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家當一個乖女孩了

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小云,剛畢業,在一間大型廣告公司做個小AE。

  前一陣子我剛經曆了一個人生的大事。什麼?由女孩轉變成女人?並不是好嗎?那個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我跟男朋友分手了,而且跟家裡鬧翻了。

  原因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可笑,居然是為了晚上幾點鍾回家,我只記得我堅持我不要像灰姑娘仙德瑞拉一樣,一到了晚上十二點就要從夜店趕回家。就這樣跟男朋友吵翻了,也跟媽媽吵翻了。結果就是,我跟男友分手了,也從家裡搬出  來了。

  收留我的是公司裡的一對辦公室情侶,志哥與惠姊,他們兩個分屬公司不同部門的要角,所以儘管老闆並不喜歡辦公室戀情,但是也無可奈何地接受了。儘管他們跟我不同部門,但是因為他們下班也常會去同一家店,所以也就混熟了。

  志哥與惠姊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層三房兩廳公寓,把多出的兩個房間分租給朋友,當起二房東。剛好之前的同事離職搬走了,空出了一個房間,我也就租下來了。 另一個房間住的不是公司同事,而是志哥的大學同學,我們之前曾在夜店見  過,他身材高高壯壯的,長相不錯,有一張國字臉,叫做阿國,所以很容易讓 人  記得。

  說也奇怪,搬出來之後,夜店反而去的少了,下了班,都很早就回來了。要嘛在房間裡看小說,要嘛就在客廳跟大家一起看電視。志哥與惠姊個性都很開 朗  好相處,阿國雖然有個大塊頭,但是卻很細心,最常噓寒問暖的,他們都很照顧  我這個小 妹妹,所以在這裡我覺得過得還不錯,沖淡了不少我的哀怨情緒。

  最讓我不能適應的是,常常到夜半,隔牆就傳來志哥他們那一對「咿咿、喔喔、啊啊」這一類的聲音,總是讓我夾緊棉被無法入睡。我想到的解決辦法 是,  在網絡上買了一支網友大力推薦的超柔軟的逼真按摩棒,它前端的龜頭會扭動,  後端還多出一隻小兔兔,耳朵還可以掃動到敏感的小豆豆喔!

  但是當我開始使用以後,我就後悔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這一支會轉、會跳的冰涼橡膠插進我的身體中,也不是說沒有感覺,觸覺上的酥麻感隨 著  「嗡嗡嗡」的聲響,比男人能帶來的更加強烈,但是卻像有一層隔閡似的,觸動  不到我的心、我的靈魂,讓我沒有當一個女人該有的感動。

  隨著肉體的感覺逐漸升高,我的情緒反而蕩到了谷底,我拔出按摩棒,轉身撲到枕頭上大哭了起來,拉上棉被蓋住我蜷縮的全身,不讓哭聲逸散出去。棉 被  中只有我跟那支「嗡嗡嗡」的按摩棒,我用力把它拔出去,這不是我要的感覺,  我要的是一個男人熱情的擁吻和一支火熱的肉棒,插到我身體的最深處, 帶我到  快樂的天堂。

  可是,現在我只有躺在地上那支死掉的超柔按摩棒。

  ************

  今年的中秋節忽然變成了五天的連假,星期四下班,辦公室居然沒有一個人邀約大夥去狂歡。眼看一個長假期變得不知道該如何打發。

  我回到了住處,志哥要送惠姊回南部,打個招呼後他們就出門了。阿國也還沒回來,我一個人用樓下超市買的簡單食物打發了晚餐,洗了澡,穿了件毛巾料  子的白色大浴袍,窩在客廳的單人沙發上看電視,想說等頭髮幹了,就去睡掉這  該死的假期。

  頭髮已經不知道幹了多久了,我卻沒有一點睡意。這時聽見有人開門,我轉頭看向門,看見阿國正關上門,換了鞋,轉過身來走了進來。

  「嗨!小云,只有你一個人在啊?」阿國看著我,跟我打著招呼。

  「對啊!志哥送惠姊回南部去了。你吃飯沒?」我回應著他。

  阿國楞楞的盯著我站在那裡,像是沒有聽見我說話。

  「我說你吃過飯沒?」我朝他揮揮手,看能不能讓他回過神來。

  「喔!吃過了,公司今天有個聚餐。」他回過神臉紅紅的回答,大概是喝了點酒。

  阿國還呆站在那裡,呆呆的表情在他端正的臉上,顯得十分有趣。他長得其實滿好看的,下巴上又冒出來的鬍鬚渣子,讓他看起來更有個性。只是不知道他  今天怎麼了,看起來愣頭愣腦的。

