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屬真淫蕩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儘管我們三個人有約不洩漏事情的真相,但我還是忍不住寫出來供色友們欣賞。

  所以在這裡我就不用真實姓名、地址、單位了,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和支持!

  故事發生在05年初春,一天我和屬下小王從省城開會返回的路上,一向開朗的小王卻沈默不語,滿臉陰雲。

  於是我問小王:「馬上就要回家和你愛人相聚為什麼不高興?」

  小王若有所思的回答:「哦,是應該高興,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我有點茫然的問:「怎麼了?出來這麼多天了,現在回家連我都很興奮,你們結婚還不到一年就親熱夠了!」

  小王說:「處長你是不知道,我現在很鬧心。」

  我忙說:「有什麼鬧心的,有什麼困難告訴我!看我能不能幫助你解決。」

  小王忙說:「真的,你能幫我?那太好了,我正想求您幫忙,怕您不同意一直沒好意思說。」

  我說:「什麼事呀?這樣神秘兮兮的,我說幫你就一定會幫你,說吧。」

  小王羞愧著說:「是這樣,我們結婚快一年了,她始終沒懷孕,然後我們就去醫院檢查才知道,我的精子成活率為零。她就鬧著要離婚,因為她特別喜歡孩子, 不能沒有孩子。我不同意離婚,她就說『不離也可以,但在我這次開會回來必須想辦法讓她懷孕』所以我越是到家了越是高興不起來。」

  我說:「是這樣呀,那我可幫不了你,你可以去做試管呀。」

  小王說:「她不同意做試管,讓人知道了沒有面子,更怕精子提供者不健康。」

  我說:「這都不行那是真沒有辦法了。」

  小王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借種了,她也是這個意思,這樣彼此都瞭解。她說了『為了公平也證明自己不是壞女人,借種的人選由我決定,但她也要審核』所以我選擇了您。」

  我說:「太荒唐了,你為什麼要選擇我,不合適。」

  小王急了:「你自己剛才答應幫助我的,我之所以選擇您所因為您作風正派,完事後您不會繼續和她來往,還有我們倆體型、相貌有點相像,而且您健康、聰明、勤奮,我不希望將來的孩子是社會的廢人,所以您一定要幫我,求您了!」

  我忙說:「別激動,我答應幫你就沒有問題,既然你選擇了我,我可以幫你提供精液然後你們去做試管。」

  小王忙說:「她不會同意做試管的,就請您幫我好嗎?我真的很愛她,不想和她分手,只要您能讓她懷孕就是我的恩人了。」

  看著小王哭喪的樣子我已經找不到繼續拒絕的理由了。

  於是我說:「好吧,我試試吧!」

  小王高興的說:「謝謝您了。」

  回到家的第二天小王給我打電話:「處長嗎?今天中午請您來我家吃飯好嗎?」

  我說:「這樣急呀?」

  小王說:「我是這樣想的,一會您來和她見面,沒有問題的話我準備回老家看看父母,這邊就拜託您了,我也很長時間沒有回家了,順便和您請個假,她正好是排卵期。」

  我說:「既然你都想好了,我就去試試吧,一會見。」放下電話,我收拾了一下就出門了。

  到超市買了些補品就去了小王家。

  進了門小王已經把酒菜都擺放好了忙叫他妻子:「艷媛快出來,我們處長來了」

  他妻子從廚房出來說:「處長您好」

  我一看真的是美女呀,難怪小王不捨得和她離婚。

  167cm的身材,被圍裙帶勒得凸起的胸部顯示出乳房的堅挺和豐滿,秀美的披肩長髮襯托著瓜子臉上高聳的鼻樑,薄薄的嘴唇、雪白的牙齒牽動著臉蛋上若隱若現的小酒窩,真是太美了。

