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愛用震動器的媽媽

我今年十八歲,我的爸爸是一個做生意的人,因為我爸爸公司的總部不在的我們家住的這個城市,所以我的爸爸在家的時間不多,一年就最多是那麼一兩次的,我的 媽媽原來是一名醫生,後來家裡面慢慢地變得有錢了,所我的爸爸就不要我的媽媽做事情了,就每天待在家是照顧我這個寶貝兒子,由於我是家中的獨生子,爸爸和 媽媽疼惜我的程度自然是沒有話說:「」,簡直到了溺愛的地步,爸爸把我視為他將來事業上的繼承人,媽媽就只有我這一個命根子,所以從小我就不曾挨罵過,就 算犯了天大的錯誤,只要我撒嬌幾聲,就一定會雨過天青,不會受到任何處罰的。又由於我們家做的是郊區的花園別墅,所以附近沒有多少的,有人做的的地方也是 離我們家近500米的地方的另一家有錢人,所以我們家即使是再大的聲音也不會被別人聽到的。

在家的時候我就在看A片或者是看色情小說:「」的時候找媽媽還下來還沒有洗的內褲套在我的陰莖上打手槍,如果找不到沒有洗的內褲我就用媽媽穿過的內褲來 用,我射了精以後我也不洗就讓精液在上面放回去,想像著媽媽穿著它的情景。也想過和媽媽性交,可是我還是不敢冒然地向媽媽提出來,我在等機會 終於機會來了,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起來上廁所,經過客廳的時候我聽見媽媽的房間內傳來了陣陣的呻吟聲,我知道這是女子在高潮的時候發出來的聲音,我聽了以後 感到了莫名的心動,我先以為是爸爸突然回來正在和媽媽在做愛,我想今天可以看一場真真的A片了,而且還是現在直播,我輕輕地走過去,彎下腰湊著門縫偷看裡 面的情形,只見床尾媽媽雪白的小腿輕輕地左右搖晃著,偶而她會在腳尖著力,翹成奇妙的弓字形,由於門縫實在太小,角度也不對,看不到她到底在幹什麼,我不 顧一切輕推了房門,發出「吱!」的一聲輕響,嚇得我心臟都快麻了,幸好裡面沒有反應,大概媽媽沒有聽到這個聲音吧!我拚命地控制著快要發抖的手指,將房門 推開一公分左右,雖然是小小的一條縫隙,但也幾乎足夠我看清楚媽媽臥室裡絕大部份的空間了。

只見媽媽的睡衣已經完全脫掉了,一隻手在她胸前握住雪白的乳房,那受到擠壓的乳肌由五指之間露出,看起來肥嫩嫩的好不可口,真想趴在上面咬進嘴裡。看她用 這麼粗暴的動作搓揉著乳房,應該表示媽媽這時的性慾衝動很大了,相對之下另一隻放在她兩腿之間的手,動作上就輕柔多了,只見那隻手的中指好像輕輕壓著什麼 東西,慢慢地畫著圓圈般旋轉著。從我站立的位置上雖然看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她的中指壓的一定是陰核,而 且這時那小肉芽一定澎漲到了極限,對媽媽產生了非常大的快感。不是嗎?

只聽媽媽的小嘴裡洩出︰「啊…啊……親……親愛……的……」一心一意地活動她的手指,濕淋淋的黏膜受到中指的摩擦,那扭曲的指頭和黏膜旁鮮紅的嫩肉,構成 一幅淫蕩的畫面,喉嚨裡發出騷浪無比的聲音,這情景這聲音,對我而言是多麼陌生和刺激吶!也成為我這時最刺激快感的興奮劑,有誰又能知道媽媽獨守空閨的寂 寞,現在她喊叫的是她心裡的真心話,「啊……啊……太……舒服……了……」

媽媽淫蕩的聲音又傳進我耳際,幾次扭動翻轉之後,她身體的位置移動,正好把胯下轉向我的眼前,對我來說:「」,這真是求之不得的最佳角度。這時我看清楚了 有一堆濃黑色的陰毛圍繞在她鮮紅色的肉縫邊,這是有生以來我用這種角度看到媽媽的下體,只是距離上還是遠了一點,對複雜的陰部構造還不能看得很仔細,不能 不說:「」有點遺憾,又有點不滿的感覺,但至少能從正面看到自己親生母親的下體風光,也是我的幸運呀!

