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兒子是地獄使者

(1)

  發育時期的我不是拖著女孩子的手,而是被牛頭馬臉拖著走,說起來也真奇怪,我在陽間很怕鬼,現在我死了反而不會怕,難道是同類的關系。

  我以后會永遠記著一句話「馬路如虎口」。

  我就是命喪在虎口中!

  來到陰間好像來到一個樂園,沒有老人和小孩,全都是中年鬼,他們說陰間沒有歲數,到這里的鬼,都會變回原來的樣貌,哈哈!

  經過判官和閻王的審查,我死得很明白且有理,所以會發回陽間享用例假,等四十九天后回來報到。

  不過我現在不能回去陽間,一定要過了七天才可以回陽間,原來要在這等陽間的授權才能回去,就是人間說的「超渡」。

  終于等到第七天了,我在陰間的手續全辨妥,我在陰間的「陽間領事館」辨好了探親證,免得被陰間的移民官告我偷渡。

  我就這樣飄著回家,感覺好像超人一樣,漫遊太空,雖然路途遙遠,幸好沒有交通燈,只有小鳥的碰撞。

  終于回到家里了,一個人影也沒有,馬上合指一算,原來母親送父親到機場,父親可要趕著去日本看管生意,怎樣說都是新創立,要親力親為。

  又是一個人在家,不過我早就習慣了,母親是一位銀行總經理,所以很忙都很少會在家,也許這就是我的死因吧!

  有人開門進來!

  是母親回來了,我馬上飄向前看清楚,她的眼睛浮腫,哭太多的原因吧?

  母親回來又上香給我,是純正的檀香,想不到我真的要「吃香」。

  「兒子!母親很掛念你,你現在怎樣了?下面有人欺侮你嗎?有什麼事要跟牛頭馬臉講,別和其它的鬼打架呀,你有什麼需要可以報夢給母親,錢夠用嗎?

  下面的指數高很高,紙幣都是過千萬的,你對數目字又很白癡,別讓鬼騙了,買東西要記著和人討價還價呀!省點用!」

  怎樣母親她像很熟悉陰間的行情?

  我回應了幾聲,母親都沒有反應難道她聽不到?對了!我可以報夢給她呀!

  晚上母親很早便上床了!

  我吃了幾根香,感覺上好像有活力了,于是我用陰間前輩所教的一些普通法術,報夢給母親。

  我閉上眼睛,然后念了一些我不懂的話和手示,突然母親開口說:「是兒子嗎?你應一下母親呀!」

  我看了一看,母親是閉著眼睛睡著的,哈哈!這報夢的法術還真管用。

  「是我呀!媽您好嗎?」

  「兒呀!母親想死你了!你怎樣了?」

  我聽后心想,這回我真的讓您給想死了,您如願似賞了「媽我很好,謝謝您燒了這樣多的東要給我,不過您可要燒多一點給我,您給我的錢剛好全交去陰間產業稅了!」

  「兒子你放心,明天母親會燒多一點給你,你下面冷嗎?」

  「我剛剛吃了您燒的香,不冷了!父親好嗎?」

  「他很好,只是在忙新公司,你有什麼事情要我替你做的嗎?」

  「沒有了!我只是想念您,媽!」

  「母親一樣很想念你,對了,你有什麼事和心願嗎?」

  「媽我只想向您贖罪,我生前很多次想求您寬恕了,不過可沒勇氣承認!」

  「什麼事?你現在講,母親一定會願諒你的!」

  「那我講了,媽您可別罵我,想不到我死后才有勇氣,真是不孝!」

  「兒呀!你快講吧!母親一定會原諒你的!」

  我心想你當然會原諒我啦,難道你還會打我不成?

  「媽!我曾經偷看您換衣和衝涼!」

  「什麼?你偷看我換衣和衝涼?你還有偷看我什麼?」

  母親聽了后用很羞的語氣的問我。

  反正我都承認了,也不用怕了,乾脆就大膽的說吧!

  「媽!我曾經半夜窺探您的房間,看見您在…!」

  「兒!你看到母親什發麼了,快點講,母親不會怪你!」

  「媽!我看到您在……手……淫……!」

  母親驚叫了一聲,醒了!

  母親醒來后的樣子,臉上滿臉通紅,她的頭還東張西望,腦海好像在回想夢所聽到的事實,有自我分辯夢里說的話的可靠性。

  沒多久,母親又再一次睡著了。

  我又在發多一次功!

  (2)

  母親回到睡夢中,她又夢見我了,這次她的語氣,不像剛才那樣驚慌了。

  「媽!您是否在生我的氣呢?」

  「兒!不是,你都什麼了……那還會氣你呢?媽只是覺得很羞罷了!」

  「媽!我真的死不冥目,我出世的時候,就飽受針藥之苦,八歲開始你們每天顧著工作很少陪我,接著我要面對上學的苦,如果我知道我會早死就不用讀這麼多的冤枉書,直到我發育時期,還沒看過女人的身體,沒接觸過女人就死了,媽!您說我慘嗎?會明目嗎?嗚……」

  我真的不甘願這樣就死,在人間這一趟算是白走了。

  「兒子!這是上天注定,媽也不想呀!鳴……」

  「媽!我在人間還沒接觸過女性,沒看過女孩子的身體就死,我真的死最不冥目,現在下面的鬼魂笑我白癡!」

  后面那一句是我自已加上去的,反正這種騙話,母親又不會折穿的。

  「兒了!過去就算了,你就別氣壞了,反正你也…偷看……過。我……衝涼!」

  「媽!最可恨的是我自已笨,當時沒看到呀!您說我失敗嗎?」

  「什麼?兒你沒看到我的…嗎?你不是說半夜看到我……手……淫嗎……?」

  「媽!那晚您房間沒亮燈,我看不到呀!只是聽到您的叫聲和動作!」

  母親中笑了一笑說:「那是你笨呀!」

  我覺得自已真的很笨,竟然兩三次都看不到。

  我為了博取母親更大的同情,于是決定再撒多一次謊。

  「媽!生前沒見過女人身體和做過愛的鬼魂,到了下面會給鬼欺侮,還會給他們笑,聽說投胎也會比其他的鬼慢所以你兒子現在真的很痛苦!」

  母親聽了后顯得很懮傷,天下的母親都會偏愛自已的兒子,這個消息給她知道后,她又怎會不傷心呢?

  「兒子!媽應該怎樣才能幫到你呢?」

  母親這樣一問,我即刻心花怒放,奸計應該會得逞了,但我從另一方面想,我回家不是和母親談親情,而是回來找她談色情,會過份嗎?

  末渡過發育期的鬼魂,就是這個樣子了,這不能怪我是天理呀!

  「媽!我想看看女人的身體,我不想在下面給其他鬼欺侮!」

  母親聽了后很難為情的說:「我到那找女人給你看呀!色情圖片行嗎?」

  「媽!圖片當然不行啦!」

  「兒子!那你要媽如何幫你呢?」

  「媽!您不是女人嗎?」

  「什麼?你是說要媽脫了衣服給你看?」

  母親大吃一驚,在現實社會中,那會有兒子對母親說這樣的話,何況母親還是浸過高等的教育,兼高級行政人員呢?

  媽不相信我會說如此不孝的話,臉上表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態。

  我只好碩著頭皮往上頂了。

  「媽!這是您唯一能幫到我的方法,要不然您叫我到那找人幫忙呢?」

  「兒!這………太突然了!」

  「媽!您就可忴我吧,我在世的時候,您和父親就忽略我,因此我才會遭到車禍,假如您當初能給我多一點管教,相信我就不會遇上此劫了。」

  母親聽了后說:「兒!媽以前太重視工作了,想不到會造成對你的疏忽,媽實在對不起你了!你不會怪媽吧?鳴…!」

  「媽!我怎會怪您呢?只希望您能完成兒子的心願!」

  「兒子!你讓媽考慮一下吧!明天我會稟給你聽的!」

  「媽!希望您會答應!我要回去報到,明天再上來找您,晚安!」

  「兒!你要多小心呀!」

  我向母親說明一切后,便跳出她的夢境。

  母親醒了后,她好像在回想夢境中的話,接著向四處望了一下,神色半信半疑之間下了床。

  母親走出大廳坐在沙發上,她沈思了一會,便拿起電話撥給了父親。

  「老公!我剛才夢見兒子了!」

  「是嗎?太太你要多照顧身體呀!你夢見他說什麼嗎?」

  「老公!我怕你聽了兒子的話之后會嚇壞你!」

  「太太!你夢見兒子說什麼了?他要我們燒東西給他嗎?」

  「老公!兒子不是要我們燒東西給他,他是要我……脫。衣服給他看!」

  「什麼?你不是開玩笑吧?」

  母親便把夢里的一切,一五一十告訴了父親。

  「太太!我想你是記掛兒子罷了,這只是夢境你不用怕,你想得太多了!」

  「老公那我要怎樣回答兒子呢?」

  「太太!這只是夢呀!你不必太認真吧!」

  「老公!可是我很擔心兒子在下面,是否真的被鬼欺侮…哎!」

  「太太!我想你是很久沒和我做愛,所以在日有所思的情況下,出現這個夢境,對了,我不在你身邊,你自已有手淫嗎?」

  「老公!你怎麼講到這個話題了,我是有想過,但不是你說的日有所思啦!」

  「太太!如果你想心安的話,你就脫一次衣服給兒子看,反正在家里也沒關系,你也可以求個心安睡個好覺呀!」

  「這……我還是想想,總有點怕!」

  「太太!聽你今天的語氣好像有點怪怪的,你是否想做愛呢?有需要?」

  「我需要是正常呀!我們都半年沒做了,今天我真的好像有點想要的感覺!」

  「你今晚就用我送給你的假陽具,等我這里的事情辨妥,再給你做補償了!」

  「…這…又……用那……支……?」

  沒多久他們就收線了。

  (3)

  母親和父親通了電話后,便回房間睡覺了。

  我飄過去母親的身旁,看見母親憔悴了很多,相信她是為了辨理我的身后事,所以才會累成這個樣子,從她浮腫的眼睛,知道她也流了不少淚!

  此刻我想起我自已真是不孝,都是我一時貪玩才會遇上車禍,害得母親如此傷心,結果害了父母晚年無子送終!

  我竟然還無恥的要母親脫衣服給我看,我真的不孝呀!

  我間始后悔向母親提出了這個要求,在良心的責備下,我決定不要難為母親了,唯有再次進入母親的夢中,告訴她不必脫衣服給我看了!

  正當我要施法術的時候,我突然見到母親衣領上雪白的肌膚,讓我停頓了一會,我還嗅傳來的體香味,我很自然做個深呼吸,真香呀!

  我的眼睛更加自然,從母親衣領口望進了里面,看到白色的乳罩和雪白的乳球,母親的乳房也不小,可惜我看不到乳頭,為何母親會戴胸圍睡覺?

  難道母親怕乳房會下垂,所以睡覺都要用胸圍撐著它不成?

  這一幕把我剛才的念頭打消了,還變本加厲希望能更進一步,現在不只想要看,最好能摸一摸呢!

  母親睡得很甜,我不想再打攪她了,就讓她好好的睡一覺吧!

