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嬌豔母納作妻房

金屋藏嬌豔母納作妻房
從前的人迷信,鏡子不能向著大床掛,它反映床上春色,像給人偷窺了。

  如果天花板上懸掛了一面鏡子,好像有隻眼睛俯察著著自己做愛,做愛時要
要不要迴避鏡子?

  女人作愛的時候總是閉上眼睛,因為女人是用身體的感覺,不是用眼睛作
愛。男人的陽具在她陰道里的磨擦,會比陽具本身的賣相更能挑起性感。她閉上
眼睛時,她的精神就集中在與男人交合,被愛著的那種感受。男人大不相同,視
覺勝過一切。只要看見女人裸露乳房,說時遲那時快,他的陽具就會勃起。

  可是,在這張圓床的頂上,懸掛了一面鏡子。慧珊每晚做愛時,總愛張開眼
睛,仰視鏡子。那面鏡子,像電影的銀幕,將她在床上做的事,盡呈眼前。在鏡
中,她看見她的男人,在床上百般擺弄她,和她調情,把她弄得死去活來。

  她的男人,從前是她的兒子。

  慧珊她和兒子由母子變成情人搞到上床去,與這面鏡子沒有關係。如果不是
上了兒子的床,慧珊不會親身體驗到那面鏡子箇中的奧妙。她有點是寂寞,但不
是為了追求剌激才與兒子發展出一段崎戀。可是,這面鏡子,彷彿是一隻眼睛,
觀看著她,照出她自己不肯承認的事情—看著鏡子的自己和兒子做愛,令她對性
生活充滿著期待。

  怎會把一面大鏡子懸掛在天花板﹗她的兒子並不是迷信的人,不會是風水擺
設,而作為一種裝飾,必須仰臥在床上,才會發現鏡子的作用。好奇心讓她要找
個原因,羞於啟齒發問,那面鏡子是為了誰?兒子卻滿不在乎的對她說,有妨礙
嗎?妳不喜歡就拆掉它。

  不能說它是個妨礙。它不妨礙他做愛,他習慣男上女下的傳統方法,正好背
朝鏡子,壓住慧珊。在視覺上,男人永遠佔著優勢的位置來飽覽女人的體姿。他
寧願直接看,親手撫摸他女人的肌膚。不必從鏡中看到作愛的場面有多熱烈,有
多剌激。

  她在床上,己從母親的身份和位置退了下來,履行妻子的責任或是情婦的作
用。一切由那個和她做愛的兒子發施號令,用他以為適度的深插淺剌,順著節湊
的愛撫她。在情慾的交易中,把他女人的身體敏感地帶拿捏得準確,像大廚師把
火路控制得恰到好多處,然後和他的女人一起撲進情慾之火中,把他們的血液燒
到沸點。

  慧珊猜測那是面鏡子和那張圓床是個佈局,打從兒子引她去看看他的睡房,
發現有面鏡子,就受到它的蠱惑,不時的舉頭看它。而不期然,她心裡就把做愛
的場面聯想起來。她好像給鏡子把她的魂魄攝進去,仍未脫衣服就己經看見自已
全身給脫光,躺臥在床上。那張開的大腿之間的空洞,就做成一個愛慾的期望。
在一段很長的日子裡,只有他一個人在她身邊。她需要有個人覆蓋她的赤露,她
把進入她裡面去的方便,給了她自己的兒子。

  自從做了這個睡房的女主人之後,改動過睡房的擺設和佈置,把一個大衣櫥
放進來,掛那些她為自己和兒子買的新衣服。慧珊禮貌上也先問過兒子的意見,
因為他是男主人。他關心的是要有張夠大,夠舒服的床,褥子必須有彈力,他喜
歡壓下去,當然是壓在他女人的身上,會有反彈力,把女人的身體向他送上來,
這樣,他再壓下去時,會費少一點氣力,就能插到陰道的盡頭。所以,慧珊可以
用她女主人的心思盡致佈置睡房。只要有張床,任何佈置,不要影響他們的性生
活,就不干涉。慧珊差不多把睡房翻新了,惟有床子和鏡子,仍留在原處。