媽媽的中指不停地攪動玩弄著那粒叫陰核的小肉球,好像在一點上撫撫揉揉著,大概對她是很舒服的感覺,只見她的大屁股向左右搖晃,偶而還會擡起來迎向她的中指。

不過我對那條鮮紅的肉縫還是感到驚訝,如真的要形容的話,只能說:「」好像從小腹底下一直切割到她的臀縫,微微隆起成小包子的嫩肉形成非常淫猥的畫面,看 上去有點油滑滑的光澤,可能是濕潤的關係吧!說:「」到濕潤,媽媽的中指也是濕淋淋的,而且連她肛門那稍帶點咖啡色的花蕾般的東西也是濕濕的。

這時媽媽又把原來放在乳房上的手往下腹的位置移動,除了拇指以外的四隻指頭併攏著,在她濃密的陰毛上面撫摸著,然後緊壓著她的恥丘向上拉,使她的整條肉縫好像抽搐似地伸得長長的,原本藏在肉縫裡的小肉芽吐了出來,腫漲漲地看來快要爆裂似的。

媽媽另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沾著流出來的黏液,就在那顆小肉芽上摩擦著,剎那間她的身體猛烈地震動,大屁股也跟著一直拋著,可見這樣使她很舒服。 對這種活色生香的自淫場面,我從門縫中窺視著,不知不覺間,我的手也伸進了睡褲裡,玩弄起勃起來的大雞巴,龜頭上也滲出透明的黏液。

我為了儘量避免射精,只好強烈地握住我的大雞巴,不讓它太放縱,以免錯過了眼前這幕好戲,何況女主角是我一直愛慕著的媽媽吶!

可是看到媽媽那種貪婪的樣子,我感到很驚訝,手淫是我一年前就會了的發洩方法,但是每次洩精後總有一股無力的虛脫感,事後恢復的時間至少要好幾個小時,可 是現在看媽媽的身體變化,發覺她應該已經洩過幾次了,那種把腰部擡成拱狀,嬌軀抖顫時,或是全身像一根木頭般地僵直不動時,很顯然地是達到了性高潮的頂 點,奇怪的是女人的性高潮到底何時才算終止呢?

「啊……啊……親愛……的……太……太好了……」

媽媽又發出嬌浪的吟聲,兩隻手想擁抱著什麼,可是卻抱了個空虛的假像,四肢猛烈搖動後,達到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肉縫中溢出大量的蜜汁。

媽媽躺在床上抖了好一會兒,卻見她從床頭櫃的小抽屜裡拿出一隻黑色的電動假陽具,放在一旁,又見她從小抽屜裡拿出了一面小鏡子,這時她把兩隻小腿屈起,大 腿張得開開的,用手拿著小鏡子往小腹下面照,只見她的小鏡子伸進張開四十五度的兩腿間,瞬間,她看見了那濃密的黑色陰毛,那毛茸茸的樣子映入她的眼裡,嬌 靨馬上漲紅了起來,吞嚥著口水張大媚眼仔細地觀察她自己濕淋淋的肉縫,呼吸聲越來越大,深深地喘息著,這時她看起來有點為自己如此淫蕩的行為感到很害羞, 全身也都熱紅了起來。

媽媽的陰部那卑猥、淫褻的樣子,長長濃密的陰毛,好像一堆雜草一般茂盛地長在她的小腹底下,而那鮮紅的肉縫和裡面的陰蒂就長在這堆陰毛中間,這時她一定在 想著,這裡就是她快樂的泉源,也是她慾求不滿的地方,使她的嬌靨羞得更加紅潤。接著媽媽一手拿著小鏡子,另一手把包著膣口的鮮紅色肉唇壓了開來,在兩片肉 唇之間,流著一些透明而滑膩膩的液體,裡面的嫩肉,顏色美艷,因為沾上那種液體的關係,看起來也是油亮亮的,在她媚眼裡映出那泛著光彩的肉膜,就像挑逗著 她的情慾一般。