  「你今天怎麼啦?」我有點疑惑地問他。

  他回過神來了,臉上綻出了一絲微笑,性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俏皮:「你的胸部很好看。」

  「啊!」我低頭一看,這男生尺寸的大浴袍,在我長時間扭來扭去下,早就敞開到肚臍了,以他站的角度看過來的話,我半邊的胸部都被他看光光了,難怪  他看得目不轉睛的。

  「你……」我拉緊衣服,擡起頭來,才說了一個字,就發覺他已經不在那裡了。

  「我去洗澡了。」聲音已經從我後方傳過來了。

  其實我並不十分滿意我的胸部,C罩杯的尺寸是還好啦,可是我沒有那種我最喜歡的,小小顆,粉紅色珍珠般的可愛乳頭,我覺得我的乳頭大了些,顔色 深  了些,乳暈也大了些;可是我的前男友卻說,他覺得它們很美,像兩顆小小的紅  葡萄,又軟又甜。他甚至還說,如果要小乳頭,他自己就有了。

  「你的胸部很好看。」現在我又被另一個男人讚美了,我被這簡單的讚美燒紅了臉。我覺得好羞,可是又覺得很高興被看到,而且被讚美。我不知道自己是  不是太久沒有被愛了,我緊緊的夾緊雙腿,想壓下那其間的一些衝動。

  「你還沒有回房間睡覺啊?」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阿國的聲音又傳過來。

  他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運動長褲,邊拿毛巾擦著頭髮,邊走過來了。我覺得有點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麼。

  「你也沒睡啊,為什麼我要去睡?」我反問著他,卻忽然發覺自己的話裡像是有語病,就馬上停了嘴。

  阿國露齒一笑,像是也聽出了我的語病,那笑容看起來很可惡:「你穿得那麼性感坐在這裡勾引我,你不怕我酒後亂性,把你吃了嗎?」

  「誰在勾引你啊?我只是從洗好澡就坐在這裡沒動過,那時候這裡只有我一個人,我以為你也會回家去。」說著說著我又覺得有點傷感起來,所以聲音低了  下去。

  「而且,你才不敢呢!」我深吸一口氣,恢復了一下情緒。

  「你連衣服都不敢脫。」我又多挑釁了一句。

  「你說我敢不敢?」阿國把T恤一脫,露出他健壯的上半身,擋在我跟電視之間,又露出一個壞壞的笑。

  「敢!敢!敢!這樣當然敢,遊泳池每一個男生都嘛比你敢。」看他那個笑就有氣,我裝做不屑的回應著。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阿國拉住褲腰,把運動褲向下拉了十幾公分,挑釁意味十足地看著我。

  阿國是一個毛髮旺盛的男生,從肚臍以下就長了許多毛,一直向下連到他現在露出的陰毛部份。我看了一眼趕緊不敢繼續看他,後腦靠著沙發,仰起頭眼睛看著 天花板的角落,故左右而言它的說:「這天花板好像該打掃了。」說完覺得自己示弱了,又補上一句:「好了啦!不要玩了啦!不敢就不要擋住我看電視了啦!」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明知道不應該挑釁他,卻一直不肯認輸,或者說是我不敢承認自己內心的渴望吧!

  沒聽見阿國的動靜,我把仰著的頭低了下來。眼前沒有看到他,眼角餘光卻發現發覺他居然赤裸地站在我右邊一公尺左右的地方。

  我不是沒有看過男人的陽具,但我這輩子沒有這麼仔細地觀察陰莖勃起的過程。他滿佈皺摺的陰囊,飽滿的包裹著他的兩顆蛋蛋,而他的陰莖就像他的人一樣, 顔色較黑,看來粗壯結實,正以很快的速度膨脹著,仔細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節奏的向上挺直,我聽見自己的心跳「彭彭!彭彭!彭彭!」像是為他的勃起在伴 奏著它勇猛地挺直著,身上的青筋爆滿著,儘管已經舉升到頂了,卻仍不肯罷休似的抖動著。我看著它,張開嘴說出連我自己也沒想過會說的話:「我可以摸它一下 嗎?」