  慧珊享受著他們的床,均勻地承托著她的身體。她身穿的品牌睡衣,用上乘
緞子裁剪,和床單廝磨,好像一雙溫柔體貼的手,愛撫她的肌膚。當兒子的重量
徐徐降下來,壓住她時,她會覺得兩個身體的股膚是貼合著的,像變成一個人一
樣,尤其是兒子的陽具不費功夫就可以輕輕的,插進她的小屄,慢慢的給吞沒在
她裡面。這便是一個女人渴慕著的,與男人相連成一體的感覺。他很輕易地,就
給了她。陰道里的充實和陽具蠕動,是她守住這個男人所得到的最佳報酬,當她
己得再想不到有什麼的名家設計的高跟鞋未穿過時,她寧願有這根肉棒在她身體
裡,讓她有擁有了這個男人的實在感。起碼,仍在她裡面時,她有權說這東西
和它的主人是她的。

  她留意天花板上的鏡子的位置,從不同的角度都可以反映作愛的過程。她要
看見兒子壓住她,和她接吻,並吻她的乳房,肚臍和三角地帶。兒子把她的陰唇
打開來看和用舌頭舐時,她要和兒子一樣看見她陰唇裡的摺兒,和滴下來的愛液。
然後,屁股擡起,抽插,升起又落下。作愛之後擁住她,吻她,撩撥她的乳蒂,
在作愛的餘溫焙烘著,彼此愛撫,漸漸入睡的情境。在半醒半睡的迷離中,鏡子
中兒子的俊美的,對她的微笑,和慾望的眼神,骨肉勻稱的身軀,其實應該在別
的女人的懷中,卻枕住她赤露的胸脯而眠。她需要這些感覺,來面對她和兒子的
明天。

  兒子並不關心母親作愛時有沒有瞇上眼睛,他上過不少女人,和母親做愛時
和別的女人有一樣事情不同,就是她張開眼睛,仰視天花板。當然,在性愛的激
情中,她的眼光是迷離的,而且焦點是投在遠遠的一點,而不是他。兒子問她從
前跟別人做愛都沒瞇上眼的嗎?慧珊學著他的語調說︰「有妨礙嗎?」當然沒妨
礙他享用媽媽的身體的興緻,他做愛時要求慧珊做很多東西,但可以要求她合上
眼睛不要看,但他沒這樣做。

  慧珊明白她的兒子要從她身體支取他的快樂,從不推搪合理的要求,即是性
伴侶之間的互相需索。兒子既成為她家的主人,床上也聽他擺佈。他需要他的女
人作愛有反應,如叫床聲,臉上表露出享受性愛的表情,緊緊的抓住她的肩膀,
當他衝剌的時候,和對他說,他衝剌是多麼有勁,把她弄到變成沒有他不行的樣
子。那都不是裝作出來的,慧珊肯定享受給愛著,乳尖給吻著,撫弄著,並覆蓋
在兒子溫暖的身體之下。她陰蒂傳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是她自己所爭取的。她
既處於給擺佈的地位,兒子願意怎樣做就由他怎樣做,於是,她就把自己釋放,
投入鏡子所反映的她的無窮樂趣。她不單憑感覺,更需要親眼看見一個俯瞰的場
景,把自己帶到天上,看自己和兒子在她交合的種種姿勢。

  第一次看見自己赤裸裸的和兒子在床上摟抱,兒子的雙手探索她身上,自己
種種的性反應,她就承認這是個別出心裁的設計。當兒子開始吻她時,她原本己
經閉上眼睛,有幾分是羞恥,不敢看自己在做什麼。也有幾分是條件反射,和情
人接吻閉上眼睛是陶醉在其中的表示。她自己也分不出來,覺得閉上眼睛會容易
一種作愛。兒子一面捏弄她的乳尖,一面以舌尖挑逗她的陰唇時,在瞇眼的縫兒,
看到兒子鏡中的身影,光滑結實的屁股翹起來,在空中打圈兒。她問自己一個生
命中最嚴肅的問題︰「和自己的兒子作愛,這是我真的想作的事嗎?」