光亮紅潤的肉膜中間,就是那開著凹字形口的密洞,媽媽用指尖撥開那個膣口,伸出中指去捅著那個肉洞,一下子洞口便流出了乳白色的汁液,那應該是媽媽身體裡 的愛液啊! 空氣好像要被吸進那個腔口似地兩片陰唇不停地往裡面縮,隨著中指的插動一直往她的肉洞裡鑽,媽媽的手指再往下揉去,陰部下方是她的會陰部分,再裡面一點則 是她屁股肉包著的淺咖啡色肛門,她的手指現在壓著屁股的嫩肉,露出長著稀疏的陰毛,而有點紅色的小肉洞,那個洞在她的陰戶底下顯得很鮮明,原本閉合著而帶 些皺摺的小洞口,被媽媽的手指壓了開來,她竟也插入一根指頭,只聽她糊地叫了兩聲,中指的關節就消失在小洞口裡了,媽媽的動作有時彎彎地插弄著,有時輕輕 地勾動起來,隨著肉縫裡淌出來的淫液流到小肉洞裡潤滑的結果,中指的動作越來越快,那個屁股洞就好像緊緊地吸住了她的手指,讓她有一股淫樂的喜悅,媽媽因 為全身的興奮而尖叫了一聲,嬌軀配合著中指搓揉的速度不停地扭動著。

媽媽又狂扭了一陣子,大概覺得不太過癮,抽出衛生紙仔細地擦乾濕淋淋的淫水,然後把放在一旁的電動假陽具輕輕地靠近胯下,開始又在流著淫水的肉膜上揉擦 著。 那兩瓣花蕊般的小陰唇因完全充血而敏感,本來漸漸平息下來的快感又開始侵襲著媽媽的神經系統,只見她稍稍用力地壓下假陽具粗大的頭部,逼開兩片小陰唇,黏 稠的汁液馬上浸濕了假陽具的頂端,媽媽又輕輕拉出假陽具,把濕淋淋的頭部在她小陰唇附近摩擦著,剎那間使她產生了刺痛般的快感地︰「啊……」了一聲,媽媽 發出滿足的快感後,接著嘆息一聲按下了假陽具的開關,只見假陽具的整根本體產生了小幅度的震動,大概那種震動的接觸使媽媽非常美妙,媽媽的嬌靨上又顯出淫 浪的表情,眯著媚眼享受著它帶來的樂趣。

震動撥開了媽媽下體濃密的陰毛,原來被圍繞著的小肉芽也吐了出來,像是發出流水聲般地溢出了大量的淫液,在肛門部位也產生了一緊一縮的現像,媽媽閉著媚眼喃喃地哼著︰ 啊……啊……我……我不……行了……快……插進……來……吧……」

媽媽那三十五歲柔媚豐滿的女體開始在床上狂亂地晃動著,那假陽具隨著她的哼聲慢慢地推開了小肉縫,原來的震動變成了更猛烈的S形扭動,像一條遊動的蛇般鑽進了她的陰戶裡。 受到異物入侵的刺激,媽媽原來張開的洞口,馬上開始做出歡喜的收縮性蠕動。

窄小的肉洞裡,假陽具和淫媚的嫩肉互相推擠著,從小肉洞的縫隙旁溢出了一波波的淫液,好像在增加著潤滑的效果。 每當有一種微弱的變化時,就對媽媽產生強烈的甜美快感,「啊……啊……好……好爽……喔……喔……」淫浪的哼叫聲使媽媽扭腰擺臀地變成了思春的浪婦。

媽媽不停地變換著假陽具插入肉洞的角度,有時向左右扭轉,偶而也前後抽插著,深深插入時假陽具根部的突起正好頂在發漲的小肉芽上,這時媽媽的媚眼中一定會 閃出火花般的快感,由肉縫裡流出來的淫液,不僅溢滿了她的會陰部、小屁眼,也流到了她大肥臀下的床單上,沾滿黏液的床單也產生波紋般皺成一團。