  「你可以摸十下!」阿國驕傲地移近了兩步,來到了我身旁,俏皮的說。

  我沒有答腔,我把它握在掌心,感受那幾乎讓我握不住的粗壯。在陰莖的頂端,是一顆暗紅色的龜頭,正漲得發亮,我居然感覺它有點像是我晚餐中那顆剝了殼的茶葉蛋。

  在龜頭頂端的馬眼開口中,正在滲出一小滴透明的液體,閃著一點點晶亮的誘惑。儘管我並不喜歡幫男生口交,但是我竟然很想嘗嘗它的味道。

  「唔!」阿國口中發出了一聲舒服的聲響。那是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馬眼上的晶亮,並沒有嘗出什麼味道,我鼻端聞到的只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並沒有其它的什麼異味。

  我擡頭看了阿國一眼,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絲企盼。我盯著眼前漲的發亮的龜頭,微微張開嘴,含了一半進嘴裡,並且輕輕的啜了一下。

  「喔……」阿國又發出了一聲呻吟。

  大概是被他舒服的呻吟激勵,我大著膽子,張大了嘴,直到將頭冠部份都含進嘴裡。

  「啊……噢……喔……」他一連發出好幾個不同聲響的呻吟,卻開始把陰莖向我嘴裡挺進。

  我趕緊把他推開。並且大口的喘著氣:「不行……太大了!」

  「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邊道歉,一邊輕拍著我的心口。他的手停頓了一下,探進了我已經沒有什麼遮蔽作用的浴袍裡,包覆在我的胸部上,又用指頭輪流輕撫過我的乳尖,我的乳頭也開始硬挺起來,回應著他的撫觸。

  我仰起頭微微嘟起嘴唇,迎向他逐漸接近的唇。很快的,他的舌頭在我嘴中  掠奪著,並且霸道地吸吮著我,我腦袋中忽然升起一個好笑的想法:他這樣算不  算間接親吻他自己的龜頭?

  不過我並沒有笑出來,繼續凝神專注在他的親吻上,他從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親吻下去,幾乎親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膚。他的鬍渣刺刺的隨著他的唇刷過我的身體,我全身癢麻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舌尖舔過我的肚擠,我癢得身體一縮,他趁機扯掉了我的棉質小內褲,我羞得馬上用雙手捂在雙腿之間。他輕握住我的手腕,幾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 向兩邊,把臉埋向我的雙腿之間,我夾緊雙腿抗拒著,阿國卻又握住了我雙腳的腳踝向上舉起,讓我幾乎成了一個M型坐在沙發上,整個小穴暴露在他的面  前。

  他停下了動作,就這樣近距離的看著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覺他的鼻息,一下一下的吹著我的陰核。

  「你的小穴真的好美!」就在我覺得我臉漲紅的快要爆炸的時候,他居然開 口對著我的小穴說了這一句。

  接著他把我的陰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裡,他的鼻息變成吹在我的毛毛上,  好癢!他舌尖舔弄著我被他包在嘴裡的小豆豆,一陣酥麻讓我幾乎憋不住想要尿 出來,還加上他要命的落腮鬍渣,紮在我小穴週遭的敏感肌膚上,讓癢麻感更加  強烈,我把他的頭緊夾在我的雙腿之間,雙手按著他的頭,我想要他停止這對 我  強烈刺激的動作,但是卻又酥麻到捨不得。

  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擊,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卻悵然感到若有所失。他溫柔地撫過我大腿內側,再度分開我的腿,我順從地分開大腿,任由我濕漉漉的小穴再度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用兩手手指撥開我的陰唇,伸出他剛才對我使壞的舌尖,往我小穴裡面探進去,我感到他在我小穴裡面捲動著,卻伸不進去深處。但是我現在覺得小穴深處像是有千百隻的螞蟻在爬,我要他伸到深處去,止住那些搔癢。

  「我要啊!」我叫了出來,扶著他的頭讓他站起身來,我急得兩腳亂蹬。

  「你真的要?」他站起身來,用挺直的大陰莖對著我問道。看得出來他不是在逗我,卻是很認真地在問我。

  「要!要!我要你插進去!」我伸手拉著他的陰莖做勢往我小穴裡帶。阿國把我兩腳舉高,架在他的肩頭,讓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撐在沙發的兩側扶手上,龜頭對準了我的小穴口,一挺腰就插進去了一半。

  當我看著他的陰莖,從龜頭到陰莖的一半沒入我的小穴裡,那感覺讓我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想叫卻叫不出聲音。那種感覺一下子包圍了我,小穴漲得好滿好 滿,那種感覺卻不只是在小穴而已,而是充滿了全身。然而當我看見他還有一半還露在外面的時候,我卻有點害怕,但是卻有更多的期待。

  「慢!慢!慢一點……還要……慢一點……再來。」這時我能說的只有這兩句。他聽著我的指揮慢慢地深入,當他整支陰莖沒入在我的小穴中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溫熱的龜頭現在抵住的地方,應該就是所謂「花心」吧!

