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藝術照被攝影師奸騙

正值炎熱的冬季某一天,我跟明偉說我說生日快到了;並要明偉送我一個生日禮物,但明偉不知要送什麼。我想了一下,覺得本人身體不錯且長得頗有氣質,但是從 來沒有記錄下來,以後要是了生小孩,能夠全部走樣,以是想趁現在留下美妙的記錄。於是就跟明偉說我想要拍一組藝術照,明偉覺得這個點子不錯,以是我們就出 門去找專門拍藝術照的店了。
比較了幾家,終於找到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店。老闆是一位專業的攝影師,瘦高的身體並透著藝術氣息,看起來蠻專業的。於是我們和攝影師討論了一些構想後,一行三人就來到了地下攝影室。
因為現場只要我們和攝影師,以是拍起來分外輕鬆,拍了一會兒,攝影師說我的條件不錯,又是炎天,應該可以拍的清涼一些,這樣才幹真正留下完滿的身體。
我跟明偉討論一下,明偉說:「好吧!」橫豎有他在場沒關係。於是我在攝影師的指導下,漸漸地解開襯衫的鈕子,輕輕地顯露半邊酥胸,又緩緩撩起裙襬顯露誘人的大腿,乃至連半通明的T字褲都若隱若現,而攝影師的鏡頭也卡擦卡擦的捕獲我的誘人體態。
過了不久,我已經脫下了上衣,顯露了玄色的誘人胸罩。由於是第一次在生疏人眼前脫衣服,我覺得很害臊又有點不安,但是攝影師很親切又很專業,讓我擔心了不少,不過我還是感覺滿身都有點發燙的感覺。
又拍了一會兒,攝影師表示我把裙子脫下,我看了明偉一眼,明偉也有點興奮地點點頭,於是我就緩緩地脫下裙子,顯露性感的半通明玄色丁字褲,我發現攝影師好像吞了吞口水。
由於我是第一次穿這麼少表露在兩個男子之間,真是有點怕羞,但是內心卻有點安慰和不安的感覺,這是我結婚以後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閃光燈閃了幾下,攝影師又說既然來拍了,不如拍一些可以永世紀念的裸體藝術照,讓生命留下一些傑出,以是請我放開一些。
我問了明偉,他說既然是送我的生日禮物,就由我本人決定。明偉說結婚以來,從來沒仔細地看過我的裸體,以是也很想看看拍出來的效果。由於有生疏人的在場, 我也覺得很安慰。並且既然要留下完滿的記錄,何不拍得徹底一點,以後也許沒有這種機會了,並且攝影師看起來還滿正直的,這又沒有多餘的人,於是我漸漸的把 內衣脫下,34C的乳房就彈了出來。
雖然結婚好幾年了,但是我的美乳還是沒有什麼變形,雖然乳頭顏色有點深,但這種顏色更能透出我這種成熟美婦的嬌艷,當34C的乳房彈跳出來之際,我霎時羞紅了臉,也不太敢擡頭看照相機。
攝影師這時呆了一下,就不斷猛按快門,我的心情看起來也很詫異。此時的我,由於曝露在外人眼前,體內已產生了異樣的變化,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正衝擊著我,心跳放慢、滿身發熱,使我產生史無前例的感覺。
攝影師讚歎之餘,表示我把身上最後一件內褲也漸漸脫下。天哪!我豈不是全裸了?在兩個男子眼前全裸是我從來沒有過的行為,我想我大約已經有點興奮了,加上 攝影師的遊說及讚美,以是我就緩緩地脫下了內褲,滿身已經暴露在他們眼前。整齊的陰毛也露了出來,這使明偉臉上的心情更為驚訝,但是明偉愈是驚訝我好像愈 是迷網在這氣氛中,原來這是另一個的我‧‧‧‧‧