  我回到了陰間,反正陰間很多地方我都沒到過,于是便四處逛逛。

  我飄到了一個地區挺熱鬧的,而且好多鬼也來了,于是我放慢了速度,仔細觀察四周有什麼玩意?

  突然我發現有一條鬼龍,在排隊買入門票,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便上前一看,原來是鄧麗君的演唱會,想不到她到了陰間,還有那麼多的支持者。

  聽歌我可沒興趣,畢竟老歌比較適合老鬼聽,我還是等待陳慧琳吧!

  我就這樣漫無目的飄著,我見到一個鬼很怪的,他只有一只手肩膀上有一只大雕,我可以肯定他不是劉德華,是真正的==揚過!但卻不見了小龍女,后來我聽說她給一個姓鍾的判官,搶去當了他的小老婆。

  突然眼前一亮,我嚇了一跳,原來是騰訊的鬼差來找我!

  「收信件,陽間送過來的!」

  「謝謝!你們辛苦了!」

  「你下次申請一個傳呼機,我們就不會辛苦了!」

  「好的!鬼大哥下次我會申請的,還有別的事嗎?」

  「有!你還沒給我們茶錢!」

  想不到陰間比陽間更貪錢,竟然光天化日的討茶錢,騰訊出來的都不是好東西,我只好心痛的給了,這一給就要給伍千萬,因為沒有小鈔呀!

  鬼差走后我馬上折了信件一看,原來是母親傳過來:兒子!昨晚我做了一個夢,不知道真的是你嗎?還是我胡思亂想,如果昨晚真的是你,那母親現在就給你答覆,我答應你的要求,我今晚十二點會把衣服脫了給你看,滿足你的心願,不過我十分鍾便會穿上衣服了,如果你真看到,你就在夢里告許我,讓我知道是否真的是你?好嗎?母親字!

  我看了信后太高興了,母親終于答應我的要求,但是陽間十二點,陰間是幾點呢?哎呀!我不知道陽間和陰間的時差是多少呀?

  當我正在想時差的問題,突然見到另一個很熟悉的身影,我馬上飄上前一看,原來是生前住在隔壁的林嫂!

  林嫂是一位很美麗的婦人,她是屬于越看越美的極品,身栽更是一流,我曾經見過她拿出來曬的乳罩可不小呀!

  林嫂和我母親是好姐妹,每天都會見面和逛街。

  我記得她的丈夫外面有另外一個女人,她受不起刺激,最后吊頸自殺的,聽說吊死鬼的舌頭都會很長,那口交的感覺會是怎樣的呢?

  「林嫂!您好,我是小強呀!」

  「小……強……!真的是你呀!怎麼你會…到這……?」

  我上前捉著林嫂的玉手,她好像很高興見到我似的,也許是他鄉遇故知吧!

  我們很熱情的擁抱,果然我沒猜錯,林嫂的乳房真的很大很實,頂到我的胸部都凹了,她匆匆和我交換了地址,她叫我一定要去探訪她,現在她要到第八層補領身份證,因為兩天前她遺失了身份證。

  我和林嫂約定后便各有各忙的了。

  我還是提早回陽間的家,免得錯失良機!

  我回到陽間的家,看見母親坐在沙發上沈思,沒多久我見母親的臉上,露出很害羞的神色,而且還泛起紅霞。

  原來母親臉紅是如此般的美呀!

  母親從沙發站起來,走進我生前的房間,拿了我的桌上的相片,走進她的房間了!

  (4)

  母親把我的相片放在梳妝桌上,她一直望著我的相片,接著在相片上親了一下,我想要是親在我的身上那多好呀!

  母親親了之后臉上很紅,她的手緊握著拳頭,相信此刻她的心情很緊張,她還不停望著牆上的鐘,我也回頭看看幾點了,就快十二點了,這時候我心也不禁的緊張起來,就快可以看到母親脫衣服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母親開始在房間走來走去,她是希望時間快點到呢?還是不想這麼快到呢?

  終于十二點到了,母親停止了步行,對著我的相片在自言自語的說:兒子!媽成全你了,為了不想你在下面給其它的鬼笑你,所以現在脫衣服給你看看女人的身體,本來我想找別的女人脫給你看,可是我自已卻想脫給你看,也許我想對你做一點補償吧!我不知道我發的夢是否真實?我不脫給你看,總是覺得很不安心,如果真的是你報夢,希望你看了后會冥目吧!你另一個請求是想和女人做愛,我確實有想過成全你的要求,可是現在已經不流行冥婚了,所以我很難找到對像給你,如果你真的想和女人做愛,那只有媽來成全你了,目的是希望你能早日安息!這也是媽能為你做最后的一件事了!媽現在脫衣服了,如果你真的有靈,你可別摸我呀!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兒子,我現在脫了,你看吧!

  母親向房間四處望了一下,然后間始解開衣服的鈕扣,我急忙飄過去母親身旁,這是我期待已久的願望,今天終于實現了!

  當我飄過去母親身旁的時候,母親的身體突然抖了一下,她臉上露出驚嚇之色,口中說:兒子是你來了嗎?

  母親很傻的問了這句話,如果我回答她,后果將不堪設想!

  當然我也說不出話!

  我把頭俯在母親的胸前,我看到母親胸前一對豐滿的乳房,還有傳來陣陣的乳香味,我開始陶醉在母親懷抱里!

  鈕扣一粒一粒的解開,我看到雪的的乳球和白色的乳罩,我很緊張的看著,嗅著,鈕扣終于全解開了!

  母親接著兩手捉著睡褲往下的一拉,一條窄小的內褲,呈現在我眼前,我從未見過母親這性感的一面,太迷人了!

  這時候母親更加的緊張,她把雙手伸到背部,然后胸前一挺,把乳罩的扣也松了,接著她兩手把乳罩一拉便脫了下來!

  我現在看到的是一對真正的乳房,母親的乳房像竹筍般一樣,完全沒有下垂的跡像,還是高高的挺起,乳頭雖然不是粉紅色,但也是屬于嫩紅的顏色!

  母親走了幾步吸了一口氣,然后把身上的內褲也脫了下來,我馬上蹲在陰部前面一看,母親的陰毛不是很多,但可以看出這個陰戶保持得很好,兩旁陰唇的肉沒有一點皺紋,還是一片嫩紅,跟本不像生過孩子!

  我將鼻子靠近母親的陰戶上,嗅不出一點異味,可愛極了!

  母親脫光了衣服后,在房間走來走去,我知道她給我十分鐘時間,所以才會走來走去的。

  我一直看著母親的裸體,希望永遠能停留在這十分鐘里,母親走了幾轉后,她的手有意無意的摸了摸乳房,我好奇的上前看,發覺母親的乳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硬了起來?

  母親打開了衣櫃,拿出了一個盒子,我發現原來盒子裝著一條假陽具,對了這是父親送給母親的禮物!

  難道母親脫了衣服后起了慾念?

  我馬上蹲下看看母親的陰戶,發現母親原來真的起了慾念了,她陰戶的道隙中已湧出了少許的淫水,濕了!

  母親拿起了假陽具摸了幾下之后,又向房間四周望了一遍,最后她還是把假陽具放回盒子里,嘆了一聲,便穿回了衣服!

  我很奇怪母親為何會打消念頭呢?難道他怕我看見,還是有什麼原因呢?我只好等她上床睡覺再報夢問她了!

  母親穿了衣服后便上床睡覺,她和昨天一樣還是戴上胸圍睡,但她今天卻沒有穿上睡褲,最后她把內褲也脫下,丟在地上了!

  (5)

  母親上了床后,將床頭的紙巾移到身旁,然后在被子里把內褲脫了下來,我感覺好奇怪?于是我呆一旁看看母親想要做什麼?

  母親在床上閉上雙眼,她完全沒有睡意。過了沒多久床上有了動靜,母親身體開始有動作了,臉色也開始轉變!

  我馬上飄進被子里一看,母親身上的乳罩,剛才雖然沒有脫下來,但現在已經把乳罩上的扣解了,一只手撫摸著乳房,利用手掌心去磨擦乳頭,慢慢用力加重揉搓動作,乳頭在姆指和食指扭弄之下也發硬了,而雪白的乳球現在也留下了紅色的指印。

  母親很陶醉在撫摸乳房,很快她已經發出呻吟聲,她完全投入在幻想的世界此刻她享受著,突然,她的一只手離開了乳房,慢慢的往下移,經過小肚直達陰戶上。

  陰戶上有一小堆的陰毛,陰毛下面有一條陰道,陰道的淫水細細的往外流,兩旁的陰唇都沾上了水漬!母親的手指抵達后,雙腿很自然的張開,手掌停留在陰毛上,中指卻偷偷的往下移,尋找那發癢的陰蒂!

  終于母親找到陰蒂,她馬上在陰蒂上揉搓,慢慢加速的挑動,她的另一只手也移到陰道口,立刻挑開兩旁的陰唇,將中指插了進去。

  母親的手指插入陰道后,身體不停的向左右兩擺動,還發出悽慘的怨聲和淫叫聲,母親一邊摸一邊的呻吟,她似乎受不了手指帶給她的刺激,但她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反而還不停的加快,拚命的抽插。

  最后,母親一聲尖叫中,結束了一切!

  我見母親如此暢快行樂,也為她感到高興,母親日前忙于勞累我的身后事,想必很久沒有行樂,這次她能開懷的追求樂趣,是一件好事。

  母親洩了精之后,隨手拿起身旁的紙巾清理下體,然后把紙巾丟在地上,便睡覺了。

  我忍不住又跑進母親的夢鄉!

  「是兒子嗎?您來了?」

  「媽!謝謝您!兒子來了!」

  「真的是你呀,兒子!對了,你來了多久?」

  「我來很久了!媽!」

  母親聽我這麼一講,臉上露出驚慌之色。

  「兒子!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媽!我全部看到了,謝謝您!」

  「什麼?兒子你是說全部都看到了?」

  「是呀!媽您剛才為何不用盒子里面的東西呢?」

  「我……我……太羞人了!算了!你在下面可好?」

  「我在下面還是老樣子,因為還沒有和女性做過愛,總是讓他們笑!媽,您很美!以后我還能偷看您嗎?」

  「兒子我很羞呀!剛才的事都給你看到了,以后我想躲也不行呀,我怎能阻止你呢?不過你可別讓其他的同伴看呀!你也不以摸我的身體!」

  「媽!我怎會讓其他的同伴看呢?您是我媽呀!不過您可以放心,我現在想摸也摸不到,也許我的道行不夠吧?您說要為我娶個老婆真的嗎?」

  「兒子,我有想過給你娶一個老婆,但現在實在沒有人肯答應呀!」

  「媽!其實是不用娶那麼麻煩的,只要和我做一次愛就行了,不過現在我想做也做不到了!」

  母親聽我說了后,顯得心里很不舒服似的,但這次她沒有流眼淚,只是流露無奈的神情罷了。

  「兒子!你真的那麼想和女人做愛嗎?但你現在………能嗎?」

  「媽!我不知道行嗎?我現在跟本摸不到任何東西,我剛才有衝動想擁抱您,但我沒得到您的同意,又不敢放肆,所以我很苦惱!您能讓我抱一下嗎?我想試試!」

  「兒子!謝謝你還會尊重我,你想抱就抱吧!」

  「謝謝媽!我現在過來抱您了!」

  「哎呀!兒子不行呀!我下面沒穿內褲,等等!」

  「媽!您就這樣給我抱抱嘛,我想接觸一下女人那個地方,好嗎?」

  母親考慮了一會,放棄想拿起內褲的動作,答應了!

