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虐待 錯愛SM

這注定是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因為文文的眼淚已經化成滿天的雨滴。

全身赤裸的少女倒吊在天花下,身上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鞭痕,面前的曾經是文文最愛的人,仍然不肯停手,歇斯理底的在抽打她。

文文只能在心裡哭喊,嘴巴卻被緊緊塞住。肉體的疼痛讓她幾乎暈厥,心靈的創傷讓她崩潰。

當愛結束,一切都結束。

第一章

兩年前,南京某大學校外的網吧。一個女生在網吧上的電腦打下:「今晚有事,我要走了。」

她叫文文,平時只是個很普通的女生。

QQ上一個叫「風神」的網友打出一句:「又走了!每次都在『網調』,能不能真正的做一次。」

「以後也許可能吧。」文文打出幾個字,心中低聲說:「綁起來隨你玩,憑什麼,你當我是白痴啊?」

文文在校外租了間公寓,離學校很近,今晚和朋友們一起參加學校的元旦舞會,她抓緊時間到公寓換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點淡妝。

今晚學校籃球館臨時改成舞廳,稍加打扮的文文在搖曳的燈光中顯得嬌艷動人。

「別老坐著,來嘛,一起跳舞。」在舞廳裡,文文拉著她的一個好朋友。

「不了,我不會。」男生叫徐夕,相當靦腆,今天是被大家一起拉來的。

「真沒勁。」文文走入舞池中央,伴隨著強勁的Disco舞曲,開始扭動身體。

「徐夕,文文生氣了,你還不過去。」和文文同行的女生阿麗說。

「我真的不喜歡跳舞。」徐夕說。

「能一起跳嗎?」舞池中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問文文。文文認出是沈強,校足球隊前鋒,同班同學,一個普通朋友。

「一起來吧。」文文說,更加瘋狂的舞動。

沈強伴隨著音樂猛烈跳搖頭舞。大家都被他們帶動了。而文文和沈強就在舞池中心,就是今晚的主角。

「如你熱愛我,最心愛是哪些,如果心底的我是狂又野,還愛我嗎,繼續愛多一些……」

文文和沈強似乎融入這個郭富城的曲子,踏著合拍的節奏舞動,身體互相挑逗完全就是一對伴侶。舞動中,回頭看到了徐夕一臉不悅的離場,文文只是繼續完全融入了舞曲,繼續放縱自己。

燈光變成了連續的閃爍,文文和沈強靠得很近。沈強突然親了文文的一下,文文毫不猶豫回手還了一記響亮的耳光,一切都被掩蓋在閃爍的燈光和轟天的樂聲中。

曲終人散,文文和阿麗離開舞廳。阿麗說:「文文,我從來沒想到你跳舞那麼好呢。」

文文說:「一般一般,全國第三。今天玩得真開心。你呢?」

阿麗說:「我也是。徐夕好像生氣了。」

文文說:「管他呢。」

「他不是你男朋友嗎?」

「誰說的,他是我男朋友?我才不要那麼呆的男朋友呢。」

「可是你們關係那麼好,他好像很在乎你哎。」

「阿麗。愛是要有感覺的。bye,我走了。」

「喂,你又不回宿舍睡啊。」

「宿舍我睡不慣,我還是到公寓去。」文文一個人走出校門。

「等一下。」有人喊。文文回頭,是沈強。

「是你!」文文沒有好氣,「想向我道歉免了,剛才的事我忘了。」

「誰說我要道歉。你當著那麼多人打我。

文文警惕的說:「那你想幹什麼?」

「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你說什麼?」文文有些害怕,不知沈強到底在說什麼。

沈強突然抓住文文的手,拉下文文的衣袖,露出文文手腕上面淡淡的淤痕,「這是什麼?」

「我不小心碰傷的,幹你什麼事?」雖然極力申辯,但最大的秘密被沈強發現了,文文如同被人點穴,渾身不能動彈。

「『靜靜的港灣』是誰?誰喜歡躲在公寓裡綁自己?別人面前扮Cool的你還是網路上的你才是真的你?」

「你到底是誰?」

沈強嘴裡吐出文文最不想聽到的兩個字:「風、神。」

「你是風神?」沒想到這個自己吐露很多秘密的網友原來竟是自己身邊的朋友,文文知道已經無可抵賴了,「每個人都有秘密,請你為我保守這個秘密。拜託了。」

「我一定會保守秘密,我能不能追你。」

「不行,你很優秀,不過我還不想談戀愛。」

「那就答應我一件事。讓我綁你一回。」

文文沈思了一會,雖然很危險,但除了答應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咬咬牙,說:「就一回,除了綁不準做別的事。」

