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淫蕩巨乳保姆

第一章 失望的開始
父母搬走了,到新買的住處。而我因為上班路途的原因留了下來。現在的房子是一處老公寓,位於頂樓,一個樓面兩戶人家。
我今年26歲,工作有一段時間了,但是至今沒有女朋友。
有時候也去去街邊的髮廊,但是就像你所知道的,上海這個地方管得特別緊,沒什麼好玩的。
在過了一個星期無聊的單身生活之後,我決定出去碰碰運氣,正巧父母也回鄉下探親,他們不可能來騷擾我了。
星期六的下午,正好沒事。我來到附近的保姆介紹所。其實那裡是一個挺混亂的市場,很多鄉下來的民工、女傭聚集在門口的空地上。
為了省錢,也不進行登記,寧願在馬路邊守候顧主。在周圍晃了幾圈後,發現這裡的人大多是從安徽來的,有三三兩兩成堆,也有落單的。
我事前打聽過,現在雇一個保姆,包吃包住,每個月才400塊,碰到沒有經驗的還可以再少。
在人群中,我發現一個穿花布衣服的小姑娘,看上去也就20出頭的樣子,左手提一個旅行袋,肩膀上挎著包,從眼神看是剛剛來的。
觀察了一會,確定她沒有同伴之後,我取出眼睛戴上,走了上去。
「小姑娘,來找工作的?」
那姑娘嚇了一跳,有些驚懼地看著我,「是。」
「有登記嗎?」我故意嚇唬她。
「還……還沒有。」她以為我是介紹所的人。
「別擔心,我是來找保姆的。」我善意地對她笑了笑。
「哦……那……你要我嗎?」畢竟是剛出來的,還不太會說話。
「哦?你會家務嗎?」我慢悠悠地問道。
「會的,在家做過。」她急急忙忙回答。一口安徽土話,像唱黃梅戲。
我掃了她一眼,這個姑娘紮了條大馬辮,皮膚還算白。從手的樣子可以看得出做過事情。
我朝她身上看去,花布衣服的裡面是件黑色的羊毛衫。外地人都喜歡穿深色衣服,因為那樣耐髒。所幸的是,她的外衣有些顯小,隱隱看出身體的輪廓。雖然年紀不 大,但胸部沒有C也有B了。以前聽說安徽的女人胸部豐滿,也不見得有多大嘛。但總得說起來,我還是比較滿意的,畢竟胸部是我這個計畫最重要的部分。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安,補充說:「大叔,您別看我個小,力氣很大呢!」
我撲哧笑出聲來,「我們這裡用的是管道煤氣,哪裡需要什麼力氣?」
她的臉通地就紅了,樣子很可愛。
「我還要看看別的。」我故意刁難她。
「大叔,您就選我吧,幹得不好不要錢。」她有些急了,「那樣把,您試用我一個星期好嗎?」
也許是我的外表讓她覺得很安全,似乎她認準了我。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叔的,我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好吧,那跟我來。」
我接過她的包,她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忙過來搶。
「算了算了,小事情。」我招手攔了輛計程車。
在回家的路上,我知道她叫小蘭,今年剛剛滿20歲,從蕪湖來的,和那個什麼趙X的一個地方,那個明星我最討厭了。上樓的時候,我特意`看了她的胸部,可惜都被外套擋住了,有些沮喪。不過她走路的時候屁股一扭一扭的,很騷。
我們談好價錢是300塊一個月,包吃住,年終根據表現再送紅包,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好在小姑娘剛出來,也不知道規矩。反正給她一個希望總是好的。