現在的我已經感覺小穴中已有一絲淫液流了出來,腦部因遭到很大的安慰,以是有點神魂顛倒,在攝影師的指導之下,我的動作愈來愈大膽,行為已有點失控了。擺 了許多姿勢之後,攝影師成心問我是不是處女,並稱讚我的體態像處女一樣純潔可愛,這番撩撥的話語讓我心中像吃了嗎啡一樣性奮,身體也愈加亢奮起來。
此時攝影師告訴我說:「尤物,乳頭要挺一點,拍出來才會美觀喔。」並叫我本人捏捏本人的乳頭,看能不克不及讓乳頭挺一點,我於是羞地照著攝影師的話做,不過這畫面真是令人血脈噴張,因為我搓揉本人乳房的畫面,像極了日本A片中的情節。我發現連明偉的褲檔也敏捷膨脹起來。
突然攝影師中止了拍攝,說ㄋㄟㄋㄟ拍出的結果欠好,於是他到樓上拿了一個黃色的小模子杯,接著從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走到了我身邊,口中還是不斷讚美我 的身體,說因為乳頭不夠挺怕畫面不夠美,以是他徵求我的贊同,要用冰棍安慰一下乳頭,由於我很信託他的專業,也沒聽清晰攝影師的話就點點頭。
只見攝影師拿了小冰棍就往我的乳頭上磨蹭繞圈,我顫抖了一下,並發出嗯~~~~嗯地一聲嗟嘆,我從來沒有過這種安慰的經驗!不過我的心情應該是很舒適的樣 子,乳頭也敏捷的屹立起來,連乳暈上的小蕾也明晰可見。嗯!還是攝影師有經驗,否則能夠要明偉的舌頭才有辦法了‧‧‧CC‧‧‧
攝影師這時還貼在我的耳邊,喃喃地不知說些什麼,手中的冰棍也輕柔的安慰我的乳頭,此時我好像不自主地輕輕地張開雙腿,順著細縫看去,熟習的愛液也潺潺的 順著陰唇流下。這時攝影師將冰棍交到我的手上,並引導我將拿冰棍的手放到陰唇上滑動,才起家回到照相機旁繼續拍攝。不過明偉在旁邊卻看的慾火焚身,快受不 明晰的樣子,因為明偉和我認識這麼多年,從來沒看過云云火辣的場景,這是另一個我,跟明偉認識的我有天壤之別。
正當我性奮之餘,一個極具香艷的畫面出現在明偉的眼前,我將冰棍在本人的小穴口滑動,有時還輕輕的塞進穴中,並且我的臉上出現紅潮了。我曉得我在極度性奮之中,雖然我強忍著不發出聲音,但他們還是可以隱約聽到一些短促的呼吸聲。
此時的我感覺陰道比剛才更濕了,滿身發燙,一種莫名的快感和安慰持續的衝擊著我,雖然沒有人真正觸摸到我的身體,但內心的願望已使我無法本人了,我乃至不想這麼快結束攝影,淫慾已漸漸的淹沒了我的明智。
這時攝影師拉開幕簾。後方出現一張古典的歐式大床,並請我移動到床上繼續拍攝,明偉不擔心地問我︰「可以了吧!」我眯著雙眼明偉說:「再拍一下就好了。 」
明偉的眼楮不斷盯著我的裸體看,褲檔裡卻不斷的抖動,我想他待會回家肯定會和我雲雨一番。這時我自大地對明偉說︰「等照片拍好後,你會看到美美的我喔。」
古典大床上鋪了粉白色的床單,攝影師並撒上一些玫瑰花瓣,我叫明偉後退一點,不要擋住攝影師拍攝,明偉後退了好幾步,這時明偉大約想降降火氣了,免的待會 太衝動跑到床上和我大搞起來,這樣就難看了。果真明偉說道:「我到樓上抽根煙,順便找便當市肆買幾瓶飲料。」我也迷漾的點點頭。
明偉上樓之後,攝影師叫我躺在床上並把雙腿打開,我漸漸的照做。想不到我會做出這麼大膽的動作,原來我已經在這種氣氛下而不能自已了。我閉著眼楮,漸漸地 打開雙腿,用左手摸著陰唇,右手摸著乳房,我現在已經是個發情的動物,淫慾讓我無法控制本人的行為,我好像要享用這種快感,我自動的撥開大陰唇,讓攝影師 可清晰的捕獲我的私處。
