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讓我亂倫

我從小就是一個思想守舊的男人,特別是在性方面。從來沒有想過和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上床。但是,現實社會逐漸改變了我的思想和做法。

  我的妻子是個豔麗嫵媚,氣質高貴的女人。她168cm的身高,一對豐滿,碩大的乳房,白皙而堅挺,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美妙的小蠻腰,圓潤光滑的臀部 微微向上翹。一頭披肩的長發,襯托著秀麗的臉龐。見過她的人都說她漂亮,溫柔,性感。無論她走到哪裡,身邊總是少不了男人獻慇勤.。其實,她最漂亮的地方 應該是小穴。在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中間,長著茂密的陰毛,黑的發亮,粉紅滑嫩的穴口,十分性感。雖然經曆了近十年的性生活,由於天生麗質,加上保養的好, 浪穴依然時時可以輕易的流出大量的浪液,依然可以像處女穴一樣緊緊的裹住我粗長的陰莖,讓我達到快樂的頂峰。當然了,這只有我才知道。

  其實,她在性方面也是很保守的。在她24歲時,我們第一次做愛。沒有想到她還是處女之身。鮮紅的處女血沾滿了床單和兩人的私處。很快,我們就結婚了。 兩個人沈浸在美妙的性愛之中。而我粗大硬長的陰莖,時時撞擊著她敏感的花心,讓她在情不自禁的呻吟中到達高潮。有人說,性福的女人是最美麗的。的確,充足 的性生活讓她的皮膚更加的細膩光滑,乳房更加堅挺,性感的臀部更加上翹。渾身上下洋溢著成熟少婦的獨特魅力。

  四年前,由於工作調動,我們開始過起了分居生活。由於離得太遠,見面變得非常困難。有時甚至半年才能見上一面。其他的問題都好說,惟獨性的問題難以解 決。妻子正是虎狼之年,過慣了性福生活,哪裡忍受得了精神的空虛和肉體的寂寞記得剛離開她一個星期,她就打電話給我。喃喃的說:「老公,回來吧,快回 來,……..我受不了了........」

  我於是請假回家。一見面,兩個人什麼話也顧不上講,飛快的脫光了衣服,抱在一起,在床上滾來滾去。

  「想我嗎,小淫婦?」

  「想,做夢都想。」

  「想我什麼?」

  「想…..你的大陰莖啊,快,快,插進來........啊.........啊.........快點..........」

  「你的浪穴流水了嗎?」

  「流了,快成河了.........癢..........快.......使勁............使勁.............把我的浪穴........插透吧.........」

  真是一個如饑似渴,春心蕩漾,性感風騷的成熟少婦。

  我的陰莖穿過茂密的森林,進入了溫暖濕潤的肉穴。饑渴已久的美穴緊緊的夾住我的陰莖,不由自主的微微顫動著,給帶來陣陣快感。這是一個我熟悉而又略感陌生的地方。

  我挺起粗大堅硬的陰莖,快速的抽插起來。每一次龜頭都猛烈的撞擊著花心,陰莖的根部擠壓著她敏感的陰蒂。伴隨著妻子情不自禁的陣陣浪叫,陣陣歡快的呻吟,她很快達到了第一次高潮。滾燙的陰水一股股的澆在我的龜頭上。


  「我想死你了,」她大口的喘著氣,兩隻腿緊緊勾住我的腰,「不要出來,我........還要............」

  「你好淫蕩啊?」

  「我就是一個淫蕩的浪婦,又怎麼樣?我的浪穴渴望大陰莖的抽插.......你使勁的操我..........日我吧..........」

  真沒有想到平日端莊,秀麗,氣質高貴的妻子會講出這種話來。

  「真不相信這是你講的話啊,」

  「在別人面前,我是凜然不可侵犯的貴夫人;在你面前,我可是一個十足的淫女浪婦啊,你不喜歡嗎?」

  「喜歡,」畢竟是年輕人,我的陰莖很快又變得堅硬起來。於是,我又奮力抽插起來.這次,過了很長時間,才讓她在浪叫中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赤身裸體的兩個人不停的抽插著,浪叫著,瘋狂做愛。短短的一天時間,我們整整5次到達高潮。妻子那粉嫩得的浪穴都有點腫了,總算是 得到了徹底的滿足。白皙,秀麗的臉龐像是被春風吹過。可是,等到我必須要離開了,妻子又變的愁眉緊鎖。一想到即將到來的那漫漫無期的痛苦煎熬,她就感到不 寒而立。她不知道如何去度過那寂寞的漫漫長夜,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她戀戀不捨地放開我,很不情願的送我到火車站。

