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我出生在大西南的一個縣城裡,今年23歲,因為家裡經濟條件不好,讀書又不行,所以在我18歲的時候,和村裡好多小夥子一樣,到廣東打工。不過我的糜爛生活不是在廣東開始的,而是在我後來回家鄉時。她是我三年前在網上認識的,叫周萬草。(化名)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22歲,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我們在網上聊了一段時間,我才得知她和丈夫沒有辦手續,只是按照家鄉的風俗擺了喜酒。婚後她們先 是有了個女兒,後來又生了個男孩,由於她的丈夫嗜賭如命,她和他大吵了一架,她丈夫一怒之下外出打工,家裡只剩她。(她的孩子由她媽帶著)正因如此,她才 能有充足的時間上網,而我才有機會上她。
  她是四川人,親戚在我的家鄉那邊當老闆,所以她也在我家鄉那邊工作。當時我在廣東打工,一有時間就出來上網,偶然的機會加她為好友,她那時正和老公吵架,心情不好。狼友們都知道,這樣的女人最好搞定,特別是年輕的少婦。所以本狼使勁全身解數,終於和她混熟。
  那個時候她和她老公已經不經常做那事,這正好給了我機會。慢慢的,我就開始和她聊男女之間的事情,剛開始她還比較害羞,不過畢竟是過來人,沒兩天就放 開了,我們彼此有了好感,她開始叫我老公,而我叫她老婆。我們雖然遠隔千山萬水,但我們經常通過網絡做愛,我會在線和她看A片,然後和她語音。
  「你有沒有感覺到我的大雞巴有多長?」
  「老公,你的雞巴好長啊!才插進1/3,人家的小穴都受不了了。」
  視頻中的她不停的用自己的右手扣小穴,淫水不斷的流出來,流到了屁眼那裡,這時候她可能是玩上癮了,居然用右手的食指插小穴,無名指沾淫水插肛門了。 通過耳機,聽到她的淫叫:「啊……啊……老公,你好棒啊……人家……人家的兩個洞都被你添滿了,好……好舒服……再深點……用力……用力……啊啊啊……要 來了……要來了……啊!」
  這時就感覺屏幕像是被什麼透明的東西蓋住了,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還潮吹了,尚無經驗的本狼這是也忍不住了,「老婆,你夾的我好爽啊……我受不了了……能不能射到你的小穴裡?」
  「親老公,你射吧,我給你生個乖寶寶……」
  「老婆……我來了……啊……」雙手不停的擼著,滾燙的精液噴射而出,射在了電腦的顯示屏上。
  我左右看了看,還好夜深人靜,沒人注意到我剛才的舉動。
  通過這次網絡性交,我知道她是一個性慾很強的女人,而且高潮還會噴水,還比較容易高潮,自己都能把自己插高潮了。後來我們也在網絡上做了幾次,感覺不過癮,所以我就邀請她來廣東玩,實際上就是想日她,沒想到她欣然接受。幾天後,她做飛機來廣東,然後轉火車到我這裡。
  我到車站接她,她上身是寬大的T恤,下身穿牛仔褲,腳上是板鞋,和視頻裡比,她不是很漂亮,但有B不操,大逆不道的道理,我還是懂的,箭在弦上,不得 不發啊!另外聽說四川女人床上功夫都很不錯,叫床的聲音也誘人,最後想想就忍了。她對我的感覺還不錯,出來就抱住我,「老公,人家好想你,你有沒有想 我?」
  「老婆,我當然想你了,不過除了你想我,還有沒有其他的想我啊?」
  她臉紅紅的說:「有,人家的小穴和菊花都想你……」
  接她出車站,我先帶她吃飯,我們點了幾個菜,沒怎麼吃,因為我們都無心吃飯,想盡快吃完,以解雞酸逼癢之苦。吃飯的時候,我隔著衣服摸她的乳房,感覺她的乳房不是很大,屬於小家碧玉的那種,剛好符合我的喜好。
  她喘著粗氣說:「老公,別弄了,人家下面都濕了,難受死了,這裡人來人往的,被人看見丟死人了。」
  聽她說完,我放棄了繼續侵犯她的乳房,改為攻擊下身,我將手伸進她的牛仔褲,隔著她的純棉小內褲摸她的小穴,她的內褲有些濕,看來她真的很敏感,容易 高潮,摸了一會,她的臉越來越紅,氣也越來越粗,嘴裡還呻吟著:「啊……啊……老公,我受不了了……老公……你摸到人家的小球了……好舒服啊……」
  這時,我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她的腹部很光滑,陰毛也不是很多,陰戶呈饅頭型,她的穴口有好多水,黏黏的,我把手拿出來,把沾滿淫水的手放到她的嘴邊,沒想到這個小賤人居然用舌頭舔我沾滿她淫水的手指,而且是那麼的投入和享受,看來還是玩少婦爽啊!
