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的性愛道路

想想也真的是很衰,保存二十幾年的處女竟讓好友的男人給破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好朋友長的很可愛,而我則是可以看那一型的,她的男朋友長的還不錯,不過對我而言就是有大帥哥在我眼前,我也是只有純欣賞的心態, 因為我自己有多少斤兩我自己知道,也就是自卑,而我也是在那男的一句:「就算你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我也不會對你有興趣!」之下,才跟他混熟。(事實證 明,男人是不可信的。)

那一天他們倆人鬧翻了,充當和事老的我更是兩頭跑,替他們傳話。

不過那次真的很嚴重,因為之前我那女的朋友跟一個男的走的太近,兩人鬧的很不愉快;女的認為男的想的太多、限制她太多;男的也想女的不愛他了,喝酒喝的凶,偏偏他又是只能依酒味來判斷他有沒有喝酒的人,我那天就是沒注意到,被他拉上床時才聞到酒味。

那時我剛替他買好啤酒回來,一進門他摔下電話還罵了幾句髒話,我想不妙該不會是跟我那在氣頭上的朋友講電話吧?他倆都是性情中人,動不動就吵起來的。

我看他在氣頭上,放下啤酒我就想閃人了。他卻把我拉到沙發上把我推倒說:「她對不起我,我也對不起她!」然後拿起一罐啤酒喝了一大口,接著吻我----應 該說是餵我啤酒更恰當。我沒碰過啤酒,更沒碰過男人,被他壓著就已亂了方寸,根本沒有防備。(女性同胞請記住:千萬別把弱點給男人知道。)

他餵了我不知有多少口,我也因為喝酒變的全身無力,只能毫無抵抗的讓他扒光我的衣服,壓在我身上,在我胸口玩弄我的乳房;他又吸、又舔,弄得我的乳頭都硬了起來,小穴也因為他不規矩的撫弄兒開始流出了滑滑的黏液。

這時他將我抱到他房間,我癱在床上動都沒法動,他又壓上來了,一上來就是個激情的吻,兩手將我的大腿拉開,我可以明顯感受到一個硬物頂著我的小穴,一直摩擦,淫水更加氾濫了。

我想我不能這樣,我想推開他(喝醉的人能有多大力氣?)卻被他認為是迎合他,我想出口拒絕他,卻又只能發出嗯~~啊~~的嬌喘聲,反而使他更加興奮;他開始說些淫聲浪語:

「我剛剛摸你的小洞,很小ㄋㄟ!!你沒放過男人的弟弟吧!?待會我放根大蘿蔔下去好不好啊?」

「~~~嗯~~~啊~~~~不~~~……」

「我問你呦!我弄得你爽不爽?」

「不~~~不~~~~~!」

我開始夾緊雙腿,但那個東西仍在我雙腿間摩擦,一直頂著我的小穴;我快哭出來了,他硬掰開我的大腿,我看到他的東西---好大!!想到以前第一次自慰,放過一隻食指的痛,我開始想跑,下身已經傳來痛覺,耳邊還聽到:

「還真的很小!才進去半個龜頭就卡住了。」

我開始哭叫道:「不要!不要!!」

他根本不理我,一直進來。等到他將那話兒完全塞進去時,我覺得下身飽飽的,也覺得很痛。

「啊~~~啊~~~~痛~~~~~痛~~~~嗯~~~~~~啊~~~~~~~」

「待會你就爽了。」

他開始抽弄我的小穴,玩弄我的乳房。

「~~~嗯~~~~嗯~~~~啊!!啊!!!」

我已經沒法思考時又傳來一句:

「賤婊子這麼快就高潮了!老子都還沒射精呢!!」

接著我覺得他又更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屁股擡高一點!!叫聲浪一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好哥哥玩人家的小蕩穴!」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幹!幹!幹!幹!幹!幹死你個小蕩婦,一直高潮老子我要玩到天亮呢!!」

「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昏了過去,等我再次醒來時,他躺在我身旁,一臉淫笑,手也在我身上遊走:

「沒想到你是處女,還這麼淫蕩!!」

「你說什麼?是你強暴我的!!」

我又覺得他的東西又頂著我了。

「別裝了!!你昏過去,我一直在玩你,你的小騷穴一直沒幹過。你醒了我們再玩玩吧!?」

我清醒了也有幾分力氣,我用力推開他,轉身跑到門邊,又被他拖回床上……..。

他從後面抱住我,雙手捏著我的乳房,那話兒擠進我的雙腿間,還不停地往我耳邊吹氣、說些淫聲浪語:

「你的小穴很緊呢!剛剛還緊緊的包著我的大雞巴都不吐出來,我想再插一次,你乖,把腿打開啊!!」

「嗯~~~嗯~~~~不要啊~~!啊!啊!」

他用力地捏了我的乳頭說:

「好啊!你敬酒不吃吃罰酒。」

接著他離開我的身體到床下拿了一捆細鐵絲,把我的手反綁,然後將我的屁股扥高,拉開腿:

「我就讓你當只淫蕩的小母狗!」

一陣強烈的撞擊,小穴裡一直傳來酥麻的快感,我承認我覺得很爽,畢竟我沒有過經驗,但我也覺得很羞恥、很對不起我朋友;我覺得很累、好想睡,他也察覺到了,就鬆開我反綁的手改綁在床上說:

「你可別睡或是又昏過去了,我就是要你醒著。」

我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拿起他那已勃起的陰莖拍打我的臉頰,這是一種羞辱,而我竟然有快感?天啊!!!難道我真的那麼飢渴、那麼淫蕩嗎?

我開始掙扎,而他也很高興地說:

「對!!就是要這樣。」

他的陰莖越來越龐大,而且越到後面我越覺得有液體滴在我臉上,這時他停止了拍打我的臉頰,將那龐然大物對準我的臉,我可以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些什麼,這時我大叫著:

「不要!!!」

就醒過來了,我鬆了一口氣:

「呼~~~幸好是夢!!」

但~~~~~我錯了!!

驚愕的他正壓在我身上,兩手正抓著我的大腿,我的小穴正插著他的弟弟;他一拔出來,夾血濁白的精液不停地從我的洞中流出來,整張床單也早就沾滿了他的精液,而我進房間應是下午兩點的掛鐘,時針已走到了八點。

自從被強暴後,我的身體變得特別敏感,稍微一點碰觸,我就感到很興奮,也常在晚上做一些春夢;我的理智拚命壓抑我的慾望,但我的身體呈現出的是我想要男人 的訊息。我很苦惱,也對我身邊的男人越來越疏離,深怕會控制不住自己淫蕩的本性,結果人算不如天算,我還是走到了淫亂這條道路上。

在公司中每個男人都對我的態度感到很不滿,特別是一個有名的花花公子,對我看到他不是一副不屑的樣子,就是視而不見的態度非常的不爽,於是設了一個局欺騙我,讓我遭到一群男人的輪姦。

那一天他拿了一張紙走到我身旁,問我有關公司員工旅遊的細節,很不幸的那是我被強姦後的第四天,對男人敏感就算了,下體的浮腫還沒消,走路都是一大刺激; 而他靠的很近,我很不舒服,於是我就退開幾步,可他又靠過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佔便宜,但我真的很不舒服,我就請他讓開,讓我自己整理一下項目,再寫在 紙上給他;就這個小動作令他認為,我在侮辱他身為泡妞王的自尊。

隔天我就收到一張卡片,請負責員工旅行的人到一家餐廳開會討論,一開始很正常,每個同事都在,大家也討論的很熱烈,直到我忽然昏睡後又再醒來,只看見昏暗的房間中只剩我一個人。

房間很奇怪,只有在中央擺張大床,其他的什麼都沒有。門把轉動,他走進來:

「你醒啦!想不到你把頭髮放下來還挺好看的嘛。」

我不笨,我知道他想幹什麼,我就直接跟他講:

「我被別人強姦還不到兩個禮拜,我又不是什麼好貨色,你幹麼要找我?」

「你被強姦?怪不得最近看來比較像女人!」

「你!!!」

他用舌頭堵住我的嘴巴,一手伸進我的上衣裡解開我的胸罩,一手拉起我的長裙拉下我的內褲;我很想要男人,所以我也沒阻止他,乖乖的任他擺佈。

他脫光了我,就叫我躺在床上,然後再脫他自己的衣服;很奇怪的,我覺得身體很熱,一點羞恥感都沒有,我就問他:

「你是不是給我吃了什麼?」

「聰明!強力春藥的效力待會兒就知道了。」

這時他的衣服也脫光了,他跳上床來將頭埋在我的胸前吸允,弄得我不只乳頭硬了,連下面都濕濕的。我覺得我比平常還要淫蕩、還想要:

「好哥哥啊!教人家接吻。」

他嚇了一跳,擡起頭來:

「你?」

「討厭啦!那是什麼態度啊?」完了,我控制不住我淫蕩的一面,就這樣讓他看個精光。

「沒有啊。」

我像條蛇那樣纏著他,雙腳一直磨蹭:

「你教教人家嘛!」

「你連接吻都不會嗎?」

「嗯。」

「天啊!?你該不會沒跟男人在一起過吧!!」

「對啊!所以人家什麼都不懂啊!」

「你會配合我吧!」

我還沒回答他就把嘴湊上來,在我嘴裡翻攪;我被他吻的快窒息,他才鬆口。我喘著氣,他拉起我的腳:

「來坐起來」

我張開大腿,淫水一直流,小穴異常濕潤。

我聽從他的指示,挺直了腰竿,他那不算大的東西很快地就滑入我的小穴,他的技巧讓我很快就達到高潮,可是他還不滿足,他要我完全地對他俯首稱臣,他要我留 不住一點自尊,於是他在射精的前一刻將他的弟弟抽出來,下一秒我的嘴裡就多了一根異物,腥臭的液體一滴不漏地滑入我的喉嚨,接著他下床不知從哪弄來一條狗 煉綁在我的脖子上,將我拖下床,要我學狗一樣在地上爬,我全身酥軟,哪有那個力氣?只能癱在地上。

只聽他不屑的聲音傳來:

「學母狗叫我就放過你。」

「嗚~~~~嗯?」

我根本沒法回答他,因為我已經到達極限了,當時我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我要!我想要男人!!想要有個男人好好的「愛」我!!!

他看我的樣子很不對勁,連忙拍手,一群男人全身光溜溜的衝了進來,帶頭的一個一看我這副模樣很生氣的問道:

「你給她吃了多少藥?」

「就一顆……」

「什麼!?普通女人吃半顆就夠了啦!!」

「……..還有我自己去買的女用催情劑。」

「天啊!你別想她能說話、能配合你了啦!!」

「沒關係啦!主要是你們玩的夠爽就好了。」

另一個聲音插進來:

「對啦!每天都是我們服恃那些又老又醜的有錢富婆,現在這女人年輕、長的也不錯,吃了藥跟蕩婦沒什麼兩樣,我們就好好發洩啦!!」

我的天啊!!他從哪找來這一群牛郎啊?!

突然有個男人抓起我的頭髮,將他的陰莖塞進我的嘴巴,而下面的小穴也不空著,我只記得我最後聽到的一句話是:

「你們就儘量的把她玩的不成人樣吧!!」

然後我就成了公共汽車,載著一個又一個的乘客,直到我失去意識。

想想看: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孩子,被丟進了一群男人之中,我已經不知道當時我躺著的是地板、還是男人的陰莖上。一根根熾熱的鐵棒不停磨著我每一吋肌膚,我發 瘋似的不停將一根又一根的男根塞入口中,像舔冰棒一樣的吸允;下體的小穴則是一次又一次的吞入不同的雞巴,任憑他們抽弄,我已經沒有快感可言了,因為快感 不停持續,沒有停下來過。

他們的淫聲浪語也從沒有停過,大概是職業病,有些人仍舊是輕言細語,對我也很溫柔,但是有些心理不平衡的,可真是變態,拉著我的長髮要我的身體做不可能的 扭曲動作,還叫他們的兄弟們拉開我的腿,將我騰空跟他做愛。那個時候女人全身上下三個洞已經都插滿了陰莖,還有放在胸上的、握在手上的、跟一旁正在射精 的、加起來一共有近二十個男人吧!!這就是我第一次被輪暴的經驗。

吃了藥我的神智大多是不清楚的。只記得好爽、好爽、好痛、好痛、不要、不要、、、這幾個字,那次之後,我根本不敢再面對那個同事,能躲則躲,因為找不到別 的工作,我只好在那裡硬撐著,直到有一次他居然在下班後的辦公室硬上了我,還有在別人面前當眾將手深入我的內褲中挑逗我,以及在樓梯間叫我幫他口交、做 愛,我簡直變成他的性愛女奴,我實在沒法承受被發現的壓力,於是我連夜辭職,躲開了他。

--------------------------------------------

被他硬上那一天,是我好不容易恢復元氣的數個月後。那一天我因為加班留在公司,其他的人不是有約會,就是要回家陪老公、妻兒,全走光了。當我正在考慮是不 是要找個好男人來交往時,我不小心將筆給弄掉了,我彎腰將筆撿起,卻聽到我身後有聲音響起,我轉頭卻沒有看到人影。畢竟已經入夜了,心裡當然有點毛毛的。

定下心來,我安撫自己說:沒事!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猛然一隻手掩住我的嘴巴,另一隻手深入我的衣領拉開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用眼睛的餘光撇見是他,便狠狠咬他一口,他痛的鬆開手大罵:

「賤女人!!」

我推開椅子要溜走的時候,卻被一旁的箱子給絆倒,我還沒來的及爬起來,他已經從我身後攬著我的腰,另一隻手扯下我的牛仔褲跟內褲。我覺得屁股一涼,私處暴露在空氣之中,身後又有一個男人,就想到了--做愛?!呼吸開始急促。

「小賤人!開始想要了吧!!」

「不!我不要!!」

我堅決的回答。怎能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吃的死死的?!這種事豈可以讓他為所欲為?!