「好的。什麼時候?」

「現在。跟我來吧。」

文文把沈強領到自己在校外租住的公寓,關緊門窗,落下窗簾。文文拉開一個抽屜,拿出一捆麻繩遞給沈強。沈強重重嚥下一口口水,要伸手去接。文文把繩子藏到背後,說:「保證保密?」

「保證。」

「只能綁,不能做別的。」

「保證。」

「拉勾,不許反悔。」文文伸出一個小拇指。

沈強笑著和文文拉勾,「好了,我說話算數。」

沈強迫不及待的從文文手中搶過繩子,把文文兩手扭到背後。文文身體微微顫抖,顯然是害怕,但也不做反抗。其實文文也非常期待有人綁她,但在這種情況下受綁,除了恐懼還能有什麼?

沈強發現繩子很長,展開把繩子對折,在文文手腕處打了一個緊縮結,繞幾圈綁緊;往上拉把文文的手背到最高,在後頸高度打了一個結,兩股繩脖子分別從前面兩邊穿過腋下,回到後背然後在文文上身上下繞了兩道。

沈強用力收緊繩子,雖然文文的乳房只有普通的B,但在繩子的作用下一下變得豐滿堅挺。沈強在文文腋窩下打結,把文文的綁得更緊。

「好了嗎?不要那麼緊。」文文感到呼吸有些困難。

「好了。」在文文胸前打完最後一個結。沈強用欣賞展品的眼光看著黯淡燈光下的文文。文文穿著漂亮的舞裙,化了很淡的妝,滿臉通紅的背手站著,呼吸急促,隆起的乳房微微起伏,「你真漂亮!」

沈強覺得現實中受虐的文文比照片、電影上演員動人多了。文文知道自己現在樣子就像個AV女優,這樣下去誰知道沈強會怎樣。她哀求道:「別看。可以放我了嗎?」

「轉個身,走兩步讓我看看。」

真是過分的要求!文文氣不打一處來,說:「不,我只答應讓你綁,綁好了就快放了我。」

「你不是說希望吊在操場上任人欣賞嗎?」

「這只是胡思亂想,哪能當真的?」

「現在只要你走兩步給我一個人看而已,你讓我綁一次,可沒說綁多久。你不走,我就不放你。」

「怕你了。」文文背著手很難過的在房間裡走。心裡想著:「憑什麼要讓你看?」

房間不大,文文很快走一圈,「行了嗎?放了我吧。」

「不算。你像模特一樣走貓步。」

「你!」

「走不走,再拖,到11點宿舍就關門,到時我只好在你這過夜了。」

「壞蛋。我走好了。」

文文很難過,但為了讓這種事情盡快結束,只好答應做了一回SM模特,在房間裡輕盈的走了一個來回,屈辱的向眼前這個可怕的人展示自己婀娜的身材,「好了嗎?喂,你在幹嘛?」

文文表演完,但沈強似乎沒有滿足的意思,還去開自己的抽屜,「哦,你還有那麼多繩子。」

沈強拉開文文剛才拿繩子的抽屜,「看來用一條繩子綁你你肯定不過癮。」

「沒有這回事。」文文發現自己的抗議沒有任何用處,沈強用一段不長的繩子綁住文文雙腳。還準備用一股繩穿過文文胯下,「不行,絕對不能綁那裡。」

看到沈強要對自己用跨繩,文文幾乎要哭了,「如果你敢綁,我就喊了……大家一起死。」

沈強看著文文含著淚水的眼睛,也害怕真的把她逼急,說:「如果你肯在房間裡跳兩個來回!我就不綁了。」

「我跳,你這個混蛋!這是最後一個要求。以後不管你再說什麼我也不會答應了。」

文文擡頭看看牆的盡頭,彎下腰,向前跳了一小步,幾乎跌倒。穩一下,繼續往前跳,一次只能跳20公分。在沈強眼中,文文吃力扭動著身子,楚楚可憐的樣子,每次跳躍晃動的乳房,都是莫大的享受。