過了一會,我又撥開小陰唇並高舉雙腿,這是很羞恥的姿勢,但是在攝影師的讚美下,我情不自禁的照著攝影師的口令動作,此時我只想留下美麗的照片。
這時,攝影師突然打開旁邊的古典衣櫥,外面有百般極盡撩撥的情味內衣,並慫恿我穿上這些內衣拍攝,於是我挑了件紫色蕾絲的束腰馬甲,馬甲穿在乳房上面,將 我的美乳托的更高聳也更誘人,馬甲下緣有四條蕾絲吊帶,夾在淡紫色的絲襪上,讓我看起來像是極度淫蕩的貴婦。在鏡頭下,我更大膽地擺出各種撩撥和淫蕩的姿 勢,只為了留下最性感的一壁。
我輕撫著本人的乳房,並且陰戶大開的讓人照相,我的心情看起來真的很淫蕩,陰道已經濕透了,外面好像極度的酥麻,鉅細陰唇也因興奮而充血腫大,看來,我真的很想要一些東西來填滿小穴了。
攝影師這時拿出一個小瓶子,告訴我說這是一種新產品,假如噴在皮膚上,會像穿上絲襪一樣讓皮膚光華美麗,拍攝起來也會更美觀,我在雜誌上看過這種產品,不過卻沒有運用過,沒想到攝影師竟然有這種產品,不過為了畫面美觀,我馬上點頭贊同。
於是我接過瓶子開始塗抹起來。 「塗的不是很均勻,有些中央沒塗到。」攝影師一邊審視一邊說,然後從我手上接過罐子,倒一點在手上,我沒留意到攝影師的動作,攝影師一低身便將油抹在我的大腿內側。
我嬌羞地說:「那邊?」當攝影師開始抹的時候,我才接話,但這樣半詢問的語氣,彷彿恰好贊同攝影師的動作,想制止也來不及,這樣一來也只好默許攝影師的動作。
攝影師幾乎是將我的雙腿重新抹一次油,攝影師細緻的大手,順著我的大腿不斷往下抹到小腿,攝影師的動作很緩慢,與其說是抹油,感覺起來更像是在撫摸,在我滿是油的腿上來回的撫摸,一陣陣舒滑的感覺,讓我本來就敏感的身體輕微的顫抖。
半跪在地上的攝影師,臉恰好面對著我的三角地帶,我可以感覺到攝影師呼吸的熱氣,剛好噴在敏感的小穴口上,惹起陣陣酥麻,我隱隱覺得這樣下去彷彿不大好‧ ‧‧‧
「來!舉起來。」攝影師抹的興起,將我的一隻腳擡起來,放在大床的邊緣上。我此時有點重心不穩,一隻手很天然的搭在攝影師肥胖的肩膀上,攝影師沒有說話, 將我的高跟鞋脫下,從腳指頭到腳底,沿著腳踝均勻的上油,這讓我覺得非常舒適,加上偶爾帶點推拿的指壓,我感觸滿身逐漸的抓緊,接著攝影師很快的將高跟鞋 幫我套上,這是第一次有人幫我穿高跟鞋,這樣的周到讓我有點飄飄然,但穿好後攝影師依然把我的腳架在大床邊緣。
攝影師又倒一些油得手心,並開始替另一隻腳上油,從小腿往上後輕撫過膝蓋漸漸往上移動,這給我一種很安慰的感覺,因為我一條腿彎曲撐在大床邊緣,大腿是分 開的,下半身的門戶完全大開,並且,這樣的姿勢,讓本人的私處裂縫,輕輕的張開,再加上抹油的舒適安慰,私處裂縫天性的一張一吸,好像在等待些什麼,我心 思明確這樣子持續充血,會讓本人過度興奮。
我有點想抑制本人開始燃起的感覺,但攝影師一邊撫摸,一邊推拿,一邊搓揉,一邊靠近我的緊張部位。攝影師的手不斷到我的三角地帶後,忽然停下來,然後沿著 恥骨邊緣,用手指畫出一道界線,這個動作也讓我緊繃的心境,渙散下來,畢竟攝影師還滿抑制的,不會於跨越界線,這個動作也真正讓我開始擔心的享用攝影師的 服務。
這時攝影師請我站起來,看看前後塗抹的能否均勻。 「嗯!大腿還差一點。」攝影影師說完又到了一些「絲襪油」在手上。