  等她舔完,我又把手伸進她的內褲,這次我的目標是她的「小球」,我用食指和拇指不停的搓柔捏掐她的小肉球,時而將中指插入她的肉穴,很快,我就感覺到 她全身不停的顫抖,我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我全力攻擊她的小肉球,這時的小肉球也變得異常的硬,她強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上齒咬著下唇,閉著眼睛享受高潮 的到來,  「走,我們找地方休息,順便讓你舒服……哈哈!」
  「討厭,等下你要好好愛人家啊……」
  我們在我工作的工廠附近找了一家看著還算乾淨的農家旅店,老闆一看來的情侶,就漫天要價,窄小的房間居然要150每天,我咬了咬牙,忍了,能有穴操,150就150了。
  進了門,我就把門栓插好,轉過身來,我就將她死死的抱住,她的嘴主動過,我和她濕吻起來,我邊吻邊摸她的乳房,她忘情的呻吟,越來越投入,我把她抱到 床上,動作粗魯的扯她的衣服,沒想到她也很狂野的扯我的衣服,眨眼間,地上已經扔滿了我們的衣服。我們繼續吻著,我開始吻她的耳朵。
  聽說女人的耳墜最敏感,我豈能放過,然後順著耳朵吻她的側面,脖子,順著向下,吻她的乳房,她的乳頭和乳暈的顔色有些深,畢竟生過孩子,不能強求像少女一樣。我不斷用舌頭舔,用牙齒咬來刺激她的乳頭。
  我的動作可能讓她很舒服,她用雙手抱著我的頭,嘴裡輕聲的呻吟著:「老公,好老公,好漢子,我好舒服啊……我的小穴有點癢……我快受不了了……」
  我放棄乳房,繼續向下,輕舔她的小腹,大腿內側,然後把目標放在了她的小穴上,首先我近距離的觀察她的小穴,她的陰核凸出,陰阜微鼓,陰唇很長,陰道 是暗紅色,聞上去有股腥臊味,這個味道更刺激了我,我伸出舌頭,不停的攻擊她的陰核,盡我最大的努力將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進進出出。
  她也由剛開始的呻吟變成了嚎叫:「老公……我受不了了……要死了……再深點……用力啊……嗚嗚!」她的陰道緊縮,把我的舌頭夾的有點痛,我忍住,繼續 抽插,這時我冒出了想法,悄悄的用手沾了淫水,出其不意的將手指插入她的肛門,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異物直接高潮了,從她的陰道里「井噴」出滾燙的淫水,如尿 如液,噴向空中,淋在了我的頭上,我也震驚在這壯觀的高潮中,她的嘴裡只剩下,「啊……啊……」的叫聲。
  十多分鍾後,她才從高潮的快樂中走出來,「老公,謝謝你,自從我做愛的那天起,這是我最爽的一次了,我和我男人做,她每次都是草草了事,我從沒有過這種快感,謝謝你,老公,我會報答你的……」
  「沒什麼,老婆,只要你快樂,我就很高興……」
  我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我靠在床上,她靠在我的肩上,訴說這她的故事,雖然在網上聽她說過,但這次她親口說,我不禁又用心傾聽。她說她和她老公是一個 村子的,外出打工時好上了,那個時候她還小,才18歲,什麼都不懂,只覺得那個男人還不錯,所以就和他同居了,沒想到很快發現自己有了孕,她當時還不滿結 婚的年紀,所以只能回四川老家草草辦了。
  婚後他老公好吃懶做,嗜賭如命,還經常酗酒打她,有次酗酒後要強行操她,她不肯,又遭到毒打,她那變態的老公居然用兩個酒瓶分別插進她的陰道和肛門, 當時她痛的要死,但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高潮,聽到這裡,我的雞巴異常的硬,她也發現了,這時她扒在我的身上,用手套弄我雞巴,「老公,謝謝你剛才 讓我那麼快樂,他從來沒用嘴舔過我的那裡,你不嫌棄我,我也要讓你舒服……」
  這時,她用嘴套弄我的雞巴,前所未有的感覺襲擊這我的雞巴,她的口交技術很好,感覺不到一絲的齒感,她時而用舌頭舔馬眼,時而將雞巴深入她的喉嚨,還 不時的用手輕柔我的蛋蛋,真的是爽到家了,她邊舔著,邊嫵媚的看著我,這時我受不了了,快速的把她按在床上,把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老公,快點,我要老 公的雞巴插到我的小穴裡,老公……」
  我毫不猶豫的將龜頭插入,她叫道:「啊啊……老公……你的雞巴……好大啊……小穴快要裂開了……啊……好痛啊……」
  聽到這裡,更刺激了我,我把雞巴連根插入,她的陰道不是很緊,生過孩子了,又被她老公非人的折磨,不過還是很爽,我們兩個同時哼了一聲,然後我開始慢慢抽插,她的陰道也開始流出淫水配合我,她嘴裡不停的呻吟。