  我馬上飄過去一擁,可是我卻抱不到,而且沒有任何的感覺,和剛才與林嫂擁抱的時候,感覺完全不一樣!

  「兒子!你能抱到我嗎?」

  「媽!我抱不到呀!您有感覺嗎?」

  「沒有!我只是感到寒冷!」

  「媽!我到下面問問前輩,看他們有什麼法子?我明晚再來,我走了!」

  「兒子!你慢走別慌張呀!」

  我走了后,母親從夢中醒了,她很懷疑剛才夢到的一切,是真?是假?

六」

  我急著走的原因,是約了林嫂的關系,我不想讓她久等,另外一個原因是我面對林嫂的感覺會比較真實。

  我飄到一間豪宅,向屋內的仆人道明來意后,他們便帶我進去了。

  這間豪宅用金碧輝煌來形容最適合了,設備也可以說是應有盡有吧!

  我被他們帶進屋內,林嫂果然已經等我多時,剛才我觸摸不到母親的身體,內心存著一份失落感,此刻見了林嫂便假裝哭著,撲了過去林嫂的懷抱里。

  林嫂見我哭著很關心的,摸著我的頭發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將林嫂抱得緊緊的,目的是為了享受她胸上那兩座山峰,帶給我的舒服感和充實感!突然我發現林嫂的衣內,是沒有佩戴乳罩,難怪我總感覺有兩粒東西頂著我臉,原來是林嫂的乳頭。

  我仔細的嗅一嗅,果然這種氣味和母親的很相似,也許這就是女人香吧!

  「小強!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會哭呢?」

  「林嫂!剛才我上去陽間見母親,可是我觸不到她的手呀!我好想念母親!」

  我說完后又再次假裝痛哭著,我用頭在林嫂胸前的乳頭上,拚命的揉搓,林嫂的乳頭,好像母親的乳頭一樣,硬了起來!

  林嫂也許被我揉得太刺激了,她急忙用手捉著我的頭,然后叫我別傷心,要我坐下來慢慢講。

  我和林嫂坐在沙發上,望著她一張慈祥的臉孔,讓我更加的迷網!

  為何我喜歡的女人都是中年婦人?難道我真的缺乏母愛?

  「小強!你別傷心,我知道你很想念你的母親!」

  「林嫂!我來到這里一個親人也沒有,感到很孤單,剛才我想投抱在母親懷里,可是我卻不能觸到她的身體,內心好失落,很痛苦!」

  「小強!你別哭了,現在你有林嫂陪你呀!我也算是你半個親人嘛!」

  「林嫂!我現在想抱的對像都沒有,我可以每天擁抱您一次嗎?嗚……!」

  「好吧!我答應你,而且還會好好照顧你,你暫時當我是你母親吧!」

  「那是說我也可以像抱母親一樣的抱您?」

  「嗯!你喜歡抱就抱吧,總之你到了這里,就別想過去的事了,那會讓你更加的痛苦,知道嗎?」

  「林嫂!那我要怎樣才可以真正的抱到母親呢?有什麼法術學嗎?」

  「沒有的!我們死后四十九天之后,想上去陽間都不行,除非等到每年一度的盂蘭節,俗移鬼節,因為我們是與陽間隔絕的!」

  「那是說沒法子了?」

  「小強你是怎麼死的?死因是什麼?」

  「我是被車撞死的!死因是我前一世撞死了一個人,今世剛好償命還債!」

  「我猜到你也是意外死的,那你到陽間的限期還有幾天?」

  「我想還有一個月吧!」

  「那你還會上去找你母親嗎?」

  「我當然會珍惜這個機會多上去陽間呀,而且我還未見過父親!」

  「小強!你上去可以幫我轉句話給你母親嗎?」

  「可以呀!小事一件嘛!您盡管吩咐!」

  林嫂突然好像很羞的樣子,半天也說不出來,我便急著追問她是什麼事?

  終于林嫂開口說了。

  「我氣我丈夫的事相信你也知道,我死后到如今,我都沒見他因為我不能原諒他,所以我只好找你母親幫忙了。」

  「林嫂!您說吧!」

  「我想叫你母親燒點胸圍給我可以嗎?」

  原來她沒有胸圍,我還以為她很思想開放而不穿戴?

  「沒問題,我會盡快通知母親,對了您用什麼碼呢?好像有前后扣的?」

  「小鬼你知道的還不少!你母親她會知道的!」

  「我曾經陪母親買過,所以我才知道的!」

  奇怪?怎麼母親會知道林嫂胸圍的碼呢?

  「林嫂!那我想觸摸母親的身體,會有法子門路嗎?」

  「小強真的沒有呀!這里管得很嚴,一切的法術都不能用呀,何況我們還是意外和自殺死的,除非……!」

  「除非什麼呢?林嫂您快告訴我!」

  「我怎樣告訴你好呢?怪難為情的!」

  也許真的是一件很難為情的事,不然林嫂絕不會不想告訴我。

  「林嫂!您說嘛!我不會笑您的!」

  「林嫂就告訴你吧,除非你是處男!」

  「什麼?處男?」

  (7)

  我聽林嫂說「除非我是處男」。

  我興奮捉住林嫂的手,很高覺告訴她我是處男!

  「什廠?你真的是處男?你不是在騙林嫂吧?」

  林嫂不相信我說的話,她認真的問多我一次!

  「林嫂!我真的是處男呀!」

  「你真的沒有和女人做過愛?」

  「林嫂!我沒有騙您,我真的沒有和女人做過愛,不過…!」

  「小強!不過什麼呢?」

  林嫂很緊張的追問,她好像比我還要緊張!

  「不過我試過自已弄!」

  林嫂聽了不好意思的問:「你說你有手淫是嗎?」

  我不意思的點點頭。

  「手淫是沒有關系,當做你是夢遺罷了!」

  「林嫂!什麼是夢遺呢?」

  林嫂的臉上泛起紅霞,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我?

  「林嫂!您說呀!我現在的心情很緊張!」

  「林嫂就告訴你吧!夢遺是指睡覺的時候洩精!」

  「我明白了!那女人會有夢遺的嗎?」

  林嫂被我這一問,顯得很緊張的害羞把頭低下。

  「有…!」

  「林嫂!您試過了嗎?女人也像男人一樣會洩精?」

  「小強!我們別談這個問題了,林嫂真的很害羞!」

  「那您以后告訴我吧!」

  林嫂聽了我誠懇的答覆后,開始相信我是處男了!

  「林嫂!您剛才說我是處男就有法子,現在您可以說是什麼法子嗎?」

  「林嫂就告訴你吧!」

  「小強你還記得你死的時候,有一位穿白色衣服,臉上很恐怖的使者,還有一位手拿一本簿子,手拿一只木筆的使者嗎?」

  「記得!當時還有一位手拿令牌的凶漢,和兩位鬼差!」

  「對了!穿白衣那位叫白無常,是管陽間的鬼魂,穿黑衣服那位叫黑無常,是管陰間的鬼魂,手拿一本簿子的那位叫判官,是核對死者的身份,手持令牌的那位是勾魂使者,你的魂魄就是他勾出來的,如果他們犯錯,就會變成鬼差,負責押送鬼魂,如果他們犯了很大的錯,就會在頭上加上刑具,就是你看到的牛頭馬面!」

  「原來如此!我現在明白了!那和我有什麼關系呢?」

  「使者的職位,基本要求是處男身,生前沒有和女性做過愛!明白嗎?」

  「林嫂!我好像明白又好像很模糊,為什麼要求是處男身呢?」

  「人死后會先到第一層的化緣池,你有看到對面還有一個化身池嗎?」

  「有呀!我看到!那個化身池還會發出金光!」

  「對了!死后到化綠池,是將生前所積的因果轉到生死薄,判下世投胎到那去,化身池是給處男化身變成使者,也可以說是賜法術的靈池!」

  「那處女呢?」

  「處女會到七色池,馬上轉身到天庭,或者會立刻投胎,女人破處有違天命,所以臨破的一刻,上天會給她一點苦頭當處罰,現在你應該明白了!」

  「林嫂!您的意思是說我會當上使者,那我可以用法力和使者的特權回到陽間,那時我就可以見到母親和觸摸到母親了?」

  「聰明!但你千萬別高興,萬一你被任命當黑無常,那你也不能回陽間了!」

  「對呀!林嫂那我什麼時候會被任命呢?如果地府人手夠的話,也許就不需要我了!」

  「小強!這種情形是不會出現的,現在處男很少,而且最近九一一事件,拉登事件,墮機事件,死的人也不少,地府人手那會夠用呢?而且當年孫悟空大鬧地府,生死冊的資料還沒有處理好,因為生死冊和月老的姻緣冊,是相關的,月老只有一個人處理,所以很多資料都無法進行存檔,聽說他們編錯資料又要重編,陽間才會出現那麼多的死人事件!」

  「原來最近的死人事件,和孫悟空當年大鬧地府有關,難怪要他們死了!編錯資料就要他們死,然后再重新編入生死冊,難怪!」

  「林嫂!那我多久會接到他們通知呢?」

  「這個我不清楚,要看天庭和地府的通訊服務器,速度怎樣了,如果各處有太多的信件要上傳天庭,那就沒那麼快任命,反正你還有一個月時間!」

  「說得也是!謝謝您了!」

  (8)

  為了答謝林嫂對我的關懷,于是我趁天還沒亮又跑回家一趟。

  回到家里看見母親正熟熟睡著,但我受了林嫂之托,只好再一次不孝了。

  「媽!我來了!」

  我輕輕叫了母親后,發覺她的身旁多了一條假陽具,上前一看假陽具有被紙巾抹過的痕跡,我錯過了一幕精采的戲了。

  「兒了!你來了嗎?」

  「媽!我是受林嫂受托,特來報個夢給您!」

  「什麼?兒子你見到林嫂了?她好嗎?」

  「林嫂很好!她現在比生前開朗得多了。」

  「那就好!林嫂有什麼事要你轉告給我?她不能親自來嗎?還是她不想來見我?」

  「媽!不是林嫂不肯來見您,只是她的陽間探訪期過了,所以只好叫我轉告給您了!」

  「原來如此!那以后你也不能上來了嗎?你的探訪期還有多久?」

  「我們的探訪期是死后算起四十九天之內!」

  母親聽了后臉上添加一層失落感,也許這就是人間舍離別的苦吧!

  「林嫂要你轉告我什麼事?」

  「林嫂拜托您燒一些胸圍和內褲給她。」

  母親聽后張開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媽!您聽見嗎?」

  「嗯!聽到了!對了,我該怎樣送去呢?我沒有她逝世的資料!」

  「對呀!我忘了問林嫂,沒關系您燒給我,然后我拿給她吧,她說您知道她穿的尺碼了,是嗎?」

  母親聽到這句話,她知道了已經不是日有所思的夢,是兒子真正的靈魂,因為這個秘密兒子是不會知道的!