  我語無倫次的說:「哦,你好,不要忙了,添麻煩了。」

  她似乎也在觀察著我,忙說:「處長光臨實在榮幸,您先坐,馬上就好。」

  我坐在沙發上,小王追隨他妻子進了廚房,過了一會,小王出來對我說:「她對您很滿意,您怎麼樣?如果行一會吃完飯我就回鄉下看父母,一週後我回來,就看您的了。」

  我說:「你妻子真漂亮呀,如果她同意我沒有問題,你就放心吧。」

  這時他妻子艷媛出來了說:「你們說什麼那,菜都涼了,還不吃飯?」於是我們三人來到餐桌坐下。

  小王說:「我們就喝點飲料代替酒吧。」

  艷媛卻說:「喝點葡萄酒沒有關係。」

  我說:「少喝點可以。」

  小王說:「那你們慢慢喝吧,我吃過飯就走,晚了就沒有車了。」

  我說:「沒有關係,一會你開處裡的車回去吧,這樣方便。」

  小王說:「不了,我要一週後才回來,耽誤處裡用車。」小王邊說邊快速的吃著飯。

  艷媛打開了一瓶葡萄酒給我添滿一杯然後自己倒上說:「我敬處長一杯。」

  我端起酒杯看了小王一眼說:「不客氣,謝謝!」

  這時候小王已經吃完了站起來說:「我要趕車就先走了,處長我把艷媛交給您,您要好好的待她,就看你們的了。」

  我說:「放心吧,我會的,待我向老人問好」

  艷媛說:「注意安全,到家來個電話。」

  小王說:「好的,再見」拿起提包出門走了。

  小王走後,艷媛為了打破尷尬坐在了我的身邊說:「處長我們幹。」

  我說:「干」我們喝了一杯。

  艷媛站起來說:「您先坐,我去沖個澡。」

  我說:「好,你忙吧。」我站起來打開電視漫無目標的搜索著畫面。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艷媛出來了,她穿了件幾乎透明的情趣睡衣,裡面白色的乳罩和白色的丁字內褲都呈現在我的視野。

  內褲沒有包裹住的陰毛隱約可見,由於蒸汽的沐浴和心理的嬌羞使她的小臉紅暈起來。

  她坐在我的身邊說:「您喜歡看A片嗎?」

  我說:「談不上喜歡,看看也無妨」

  她拿出一張光碟放進DVD裡倒了一下,屏幕上立即出現一對男女在相互愛撫、調情。

  我們默默的看著似乎都在尋找著話題,還是艷媛先開口說:「您對國外的生活怎麼看?特別是性生活!」

  我說:「不反對也不讚同,因為太糜亂。你怎麼看?」

  艷媛說:「我很嚮往,因為他(她)們把性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在彼此不影響家庭和睦的情況下盡情去享受肉體的快樂。」