可是對已經陷入瘋狂的快感裡的媽媽來說,那已經不重要了,現在的她只求獲得更甜美的喜悅,媽媽的身子充滿緊繃著的感覺,挺直地像根木頭般,好像由榛首到腳尖的所有肌膚都繃直了,只有那對漂亮的豐滿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輕微顫動而左右不停地搖晃著。

「啊……洩……洩了……喔……喔……」 這時候我感到一陣涼意從我的後背升起,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到了地板上。

我看到媽媽有起床的意思我急忙跑回我的房間,這天晚上我在我的床上一共射了六次才睡著。 從這件事以後我知道了媽媽其實也需要男人的陰莖的滋潤的,但是我又怎樣才能和媽媽做愛呢?第二天我想了一天終於想去來了一個好辦法了。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我對媽媽說:「我晚上要和媽媽一起睡」

媽媽問我:「為什麼我為什麼」

我說:「我有一點不舒服」

媽媽一聽我說:「不舒服馬上就問我有不有大問題」

我說:「現在沒有,晚上就不一定,所以我想和你一起睡,如果晚上有什麼事的話,你可以照看我」

媽媽聽了以後說:「好吧。」

於是晚上的時候我就先去睡了,我把自己脫得精光,然後裝成是熟睡的樣了。不一會兒,媽媽就進來了,她脫出外衣,掀開被子,看到我脫光躺著睡,粉臉霎時又驚又怒,還有一點兒喜色哪!

自從半年前,我就知道媽媽其實外冷內熱,是個悶騷型的女人,結婚以來,和爸爸享受著性愛的甜蜜,這時因為已經半年沒有再獲得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樂,所以才會變得個性有點浮燥,動不動就發脾氣。

只是她這時乍一看到我下體的那根陽具,雖然還是軟綿綿地垂在我的大腿邊,不過據我的估計,已經和爸爸完全勃起時的長度差不了多少了,假如再硬漲起來,那不知道會有多驚人哪!

看得媽媽不由得用玉手撫住她的小嘴,嚇得她芳心狂跳,但是她知道如果雞巴越粗越長,做起愛來帶給女方的感覺就會更強烈、更刺激,也會有更多次的高潮出現。

媽媽愣得呆呆地站在我床前不停地遐想著,只見她不自覺地伸手到她的小內褲裡磨擦著,可能她那已有半年沒和大雞巴接觸過的小肉穴兒已經濕淋淋了吧!

性慾之火不斷地在媽媽的嬌靨上和心坎兒裡燃燒著,我知道她這時正處於天人交戰的時候,一方面她是極想要一根大雞巴來替她解覺性慾,一方面她眼前的我卻又是她的親生兒子,在世俗的關念和倫理的道德上,全都不容許她和我通姦。

我眯著眼楮靜待她的決定,心情可也不比她輕鬆多少哪!可能她內心的慾火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只聽小嘴兒裡輕嘆了一聲,媚眼裡射出慾念的火花,耐不住那春心蕩漾的煎熬,伸出顫抖著的小手,輕輕握住了我那軟垂垂的雞巴,緩緩地套弄起來。

一面偷看我是不是還在睡覺,大屁股坐上了我的床沿,遲疑了一會兒,慢慢地俯下身子,用一隻手握著我漸漸粗長壯碩起來的大雞巴,張開了她的小嘴,輕柔地含起 了我那雞巴頂上的大龜頭。我猜媽媽正專心吃著我的大雞巴,便偷偷地睜開眼楮,只見媽媽正用她的左手輕扶著我的大雞巴,低頭淫浪地伸出香舌舐著我的馬眼,那 張小巧卻性感而肥厚的香唇正不停地套弄著大龜頭邊的稜溝。