  母親如夢初醒般驚慌了!

  「我……知……道…兒!你來了……多久…?」

  「媽!我剛到!」

  母親利用身體遮掩身旁的假陽具,她心很慌張而且露出羞人的神態!

  「媽!您不用慌張,我看到剛才盒子里的東西了,我沒眼福竟然錯過了這一幕,相信探訪期過后,我永遠也沒有機會看到了!嗚……」

  「你別哭了!我見你哭就痛心…也想哭……你可以過來給我摸摸你嗎?兒子!」

  「媽!我很想抱您,但我們觸不到對方的,我也想觸摸您呀!鳴…」

  此刻!我和母親都傷心的哭了!

  「媽!如果有一天我能觸摸到您的身體,您會怕嗎?會拒絕嗎?」

  「我當然不會拒絕,你是我兒了呀!媽每天都想念你,兒子!」

  「媽!我每天也是想念著您,恐怕我倆永遠都會隔絕了,從此以后再也觸不到您了,永遠沒機會碰女人的身體了!」

  「兒子!要是你的肉身還沒下葬,我一定會滿足你的心願!」

  「媽!真的嗎?您會讓我摸您的身體?」

  「嗯!我會滿足你的願望,讓你不枉此生…可惜現在已經遲…葬了……!」

  「媽!您指的女人是您嗎?」

  「是的!我會成全你!」

  「我雖然摸不到,但我聽您說了這般話已經很滿足!如果我想看您剛才用盒子里的東要,您會答應嗎?」

  「我…不知道……以后你回來看到的時候,千萬別出聲……我怕我會害羞!」

  「我明白了!謝謝媽!」

  「兒子!我想送一份禮物給林嫂,你替我轉送給她,不過你可別拆開看,可以嗎?」

  「好的!我不會拆開看!我要走了!再見!」

  「再見!」

  我回陰間的路上心中很興奮,如果我真的被委任看管陽間職務,那我就可以摸到母親的身體了,我只是怕萬一不是看管陽間,那我就沒希望了。

  母親會送什麼禮物給林嫂呢?

  路上我一邊想一邊飄著,也許就快天亮的關系,街上人煙稀少正合我意,人氣太多反而覺得不舒服!

  正當我懷著輕松寫意的飄行,突然傳來了一陣悽慘的叫聲,是少女的叫聲!

  錯!少女鬼魂的叫聲!

  (9)

  前言:此文不想轉貼!謝謝!

  我懷著是未來地府使者的身份,馬上湊過去一看,見兩名鬼差拖著一名少女,憑我曾經死過的經驗判斷,這名少女不是剛逝世,剛逝世會衣冠整齊,現在她的身上沒有衣服,只有一條破碎的布,遮掩其中重要部位,十分狼狽!

  何況勾魂使者不在場,所以沒理由是剛死的,到底什麼原因要捉她呢?難道是偷渡客?

  好奇心驅使下,出言向鬼差追問因由!

  「你們干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是誰?關你什麼事?走開!」其中一個鬼差喝罵。

  「你們手里沒令牌,怎可以上來亂捉?你們是第幾層的鬼差?」

  「關你屁事?小鬼你快走開,再多事把你也捉了!」

  當我想告訴他們,我將是未來的使者的時候,忽然一陣風吹了過來!

  「小鬼!你從何來?」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白無常經過,暗想救星到了看你們怎樣死!

  我馬上拿出我的陽間探親證,經過他驗明之后,想不到白無常竟然?m蔭R上滾回陰間,別多管閑事!

  少女趁白無常查我的探親證的時候,拚命向我求助,口中喊道:「她被判官強行捉去汙辱,如今要她做性奴,她不肯反而遭到毒打,最后她很辛苦才能偷跑了出來,今天不幸被他們捉著,她希望我能幫她逃離魔掌!」

  面對一位裸露半乳和少數陰毛在外的少女面前,我當然要撐面子了,何況我還是地府未來的使者。

  「你們太放肆了!還有沒有律法?快把她放了!」

  突然,我的后腦被很燙的手掌,重重的拍了一下,馬上應聲倒地,原來是第一層的判官==張召重來了,外號人稱火手判官!

  「不知死活的小鬼,來管老子的事,你以為你是陸菲青!」

  「你們…太。過份了,還有天理嗎?」

  「天理?這里是地府!怪只能怪他們生前沒做好事,不能升道成仙,來到地府受罪是活該,你再多事把你也捉了,讓你見識我火手判官的厲害!」

  「張判官!不行呀!他是來來的使者!」白無常小聲告訴判官。

  「什麼使者?地府閻王都要忌我三分,判官手里的權是最大的,我要怕這小鬼,把他吃了有誰敢出聲,要是他來我的管區下,有他受的!啍!」

  判官過來拍拍我的臉蛋:「小鬼!你求神保佑別到第一層當職,我還有更多無天理的事,讓你瞧瞧!」

  「我們走!」

  臨走的一剎那,他要在我的肚子上,重重的踩上一腳!

  「哇!我的肚子……!」

  我在很辛苦的情況下,終于來到林嫂的家門口,林嫂的仆人見到后,馬上扶我到屋內。

  「小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別嚇林嫂呀!」

  林嫂很緊張上前看看我的傷處!

  鬼魂是不用看醫生,因為鬼已經跳出生老病死輪迴,所以林嫂也不知所措,只好立刻命人扶我到她房間休息。

  我睡在床上后,便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告訴林嫂!

  「哎呀!你怎麼會遇上這個張召重呢?」

  「怎麼啦?林嫂您認識他嗎?」

  「有誰會不認識他呢?他是陰間入境處的判官,每個鬼魂都要先到他那里登記,我怎會不認識他呢?要是日后你被派到第一層辨事,就慘了!」

  「林嫂!我不一定會派到第一層辨事的!」

  「小強呀!機會很大呀!起碼你要認識入境條例,所以…哎…!」

  我聽林嫂說了后,被一盆冷水淋了下來,感到心灰意冷而哭了!

  林嫂見我哭了,上前擁抱著我不停的安慰。

  我被林嫂豐滿的雙乳壓著感覺很舒服,立刻伸出雙手從背后,把林嫂緊緊的擁抱著,讓她的乳房貼得我更緊,接著利用自已的胸膛,在林嫂的乳房上搓揉,果然沒戴乳罩的揉是另一般滋味,我后悔替林嫂轉達消息,托母親燒乳罩和內褲給她了!

  突然靈機一動,只要我收到后,不拿過來給林嫂不就行了嗎!

  打定主意后心中一喜,開始又不停的用胸膛,在林嫂乳房上搓著,林嫂的呼吸好像加重了,好像知道我在輕薄她,臉上立刻紅了起來!

  「小強!林嫂你也輕薄…!」

  林嫂說話的語氣不像是罵人的語氣,帶著一種嬌語和羞態,隨后她的手在我身上輕輕的一拍,剛巧拍在我的肚子上!

  (10)

  「哎呀!痛!林嫂!我不是有意輕薄您的!」

  林嫂被我一喊,被我嚇了一跳!

  「林嫂拍到你那里了?讓我看看!」

  林嫂很小心看我的肚子,然后用手在我的肚子上輕搓!

  「好點了嗎?小強!」

  「林嫂!還是很痛!我怕肚子會報消了,到時我的身體沒有了肚子,那心髒就和小便的地方連接起來,不是很醜很怪嗎?我怕呀!」

  林嫂聽了笑了起來,看到林嫂笑的時候,胸前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在震蕩著,是多麼誘人的一幕呀!

  「小強!不會的!林嫂幫你搓搓就好了!」

  林嫂很用心的搓著,隨著她手部的動作,帶動著乳房不停的跳動著,透過薄薄白色的衣紗,看到乳房輪廓的外形,和隱約中看到乳房上那兩粒珍貴的豆子,這一個情景把我的視線傻傻的盯著,變成短暫性的癡呆子了。

  「小強!還痛嗎?那里痛?」

  「下一點!」

  「這里嗎?」

  「再下一點!」

  我的注意力已經全神投在林嫂的雙乳上,不知道林嫂的手已經移到我的雞巴上!

  「小強!你是說這里痛?」

  「是呀!林嫂!」

  「小強!這里……是……你的……哎…呀……!」

  林嫂很心急但又說不出口,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小強!你別看了!」

  林嫂接著用手遮住了自已的乳房,用很羞的眼神瞪著我!

  「林嫂!我…痛……對……不。起……」

  「小強!你怎麼盯著林嫂的……胸。部呢……?」

  「林嫂!我想把精神移轉到另一個方向,以便減少痛苦!」

  「那你怎麼轉到這個…方向……!」

  「林嫂…我…!」

  「小強!你看你沒安好心,現在你看你下面……!」

  林嫂說完后羞得把頭低下。

  原來我注意看林嫂乳房的時候,下面的陽具已經高高挺了起來,我下體也沒有穿內褲,雞巴從薄薄的袍服里挺了起來,這樣子看了倒很怪醜的。

  「林嫂!我現在很難受…我想…!」

  「你當然辛苦啦!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林嫂!我可以在這里把慾火洩掉嗎?」

  「你是說你要在我床上手淫?」

  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我細心觀察林嫂很多的舉動,感覺她對我有意思,于是決定向她賭上一把!

  「那……那…好…吧…你別弄太久,我出去迴避一下,你弄好了就叫我吧!」

  「林嫂!您可以留下,我想看……您的…!」

  我還沒說完,林嫂用手遮住我的嘴巴,不讓我說出來!

  「你別說出來!好吧!你快點!」

  我把手伸進袍內,用手開始套動我的雞巴,可惜我一動肚子都會隱隱的發痛,林嫂用眼角偷偷望了我,見到我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

  「小強!你怎樣了?很辛苦嗎?」

  「林嫂!我的身體不方便手部移動,一動便引起我的肚子……疼痛……!」

  「那你就別弄了!」

  「不行呀!心里很難受,而且那里還挺得高高的!」

  「那……我叫仆人玉婷幫你弄好了!」

  「林嫂!不要叫仆人,我會害臊……她們也沒有您……」

  「她們沒有……什麼……?」

  「她們沒有您的美態!」

  林嫂聽后更加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不叫她們那你又弄不到……那……?」

  「林嫂!您可以幫我嗎?」

  「這………不好意思吧!我看著你長大的……要我幫你…哎。!多難為情!」

  「林嫂!小強……求求您……了!」

  「那…好吧……!你要快點呀!」

  我終于賭贏這一把了,林嫂肯替我手淫!

  林嫂把臉轉到另一個方向,然后她的手慢慢從我的袍服底下,沿著我的腿慢慢的摸上去。

  林嫂的手很滑,她的手指更是妙不可言,她從我的大腿內側一直摸上去,林嫂的指尖碰到我的皺皮春囊的時候,我的腳很自然做了一個反應,就是夾住林嫂的手,林嫂立刻回頭望著我!

  「小強!弄痛你了?」

  「林嫂!不是!只想您碰多一下!」

  林嫂笑了一笑的應了一聲:「嗯!」

  林嫂再次用指尖在罩丸上碰碰,然后她直接用銷魂指玩弄起來!

