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淫亂生活 淫蕩的肉慾畫面

       今天這間大學女生寢室早早就熄了燈。 

  而且,大家也不說一句話,各自睡覺。 

  因為今天她們寢室留宿了一位家長。據說是王小蓮的在鄉下務農的父親王炳。 

  自從那次玩了「說實話」的遊戲後,全寢室的人都知道王炳每次來看女兒時,都會和女兒做愛。有一次何靜還代替小蓮接待了王炳,後來帶回了一罐香噴噴的鹹肉。所以全寢室的人都對他有好感。 

  於是有人就提議:「以後小蓮的爸爸來了,就到寢室 來好了。不用再去住什麼賓館了。」 

  誰知道這次外面下起了傾盆大雨,他回不去了。在沒人開口送客的情況下,王炳在這個女大學生寢室 住了一夜。 

  大約快半夜了,躺在女兒身旁的王炳陽具也已經翹了半夜了。聽聽寢室 已沒有了聲音,於是他慢慢地開始行動了。 

  懷 的女兒似乎已經睡著了,他輕輕地在她耳邊叫了聲:「小蓮。」 

  王小蓮迷迷糊糊地回應了一聲:「爹。」 

  王炳輕手輕腳地脫掉女兒的內褲,爬上她的身子。堅挺的陽具抵在女兒的陰道口上,屁股輕輕一壓。 

  「唔!」女兒有了反應,她摟著父親的身子,雙腿搭在父親的屁股上,細腰輕扭,迎合著父親的抽插。 

  皓月當空。月光下這間大學女寢室,一位老實的農民父親壓在自己青春美麗的女兒的裸體上,正耕耘著女兒白嫩大腿間的柔嫩的肥田。王炳叼住女兒的一隻乳 房,大口大口地吸著、咬著,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在女兒緊暖嫩滑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就像活塞一樣,出入之間帶出了女兒晶瑩的淫水。 
  不知不覺中,王炳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木架床受不住這額外的衝擊力,「吱┅┅吱┅┅」地發出了聲響。 

  陽具和陰道在快速的摩擦中都產生了強大的快感。 

  王炳喘著粗氣,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擊著女兒嬌柔的身子。 

  王小蓮在父親的抽動下嬌喘吁吁,挺動小巧渾圓的屁股迎合父親,她已迷失在父親帶給她的快感之中了。 

  在一百幾十下的抽插之後,小蓮達到了高潮,淫水透過陽具和陰道的間隙流到外面,又滑過暗紅的菊穴,滴在白色的床單上,濕濕的一片。 

  王炳知道女兒已經洩了,可他卻還在興頭上,陽具依然堅挺粗壯。女兒在高潮的刺激下已經迷迷糊糊的,癱軟昏睡下來。他看著女兒疲倦的樣子,他不再忍心去弄她。 

  忽然,一滴涼涼的東西滴在了王炳的背上,他伸手一摸,粘糊糊的還有一股腥騷氣味,如同女兒的淫水一般。難道上面┅┅王炳輕輕地下床,探頭向上鋪看去。 

  睡在王小蓮上鋪的是錢蘭,她此時正自摸自樂呢! 

  原來,錢蘭並沒有睡著,下鋪翻天覆地,淫聲大作,叫她哪 睡得著啊? 

  此時,她正自己找樂子呢。只見她一手撫摸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入內褲 摳弄,臉上迷醉的模樣讓人看了心癢癢。 
  忽然,她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看她。睜眼一看,王炳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呢。一時間,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伸在內褲的手,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只有閉緊雙眼假裝看不到,那樣子真是能迷死人了。 

  王炳爬到上床,一把拉下了錢蘭的內褲。她的手還捂著自己那少女的重要部位,藉著月光可看到她手指上晶瑩的汁液。王炳輕輕拿開她的手,只見烏黑的陰毛被淫水浸得發亮,一縷縷地貼在陰唇上。 