「呀!」文文失去重心,叫了一聲,沈強一個大步衝上去,在文文落地前一把將文文摟到懷裡。

「你欺負我很久了,可以完了吧。」

燈光下,沈強凝視著文文淚汪汪的眼睛,說:「你真美。」沈強在文文睫毛輕輕一吻。

「你……」文文因氣語塞,側臉躲開,「你不能橫了吧。」

沈強又吻了文文臉頰,「就是一會兒被你打死,我也要吻你第三下。」沈強抓做文文的頭,深深吻文文嘴唇。受到了這輩子最大的侮辱,文文的淚水終於像泉水一樣不可抑制的湧出。

「我愛你。我真的想你做我的女朋友。」看到文文痛哭,沈強才真的慌了,試著擦文文的眼淚。

「給我鬆綁吧,求你了。」

沈強也覺得過火了,去解開繩子,卻發現居然打了死結。

「咚咚咚。」這時有人敲門。

沈強的心眼吊到嗓子,想著:「什麼人,如果文文說是強姦,我就完了。」

「文文,剛才是你喊嗎?」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房東太太。」文文壓低聲說,然後大聲對門外說:「沒事,有只蟑螂……打死了。」

「這麼冷的天,哪有蟑螂,都幾點了,把人吵醒,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聽著房東太太嘮叨著離去。兩人長長鬆了一口氣。文文告訴沈強的抽屜裡有刀,沈強用刀割斷文文身上的繩索,「對不起,你在網上說你喜歡被綁,我不知道你會那麼反感。」

「我是喜歡,但最討厭被強迫。你故意在網上和我聊天抓我把柄,是處心積慮的要欺負我。」

「不是的,我想做你男朋友。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兩年了。一次在網吧我無意看見你在聊天,記下了你的QQ,本來想瞭解你的內心深處。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想說我變態嗎?」

「沒想到你就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人。」沈強想再次親文文。

文文推開沈強,「很晚了,你走。其他事……以後再說。」

第二章

「做我女朋友吧。」被沈強羞辱的第二天,徐夕在學校食堂的角落向文文表白了。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徐夕是好朋友,但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為什麼?你有男朋友了?是沈強嗎?」

文文感到難以回答,她還沒有決定接受沈強,為了拒絕徐夕,文文只能說:「是的。」

「我知道了,我祝你永遠幸福。」

「謝謝。」文文嘴上說,心裡卻想:「還說喜歡我,連和別人較量的勇氣都沒有,剛開始就放棄了,誰會選你?」

就這樣,在溫文爾雅的徐夕和熱情如火的沈強中,文文選擇了後者,兩人漸漸形影不離。

不久後的一天晚上,沈強和文文在體育場上散步,沈強故意領著文文到了球門下。靠著門柱,兩人熱吻;沈強暗暗把文文的手扭到門柱背後。

「你想幹什麼?」

「綁你。」

「你瘋了嗎?這是體育場。」雖然球場沒有開燈,靠遠處房子微弱的燈光,還是能勉強看到跑道上有些人在跑步,「會被發現的。」

「你再喊大聲點,別人都會看過來。」沈強從褲兜拿出一根棉繩,一眨眼就把文文的手腕綁在門柱上,「還裝呢!其實你就喜歡被綁。」

「沒有這回事。」文文極力否認。

「口頭上說不喜歡,身體卻一直背著手等我綁。」

「你!」文文想:「為什麼我不反抗,難道我真的喜歡這樣嗎?」

「好了,讓我看看。」沈強把手伸入文文的褲子。

「你幹什麼?住手啊。」文文覺得跑道上每個都在看著自己。

「還說不喜歡,你下面濕透了。」沈強的手隔著內褲碰到文文的陰蒂。雖然在網路中經常看到這樣的話,真在現實生活中聽到,文文覺得是莫大的羞辱,低聲罵道:「你這壞蛋。」

「好,我就壞給你看。」沈強把手伸入文文的衣服,伸到了文文的胸罩裡。跑道上好多人經過他們附近都放慢腳步,雖然看不清楚,但一對情侶在校園裡親熱,大家總是會不由自主觀望。

