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倫戀情 巨乳姐妹雙飛

一個禮拜六早上,我來到我乾姐秋秋的家裡玩!乾姐是我同學萍萍的姐姐,綽號叫「奶瓶」,兩姐妹的身材都算挺不錯的,屁股高蹺,胸部高挺。我常常到她們家做客,都會趁機到陽台欣賞她們姐妹兩的乳罩,兩人的胸部目視起來,都算挺有料的!
乾姐秋秋的胸圍比較大,都是奶罩型式的,拿下來仔細瞧瞧,38D的標籤映入眼簾,不愧是乾姐,這麼大的胸部,握起來一定很爽。而涼在旁邊則是純白色的少女型內衣,看來應該是我同學萍萍的,全都是白色的胸衣,沒有罩杯Size,目測的心得,應該只比乾姐小一些些而己,而這些運動型的白色胸衣蕾絲邊緣,都一點點泛黃了,可能是撿之前乾姐穿過的吧!但晾在一旁的內褲就性感的多,不是蕾絲網紗透明的,就是丁字褲。看來看同學是騷在內裡。
而乾姐的胸罩,有紅色、黑色、紫色等,還有幾件是無肩帶的,但一旁的內褲,就保守的多,多半是些平口的棉質內褲,但看起來都非常的乾淨,好像沒穿過一樣!猜想,乾姐平常可能都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吧!
鼻子靠近兩人的貼身衣物聞了聞,儘是些洗衣精的味道,可惜不是原味的了。但撫摸過乾姐的奶罩以及萍萍的薄紗小內褲,幻想著這些衣服所包覆的肉體,讓我真想掏出老二,狠狠插爆這兩姐妹。
這天早上,趕了大早來到乾姐家裡,乾姐揉著剛睡醒的雙眼,來幫我開門。乾姐的爸媽昨晚回南部老家去了,萍萍今天要上輔導課,要到中午才會回來。所以今天只有乾姐一人在家。乾姐開完門後,打著哈欠又回到房裡,倒頭就睡,要我自己坐坐。
本想來去陽台欣賞欣賞他們姐妹兩的內衣褲,但看到陽台空空如也,覺得有點點失落。來到浴室,卻給我意外的收穫,原來乾姐昨晚沒洗衣,姐妹兩的「原味」內衣褲正放那。這時想起這時乾姐還在睡!於是便拿起兩人的原味內衣褲聞了聞。
乾姐的白色棉質內褲,一點味道都沒有,果然猜的沒錯,乾姐沒穿的內褲的習慣,只是怕被家人發現,所以就丟到浴室裡去洗,拿起乾姐的紫色胸罩,湊近一聞,一股汗臭混合著少女體香,老二蹺的老高;再拿起萍萍的薄紗小內褲,看到包覆著私處部位,幾根陰毛還殘留在內褲上。拿近一聞,一股刺鼻的味道,少女私處的味道,還是第一次聞到。
龜頭漲到受不了,就將萍萍的薄紗內褲套在頭上,將包覆萍萍私處的部位,罩著鼻子,一手撫摸著乾姐的奶罩,一手套弄老二,幻想著一手抓著乾姐的奶子,老二插著小穴,由於太過刺激,沒幾下就噴射而出。
將浴室收捨完畢之後,離開浴室來到乾姐的房門口,輕輕扭開乾姐的房門,看到乾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剛剛開門時沒注意看,乾姐只套著一件大T恤,黑色奶罩的蕾絲印矇矓可見,白晰的大腿外露,此時我想到乾姐幾乎是不穿內褲的,突然有種想幹她的衝動,雖然剛剛已經打了一槍,但仍抑制不住性的衝動。
乾姐睡的很熟,我小心的將房門反鎖,乾姐的房間隔音不錯,關上門之後,外面很難聽到裡面的聲響,剛好附近的鄰居也都不在家,真是天賜良機,打算趁此機會,把乾姐給強姦了。
悄悄來到乾姐床尾,視線來到乾姐的兩腿中間,大T恤向上翻起,黑拗拗的森林下,是乾姐的美穴,小小翼翼的將乾姐的兩腿向外分開,粉絕色的陰唇映入眼簾,一條小細縫內,就是令男人消魂的美穴啊!