  那感覺真的很舒服,從阿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我想他應該也很滿足我小穴溫暖的包覆吧!

  我想,這可能是曾經插進我小穴的肉棒裡,最大的一支了。

  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從小穴傳來的鼓漲感,彷彿阿國陰莖上的每一處凹凹凸凸的形狀,都可以透過我的陰道壁感受得出來。

  「啊!……」他開始挺動他的腰,讓陰莖抽插著我的小穴,我的快感一下子就被拉到了高點。

  我抱著自己的雙腿,低頭看著那粗黑的陰莖翻動著我的陰唇,在我的陰道口插弄著,一下快似一下的把我推向高峰。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能承受多少這樣的強烈的刺激,我只能張著嘴,跟著他抽插,一聲一聲舒爽的叫著。

  忽然聽到了開門聲,我趕緊轉頭一看,居然看到志哥開門走了進來。想想我正張開著大腿,讓一個不很熟的男人插著穴,居然還被另一個男人看到,我被驚嚇得不知作何反應。

  雖然我浴袍的袖子還在套在手臂上,但是早已敞開得把什麼羞人的地方都露出來了。而阿國更是全裸著身子,光著屁股暴露在志哥的面前。

  「哇!我才出門沒多久,你們就已經幹上啦!」志哥驚訝地露著笑容說著。

  那笑容這個時候在他的帥臉上,怎麼看怎麼淫賤。

  我感覺自己滿臉燒得火熱,而阿國卻沒有管他,反而按著我的肩頭,加緊在我身上奮力地抽插著,一下一下的直抵我陰道的最深處。

  我又急又羞,又想推開阿國,然後逃走,卻又捨不得停下這極度的歡愉;這時高潮卻猛然而至,「啊……啊啊……」我感覺全身的肌肉緊繃著,我雙手抓緊阿國的粗壯的手臂,兩腿盤住他的屁股,緊緊地把他纏住,那一瞬間,我已經忘記了志哥進來的事了。

  而他儘管被我夾住了身體沒有辦法繼續在小穴中抽插,卻依然一下一下的擺動著他的腰,這讓我感到他的陰莖在我陰道的深處攪動著,我覺得快要被他插死了,我猛烈地甩著頭,卻突然又看見了在剛剛那一刻,已經被我不知道忘到哪裡去了的志哥,已經走到我們身邊了。

  我伸手想將阿國推開,卻忘了自己的腿還纏在他的身上,一下子沒推開他,卻反而被他把我整個人抱起來,他的陰莖還插在我的小穴裡呢!

  「沒關係的,我們常常一起玩的。」阿國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嗄?」我被阿國抱在懷裡,睜大了眼睛懷疑著自己剛才聽到的。往旁邊看看,果然看到志哥正飛快地在脫衣服,已經快脫光了。

  阿國蹲下身把我放回沙發上,陰莖卻始終直挺挺地插在我的小穴中沒有拔出來,架起我的雙腿,又重新抽插起來。

  我因為驚訝而慢慢緩和的情慾,又被點燃了起來。而志哥也脫光了衣服,蹲在旁邊,饒富興味地看著我正被阿國抽插中的濕漉漉的嫩穴。

  「嘖!嘖!嘖!小云你的小穴真是又嫩又濕又好看!」志哥邊看還邊讚賞。

  「不要……不要看……啊……」這已經是我今天第二次讓小穴近距離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更離譜的是,這一次讓男人看到的,居然是陰道里還插著另一個男人的陰莖!我覺得羞恥極了,但是心裡卻又有強烈的快感。我想我一定是個淫蕩的女人。