文文覺得每個人都在看她,羞辱得無地自容。

「你的乳頭翹得很高,很想讓我摸吧。」

「沒這回事。」

沈強摟住文文,親吻文文的脖子,捏文文的乳房。文文輕輕的扭動身體,呼吸越來越急促。

「這裡每一個人都是見證。」沈強說,「你是我的。」

對文文,每個路人都加重一分負擔,她緊閉雙眼,默默祈禱不會被看到。但在這種情況下,身體卻變得異常敏感。

突然,沈強用力扯下文文的胸罩,藏到自己褲兜裡;吻著文文嘴唇,雙手在文文上衣裡肆虐。文文的防線瓦解了,沈強的魔爪,讓自己很舒服。沈強也感到文文身體的變化,知道文文不會再抗拒,肆意撫摸文文上身每一寸肌膚。

文文一直低聲的呻吟和嬌喘。沈強玩夠才會放人,文文知道反抗是徒勞的,而身體還在不爭氣的漸漸發熱。

十分鐘後,沈強才心滿意足的鬆開文文手上繩子,文文幾乎站不穩。

「你怎麼了?」沈強覺得文文有些奇怪。

「壞蛋壞蛋壞蛋!」文文雙手用盡吃奶的力捶打沈強的胸口;突然,文文的眼淚又嘩啦啦的落下。

「不哭不哭,真怕了你了,每次都哭。」沈強摟住文文。

「把內衣還我。」

「不還。算是你給我的定情信物。」

「壞蛋!快還我。」

「不還,你來追我啊,追得上就給你。」沈強跑開幾步。

「壞蛋!」文文邁開小步追,沈強一溜煙的跑掉了。文文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淚鼻涕,自言自語的說:「欺負人!你是足球隊的前鋒,我能追上你我就是女飛人瓊斯了。」

還好是冬天穿的衣服多,沒有人注意到文文沒穿內衣。文文回到公寓,趴在床上,摟著枕頭咒罵:「沈強,大壞蛋。這樣對人家!」

文文摸著濕透的內褲,「在公眾場合脫我的胸罩,還讓人家在那麼多人面前高潮……還好沒讓你這個變態知道我到高潮,不然你會樂成什麼死樣。」

文文撫摸著自己的身體,(在很多人眼皮底下撫摸胸部能高潮,我到底是怎麼了?我真的是個蕩婦嗎?)

「不,不是的,我不是蕩婦!」文文自己訴自己。

第三章

文文在心裡罵了沈強千百遍:「大變態,一定不要再理他。」但當再次見面時,沈強拿出一個禮盒,「送你的。」

「什麼?」真見面卻氣不起來,文文只能裝出冷冷的樣子。

「哦,文文收到禮物了,好幸福啊,快開來看看是什麼。」阿麗像幽靈一樣突然再文文身後冒出。

「只能給你一個人看。」沈強顯得神秘兮兮。

「小氣死了,不看就不看。不打攪你們了。」阿麗跑開了。

文文回到公寓,打開禮盒,看到裡頭是一套漂亮的紅色的內衣。文文自言自語著:「壞蛋,膽真大。」

裡面還有一條紙條,上面寫著:「對不起,莫生氣,全是因你太美麗。你的信物我永留,紅色代表我心意。」

她用筆輕輕在下面又加了一句:「怎能不氣怎能氣。」

第二天一大早,文文矇矇矓矓聽到了沈強的聲音,說:「沈強怎麼會在這,一定聽錯了,再睡會。這個混蛋,弄得我神經虛弱。」

但耳邊又響起了沈強還有房東太太的聲音。文文穿著睡衣開門,果然看見沈強,他在拎著大包小包往自己對面的房間搬東西,吃驚的問:「你在幹什麼?」

「我已經和房東談好了,以後我就住在你對門。」

這豈不是一天無論到哪裡都要對著沈強,文文說:「你……」

「你反對嗎?」

「隨便你了。」文文也找不出反對的理由。

「不要站著,快來幫我收拾。」

「憑什麼幫你收拾。」雖然嘴裡說不願意,文文還是換了衣服來幫忙。當沈強把所有的東西都搬進來,文文也把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

「有個女人真好啊!」看著整潔的房間,沈強說:「你不知道,男生宿舍亂的……」

文文瞪著眼睛說:「誰是你的女人?」

「你呀。」

「臭美,哪天看你不順眼就把你蹬了。」文文裝出很凶的樣子,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你捨不得的,送你的衣服合身嗎?」