  這時的她還是迷人的,杏目緊閉,紅唇微啟,面如桃花,頭髮散亂卻很自然,我不禁加快了抽動的速度,這時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我不停的蹂躪她的乳房和乳 頭,「親老公……親漢子……親哥哥……你太會操了……小穴都快被你操爆了……再深點……啊……你頂到花心了……啊……都插到子宮裡面去了……啊……我快要 死了……我要上天了……嗚嗚!」
  操了一會,我們從剛開始的老漢推車換成了狗爬式,她像只母狗一樣趴在床上,我從後面幹她,「母狗,你老公的技術怎麼樣?干死你,臭賤人,賤母狗……」
  「老公,我是你的母狗……是你一輩子的僕人……請主人不要停……狗狗願意讓您操一輩子……您想怎麼操奴婢都行……奴婢要一輩子伺候您……啊啊……」我 不停的用右手打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她的屁股,就感覺她的陰道又緊了一些,這時我故伎重演,將沾了淫水的指頭插入她的屁眼。
  她被著突如其來的異物弄的很爽,為了阻止異物的進入,她不禁夾緊了陰道和肛門,而這種感覺正是我想要的,「賤人,我插死你,插死你……」
  「主人,奴婢讓你插……奴婢情願死在你的雞巴下……從今往後奴婢全聽您的……啊……啊……」
  「臭婊子,除了你老公和我,你還和誰做過?說……」
  「沒有了……沒和別人做過了……」
  「我看你是不老實交代,說,到底還和誰做過?」我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她嗷的叫了一聲,喘著氣說:「主人……別打了……我說……我還和表弟做過……我的第一次是給了表弟……」聽到這意外的消息,我感到震驚的同時,更激起 了我性慾,她還有過亂倫的經曆,我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又大了些,我不由的加快的動作,她的陰道也在收縮,我知道她要高潮了,可我正在興頭上,「你這個臭婊 子,臭爛屎,竟敢背著我亂倫,我今天要用我的雞巴伸張正義。」
  「老公……我錯了……你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啊……我來了……啊……」她的陰道開始抽縮,一股股陰精打在我的龜頭上,我被燙得受不了,加快了速度,睾丸撞擊在她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高潮後的她還沒有來得及回味,就被我的力量和速度推到第二次高潮,而我也堅持不住,精液全部射到了她的陰道深處,我們共同到達了高潮。高潮過後的好久,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靜靜的,望著屋頂。
  「老公,你覺得我是不是真的很下賤,連自己的弟弟都搞。」
  「怎麼會,孔子曰:食色性也。這是人的本性,再說,古時候這種事情也很正常,秦始皇不是和自己的生母搞嗎?還有北宋大文學家蘇東坡不也操過自己的兒媳,這很正常啊!」
  「老公,謝謝你的理解。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不過我和你表弟比,誰更厲害?」
  「實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實話了。」
  「我覺得都差不過,你們各有所長,年紀也相仿。」
  「哦?是嗎?有時間要和他切磋一下。」
  本來的一句玩笑話,沒想到日後竟成為了現實,而且姐夫和小舅子居然同操他的姐姐我的老婆,這時後話,以後會說的。
  我們休息了一會,一起洗了鴛鴦浴,過程中自然少不了激情的愛撫,在這過程中,我發現她另外你的一個敏感部位,就是肛門,而我也正在醞釀著對她肛門的侵 犯。洗完澡後,已經是下午6點多了,我們到下面的小飯館點了些小吃,廣東這個省份口味偏淡,不像我們西南喜食辛辣,所以我們吃的都不是很好,草草了事,回 房間了。
  回到房間,我們看了會電視,看電視時,她不停的挑逗我,我知道她又想我操她了,但我為了吊她的胃口,故意沒理她,她實在忍不住說:「老公,我想要……」
  「哦,你想要什麼?我去買給你……」
  「我想要你……」
  「要我什麼?」我笑著問。
  「老公,你好壞啊!人家就是想嘛!」
  「想要什麼?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說出來,只要是老公有的,一定會給你。」
  「老公,我……我想要你的大雞巴放到人家的小穴裡玩嘛!」