  志哥站了起來,他體型比阿國瘦一點,但也是一個很結實的男人,比阿國白一些的皮膚,少一點體毛的身體,很適合他帥氣的臉。

  他站在我的身旁,一根比較白淨但也很大支的陰莖早已挺翹的向上指著,看 起來跟我男朋友差不多大。他開口問說:「小云。我可以加入嗎?」

  臭男人!挺著一根大雞巴指著我的臉,還要裝模作樣地徵詢我的同意。我半張著嘴,抵受著從下體傳來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心裡一邊沒好氣的罵著,卻沒說出話來。我伸手握住了他的陰莖套弄著,代替了回答。

  志哥又走近了半步,讓龜頭靠近了我的唇邊,我鼻端傳來一股男性的氣息,  而那味道卻不讓會人討厭,於是我張口將它含了進去。

  我想男人都是喜歡女人幫他們口交的吧!志哥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然而我卻發覺這樣讓我變得很忙,而且並不會讓我更舒服,因為要去顧到含在我嘴裡的陰莖,反而讓我沒有辦法專心去享受那酥麻的快感。

  這時阿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我吐出了志哥的龜頭,但是握著他陰莖的手,卻還無意識地套弄著。

  我閉著眼睛,張著嘴,胡亂地嚷嚷著:「啊!啊!啊!好酥……好麻……好舒服!好深……好深……就是那裡……」其實我已經分不出酥麻的感覺,是被阿國一 下一下撞到陰核傳來的,還是陰莖刮搔著陰道壁的,或是花心被他的大龜頭頂到的感覺,反正所有的感覺通通混在一起湧向我,我甚至覺得腦袋裡面都是麻  麻 的。

  「喔!喔!……」阿國忽然慢了下來,又用力頂了一兩下,張開嘴發出了叫聲。

  一陣暖熱的陽精澆在我陰道深處的花心上,來了!「啊……啊……」一次比上一次更強烈的高潮襲上來,我只發得出一聲叫聲後就張著嘴,全身痙攣般的再  也出不了聲了。

  我兩腿開開的,看著阿國從我穴中拔出了他濕漉漉的陰莖。志哥卻從旁抱起了我,拉掉了還掛在我手臂上的浴袍,把我轉了一個身,趴跪在沙發上,讓我的  屁股高高的撅起來。

  志哥抱著我的屁股,陰莖一下子就從後面插進我早已濕滑的陰道深處,隨即猛烈地抽插著。

  「啊……啊……嗚……」一陣極度的快感把我從尚未消退的高潮中又頂了上去,讓我酥麻得好想哭喔,眼淚還真的留了下來。

  「小云,怎麼了?」這時走到沙發背後看著我的阿國,看到我哭出聲,趕緊問道。

  志哥聽到阿國的問話,也疑惑地停止了他的挺送,「沒有!沒有!不要停下來!趕快……再插進來,好舒服啊!」我焦急似說著,生怕他中斷了我的歡愉。

  「哈!好。」志哥又開始了他的狠抽猛插,我舒爽得只能眯著眼睛,張著嘴「喔喔」的叫著。他們一定覺得我很淫蕩,可是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阿國半軟的雞巴靠近了我的面前,上面還裹著一層滑膩的液體,那應該是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混合起來的吧!一股淫靡的氣息飄進了我的鼻孔裡,我伸長了舌頭,勾舔了一些到嘴裡。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總是想知道那些淫液的味道。

  我歪了一下頭,把阿國的龜頭含進了嘴裡,志哥在我身後看到了,就更猛力地抽插,讓我的淫慾狂放的激盪著,也更大幅地晃動著我的身體,讓阿國的陰莖在我張開的嘴裡跟著節奏插動。

  「啊……啊……」就在我抵受不了時,又一陣猛烈的高潮衝擊而來,我吐出阿國的龜頭,大聲叫出來的時候,志哥也抱緊我的屁股,插在我陰道最深處的龜頭射 出一股滾熱的精液,直噴在我的花心。一股熱流更助長了高潮的氣勢,我酥麻得全身蜷曲了起來,志哥拔出了陰莖,我舒爽的歪倒在沙發上。

  一陣鈴聲響起,那是我擱在茶几上的手機傳出來的。我一看,是我男朋友打來的。

  「喂……」我遲疑地接起電話,赤裸的身體,加上眼前兩個赤裸的男人,讓我整個人緊張了起來,像是做壞事被當場抓到的感覺。阿國還在我面前套弄他剛剛又被我含硬起來的陰莖呢!