我拿出打手槍用的潤滑液,塗滿整根陽具,爬上乾姐的身上,將龜頭頂在乾姐的陰道口,此時乾姐被我的動作弄的有點醒來,我見機不可失,兩手向前一抓,用力捏住乾姐38D的大奶。
乾姐此時被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來,只感覺胸前一緊!張開眼見到我,一時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感覺到下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感。秋秋知道,那是處女膜破裂的痛楚感,而且,還是是被乾弟的懶叫給頂破的。乾姐被此時的景像給嚇呆了,竟忘了要反抗,任憑我不斷的頂著她,因下體的疼痛,兩行清淚直流。
我兩手抓著乾姐的胸脯,下體不斷的擺動,將大肉棒來回抽插著乾姐的緊屄,說著:「乾姐,妳的奶子好大,雞巴穴好緊,好舒服喔!」大肉棒被乾姐的陰穴緊緊的包覆著,陰道深處一陣陣強烈的吸入感,每每當我的陽具抽出時,又深深的幹入。
龜頭上雖然塗滿的潤滑液,但乾姐陰道緊窄的程度,讓我進入時也受到一些些阻擬,但腰力夠,感覺頂破了一層薄膜,就幹的盡根而入,陽具插入秋秋的陰道之後,秋秋張大口直喊痛。心想,乾姐該不會還是處女吧!奮力的進出著乾姐的陰道,一絲絲的處女落紅,隨著陰莖的抽插而帶出!得意的看著乾姐:「乾姐姐,原來妳還是原裝貨喔!剛好,我也還是處男,剛好讓我幫妳開封,享受轉大人的感覺吧!」
順手抄起乾姐脫在一旁的白色棉質內褲,擦拭著秋秋陰唇上的處女血,做為乾苞的證據。放下內褲後,將秋秋身上的T恤拉起繞過頭套在後頸上,此時乾姐的兩手由於衣服的束縛,往左右一擺,整個人呈一個大字型。
但高聳的奶子,被一件黑色無肩帶的胸罩包覆著,黑色奶罩襯托著雪白的乳房,兩手開始撫摸秋秋的胸部,下體奮力一頂,插到底之後,就暫停了活塞動作。一雙魔掌搭上了乾姐的奶子,隔著奶罩按撫著,這對奶子堅鋌而有彈性,少女的肉體果然就是不一樣!
隔著胸罩摸了一會兒,有點不過隱,兩根手指頭從奶罩上緣申進去,夾住乾姐的奶頭,乾姐則是因為我下體的動作暫停了,得以喘一口氣,沈浸在我的愛撫,而漸漸的發出伸吟聲,而當我的手指頭碰觸到秋秋的奶頭時,秋秋像是觸電般的抖動著身子,發出更大的申吟聲!
是該讓乾姐的奶子出來透透氣了,由於乾姐今天穿的奶罩是屬於前扣式的,很容易的就把內衣的鈕子打開,兩個乳罩向外一翻,雪白的乳房蹦了出來,38D的豪乳由於失去內衣的支撐而擴開,形成飽滿而圓潤的球形,兩點小巧而粉紅的乳頭聳立著。
我趴上去,用嘴整個含住乾姐的奶頭,開始品嚐著乾姐的奶子,當我一吸吮到秋秋的奶頭時,乾姐開始扭動著身體,但不動還好,一動又我插在她下體的男根進出了一下,由於剛開苞的陰道里,殘餘的處女膜會被我龜頭的摺花碰觸到,再次抽動陰道里的痛楚神經,讓秋秋停止了身體的擺動。
但我仍不放過她,不光是用嘴含著乾姐的奶,還用舌頭開始觸碰著秋秋的小奶頭,繞著乳暈打轉,另一手也沒閒著,也用指縫間夾著另一邊奶子的奶頭揉動著。乾姐被我的舔的下體開始分泌愛液,感受陰道暖呼呼的。
擡起頭看著秋秋說:「乾姐,妳的奶子好大,好好吃喔!舔的妳很爽吧!妳的雞巴穴都濕了,想不想被幹了啊!讓我用大肉棒插插妳。讓妳爽一下吧!」秋秋抿著嘴不說話,但臉面緋紅,看來是動了情了。