  「哦,那你不早說,呵呵。」
  我們兩人脫掉衣服,開始接吻,這次我們很溫柔,我們想慢慢體驗這種性福了,我們開始69式,她舔著我的陰莖,我舔著她的小穴,她像在吃棒棒糖,我像在 喝蜂蜜,我們都很投入,很享受,我看她淫水流的差不多,就想插入她的小穴,沒想到她說:「老公,你辛苦了,這次你躺著,我在上邊來,自己的性福,要自己勞 動得到才快樂。」說著,她用手將我的陰莖扶正,對準她的陰道口,緩緩的坐了下來,我們兩人都舒服的叫出聲來。
  我雙手撫摸她的乳房,她開始上下起伏,每一次雞巴的插入,都使得她幸福的呻吟:「啊……啊……嗯……嗯……」我抽出一隻手,開始刺激她的陰核,我能感 覺到她陰道內的淫水開始猛增,有幾次因為她力量過大,雞巴滑出她的陰道,當她重新把龜頭對準陰道,她會一口氣猛地坐下去,那種感覺好美,像在飛一樣。
  已婚的少婦很會掌握節奏,控制快慢,會讓你感覺很體貼,她就是這樣你個人,在15分鍾後,她覺得累了,我們換了個姿勢,我說我想玩刺激的,她說怎麼玩 都依我,我像狗一樣讓她趴在床上,我在龜頭上抹了些她的淫水,然後將龜頭對準她的肛門,因為剛才她在我上面,我已經悄悄的為肛交做了準備,所以她的肛門沒 有太大的牴觸,我很輕易就將半個龜頭插入她的肛門,她還是掙紮了一下,接受了大龜頭的入侵。
  慢慢的,我又把半個雞巴插了進去,這時她開始叫疼,讓我別在進入了,性慾沖頭的我怎麼停止,我休息了幾秒鍾,又在她肛門附近按摩了一下,減輕了她的疼 痛,順便在雞巴上又抹了些淫水,我注意到這時她的陰道還在流淌著淫水,就在她以為我會放棄的時候,我突然將雞巴連根沒入她的肛門裡,她疼的哭了起來。
  我知道,現在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要趁熱打鐵,我火速在她的肛門裡抽插起來,由於我的雞巴比較長,可以直接插到她的直腸裡,她的後庭比小穴緊多了,可 能是平時很少涉及的緣故吧。隨著我動作的加快,她也沒有像剛開始那樣痛苦,肛門漸漸適應後帶來的就是快感,她開始呻吟:「啊……啊……用力……對……用 力……」
  她的話給了我鼓舞,我左手打她的屁股,右手伸到他的陰阜,不停揉搓她的陰核,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啊……啊……老公……你好神勇啊……你今天非我插死不可……啊……我要死了……啊……肛門快要裂了……啊……」伴隨著她的叫聲,她的陰道有噴出陰精來,她的高潮來了。
  高潮後,我並沒有停止動作,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我繼續快速抽插,她在我強烈的攻勢下有來了一次高潮。這次高潮後,我將陰莖退出肛門,此時的肛門已經紅腫不堪了,我將她放倒在床上,將雞巴重新插入她的陰道,速度很快。
  她大聲吼叫:「啊……啊……好男人……好老公……用你的雞巴插死我吧……我願意死在你的雞巴下……啊……啊……我飛了……飛了……」我使出百米短跑的速度,拚命抽插了100多下,最後將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宮內,我們兩個筋疲力盡,昏睡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上午的10點多,我發現她還在沈睡,這時我輕輕移動,看她的陰道,發現陰阜和陰唇都已紅腫,而我也好不到哪裡,全身 乏力,腰有點酸,這個少婦簡直是「榨精機」啊!我穿上衣服,計劃著今天的行程。這時她也醒了,正嫵媚的看著我,我對她笑了笑,告訴她今天的行程。穿衣洗漱 完畢,我們到下面吃了點東西,畢竟消耗那麼大的體力,然後我們到城裡逛街。
  接下來的四天裡,我們形影不離,白天逛街購物,逛公園,晚上我們回到家就瘋狂的做愛,到底做了多少次,我們自己也不記得了,只是到最後她陰道腫的路都不好走了,我連起床都困難。
  轉眼她要回去了,我送她到火車站,她淚眼迷離的看著我,我們在候車室深情相擁,旁若無人的接吻,彷彿她一去就不會有見面的機會,彷彿世界要天崩地裂 般。她還是走了,我繼續會工廠上班,這期間我工資漲了幾次,她在親戚的公司裡也是連升幾級,唯一不變的就是我們彼此的思念,還有在網絡中做愛,我們比以前 更投入,也更有默契。
  這樣持續了一年多,在這一年多里,我也曾回過老家,她也會來看我,家裡媽媽在,姐姐出嫁了,白天媽媽要忙農活,只要媽媽不在家,我們兩個都會拚命做 愛,我要流乾最後一滴精液,她要淌出最後一滴淫水,床上、窗邊、院子裡、竈台前都有我們兩人愛液的痕跡。我發現她離不開我了,但咱畢竟是狼,吃完這隻羊, 還會惦記其他的羊啊!