「別裝了!來跟我好好玩一玩吧!!公司裡沒人啊!羞什麼呢?!」

「你去死啦!!」

「呦!還嘴硬!!上個月不是才在樓梯間叫的欲仙欲死的嗎?!那股浪勁再拿出來啊!!」

「我不是、、、啊~~~~~」

這個下流胚子!!居然已經將東西拿出來頂著我的私處,在陰道口磨蹭,我拚命的要將大腿縮緊,但是他越是提高我的腰,讓我的私處赤裸裸暴露在他的陰莖前,讓他只要往前一頂就可以得逞。

他像磨豆腐一樣磨來磨去,就是要吊我胃口,要我親自求他快點放進去,可惜他打錯如意算盤了!!我就是嘴硬不說『我要』這兩個字,我只會說--

「不要~~~不要~~~~」

聲音就算變得再柔和嬌喘,我會說的依然是這兩字:

不-要-!!

「媽的!不管你要不要!!老子就是要定了!!」

他像是也頂不住了,一把頂進了我又變得狹窄的私處,那種分裂的痛楚又再次喚起了我之前那幾次被強暴的經驗,我大叫:

「啊~~~~~~~~~~~」

他很滿意的說:

「不錯!真緊!!一點都不像是被人炒過好幾次的穴!」

他一下一下的動,他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我想起之前一直想不起來的片段。被強姦、被輪暴、還有那些陰莖在我身體裡搖動的感覺。

「不~~~~要~~~」

「媽的!!到這種時候還在說不要!!」

他一把抽出他的弟弟,把我扶起來正面對著他,我泛紅的雙頰說明了我已經又陷入了性愛的高潮中,他淫笑了一聲,將我褪至膝蓋的褲子拉到小腿肚,上衣襯衫的鈕釦打開,拿起一邊的剪刀將我的胸罩剪開扯下,然後把我推到椅子上。

他這麼一推我就有點清醒了,可惜我還沒來的及夠清醒做任何抵抗,他已經拉開我的雙腿,將他的陰莖滑入我的小穴中,我受到刺激,身體一挺剛好就讓他的嘴巴咬住我的乳頭不放,埋首在我的胸部,任憑他的舌尖在我的乳房遊走吸啜,咬得我的胸部青一塊紫一塊的。

這是上半身,下半身他用力的往我的子宮裡衝刺,我的下體都快要受不了他這般強勁的猛勁,也不知道他是吃錯什麼藥了?!

那天夜裡,整個公司內都是我的淫叫聲,他沒有機會開口說一些羞辱我的話,因為他拚命的幹我,嘴巴拚命的嚙咬我的頸子一直到胸部,那一天我被他玩了好久,整個身子都虛脫了,叫到後來我都沒力了,只能一直嚶嚶喔喔的用些虛字答應:

「嗯~~~嗯~~~~~啊~~~~~~~~~啊~~~~~~~」

最後他也不願再讓我出聲,一口堵住我的唇,像蛇一樣猛鑽入我的喉中,纏著我的舌頭,青紫的胸部改由他的魔爪伺候,又抓又捏的,另一隻手依然拉開我的大腿,好讓他能繼續抽弄我的小穴。

結束的過程我不太記得,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沒有看見他。我渾身又紅又腫,大腿內側一堆黏滑的白色液體,還有一些不停地從我的小穴流出來,滴到我的內褲上。我 將襯衫拉好,我也不想擦拭了,我只想快點回家去。拿出備用的衛生棉貼在內褲上,我將內褲穿好再拉上褲子,下腹怪怪的,一直有東西流出來,有衛生棉擋著我想 沒關係,問題是上衣--沒有胸罩,我穿上襯衫乳頭明顯可見,該怎麼辦呢?!沒有計策的下場就是我就這樣子直接回家去了。

回家前,我打好一封辭職信擺在上司的桌上,表示從明天開始我不會再來了。這樣子下去我怎麼受的了?!因為我接下來的十五天都要加班。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