進屋以後,我習慣了把口袋裡的東西掏出來,換上家裡穿的衣服。大概有1000多塊錢吧。
我這個人不喜歡用錢包,出門向來帶現金和信用卡。但是現在刷卡不是那麼容易,所以現金還是比較多的。她盯住那些錢看了一會,有些目瞪口呆的樣子。我知道在 她家鄉那裡,這些錢夠一家人的年底積蓄了。我無所謂地抽出兩張一百的,遞給她說:「這個禮拜的買菜錢,不夠再向我要,嗯……,一個禮拜報一次帳吧。」
她猶猶豫豫地接過錢,不知道放哪裡好。
「菜場就在新村口,出去就看到了。」我大約指了一個方向,「努。」
一看時間,已經7點多了,胡亂弄了一些吃的。交代她一些日常的東西后,想起來還有一些東西沒弄,明天要交給老闆了,就自己進房間了。
等到活幹完,已經晚上10點多了。我出門,見她躺在廳裡沙發上,大概睡著了。聽到我的腳步聲,趕緊起來。
「先生,我睡著了。」她揉了揉眼睛。
「東西理好了嗎?」
「好了。」
「那你怎麼不睡?」
「我……你沒睡,我不太好睡。哦,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又差點笑出來,她這個樣子實在很可愛。
想到自己的計畫慢慢就要實現,我的小弟弟不禁蠢蠢欲動了。
「我這裡有個習慣,每天必須洗澡。」我把她領到衛生間,交代了洗髮水,香皂和熱水開關,「你管自己洗,我白天洗過,先睡了。洗完把龍頭關好,煤氣自動會滅掉。」說完,我退出來,把臥室的門帶上了。
拿好東西后,我急忙把耳朵貼在門上,關上燈。
等聽到衛生間的門喀噠鎖上,我的心不禁狂跳起來。我輕輕開了臥室的門,看見衛生間的氣窗裡映出的燈光。
我把自己做的潛望鏡伸到了視窗。在此前,我早已經把衛生間經過了改裝。
原本的浴室鏡穎晃乙頻攪嗣諾牟嗝媯騌庋痾揖塗梢醞耆籏吹秸站底擁娜拴r
氣窗的玻璃也由原來的改成裡單透鏡,從裡面看是一面鏡子,外面看是玻璃,這樣我就可以大膽地看個明白﹔
最關鍵的一點,我沒有把淋浴的簾子拆掉,而是卡住,這樣雖然有簾子,但完全沒有用處,不會引起疑心。
果然,小蘭進去以後,先看了看周圍,確認門鎖住後,才把衣服打開,裡面還有毛巾、內衣等等。
我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小蘭把外衣脫掉,露出裡面黑色的羊毛衫,那對C罩乳房的形狀完全暴露了。
她對著鏡子照了一會,開始脫去毛衣,裡面是一件褪色的內衣,厚厚的,像以前我們以前中學時穿的運動衫,然後是乳罩。
我心幾乎要跳出來了,手伸進褲襠裡撫摩那漸漸變大的小弟弟。
小蘭把手伸到背後,解開乳罩的鈕子,譁的一下,乳罩從前面脫落了。
那一刻,我幾乎絕倒。那是一對連A都不到的小乳房,扁扁的壓在胸口,
乳頭的顏色有些深。更要命的是,乳房的上半部幾乎沒有肉,露出隱約的肋骨。
只在乳頭的地方才有一些脂肪,微微地向下耷拉,使那對乳頭沒有翹起。
他媽的,我罵了一聲,小弟弟立即萎縮。
小蘭繼續脫她的衣服,當看到她下體濃密的陰毛的時候,我再也沒有興趣了。氣呼呼地回房睡覺。
真倒楣透了,我想,怎麼會是假的呢?怪不得上樓的時候乳房動也不動,原來是乳罩的關係。
本來上海的女孩子就是乳房小,我才改道找安徽的,現在碰到一個更蹩腳的。
我就在這樣的被騙的憤怒中睡去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無精打采,面對一個像男人般身材的女人,還是安徽女人,我真是沒勁透了。