  「早點回來,我等你.................我需要你……...我已經習慣了…….沒有你我受不了………….」妻子小聲的在我耳邊講,臉龐紅紅的,眼睛也紅紅的。

  原來以為很快就可以和妻子重新在一起生活。誰知,由於意想不到的問題,使我們短時間內不可能生活在一起。偶爾一次的回家,顯然無法滿足妻子超強的性 慾。三十如狼,強大的生理渴望,加上精神上的寂寞,時時折磨著妻子脆弱的身心。俏麗的臉龐上常常掛著一絲愁容。而我在外面,雖然有數不勝數的機會,讓我在 其他各式各樣的女人身上去發洩。但是,我堅持認為不能背叛自己的嬌妻,始終沒有那樣做。

  一次偶爾的事件,徹底改變了我。

  一年後的某一天,我出差偶然經過家附近的地方。車子壞了,我有充足的理由回家。為了給妻子一個驚喜,我沒有告訴她。而是在半夜裡,悄悄的回到家裡。

  我輕手輕腳的打開門,輕手輕腳的走進臥室。在明亮的月光下,我看到了久違了的妻子赤裸的美麗身體。我渾身充滿了衝動。正想撕開衣服沖上去,猛然發現不對勁。讓我萬分驚訝的是,寬大的床上,還躺著一個一絲不掛的男人。他的一隻手那麼坦然的放在妻子高聳的乳房上。

  我的天啊,高貴,保守的嬌妻竟然也紅杏出牆了。我簡直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我眼睛冒火,牙齒緊咬。但是,我沒有衝動。理智告訴我,要冷靜。

  我決定先把這一幕拍下來。

  我找出攝像機,走到樓上(複式房),找好角度,開始錄像。

  天逐漸亮了,屏幕上的圖像漸漸清晰。我的天啊,出現在攝像機中的這個男人怎麼這麼熟悉啊!我仔細的觀察著,我的天啊,是我的弟弟,是我的親弟弟。像挨了當頭一棒,我全身發軟,癱在地上。

  該死的弟弟,即使你渾身長滿陰莖,也日不完,操不盡天下美女。為何就不放過你的親嫂子啊?

  突然,我聽到樓下有動靜了。先是赤身裸體的妻子,打著哈欠,睡眼朦朧的走進主臥室的洗手間,立刻響起春池濺水的聲音。接著,她重新回到床上,一側身緊緊的抱住我的弟弟,一隻白皙修長的玉腿放到弟弟的腿上。美麗的浪穴輕輕的在弟弟的一隻腿上摩擦著。

  弟弟醒了,粗大的陰莖高高挺起。他一翻身,把自己美麗的嫂子壓在身下。「撲哧」一聲,粗大的陰莖插進了妻子那嬌嫩的浪穴。

  「啊,壞蛋,又來了………輕一點…人家下面小……..我…….痛……..」

  「好吧,我出來了……」

  「誰讓你出來了…….壞蛋………..」妻子一雙修長的玉臂連忙緊緊抱住弟弟結實的身體。

  弟弟偷偷的笑了一下,立刻大力抽插起來。從兩個人熟練和協調的動作可以知道,他們在一起肯定有一段時間了。

  在長時間的抽插和陣陣暢快的浪叫中,他們幾乎同時達到高潮。

  「不要射在裡面……不要啊………..」妻子身體掙紮著,嚎叫著。

  弟弟毫不理會,有力的一雙大手緊緊抱住妻子性感的雙臀,盡最大努力把大陰莖深深的插進花心深處,放肆的噴射著自己的精液。

  經過了一場暢快淋漓的性愛以後,兩個人都出了一口氣。放鬆的身體又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並不停的親吻著。

  「你哥哥走時怎麼對你說的啊?」

  「他讓我好好照顧你,」

  「他讓你這樣照顧我啊?」

  「可是,嫂子,你真的很需要男人的愛撫,很需要完美的性愛啊!我不忍心看你整天愁眉苦臉的樣子。如此美妙的可人兒,卻夜夜寂寞難熬。你現在和原來相比,又恢復了青春和活力。不是嗎?」

  「可是,我是你的親嫂子啊?我真的不敢想啊……..」

  「你更是我們家的女人。我們在一起,總比其他臭男人和你在一起好吧?我來操你,總比讓其他男人操你好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除了你,人家和誰也不會…………..」