  去年入冬,她告訴我說她家親戚的公司擴大規模,她希望我能去那邊工作,工資是我現在的2倍,我覺得還可以,工資高了,又有逼操,何樂不為啊!於是我就 返回家鄉,到她親戚的公司,但進了公司,才發現工資並沒有她承諾我的那麼高,甚至還不如我在廣東的工資高,我就藉口學車,讓她幫我付了6000多的大貨駕 駛證報名錢。
  雖然工作不成,但操逼依然在進行。她的房間是職工宿舍,整棟樓都是公司的員工住,每晚她高亢的叫聲幾乎響徹整棟樓,但她是老闆的親戚,別人也只是在背 後議論,不敢當面說,在和她做愛的過程中,我們變換著不同的角色,老師與學生,母與子,父與女,護士和病人,空姐和乘客等等。
  由於她們工作性質不同,晚上有時要10點多才能下班,我就去公司接她,有天其他人走的早,就剩她一個人在整理東西,我提議在辦公室和她做,她表現的很興奮,撲上來抱住我,開始吻我,我們敞著門,不停的濕吻,我隔著衣服蹂躪她的乳房,她則隔著褲子弄我的雞巴。
  我見她性起,把她按在辦公桌上,她們平時上班要穿工作服,上身是女士黑色西裝,下身是黑色短裙,腿上穿黑色絲襪,腳上是高跟鞋,真的很性感,平時看到 我都會有性衝動。她被我按在辦公桌上,上衣的鈕子被我解開,裡面的胸罩被我向上一拉,小巧的乳房頓時展現在我眼前,我用嘴叼住她的乳頭,這時她呻吟的叫 著:「嗯……別這樣……有人上來看見就完了……別這樣……」
  女人就是這樣口是心非,嘴上喊著不要,可她的手卻指引我的手摸她的陰部,我將她的裙子上提,隔著黑色絲襪和黑色蕾絲內褲不停的襲擊她的陰部。她把手伸進我的內褲,不斷套弄我的陰莖,修長的指甲輕刮著我的龜頭,我難受的不行。
  這時,我將頭下移,舌頭隔著絲襪和內褲舔她的陰部,我感覺到她的陰道流出了淫水,很腥,也很騷,不過這更加刺激了我,慢慢的,越來越多的淫水流進了我 的嘴裡,我擡起頭,用沾滿她淫水的舌頭接吻,她瘋狂的將我的舌頭吸入她的嘴裡,她越來越動情,套弄我雞巴的手也不斷加力,我強忍著沒有發射,我將她的絲襪 扯開,把她的內褲撥到一邊,拉開我褲子上的拉鏈,掏出雞巴,提槍便刺。
  我們倆不約而同的交了一聲,我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防止她興奮的叫聲引來巡夜的保安,右手摟住她的腰,左手蹂躪著她的屁股,她的屁股在我的蹂躪下不斷 扭動,隨之而來的是陰道強有力的收縮,我幾乎繳械投降,此時我微停了一下,暗自沈住氣,採用九淺一深的方式,不斷的抽插她的陰道,她陰道內流出的淫水,打 濕了她的絲襪、內褲,還有我的褲子,我們倆性器的結合處已變得黏糊。
  興奮中的她不斷呻吟:「老公……好刺激啊……好過癮啊……嗚嗚……插進子宮裡了……用力……再深一點……啊……快……我要來了……」
  「插死你……臭婊子……穿成這樣勾引男人……賤人……我今天要用雞巴懲罰你……」
  「啊……我讓你懲罰……怎麼懲罰都行……只要你別停……啊……啊……」一會,我感覺到她陰道強烈的收縮,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我快速的抽插了幾下,迅速拔出雞巴,她嘴裡叫著:「啊……我來了……嗚……我要死了……嗚……」
  她潮吹了,淫液都噴在了我的衣服上,她眯著眼睛,臉紅紅的,淩亂的衣服和頭髮更加刺激了我,就在她想休息的時候,我又把雞巴塞進了她的淫穴,雙手抱住 了她的腿,她險些摔在地上,不明就裡的她只得雙手牢牢摟住我的脖子,任由我將她托起,此時我的雞巴不停的在抽插著,她嘴裡發出分辨不清的嗚嗚聲。
  我知道她們辦公樓下邊有一個廁所,興致索然,我抱起她向樓下的廁所走,由於辦公樓的燈是聲控的,我們一路下樓還是比較亮的,這個過程中我的雞巴沒有離 開過她的逼,她逼裡的淫水也不斷在流,我邊抽插邊進了男廁所,在一間獨立的便池間,我讓她靠在牆上,雙手托著她的臀部,雞巴不停地插入她的浪穴,淫水不斷 流到我的褲子上。
  正當我們忘我的做愛時,我突然聽到有腳步聲,我立刻用嘴堵住了她的嘴,防止她叫出聲來,我側耳傾聽是什麼聲音,過了一會發現有手電筒晃動的亮光,原來 是保安巡視發現廁所亮燈,就過來看看是怎麼回事,他逐個打開便池間查看,眼看還有一間就到我們這裡了,我和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可就在這時,可能是他自 己尿急,跑到旁邊的小便池撒尿,我們倆鬆了口氣,我讓插在逼裡的雞巴動了動,她強忍著不發出呻吟聲。在外人旁邊做愛的刺激,是你想像不到的。