  「這丫頭流了不少水啊!」王炳看到這淫糜的景象,陽具堅翹的舉起來。他也懶得做什麼前戲了,老實不客氣的爬到發情女大學生的大腿間,雙手架起錢蘭的雙 腿,立馬就把暴脹的陽具插入了她早已潤滑得足夠了的陰戶中。  「唔!」粗壯的陽具帶著熱力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錢蘭禁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在同學父親的面 前露出這副淫蕩樣子,讓她異常害羞,她抓過被頭摀住自己的臉。 

  淫水氾濫的陰戶和火熱的胴體告訴王炳:身下的這位美少女需要他有力的撞擊!他跪在錢蘭的兩腿間,雙手揉捏著她發育得比小蓮更好的乳房,屁股大幅度地前後運動,一下下有力地把陽具插入那好像他女兒一樣的少女的陰戶中。 

  「噢┅┅唔┅┅」錢蘭扭動著細腰,一雙大腿無力地分在兩邊,雪白的屁股嬌羞地迎合著王炳的衝撞。  金品網獨家

  錢蘭的乳房比女兒小蓮的要發育得好,女兒的乳房一手抓下去就全蓋住了,而她的卻無法用一手握住。 

  「城市的姑娘營養好,奶子也特別大。」王炳心想,雙手更是大力地搓捏起來。 

  一會兒,他伏下身子,拿開她捂在臉上的被子,只見她已是香汗淋漓,一縷秀髮粘在額頭上,雙眼微眯,一排雪白貝齒緊咬著下唇,彷彿是想堵住那銷魂的呻吟聲,可是那聲音還是從不停張翕的鼻孔中鑽了出來。 

  王炳親吻著錢蘭,不,確切地應該說他舔著她的臉,吮著她的嘴,弄得她滿臉都是他的口水。 

  錢蘭只覺得一股濃烈的男人味道撲面而來,下身強力的快感已使她迷茫了,迷失了,她饑渴萬分,不由自住地張開小嘴尋找那瓊漿玉露,貪婪萬分地吮吸著王炳 的口水。她已忘記了羞恥,雙手緊緊抓著王炳的背脊,兩腿夾在他的腰上,雙腳不住亂蹭,小腰更是不停地扭動,迎接著他愈來愈猛的撞擊。 

  王炳吮吸著少女甘甜的汁液,結實的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進出陰戶間帶出大量的淫液,滑膩而火熱的陰戶令他快感倍升,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忽 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陣痙攣,陰道像小嘴一樣不停吮吸他的陽具,強力的快感頓時傳遍了全身,他剎間停下了動作,喉嚨傳出低低的吼聲。他洩了,滾燙的精液 深深地注入了少女的體內。 
  王炳從錢蘭濕濕的陰戶中抽出陽具,翻身下床,走到門口,「啪」地一聲打開了燈。剎時,七具少女的玉體便呈現在他的面前。錢蘭和女兒小蓮已經慢慢進入了夢鄉,而其餘的五位正慾火中燒,雖然也都閉著眼睛,但她們不是在睡覺,而是在等著王炳爬到她們的床上。 

  王炳就近爬上了孫麗麗的床,坐在她的身邊盡情欣賞她那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女胴體。 

  雪白的乳罩裹著豐滿的乳房,同樣雪白的內褲在她兩腿間勒起一座迷人的三角形小山丘,中間濕了一大片。她的腿光滑而修長,在燈光下閃著迷人的光澤。由於剛才是在手淫的緣故,她的臉紅紅的,猶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愛的鼻子下面那張殷紅的小嘴此時正不安地顫抖著。 

  孫麗麗才覺得床搖了一搖,緊接著就有一具男子氣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可是情況和她想的有點不一樣,對方遲遲不見行動,她幾乎要睜眼去看了。 

  忽然,一雙粗糙的手解開她的乳罩,蓋在了她的乳房上。那手上的老繭擦過她嬌嫩的乳房,令她酥癢難當。這雙手搓著她的乳房,捏著她的乳頭,使她禁不住呻吟起來,她感到乳房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著他那粗魯的動作。 