但是因為我撐住地上的腳底剛才被抹滿油,腳底板和高跟鞋面,因為油的潤滑讓我有點站不住,我只好兩手都搭在攝影師肩膀上,同樣的,攝影師塗抹的手也不斷到 大腿根部才中止,只是攝影師這次在我的大腿盡頭停頓比較久,沿著大陰唇邊緣,不斷的來回推拿,這樣的動作,因為很靠近緊張部位,一種隨時都有被侵襲的能 夠,讓我感觸更安慰,但我還是冒險的讓攝影師繼續他的動作。
還好,攝影師還是謹守住界線,但攝影師這樣子的守住界線,反而讓我因為置信,反而喪失警覺性。 「好了嗎!這下被你賺到了。」我玩笑的虧攝影師,因為置信攝影師不會亂來,以是言談間就沒有拘謹,很天然的和攝影師打屁起來。
「好了!」攝影師這時站了起來,要將瓶子收起來,但不巧被我絆了一下,灑了一些到我的身上。
「好吧!我看這下子要滿身都抹才會均勻了!」攝影師笑說。
我的美胸都沾滿了油,「哇!都流進衣服了。」我說道。攝影師剛剛真的不警惕倒了許多油在我身上,胸口的油沿著乳溝滑進馬甲,怪難受的,因為都是在胸部。
「來!否則把馬甲脫失好了。」因為就在旁邊,攝影師二話不說,把我拉近他,轉過我的身子,我變成背對攝影師,攝影師馬上找到馬甲的排扣,一下子就把排扣整排拉開,這件紫色馬甲便離開了我的身體。
「把油抹勻,比較美觀也比較舒適。」攝影師把馬甲丟到一邊,也不等我回話,便在我的背部撫摸起來,剛剛的油也有一些流到背後,但攝影師的手間接由我的腰部漸漸往上撫摸,也不曉得是剛剛流進去的還是攝影師手上的,已經分不清晰了。
「腳好酸!」我對攝影師撒嬌的說。至於攝影師主動把我的馬甲脫失和抹油的舉動,倒不是很反對,反而攝影師這麼做,我還覺得很舒適,次要是從開始拍攝以來,我認為攝影師不會亂來,心思上對攝影師已經很信託了。
攝影師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來!坐在我膝蓋上,這樣就不會沾到床單了。」攝影師拉住我的手臂,轉過我的身,輕輕的把我向下拉。
「不怕被我坐壞?」我一邊諷刺攝影師,一邊順著攝影師的力道,輕輕地坐在的膝蓋上,心想這麼坐應該還好,畢竟不是坐在大腿上,但是我暴露的臀部接觸到攝影師的膝蓋時,被膝蓋的骨頭頂的有點不舒適。
「怕什麼?又不是坐到不該坐的。」攝影師有點開黃腔,但攝影師的手可沒閒著,我坐下後,攝影師的手可以構到肩膀,開始撫摸我的頸子和肩膀,然後漸漸的往下指壓。
「你的手藝不錯,可以去兼差了。」我對著攝影師說。攝影師的推拿非常舒適,特別是還有油的潤滑,我感覺到攝影師的手四處遊走,然後再一的往下到腰部,然後再往上撫摸,撫摸再撫摸,然後又毫無阻礙的撫摸潤滑嬌嫩的背部。
由於攝影師的褲子也沾滿了油,坐在攝影師的膝蓋上會漸漸往下滑,我沒有特別去調整坐姿,順其天然的往下滑,這樣臀部便不會被膝蓋骨頭頂的很不舒適,我感覺 到攝影師的手順著腰部開始繞到小腹,將流到小腹的油一抹而開, 攝影師的手,沿著陰毛邊緣撫摸,然後漸漸向上撫摸不斷到乳房下緣,順著乳房邊緣輕輕的撫摸,我又開始輕微的顫抖。
還好我現在是背對著攝影師,另一方面,攝影師的膝蓋好像故意無意的往上舉高,這讓坐在攝影師膝蓋上的我漸漸的往攝影師大腿滑,不斷到滑到臀部踫觸到攝影師的小腹,而我暴露的背部和攝影師幾乎貼到一同,而攝影師也很天然的將手沿著腰摸到了小腹。
忽然攝影師的一隻手滑進了我的大腿根部,這讓我感觸有點安慰,而攝影師另一隻手則沿著乳房邊緣撫摸,只是每一次撫摸,便往上推一點。每次撫摸到的乳房面積 越來越大,安慰也越來越高。我曉得攝影師每來回一次都在試探,但他不斷的跨越界線,但是因為滑油在攝影師的手掌和的肌膚之間交互的作用,柔嫩順暢的感覺讓 我升起一種不忍心阻斷的感覺。