過了一個星期,我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將她辭退了。臨走還給了200塊錢。
小蘭很捨不得走,眼睛淚汪汪的。雖然她長得不錯,可是,我實在……

第二章 黃天不負有心人

我的冒險當然不能就這樣結束。辭退的第二天,我又來到了保姆介紹所。
這次我決定找年紀大一些的,最好生過小孩。安徽那種窮地方,小孩子一定只能靠哺乳,那乳房應該大了吧。
我跑到所裡做了一個登記,胡編亂造說家裡有小孩,需要有經驗的,年紀嘛,28到34就可以了。
介紹所很賣力,畢竟是可以提成的嘛。他們給看了一大摞表格,有的還有照片。
我一個下午就在那裡慢慢翻,終於看中一個。
是安慶的,叫惠鳳,今年32歲。那個女子看上去挺年輕,單鳳眼,嘴唇蠻豐滿的。介紹所說儘快給我通知她。
過了2天,我下班後接到一個電話,安徽口音,說她就是惠鳳,剛剛回到上海。我說,那你就來吧。
等了1個多小時,門鈴響了。我開門一看,果然是她,只是比照片胖了一些。我領她先進了屋子。
她手裡還提著行李。介紹所真想得出,竟然打電話到她安徽家裡通知了她。原來,她剛剛生了小孩,作完月子出來。
「先生,不好意思,我是惠鳳。」剛剛跑上來,有些氣喘。
「哦,先坐下吧。」
我們聊了了一會,談了工資,日常家務等等。看出來她曾經做過保姆,很熟練。
「孩子呢?」看來電話裡她多少問了關於我一些情況。
我一時語塞,「哦,跟孩子他媽去美國探親了。」我胡編了一通。
「哦……」顯然她很羨慕上海人的生活,「上海就是好啊,連探親都可以出國。」
我偷偷注意了一下她的胸部,非常豐滿,不是上次的那種,肉鼓鼓的,隨著呼吸起伏著。
一邊繼續問道,「你不是已經有小孩了嗎?這次是超生了吧。」
「哦?」她不禁臉紅了,鄉下人就是淳樸,即使有經驗也是那樣,「我騙他們的,這樣工作好找。」
「那你沒有經驗了?」
「有的,有的。我弟妹都是我帶的,而且我現在也結婚生過孩子了呀。」她對我狡詰地一笑。
「那好吧,先試用一個月。」
晚上臨睡前,我又故技重施,不過這次是我先洗的澡。等到惠鳳進去以後,我又取出潛望鏡看起來。
她動作很麻利,幾下脫掉外衣,露出了乳罩。那是用棉布自己做的,兜著那對沈甸甸的D罩乳房。
她先伸手進去摸出一塊手帕,上面有一灘水漬,我立刻聯想到她正在哺乳期,小弟弟馬上就變得硬邦邦的。
然後她解掉了後面的鈕子,那白白的肉彈突地跳了出來,惠鳳的乳頭是紫色的,有點發黑。
她將乳房向上推了推,我立刻就覺得小弟弟有些濕了,嘴巴也幹。
然後她脫去褲子,露出豐滿的臀部。惠鳳的陰毛很稀少,陰戶鼓出來。
唯一不足的是,小腹有些突出。那些衣服都很舊了,特別是乳罩,像個小面口袋。
惠鳳沒有進浴缸,卻在鏡子前梳起頭來,想必路上風大灰塵多,她舉起右手,我看到下邊稀疏的腋毛。
隨著手臂的擺動,惠鳳的巨乳左右晃動,我似乎能聽到它們互相撞擊的和裡面乳汁晃動的聲音。
她的乳暈比較大,上面有一點點的顆粒,乳頭上時常溢出一些白色的液體。
我把手伸進裡面開始揉搓。惠鳳洗澡的時候,我看見了她的陰戶,灰色的像墨魚的嘴巴,那一刻我射了出來。
晚上真的不好受,我自慰了許多次,房間裡到處是手紙。

第三章 引誘計畫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時候,撞見惠鳳在浴室裡洗衣服。
「早啊!」她主動和我打招呼。
一邊在搓衣服。我忽然看見她衣服裡沈甸甸地兩個乳房在滾動著,竟然沒有戴乳罩!