  一會兒,這雙手從她的乳房上移了下來,滑過平坦的小腹,來到她豐滿的臀部,輕輕褪下了她的內褲。 

  孫麗麗一絲不掛地暴露在這位同學的父親面前,她感到他好像停了一會兒,似乎被什麼東西迷住了。但只是一會兒,一隻粗糙的手便蓋在她嬌嫩的陰戶上,它輕輕地撫摸她的秘處,手指滑過她的陰唇,在她的陰溝上下撥弄。 

  「噢┅┅」孫麗麗低低地呻吟著
王炳低著頭仔細欣賞著這個少女的禁區,她的陰阜很有肉感,像個肉包子似的高高墳起,烏黑的陰毛已被淫水打濕,伏伏貼貼地粘在上面,她的陰毛很濃,把她的陰唇也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緊夾一線密合的粉紅肉縫。 

  王炳仔細地撥開陰毛,找到那個紅豔豔的小洞,它就像一張嬰兒的小嘴,正向外流著口水呢! 

  王炳射了兩次精的陽具在這迷人的景色下又漸漸地翹了起來,瞬間已脹得鐵硬。他壓到孫麗麗的身上,肉棒藉著淫水「滋」地一聲直入她的陰道中。 

  「唔!┅┅」火熱而粗壯的肉棒像燒紅的鐵棍,杵入了她的最深處,一下子填滿了她所有的空虛。 

  王炳輕輕地挺動屁股,讓陽具在她的陰道中慢慢地來回抽動,他一手撐在床上,一手搓捏那飽滿的乳房,一張嘴同時在少女的臉上亂舔亂啃。 

  「嗚┅┅嗚┅┅」她輕輕地呻吟著,那根又粗又燙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頂入她的深處,點觸她的敏感處,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乳房又彷彿似人家手中的麵粉團一樣,不停地被捏圓搓扁。身上強壯的男人壓得她無法動彈,她只有叉開雙腿任人蹂躪了。一條白嫩的大腿從床沿上掛下,不停地顫抖。 

  王炳慢條斯理地姦淫著身下美麗的姑娘,他在享受著,享受那靈活的丁香小舌,享受那滑膩芬芳的肌膚,享受那溫暖緊窄的陰道,享受這一切帶來的快感,射了二次精的陽具異常耐久,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好好享受。 

  過了一會兒,王炳擡起上半身,把孫麗麗的一雙粉腿最大限度地分開,由於房內燈火通明,王炳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陽具在這位姑娘粉紅的陰戶中一進一出, 那源源不斷的淫水被抽動的陽具一撥一撥地帶出了陰道口,順著股溝往下流,流到了早已水跡斑斑的涼蓆上。原本雪白的乳房被他捏得通紅通紅,乳頭突起,硬硬的 一顆如同花生米。 

  孫麗麗此時雙頰生霞,香汗淋漓,殷紅的小嘴嬌豔欲滴,女大學生已成了一個欲焰高漲、春潮氾濫的美嬌娘! 

  王炳看著她這副誘人的模樣,很是受用,不知不覺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唔┅┅唔┅┅嗚噢!┅┅噢┅┅噢┅┅」銷魂的感覺從孫麗麗的內心深處發出,通過她的小嘴和秀鼻發出了聲音。 

  她瘋狂地扭動腰肢,迎合著王炳強而有力的撞擊。 

  王炳抱著孫麗麗的雙腿,滿是鬍渣的粗臉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磨蹭,屁股快速地前後運動,狠狠地抽插著身下的美嬌娘,他的小腹與她的屁股碰撞時發出了富有肉感的「啪啪 」聲。 

  他的特號粗長的陽具在她那如洪水氾濫般的陰道中進出,每一次的進入必定鑽入她最深的地方,那是她的手和她自己的父親都未曾到達過的地方,那深藏著她最強的快感。 

  當然,王炳不知道這些,他只是一味地姦淫著她,一味把他的特號粗長陽具儘量的侵入她的體內,碰撞她花心最深處的一團軟肉。忽然,他感到她的陰道強力地收縮起來,一股熱流從她的深處湧出,包裹著他的肉棒。 