  真要命!

  林嫂摸了幾下罩丸后,終于把手移到滾燙的雞巴。

  「哇……這麼…大…!」

  林嫂用一種很怪異和不相信的眼神望了我一眼!

(11)

  林嫂不相信我有一條大的陽具?

  「怎麼啦?林嫂?」

  「沒什麼!」

  林嫂的手開始是在量我的陽具,會有多大和有多長?她的手從我陽具的底部慢慢的移到龜頭處,接著很自然的張開了口!

  「林嫂!其實我的那個東西確實很大,您不用感到驚嚇!」

  林嫂假裝鎮定當做沒發生過一回事!

  我索性把袍服一翻,整條陽具挺得高高,好像會噴火似的,還不停的點著頭!

  「林嫂!您看!」

  「我看到了!果然很巨大!」

  林嫂用這個巨字,是代表什麼意思?她生前都是用小號的嗎?

  林嫂回應了我之后,更加不好意思叫我快點投入,別堅持太久!

  林嫂真的很有經驗,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我的雞巴持久力強,佩服!

  龜頭受到五指的撩弄,感到很癢而且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畢竟我是第一次讓女人摸我的雞巴,不像平時用的粗手!

  每一下的動作都帶來了興奮,林嫂也沒有像開始時候那要害臊,起碼她現在敢正視我的巨龍!

  林嫂一邊套一邊紅著臉,我卻一直望著她身上乳房,還有那兩粒隱隱約約的乳頭!

  「小強!你想出了嗎?」

  「我現在想出,但出不到很辛苦呀!我…」

  「小強!你平時也是這樣難出的嗎?」

  「不是!可能剛才受傷的關系,所以現在很難受!」

  「你別想太多東要,聚中一點精神就不會難受了!」

  「林嫂!我已經很用心的投入了,而且視線是望著你那不是很清晰的…胸!」

  林嫂聽了后,把身體移向前一點,相信她想讓我看清楚。

  「這樣清晰了嗎?」

  「比剛才好很多了,很美呀!」

  林嫂仍然不停的套動我的雞巴,可是我卻沒有想洩的現像!

  林嫂發現我一直看著她的乳房,而且見我是癡癡的看著,忍不住偷笑了。

  「小強!如果你想……摸…你就…………摸吧!」

  我還不是大贏家嗎?

  我馬上謝過后便摸在林嫂的乳房上,感覺乳房夠彈性沒有下垂的毛病,五指捉下去軟中帶有彈性,我立刻用掌心加快在乳房上揉搓,途中當然不會忘記發掘乳頭的所在地。

  終于給我找到乳頭了,發現兩粒都是很小粒,難怪剛才看不清楚了,原來它是害羞躲在衣內!

  經過一陣搓揉,乳頭最后也忍不住發硬了,林嫂的呻吟聲,也輕快的從鼻音中哼了出來!

  我越揉就越用力,手指還不停的輕輕夾著乳頭。

  林嫂的臉紅了一片,呼吸中帶著一種令人費解的喘氣聲。

  摸在林嫂的乳房后,雞巴開始顯得很衝動,龜頭還流出一些液體,相信很快就會吐沫了。

  我的另一只手也摸向林嫂的乳房上,林嫂受不起我雙手玩弄她的乳頭,突然伸出一只手,把我的手按住,用一種喘氣的聲音向我說:「小強!摸進去!」

  我聽此言興奮無比,就在我想把手伸進林嫂衣內的時候,竟然忍不住洩了!

  林嫂見我洩了后,馬上跑進了浴室,原本我以為她跑去拿紙巾出來,可是她進去后,過了很久才走出來。

  我恨自已為何忍不住那臨門的一刻,白白失去了一次機會,我更加狠地府為何不能早日讓我受職,要不然我便可以利用法術,看到林嫂進去浴室做什麼了?

  (12)

  林嫂手拿著紙巾臉帶著羞色從浴室走過來,想到她是過來替我清理陽具,心里的興奮馬上湧上心頭!

  「林嫂!您進去浴室這麼久做什麼呀?」

  我故意要作弄林嫂而發問,其實鬼是不用大小便!

  「小鬼!你別管,得了便宜還賣乖,以后我不理你了!」

  林嫂這句話太有意思了,看來林嫂和我的關系已經跨前一大步。

  「林嫂!別生氣,小強和您開開玩笑罷了!」

  「我知道!我也是和你說笑的,不過,你要答應我上去別向你母親提起這回事,我怕她會生我的氣!」

  「我知道了!現在肚子感覺好多了,沒有像剛才那般的痛!」

  「我看你是裝病,故意騙林嫂上當!」

  「我那會騙您呢?您看過我的傷口呀!」

  「嗯!別動!我幫你抹乾淨,射出好多呀!」

  「因為林嫂您太性感了,所以才會射出這樣多!」

  林嫂的玉手提起我的沈龍,用紙巾在龍頭上細心的抹,偶_查?狾趕J邶埜??

  弦岔樖值奶咨蠋紫?,當她抹到我的皺皮囊,令我身體抖了一下!

  「林?!剛才我沒有摸到您的衣里,現在可以給我摸摸嗎?」

  「當然不可以,剛才只是想幫你,所以才會讓你摸進里面,我怕你現在摸了后,又忍不住了,這種事別做太多對元神不好,何況你將是末來的使者!」

  「林嫂!那以后我會有機會摸嗎?」

  「我……不……知道!」

  經過一天休息后,精神好了很多,還是下床到樓下找林嫂聊天。

  林嫂正在客廳里看電視,鬼最喜歡看電視了,我也不例外!

  「林嫂看什麼節目呀?看到如此著迷!」

  「我看翁美玲的倚天屠龍記!」

  「什麼?倚天屠龍記?是射鵰英雄傳吧?她哪有拍過倚天屠龍記嘛?」

  「這套是她在陰間拍的,所以你不知道?她扮演周芷諾!」

  「是嗎?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台播放?」

  「鬼珠台!」

  我坐到沙發上看電視,但我的心和視線都是投在林嫂身上,我慢慢把身體靠過去林嫂的身旁,用手搭在她的肩膀,林嫂不但沒有躲開,反而緊握著我的另外一只手,我已經和林嫂培養出一份親密的感情,或許說恩愛吧!

  正當我看得入迷的時候,我是指看林嫂的乳房看得入迷的時候,手部正想蠢蠢欲動的時候,突然,速遞公司的鬼差來到林嫂家門口。

  「駱小東!出來收貨!」

  「他們可真行呀!知道我在林嫂家,竟然送到這里來了,服務精神可嘉呀!」

  他們確認我的身份后,便把郵包給了我。

  「你還沒給小費!」

  這句的話的出現,我又不見幾千萬了,心疼呀!

  我拿了郵包進到屋內一看,原來是母親從陽間寄來給我的,里面除了我的東西之外,還有林嫂托母親要的東要,也一起寄過來了。

  「小強!是誰寄來的?什麼東西呀?」

  「林嫂!是母親寄來的,相信會有您想要的東西!」

  「小強!快拿過來給我看!」

  我提著郵包走過去,林嫂大概知道會是什麼東西了,臉上蓋起了一片紅霞。

  「林嫂!這份是您的,可以拆開看看是否有弄錯嗎?」

  母親另外給她的一份禮物,我沒有拿出來,我想知道林嫂會在我面前拆開嗎?要不然我打算拿回家偷看是什麼禮物,才轉交給她!

  「小強!你怎麼會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呢?老是作弄林嫂的。」

  「呵呵!我想見識見識嘛!」

  林嫂很高興大方在我面前打開郵包,里面有好多件不同顏色的內衣褲,有的還是透明的,看起來真的很性感。

  我隨手拿起一件乳罩仔細的看。

  「林嫂!母親給您買的尺碼對嗎?」

  「對!沒買錯!」

  「哇!這乳杯真大,母親真的沒買錯尺碼?」

  「小強!你又作弄林嫂,晚天都給你摸過了,你會不知道嗎!」

  「我昨天太興奮了,而且只是在衣外摸,沒有真正實在的摸過呀!」

  「不跟你鬧了!」

  「林嫂!您穿上一會很美,可以穿給我看看嗎?」

  「什麼?要林嫂穿上內衣褲給你看?」

  「好嗎?求求您!」

  我心想林嫂那會不肯呢?也許只是假矜持罷了!

  「那…好吧……!算是答謝你替我傳話給你母親吧!那你跟我上樓吧!」

  我馬上收舍桌上東西,一起拉著林嫂的手上樓了。

(13)

  走進林嫂的房間,林嫂顯得很不自在,而且遲遲還不想動手寬衣。

  「小強!我還是拿去浴室換了后才出來給你看吧!」

  此刻我的心情十分緊張,如果林嫂到浴室換上內衣褲,便十分掃興了!

  「林嫂!您可以在此換嗎?我想見識女人換衣的美態!」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怎樣講都是你的長輩,怎能在你面前脫衣服呢?」

  「林嫂!求求您!我真的很想見識,我生前沒見過女人的身體!」

  「你昨天不是見過我。。的。。身。。體…了嗎?還給你。。摸。。過。。了!」

  「昨天有衣服遮住,沒有看到真實的…。。!」

  林嫂確實很害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向四周望了一眼。

  「小強!你站過來這里,把身體轉過去,你不能把頭轉過來,我就在你背后換,如果你能看見就看吧!」

  我把身體轉過之后,發現原來有一面鏡子在我面前,林嫂真的用心良苦呀!

  「好吧!林嫂我不會把頭轉過來,您可以放心!開始吧!」

  「嗯!」

  我很留心看著鏡子中的林嫂!

  林嫂用她遲頓的雙手,慢慢解開衣紗上的蝴蝶結,她的手指輕輕的一拉,便輕易把結解開了,衣紗隨著結口解開而散開兩旁,一對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的在鏡子中出現,林嫂繼續解開剩下衣上三粒鈕釦,終于她把衣紗解了。

  一對豐滿的乳房在鏡子中出現了,林嫂的手起初還用手遮住乳頭,醜婦始終見家翁的情況下,她只有把手張開了,一對嫩小的乳頭出來_幣G了,我心里不禁的贊:好美的乳頭呀!

  林嫂算是不錯了,她脫了上衣后不先戴上乳罩,故意讓乳房在空中赤裸蕩著,林嫂這一份心意,我實在感激!

  林嫂的手繼續在她褲頭上把扣解開,她下體的褲也應聲掉在地上,一雙光滑美腿撐著性感的臀部,最多麼的優美,最迷人還是林嫂兩腿之間那誘人的山丘。

  我本來想林嫂下體的陰毛會比母親的多,原來不是的!

  林嫂下體的陰手不是很濃密,甚至可以看到陰部的小溪,只可惜她是站著,看不見那兩片飽受候君之苦的多愁陰唇呀!

  鏡子中的林嫂終于赤裸裸的出現,如果能真正的對著她,一定會更興奮!

  拿起乳罩戴上后,林嫂用手把乳房擠進乳杯中,小小的乳杯又怎能裝得下她的大乳呢?

  當林嫂想拿起內褲穿的時候,這一剎那是我最刺激了,我不知道她會選上那一條內褲?