  我說:「你們年輕人很前衛呀,這是我不敢想的。」

  她忙說:「什麼叫你們年輕人呀?你才比我大幾歲呀?」

  我說:「大幾歲?最起碼大一個時代,我都41歲了」

  她說:「才大15歲,擺什麼老資格。」

  我說:「我答應小王就是想你不會看上我,你不同意我就可以不傷害小王的退出了,可你卻同意了。」

  艷媛說:「難道你不喜歡我?」

  我說:「不是,我是感覺你和我有代溝,這樣對你不公平,你應該找個年輕的帥哥。」

  艷媛卻說:「我就是喜歡你的成熟,你就很帥呀,你自己沒感覺到嗎?每個人審美的觀念都不一樣… …」她興奮的白話著。

  就在這時候屏幕上的女優「唔唔」的叫了起來。

  再一看男優的陰莖已經插入女優的陰道里,我們倆不由得對望了一眼又都低下了頭。

  我打破沈寂的說:「這女的真能裝,就那個男優的小陰莖吧,怎麼可能給她那麼大的快感。」

  艷媛忙說:「這還小呀,和我們家小王的差不多,你說他的小,讓我看看你的多大!」

  我也被畫面刺激出激情了說:「你想看就自己看吧,比他大多了。」

  艷媛忙掏出我的陰莖說:「真這樣大呀,如果放在我裡面一定很爽,太棒了。」

  我也不失時機的把她摟在懷裡用手撫摸她的乳房,她被我刺激得「哼」的叫了一聲說:「這麼長時間了才抱人家。」

  忙用左手樓住我的脖子熱情的和我親吻著。

  我們相互愛撫一會艷媛說:「您喜歡在沙發上嗎?如果不喜歡就抱我回臥室吧。」

  我說:「我們還是回臥室吧。」

  於是我抱起她進了臥室,然後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

  艷媛深情的說:「好好待我,讓我幸福的懷上您的孩子好嗎?」

  我說:「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待你,讓你充分享受快樂。」說完我就趴在她身上親吻起來。

  她配合默契的把舌頭送進我的嘴裡,我興奮的吸取著,她的啐液不時的被我嚥了下去。

  我把嘴移動到她脖子和耳垂上親吻著,她愉快的呻吟著:「唔… …唔… …爽… …」

  艷媛淫笑著說:「讓我親親你的寶貝吧」我說:「算了,沒洗,太髒。」

  她固執的說:「沒有關係,我不嫌棄」她快速的把我的衣服脫光然後握住我的大陰莖用舌尖一下一下刺激著龜頭。

  刺激一會她猛地把陰莖含在嘴裡套弄起來,我也被刺激的叫了起來。

  我把艷媛的睡衣脫下扔在地上,然後解開她的乳罩退下她的內褲,她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我趴在她身上兩手撫摸、揉捏著她豐滿的乳房和乳頭,不時的用牙輕咬她的乳頭,她被刺激得不停的搖晃著嬌美的身體。

  我的右手順著她滑嫩的下腹撫摸到她的陰阜手指翻弄著她黑亮濃密的恥毛,她的手也不停的套弄著我腫脹的陰莖。

  她調皮的說:「這麼大都插進去,我的小穴能受得了嗎」

  我說:「那先讓我看看你的騷穴夠不夠大。」

  我順勢用兩隻手把她的陰唇扒開,用舌尖刺激她的陰蒂,她被刺激的淫蕩起來,嘴裡不住的呻吟「唔… …唔… …唔… …別這樣… …玩… …人家… …的… …小穴… …我… …受… …不… …了… …了… …快… …進來… …吧… …」

  我看著她呼吸開始急促知道她已經渴望了就說:「什麼進來呀?說明白點!」

  她嬌淫的說:「你真壞,就是把你的陰莖插進我的陰道里,人家想要了。」

  我說:「好了,這就插你。」

  我把她兩腿放在我的肩膀上,用手握住粗大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口磨擦幾下後猛的插進她的陰道。

  艷媛被我插得「啊… …」地叫了一聲說:「想插死我呀?這樣狠!」

  我關心的說:「怎麼了?弄疼你了嗎?對不起!」

  她柔聲說道:「沒有,是太爽了,我從來還沒這樣爽過,以前和他做他只能插到一半一會就射了,今天你一下就插到底,真是太幸福了。」

  艷媛的話刺激了我,我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每一次都把陰莖抽到陰道口在狠狠的插進去,她在我淩厲的進攻下淫蕩的呻吟著:「唔… …唔… …太… …美了… …原來做… …女人… …這… …樣… …快樂… …這樣… …幸… …福… …」