我說:「不回答就是默認囉!好~開始好好幹妳囉!」
說完就開始奮力抽插,陰道里多了秋秋的愛液潤滑,抽送過程順利的多,濕濕滑滑的,真是舒服,秋秋被我幹的玉腿亂伸,不斷的伸吟,狂拉猛抽的三百多抽之後,秋秋身體戰抖著,陰道開始強力收嘗,一股精水衝擊著龜頭,我讓乾姐達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而我也加緊速度,陰莖猛抽著,龜頭一麻,精門一開,一股滾燙的陰精疾射而去,直達秋秋的陰道深處。
乾姐不僅被我開了苞,還被我內射,算是被我徹底玷汙了,射完精後,感覺有點累了,就趴在乾姐的胸前,邊撫摸著乳房,略事休息。但陰莖仍捨不得抽出來,繼續將陰莖泡在乾姐的陰道里。
休息了一會兒,起身將陰莖抽出秋秋的陰道,原本的小細縫由於被我的大陽具給開發了,無法緊閉而微微張著,剛射進去的精液混合著秋秋的處女血,緩緩的從陰道口流洩而下,沾染了大腿內側及床單,而我的龜頭也沾染著一圈紅紅的液體,審視著自己的作品,不楚有點得意。
望著躺在床上的乾姐,得意的亮了亮自己的老二說:「乾姐,恭禧啊!開封了,正式告別少女成為真正的女人啦!妳看,就是這根大肉棒幫妳開的苞,頂的妳舒服吧!」將陰莖上的處女血,用乾姐的白色內褲仔仔細細的擦拭,並將胸罩及剛剛的內褲收好留做紀念。
乾姐姐梨花帶淚的對我說:「乾弟弟,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還奪走我的第一次。也不輕一點,弄的我痛死了。」
我說:「好姐姐,妳也沒損失啊!我破了妳的處女身,妳也吃了我的處男雞巴,咱們算扯平啦!而且,我不只要奪走妳的第一次,我還要第二次、第三次,好好的幹妳幾十次、幾百次。哈~哈~哈~」。
邊說邊向秋秋靠近,乾姐驚呼:「不要!」我將秋秋翻過來跪趴在床上,擡起屁股,兩片陰唇微微張開,一對竹筍奶向下立著,我使用將軍騎馬式,兩手握住秋秋的奶子,噗滋一聲,又將我的大雞巴給插進秋秋的陰道里。
乾姐伸吟出聲:「喔~」。
陰莖進出著秋秋的陰道,兩片陰唇被我幹的向外翻,每次的撞擊,小腹碰撞著乾姐的屁股,啪啪啪的聲響迴響在整間房間,伴隨著乾姐的伸吟的聲,好一幅鹹濕的情境。而乾姐則是被這種背後式的不確定,以及被人強姦的感覺,才插個百來下,陰道就一陣收縮,乾姐很快就達到人生的第二次高潮。
我則停止了抽插的動作,享受乾姐高潮時,陰道收縮的壓迫感,只顧將陰莖泡在乾姐的陰道里,兩手繼續搓揉著奶子。乾姐抽畜完之後,兩手無力撐起,手一軟就趴在床上,而我順勢往前一趴,趴在乾姐的背上,兩手繼續握著乾姐的奶子被壓在床上,下體就開始繼續活塞動作。
秋秋又開始了伸吟聲:「喔~我的好弟弟~別再搞我了~我快死了~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放過我吧!不要再搞我了」。
乾姐真是淫盪啊,才剛開苞,就知道肉味了,怕被幹又想被幹,看來今天一定要好好征服她了。就加快了抽插動作,幹的乾姐伸吟聲加劇,就在乾姐第三次高潮的時候,我也同時在秋秋的體內射精了。
退出陽具之後,陰道口發出波的一聲,剛射進去的精液,從陰道口倒流出來,沾染上床單,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作品,乾姐則是被幹到腿軟,無力的趴在床上,我慢慢的撫摸著乾姐的背,偶而偷滑進胸口,在乾姐的胸脯上摸了兩把。