  「 這就對了,小美人,小浪婦…….」

  「壞蛋,你剛才射在裡面,人家正好是敏感期,懷孕怎麼辦啊?」

  「沒有關係,生啊!那也是我們家的血脈和傳人啊!」

  「那你怎麼和你哥哥交代啊?」


  「沒關係,如果他知道了,大不了讓我的太太陪他睡覺,給他生兒子好了。」

  「壞蛋,那是你們家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決,我不管。快起床吧,要去上班了。你去洗刷一下,我來做早餐。」

  妻子穿著性感的粉紅色透明小三角庫,黑黝黝的陰毛露了出來。粉紅的乳罩更襯托出乳房的白皙和粉嫩。心靈手巧的她很快就把早餐做好了。

  「晚上早點過來,我給你做西餐。」

  「好啊,最好吃的還是你的香唇。」

  「壞蛋,」兩個人親吻後,弟弟走出了家門。可能夜裡太累了,妻子又躺到了床上,一臉性慾充足的樣子,沈沈睡去。

  我收好錄像機和錄像帶,悄悄走出了家門。

  她需要性愛,我也需要。

  我粗魯的敲門,來開門的妻子披著性感透明的睡衣,看到我,一臉的驚訝。

  我瘋狂的撕去她身上的衣服, 把巨大的陰莖插進浪穴深處,猛烈的撞擊著她的花心。雙手粗暴的揉捏著她豐滿,白皙的乳房。不顧妻子的苦苦哀求,我又第一次把陰莖插進了她窄小的肛門。最後,雙手抓住她的披肩長發,在她痛苦的呻吟中,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她性感的小嘴裡。

  我感覺自己幾十年來一直被灌輸和遵守的道德思想和社會信念在一夜之間整個的崩潰了。我感到茫然,感到痛不欲生,感到一種知道自己被矇騙了幾十年突然醒悟後的惱怒,感到一種欲後重生的放鬆,感到整個身心得到解脫。

  我整個的人都變了。

  從此,我進一步認識了女人對性發自內心深處的需要和渴望,也深深的理解滿足她們的生理慾望對她們來講,是多麼的重要,多麼的正當,多麼的正常。通過人 為的社會道德約束,來限制和壓抑女人的性慾得到滿足,是世界上最不道德,最不民主的事情。長時間沒有性愛對女人來說,是一件多麼殘酷無情的事。

  女人有自由自在的追求性福的權利。不管是少女,還是少婦,只要是身心成熟的女人,就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和機會,選擇自己喜愛的人,可以是自己的老公,可 以是自己的父親,可以是自己的兒子,也可以是任何她認為需要和合適的其他男人,在她認為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合適的場合,來滿足自己的身體需要和心理 需要。一句話,只要是女人自己願意和喜歡就可以了。

  男人,同樣也是這樣。

  自從那一夜以後,我徹底解放了自己。

  當弟弟的妻子來我所在是城市旅遊時,我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年輕嬌豔的她的美妙肉體。長時間得不到性慾滿足的她,在我的身下恢復了青春和活力。長時間無法 懷孕的她,雖然和我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到一個月,我卻成功的讓她懷上了我的孩子。「做你們家的女人,我第一次感到這麼舒服,真的,」她依偎在我懷裡,喃喃的 說。

  上大學的妹妹,也是在我的身下,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在充沛的精液的滋潤下,她的身體發育的更加凹凸有致,玉樹臨風,健康,快樂的成長著。「哥哥,謝謝你啊,你讓我感受到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女人。我永遠是你的,只要你想要的話,隨時都可以啊。」

  我高中時的一個女老師,在師生聚會結束後,鬼使神差的把我帶回了她的家裡。家庭條件十分優越的她,氣質高貴,天生麗質。她說,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我。 雖然很多年過去了,她有了稱心如意的生活,但是,心靈深處依然沒有忘記我。徐娘半老的她風韻猶存,風騷無比,第一次做愛讓我體會到了口交,乳交和肛交。 「你是第一個一次佔有我身體上三個地方的男人。我永遠喜歡你,只要你願意,你可以隨時來找我。我整個的人都是你的。」