  兒子和她做愛,並沒有因為有母子的關係而尷尬。慧珊故作的嬌羞,令他一
定要把身體完全裸露為止。他要在她身體無一絲半縷遮蓋下,任他飽覽,然後才
進入她身體。他認為他們之間的親密的程度應該如此。對於她的身材保持得那麼
好,他是絕對的傾倒的,不多看幾眼會覺得浪費。他付出那麼多是有目的的,要
把母親的身體據為己有。

  母親能把身體向他徹底裸露,表示他想要的東西到了手。把他的生殖器插入
她身體裡,並沒有繁殖的意圖。性交是他表示對母親的愛的方式,並宣示他佔有
她的權利。慧珊完全是順服的,依著兒子的要求,赤身相對,無論是要她自己脫
衣服,或是他動手替她脫光的,都說明了母親己經徹底變成兒子的情人了。

  從兒子慾望的眼光,和愛不釋心的愛撫著她的身體,慧珊把身體獻給了兒子
發揮了滿足他性慾的功用。慧珊有時會問自己,幹嘛要這樣犧牲色相,把大腿張
開,讓兒子進入她的身體,並要使出混身解數,務要把兒子留在這張床上?追求
的又是什麼?慧珊心裡有數。

  不會為了一種美感吧?兩條肉蟲扭在一起在蠕動,喘氣。兒子壓住她,親吻
她,愛撫她的每一個動作,都看得清楚。她看見兒子怎樣崇拜她的乳房,把兩團
柔軟和肉,捧在手中,不任親吻,愛撫。乳頭含在兒子口裡,不住吸吮,並用牙
齒輕輕的咬,讓她覺得有點痛,哎呀一聲的叫出來的時候,她看見自己臉出泛出
紅暈。而她看見自己的兩條腿就纏繞在兒子的大腿之間,像蛇一般把兒子緊緊的
纏住。她覺得兒子弓著身子,翹起屁股和與她交纏的作愛姿勢都很優美,美得像
攝影大師鹹美頓的電影鏡頭。

  因為,那面掛在頭上天花板的鏡子,不會是室內設計的念頭,就有些神祕的
作用。慧珊就算不做愛時,也會仰視著鏡子。有些晚上,兒子事忙夜歸。他工作
多忙也會給慧珊掛個電話,告訴她,什麼時候一定會回來,並且預先告訴她,那
個晚上要不要做愛。

  要做愛的話,讓慧珊能作好作愛的準備。兒子在床上的要求也挺講究的,他
會在電話裡告訴她,要穿那一套睡衣,那款式內褲或不要穿,戴一條項鍊腳鍊,
怎樣打扮都有特別要求。這些閨房服飾,都是兒子和她一起挑的。有時,他會聲
明,希望回來時,有一個奴隸迎接他,服侍他。讓他一進家門,就挑起性慾。慧
珊是情場老手,搞些閨房情調,當然能辦到。

  做愛規定要預早通告,是個同居男女罕有的協議。是雙邊的,慧珊有權提出
性事的需要,兒子不能拒絕。慧珊可能在一個晚上有興緻作兩三個愛,但她約束
自己。慧珊有自知之明,她沒可能抗拒兒子他在堅挺的乳峰的親吻。不過,兒子
射過精,雞巴從她的小屄一滑脫出來,慧珊就轉身背向著兒子。任憑他在自己的
頸背輕吻多久,或揉搓她的乳尖至堅硬如石也不讓,慧珊就是不張開腿。她心裡
明白,她要省著用她的身體,省著用,恐怕兒子把她像玩具玩厭了。

  慧珊是一個世故的女人,她懂得怎樣獲得一個年輕的男人的寵愛。他愛妳的
時候,會等到明天晚上。她以身體的本錢,來交換的兒子的眷戀和一切的供給。
在物質生活的層次上,女人往往是給包養的。慧珊的弱點是,她接受了兒子給她
物質的好處而失身於前,令她處於下風。和兒子輩份不配的結合,令她更沒有
討價還價的餘地。她唯一尚可恃的,是兒子仍尊重她是母親的身份。她必須要兒
子明白,在性慾上其實並未失控。