「嗯~~。」當攝影師整個手掌搓揉到乳房時,我已經渾身發軟,想要擠出聲音要攝影師中止,但當攝影師的手指捏著乳頭時,我不自覺的發出第一聲淫亂的嗟嘆, 攝影師好像遭到嗟嘆的鼓勵,一隻手撫弄乳房,用手掌擦乳頭,另一隻手間接用手指揉捏我的乳頭,陣陣麻癢的快感直上我的腦門,我嗟嘆的更大聲了。
我的身體越來越火熱的時候,感覺到有個火熱的硬棒頂著臀部,我曉得那是攝影師的陽具,但我已經不以為意了,我曉得這是男子正常的反應,也證明本人的體是美麗誘人的。在攝影師的撫摸下,我滿身又開始發熱。
這時攝影師貼近我的耳朵,口中呼出的熱氣,哈的我滿身發癢,然後攝影師突然咬住我的耳垂,我幾乎立即就發出忘我的嗟嘆,因為那是我很敏感的地帶,一但被咬到,馬上滿身就痠軟,加上在身上四處遊走的大手,我的女性原始天性需求就快被引爆。
「啊~~啊~~。」攝影師不斷的用力的揉捏我的乳頭,讓我又酥又麻,安慰到說不出話來,就在我快墮入忘我時候,攝影師一手托住我左邊的大腿,一手環抱住我的腰,然後順勢一轉,我變成跨坐在攝影師大腿上,面對著攝影師。
這出乎我預料的舉動,因為坐在攝影師滿是滑油的大腿上,基本來不及制止攝影師,並且還天性的順著攝影師的動作,天然的將本人大腿跨過攝影師,變成跪騎在攝影師的大腿上,只是這樣子便不像剛剛和攝影師前胸貼後背,和攝影師中間拉開一小段距離,這樣的大動作,讓我有點瘋狂。
「攝影師!這樣子~~~好嗎?」雖然我的胸部已經被攝影師摸遍了,但和攝影師這樣的姿勢還是很令我怕羞! 「嗯~~」攝影師模糊的答複,還將手放在兩側腰部上,輕輕的上下滑動,我因為在極度性奮之中,以是也只好任由攝影師撫摸縴細的腰部。
我感覺到攝影師將眼光下移到赤裸的乳房上,我的乳房形狀十分美麗, 沒有因為年齡而下垂,並且又挺又翹,我曉得有個男子正在詳細檢視本人光禿禿的身體,並感覺到本人的乳頭正逐漸的變硬。
「尤物!比女神還美麗。」攝影師一邊將我的手各放在他的兩邊肩膀上,一邊發出讚歎,雙手還向暴露的乳房移動撫摸,聽到攝影師的讚美,我的防線幾乎要徹底崩潰了。我外表上雖然有點不要攝影師繼續,但是事實上我不斷坐在攝影師大腿上。
「太太!可不要對我亂來喔!」攝影師反過來調戲我!被這樣一鬧,我開始抓緊本人的心境。回了他一句:「你少臭美!」攝影師已經很樂成的轉移了我的留意力。
「來!抓好!我再倒一些油!」攝影師不等我進一步反應,在我腰上的手順勢摟住我的腰,一邊身體向前坐起來,騰出一隻手到攝影架上拿油,這樣一來,我整個人 被攝影師摟個實實的,但我大大的乳頭已經壓在攝影師的胸膛上,擠壓著變形的乳房,這讓我開始緊張,但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攝影師放在我大腿的手一邊往上 撫摸,沿著我的腰際漸漸的往上愛撫,直到我的乳房側面,用大拇指輕輕的壓揉我的乳房。
攝影師的手覆蓋住我整個乳房時,我滿身顫抖一下,酥麻的感覺立即傳遍滿身,「你~~你~~不行以亂來喔。」我渾身發燙,跟攝影師假裝的自持一下。 「那是肯定的。」攝影師有點詭異的笑著答複。
「ㄟ!所謂的亂來是什麼?」攝影師促狹的問我! 「亂來喔!亂來便是~~~。」「亂來便是你~~你~~ 的那~~~」我欠好意思說出上面的話。