  正在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小便的人竟自言自語起來:「今天萬草的穿著還真他媽性感啊!要是能和老子幹上一炮,死也值了,老子要隔著內褲和 絲襪幹她,用繩子把她吊起來幹她,把她的逼操爛了……」我才聽出來是人稱小猛的保安,這段時間我聽說他曾追求過我老婆,想到這裡,我更加興奮,我確認萬草 也聽到了小猛的話,我的雞巴莫名的變粗變長了,我用力的插了她的淫穴兩下。
  看著她強忍著不發出聲音,我心裡爽透了,我把她翻個身,讓她面朝牆,從後面用力的幹她的逼。這時小猛已經撒完尿了,但他沒有走的意思,我豎起耳朵,突 然聽到了啪啪的響聲,不是我們發出的,那,那一定是小猛在打手槍,這下我更興奮了,一個在外面打手槍,一個在裡面操逼,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這時更令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他打手槍還在叫著我老婆的名字:「萬草,萬草……我非操死你不可……萬草……啊……你夾死我了……啊……我受不了了…… 我要我的雞巴永遠插在你的逼裡……啊……」在小猛射精的一瞬間,萬草的陰道也強烈收縮,她的身體不停的抽搐,我感覺自己的雞巴像要爆炸一般,突然我覺得自 己的龜頭被火熱的陰精澆燙,我忍無可忍,精液噴射而出,沒想到我們三人竟然同時到達高潮。
  五分鍾後,小猛離開了廁所,腳步聲漸漸遠去,我和萬草癱了下來,我的雞巴慢慢滑出她的陰道,隨之流出的是精液和陰精混合的液體,流過了她的絲襪和內褲,滴在了我的褲子上。
  幾天後,輪到她休息,頭天晚上她跟我商量:「老公,明天我休息,你又沒什麼事情,我們去XX市玩好嗎?」XX市我小的時候去過,離我們現在工作生活的城市只有30公里,那個城市盛產有色金屬,據說世界產量第二呢!僅次於東南亞的某國。
  市中心有個湖,四周全是山,其中最有名的兩座山是以男女的生殖器命名的,其中男性生殖器的山,比較禿,沒太多植被,就好像男人的生殖器上,沒有太多的 陰毛;女性生殖器的山,植被茂盛,山間崎嶇,人來人往也比較多,那裡有公園和動物園,還有索道,就好像女人的生殖器上,陰毛遍佈,內部結構複雜、褶皺縱 橫。
  我果斷同意前去XX市玩,但我提出玩2天,她欣然答應。她的親戚剛好在XX市也有企業,部分親戚都在那裡上班,其中就包括她為之付出初夜的表弟----小朝。當晚又是激情無限,就暫且不提。
  第二天早上,我們很早就起床,收拾妥當,帶好應用之物就出發了,40分鍾後,我們到了XX市車站,她的表弟小朝來車站接我們,以前在相片上見過,真人比相片要帥,我和她由於年齡相仿,所以很快打得火熱。
  出了車站,我們去爬山,還是有些辛苦,畢竟山有點高,我們有說有笑有打有鬧,趁著萬草不注意,我問起小朝,有沒有找女朋友,他說沒有,我們為什麼,他 說不想找,他心裡有人了,我出其不意的問了句,是不是你的表姐,他眼神有些害怕,表情僵在那裡,我說:「你姐姐都跟我說了,我不會介意,畢竟你們在先嘛, 不過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贊同嗎?」
  「你說說看。」
  「我們這次來,明天才會走,我想我們三個人玩一次,你同意嗎?」小朝聽完眼睛睜得很大,一時沒反映過來,我有重複了一次,他才緩過神來,過了一會,他 小聲的對我說:「姐夫,我想了想,就按你說的辦,我和姐姐也好久沒那個了……」我對他說:「好,我還沒和你姐姐說,我們就這麼辦……」我把計劃告訴了小 朝,他聽後點頭表示贊同,我們相識一笑,四隻眼睛冒出了幽藍的光,這兩天注定不平凡啊!
  在山上轉了一會,我們坐纜車下來,到山腳下吃了點米粉,我們就回當地公司附近了,在那裡找了間小旅館,好像是在八層樓附近,我裝做出去買些零食,讓他 們兩個先上樓玩,其實這是我和小朝事先的計劃。我在附近的儲藏超市買了些薯片和飲料,又逛了其他幾家商舖,然後悠哉悠哉的往旅館走。
  小朝和萬草到了房間,萬草鞋都沒脫就倒在床上,因為走了很長的路,累的沒有力氣,這時小朝依計行事,坐到萬草旁邊說:「姐,你今天辛苦了,我幫你按摩按摩吧,就像我們小的時候那樣玩。」
  「不行,你姐夫隨時可能上來,要是讓他看見,那怎麼辦?」
  「不會,我剛才聽姐夫說他肚子疼,這會估計在廁所呢,沒事,我們一會就完了,你也舒服不是嗎?」
  「那好吧,要快啊!」
