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疼 爹地 我好疼

疼,爹地,我好疼
     雖然知道日本紅燈區的姑娘膽子大,但沒想到竟然這麼執著,唐糖又握了一個雪團,指著剛將衣服上雪撲掉的那姑娘,「再不走還打你,He is my boyfriend and…… he can  only have sex with me! 」
     那兩個人看著唐糖手中的雪團有些緊張的向後退了退,這時候唐仕仁伸手將唐糖手裡的雪扔下去,握住她凍得有些紅的小手,「我喜歡你剛才說的那句英語。」說著,在她嘴上親了一口,雖然有很濃的酒味,但他喜歡。
     沒說錯麼?唐糖當時想到的就是這個,要知道以她那破爛英語能表達明白就好不錯了!
     唐仕仁打開副駕駛的門讓唐糖坐進去後給她扣好安全帶,然後自己坐進駕駛座發動車子,那幾個女人不敢再向前,似乎被唐糖的氣勢嚇到,也似乎是聽懂了唐糖說的英語,要不就是唐仕仁拒絕的意思太明顯,反正她們是放棄了。
     回到酒店客房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其他人還沒回來,唐糖已經沒有那麼暈了,但還是有些興奮,她在屋裡轉悠了兩圈後坐在榻榻米上問唐仕仁,「爹地,那幾個女的跟你說什麼了?你當時很凶。」
     唐仕仁脫了外套,坐到唐糖身邊,回想了一下說,「她們說你喝多了一定不會讓我盡興,還說她們的服務會非常好,保準我滿意,我可以選一個也可以選四個……」
     唐糖一聽那個氣呀,站起來邊脫衣服邊向地上摔,「放屁!她們說我不行唄?意思是她們床上比我厲害?我拍死她們……」將圍巾帽子都甩到地上後,唐糖坐下來捂著臉,「唔……我還真不行,我害怕呀爹地」
     唐仕仁從來不知道唐糖說的害怕真的是在害怕,他一直以為她是對男女情事懵懂的擔心和不安。伸手抱著她,輕撫著,「我是唐仕仁,是最愛唐糖的天狼星,唐糖遇到唐仕仁後,不需要擔心任何事,要相信他!」
     唐糖點著頭,「我想相信,可是,小天狼星,你以前是不是不太喜歡我?」
     唐仕仁聽完就笑了,好像這是多麼可笑的一個笑話,「我沒有一秒鐘覺得不喜歡你過。」
     「可是,你給我開家長會的時候為什麼跟我說你比較忙,一直到我生日都不會來找我?你明明不忙的,你一直都放假呢!我想不明白,不明白……」
     唐仕仁聽她說完,有些好笑有些心疼,「為什麼不早問我?……原來寶寶喜歡隱藏心事。」
     「我不敢問呀,」唐糖閃爍著大眼睛,「我怕你是因為不想跟我在一起才那樣說的。」
     「其實我怕忍不住想要跟你在一起才那樣說的,糖兒沒成年呢,我對你心思那麼不單純這不是要教壞小孩子麼,所以我想等你的生日,等你長大呀。」唐仕仁 解釋給她聽,語氣疼寵的像是在哄小孩,其實喝多的唐糖鬧脾氣不就像是小孩撒嬌麼,「寶寶,以後想不明白什麼就問我,我一定告訴你。」
     唐糖消化著唐仕仁的話,「是這樣呀!」說完,還傻笑了兩下。
     唐仕仁看她那傻乖傻乖的樣子,心裡直癢癢,「以後還要給你喝酒,話這麼多。」而他喜歡聽她講話。
     「再也不喝了,頭暈暈的。」唐糖搖了搖小腦袋,躺到了榻榻米上。
     剛躺下,電視機就響了起來,倆人都有些納悶,唐糖本來被嚇了一跳,突然想到什麼,伸手在身子底下掏了掏,掏出了一個遙控器,她坐起身搖了搖手中的遙控器笑的特別嬌憨,「日本的電視節目會不會放A~V呀?」
     話音剛落,電視上就傳來『嗯嗯……嗯……啊……啊……乙太、乙太……雅蠛蝶……』的聲音。
     兩個人立刻傻了,真的有這種電視節目?