  慧珊的想法,自欺欺人,她當然不知何時,己經情慾失控了。她有時會後侮,
那麼容易就給兒子哄上床去。互相誘惑的遊戲才閞始不久,她就己經洩了給兒
子。她罵自己之餘,也罵那面鏡,令她的魂頭給攝了進去。當她看見鏡子裡,兒
子湊近她,在她的頸窩上吻下去,並且把她的連身裙拉練拉下,就全身就麻軟了,
投在兒子的懷裡,像個小女孩,並且雙雙倒在床上。接著,全身的衣服很快就給
身子脫光了,不無她的協助。如此這般,就全身赤裸在兒子面前,任由他欣賞。
兒子的手從她肩胛,沿著身體外緣的曲線遊下去。她聽到久未聽聞的讚嘆。

  她怎麼在一夜之間,就把媽媽的身份和地位丟了,變成了兒子的女人?那個
晚上,整晚己經彼此打量著,在思想上早己跨越界線。慧珊意識到自己一開始就
站在不利那一方,一進入兒子的家,就明白兒子己經用他的想像,把她脫個精光
了。她嗅到空氣中瀰漫著誘惑,她盤算著兒子會如何藉故湊近她和吻她。她知道,
兒子要脫她的衣服並不困難,她在心理上早就己經在兒子面前赤裸了。而這些都
在她預料之中,除非兒子不是個男人。

  兒子尚未踫她的身體,己經有一種給脫光了的感覺在她的皮膚上漫延著,是
兒子的眼睛叫她相信,她己經是赤裸無遺的在兒子面前。透視力並不只屬於「超
感心理學」或紅外線高科技。每一對色迷迷的男人的眼睛,都己經設備了看透女
人衣服布料的能力,見到他想得到手的女人的身材。她對兒子說,為什麼整晚這
麼盯住她?他說,妳現在才發現,我是這麼的看妳嗎?

  慧珊說,你帶我回家有什麼企圖?兒子說,媽,為什麼不加上「不軌」兩個
字來形容我心裡想著的東西?慧珊說,你承認也好,早就看得出你心懷不軌了。
你刻意製造的浪漫,如果我是別的女孩子,早就己經跟你上床了,是嗎?不把我
當作你媽媽了?告訴我,有那麼多女人,為什麼會打媽媽的主意?

  他說,凡漂亮的女人,我都想她跟我上床。不過,你不是普通的漂亮女人,
是我仰慕的母親。我覺得能征服自己的媽媽,是一份無上光榮。對不起,「征服」
這兩個字是善意的,代表有難度,像攀上珠穆朗瑪峰叫征服一樣。我把得到妳作
為我人生要攀的一座最高的山。還有一個理由,我覺得有責任照顧妳一生,讓妳
住好一點,穿戴好一點。那些女人,我不想和她們有長遠關係,但我給了她們很
多好東西,為什麼不給我的媽媽,我最心儀的女人?所以,我承認,我有心勾引
妳。

  慧珊聽到兒子說「勾引」那麼充滿著性含意的字眼,兩個字,皮膚有一陣灼
熱的感覺,雖然她甘願被「征服」,但是意識到已成兒子的獵物,令她愈來愈不
自然。其實心裡知道了,仍是問兒子說︰「還沒告訴我,你想要些什麼?」兒子
說,你答應不跑掉才告訴妳。慧珊頓了頓,點頭說,我能跑到那裡?

  兒子說︰我厭倦了獵豔的生涯,想改變一下。慧珊說,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兒子說,那個感覺是妳給我的。我有一個痴心妄想,我己說了。我為什麼還要追
逐別的女人,最想得到的女人已經在眼前。如果得到媽媽作我的女人,我己經得
到可能從女人身上要得到的一切。所以一開始就存心追求妳,那是個十分剌激的
玩意,妳很爽快的應我的約會,並沒有拒絕那浪漫的定調,讓我覺得,我是有機
會的。我就把我自己編寫的愛情故事發展下去。之後,沒再留意過別的女人,一
心一意和妳走在一起了。