這時聰明的攝影師也看出我已興奮過度,能夠很想要了,於是他問我需不需求男模兒來「協助拍攝」?我悵惘地閉著眼楮,想都沒想地點點頭。
沒想到攝影師毛遂自薦,說本人的身體很上鏡頭,跟我搭配拍攝肯定相當有美感,並且照相機可以設定在自動拍攝,攝影師並向我說明並保證,只是做做豪情的動 作,會適可而止,絕不會有越軌的舉動。不過亢奮中的我並沒有什麼防線了,並且拍攝過程中也對攝影師產生好感及信賴感,以是就答應了。
這時攝影師走到床沿,脫下衣服,啊~~他的陽具很長也很粗。攝影師指導我和他擺一些類似作愛的姿勢。我都逐個照做。忽然攝影師很溫柔地吻著我的耳垂,並輕 聲細語的讚美我,我也嗯嗯啊啊的嗟嘆著。突然攝影師吻上我的櫻唇,並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的舌頭居然也情不自禁的跟他的纏在一同,照相機持續的自動的拍 著。
一會兒,他用手搓著我的乳房,使我體內的細胞彷彿要爆炸一樣,我的身體已經完全的消融了,他開始吸著我的乳房,太強烈的感覺不斷衝向我的腦海,當他輕咬著 我的乳頭時,我完全的投誠了,此時除非明偉在場能克制之外,我已無法中止統統的行為。因為我的小穴內酥麻難耐,並且愈來愈想要了。
攝影師開始進攻了,他不斷舔著我高聳的乳房,粉紅色的乳頭已經更屹立了,我的淫水也已經氾濫成災,整條床單濕了一大片,陰道里已濕得不克不及再濕了。照相機的快門不斷在卡擦作響,我應該已經曉得和明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但是我彷彿並不想中止。
我的內心其實不斷在等著明偉來克制我,但明偉恰好在裡面買飲料,接下來我的雙腳被攝影師分開,他用手撫摸著我的陰唇,且將手指伸進我的陰道,不斷來回抽送著,等他確定我已經濕透了,而他的陽具也早已青筋滿佈,蓄勢待發。
攝影師好像早有預謀,在不知不覺中已戴上了保險套,他引導我的手去撫摸他的陽具,由於明偉不在現場,我好像也豁出去了,由於我已經處於空虛難耐的情境之中,當摸到堅挺粗大的陰睫時也很性奮,漸漸地,我竟然也套弄起攝影師的大陽具。
此時攝影師剝開我烏溜溜的陰毛,我的淫穴已經氾濫,攝影師把嘴對著我已經腫脹的陰唇舔弄起來,我雙手不斷的按著攝影師的頭,彷彿擔心他的頭會突然離開一樣。
攝影師的雙手也沒閒著,除了舌頭把我小穴舔弄外,雙手更是不絕的搓揉我的雙乳,還不時讓兩粒肉球交互拍打,只見我眼楮緊閉頭猛搖,屁股更是共同這舌頭的動作猛搖,真是異常的舒適。
就這樣過了一陣子,攝影師忽然趴到我身上,我們成69 的姿式互相尋找慰藉,攝影師用舌頭撩撥我的陰核,我則用雙唇套弄攝影師宏大的肉棒,兩人互相地取悅對方。
攝影師這時跪坐在我的兩腿之間,他好像遭到我的鼓動,一邊讚美我陰戶的形狀和顏色,並把他的龜頭在我的陰唇上磨擦著。攝影師剛開始還很規矩,過了不久他卻 把陰睫前端滑進陰道,但根部還在裡面。我陰道忽然有充實的感覺,但卻令我相當的亢奮,我不斷閉著眼楮,享用著陰道被陽具擴充的快感,但我內心還不斷等候明 偉能出現克制我這種淫蕩的行為。
此時我羞澀說︰「好了啦,我快受不明晰,不要再繼續了!」但是攝影師並不想中止,繼續挺進。我的陰道不斷被攝影師的陽具擴充著,令我彷彿感觸有點痛,但又很舒適,我的陰道已快被他擠破,心想與丈夫以外男子的第一次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了。