     並且畫面是高清的,真是該死的清晰無比。
     光著身子的男人伏在靠著書桌的女孩身上,女孩穿著校服,衣服的鈕子已經被解開,上身露出一對豐滿的肉肉,並且其中一個被男人含在嘴裡,下面短短的裙子已經被掀到腰間,男人的手在底褲中探索……
     唐糖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比喝完酒後還紅,簡直紅透了!
     畫面太邪惡了,在教室中、和高中生……
     「她……她說的什麼?」唐糖問完這話就想咬自己的舌頭,懊惱的拍了下自己腦門,我在說什麼?
     天知道她僅僅只是想轉移下注意力!
     「嗯……她說的是,疼,不要。」唐仕仁還真回答。
     咳咳,唐糖儘量讓自己顯得鎮定,「你不是不懂日文麼?」
     「寶寶,你還要繼續看下去嗎?」唐仕仁說著解開自己的襯衫鈕子,轉頭看向她,眼神中有她陌生的情緒,敞開的衣襟讓他整個人都顯得不羈,他輕啟嘴唇,「我可能會受不了……」
     誰要繼續看下去!要看也偷偷回家看,跟他一起還不羞死!
     唐糖拿著遙控器一頓亂按,終於將電視成功弄黑了,滅掉!
     可是,突然間的安靜,更尷尬了,甚至兩人的呼吸都聽的一清二楚。
     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還是房間太熱,唐同學只覺得自己的體溫不斷升高,現在要怎麼辦?她真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
     就在她內心糾結著要如何的時候,唐仕仁的手伸到了她臉頰處,不輕不淺的撫摸著,溫熱的掌心漸漸向下,伸進毛衫領子中,解開襯衫的鈕子,他的手在鎖骨處流連一番漸漸向下,他的唇似有若無的親著她另一側的臉頰、嘴角、嘴唇,呼吸的熱氣蒸騰著唐糖,似乎她的臉更熱了。
     恍惚中被他壓到榻榻米上,又是一陣眩暈,在上面的他手肘撐在她胳膊兩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似笑非笑的面容十分柔和,美的不真實,她一定喝多了,心裡想著,日本清酒以後可不能再喝了。
     唐仕仁輕聲問,「想不想試試?」低沈沙啞的嗓音性感的一塌糊塗,簡直要讓她再醉上幾分。
     他說,想不想試試?這麼誘人的五個字,聽的唐糖全身發軟,腦袋發懵。
     「試……試什麼?」唐同學一緊張,腦子和嘴都變笨了。
     「就剛才電視上演的那個。」唐仕仁舌尖在她唇線上流轉,後輾轉含住她的耳垂,炙熱的、淩亂的呼吸在耳邊感受的特別清晰,「嗯?」他等不到回答,既性感又迷人的一聲「嗯」讓唐糖耳朵麻麻的。
     「不要,她都說乙太了,我怕疼。」唐糖眯著眼睛,臉頰紅撲撲的,看似喝多了,其實還有理智。
     「你不要的話,我就會疼。」唐仕仁嘴唇壓在她的唇上,似有若無輕舔著,說話的時候一股清冽好聞的男性氣息被唐糖全部吸入鼻腔中,竟是異常的滿足。
     「你哪疼?」唐同學覺得唐仕仁在騙人。
     「唐小弟疼。」賣萌的唐仕仁能秒殺一切。
     誰來救救她!好色的唐仕仁太可愛了有沒有,要堅守不住了。
     「……我、我覺得我還是想看電視。」唐糖眼巴巴的看著唐仕仁,十分期待他離開她的身上。
     唐仕仁盯著唐糖看了一會兒,輕輕一笑,「想學一學怎麼做的?也好,國內青少年的性教育終歸太保守了。」
     唐仕仁起身不再壓著她,唐糖也趕緊爬起來拽了拽衣服坐好。
     唐仕仁將電視機打開,還是剛才那個台,那倆人已經全部脫光躺到了鋪在地板的毯子上,而他們的姿勢,唐糖知道,俗稱六九,女人光著身子壓在男人身上哼 哼唧唧的,唐同學竟然瞬間意淫到了她趴在唐仕仁身上的樣子,臉開始變得火熱,趕緊用手拍了拍,「換個台吧!」沒辦法,臉皮實在是不夠厚。
     「要看什麼?」唐仕仁一挑眉。
     「……哆啦A夢吧。」
     「寶寶你覺得我現在有心情陪你看哆啦A夢?」唐仕仁眉頭一皺,那表情好像在說『你在逗我嗎?』
     「不……不然奧特曼或者小丸子都行。」唐糖趕緊說,「蠟筆小新也行,蠟筆小新也露小,看他的和看這個男人的一樣……」唐同學說到後來漸漸消了聲,她在說什麼?