  她的陰道真的很緊,還是沒生育過的女人爽呀。

  也不知道是開會時間長沒和老婆做愛或是艷媛的陰道太緊的原因,才抽插一百多下就有了射精的感覺。

  我拔出陰莖控制著情緒,因為我不想這樣就把精液射出去。

  艷媛以為我累了,心疼的說:「歇一會吧,看你累的,你這樣猛我都受不了要瀉了。」

  我忙說:「沒事,我不累,就是時間長沒做精子積累太多,有射精的感覺,所以停下來調整一下。」

  她說:「你躺下休息一會,我來做。」

  我按她的意思躺了下來,她騎在我的身上用手扶著我粗大的陰莖對準她鮮紅嬌嫩的陰道口試探著坐了下去。

  我感覺到我的龜頭已經和她的宮頸親密的接觸到一起了,她開始前後左右的擺動身體使我粗大的陰莖碰撞著她陰道內的每一個角落。

  她兩眼微閉愉快的呻吟著:「唔… …唔… …唔… …我的… …裡面… …滿… …滿… …好… …充實… …呀… …太… …爽… …了… …」

  我看著我們倆的恥毛交織糾纏在一起更是興奮,陰莖在她的體內又粗壯了幾分。

  艷媛在我身上起伏了一會用雙手摟住我的脖子親吻著我,她的玉乳壓在我的胸前很是刺激,我知道她累了忙抱住她的細腰用力向上猛頂。

  我們邊接吻我邊向上頂,每頂一下艷媛就呻吟一聲:「唔… …唔… …你… …好壞… …呀… …真… …爽… …」

  她的陰液伴隨著我的發力順著我的陰莖流了出來,我們倆的陰部和恥毛都沾滿了愛液。

  我輕聲道問她:「好受嗎?」

  艷媛滿足的回答我:「太爽了,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我說:「我才不相信你沒和第三個男人性交過。」

  她很認真的說:「真的沒有,要是有也輪不到你呀。」

  我說:「你和我會後悔嗎?」

  她說:「為什麼要後悔?不過我還真有點後悔。」

  我忙說:「後悔什麼?」

  她說:「後悔認識你這樣晚唄。」

  我又說:「你喜歡我這樣插你嗎?」

  她說:「喜歡,真希望你能這樣插我一輩子。」我們邊調著情下體也盡情的交融著。

  過了一會我對艷媛說:「你也累了,來你跪下去我從你後面插,這樣你我都不累。」

  艷媛馬上跪下並把屁股撅得很高說:「我最喜歡這樣被插了,這樣又深又爽,你還真會玩呀。」

  我說:「20多年的經驗了,玩你還綽綽有餘。」

  我跪在他後面用手扶著陰莖對準她的陰道口,用龜頭分開她粉紅的大陰唇上下磨擦幾下奮力將粗長的陰莖全部插進她的蜜洞。

  艷媛被我插得「嗷」的叫了聲整個人趴在了床上。

  她氣憤的說:「想插死亡嗎?你怎麼這樣壞呀?感覺你把陰莖插進了我的子宮裡了,把子宮插壞了我怎麼懷你的孩子。」

  我忙說:「對不起了寶貝,我是太興奮了,下不為例好嗎?」

  我用力把她抱起來開始運動起來,看著自己的陰莖在美麗女人的淫穴裡進進出出我更加激動,我把每一次的進入抽出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艷媛在我非常投入抽插中性福的呻吟著:「唔… …唔… …好… …老公… …親… …哥哥… …我是… …你的… …小… …老婆… …騷… …妹妹… …我要你… …狠狠… …的… …插我… …的… …騷… …穴… …然後… …在… …我的… …騷逼… …裡… …射精… …把… …我的… …子宮… …射滿… …唔… …唔… …我… …象… …母豬… …一樣… …給… …你… …生… …一窩… …豬仔… …啊… …啊… …用力… …啊… …插死… …我… …吧… …唔… …」

  我似乎被她的淫語刺激到了極限,我勇猛的抽插她五百多下她開始高潮了。

  伴隨著她渾身的顫抖,她陰道里噴發出陣陣熱流,我的陰莖被燙得再也不能自制了,我又飛快的抽插是多下後開始射精了。

  足足射了近一分鐘才結束,艷媛說:「不要動,就這樣,讓它們全流進子宮裡。」

  我說:「好,聽你的。」我們保持這個姿勢十多分鐘後,我才把變軟的陰莖抽出來,我無力的躺在她的身邊睡著了。

  大約下午四點多我才醒來,隱隱聽到艷媛在說話:「他很累還在睡呢,你到家了?爸媽都好吧?做了,我們做了四十多分鐘,他射了很多精液。我想應該能懷孕 了,他太猛了,我都要被他弄死了,真幸福。他對我很溫柔的,謝謝你給我找了個體貼的人,我知道,這幾天我纏著他,每天都和他做兩次,爭取在你回來的時候讓 他給我種上,好了,不和你說了,你保重!」我明白了,一定是小王來的電話。

