    俺努力的喊,喉嚨全打開了。

    「你在哪?!」

    「狗蛋!媽在這呢!不嚇嗷!不嚇!」她把臉貼了過來

    「哎呦!這兔崽子,嚇死訥樂!」好像是訥爸的聲音

    「這特麼剛起來,就給訥搞軟樂!」

    「行了!真沒勁!」

    「娟兒!咱再試試嘛!」

    「沒勁!」

    「哎!訥是不是真老樂?!」

    「老東西,沒心思跟你扯皮,趕緊睡覺吧!」

    「誒!咱家窗檯怎麼多盆花呀?!」

    「訥喜歡,不行麼?」

    「哪裡搞來的?」

    ……

    「娟?!娟?!」

    「哎!碎覺!」

    夜晚是一天最神秘的時候,這是從訥開始失眠的時候,才逐漸意識到的。俺
想不起來這是訥第幾個失眠的夜晚,也不清楚該是到哪一天的晚上,才能徹徹底
底的睡個安穩覺。但訥不會放棄思考,也不會放棄手中的筆桿,因為訥怕餓最終
會永遠迷失在這無限的黑夜裡,夜有多長,訥的故事就有多長,如果有一天訥再
也不會因為看到晨曦的曙光而沮喪不已,那麼訥終該應慶幸,這故事總算有樂一
個完結!

    隻是——在這之前,這漫漫長夜太神秘,也太離奇……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