  「是我。我來接你回家。」

  「回家?去你家?」

  「不是,你媽媽叫我接你回你家過節。」

  「啊!」聽到了媽媽叫我回家,我一下子熱了眼眶,眼淚流了下來。

  「小云你也該回家了,你媽媽很想你。」

  「好,我給你地址,你等一下來接我回家。」我伸手抹掉了眼淚,我知道不應該再跟他們賭氣了。

  「不用,我人已經在樓下了,你打開門,讓我上去幫你拿東西。」

  「什麼?你在樓下?!」我叫了出來,趕緊揮手示意那兩個裸男回他們的房  間。

  他們也聽到了我對著手機說的話,撿起了衣服,躲回自己的房間。

  「喂!你聽到了嗎?我就在你樓下門口,你幫我開門。」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我撿起浴袍穿上,一邊問說。

  「我等一下告訴你,你先開門。」

  「噢。」我轉頭看看他們倆的房間門,已經都關上了,幫他開了樓下的門。

  我鎮定了一下情緒,深吸了一口氣,打開樓上的門。

  看到了他站在門口,在我眼中他依舊像個耀眼的太陽,站在那裡和煦的照耀著我,而他現在,眼中流露著我熟悉的思念與深情,我不明白自己那時為什麼會為了貪玩,放棄了他,放棄了爸媽。我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別哭,乖乖別哭。」他安撫著我,走了進來,關上了門。

  我一下子撲身在他的懷裡啜泣著,原本不安的情緒,早就丟到天邊去了。

  「乖,別哭了,我不是來接你回家了嗎?」

  「嗯!」我用力的點著頭。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我疑惑地問道。

  「你剛離家沒幾天,我就跟著你從公司到這裡,看你進門。也看過你早上跟一男一女走去上班。」他解釋著說。

  原來他一直關心著我,我把他抱得更緊了。

  「你住的這裡怎麼有股味道?」他皺著眉頭,抽動了一下鼻子問道。

  「呃……分租的房子都這樣的,我還看過更糟的呢!」我趕緊解釋,不安又回到心上了。

  「嗯,苦了你了。」他點點頭,愛憐地看著我說。

  「來,到我房間裡,那裡比較香。」我趕緊拉著他,離開剛剛那淫靡的性愛現場。

  「你還愛不愛我?」關上門,我又撲身在他懷裡,緊緊地抱著他的腰,不安的問。

  「傻瓜!我當然愛你呀!我不是來接你了嗎?」

  「是我媽媽要你來接我的。」

  「如果我不愛你了,你媽媽叫我來我也不會來的。」

  「真的?」

  「嗯,當然真的。」

  我快樂地抱住他的頭,給他一個熱烈的吻。他也同樣熱烈的回吻著我,卻忽然僵住了。

  他推開了我,眼睛直直的盯著我。

  「你怎麼了?」我心中忐忑的問著。

  「你剛才在幹什麼?」他臉色鐵青的問。

  「沒有啊……」我頭低低的不敢看他。

  「你知不知道你嘴裡都是什麼味道?」他冷冷的問,語氣可以讓人結冰。

  一下子,恐懼、羞愧、哀傷……各式的情緒紛沓而至,我才剛失而複得的幸福,這下子再也回不來了。我頹然地坐到床邊,我覺得自己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一切都只差那幾個小時,他為什麼不早來幾個小時?他如果早來幾個小時,  一切就都不會發生,那我現在已經得回我的男友,我的媽媽了。媽媽?對!我還有媽媽,我要回家!

  「你要不要帶我回家?如果你現在不想帶我回家了,那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絕望的冷著聲音說著,轉身開始收拾東西。

  他拉住我的手臂,把我身子轉回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還是那凍死人的聲音。

  「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你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了,你記得嗎?」我不想跟他吵架,可是他冰冷的聲音讓我覺得自己很下賤、很淫蕩,就隨便他吧,我已經 不在乎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告訴你,那是我室友,我剛才在讓他們幹我!」我故意用了一個粗俗的字眼,讓他知道我不在乎了。

  「他們?你到底讓幾個人幹你啊?」他眼睛瞪得渾圓。

  這下子我真的完了,真是多說多錯,真的沒救了。

  「雖然你沒資格問,可是我還是可以告訴你,兩個!他們兩個一起幹我。你滿意了嗎?我的前男友!」哀莫大於心死,我是真的不再抱任何希望了。依舊嘴硬的回答著,並且再一次的提醒他,我們已經分手了。