  艷媛進來後發現我已經醒了就說:「你睡得真香呀,餓不餓?」

  我說:「不餓。」

  她說:「不餓我們倆就洗洗然後吃飯怎麼樣?」

  我說:「聽你的,你是主人。」

  她說:「你是主人,我是供你發洩性慾兼生兒育女的工具。」

  來到衛生間她彎腰調整水的溫度,我在她身後忙不失時機的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

  她回頭柔聲說道:「這樣淘氣,還沒玩夠呀?」

  我說:「一輩子也玩不夠。」

  她說:「將來我懷孕後你還會像現在這樣玩我、愛我嗎?」

  我忙說:「只要你不討厭我,我願意玩你一輩子。」

  她說:「快別貧了,我們一起洗吧。」

  我說:「好」我們倆一起進了浴盆對面坐下。

  艷媛挑逗著用手點了一下我已經軟綿綿的陰莖說:「剛才的牛勁哪去了?把我弄得高潮疊起,現在怎麼不牛了?」

  我也指著她的陰部調笑說:「小樣還不服氣,你把他惹急了現在就干你,讓你真正知道他的厲害。」

  她淫蕩地說:「好呀,剛才還沒過癮,有能耐讓他現在就起來幹我呀,都幾點了還睡覺!」

  我被她挑逗得有點躍躍欲試了,我對艷媛說:「想讓他插你嗎?」

  她點頭說:「特別想。」

  我說:「很簡單,你親親他,他就會起來幹活。」

  艷媛說:「真的?」忙用嘴含住陰莖套弄起來。

  我的陰莖在她溫柔的套弄和吸取下挺立起來,我說:「怎麼樣?厲害吧!站起來轉過身去。」

  艷媛應聲站起來並轉過身雙手扶著牆壁,我站在她身後雙手握按住她的細腰把眼睛粗大的陰莖全部插進她的蜜穴。

  艷媛被我突然進攻激得渾身一抖「哦」的叫了一聲。

  我卻採用三淺一深的戰術狠狠的狂插,每次進入都讓龜頭頂在她的宮頸上。

  她被我插得左右搖晃著媲部,淫水潺潺流了出來並不停的呻吟著:「壞… …老公… …啊… …你… …太厲害… …了… …這樣… …快… …就… …回覆… …過來… …今天真… …是… …太過癮… …了… …用力幹… …我… …的… …騷逼吧… …從現在… …起… …我的… …騷… …逼… …就是你… …的… …你什麼… …時候… …想插… …我就… …洗乾淨… …等著… …你來… …插… …我… …不想… …活了… …你就插… …死我… …吧… …」我便漫不經心的抽插著邊調情地說:「他不厲害嗎?他比我年輕,應該更厲害呀」艷媛說:「快別… …說他了,連… …個孩子都… …弄不出來… …上來… …一會… …就… …買單了… …他… 那… …小玩意… …像… …小繭蛹… …似的… …插裡… …幾分鐘… …就射精了… …而且… …射精… …一點… …力量… …都沒有… …哪像你… …」我看著陰莖在她陰道里進進出出、聽著她對我興奮的表揚我更加用力的狂操著她,伴隨著插入和抽出我們倆的肉體發出「啪嘰、啪嘰」的響聲。

  玩了十多分鐘,我忽然想著為什麼不干她屁眼。

  於是我說:「艷媛,我想玩一會你的屁眼可以嗎?」

  她馬上說:「這樣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玩那,我沒讓人玩過哪,你的陰莖這樣粗大,我會很疼的。」