  「你的意思是,要媽媽替你煮飯洗衣服嗎?」那是顧左右而言他。慧珊說著,
朝著兒子的睡房看過去。對他說︰「妳不會沒有別的女人。我一看你的房間就知
道有沒有說謊。」推門一看,正中央放了張大圓床。慧珊走進去,坐在床沿,仰
首一看,鏡子照到她低V領口下呼之慾出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溝。兒子站在她面
前,對她說︰「媽,妳喜歡嗎?墊褥的硬度夠嗎?我相信很適合我們睡在上面作
愛的。這公寓買給妳的,房間也是為妳而設計的,如果妳喜歡,這張床就是妳的
了,公寓也是妳的。唯一的條件是妳要讓我和妳同睡。」

  兒子開門見山的這麼一說,慧珊愣住了。她預計兒子會先來些挑情的舉動,
如藉故湊近,踫她的身體,甚至索吻和愛撫。如果不討厭,會接受的。她甚至打
算兒子會把手探進她的裙子裡,只要未給脫至赤裸之前,仍可逃走。現在,慧珊
只能把話題暫時扯拉開,說︰「你在這張床睡過幾多個女孩子?坦白的說。」

  兒子說︰「媽呀,有過多少個女人妳介意嗎?如果妳告訴我妳吃她們的醋,我
會逐一數一數。並把我在床上如何和她們交歡的細節向妳報告。不過,妳比誰都
應該更清楚,她們在我心目中,都不重要。她們加起來都沒有妳那麼重要。我願意
付上一切,為了得著妳。自從妳來了,我的心裡只有一個女人。妳知道她是誰嗎?」

      他的氣息,在慧珊裸露的肩膀上,如微風吹拂,令慧珊有一陣涼意,透進她裙底
下,在微微張開的大腿之間,泌著她的骨子裡。

  慧珊警覺,事情發展比她想像的快。她開始對自己的定力有所懷疑。一個年
輕男子的同在,會令她生命有充實的感覺,但是同時會令她失去方向。和兒子一
個禮拜幾晚約會,她己經在行動上接受了兒子對她的應許。他說要把她變成一個
快樂的女人,他能給女人所要的虛榮—房子,車子,戒指和愛情。

  慧珊是想知道兒子曾有過幾多個情人,但她口裡卻說︰你的過去不干我事?
但兒子搶著說,妳不要騙自己了,妳介意。慧珊說,母親會介意兒子有幾個情人?
我只是關心兒子生活得快樂不快樂。兒子說,但我不介意妳是誰?因為,我覺得,
如果要和一個女人相依為命的話,那個女人就是……妳。妳介意做那個給我一切
快樂的女人。

  兒子說,媽,妳得相信愛情,沒有愛情我們不能走在一起。妳穿得漂亮和我
約會拍拖,固然是樂事,但妳沒化妝,脫光衣服在我眼前上廁所,也不會覺得討
厭。妳想一想,我們就這樣一起享受我們的生活,我的東西都是妳你—房子、車
子都給妳。還有這顆鑽石戒指。讓我替妳戴在指頭上,作為我對妳的愛情的保證。

  慧珊太相信愛情了,讓她的感情一片空白。有個兒子每個禮拜跟她約會,讓
她再給愛情一個考慮,但必須給愛情一個新的定義—母子之間,需要彼此的同
在,是愛情的一種嗎?和他的手也沒拉過,吻也沒接過,就叫他相信愛情,慧珊
也給搞糊塗了。不過,每一次的約會,似是母子,又像情人之間無拘無束地倘佯,
惹起的懸疑,終於有了枚戒指做結論了。兒子在等待著,慧珊擡起頭來,向她嫣
然一笑,就伸出手來,對他說,拿來看看。兒子卻執住她的手,把戒指套上。她
從兒子緊握的手,抽回她的手,把戒指湊近看清楚,果然光芒耀目。兒子說︰媽,
妳看怎樣?能收下嗎?