     她都要哭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那不如看我的吧。」唐仕仁看她那懊惱害羞的小模樣,心癢難耐呀,索性將電視一關,轉身再一次將唐糖壓在身下,手探到身下毫不客氣的拉開她的腰帶。
     褲子被脫下去的那一刻唐糖才反應過來,啊啊啊的緊張的叫了幾聲就被唐仕仁堵住了嘴,舌尖糾纏著她的小舌,滑膩柔軟;他的手也不老實,隔著毛衫揉著她 胸前的飽滿,絲毫沒有平時的溫柔,另一隻手鑽進衣衫中,很有技巧的一挑,毛衫鈕子全部崩開,連著襯衫打底衣一起被他脫下扔到了一邊。
     他伸手拽起唐糖,讓她坐起身正對跪著的他,「幫我解開。」
     他說讓她幫他解開腰帶,她伸著腿坐在他腿間做著心理掙扎,他好像等不及了,拿著她的手放到小腹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輕哄著,「寶寶乖,解開它。」
     是眼中情意太滿還是聲音太好聽,唐糖終究伸出了手,打開他的腰帶扣,又在他手帶領下拉下了褲鏈,其餘的說什麼也不做了,只知道拍著臉頰降溫,再擡頭 看他的時候,他剛將襯衫扔離,全身只剩下一個底褲,她坐的姿勢簡直太好了,臉離他那很近很近,甚至裡面的形狀都看的十分清晰,驚嘆一聲趕緊躺倒遠離那,這 模樣像是受驚嚇的小貓,可愛的只能讓人獸~性大發。
     背底一涼,他的手已經伸進去將胸衣解開,如今都已經做的如此熟練了,扯開胸衣,他手肘撐床懸在她的上方,「你這個樣子簡直要迷死人了。」
     話音一落,低頭吻住她,舌尖掃過她口腔的每一處,手遊走在她的身上,其中一個飽滿被他握住揉捏,嘴唇滑到耳際,脖頸,鎖骨,手也由胸前滑到腰際,小腹,漸漸,手指伸進底褲下,穿過密林,來到那神秘的地方,唐糖嚇得緊緊抱住他,「爹地,你的手……你的手……」
     「手怎麼了?」他壞笑著明知故問。
     「嗯……在……在摸哪裡?」她已經說不完整話了,聲音呻吟著似乎要哭了。
     她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手指每個細微的動作。
     「下麵!」回答的十分言簡意賅,他在摸下面,「寶寶……濕了。」他輕含著她的耳垂,曖昧的話語輕柔的隨著熱氣飄到她的耳中,惹起一陣酥麻,從腳趾到大腦都是麻的。
     多麼有禁忌感的兩個字,簡直要讓人瘋狂,唐糖悶哼著,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恐怕一不小心叫大了聲音。
     唐仕仁唇舌慢慢下移,終於到了她的胸前,輕咬舔舐,曖昧的吸吮聲音在安靜的房間極其清晰,在他唇舌如此繁忙之際,他下麵的手始終沒離開那裡,遊走在那四周來來回回,輕柔撫摸、碾壓、磨蹭,卻終不忍進去分毫。
     「爹地,受不了了,不要了……」唐糖搖著頭,只覺得有電流陣陣劃過全身,不知道說的是哪裡受不了,只是不住的呻吟。
     唐仕仁也沒讓她失望,擡起頭來看著那嫣紅的臉蛋,手也抽了出來拿到兩人眼前,邪氣的眼眸流轉,這樣的唐仕仁簡直是魅惑。
     唐糖瞥見他修長的手指泛著水光,轟的一下臉變的通紅通紅,唐仕仁看著自己的手指微撇眼角輕輕的問,「嗯……你要不要……」
     「不要,不要。」唐糖幾乎是立刻就大喊道。
     「那好吧。」說著,他將手再次滑到她的小腹,絲毫沒見猶豫的扯掉底褲,起身將自己的也剝的清光,俯身摟住唐糖,「本來想問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呢。」他滿眼笑意。