摸了一會兒,乾姐起身面對著我兩腿大開,手伸進跨下一摸,兩指沾了些在陰道口的精液,舉起手到面前一看,媚眼的看著我說:「壞弟弟,我的身子讓妳破了不說,還讓你徹底給玷汙了,居然還射進來了。」
我說:「哈~我的好姐姐,射進去的精液,就當做我給您破處的禮物吧!這禮物以後要多少有多少,隨時跟我要都可以射給妳。」
說完就把乾姐推倒,準備再次將老二插進乾姐的陰道里,乾姐此時開始有點點反抗:「好弟弟,放過我吧!我不行了,讓我休息一會兒吧,求求妳了。」我絲毫不理會乾姐的求饒,硬是把龜頭給頂了進去,乾姐嗯啍了一聲,就閉上眼享受我的衝刺,由於剛剛已經射了兩次,這次顯的特別的持久,幹的乾姐高潮了三次,幾乎要昏了過去,但卻又十分享受我的抽插,兩腿勾著我的腰際,兩手害臊的緊夾著自己的奶,兩乳形成的乳溝,非常迷人。最後悶啍一聲,再次將精液射進乾姐的陰道深處。
此時我瞭解,我已經徹底征服了乾姐姐了,起身幫忙乾姐收捨收捨,床單上落紅點點,混雜著射進去的精液,乾姐的兩片陰唇被我幹的都紅腫了,看來今天是不能再騎她了,扶著乾姐到浴室洗澡,幫她洗背,洗奶子,洗陰唇,弄的我超想在浴室把乾姐再騎一次。


跟乾姐一同泡在浴缸裡,洗個鴛鴦浴,順手抄起在一旁的原味內衣褲,詢間乾姐那一件奶罩是她啊!乾姐說那件紫色的奶罩跟白色棉質內褲是她的,也說到自己不喜歡穿內褲,所以那件內褲一直都很乾淨。
我拿起萍萍的內衣褲問:「那這套應該是妳妹妹的吧!沒想到她的奶罩這麼保守,但內褲卻這麼的騷啊!問妳,妳妹的奶子有多大啊?有沒有像妳的這麼大啊?」邊說邊伸手去抓乾姐的奶子。
乾姐說:「那套是我妹妹的,那件胸衣是我以前穿過,留給她,但內褲是她自己去買的,說正格的,她的內褲都挺性感的,只是我不愛穿內褲,所以就沒有那些特別的內褲,而我妹的奶子比只我小一些些,但也有C罩杯,跟妳說喔!我妹也還是處女喔!你可不能碰她喔!」
我聽完一手伸到乾姐的跨下,去撫摸乾姐的陰唇說:「乾姐,妳的陰道這麼的緊嫩,幹妳都來不及了,那有空去搞到妳妹。」嘴巴上這麼說,心理可不怎麼想,心想:「早晚搞定這兩隻處女雞,把萍萍搞上了,以後在學校,每天想搞她就把她拖到廁所裡去搞!」
一邊摸著,老二又蹺了起來,就把乾姐用新娘抱抱進房間裡,此時我故意走錯房間來到萍萍的房間,將乾姐放在床上,由於前幾次都是用強硬的方式上了乾姐,這次該好好挑逗一下乾姐,大雞巴蹺的老高,但不急著插進去,用嘴在乾姐,臉龐、粉頸、乳房、奶頭來回的親吻著,親的乾姐酥養難奈,兩頰紅潤,嘴吧一路向下走來到乾姐的跨下,親吻著乾姐的大腿內褲,乾姐癢直發抖。
在陰唇上親呼了一口氣,乾姐被呼的直發抖,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又開始紅潤了起來,一口吻上乾姐的騷屄,舌尖在乾姐的陰蒂上畫圓挑著,舔著舔著,乾姐的騷屄居然開始分泌出愛液,乾姐開始發情的喊著:「好弟弟,快~快給我,求求你,別再逗我了。」
乾姐被我挑逗的發浪了,騷屄想被幹了,我將乾姐的兩腿擡起架在我的肩膀上,將龜頭頂在乾姐的陰道口沾了沾,利用乾姐的淫水當潤滑液,將我的大雞巴幹了進去。