  「好的。」說完,萬草翻個身,背向上趴在床上,小朝雙手開始在她的腿上按摩,由小腿向上,揉到大腿,「姐姐,把鞋脫了,我給你按摩腳吧。」享受著按摩 的萬草輕輕呻吟了一聲,算是同意了,於是小朝脫了她的鞋,在她的腳上不停的捏來捏去,捏了一會,小朝開始按摩她的背部,由於我們事先計劃好,所以小朝專門 按摩胸罩後面的卡扣處,那裡比較硬,按了一會,萬草說:「別按了,那裡弄的我不舒服。」
  「那就把鈕子解開,這樣不就行了。」
  「別,你姐夫快要回來了……」
  「沒關係,一會就好了。」不由萬草多說,小朝隔著外衣解開了她的胸罩按摩了起來,「姐姐,舒服吧!」
  「嗯,是挺舒服的,比小時候強多了,那時候也不分地點,到處亂摸,現在舒服多了,你不會是沒事就給別的女人按吧?」
  「姐姐,如果我真按摩了別的女人,我就天打雷劈……」
  「快別亂說,朝朝畢竟長大了,即便給別的女人按,也是應當的。」
  「不,姐姐,從小到大,我的心裡就只有你,我不會娶別的女人,我的第一次是姐姐的,我要永遠陪著姐姐……」萬草轉過身來:「傻弟弟,我們那時還小,不懂事,現在大了,我們不能那樣了。」
  「可我還是每天都想著姐姐啊!我不能離開姐姐……」
  說完,小朝用力的抱住了萬草,起初萬草掙扎,但後來順從了,兩人畢竟有過實事。小朝開始親吻萬草,將舌頭伸進萬草的嘴裡,尋找著她的舌頭,兩條舌頭纏繞在了一起,小朝的右手伸進衣服裡抱著萬草,左手伸進衣服裡揉搓這她的乳房,不停的刺激著她的乳頭。
  萬草閉著眼睛享受著,嘴裡發出呻吟聲,「嗯……嗯……」小朝解開自己的褲子,用手拉著萬草的手,讓她摸他的大雞吧,起初萬草只是輕輕碰了一下,後來性 起,主動握住小朝的雞巴不停的套弄起來,小朝也發出呻吟聲。一會小朝說:「姐姐,你今天走了好遠的路,小穴髒了,讓弟弟的舌頭幫你洗洗吧。」
  「好啊!等下姐姐來檢查,如果你洗得不乾淨,『小弟弟』是不能『回家』的啊!」聽完萬草的話,小朝開始賣力的舔了起來,萬草的小穴也不斷地流出淫水, 「啊……朝朝……你舔到姐姐的花心了……姐姐好快樂啊……用力……啊……」萬草一隻手按住小朝的頭,另一隻手不停地套弄他的雞巴。「姐姐,朝朝的小弟弟也 髒了,姐姐能不能洗洗啊?」
  「乖朝朝,姐姐用嘴幫你洗啊!」
  「那可要洗乾淨啊!如果洗不乾淨,等下『小弟弟』』回家『可能會造反啊!」萬草將小朝的雞巴房間嘴裡,不停的吸允著,舔著,用嘴唇套弄他龜頭的棱角,用舌頭舔他的馬眼。「弟弟,姐姐的小穴癢,你幫姐姐止癢吧。」
  「好啊,不過要用』小弟弟『,』小弟弟『最解癢了。」
  「嗯,那就快啊!姐姐快癢死了。」小朝將18公分的大雞吧對準萬草的小穴,不停的在門前徘徊,萬草奇癢難耐,只好求饒:「好弟弟,別弄姐姐了,姐姐快 受不了了,你趕快放進了吧。」「把什麼放進來啊!姐姐你要說清楚,不然朝朝不知道啊!」小朝一臉壞笑的說,「我要朝朝的雞巴。」
  「大聲點,姐姐,我沒聽到啊」「我要朝朝的……大雞巴……操……操姐姐的……小淫穴……」
  「哎,這就對了,朝朝這就幫姐姐解癢」說完,小朝將龜頭對準萬草的小穴,氣運丹田,猛刺了進取,「啊……朝朝好壞啊……把姐姐的子宮都要戳穿了……啊……姐姐差點死掉……」
  「好姐姐,性福還在後面呢!」說完小朝的雞巴開始動了起來,九淺一深是任何女人都懼怕的,萬草也不例外,才5分鍾,萬草的陰道強烈的收縮,小朝快速插 了幾下,迅速拔出,萬草陰道內噴出強烈的陰精,「啊……我死了……這次真的死了……嗚……我被朝朝弄死了……啊……」小朝繼續把堅硬的雞巴插入陰道幹了起 來。
  我在外面又轉了一會,感覺時間差不過了,我回到旅館,跟前台要了備用鑰匙,悄悄上樓,把房門打開個小縫,屋裡的兩人正在翻云覆雨,沒有注意到此時的門已經打開,門外站著個人。我見時機成熟,迅速閃身進屋,輕輕關上房門,他們還是沒有感覺到房間裡多了一個人。
  我看著他們,壓低自己的聲音,「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啊?」我的聲音彷彿晴天霹靂,他們兩人都被嚇住了,小朝沒想到我來的這麼突然,我當時只是跟他說 我要拍兩張照片留作紀念,萬草可能是忘了我的存在,我突然的出現,嚇得她潮吹了,她的淫液不停的在噴射,床單全部都濕掉了。
  場面太淫亂了,我強忍著湧上的性慾,「你們也太目中無人了吧,我才去買點吃的東西,你們居然……」
  「老公,你別生氣,我們……我們只是……頭腦發昏……」我裝出怒不可赦的樣子,憤怒的衝到床上,迅速的脫著自己的衣服罵道:「你這個賤人,我才不在一會,你居然和自己的表弟操上了,你不是逼癢嗎?我今天就操死你。」