慢慢地我的大雞巴被媽媽吸吮得勃起了,塞得她的小嘴兒裡快含不住了,媽媽才趕忙把它吐了出來,用手握住大龜頭,玉指在紅嘟嘟的雞巴頭上的肉輕撫著、逗弄著,她的右手則握著粗大的雞巴輕輕地套弄著。

媽媽邊玩我的大雞巴,一邊小嘴兒裡還輕輕地嘆著聲道︰「哎呀!好粗、好大、好長的特大號雞巴哪!」

我那根本來就粗逾常人的大雞巴,經過她的逗弄捏撫下,此時更是硬漲得嚇,大龜頭像顆小雞蛋般頂在雞巴頭上,這時已被媽媽吸吮得火紅而發紫,整根的大雞巴也一抖一抖地在媽媽的小手兒裡顫動著,使媽媽瞧得更是慾火如熾,兩手緊握著還有二寸多露在外面哪!

媽媽這時已經不管她和我之間的血緣關係,站起身來,很快就把她身上的衣裙全部脫掉,一絲不掛,嬌軀赤裸裸地站在我的床前。只見她全身雪白、豐滿滑嫩的胴 體,挺翹的肉峰,肥凸的玉臀,而她正用那對浪得出水來的媚眼,漾著勾魂的秋波,柔柔地看著裝睡的我呢! 媽媽像是越看越愛的模樣,忍不住又彎下身,再度握著我的大雞巴,伸出香舌沿著馬眼,一路從頂端舐到根部,到了那毛茸茸的陰曩邊,更是饑不擇食地張口將我那 兩顆肥碩的睪丸含進小嘴兒裡,吞吐吸吮著。

我這時候已經快忍不住了想站起來馬上和媽媽性交,可是我想到如果要長期和媽媽性交,這時候就一定要忍住,不讓好看出破綻來,終於媽媽在我射了三次以後停了 下來,我不一會兒就睡熟了。因為消耗的精子太多,所以第二天我還感到腰酸,媽媽也什麼也不說:「」只是買了許多好吃的東西給我吃,我知道她是在給我補充精 力,我也當什麼也沒發生過的樣子。

第二天我回家的時候,我裝著很不高興的樣子,媽媽問我為什麼,我說:「」我的《人體結構學》肯定考不過,媽媽問為什麼,我便從書包裡拿出一張圖,對媽媽 說:「」,你看吧,我們的考題就有這個可是我一點都不懂,其實這是我從一個黃色網站上打印下來的,是一個女性的生殖器官,上面還有包括口交,花心,性交的 36大招式,媽媽看了下說:「」,你別怕我是醫生,這些我給你講,媽媽就認認真真地給我講了起來,可是我的用意本來就不是這些,所以我一點也沒有聽進去, 媽媽講完以後問我聽懂了沒有的時候,我還沒有回過伸來,媽媽問我在想什麼?

我說:「」沒有,我說:「」我還是沒有聽懂,我說:「要是有一個實物圖就好了」。

媽媽先是臉一紅不過她馬上就恢復過來了,她說:「你等一會兒拿著這張圖進來」

我問媽媽說:「做什麼?」

她說:「你等一會兒進來就知道了。」

我等了一會兒我就走進媽媽的臥室,只見媽媽全身脫得精光,兩隻腳彎曲著。

媽媽說:「你對照著圖看我個實物圖好嗎?」

我說:「好的媽媽我太感謝你了。」

於是我就對照著圖看了起來,在內褲的雪茄形裂口中間,我第一次看到媽媽的陰戶。她的陰毛又黑又多,連大陰唇上都有。小陰唇的形狀像兩片肥厚的玫瑰花辦,因 為充血而向兩邊張開,露出中間濕潤的粉紅色。突然間,我覺得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比例失調的感覺︰我這麼大的一個人,當年難道就是從這個不到十釐米長的裂縫裡 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嗎?這種感覺持續了一兩秒鐘,就被情慾取代了。