任何少女被問到這種問題都會很不好意思,文文臉變得通紅,「沒問題。」

沈強貼著文文的耳朵問:「現在是不是穿著。」

「嗯。」文文的耳根都紅了,稍稍夾緊大腿,下面……又濕了。

「你臉紅的樣子真好看。」

「混蛋,你又來欺負人了。」文文狠狠捶沈強的胸脯,「只有欺負我你才開心啊?」

沈強抱住文文,「穿起來效果怎麼樣?給我看看。」

「胡說!我走了。」

「別走。」沈強抱住文文,輕輕地放到新鋪好的床上,深深一吻,說:「我愛你。」

沈強深深的吻文文,舌頭相交傳來心動的感覺,文文感到沈強身上發出一種陽剛氣息,在誘使自己犯罪,「我要欺負你一輩子。」

「壞蛋,怎麼會有你這種……壞蛋!」文文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罵他。

「你是我的女人,我要看看你穿上新內衣的樣子。」

「怕你了,想看就看吧。」

沈強一件一件脫去文文衣服,一個姣好的女子身體慢慢展現在沈強面前,直到最後只剩下火紅內衣和內褲。因為羞愧,文文還是條件反射的遮擋胸部,「真美。」沈強摟住文文,又親幾下,在文文意亂情迷的時候把她的手扭到背後。

「你想幹什麼?」文文猜到他想幹什麼了。

「綁你。」

「真過分。」綁起來天知道沈強會怎樣折磨自己。

「你不是喜歡嗎?」也不管文文是否同意,沈強已經拿出繩子開始捆綁文文了。

「綁吧綁吧,怕你了。」

沈強只是簡單的在背後綁住了文文的雙手,但失去自由的她已經徹底成為沈強的玩偶。沈強用手指伸入文文的乳溝,挑逗文文的乳房。

「能蓋上被子嗎?我好冷。」雖然到了中午,但屋內沒有暖氣,暴露幾分鐘後,文文凍得瑟瑟發抖。

沈強把文文放進被窩,自己也僅脫剩一條短褲,鑽入被窩;文文用熱吻迎接了沈強。得到了文文的鼓勵,沈強脫掉文文胸罩,不斷揉捏,貪婪的舔文文的兩個乳房。

文文的乳房很敏感,沈強的進攻讓她幾乎瘋狂。沈強什麼時候脫去了她的內褲,她也不知曉。

「你流了很多水。」沈強用手指撫摸她的陰蒂,有些粗魯,微微的疼痛反而讓文文更加慾火中燒。

「都是你弄的。把人家弄成這樣,還說。」

「放心,我會負責的。」沈強脫掉了褲子,把文文大腿使勁分開,用幾乎要爆炸的陰莖蹭文文下面,「我負責會讓你爽到底的。」

「啊……你!」雖然喜歡沈強,但並不很信任他,如果文文還清醒著,絕不會這麼快就答應性交,但現在身體充滿了渴望,慾望已經戰勝了理智,「不要負我。」

「決不會。」沈強和文文的身體已經合二為一,「我要你給我收拾一輩子房子……」

沈強開始抽動,文文的腰微微挺起,這個角度更加受用,「我要天天看你臉紅……」

「啊……」有些疼,文文輕聲的呻吟。

「我要天天摸你的大波波……」沈強使勁捏著文文的乳房,加大了抽動的力度。

「啊……壞蛋……啊……」聽到這樣糜爛的語言,文文覺得無比受用。

「我要你天天淫水橫流……」沈強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氣。

陰道傳來的舒爽中夾雜著火辣辣的痛苦,乳房被使勁錯揉,也是甜中帶苦。天堂地獄的感覺同時侵襲,文文瘋狂的喘著粗氣。

「我要綁你一輩子!願意嗎?」沈強問。

「願意……啊……我不行了……不要……不要了……」文文幾乎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沈強繼續反覆進攻,在最激烈的時候突然停止抽動,一股熱流灑在文文的體內……