     「什麼?」唐糖立刻瞪大了眼睛,立刻有種上當受騙的委屈感。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以為你想說我要不要嘗嘗,電影、小說很多都那麼講的,當然這種話唐糖是死也不會告訴他的,「啊……」
     突然她忍不住輕叫了一聲,因為察覺到兩人已經都是光溜溜的了,而且他的某處正抵在她那裡,硬硬的火熱,簡直要灼燒了她一樣。
     「你快拿走,爹地,快拿走,我怕死了……」唐糖摀住臉小聲叫道,那聲音聽起來很像撒嬌。
     唐仕仁低頭吻著她的手背,壞心的動了動跨,本來想告訴她沒關係的,但這個動作實在太玩火了,讓兩人都有些受不了,他輕喘著壓在她身上緩了緩,然後坐起身,抓著她的腳腕,打開雙腿,眼睛瞬間光亮起來,他屏著呼吸,「簡直要瘋了……」
     他似乎要迷失了,伸手再次去觸摸她那最敏感的部位,她驚呼著要合攏雙腿,卻被他用手擋住,「我不得不說,你美極了!」
     他仔細的看著她,看著自己的手在那裡遊走,看著她為他動情……
     「爹地,爹地,你就是趁我喝多了欺負我……」唐糖眼淚汪汪的看著他。
     「你今天喝不喝酒,我都不會放過你。」唐仕仁擠到她腿間,單手撐在她胳膊裡側,另一隻在附近的衣服裡翻騰著找什麼東西。
     「哦,還有五分鐘……」他拿著手機看了一眼,聲音聽起來十分懊惱,「寶寶,我無法忍受了,你先安慰一下我……」
     「什……什麼?」她不明所以。
     手被他牽引著來到他的胯間,巨大、熱燙、光滑是入手的感覺,她有點被嚇到,不管有多少理論知識,但實踐還是第一次,小女孩終究是小女孩,但被他攥得 緊緊的抽不回來,他眯著眼睛皺著眉頭十分難受又十分享受的樣子,粗喘著露出一絲笑,「寶貝兒,你不是膽小的人,也不要再有什麼心理障礙,我是爹地,你願意 和我做的不是嗎?」
     唐糖一直覺得自己腦子暈乎乎的,到了這一地步了,他又說著這樣的話,哪裡經得起誘惑,本來就是對性充滿好奇的年級,又在酒精的慫恿下,有了衝動。
     她小心翼翼的低頭看去,滿眼淫靡景象,唐仕仁見她有所鬆動,鬆了手,只剩下她的白嫩小手在握著那裡,她甚至有些顫抖,微微動了動,他的喘息聲似乎大了很多。
     「快點……」他呻吟。
     唐同學咬著嘴唇,動了幾下,這已經是最大極限了,手中的感覺已經無法形容了,唐仕仁緊閉著眼睛氣喘吁吁,當然會有變化,對於唐糖來說這簡直太陌生了,她一副為難的樣子看著手裡的東西,「爹地,我真的很怕,它……它太……」這讓她怎麼啟齒?
     他輕笑,低頭看她,「太大了麼?」
     話音剛落,手機響起來,唐糖知道那是他的鬧鐘鈴聲,奇怪他為什麼定這個時間。
     他伸手按了電話,看向唐糖,眼中似乎有光亮劃過,那笑容十分輕鬆,有種「終於」的情緒在其中。
     「寶寶,生日快樂!」他俯身,貼著她的嘴唇,說的深情。
     原來是午夜十二點到了,也是她的生日。
     唐糖心想,肯定沒有人像她一樣,光裸著全身被男人壓在身下,敞開著大腿來接受別人的生日祝福。
     他親了她幾口,起身,拿著自己,對準她那裡,「這是我送你的成人禮,可能會很疼,但快樂一定更多……」
     「爹地,不……」不對,哪裡不對?
     唐同學已經說不出話了,硬物擠進去的撕裂感席捲全身,她叫著繃直身子,絲毫不敢放鬆,手緊緊抓著他的胳膊,不對,弄錯了……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