  他看到了孫麗麗緊咬著下唇,美目緊閉,秀眉緊鎖,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顫抖。她高潮了,在這個第一次見面的農民伯伯身下,她高潮了。 

  王炳又抽動了幾十下,才從她的陰戶中退了出來。孫麗麗白嫩的雙腿無力地分叉著,白色的液體從她的被蹂躪過的肉縫間地流出。她全身酥軟,癱在床上,只有胸膛在不停地起伏,惹得那對飽滿的乳房顫悠悠地抖動。 

  王炳看了一眼被他幹得奄奄一息的姑娘,心很是有種滿足感,他把陽具在她的大腿上抹了抹,站起身來。他的陽具依然堅挺,直愣愣地朝天翹起。他從她的頭上跨過,跨到了緊挨著她舖位的那個上鋪。  金品網獨家

  那個舖位是張小藝的,那個被封為校花,並且被公認為全校最有氣質的張小藝! 

  張小藝的身子直稱得上是粉雕玉啄,雪白的肌膚在日光燈下如凝脂一般,全身上下找不出半點瑕疵,淡淡的蛾眉如遠山上的一抹輕煙,一雙美麗的單鳳眼加上長 而翹的眼睫毛,黑珍珠般的眼珠正閃著誘人的光澤,小巧的鼻子有點兒挺,讓人覺得很秀氣,迷人的小嘴唇紅齒白,還有那圓圓的臉蛋和小小的下巴,一切的一切都 搭配得那麼完美、和諧。 

  當然,王炳這位農民伯伯他不懂得欣賞這些,他只覺得美!他覺得如果有仙女的話,那麼這個美麗女孩就是掉落凡間的仙女。 

  燈光下的張小藝溫順而美好,兩隻不加海綿的乳罩包著她引以為豪的乳房,平坦光滑的小腹,蕩起一個小小的漩渦,一條白色純棉的內褲裹著她渾圓結實的屁股,白嫩的大腿靜靜地分叉著。 

  王炳輕輕地撫摸這雙嫩滑的玉腿,生怕自己粗糙的雙手會擦破她那剝殼雞蛋般的肌膚。 

  小藝豐腴而不失苗條的身子不住地輕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正幽幽地看著眼前這位強壯的農民伯伯。 

  王炳慢慢地把手移到了那層薄薄的布片上,高高墳起的小丘似的陰阜很有彈性,這種彈性和著熱力透過布片傳到了王炳的手上,這熱力還有內褲上的水跡充分表露了她的需要,她需要一個男人。

  她需要,所以她配合,所以王炳就輕而易舉地褪下了姑娘的禁區上唯一的一塊布片。 

  他把她的雙腿最大限度地分開,她的陰部在燈光下毫髮必現。她的陰毛相比孫麗麗要少得多,只在陰阜上有少量覆蓋,但是分佈很有致,甚至可以看清楚潔白陰 阜上的青黑色毛根。烏黑的陰毛沾了淫水而發亮,柔順貼在陰阜上面,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上沒有一根毛髮,中間那道鮮紅的溝子充滿了晶瑩的淫液。 

  這景色真是太誘人了,王炳情不自禁地把頭伏到她的兩腿之間,一股醉人的幽香鑽入他的鼻子,他大嘴一張,包住整個陰戶,舌頭沿著溝子上下翻捲,瘋狂地舔吸那蜂蜜般的汁液。 

  「啊!┅┅」小藝舒服極了,陰道口的那條舌頭像泥鰍一樣地亂扭亂鑽,舌頭上的味蕾蹭過陰蒂時那酥麻的感覺令她快感疊生,一股股熱浪湧出了陰道口。 

  她白嫩滑膩的大腿緊緊地夾住了王炳的頭,臀部不停地扭動,讓自己的嬌嫩之處迎合他那舌苔很厚的舌頭。 

  王炳嘴巴忙活著,雙手也並沒有閒著,乳罩已被推到了小藝的脖子下面,那雙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小藝的兩隻乳房。 