「放了我。」此時文文的確被沈強徵服了,她放下了高傲的聲調,輕聲說:「讓我給你清理一下。」

「你躺著。」沈強用衛生紙擦拭文文陰部的液體,還不時撫摸文文的乳房。

「我的手有些發麻了,還要綁多久啊。」

「你不是答應讓我綁一輩子嗎?」

「放了我吧,以後有的是時間。」

「不,以後是以後,今天我一定要綁個夠。」

「好吧,隨便你了。幾點了,去買兩份盒飯回來吧。」

「我不餓。」沈強的手不想離開文文身體。

「可我餓了,去嘛,我又跑不掉,順便給我去藥房買兩片毓亭。」

「毓亭?是什麼?」

「買就是了。」文文臉又紅了,「以後要用套子,懷上小孩就麻煩了。」

……

一個小時後,沈強帶來了盒飯和藥。喂文文吃過飯,沈強仍然是把她赤條條的綁著肆意玩弄,但沒有再做愛。

沈強睡了個午睡,文文的從酸麻漸漸變得有些刺痛,但最終也昏昏沈沈睡著了,然後又在沈強的撫摸下醒來。

晚飯仍然是綁著讓沈強餵食。文文還被迫在洗臉盆上了兩次廁所。無論文文怎樣苦苦哀求,沈強就是不放。

到了深夜,文文哀求道:「快綁一天了。求你放了我吧。我的手都沒有知覺了。」

「你綁著的樣子真可愛。我真的捨不得。」沈強仍然在貪婪的撫摸文文不設防的胴體。

「可是我也要休息啊,再不休息我的手就要廢了。我沒了手你還綁什麼。」

「再綁一個晚上好不好,明天早上放你。」

「不要那麼殘忍,我真的受不了了。明天再綁好不好。」文文幾乎要哭了。

「好吧好吧。」沈強終於極不情願的解開文文。

文文看到自己的手腕,幾處磨破皮,還勒出好多道又青又紫的淤痕,只得長嘆:「綁成這樣還不解開,你好狠的心。」

第二天起床,文文發覺的兩天手臂已經擡不起來了。

強打精神去上課,當下課鈴響起,沈強在文文耳邊說了一句驚心動魄的話:「我們趕緊回去吧,我好想綁你。」

第四章

沈強敲開文文房間門:「來看碟吧。」

「不了,快要考試了,我要看書。」

文文找藉口回絕,心裡想:「你哪是找我看碟,存心是想綁我。」

「是《O娘》,很辛苦才借到的,明天就要還。」沈強低聲說。

文文看過《O娘》的小說,所以這部電影實在是沒法抗拒的誘惑,說:「好吧。」

不出文文所料,影片剛開始,當O露著乳房被送入奴隸城堡時,沈強就又在綁她了。

「又來這一套,每次都這樣。」雖然有些不願意,沈強還是把她的上身和手牢牢和椅背綁在一起,雙腳分別綁在了椅子腳上,然後撫摸她的身體。每次都要等電影曲終人散,捆綁和撫摸才能停止,文文覺得沈強的把自己當成了玩具,想綁就綁,想摸就摸,也不管她願不願意。

這是一部很煽情的影片,兩個人的情緒都調動起來,到了激烈處,沈強就把手指插入文文陰道,讓文文和O一起呻吟。當看到史密斯把O當妓女一樣送給別人玩弄,沈強說:「這個老頭真變態,這麼好的女人,如果是我絕對不會把她給別人。」

文文沒有答他,心裡想:「史密斯為了滿足O的願望,甘心把心愛的女人送給別人玩弄虐待,但他是深愛O啊。」

沈強摟著文文說:「你是我的,這輩子我決不會讓別的任何人碰你。」

文文「嗯」的輕聲答了一聲。正在纏綿,電腦和燈都熄滅了,周圍也陷入一片黑暗,停電了。文文說:「我房間抽屜裡有蠟燭。」

沈強拿了文文的鑰匙,說:「我去拿。」

過會,沈強就拿來了一包白蠟燭。看到沈強目不轉睛的盯著炷火,文文想:「慘了,我怎麼會告訴他有蠟燭。他不抓住機會滴蠟才怪呢。」

但受到剛才電影的刺激,文文心中也有了受虐的渴望。果然,沈強拉下文文的褲子,露出她兩條雪白的大腿,說:「我們來玩滴蠟吧。」

文文咬著牙說:「怕你了,拿高點,滴幾下好了。」

沈強把蠟燭拿到文文眼睛的高度,讓她看著蠟油慢慢一滴一滴滴落。第一滴蠟油滴到大腿上,很燙,文文輕輕顫抖一下,但隨即,疼痛就轉化成了一種興奮的舒服的感覺。

隨著蠟油慢慢落下,文文開始輕聲的呻吟,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愉快。沈強又點了一根蠟燭,蠟滴不斷落下,大腿上的痛苦此起彼伏。文文開始的掙扎,輕聲的喊著:「好燙,好燙!可以停了嗎?」