  他睜大眼睛瞪著我,鼻翼隨著他的呼吸縮張著,看得出他有多生氣。

  我無力地與他對視著……

  慢慢地,他臉上的線條慢慢和緩了,他的眼神也不再冰冷,我想他看得出我眼中的哀傷,他以前總是心疼我的,不容我受一點委屈的。

  「你愛「他們」嗎?」他艱難地開了口。

  我盯著他的眼睛看,想讀懂他的意思,「他們人很好,也對我很好,但是我沒有愛上他們,會發生關係,只是意外。」我低下頭小小聲的說:「我想我是太寂寞了。」

  他半晌沒有說話,大概是內心在掙扎要不要原諒我這個淫蕩的女人吧!

  我又擡起頭看著他,他的眼神更溫柔了,而且裡面還有些別的。

  「那我問你……他們兩個一起幹你,你會不會覺得很爽?」他忽然像是很感興趣一般,認真的問了我這個讓我錯愕的問題。

  我羞得低下頭,卻發現他褲襠居然已經撐起了一個帳棚。

  我忽然想起,以前有時跟他做愛到他很興奮的時候,他總是會說我的小穴好棒,插起來好舒服,好想找別的男人一起來幹我。而那時我也總是回答說不 要,  我只想讓他一個人幹。有時他是後還會問我說:「我們真的找一個人來一起幹你好不好?」我也總是回他說:「你捨得嗎?」他才不再答腔。

  難道……他真的想讓我被別的男人幹?

  我擡起頭看著他的臉,他的臉上有著迫切的渴望,看來並不是想套我的話。

  管他的,賭一賭!

  「嗯!他們幹得我很爽,一個幹完換一個干,讓我高潮也一個接一個來,差點癱在地上。」我照實的跟他說了。

  「那……他們的有比我大嗎?」他熱烈地追問著。

  「你們的長度都差不多,都很長。但是他們有一個比你粗,另一個跟你差不多粗。」我不知道我該不該滿足他男人的自尊,但是我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那粗的幹起來有沒有比較爽?」他把手探進了我的浴袍裡,愛撫搓揉著我的乳房與乳頭。

  我體內的慾火又被他點燃起來,我閉上眼睛,輕輕晃動著身體,感受著許久沒有感受到的他的溫柔撫觸。

  「快跟我說啊!」他解開了我的浴袍,一手向下探,拂過了我的陰毛,向我的陰門裡輕探。而我的小穴裡,剛才被阿國跟志哥灌進去的精液,早就不受控制地流出了陰戶,都已經流到大腿內側了,他這樣一摸,摸得他滿手都是。

  「這麼濕了喔!」他調笑地把手舉到我面前說著。「咦?不對!」他嗅了嗅味道。

  「你讓他們射進你的子宮裡了喔!你不怕懷孕喔?」他擔心的問道,不像是生氣。

  「別擔心,我已經想過了,今天應該很安全的。」我嬌笑著回答他。

  「那就好。不過下次還是要戴保險套比較安全。」他點點頭,放心的說。

  「還可以有下次喔?」我眼睛向上望著他,吃吃的笑著。

  「可以啊!可是……」他眼睛眯眯的,笑得賊賊的說。

  「怎樣?」我問道。

  「他們一定要干得你很爽,我才讓他們幹。」

  「我不要!我以後只要你幹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好感動,眼睛濕濕熱熱,依偎進他的懷裡,一手去握他勃起的陰莖,另一手去解他的褲腰帶。

  「求求你,讓他們幹好不好?」他褲子已經滑到地上,內褲也已經被我拉下來了,挺著大雞巴站在那裡,裝可憐的懇求著。

  「我考慮看看。不過,你要先干得我覺得爽才行。」我把浴袍一脫,赤裸裸 的叉著腰,陪他玩著說。

  「那有什麼問題?」他把我橫抱起來放在床上,然後雙手撐著自己趴在我身上。

  「小云,我好想你。」他在我唇上輕吻了一下,深情地看著我。我的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我也想你。」我勾住他的脖子,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

  「你真的不介意?」我怕他的興奮一過去,就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剛剛我知道的時候,我心裡覺得很酸、很苦、又很氣,可是過了一會兒,  我忽然覺得我更想知道你在被他們幹的時候,有多快樂。」他微皺著眉頭,想過  以後,認真地回答著我。