我興奮地腦袋裡暈乎乎的。透過衣服可以看見紫黑色的乳頭和乳暈。
但是我馬上冷靜下來,結婚了的女人是不在乎的。我又和她搭訕了一會,果然她沒有挑逗我的意思,只是那對巨乳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那天上班的時候我做了一個更周密的計畫。
一開始,我告訴她說,因為現在我一個人住家裡,白天沒有人。
為了安全起見,要扣留她的身份證,惠鳳倒是通情達理,只是遲疑了一下就交給了我。
然後我到介紹所說那個保姆不錯,我家裡已經要了,付了仲介費,順便核實了惠鳳的身份證。
介紹所的人剛拿了筆錢,二話不說就給了我她家所有的資料。
原來她從安慶農村出來,家裡很窮,以前做的人家給的錢也不多(可以從她提出的期望工資裡看出來)。
等到了家,惠鳳已經把熱菜熱飯弄好了。我要她坐在一起吃,她推辭了一番,也坐下了。
我掏出300元錢給她:「這是菜錢,一個禮拜的。」
「啊,用不了那麼多……」
「用完了再要,先拿著。」我粗魯地把錢塞進她手裡。
「哦,我這個人記性不好,可能忘記給菜錢。到時候要你掂就不好了,」我頓了頓,「想起來的時候,
我會把錢先放在寫字臺的右邊抽屜裡,我不鎖的,知道了嗎?」
「知道了,那好像不太好……」她猶豫著。
「不要亂想,我已經有你身份證了還怕什麼?」我哄她說。「集中一次多買些東西,買一次報一次。」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風平浪靜,但是我等得卻不耐煩了。
起先,她每次都買東西報帳,但兩次之後,我推說嫌煩,
拖到一週一次,然後是一個月一次……,而錢每次我都不少給,漸漸地,我們都似乎淡忘了這事情。
人都是有弱點的,貧窮必會引起貪慾,我靜靜地守侯著。
在第二個月月尾的時候,我終於等到了機會。我發現抽屜裡一下少了一千塊錢,而以前都是一百兩百地拿的。
那天晚上,我什麼也沒有說,就像不知道有這事情發生一樣。而她也沒有提起。
「惠鳳,今天起你先洗澡。」我突然冒出一句。
「啊,」她正低頭吃飯,「但……」
我知道,每次都是我把髒衣服先脫下來,然後她一起洗的,但她沒有問為什麼。
趁她洗澡的機會,我又一次偷窺,惠鳳比剛來的時候白了許多,特別是那豐乳的乳頭,有些泛紅了。
看見那乳房在肥皂沫裡擠來擠去,深陷的乳溝,肥厚的陰戶,我的肉棒變得滾燙。
過一會,惠鳳抱著衣服出來了。
「不要把髒衣服拿出浴室!」我命令她。
她只好放了回去。那次洗澡,我肆意地用她那浸有奶漬的乳罩和發黃的內褲手淫,噴出大量的精液,全部卷在乳罩和內褲裡。
我一身輕鬆,回到臥室。然後惠鳳進去了。我聽到了水龍頭花花的水聲,然後突然,什麼聲音都沒有了,裡面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又開始聽到水聲。惠鳳出來晾衣服的時候和我打了個照面,但她沒有看我的眼睛。低著頭過去了。
那天晚上,大概也出乎她的意料,什麼也沒有發生。
第二天一早,我仍舊是老時間起床,刷了牙吃早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什麼主僕之分,吃飯都是一起的。
突然,我蹲了下去,她也敏感地要低下來。
「你幫我盛粥,有一粒花生米掉了。」我彎腰鑽到桌子底下。
飯鍋在桌子上,她站了起來。
我用猛地一竄,從她寬大的衣服裡鑽了進去。她被我撲倒,猛烈掙扎。
「小亮,(我名字裡有個亮字),不要……,大哥……啊!」
其實她比我要大6歲,卻叫我大哥。
她伸手去推我,但我包裹在衣服裡。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她不反抗了,兩手垂到兩邊。只是極力站穩,怕自己摔倒。
惠鳳早上從來都不穿內衣的,我的臉就緊緊地貼在那對豪乳上,異常地溫暖。雙手摟著那微微發胖的腰。
我貪婪地吞入了那顆甜美的果實。開始吸吮。一絲甜味順著舌頭流入口中。是濃郁的乳汁。
我使勁地把頭埋入乳房,呼吸那獨有的味道。惠鳳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聽任我的擺佈。
等到一個乳房被吸幹以後,我又含住另一個乳頭吸吮,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