  慧珊點點頭。兒子就坐在她身邊,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慧珊覺得應該把身
子向兒子那方靠過去。兒子在她耳邊悄悄地說︰要我替妳把衣服脫下嗎?慧珊不
好意思說不。兒子小心翼翼地替她把連衣裙的拉鍊拉下,並解開乳罩。把袖子從
膀臂褪下,見到慧珊健美的胸。兒子說了一聲,說︰媽,妳身材比我想像的好,
皮膚比許多少女還要細滑。我們以後作愛,妳都要給我都看一遍。然後就在她肩
頭,頸彎吻下去,吻她的背和乳房外側。

  慧珊幫忙把阻礙著他吻乳房的乳罩和裙子都剝下,兩臂交疊胸前,把乳房一
擠,乳溝深陷,更見豐滿。兒子拉開她的膀子,略為撫弄她的乳房,和她赤條條
的大腿,有點震顫。慧珊如此赤裸在兒子跟前,裝作鎮定,想到將要發生的事,
就由心裡抖起來。現在,身上什麼也沒有,只有一條寶石項鍊和指頭一顆耀眼的
鑽戒。項鍊是生日禮物,而戒指是定情的信物。她肯定,兒子對他的戰利品十分
滿意。

  一切都在慧珊預料之中,兒子必定會為她嬌媚而傾倒。他裝作輕鬆,其實急
不及待,站起來,也脫去衣服。慧珊雪白的裸體,閃爍著炫目的光芒,他的眼睛
聚焦在那深深的乳溝。她刻意捧著雙乳,狀似害羞、掩護,實則托起峰托。

  慧珊低著頭,說︰「你說要和我作愛,是真的嗎?」

  「戒指你己戴了,都說好了。我們就按說定的進行。」

  慧珊說︰「你真的想和我做愛?」

     「就算今晚不作,早晚也要作的,對嗎?」

  慧珊說︰「如果我說不,你會不會?」

  「憑我的感覺,我知道,妳不會說不的。」
  
  當然,慧珊不會說不,否則怎樣解釋她會全身赤裸的在兒子的床上。她毫不
抗拒就接受了兒子的和她接吻,然後,愛撫她,在她最袐密的地方,他撩撥了。
慧珊擡頭一看,看見鏡子裡兒子開始撫觸她敏感之處,在她唇上親吻,並輕撫她
的臉的鏡頭。耳邊儘是如何愛她的情話。她對自己說,這個選擇可能是對的。就
張開膀子,環抱著兒子,讓一對乳尖抵住兒子的胸口。兒子對母親的反應喜出望
外,也環抱著她,說︰「媽,妳己經是我的嗎?」慧珊沒回答,只仰臉迎上兒子
的一吻。兒子不待她回答,就水推舟,壓在她身上。她看見,那個以舌頭打通門
路,快要挺進她身體裡的男人,就是她愛的人。

  兒子顧著吻她,愛撫她,卻顧不著進入她。兒子的手忙腳亂讓她懷疑兒子所
謂的風流史是捏造的。或者和母親做愛有些不同,令她無法一插即入。但慧珊只
用指頭把住兒子的肉棒,就找到方向,長驅直入,填滿了她。陰道肉壁替她在想
像中形狀和尺寸。她上身的兩團肉和下身的另外兩團肉,在兒子手中擁壓了幾
下,比一比那個結實,那個有彈力。慧珊會心微笑,她相信兒子是滿意的。隨後,
兒子捧住她的屁股,想要再挺進深入。但她的子宮己給頂到盡頭,實無法再擠進
一點。那是個好現象。慧珊心裡己明白,只要兩條腿把兒子盤住,就會為兒子製
造一種有如進了處女的陰道的效果。

  做過愛之後,兒子把慧珊她像個嬰兒緊緊的抱住,令她透不過氣。她偎依在
兒子的懷裡。這就是結合成為一體嗎?慧珊想,看見鏡子裡兩個赤裸的身體骨肉
勻稱,是配得上的。

  兒子說,媽,妳不單看起來比想像的好,作起愛來也比想像的好。一切都太
好了。我們己經結合了,就不用害怕,放心把自己交給我。我會每個晚上和妳作
愛,出外公幹時帶妳帶在身邊,有空和妳環遊世界,把名家的時裝,最貴重的首
飾,香水,都買給妳,只要妳願意做我的女人。作愛過後,我己經知道妳願意了,
是嗎?明天我會差人去替妳把妳的東西搬過來。

  兒子的話是多麼委婉,令慧珊在兒子的懷抱著融化了。但用指尖撫摸兒子的
胸膛,說,你這些哄人的話,對多少個女人說過,我不介意你的過去。但你必須
答應我,好好的對我。你在外邊到底藏了幾多個女人,不要讓我知道就好了。但
回到我身邊,你要讓我得得你只我一個女人的待遇。我給了妳,即是己經和你結
合了。我是個專一的女人,只為一個男人而活。你要騙我的話,就騙到底。你知
道嗎?要媽媽為你獨守空幃,是很痛苦的事。寧願妳從來沒給我那些東西,和令
我覺得妳愛過我。明白嗎?