  林嫂的手選上一條最薄又透明的內褲,應該稱是小內褲,因為這條內褲遮陰部的位置,只是一塊很薄的小布,母親也算鬼馬了,竟然會選上這一種款式,那母親平時穿的也是……薄。。!

  「小強!你。。可。。以。。轉。。過。。頭。。回來…了!」

  我馬上轉過頭一看,穿上性感內衣褲的林嫂,雖然身上有了遮掩布,但林嫂卻顯得更加的性感和迷人,這就是人常說的內在美吧!

  原來內在美的解釋是指===身栽!

  我上前狠狠的一抱,嚇得林嫂臉帶驚慌之色,忙把手也環抱著我。

  我在林嫂的耳邊小聲的說:「林嫂!您真美,謝謝您的成全!」

  「小強!你看。。到。。了…是…嗎?」

  「是的!謝謝您!」

  「這你可滿意了,終于見過女人的身體了!」

  「都是感謝林嫂的成全!您很美!」

  「林嫂老了,身裁也走了樣,不美了!」

  「不!您是我見過最美的!」

  哎呀!說錯話了,竟然搬塊石頭砸自已的腳!

  「什麼?小強!你騙我!你說你沒見過女人的身體!」

  想不到林嫂的反應可大,竟然會如此的激動,氣得她身上的大乳也震蕩著!

  此刻我對林嫂的大乳更加的喜愛,恨不得把她乳罩拉下,舔上一舔!

  「林嫂!您別生氣別緊張嘛!您先耞我解釋!」

  「林嫂不是生氣你騙我,只是擔心你生前和女人發生過性關系,丟了童子身,就不能當地獄使者了呀!」

  「林嫂!您放心,我生前真的沒有和女性發生過性關系!還是童子身!」

  「真的嗎?那就好!你在那里見過女人的身體?」

  「林嫂!您先坐在床上耞我慢慢講!」

  「我穿回衣服先!」

  「林嫂!我還沒有看夠呀!您就等耞完再穿吧!」

  林嫂望了望我一眼,最后把穿衣服的念頭打消了!

  我隨手拿了母親給林嫂的禮物,走過去林嫂的床邊。

  (14)

  林嫂穿著半透明內衣褲,在床上等我過去,是多麼的誘惑和刺激呀!

  「小強!你拿了什麼東西過來?」

  「林嫂!這是母親托我轉交給您的禮物!」

  「噢?小強你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嗎?」

  「我剛在您家門口收到的,又沒看過,怎會知道里面是什麼呢?」

  「你母親真有我的心,下次你回去探訪,代我向她說聲謝謝!」

  「知道了!林嫂快拆開看看里面是什麼東西呀?」

  不知道母親會送什麼東西給林嫂呢?原本打算自已先偷看,然后才轉交給林嫂,不過林嫂即然肯穿上內衣褲給我看,猜想她也會當我的面拆開禮物,那我就不需要做小人行為了。

  看見林嫂小心翼翼的撕開包紙,知道她很珍惜這份禮物,總算沒辜負母親一番心意!

  外層的包紙終于撕開了,里面有一個盒子,林嫂便打開了盒子一看!

  「小強!不許看!」

  林嫂很慌張把手遮住我的眼睛不許我看,我當然不會給她遮到視線,原來里面是一條假陽具,難怪母親會千叮萬囑我不可以偷看,原來如此!

  母親即然會送這個玩意給林嫂,相信她和林嫂的關系也非比尋常了!

  「林嫂!您慌張什麼呢?我都看過了!」

  「什麼?小強你看過了?什麼時候看過?」

  「就是我回家探訪母親的時候!」

  「你是說你回家看到你母親手上…這個…嗎?」

  「是呀!」

  「你看到你。。母親。。有用。。這…個。。了。。?」

  「不!我倒沒有看到母親用,只是有一天回到家的時候,見母親睡著了而這個東西就放在床邊,對了,為什麼母親會送這個東西給您呢?」

  「還好!你遲了一步回家沒看見,要不然你母親可羞死了,你別問我你母親為何會送這個東西給我,你先回答你什麼時候看過女人身體了?」

  于是我便將我和母親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了林嫂,我講的時候林嫂除了感到驚奇之外,手上的假陽具仍然愛不釋手的摸著。

  「小強!你就是這樣看過女人的身體,還有嗎?」

  「我還有看到母親。。手淫。。!」

  「小強!你不該看呀!你看到母親用這個了?」

  「不!我只看到母親用手指…!」

  「你這個孩子真是的…。怎能看母親…手淫呢。?。哎…!」

  「林嫂!母親為何會送這個東西給您呢?你們兩人是什麼關系?」

  「好吧!即然你對林嫂坦白,我就告訴你吧,你父親每天都在國外,我的丈夫也是時常不在家,所以我和你母親算是同病相忴,成為了好朋友,有一次我們逛街看到這個東西,所以好奇的買來玩了!」

  「林嫂您和我母親都有買嗎?」

  「是的!我們每人都買了一支!」

  「您和母親感情這樣好,買了一起玩這個東西了?」

  「小強!反正你就快成為地獄使者,想瞞你也瞞不到了,我就告訴你,我們買了后,都很害羞不敢向對方提起這回事,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怎樣了?林嫂?」

  「直到有一天,我和你母親又在那間店碰上了,原來我們都想買多一支玩玩,怎知道兩人會遇上了!」

  「林嫂!有了還要買?之后呢?」

  我耞了感到很緊張,雞巴硬了起來!

  「小強!不同的嘛!有粗和幼長和短呀!」

  「原來還有這個分別,之后呢?」

  「之后我和你母親兩人不害差了,大家都明白對方的心意,可以說交情又加深了,最后我們在商店發現,有一支兩邊都有這個頭的…!」

  林嫂拿起假陽具的龜頭指了一指。

  「什麼?有兩個頭?為何我回家沒見過母親拿出來玩呢?」

  「傻瓜!那是給兩個女人一起玩的!」

  「原來如此!那是說一個人用一個頭了?」

  「嗯。。!」

  「那不就是等于同性戀嗎?」

  「是的!所以你母親會送這份禮物給我!」

  「難怪您死后,母親會如此傷心欲絕了,她還為您吃了三個月齋!」

  「想不到你母親對我這樣好,比起我丈夫真的是…哎。。不提了…!」

  「林嫂!您和我母親相戀,為何又會自殺呢?」

  「只怪林嫂當天吃了安眠藥,被丈夫的情婦用激將法,使我中計自殺的!」

  「原來如此!」
   

(15)

  正當我低下頭的時候,視線剛好投在林嫂那半透明的乳罩上,透明的部份可以看到半粒嫩紅的乳頭,剎那間我整個身體興奮起來。

  林嫂躺臥在床上拿著假陽具,豐滿的乳房僅有半透明通花的乳罩,還有楚楚可忴被藏在乳杯里的嫩紅乳頭,細細的腰下配合粉滑的玉腿,還有滲出幾條陰毛的透明內褲,看了此景不禁讓我下體,撐起了一個小帳篷!

  「嘻…。嗯…。怎麼。。小強。。你。。又。這樣。。了。。!嘻。。!」

  多優美的笑聲和羞人的眼神呀!

  唯有放放棄窺探林嫂的乳頭,馬上回過神望她一眼!

  「都是林嫂您太性感了!」

  「我都老了!怎會性感呢?」

  「林嫂又怎麼會老呢?您的乳頭還是嫩紅色!」

  「也許是我皮膚保養得好吧,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從這里不小心看到的,林嫂!」

  我向林嫂指一指了乳罩透明的部位。

  林嫂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小強!你壞呀!竟然偷窺林嫂的…。乳。。!」

  「林嫂!我沒看過嘛…。!」

  「你不是說看過母親的身體了嗎?」

  「我沒見過您的呀!您真美,可以讓我摸一摸它嗎?」

  「小強!你得進尺,不許摸!」

  「林嫂!您就給我摸一摸,求求您,您看我已經撐到很辛苦了!」

  林嫂向我的帳篷望了一眼,回頭又望了假陽具一眼!

  「只能摸胸團外面,不能摸進里面!」

  「謝謝您!林嫂!」

  我馬上把手伸到林嫂的乳房上面,很細心在乳罩上輕輕的按下去,剛好給我碰到乳頭的位置,即刻精神一振,馬上用手指扭住乳頭,不讓它從我手指里走脫!

  一只手慢慢的扭著乳頭,另一只手也不空閑著,馬上按在林嫂另一邊乳房上,由于林嫂的乳罩很細薄,容易被我摸到露在乳杯外的乳球,每抓一下乳球,我的心都被乳球上的彈力,震了一下心窩。

  我見林嫂的乳頭發硬了,便繼續用手掌把整個乳房搓揉著,林嫂被我這個動作,不禁從心底里發出了一個「啊。。」

  一種很怪異的眼神望著我!

  「林嫂!小強弄痛您了嗎?」

  「沒。。有…!你摸就好了,別。。揉。。搓…林嫂。。不好。。受。。!」

  我假裝一面和林嫂談話,另一面的手指慢慢往下滑,當滑到林嫂的肚臍上,我可猶豫不定了?繼續滑下去林嫂會生氣嗎?昨天的勇氣為何今天消失了?

  林嫂的手還是緊握著假陽具不放,是在暗示我什麼呢?

  「林嫂!我不搓就是了!免得要您難受,對了!這支東西這麼大,真的可以放進去嗎?」

  「小鬼!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你會不知道嗎?我信你才怪!」

  「林嫂!我是有見過這一類的假陽具,要是我沒見過母親放在床上,我真的以為這是裝飾品或戲弄人的玩意,難道真的可以放進去?」

  「小強…嗯。。你把手移上來,我真的不相信你會不知道?」

  我偷偷把手滑到林嫂內褲邊沿,沒趣的給她發現了,我的手只好又移到乳房上面,這回我可不管林嫂了,繼續揉搓她的乳頭。

  「林嫂!我怎會有機會看過女人用這個東西呢?要是我上次早一點回到家就好,現在就不需要問您了!」

  「你回到家看見母親的裸體,你腦子里想什麼?」

  「我…只是。。想摸摸…可是摸不到。。哎。。!」

  「你嘆什麼氣呀?」

  「我只是想沒摸過女人就死了,感到很可惜呀…哎。。!」

  「小強!別這樣不開心…算了!」

  林嫂突然按住我在她乳房上的手!

  「小強!你的手就移下去吧!」

  林嫂閉起雙眼臉很羞說了后,便把我的手推到她的下體部位,停在內褲橡筋帶上!

  我的心可焦急了,林嫂把我的手推到一個進退兩難的部位,我是繼續前進好呢?還是保持原地不動?

  「林嫂…這。。我該。。怎辨…好…。?」

  林嫂偷偷笑了一笑,便移動下體將她的陰戶位置移到我的手…。!

  「林嫂。。這是…。?」

  (16)

  「小強。。你就。。摸…吧…!」

  我的手如奉旨般毫無忌憚,摸在林嫂的內褲上,怎麼內褲上會濕了一片呢?