乾姐張大口喔的一聲,一臉滿足的表情,剛剛的慾望終於得到了滿足,我也毫不示弱的開始挺槍猛幹,乾姐的騷屄淫水氾濫,濕濕滑滑的,剛開苞的陰道還非常有彈性,緊緊的包覆著我的陽具,每次的插入,感覺將乾姐的陰道給完全頂開,老二抽出後,陰道又富有彈性的緊閉,讓我每一次的深入,都有劈山破石的快感。兩手緊握著幹姐的大奶,滿滿一手,飽實的肉感,更刺激著我的感官。
乾姐被我的出神,絲毫沒聽到開房聲,其實這就是我的目的,此時的時間接近中午,我知道萍萍快要回來,所以故意將乾姐抱到萍萍的房間,等萍萍回到家進房間時,一定會看到這場活春宮,這樣,我就可以用怕萍萍告密為,將萍萍這隻處女雞給幹了。
房門打開,乾姐轉過頭看向房門口,看到萍萍一臉驚訝的站在門口,驚呼出聲,我則不理會的繼續埋頭猛幹,乾姐兩手摀著臉喊著:「快停下,不要~不要再幹我了~快拔出來。」
萍萍冷著臉轉身離開,我則繼續埋頭猛幹,直到射精,乾姐則是好像秘密被發現的緊張感,居然也達到了高潮。幹完後,乾姐怨恨的看著我:「你看,讓我妹妹看到了啦!怎麼辦,萬一她跟我爸媽講,我就慘了!」
我說:「怕什麼,知道就知道,又如何。」
乾姐害怕的快哭出來了:「不行啦!如果被知道了,會被打死的!」
我順勢而說:「那~只好把妳妹一起給幹了,這樣她也有把柄在我們手上,就不怕她去告密了。」
乾姐很認真的想了想,勉強的點了點頭,旋即又會意過來說:「你這個死相,這該不會都是你算計好的吧!想趁機把我們姐妹都給上了,是不是!」
看著乾姐有點點生氣又有點無奈的表情,我說:「沒啊!妳妹身材又沒妳的好,我只想幹妳而己!把妳妹騎了,還不都是為了妳,妳不高興,那我就不去動她就是了。」做勢又要準備開始埋頭大幹,乾姐連忙阻止:「好好好~我相信你,今天別再幹我了,我的下面都被你幹到腫了,走路的姿勢都不對了,會被看出來的,你快去搞定我妹吧!免得她跑出去,就麻煩了。」
我故做一幅很為難的表情:「那好吧,我那就先去搞定妳妹囉!」乾姐看著我又好氣又好笑的:「是是是,我的好弟弟!待會你得輕點,我妹還是個處女,別太用力!還有啊!她裙子裡只有穿丁字褲而已,可以幫你省些事。」
我低頭吻了一下乾姐,起身挺著高蹺的大老二走出房間,來到客廳,看到萍萍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轉頭看到我光著身子,挺著大老二,冷冷的看著我不說話,我慢慢的靠近她,萍萍開始緊張起來,驚呼:「你要幹嘛」,轉身想要逃,我急忙撲上去,將萍萍按趴在沙發上,萍萍的高蹺的屁股對著我,萍萍轉過頭冷冷的看著我:「你要幹嘛!」我按壓著萍萍對她說:「我剛剛破了妳姐姐的處女,還沒戴套射在妳姐姐的體內了,現在輪到妳了。」萍萍略帶害怕又有點點冷冷的說:「你敢!」。
啍~我怎麼不敢,掀起萍萍的裙襬,一件白色絲質的小丁褲映入眼簾,兩片粉紅的陰唇夾著白色丁字褲檔,這種小內褲對於展現少女的體態是非常有幫助的,但對於保護少女的貞操,則是一點用處也沒有,一手拉開夾在兩片陰唇上的丁字褲檔,兩片陰後緊緊的宛如處女般的閉合著,我用龜頭頂開萍萍的兩片陰唇,尋找著陰道入口,兩手扶著萍萍的腰,腰用力一擺,利用她姐姐的淫水當潤滑液,噗滋一聲,就幹了個盡根。