  飽滿而有彈性的乳房在他手中變幻出各種形狀,雪白的乳肉從他的手指縫中綻出,粉紅的乳頭在他手掌上的老繭的刺激下已經突起像花生米般的一粒。

  王炳的舌尖鑽入她的陰道口,一個勁地往頂,可是光靠舌頭的力量無法頂開她陰道的肌肉,他被擠了出來,只能在離陰道口一點點深的地方卷一下,帶出一股蜜汁然後大口的嚥下。 

  也不知道嚥了多少口了,王炳總算擡起了頭。 

  小藝緊夾的雙腿讓他有點呼吸困難,他大大地喘了一口氣,抹去嘴唇邊和鼻尖上的淫水,擡起小藝的豐臀,一手扶著陽具使龜頭對準陰道口兒,屁股一挺,烏黑粗大的肉棍藉著滑膩的淫液,勢如破竹般進入了這位大學校花的陰戶中。 

  「哦┅┅」銷魂的聲音從小藝的喉嚨中傳出,充實的感覺傳遍了她的全身。 

  王炳全身壓在小藝身上,剛吻過她陰戶的大嘴此時包住了她的小嘴,胡亂地啃,寬闊黝黑的胸膛擠壓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結實的屁股來回做著運動,陽具一下一下地杵入她的陰道中。 

  小藝的陰道很緊,陰道嫩肉緊緊地裹著他的肉棍,兩片肥厚的陰唇在他刺入抽出間不停翻動,由於淫水的滋潤,王炳的大陽具順利地進出著。 

  迷亂的小藝不自覺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任由王炳肆意的吮吸,同時又絲毫不覺噁心地嚥下他的口水。她雙手緊緊纏繞著他的脖子,雙腿夾著他強壯有力的狼腰,又白又大的屁股不時地向上擡,迎合著他的抽插。 


  王炳從沒想過自己能和這麼美麗的姑娘做愛,鄉下的女子不是樣子差,就是烏漆抹黑的,哪會有這麼白嫩又這麼美麗的姑娘啊,他告訴自己,他要在她的體內射精,要她永遠留有他的印記。他決定要好好玩弄身下這位小綿羊般的姑娘。 

  一陣正面的抽插結束後,王炳翻轉她的身子,讓她跪在床上,性感的圓臀高高翹起,粉紅的肉眼從後面露出,那 正流著晶瑩的泉水。 

  王炳對準了陰道入口再次把陽具刺入她的體內,他捧著她的雪臀賣力地抽送著,小腹撞在她屁股片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小藝此時香汗淋漓,全身如發燒似的熱力逼人,原本整齊的劉海淩亂不堪,她把臉埋在了枕頭,不時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她全身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要不是王炳提著她的臀部,她早就趴在床上了。 

  這樣的姿勢幹了一會兒後,王炳又讓她仰躺著,提起她柔弱無力的雙腿,往外分開,一直到達最大限度,使得她肥美的陰戶完全從腿間突了出來,他握著肉棍又一次進入她的身體。 

  王炳特別喜歡這種姿勢,因為這樣不僅能夠完全進入,而且可以清楚地看到陽具在陰道中進出的情景,這使他非常的興奮。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粗壯的肉棍在這個美麗的姑娘陰戶中進進出出,看著她那兩片紅紅的陰唇不停翻動,看著那淫水從兩人性具的縫隙中滲出。 

  他享受著她的身體,欣賞著她的表情,雙重的快感讓他不停地加快速度。 

  小藝已經魂飛九天了,她的意志已經模糊,只有雙腿間傳來的快感是她唯一的感覺,她的兩隻小白兔似的乳房在王炳有力的碰擊下不停跳動,她雙頰緋紅,星眼迷離,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 

  高潮就快到了,王炳粗重的呼吸聲,小藝銷魂的呻吟聲,陽具快速進出陰戶所發出的「滋咕滋咕」的春聲,還有他小腹撞擊她屁股發出的「啪啪」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幅淫蕩的肉慾畫面...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