沈強非但沒有停止,還把蠟燭加到了四根。蠟油像雨點一樣落下。文文感覺已經不是在一滴一滴的痛楚,而是一塊燃燒的木板放在大腿上。她咬著牙忍住不喊出來,身體卻拚命的掙扎,椅子不斷嗑響地板。

沈強住手了,文文以為他發了善心,但很快就發現自己有多幼稚。沈強撫摸著她的大腿說:「滴滿了,我幫你弄掉。」

沈強突然使勁把一條腿上整塊蠟連著毛一次撕下。

「啊……」文文硬生生把慘叫聲吞到肚子,但全身激烈的顫抖。看到沈強又在準備撕另一條腿的蠟。文文苦苦哀求:「不要,不要,不要啊!」

沈強沒有罷手的意思,文文只好閉上眼睛咬著牙。沈強又是把一大塊蠟連著毛粗魯的扯下。又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痛楚,文文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瘋狂的湧了出來。

沈強慢慢撫摸文文的大腿,清理余蠟。文文看見自己的大腿已經燙的通紅,火辣的痛楚依然在不斷侵襲她,說:「好了嗎?放了我吧。」

「好玩,再來一次。」沈強又拿起了四根蠟燭。

「不行啊。」

文文的反對是那麼蒼白無力,蠟油又像暴雨一樣落到了她的大腿上。如果說剛才的滴蠟在痛苦中還有一種邪惡的滿足感,現在純粹是痛苦折磨。落到大腿上的蠟油感覺如同沸水。

沈強踩著椅子,不讓和地面碰出聲音,任由文文拚命的扭動身體掙扎,頭像吃了搖頭丸一樣搖晃,淚水夾雜汗水灑落。

「啊……啊……」文文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小聲點,你想讓別人聽到。」

「饒了我,饒了我吧,我不行了。」

「你行的,再堅持一會。」

「不要不要……求你了……求你了……啊……」文文哀求:「換一種玩法,求你……求你……」

沈強停住滴蠟,問:「什麼玩法?」

文文稍微鬆了一口氣,說:「先滴到你的手心,然後抹到我的胸部。」

「你喜歡這樣玩?」

沈強說:「好吧,騷貨,就讓你滿足一回。」

沈強把文文的上衣拉到腦後,把蠟油滴到自己的手心。他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心中想真的很燙;然後把手按在文文的乳房上。文文感到一團暖火裹住了乳房,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沈強不斷的在手上滴蠟,然後抹到文文胸部,蠟油在文文的乳房上凝結,又一片片掉落。文文的乳房很敏感,這種帶著輕微痛楚的撫摸更加讓她感到飄飄欲仙。她靠在沈強身上,輕聲的呻吟,顯然是很受用。

「騷貨,這樣玩你很開心嗎?」

「沒有的事。」雖然嘴上否認,但輕輕扭動迎合沈強的身體卻明白表達了文文的渴望。

「那我就不來了。」

「不要、不要停。」

「求我。」

「求你了。」

「求什麼?」

「摸我,用蠟油摸我。」

「騷貨!」

在沈強火辣辣的手的撫摸下,文文扭動著身體,快樂的低吟,下身的水不斷湧出,陰道微微發癢,有了強烈的被插入的慾望。如果此時她是自由的,她會毫不猶豫的用手指去慰藉自己。她感到了陰道有了微微的抽動,「幹我。」

「什麼?」文文的反應讓沈強吃驚。

「我受不了了,快幹我。」

沈強扯爛文文的內褲,當他的陰莖一進入文文體內,文文就不可抑制到了高潮。

「愛我嗎?」文文滿臉紅暈。

「愛,一輩子做我奴隸好嗎?」

「好的。」文文閉起眼睛慢慢享受。沈強繼續抽插,伴隨著文文再一次上高潮,他也強烈噴發……

瘋狂過後,電也來了。看完電影,文文回到自己房間,大腿的痛楚越來越明顯,細細看才發現起了好多個小水泡。

晚上痛得睡不著覺,文文又偷偷哭了一場。第二天,文文上網查到了低溫蠟燭,心中罵道:「Fuck,原來別人用的是低溫的!」

第五章

「想我了嗎?」

文文拿著電話趴在床,「誰想你了?」

雖然只相處一個月,文文覺得已經被沈強整得身心疲憊,終於熬到寒假能躲開一會,那個人的聲音還是陰魂不散。但久了不見,還真有點想他。被他這樣一提,文文下意識的摸摸手腕,好久沒被綁起來還真不習慣了,「我想你了。」