萍萍轉頭,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沒想到我真的幹了她。我將陽具塞入了她的處女陰道,我則沈浸在破處瞬間突破處女膜以及處女陰道的緊實感。底頭審視兩人密合處,一棒大肉棒從股間深入,頂開兩片陰唇,插入陰道深處,處女落血濺射而出,沾染上萍萍的玉腿及雪臀上,腹部碰觸在萍萍富有彈性的屁股。
萍萍只感受到下體傳來一陣強烈的撕裂感,一根火熱大肉棒將下體頂的脹脹的,處女花蕊慘遭催殘的悲痛感侵襲著萍萍的心理。萍萍惡狠狠的瞪著我,面對這個高傲的處女,我打算用強力侵犯的方式來征服她,扶著她的腰也回瞪她說:「敢瞪我,看我麼幹妳。」說完,開始用力的抽插。
每次的抽出,萍萍的陰道就好像一個真空的吸管,極力的吸著;但深深插入時,緊窄的陰道被我的大龜頭給狠狠頂開,陰道壁緊緊的包覆著整根陰莖。萍萍只受到火燙碩大的龜頭頂進自己的陰道深處,暴力的撐開自己的陰道,退出時,龜頭的摺花刮著陰道里殘餘的處女膜,令萍萍疼痛難奈,但隨即又是一陣被塞滿的充實肉感,快感與痛感交互侵襲著萍萍的自信心。
萍萍漸漸屈服強暴的暴力,眼眶開始飆淚求饒:「好痛~求求妳,停下來,不要再弄我了,好痛~」伸手想要來推開我。我得意的瞧著她:「敢瞪我,我說過會好好幹妳,現在知道厲害了吧!還敢不敢瞪我!」邊說邊用力的開發著萍萍的處女地,萍萍別過頭去,不敢看我,低聲說道:「不敢了,好痛~你快停下來,我快痛死了,我不瞪你就是了。」
我說:「求我啊!」
萍萍說:「求求你,快停下來!啊~痛~」。
聽完,我將陰莖奮力的最後一刺,深深的插入萍萍的陰道,停止了陰莖的抽插動作,俯身趴在萍萍的背上,兩手向前一抄去握住萍萍36C的奶子,在她耳邊說:「好~我那就先停下摸摸妳的奶子吧!」
「哇~妳的奶子也不小耶~多大了啊!」
萍萍底頭啜泣不理我,我兩手握著奶子,下體又開始猛力抽插。
「不理我是嗎?那我就開始幹妳囉!」
萍萍一發覺我又開始抽插了,急忙回答:「36C」
         我說:「什麼東西是36C?」停下了抽插動作,此時萍萍知道如果不順著我的意,馬上就會有一陣狂暴的抽插。
         萍萍邊啜泣邊回答:「我的胸部有36C」。
         我邊搓揉著萍萍的奶子一邊說:「喔~有這麼大啊!有沒有騙我啊!讓我看看沒有騙我,來~把上衣脫掉吧!」萍萍順從的讓我幫她把上衣脫掉,動作過程中,老二始終沒有抽出萍萍的陰道,脫衣動作中,多少會讓陰莖在萍萍的陰道里動了動,萍萍怕痛的放緩了動作。
         看著跨下的女人在我面前脫衣,別有一番風味,萍萍把上衣脫掉了,露出白色的胸衣,胸衣的蕾絲邊緣早已有點泛黃且鬆弛,從腋下依稀可見萍萍的乳球,魔掌從胸衣的下圍攻入,一雙魔掌肉貼肉的,觸摸到萍萍的奶子,用食指與中指縫夾弄著萍萍的奶頭,萍萍像觸電般的抖動了一下。嬌嗔的喊著:「不要,好癢。」
聽到萍萍說不要,兩手離開萍萍的胸前,扶著腰又開始活塞動作說:「不要是嗎?不給摸奶,又就幹妳的雞巴穴吧!」開始猛插了幾下。萍萍又開始哀嚎說:「不要~啊~不是,讓妳摸,求求妳,讓妳摸!」我挑逗著問:「讓我摸,摸什麼啊?」邊說邊停下了插穴動作。
萍萍羞紅了臉,低聲說:「讓你摸我的奶子。」
我說:「求我!」
萍萍:「求求你摸我的奶子。」