現在我才知道她的骨骼不是很大,因此惠鳳的乳房比看上去的碩大許多。我整個臉部都深深陷進去。
我嘗試儘量吞嚥她的乳房,但是實在太大,最多只能到含住不到四分之一。
惠鳳的乳頭被吮吸,被舌頭攪動。她禁不住吞下口水。我的膽子更大了,伸出手解開上衣的紐扣,托起另一隻乳房,輕柔地捏搓。
「大哥不要……。」惠鳳無力地拒絕著。
我知道她現在並不是享受,而是怕我提起錢的事情。
我猛地撤掉托住乳房的手,那碩大的肉彈忽地沈下去,顛了兩下。突然又捏住紫色的乳頭,旋轉著。
「哦……」惠鳳忍不住發出呻吟。
另一隻乳房也沒有奶水了,我揚起頭,直盯盯地望著她,說:「乳頭怎麼硬了?恩?」
「大哥你別這樣……我怕難為情。」惠鳳不敢直視我的眼睛。
「都生過娃了,還會那麼敏感嗎?」我特地用安徽口音說那個『娃』字。
接著突然咬住原先吸吮過的乳頭。
「啊…………」因為疼痛的關係,惠鳳的身體抖了一下。明顯地感覺到嘴裡的乳頭變大和變硬了。我又伸出舌頭彈弄乳頭,翻捲著乳暈。
「大哥,不要這樣……吃……奶……」因為羞愧,惠鳳語無倫次。
我繼續挑逗她,因為一個大我6歲的哺乳期的女人叫我這個處男『大哥』,讓我性慾勃發。
我索性跪在地上,雙手捏住雙乳,用力揉搓,而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已經面色潮紅的惠鳳。
她斜靠在椅子上,不能擡頭,否則就是一副忘情享受的樣子﹔但如果低頭的話,就必須直視我的眼睛。
只好歪著脖子,努力不去想胸部傳來的一陣陣刺激。
女人生過小孩以後性慾就會變得愈發強烈,現在離家已經一個多月了,一定也想她老公的肉棒了吧。
「大哥,你上班要遲到了。啊……不要再弄了,我受不了!」惠鳳說。
「我已經請了一個禮拜的休假。」我早就有這個周密的計畫了,因此在上星期就向老闆請了休假。
接著我擡起她的雙腿。惠鳳感到一陣恐懼,連聲音都顫抖了,「大哥……不要,你放我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有丈夫和孩子」
我固執壓住她的肚子,將兩腿放到肩膀上。她穿的是普通的裙子,帶花格子的布料。
裡面是棉內褲。在陰戶的地方已經濕透了,顯出一大塊三角地帶。我掀開裙子,伸出中指頂住那塊濕漉漉的凹陷處,緩緩向裡推進。
「哦!」惠鳳努力地想夾起大腿。
「不要?那你是想跟我說清楚那菜錢的事情咯?」我刁難她。
「大哥……請你不要難為我了。」她一臉的無奈,急得眼睛紅了。
我用力一拉,內褲應聲而開,整個陰戶暴露在我的面前。
「啊!」惠鳳發出絕望的呼喊。
她的恥骨很突出,陰戶隆起。蜜穴已經打開,露出裡面的嫩肉,兩邊肥厚的陰唇沾著淫水,發出誘人的光澤。
我的手指鑷住惠鳳的陰唇,搓動起來。她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大腿不由自主地擺動著。
很明顯地,肉洞上方有個小豆子樣的東西慢慢鼓起,探出頭來。
這大概就是女人敏感的地方吧。我想這,伸出另一隻手的雙指一把捏住。果然,惠鳳的身軀抖了一下。
「大哥不要碰那裡,我會……哦,受不了的。」
我開始套弄肉豆外面的包皮,就像給自己自慰一樣。
「啊…………啊……,太厲害了……」惠鳳極力要克制住自己的身體反應。
一股清水從肉洞裡流了出來,她果然也一個很想要的女人。
我站起身,脫去褲子。準備操這個發浪的女人。
惠鳳似乎意識到什麼,兩手擋住我的身體,「大哥,這個不行,讓我用手給你弄把……要不用嘴也可以。」
我已經忍不住想要進去試試看女人的陰戶,「你要麼把錢吐出來,要麼就聽我的。」
說罷太高她的雙腿,將發燙的肉棒湊近她。
但是因為第一次的關係,怎麼也對不準,幾次都從傍邊劃了過去。但頭上已經沾了不少熱乎乎的淫水。
我揪住她的巨乳,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進去,聽見沒有!」
惠鳳感到胸部一陣疼痛,乖乖地擡起屁股,扶住那裡,我順勢一挺,立即感到進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軟和溫暖中。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