  「林嫂!你的內褲上為什麼會濕了呀?您很熱嗎?」

  「小強!你真是的!叫我怎麼答您嘛!老是作弄我,你要摸就。。快點。。!」

  我只好盡快的摸了,免得林嫂變心我就沒得摸了。

  雖然只是摸在內褲外面,但內褲的質料確實很薄,摸上去的感覺上和真正摸在陰戶上沒什麼兩樣,而且還有幾條陰毛露了外面。

  林嫂的腳開始張張合合,陰戶的淫水不斷流出,突然我好像摸到有一粒小豆在毛堆里,可是卻被兩邊的陰唇阻礙著,索性用一手小心的把陰唇撥開,由于內褲的布實在少,不小心便把手指摸到內褲里了!

  「啊…小強…你。。怎麼…摸到。。里面…了…!」

  「林嫂內褲太小件了,抵不住我的手指呀!」

  「算。。了。。你快摸。。好了…就將手指。。拿出來。。!」

  反正林嫂都叫我摸了,那我就不客氣索性把內褲給脫了下來!

  「小強…你。。怎麼把。。我內褲脫了…很。。羞呀。。!」

  「林嫂!反正您的內褲都濕了。您穿著也不舒服呀!」

  「好。羞。。呀。。!你別揉那個地方。。我…很。難。。受…。!」

  我終于翻開兩邊的陰唇,看到陰唇上端正有一粒吊鐘似的小豆,于是用手指搓了一會,那知道這樣的搓弄,林嫂身體便抖了一丁,想不到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我繼續尋找所謂的洞,沿著陰道中間的小溝,發現果然有一個洞口,于是很小心把中指往里面一探!

  中指繼續慢慢的挺進去,想不到這個洞里面還很深,兩旁的壁肉緊緊夾著中指,有一種被壓迫感卻很舒服,不但感覺很滑而且很柔軟,似躺在海棉上!

  林嫂發現我的手指挺進了陰道里,馬上想合閉雙腿阻止,可是已經遲了一步,最要命是我的中指在陰道上亂撩,痕癢的感覺布遍了全身,那種滋味好難受,此刻她也不知道該不該要我把手指拿出來?

  「小強。。我給。。你害。慘了…你。。怎能。。把。。手指。插進去。呢。。?」

  「林嫂!我是一時情急,現在我也很難受,不信…您看。。!」

  我把袍翻開了,露出一條挺起的粗大陽具!

  「小強。。你真是。。的…這個時候。。你拿這個出來。。叫。。我。。哎。。呀。。!」

  「林嫂!我真的沒騙您呀!您說我難受嗎?」

  「林嫂。。知道了。。你的手。。指。。下面…。別。。動。啊。。!」

  「林嫂。。您說我的東西大嗎?是否每一男人都是這樣的?」

  「小強!男人的東西都不是一樣大的,你的算是很大,你果然沒騙我,龜頭還是紅紅的!」

  林嫂想到我是處男身,突然想起邪念!

  「小強。。你不是很想知道,能不能把這個東西放進里面嗎?」

  「是呀!林嫂,您想現在把它放進里面?」

  林嫂此刻的慾念高漲,陰道更被我的手指弄到痕癢無比,雖然很害臊但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好吧!我就滿足你的好奇,你就把它放進去。。要輕點。。慢慢。。!」

  「林嫂!我想放我身上的進去里面可以嗎?我很難受!」

(17)

  「小強!這怎能夠呢?那不是變成和你做愛了嗎?」

  林嫂當然不肯,她剛才想起小強是處男身,想替他口交罷了,沒想到小強居然會向她要求做愛!

  「林嫂!沒關嘛!我真的很想試試做愛的滋味!」

  「不行!我不能和你做愛,怎樣講我都是你的前輩,是萬萬不能!」

  林嫂的臉孔露出很堅決不行的神態,不像是假矜持呀!

  「林嫂!您說我該怎麼辨呢?」

  我提起挺硬的陽具在林嫂面前擺了幾下!

  林嫂很不好意思望著我的陽具。

  「小強!今天林嫂就算一次過滿足你吧,我幫你用…口。。弄。。!」

  「什麼?您幫我用口弄?」

  「嗯!」

  林嫂回應了我之后,便把手中的假陽具交了給我,然后用手開始套我的雞巴。

  「小強!你的…果然很大,而且還很。。。!」

  耞見林嫂的贊美,心里更加的興奮,想起她是吊頸死的,那她的舌頭一定很管用了!

  林嫂擺好了一個陣式,便張開了口伸出一條舌頭,在我龜頭上輕輕點了幾下,我的身上即刻抖了起來,原來發抖是那麼過癮的,剛才林嫂發抖也是過了癮?

  難怪她會想要滿足我,肯在我面前玩假陽具!

  「林嫂!真舒服呀!」

  「我知道你很舒服,它還在我的口里拚命的點頭呢,你快把頭轉過去別看,我怕會形響你的食慾!」

  我立刻把頭轉了過去。

  突然,我感到我的罩丸和龜頭,被一條很柔軟的舌頭舔著,而且還是很長的舌頭,果然是林嫂發功了,我的陽具被舌頭卷住,是包得很緊很舒服,而舌尖跑到后面,在屁眼上鑽著,那種鑽法實在美妙,罩丸在舌苔上磨擦著,又癢又刺激,讓我有一種想哭出來的感覺!

  雖然我沒有做過愛,不知道做愛的感受是怎樣?

  但我相信這樣比做愛一定會舒服得多了,起碼這種是三種享受嘛!

  林嫂的舌頭卷住我的陽具套動著,比起用手可好得多了,整條陽具可以在舌面上磨察著,罩丸和屁眼同一個時間,更被舌頭挑逗,最要命是林嫂那條奪命的舌尖,感覺上好像鑽進屁眼里了,三處同時的快感使我全身即將崩潰!

  「林嫂!很舒服呀!我沒試過用舌頭套動陽具。。啊…很。。刺激呀!」

  罩丸突然被電觸到一樣,酸軟!

  電流即刻傳到全身,一條小小的輸精管,又怎能受到如此大的衝系呢?

  果然林嫂這個時候,把我體內的濃精給引了出來,林嫂見_鋮R上收回長舌,立即用嘴巴含著整條陽具,不停的吸吮!

  結果我身體剩下的力氣都被林嫂,一吸而空!

  我遞了紙巾給林嫂,想不到她已經把我的精子,全吃部了下肚!

  「林嫂!您怎麼吃了我的精子?」

  「沒關系!吃你的又有什麼關系呢!」

  我不知道是感激還是好笑?感覺上林嫂很笨,精子都吃下肚!

  林嫂很倦的張開大腿躺回床上,這種動作是想我開始了嗎?

  拿起了假陽具到林嫂的陰戶上,在陰蒂上弄了一回,便沿著小溪慢慢尋找洞口,也許找不到的關系,逼得緊張的林嫂,要用手。。。。。。。。帶引我!

  「慢慢。。別急。。我下面。。很久。。沒用。。過…。要…輕點。。嗯。!」

  我把假陽具沿著洞口慢慢的挺進去,我親眼看著粗大的龜頭,果然被林嫂的陰洞慢慢的吞了!

  「啊…很。。好…。快。。解掉。。我的。。脫圍。。不用了。。我。自已。解。!」

  林嫂雙腿緊張的擺動著,脫了胸圍的林嫂,現在是赤裸裸了,真美呀!

  「小。。強。。再。。弄進。。一點。。嗯。。進…。。點…嗯。。呀。。好。。再進。!」

  原來整條陽具真的藏在里面了!

  「林嫂!真的可以把整條放進里面,您感覺怎樣?痛嗎?」

  「我不痛,你快動動它。。抽出再…插進。。去。。嗯。。對了。。就這樣…好。!」

  林嫂雙手不停的揉搓自已的乳房,叫聲更是越來越大!

  「小強,快點。。插進。。去。。嗯…快。。好呀…啊…我會很。。快丟。的。」

  「林嫂!您想丟什麼呢?我幫您丟您繼續躺著吧!」

  「不。。你真笨。。啊。。我。。快。插。進一點…幫。。我。親親。。這里。。!」

  林嫂的手一指,原來是叫我親她下體的陰蒂,我又怎能拒絕呢?

  我的頭還沒來得急低下,已經給林嫂的手按了下去。

  我馬上張開嘴巴親在陰蒂上,感覺上有點怪怪的,于是把舌頭舔在陰蒂上,而我的手依然抽動著假陽具,在林嫂的陰道里加速抽插!

  「啊。。小。。強。。你。。的舌。。頭。不。錯呀。。啊。。我就來。。了…」

  我看到林嫂很緊張,想必和我了一樣要射出來了吧,女人也會射精嗎?

  情急之下只好用嘴吧拚命的吸吮!

  林嫂被我一吸,身體起了很大變化,四肢胡亂的掙扎,床單更是被她捉著不放,想不到斯文的林嫂也會如此!

  「啊。。小。強。。我。。快。來。。了。啊。來。。了…抱我。。啊…。快。。嗯。」

  林嫂的雙腿把假陽具,緊緊夾在陰道里,不停的喘著氣,接著身體顫抖了幾下,然后很快把陽具抽了出來,再緊閉雙腿轉過身體,背朝天面朝下,不停的在抽蓄,也許這就是快感吧!

  (18)

  我和林嫂兩人經過小休之后,四目相投下彼此都掩飾不了內心的羞容,林嫂像小鳥一樣縮在一旁,不敢正視我。

  我上前擁抱林嫂,很細心整理她頭上亂了的頭發。

  「林嫂!為何您不說話呢?難道您生我的氣嗎?」

  「不是的!我只是害臊,畢竟我是你的長輩,剛才。。我…哎。。羞死了。!」

  「林嫂!您羞什麼呢?正常反應呀!我見到您開心,我也開心呀!」

  「嗯。。不說了…你也不可以告訴你母親呀!」

  「我當然不會告訴母親,您可以放心,剛才您為什麼不肯讓我和您做愛呢?」

  「不行的!我是你的長輩,也是看著你長大的,雖然我在這里很孤獨,但我不能這樣做,現在我們已經很放蕩了,絕對不可以再進一步!」

  「那我就沒機會和女性做愛了,當然我也會尊重林嫂您的決定!」

  「對了!小強!您變成使者便可以摸到你母親了,你會摸她嗎?」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林嫂,女人總是很小氣,真是難題呀!