  有個十六歲的學生妹,用唇膏把自己的浪穴塗得粉紅,讓我開苞。「我想給自己的第一次一種特別的感覺,永遠不忘記。」

  公司去酒吧狂歡,我的一位漂亮的女同事喝多了.住的離她最近的我義不容辭的送她回家.在她一個人居住的房子裡,她脫的一絲不掛,在我面前大跳民族舞, 向我炫耀她漂亮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肉體.我用巨大的陰莖和嫻熟的技巧徹底征服了她.19歲的她坦率的告訴我,我是進入她身體的第47個男人,也是最讓她舒服 的男人.從此,她迷戀上了我.不停的要求我去她那裡,一起瘋狂的做愛.直到半年後,她離開了公司,還不時來電話找我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在我身下滾過的女 人,有追求新奇的少女,有春心難耐的少婦,有打工妹,有女老闆,恐怕就要有幾十位。可以說,我日過了各種各樣的浪穴,佔有和征服了各種各樣的女人。

  最讓我難以忘記的是一個三十四歲的女博士。她是我在網上聊天時認識的。通過攝像頭,我看到了她嬌好的臉龐和高聳的雙乳。我故意不理她。她果然很不服氣,一定要約我見面。證明自己可以征服我。這正中我的下懷。

  第一次見面,我就瞭解到她的老公也是博士,但是正在美國。已經兩年沒有回來了。她的工作很輕鬆,收入也很豐厚。但是,一個人,在這裡沒有親戚,很多話 也不能和公司同事講,感到十分的孤單和寂寞。精神和肉體都渴望男人的愛撫和安慰。當天晚上,我就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單身宿舍。

  她好像早有準備。從浴室出來,就只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深紅色透明浴衣。一身白如凝脂的皮膚,修長的兩條玉腿之間,一片黑黝黝的陰毛。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視下,她大大方方的躺到我的床上,玉腿斜伸,豐乳亂顫,回眸一笑,風情萬種。嫵媚而不妖豔,多情而不隨便。

  我目瞪口呆,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她看。跨下的陰莖早已翹上了天。我不得不承認,她是我目前為止遇到的最有修養,最美麗的女人。

  「你去洗一下,注意衛生。」她滿面含春的笑著說,微微有點害羞。

  我飛快的洗了一下身體,心急如焚的跑到床上。我把她擁入懷中,緊緊的抱著。激烈的親吻著,撫摩著她美麗的軀體。

  「別急嗎,親一下我的乳房。人家已經兩年沒有幹了,你要輕一點。溫柔一點。」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堅硬如鋼的大陰莖,向她粉嫩的浪穴插去。她用一隻手引導著我的陰莖。可能真的是兩年沒有幹了,下面的浪穴已經是春潮氾濫,淫液橫流。我不費多大力氣就一插到底,直搗黃龍。又細又緊的浪穴,好像有無數細小的吸盤,貪婪的粘附著我的大陰莖。

  僅僅是插入,就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快感。

  我輕輕的開始抽插起來。每次都抽到只剩下龜頭在裡面,然後又一插到底,砰砰的撞擊著花心。也許是這種刺激太大了,她不顧一切的呻吟著,浪叫著,喘息著。很快,她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我的好人啊,我太舒服了。我已經兩年沒有得到男人的愛撫了。整整兩年,沒有男人的大陰莖插進我的浪穴。而她,無時無刻不瘙癢難耐,時時向外流著陰 液。我的好人啊,你無法體會到你給我帶來多麼巨大的歡樂。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肯答應操我的浪穴,天天日我的浪穴。答應我,今天插我一千下,給我 五次高潮,可以嗎?」

  「不行,那會把你的肉穴干壞掉的。」

  「不要緊,我喜歡你把我的浪穴操腫,日裂,這樣,我才感到舒服,感到過癮。」

  我把自己會的技巧和姿勢都施展出來,瘋狂的日弄起來,一次又一次的讓她達到高潮。我的龜頭也感受著她的浪液射出時,燙燙的,麻麻的感覺。直到最後,我一瀉如注的把精液射進她的花心。兩個人才漸漸平靜下來。

  「啊,好人兒,這真是銷魂啊,我感到有點痛了,但是,很舒服,我喜歡這樣。」她像一隻溫順的小鳥,不,是吃飽了的小鳥,幸福的偎依在我胸前,喃喃的說。

  以後的日子裡,我們經常一起去喝咖啡,逛商場,看電影。當然,大部分時間都是她來買單。「我的收入比你高多了,也沒有什麼大的開銷。」她每次都這樣說。

  我們的關係整整持續了三年,我時時用粗大的陰莖安慰著她饑渴的浪穴。慢慢地,我感覺她真的有點瘋狂的愛上我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讓我 心醉的男人。離開你一分鍾,我都會感到不安。」直到她的老公回國後,我的妻子也來到了我身邊,我們在一起做愛的次數才逐漸減少。直到今天,她還會不時的打 電話給我,我們會一起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共享美好的性愛。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