我看了一會兒我對媽媽說:「我看懂了,可是這上面還有口交等知識,我對媽媽我可以試一下嗎?」

媽媽點點了頭說:「可以。」

於是我俯下身子,深深吸一口瀰漫著陰戶味道的空氣,把媽媽的小陰唇依次含到嘴裡吸吮,然後用手把兩片花瓣輕輕的拉向兩旁,舌尖沿著微微張開的陰道口舔了一。

伴著媽媽的呻吟,我把大半個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模仿著動作進進出。 了幾分鐘,我的舌尖向上移動,在尿道口輕點一下,然後把媽媽的陰核吸到嘴裡。媽媽長抽一口氣,用手扶住我的頭。我緊抱住她的大腿,同時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 的陰核。媽媽的呻吟越來越頻繁,兩手把我的頭緊緊地按在她的陰戶上。又舔了好幾分鐘,就在我的舌頭開始因為疲勞而感到僵硬時,媽媽突然擡起屁股,陰戶向前 挺,同時兩條腿夾緊我的頭,嗓子裡發出嘶叫一樣的聲音。

這個姿勢持續了十幾秒鐘,然後她安靜下來,身體也癱軟在床上。我擡起頭,看到她閉著眼楮,呼吸仍有些急促,但臉上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放鬆和滿足。媽媽一動不動地躺了幾分鐘,睜開眼楮朝我笑笑,笑容裡帶著我從未見過的嬌羞。

我又接著問媽媽:「花心是什麼?」

媽媽說:「花心是看不到的只有用你的雞巴去感受的」

我說:「我可以進感受嗎?」

媽媽說:「可以的。」

於是我便馬上脫光了衣服,露出了我的大雞巴的。媽媽略擡起屁股,任我脫下她的內褲。我一手分開她的小陰唇,一手把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屁股朝前一挺,漲得像熟透的李子的雞巴頭就滑進媽媽滑潤的陰道。

我恨不得一插到底,但是決定不讓我和媽媽的第一次接觸結束得太快。一寸一寸地插進去,每進一寸就像我的整個人都逐步滑進媽媽的身體,回到那個溫暖安全舒適 的家。我覺得有點像做夢,周圍的世界化成霧一樣的虛空,唯一能證明我存在的就是從雞巴上傳來的陣陣酥癢。 突然,我的雞巴頭踫到一個硬硬的突起,是媽媽的子宮口。

她呻吟一聲,輕輕說:「插到底了。」

我低頭看看兩人聯接的地方,說:「還差兩寸多就全進去了。」

媽媽用手指摸摸留在外面的雞巴,略帶猶豫地說:「你進得慢一點。」

我慢慢前推,雞巴頭輕輕滑過子宮口,終於抵到陰道的最後端。

媽媽等我連根盡入,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繃緊的身體鬆弛下來,然後噗嗤一笑,小聲說:「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我笑著回答:「第一次清理出路徑,以後就是輕車熟路了。」

邊說邊把雞巴抽出,又一插到底。強烈的快感使我失去控制。

我不顧媽媽的嬌喘,大幅度地進出,不到兩分鐘就感到一股酥癢從雞巴擴展到全身,小肚子裡一陣痙攣,精液像決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地噴進媽媽的陰道深處。精射 完了,我也附身癱倒在媽媽身上。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幾分鐘,醒來發覺還趴在媽媽身上,雞巴已經軟了,但仍舊塞在她的陰戶裡面。

她慈愛地看著我,一隻手摟著我的腰,另一隻手在輕輕地撫摩我的頭髮。

我輕輕地親了她一下,說:「媽媽,好媽媽,我愛你!」

我的上身一動,雞巴從陰道里滑了出來。

媽媽說:「你的東西流出來了,快幫我擦擦。」

我從茶几上抓起幾張棉紙,擦去從她那半張的陰道口緩緩流出的乳白色的精液。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我結結巴巴地說:「媽,我、我準備了避孕套,可是……忘記用了。」