我說:「好啊~是妳求我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兩手又攀上萍萍的雙峰,邊摸邊淫笑著,知道算是搞定這娃兒了,接下來就是把她挑情挑起來後,狠狠插完後,再把精液射進去,就算玷汙了她,讓萍萍成為我女人。
頭從萍萍的腋下來到胸前,張嘴含住萍萍嬌小粉紅的奶頭,不斷的吸吮著,舌尖對著奶頭不斷畫圓打轉,舔的奶瓶開始伸吟,萍萍的騷屄也開始暖和起來,慢慢的有些淫水開始流了出來。
一手開始伸向萍萍的私處,撫摸萍萍的兩片陰唇一掏,竟然是濕滑滑的,萍萍的淫水開始流出來了,手指經經的搓揉萍萍的陰蒂,萍萍的伸吟聲又更大了,欲拒還迎的不知如何是好。我在萍萍的耳邊輕聲說:「奶瓶,想被幹了嗎?想被幹的話就求我啊!」
我一手橫抱在萍萍的胸前抓著她的奶,另一手則是在萍萍的私處,撫摸著萍萍的陰蒂,萍萍被挑逗的低聲伸吟,兩頰緋紅,雙眼迷矇,低聲說道:「幹我」。我故意裝沒聽到:「什麼?聽不清楚!大聲點!」萍萍春情氾濫的說:「幹我,求求你~快幹我!」
看來這騷貨已經發浪了,接下來就要好好幹了,我示意萍萍趴下去,我兩手向前一抄握住萍萍的奶子,腰跨開始扭動,陽具也開始在萍萍的兩片陰唇中進進出出的,多了淫水的潤滑,讓抽插的過程順的多,感覺陰莖泡在一個濕濕軟軟的肉圈裡,被緊緊包覆著,溫熱的淫水衝擊著龜頭,讓我非常的舒服。
看萍萍開始適應了,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快速的進出著萍萍的陰道,淫水被幹的白稠牽絲,萍萍低頭悶聲的伸吟著,猛幹了一會兒之後,萍萍的陰道開始收縮抽搐,我知道這是女人高潮的前兆,就狠狠的猛力插了幾下之後,將陰莖泡在萍萍的淫水裡,享受著萍萍生平的第一次高潮。
萍萍高潮後無力的趴在沙發椅上,身體一抖一抖的享受高潮餘韻,這騷貨爽到了,可我還沒爽完,扶著萍萍的臀部,開始狂轟猛插,萍萍又開始發出高昂的伸吟聲,眼睛餘光一瞄,看到乾姐倚著牆站在旁,兩腿交叉著,但剛射進去的精液還到從陰唇到流出沾染在大腿上。
我與乾姐四眼對望,但下體依舊不停的幹著她妹妹,這種情境還真是淫猥,狂幹了百來插之後,終於用將軍騎馬式,龜頭在萍萍的陰道里爆發,將精液射進了萍萍的陰道里。享受著龜頭的抖動之後,依依不捨的將陰莖退出萍萍的陰道。萍萍的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因為剛被大陽具摧殘而無法緊閉,微微張著,剛射進的白色濃稠精液,倒流出來夾在兩片陰唇中間。
我將萍萍用新娘抱起來,抱進她的臥室,示意乾姐也跟進來,將萍萍放在床上,採用迴魂針式,將又陰莖插進萍萍的陰道,而乾姐則是趴在床邊看著我,幹著她的妹妹,萍萍則是雙眼緊閉,享受著魚水之歡。二、三百插之後,與萍萍一同到達了高潮,萍萍陰道的收縮將我的陰莖好像海綿般的,緊緊壓榨,將最後一滴精液都給擠了出來。
我示意乾姐躺上來,很滿意的摟著兩人略事休息。三人擠在床上略事休息之後,兩手扶著兩姐妹的腰來到浴室略做清洗她們被我糟蹋過的下體,兩手當然不安份的在兩姐妹的身上遊移著,我坐在浴缸旁,示意兩姐妹蹲坐在我跨下,準備為我口交,令秋秋開口含住我的大龜頭,萍萍用嘴吸吮著我的懶蛋,兩手捧著兩女的大奶子,手掌傳來充實的肉感,滿滿一手,令我愛不釋手。