  「我不會的,我的多疑媽媽。相信我吧。」兒子對她微笑,並以深吻來肯定
他的承諾。慧珊仍未習慣和上床前仍是兒子的男人吻得那麼深,兒子的舌頭仍未
能探進她的嘴裡,嚐到她的津液。但她明白,明天晚上,當兒子回來時,她洽如
其份的做他的女人,主動獻給他這麼一個吻。要得到他再三保證,只愛她一個。

  那個女人不多疑。慧珊對男人的心摸得夠透了,保證是男人想得到女人時所
作的。但她不會相信兒子只需要她一個女人,兒子要在她身上要得到的是穩定的
關係,和成熟女人給他的體貼和順從。兒子一切的承諾慧珊都接受了,為了兒子
應許給她一切的好處。曾經滄海,也樂於有這麼一個歸宿,有一個肩頭可以靠一
靠。她寧願每天晚上等一個男人回到她身邊,按照他的吩咐,穿著性感的薄紗睡
袍內褲,塗上買給她的香水,和項鍊,把他迎接上自己的床上。

  討一個男人歡心,對慧珊來說,太容易了。由其是那個男人是她的兒子,他
的個性瞭如指掌,而且有幾份是她縱容而做成的。她只要做一個女人應該做的事,
在床上擺出各種誘人的姿態,嬴取兒子的嘉許,愛護和一切物質的供給。「媽媽,
就是這樣了。我喜歡。」這是兒子進入她之前常說的話。他們在床上是情人,兒
子和她做著男人和女人做的事。不過,兒子仍是把她當作媽媽,這是慧珊極力爭
取要保留的身份,雖然,大部份時間,她是兒子的情婦。

  慧珊心情是矛盾的,因為她的心機用盡在維持兒子對她身體的興趣。只要兒
子一天仍有興趣摸她的大腿,吻她,並對她說要和她作愛︳她就放心。慧珊其實
會料到,男人是天生的多妻主義者,自己的兒子也不例外。不過,她的安慰是衣
櫥裡掛滿了品牌時裝,高跟鞋和手袋,是和兒子到世界各地旅行時收購的。她戴
著的寶石項鍊也愈來愈珍貴,塗的是法國極品香水。手上幾張兒子給她的白金信
用卡,要刷就刷,這是男人最容易供應給他的女人的。逛公司累了,慧珊回到家
裡就躺在床上,等兒子回來。她會看著鏡中自己的裸體,把自己代入兒子,看自
己美在那裡,性感在那裡?她自念身材只不過普通。她漸漸相信兒子看中她,並
迷戀她,只有一個理由,就是兒子是個戀母狂。

  她覺得自己有點自戀怪癖,是鏡子裡她自己的影子造成的。在那張床上做愛
最讓她享受的,除了是有個男人對她說愛她,並觸摸她的敏感處,和他會把那東
西塞進她的身體裡,讓她感受到的真實感外,就是鏡中她給做著愛的畫面。當頻
密的性事漸次疏落,甚至有些晚上,沒有電話,人也夜歸,她仍在床上穿著最性
感的睡衣,躺著,為一個可能不會發生的作愛的場面作最好的準備。

  她漸漸明白,那面鏡子真正的作用,是給在下面的女人看的。讓女人看見她
的男人如何和她作愛,當她的男人還未回來時,可以用自己的手暫代著兒子那又
粗又硬的東西,在那陰暗、濕滑洞壁裡,插進去,挖下去,又抽出來。她要閉上
眼睛,讓兒子的面孔浮現出來,對她微笑,在她唇邊輕吻,並在她耳邊,稍聲地
說,媽,就是這樣了,我喜歡妳這個樣子。妳是我的了,我現在……要佔有妳﹗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