但是明偉還是沒有出現,我又不由得地叫出一些聲音,我已經沈溺在這種快感之中。由於陰道很早就濕透了,以是攝影師的陰睫很順利的就滑進了我陰道,我的陰道已經被陽具充滿,這極度強烈的快感,是我等待許久的。
攝影師開始抽送起來,他的抽送技術很好,像似受過訓練一樣。後來是拔出一兩寸又插進去,後來拔出來更多,最後每向外一拔,必將陰睫抽拔到陰戶洞口,然後沈身向內一插,又整根撞入我小穴的深處。
我不斷地哦~~~~~!嗯~~~~~~~!地嗟嘆叫著,淫水像溫泉一樣從一個看不見的地點向外湧流,流得倆人的下體和鋪在我臀下的床單都濕透了。攝影師幹得更起勁了,他放慢了抽插的速率,粗大的陰睫在陰戶裡疾速地進進出出,攪動著淫水發出撲滋~~撲滋~~的聲響。
攝影師一壁插穴,一壁還玩著我前後晃動的雙乳。突然攝影師抽出粗大的肉棒,將躺在床上的我翻身,讓我趴在床邊翹起屁股,攝影師也站立床邊,拉近我屁股,把 肉棒就對著我張開的肉縫又是一拔出穴,攝影師就靠著雙手把我的身體一拉一推,肉棒就隨著一進一出,絲絕不用費力,卻是我被插的求饒,兩粒34C的乳房隨著 前後擺動,可說是乳波蕩漾,十分誘人。
攝影師的肉棒更深得拔出了我的小穴,把我插的嗟嘆聲不斷,我曉得我將近到達低潮了!攝影師這個色中妙手能夠也感覺到了,只見他以更快的頻率在我體內抽插著,只聽到我啊~~~~~~~得長叫了一聲,同時身子一挺,我已經將近到低潮了。
只見攝影師這時卻慢了下來,同時將肉棒抽了出來,我反手去拉攝影師。攝影師說:「叫我哥哥啊,說快來插我,才給你」。我這時已經顧不得什麼羞恥了,淫叫到:「哥哥!快給我!哥哥,快放進來!」
影師這時才自得的將他的大肉棒又插進了我的小穴內。只狂插了幾下,只聽我又是長長的啊~~~~~~了一聲,同時身子一挺,我已經到低潮了!
攝影師真不愧是年輕人,尤其陽具更是傲人又耐久,這時他又躺在床上,並將我抱起來跨坐在他身上。 「我還沒有低潮耶!」攝影師戲謔的對我說。接著他又把粗大的陰睫塞入我那濕透的穴中。喔~~~~嗯~~~~我又發狂的嗟嘆起來,並且瘋狂的搖動腰臀,他那 粗圓的龜頭不斷的安慰到我的G點,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舒適的急流順著G點直衝我的腦門,喔~~~~真是美好極了。
攝影師不斷的共同著我的搖擺抽插,手指還不時在我的屁眼上撫摸,偶而還會轉移到擺動的乳峰上,有時就按住我的乳頭,這樣的動作不斷重複著,直到攝影師一陣 哀叫聲,放慢活塞動作後,他的臀部也一顫一顫地抽搐著,他正把少量的精液灌噴倒我的穴中,我隔著保險套感覺到他的精液許多也很熱,穴中感觸一股熱流的溫 暖,我又達到了另一種低潮。
攝影師離開我的身體後,我虛脫的躺在床上嬌喘著,回味著美好的兩次低潮,攝影師正旁邊在整理衣物和現場的雜物,但我幾乎得到知覺了,只想讓身體的性急流繼續迴蕩著。
當明偉從樓上下來時,只看到我舒適的仰躺著,攝影師也已經穿好衣服在照相機旁掌鏡,捕獲我滿足的心情,我美麗的娃娃臉上瀰漫著快樂與滿足的紅潮。一股小瀑 布似的淫液從我的陰道里向外溢出來,沿著屁眼,流到床單上。這一場香艷的場面,雖然被照相機傑出的記錄下來,但是明偉並沒有看到‧‧‧‧我想這幾張照片他 永遠也不會看到吧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