秋秋舔了一會兒,就換萍萍吸龜頭,我令秋秋站起來,一手從乾姐的背後環抱著她,將我臉埋入乾姐的乳溝裡,一手搓揉著乾姐的陰唇。龜頭還插在萍萍的小嘴裡被吸吮著,馬眼一麻,一股陽精激射而去,萍萍感覺一股腥臭灼熱的液體射向喉嚨,驚訝的想要躲開,小嘴剛離開我的龜頭,第二波的精液隨即射向萍萍的臉上,萍萍閃躲不及,一股精液射在萍萍的臉龐,別過頭兩手推拒著,後幾波的精液卻射向萍萍的乳房,滴落在萍萍的乳溝裡。
我對萍萍說:「別怕別怕,這是上天財給女人的恩物,剛剛在妳底下的小口射出來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看著萍萍臉上滴著精液的模樣,令我有種欺負她的快感。轉頭對秋秋說:「乾姐,來換妳含了,別像妳妹那樣浪費了我的精液,這可以養顏美容耶,記得要全部吞下去喔!」
乾姐一臉羞紅的說:「瞎說。」說完便蹲到我的兩腿間,兩手輕輕的扶起我的小弟弟,整根含入嘴裡。接著令萍萍來到我身邊,牽著她的手撈起滴落在她乳溝的精液說:「來吞下去吧!有豐富的蛋白質耶!」萍萍聞了聞,還是覺得腥臭難聞,不敢放入嘴中。我一手便掏向萍萍的跨下,中指插入萍萍的陰穴裡,摳出一些剛剛射進去的精液說:「來,快吃,如果吃不果的話,底下還有不少。」


萍萍一臉害怕的抗拒,我便不再欺負她,要她去清洗一下,我則專心的享受著乾姐為我口交。萍萍清洗完了之後,來到我的身邊,我就像剛剛對乾姐那樣!摟著萍萍的腰,將我的臉埋入萍萍的乳溝裡,一手掏著萍萍的私處,再加上乾姐的好口技,很快的就在乾姐的嘴裡發射,而乾姐則是非常專心的吸吮著,將我射出的精液一滴不露的給吞下去了。
我笑著說:「奶瓶,妳看,妳姐真厲害,精液一滴不露的全吞下去了,一點都沒浪費,妳要好好學著啊!」
之後便將兩姐妹帶到浴缸裡一起洗澡,我讓兩姐妹服待著,為我擦背洗胸,我兩手當然也不客氣的在兩姐妹身上遊移著,弄的兩姐妹咯咯的笑著。洗完澡後,三人因為剛剛的大戰,早已飢腸鹿鹿,便打電話外叫壽司來吃。
不一會兒,壽司送來了,壽司以及清酒放滿了一桌,兩姐妹依偎在我身邊,準備開動了,三人早已餓到不行,吃了幾個壽司後,我讓乾姐為我倒了一杯清酒,我拿起酒杯將酒倒進嘴裡含著,將乾姐拉過來嘴對嘴,就把清酒灌進乾姐的嘴裡,來個熱吻,也順便將乾姐的初吻給奪走。
意猶未盡也對萍萍下手,利用灌酒的方式,也將萍萍的初吻給奪走!此時想起電影裡說的殘廢餐,便依樣劃葫蘆,要乾姐拿起一個壽司放在她的乳溝裡,兩手往胸前擠出一條深溝,深溝上放著食物,我張嘴吞下壽司,意猶未盡的舌頭探索著乾姐的乳溝。
一旁的萍萍也有樣學樣,也拿了一個壽司放在她的乳溝上,將我的頭按向她的乳溝,吃完壽司後,舌頭也在萍萍的乳溝裡探索著,兩手則是在兩姐妹的跨下掏弄著,兩女都換穿了丁字褲,陰唇上的布料非常的窄小,輕易的就撫摸到陰道入口。就這樣邊玩邊吃,吃完晚餐後,三人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略事休息,但我的兩手卻沒停過,一直在兩姐妹的身上遊移著!
不一會兒,兩姐妹又讓我摸的春情氾濫,摟著兩姐妹進到房間,示意她們兩人趴在床上,臀部蹺起,兩個迷人小穴口泛著淫水在我面前等著我的陽具插入,我將大龜頭輪流塞入兩姐妹的陰道里,直到在兩人的陰道里又洩了一次之後,才抱著兩人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