  「小強!您可以直說,你有想過和母親做愛嗎?」

  「我…不知道怎樣向您說才好?我處在發育時期,當然對性慾會有所好奇,也許我真的有想過,卻不知道母親會不會答應?」

  「你見到你母親裸體的時候,有衝動想上前和她做愛嗎?」

  「有…的。。林嫂。。我是否不孝呢?」

  「我不知道怎樣講?這是你兩人之間的事!」

  「林嫂!您會反對我和母親做愛嗎?」

  「我真的很難回答你,但只要你們兩人可以接受,我也會支持!」

  「林嫂!母親很想我能摸到她,她應該會和我做愛,也許她是抱著,滿足我的心願,讓我得到安息,所以才會接受!」

  「我想也是吧!你母親真偉大,你就放心去做吧,林嫂會支持你!」

  「謝謝您!」

  「我告訴你吧!你和母親做愛的時候,你可別粗魯呀!因為你母親的陰唇很薄,很容易破皮受傷,她的陰道口很小,里面很窄又淺,而你的東要又那麼大且又長,我怕她會吃不消,你可要溫柔對著她呀!」

  「林嫂!那你又不肯教我做愛,我怎樣會溫柔呢?」

  「我當然不可以這樣做,我已經說過我是你的前輩呀!」

  我知道林嫂很固執,相信很難可以說服她和我做愛了。

  「小強!你別摸呀!剛才你還沒摸夠呀!」

  「摸林嫂的身體,小強那會有摸夠的一天呢?」

  「你真是人小鬼大呀!」

  「對呀!我是未來的地獄使者呀!」

  「都叫你別摸了,你的手還伸到下面去,快把手拿出來!」

  我只好把手縮回來了。

  「林嫂!為何您會和我這般親熱呢?」

  「小強!林嫂也許在這里孤獨吧,而且我生前被丈夫冷弱,所以很怕到地獄會再過陽間一般的生活,所以和你相見,心總是起了一些…慾念,所以才會情不自禁的發生到這個地步,而且我很疼愛你,上次見你被張判官打傷,想讓你心里舒服一些,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母親送給您的禮物,那不是很適當嗎?」

  林嫂的臉又羞了。

  「這。。這。。也許。。是吧!」

  「林嫂您來到這里的時候,怎樣解決您的慾念呢?」

  「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嘛?多羞呀!」

  「我只是想對陰間多一點了解!」

  「我都是。。用。。手。。有時。。會。?」!」

  「會怎樣呢?快說嘛!」

  「會用我的。。長。。舌。。去弄…。自已。。的下…。體。。不說了,羞死了」

  原來吊頸死會有這個好處,下次我也叫母親吊頸了,不過自已舔自已的下體,不會覺得臭嗎?

  突然!有一陣很強的聲音傳到我的耳中!

  「什麼事呀!小強!」

  「沒什麼!只是地府傳召我到第一層去!」

  「小強!可能你已經被任命了!」

  「是嗎?」

  「是的!第一層傳你就有這個可能呀!」

  「林嫂!我有點怕……以后不能回來見您!」

  「不會的!除非十八層,否則不會不能回來的,現在你是被傳又不是被捉,你怕什麼呢?」

  「對啊!我是被傳又不是被捉怕什麼呢!」

  「小強!你快去快回吧,第一時間把好消息送過來給我!」

  「好的!不過張判官也在第一層呀!」

  「別怕!這次是天命,他不會為難你,現在當職的閻王好像是乾隆皇,他挺不錯的,不會為難我們的,放心去吧!」

  「那我去了,您不送我了呀?」

  「小強!你先去吧。。林。嫂。。想。。玩…。多。。一。。次。。!」

  看見林嫂又拿起了假陽具在手上,真的不想走開,但不走不行呀!

  「林嫂!您玩得開心點!我走了!」

  「嗯。。!」

  林嫂沒什麼心情回答我,因為她的手和假陽具已經伸到下面了!

  我只好默默離開林嫂的家,飄到該去的地方了!

  (19)

  張召重睡在夢鄉中被閻王傳叫,馬上驚醒!

  「什麼事嘛?吵著傳我上殿?」

  張召重自言自語的埋怨,很不滿意被傳叫!

  「去去去!滾到一邊去!」

  床上兩名裸女被嚇得縮成一團,其中有一位就是被捉回來的少女,只見她們兩人全身布滿鞭打的痕跡,還有被火灼傷油焟的傷痕,真是可憐!

  張召重下床清洗后,走到大廳享用補品,大喝一聲:「白無常楊修何在?」

  張召重面前出現一個身穿白衣使者,原來就是白無常==楊修!

  「張判官!小的在!不知道您傳召小人有何事?」

  「你就少在我面前扮斯文,我問你老閻找我何事?」

  「回判官的話,是為了天庭剛頒下的使者名單!」

  「原來如此!對了!上次叫你查那個小王八蛋的事怎樣了?」

  「回判官的話!那個小子是這樣……!」

  白無常便把我的事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如實的向張召重稟報。

  「什麼?他被天庭任命當白無常使者?」

  「是的!判官!」

  「你查到他將到第幾層當職嗎?」

  「小的給您查到了,他會到您管的區份當職,是第一層呀!大人!」

  「哈哈!到我區里當職,算他交黴運了,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

  「判官!這恐怕會有點不好吧,我怕閻王他…!」

  「你少給我擔心!乾隆王又怎樣?他還不是要耞我的,誰叫他好色!」

  「是!是的!判官位高權重,小人佩服,佩服!」

  「嗯。。不過。。我還是要想想,該怎樣泡制這個小王八蛋,走到大殿!」

  一路上兩人都滿懷心事,張召重想法子折磨我,楊修卻擔心會出事,所謂伴君如伴虎,經過一盒酥的故事,有如一朝被蛇咬,不敢再胡亂猜測了!

  我很快來到地獄第一層入口處,剛好張召重和楊修也到了。

  我馬上躲開免得又被他打了。

  鬼差見他們二人想走進里面,立刻上前用手上的馬叉攔截。

  「判官大人對不起!閻王在里面!」

  「他媽的!滾開!」

  張召重大喝一聲,嚇得鬼差手上的馬叉都掉在地上。

  楊修見狀,連忙上前使出拍馬屁的本色,出一招借力打力!

  「你們死過一次還不怕,他就是火手判官張大人!還不上前跪地求饒!」

  「小的知罪!求您大人有大量。。別…」

  「滾到一邊去!」

  兩人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了,我卻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

  張召重和楊修進去見到閱王乾隆。

  「參見閻王,不知傳我有何吩咐?」

  「判官!無需多理,這是天庭剛頒下使者的名單,您代我安排他們到化身池,然后帶他們進來受職!」

  張召重接過名單一看,駱小強果然榜上有名,受職白無常!

  「閻王!地府現在的陰魂太多了,出現人手不足,反正美戰和墮機事件,已經停止了,我想把駱小強改成黑無常!」

  「判官!這不好吧,天庭旨意不可違呀!」

  「閻王!您有特權呀!地府真的不夠人手!」

  「這…這。。好吧…,反正我有特權!」

  閻王點了頭之后,伸出右手的食指向頒令上一指,一道強勁的金光直射在頒令上,駱小強的白無常,變成黑無常了!

  「判官!我已經更改了,你傳一個郵件告知天庭,?愀嬖V駱小強更改這一回事,免得日后有所誤會,你快去辨吧,我要陪香香公主拜阿拉真神了!」

  「是的!我這就馬上去辨!」

  「對了!判官上次我要的藥丸,你弄好了嗎?」

  「閻王!已經弄好了,不過上次制造偉哥的處方,被老外偷走了,至今還下落不明,李時珍和神農藥王,去給華陀醫病還沒回來,現在只是?#123;記憶制藥,不知道有效嗎?」

  「判官!聽說陽間出了偉哥,和這件事有關系嗎?」

  「閻王!我相信陽間就是用我們的藥方!」

  「我還是等李時珍和神農藥王回來,不過我要罰偷藥方的賊,一切和賊有關的親屬與后人,吃上此藥心藏就會出問題!哼!誰叫他們下了壞心腸,偷我的藥方,怪只能怪他們自造孽!」

  「是的!我這就去辨!」

  「嗯!你們去吧!」

  (20)

  張召重走到門口問始點名,榜上的人不多只有三位。

  「駱小強!」

  「到!」

  張召重用陰險的臉色,望了我一眼后,接著嘴上露出陰笑。

  這個動作讓我心驚且心寒。

  「你們三位受天庭任命,不久將出任地獄使者,現在我會帶你們到化身池,讓你們恢復金身,然后見閱王正式受命,現在我公布你們三個隸屬之所。」

  「李光明第三層主簿使!」

  「陳天霖第二層黑無常使者!」

  「駱小強第一層原本是白無常,因為地府欠缺黑無常,所以改為黑無常使者,你明白…了嗎?」

  我耞了后整個心都掉了下來,只是沒暈倒在地上,沒想到我會落在張召重的手上,原本的白無常被他們轉成黑無常,那我不是沒機會回去陽間看母親了嗎?

  那我的心願不是粉碎了?要真正和母親永別了?林嫂…我該怎麼辨呀?

  「判官!我抗議你們更改我的職位!」

  「抗議無效!天庭已經恩準,快謝恩!」

  什麼回事啊?抗議不得直還要謝恩?

  我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會怎麼過?我恨自已是個處男身,要不然我便不用當什麼使者了,還可以好好和林嫂一起,不用受姓張的王八蛋的氣。

  母親我們不能再相見了,您要多保重,父親您也一樣,我會想念您們!

  來到化身池,四處金光閃閃,他們都精神一振,只有我滿懷心事在懮愁著!

  張召重口中念了一些咒語,接著念了頒令的文字,隨手將旨令拋向天完,突然天上射下七道色彩,把池照得更加亮麗,太美了!

  我被這七道彩迷住了,這一刻內心的煩惱全部消失了。

  步進化身池感覺很舒服很涼快,原本很輕浮的身軀,現在好像貯藏無窮的精力,下盤根基漸漸劄穩,可以在池底漫步,突然,身體的精力好像越谷越漲,像一個氣球似已經漲得不爆不快了,我很自然發出「啊!」的一聲!

  我即刻隨著叫聲而飛出空中,不知道經過多少重天?好像三十三重天吧?

  便從空中降下,很奇怪降下的速度很慢,原來我的腳底下多了一團云霧!

  我可以騰云駕霧?不會吧!那不是小說才會有的嗎?現在居然發生在我身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最怪異是我身上服裝也變了,還多了一頂帽子,上面寫著「一見發財」,手中多了一把扉,最要命是我背部上多了一條鐵鏈!

  我們三人淩空降臨,四處都喧嘩大叫的!

  當我降到地上的時候,看見張召重中門大開,毫無防筥之意,我原本打算趁我精力充沛降臨的一刻,便一拳打下去張召重身上,現在我見他毫無驚嚇之意,反而被他身上的霸氣,嚇到自已打起退堂鼓了。

  萬一打不死他,那我不是很慘而身臨絕境嗎?

  「走!你們跟我到大殿拜見閻王!」

  來到森羅大殿,閻王已經在等候我們。

  「參見閻王!他們三個已經渡過化身池,一切正常無誤,您可以正式受命他們任職了。」

  「好的!李光明,陳天霖,駱小強,你們三位已經化身成為地獄使者了,你們可以到隸屬的區份,向你們的判官報到,首三天你們要留在區內的房間,熟悉環境和規則,三天后的第一天,便可以依錦還鄉回陽間,探親之后回來就要絕六親,明白嗎?」

  「什麼?我還有機會回去見母親一次面?那不是可以和母親…。!」

  我太興奮了!

  「我賜你們令牌和地獄手冊一本,你們要在三天斗內熟讀它,知道嗎?」

  「知道了!我們會遵守地獄規則!」

  「你們下去吧!」

  他們兩位跟鬼差走了,只有我傻傻的在一旁候著,我發覺原來閻王和張召重很要好,言談之意閻王很順判官的決定,我想這次我完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