  我說:「我輕點,你不會疼的,玩屁眼也很激情的。」

  她無奈的說:「你想玩就玩吧,但不準把精子射在裡面,射精的時候必須射在我的陰道里,這樣我才能懷孕。」

  我說:「你這樣盼望懷孕?你懷孕了,我就不能在和你玩了,因為我和小王有約定。」

  艷媛馬上說:「約定有什麼用?只要你喜歡我,我的陰道永遠都是你的,我愛他,但更愛你,你畢竟是孩子的生身父親,這你還不明白嗎。」我被她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我說:「這樣吧,我們今天不玩屁眼了,等我們的孩子出生以後,我們想怎麼玩就這麼玩好嗎?」

  艷媛幸福的說:「這就對了,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今後你想怎麼玩都可以,你是不是快射了?如果要射我們就回臥室吧,這樣射完都流出去了,我怎麼壞你的孩子」於是我們回到了臥室。

  回到臥室她仰躺在床上說:「這樣射吧,射完你拔出來我就在下面墊個枕頭,省得你累。」

  我說:「好,這樣你會更爽的」我趴在她身上親吻著她,她扶著我的陰莖,我一使勁插了進去。

  我們倆的舌頭相互交織著、吸取著,我興奮的說:「艷媛,你的陰道真好,特別的緊夾得我好舒服。」

  她笑著說:「你老婆的不緊嗎?」

  我說:「緊什麼,孩子從那出來的都撐大了。」

  她說:「為了你今後好受,我生孩子的時候做刨腹產。」

  我說:「謝謝你,你真善解人意。」

  我又用力抽插十多分鐘感覺到她的陰道里開始抽搐並噴出滾燙的陰精,在她陰精的沐浴下我把陰莖死死的頂在她的子宮口射精了,彷彿要把精液都射進她的腹腔裡馬上把她的肚子灌起來。

  她緊緊的摟著我「嗷嗷」的淫叫著,我們倆同時進入了高潮。

  我們倆就這樣交融了一週,小王回來的時候正趕上我們倆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

  艷媛有氣無力的說:「回來了。」

  我卻很尷尬的說:「回來也不事先打個電話,多不好意思。」

  小王卻笑呵呵的說:「沒有什麼,如果我看不到你們這樣還有點不放心呢,怎麼樣?能不能懷孕?」

  我說:「一個沒有問題了,從你走我們每天都做兩、三次。」

  艷媛說:「沒有關係,懷不上我們就繼續,我就不信懷不上,你回來正好,我們忙碌,你後勤保障,把處長給好好補一補,這幾天把我們累壞了。」

  小王愉快的說:「沒有關係,我保證保障有力。」

  艷媛說:「保障有力,就是身體無力,否則還用找別人幫忙。」

  小王不甘示弱的說:「我是沒力,等一會我親眼看你們怎麼樣用力的,也學習點經驗,你們先休息一下我去準備夥食。」小王轉身出去了。

  就這樣我在小王家又住了兩天。

  這期間我們根本不用顧忌什麼,有的時候小王也過來觀摩,看著我和艷媛激烈的性交,他在一邊打著手槍。

  半個多月的一天,小王興沖沖的來到我的辦公室對我說:「處長您太厲害了,她這個月沒來月經,估計是懷孕了。」

  我也高興的說:「那去醫院檢查呀,看看是不是真的懷上了,如果是我們要好好的慶祝一下。」

  我和小王來到艷媛的單位把她帶到醫院,檢查後大夫說:「她懷孕了。」

  我說:「走,我請客去吃飯!」我們三個歡天喜地的去喝喜慶酒。

  春節的時候艷媛順利的產下一個女孩,我們都很高興,在這以後我經常出入小王家,並一直和艷媛保持著性愛的關係,小王也心知肚明的不理睬我們。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