  「我只希望你快樂,寶貝。」他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那氣息吹進了我的耳朵裡,麻麻癢癢的:「只要你快樂,我就不介意。而且……我覺得好興奮。」

  「我好愛你!」我把他抱得緊緊的。

  「我也愛你!」他在我耳邊回應著。

  過了一會他爬了起來,擡起了我的大腿:「那……現在讓我看看你剛剛有多爽。」

  「哇!又紅又腫耶!」他把頭湊進我的陰唇看了一下,嚷嚷道。他又用指甲輕輕的劃過陰唇,強烈的刺激讓我雙腿收縮了起來。

  「對不起,會痛是不是?」他做起身來關心的問道。

  「不是痛,好……刺激。」我不知道怎麼形容。

  「那還可以幹嗎?」他又用手指輕輕的揉著紅腫的陰唇,它們現在是又濕又滑。

  「你現在敢不干我,你試試看!」我惡狠狠的嬌嗔道。

  「喔!好啊!我試試看。」他居然皮起來了。

  「那我來幹你!」我嬌聲叫著,身子一挺坐了起來,順勢把他推倒在床上,擡起屁股往他那直挺挺朝天指著的大雞巴坐了下去,「喔!」、「啊!」我們兩  同時發出了一聲呻吟。

  每次用這個姿勢,我都好擔心自己會被插破,因為真的插得很深,可是又會  覺得深得好舒服。我騎在他身上,一上一下的用我的陰道套弄著他的大雞巴,讓  龜頭每次都碰到那讓我最酸麻的地方。

  「噢!好酸……好麻……好酥喔!」雖然這個姿勢讓我很累,可是我覺得真的很值得,我自己控制著每一個性感點,讓肉棒去碰觸、摩擦著,真的很舒服。

  而他則是舒服的躺在那裡,雞巴享受著我的陰道服務,雙手又在我的乳頭上揉捏著。「嗚……好舒服!云兒,你的小穴最棒了,又熱又滑,又緊又好幹, 我  要讓大家都來幹你的小穴,讓大家都知道我的云兒有多棒。去叫你的室友現在一  起來幹你,好不好?」他又開始想要讓我給人插了。

  「不行!我看得上眼的我才要讓他幹。噢……」這一次我換了說法:「但現在……我只想要你一個。嗯……」

  「好!好!你想讓誰幹就給誰幹,只要你爽就好,我想要你很爽很爽。」他答應著我。

  他看我額頭流汗了,知道我累了,開始扶住我的屁股讓我休息,開始向上頂送著他的大雞巴,而我的身體又不由自主地配合著他的挺送,動著我的屁股。

  「噢!好酸……好麻……好酥……嗚……啊!啊!!」高潮猛烈的來了,我抓緊他的雙臂,陰道縮緊地夾著他的陰莖,身體一軟,癱在他的身上。

  他繼續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地挺送他的腰,抽插著我的小穴,把我帶上更愉悅的顛峰。

  忽然,他用力地抓住我的屁股,讓我陰唇緊貼著他,我感覺他的陰莖在我陰道里一跳一跳的,又是一股陽精噴灌在我的花心上……

  我趴伏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急促的心跳聲。

  「你舒不舒服?」他親吻著我頭髮,輕撫著我的身體各部,輕聲的問我。

  「嗯。」我點點頭,這是他每次都會問我的話。我不知道今天為什麼這麼愛哭,我的眼淚又淌在他的胸口。

  我想要告訴他,被更粗更大的雞巴插穴,器官上的感覺其實會更強烈;然而和情人做愛,心中會有一股暖呼呼、甜絲絲的喜悅感,卻是大雞巴怎麼也插不出  來的感覺。

  雖然強烈的性感官刺激,會有另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感,但是如果我只能選一種,我情願有一個愛我的情人,把他融化在我的體內,讓我永遠擁有他。

  但是我卻沒有開口告訴他,畢竟如果能夠同時擁有,當然是更好的啦!尤其是當我碰到一個這麼大方又愛我的男朋友,真是幸運。我在他胸口印上一吻,輕  輕的笑出聲。

  「怎麼了?」他聽見我的笑聲,開口問道。

  「沒有。」我仰起頭來看著他。給了他一個最嬌媚的笑容:「英俊的王子,快十二點了,我要回家當一個乖女孩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