  說完,我扯下內褲,將早已腫脹的雞巴對準她的淫穴,奮力的插了進去,她果然是個蕩婦,此情此景居然還不忘呻吟的叫道:「老公……啊……你好棒啊啊啊啊……你的雞巴像根木棒……人家的小穴快要裂了……公……輕點……」
  激情的場面刺激了我的性慾,我一口氣怒操了她200多下,她幾乎暈厥,她的淫水不斷溢出,我向旁邊看傻了的小朝使了個眼色,小朝明白後,迅速加入戰 局,他開始襲擊她的乳房,拉扯乳頭,萬草叫道:「啊……老公……朝朝……你們太壞了……一起算計我……欺負我……啊……我今天給你們來個淫水沖廟 -----不是一家人……啊……我的小穴開花了……」
  我換了個姿勢,躺在床上,讓虛脫的萬草騎在我的身上,露出肛門給小朝,小朝明白我的用意,沾了些淫水在雞巴上,對準萬草的肛門,一用力,大龜頭刺進了 肛門,幾近昏迷的萬草那裡禁得起這雙管齊下啊!突然瞪大了眼睛,表情痛苦的叫道:「啊……兩個冤家……你們一起操我……我活不了了……啊……我的兩個洞都 不能要了……啊……」
  萬草的叫聲猶如殺豬叫,雄厚有力,深深的刺激了我們,我們迅速的抽插,此後,萬草像是死了一樣,悄無聲息了,已經瘋狂的我們,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拚命的抽插著,這期間,我和小朝互換了一下位置,我插肛門,他插浪穴,她浪穴和肛門不停的分泌著淫水,我們的陰毛上沾滿了粘乎乎的液體,已經分不清到底是 誰的的了。
  就這樣,我們又操了10多分鍾,我加快了速度,我發現小朝也臨近邊緣,我狠狠的插了20下,將精液射在了萬草的直腸裡,與此同時,小朝拔出雞巴,將精液射在了萬草的臉上,萬草前後來了5次高潮,所以到最後,她只是身體顫抖了一陣。
  我們三人赤身裸體的在床上躺著,不知不覺過了好久,當我睜開眼時,天已經黑了,我看了看時間,7點半了,我叫醒他們兩人,我們都沒有說話,默默的穿好衣服,到下面吃了點東西。
  吃完後,小朝要回去,我讓他在上去坐一下,他沒有拒絕,我們三人又回到房間,這次我先開口:「事情已經發生了,大家不要板著臉嘛,其實也沒什麼,小朝 和你不是第一次,我和你也不是第一次,只不過三個人一起做是第一次,這有什麼嘛,都這個年代了,我們思想應該開放些,我們都是80末90初,要與時俱進 啊!」
  聽了我的話,他們二人的表情放鬆了許多,我接著說:「今天的這件事情,天知地知,我們三人知道,不能讓第四個人知道,你們懂嗎?」他們二人點頭,「不 過萬事都是無到有,一到二,二到四,到無數的過程,我希望我們以後可以多一點這樣的經曆,不是很好嗎?與其不帶任何工具到深山裡去冒險,殊不知我們這種經 曆卻比那些強上千萬倍。」
  氣氛總算恢復了些,我們聊了一會,小朝要回去,我和萬草都挽留他,最終由萬草給小朝的父母打電話,說我們三個通宵斗地主,由於是親戚,小朝父母不疑有他,就同意了。當晚我們三人一起洗了鴛鴦浴,同赴巫山雨云,不亦樂乎。具體細節就不說了,供廣大狼友淫想。
  第二天中午我們吃過午飯,依依不捨的惜別,臨別時我和萬草真誠的邀請小朝有時間來XX玩,小朝欣然接受。
  回到XX的幾個月裡,我們依然過著糜爛的生活,宿舍的走廊裡、樓頂的平台上、公園裡、公共衛生間裡、長途客車上、餐廳的包房裡、廣場上,都有我們做愛 的痕跡。直到有天,萬草跟我說她懷孕了,這時我才意識到問題有點嚴重了,作為狼,怎麼允許有性福的累贅呢!而且她一再逼我和她結婚。
  起初我以為她是二個孩子的媽媽,應該做了絕育或者上了環,沒想到她沒有做,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要生下這個孩子。好在她當老闆的親戚堅決要她打掉那個 孩子,而我也剛好借此脫身,謊稱她不珍惜我們愛的結晶,斷然提出分手,其實我這段時間在網上認識了別的女人,而且我們私下還見過面,我覺得此女比萬草更 勝,所以趕快把萬草甩掉。
  她很捨不得我,給我寫了很多信,發了很多短信,在扣扣上留言,我都沒回過,因為我確實玩膩了。這就是我和少婦周萬草的性事,我還會遇到更多的女人,以後再和狼友們分享。

                【完】嘴裡「嗚嗚」的發著聲音。
  幾秒鍾後,一股熱流從她的小穴裡湧出,雖然不是很多,但我能感覺到她的高潮。高潮後的她還是迷人的,眉頭緊皺,雙眼緊閉,小臉紅紅,長發齊肩。
  「都怪你,人家新穿的褲子,都濕了,讓別人看到還怎麼做人啊!討厭!」雖然生氣但她還是滿臉幸福和享受。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