媽媽把棉紙夾在陰戶中,從沙發上坐起身,吻了我一下:「別擔心,我的月經前天剛完。」

「咱們到床上去好麼?」

那天晚上,我和媽媽了三次才昏昏睡去。第二天早上,我睜開眼,只見媽媽一隻胳膊支在枕頭上,撐起上半身,正靜靜地看著我。

我想起昨天晚上,伸手把她摟在懷裡:「媽,你在看甚麼?」

媽媽把臉貼在我的胸前,輕輕地說:「我在看我的壞兒子,好男人。」

我一邊撫摸她的脊背和屁股,一邊小聲問︰「媽,你昨天晚上舒服麼?」

媽媽嗯了一聲

臉上紅紅地說:「不過……你太能幹了,我的下面現在還有些火辣辣的。」

"我親了她一下,笑著說:「"對不起,我將功贖罪,給你舔舔吧。」

我本來以為媽媽會拒絕,誰知她有些害羞地點點頭說:「我先去洗一洗。」

我翻身把她壓在床上,笑著說:「就這樣舔更有滋味。」

"媽媽掙紮著說:「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沒洗,你不嫌髒我還嫌髒呢。你要是這樣舔,過一會可不許親我的嘴!」

我邊笑邊分開她的兩腿:「一言為定。"趁她來不及反應」

一口把她的半個陰戶含到嘴裡。不到兩分鐘,媽媽就"來"了。

我爬到她的身上,輕輕在她的嘴上親了一下。媽媽睜開眼,假裝生氣地說:「你的嘴那麼騷,不許親我。」

"我又親她一下,說:「你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饒了你。」

媽媽偏頭躲開我的嘴問:「甚麼條件?」

「你得告訴我嘴上的騷味是從哪裡來的。」

「我偏不說」。

媽媽笑著用手摀住嘴,防備我再親她。我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胳肢窩裡問:「說不說?」

媽媽怕癢,連忙討饒,:「我說,是我……下面的味。」

「不具體!」

我得理不讓人,撓了她一下。媽媽笑著說:「兒子,求求你,別撓了。你把手拿開我就說」

見我同意了,她把嘴貼到我的耳朵上,小聲地說:「你嘴上的臊味是我的屄味。滿意了吧?小壞蛋!」說完緊緊抱住我。

我再也忍不住身體的接觸和言語的挑逗,一邊發瘋似地親吻媽媽,一邊騰出一隻手,把雞巴插進她的陰戶。媽媽的身體隨著我的抽插上下晃動。她一刻不停地吻我,直到我射精。

她撫摸著我的臉,輕聲說:「兒子,你真好。」

我的心裡充滿對她的愛,一個問題油然而生:「媽,你上大學之前,你們寨子裡的小夥子們叫你甚麼?」

媽媽不解地看看我說:「寨子裡的人都叫我阿晨。」

我問:「我可以叫你阿晨姐姐嗎?」

媽媽先是愣一愣,接著噗嗤地笑了:「錯了。你該叫我阿晨妹妹,我叫你哥哥!」

她親了我一下,避開我的目光說:「兒子,你是我的男人,你想怎麼叫我都可以。」

我又想起一個問題:「阿晨姐姐,我搬進來跟你一起住可以麼?」

媽媽點點頭,忽然臉紅了:「你今天去買些避孕藥好嗎?」

我主動建議:「我買些避孕套,你就不用吃藥了。」

媽媽的臉更紅了:「我……我不想和你隔著一層。」

「媽,我愛你!」

在那一刻,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字眼。

我和媽媽成了無名有實的夫妻。我恨不得每時每刻都和媽媽做愛,但她堅持我要有節制,說太頻繁了對我的身體不好。我仍舊想方設法地幫她做家務,她並不完全拒絕,說:「分擔一些家務對男人有好處。」

往後白天媽媽學英語,我去學校;晚飯後,我們有時天南地北的聊天,有時偎在一起看電視,有時乾脆目不轉楮地看著對方,好像永遠都看不夠。我們喜歡把身體貼 在一起,隨著音樂慢慢跳舞。這種時候,我喜歡把手從後面伸到媽媽的內褲裡,輕輕撫摸她的光滑而富有彈性的屁股。我對生活滿意極了,連我的導師都半開玩笑半 認真地說:我一定是交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是心裡甜絲絲的。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