「那你就抱著枕頭慢慢想吧。」

「不要那麼殘忍嘛。過了春節早點來。」

「那要看我心情好不好了。」

儘管心情不是很好,雖然知道免不了會受罪,文文還是提前三天結束假期回到學校。沈強送給了她一個小禮物,一副真正的警用手銬,另外,還買了個暖氣機。

整整三天,不管是穿衣還是赤裸,文文都沒有離開繩子和手銬。沈強伺候她吃飯排泄,還為她擦過一次澡,但卻不肯施捨給她一分鐘的自由。虐待時間長度超出文文想像,更誇張的是沈強每天都能做三次以上,她只有無奈的感嘆:「你把一個月的連本帶利賺回來了。」

文文終於離開沈強的房子,看到久違的陽光。她在食堂碰見阿麗。阿麗說:「你好憔悴,是不是病了。」

文文說:「路上有些辛苦,沒事。」心裡想:「能活著出來就不錯了。」

阿麗低聲的說:「我和徐夕談上了。」

文文淡淡的說:「哦,恭喜了。談了多久了。」

「放假前談的,你不介意吧。」

文文說:「和我沒關係。他對你怎麼樣?」

「很好,千依百順的。不過,就是有件事,那個……那個……」阿麗壓低了聲音。

文文說:「他欺負你了。告訴我,我給你出氣。」

阿麗說:「沒有。就是昨天,他突然拿著我的腳一直親不肯放。」

文文心裡一震,「這麼多年多沒看出來身邊好友還有一個男M……」

阿麗用最小的聲音說:「他是不是有毛病啊?」

文文說:「沒有,下次他再親你的腳就用皮帶抽他。」

阿麗吃驚的問:「你是在開玩笑吧?」

文文說:「打是情罵是愛,有種男人你越折磨他他就會越愛你。」

阿麗說:「沒聽說過,好嚇人。」

文文說:「聽我的,沒錯。」

在教唆阿麗抽人的時候,文文突然想到,自己挨鞭子的日子恐怕也不遠了。沈強在房間的兩個靠背椅的拷貝上搭了一根兩米長的鋼水管,文文已經嘗過它的滋味了,對沈強能在這麼簡陋牆上連個掛鉤都沒有的公寓能想出吊人的方法,文文還是很佩服的。

一天,沈強又換了花樣,把鋼管的一頭用繩子吊在窗框上,另外一端抗在肩膀,把文文四蹄倒攥吊在上面搖晃。

剛開始,文文倒是覺得像蕩鞦韆一樣挺好玩,沒多久就頭暈眼花,五臟六腑都在翻滾,還好,這樣玩沈強也很累,在她挺不住前已放下。沈強給文文鬆綁,把她抱到床上,脫她的衣服。

文文已經習慣了虐待過後再做愛,現在晃得手腳發軟,也懶得反抗。沈強讓她趴著把她的手銬在床頭。說:「今天,我要拷問你。」

「什麼?」

文文驚恐的說:「不要吧,要做什麼我都聽你的,不要打我。」文文不是不願接受沈強的虐打,但是他一定會做得很過火,讓自己生不如死。

「不行。這樣吧,你挑一個工具。」

文文咬著牙,說:「我不挑,不準打我。」

「你不挑,那好,我幫你挑。電腦電源線怎麼樣?」

文文想:「電腦電源線又重又細,你想打死我。」趕緊說:「不行。」

沈強說:「那你挑,你不挑我就用電腦電源線開始了。」

「好吧好吧,用我的皮帶吧。」文文的皮帶是羊皮做的,很軟很輕,打起來應該不會太傷。

沈強把電腦打開,並且把聲音調到很大。故意把皮帶對折,拉出恐怖的「啪啪」聲,讓文文毛骨悚然。

啪!

文文沒想到他下手第一下就那麼重,咬牙忍住不喊。很快,雪白的屁股就冒出一道通紅的鞭痕。「輕點。疼的。」

「我問什麼你要老實回答。」

又是一鞭。「啊。」

另外一邊屁股又重重挨了一下。「聽到了嗎?」

沒等她回答,第三鞭又落下。「聽到了,聽到了。」

「你以前又沒有男朋友?」

「沒有啊。」文文初中就早戀了。在認識沈強前有過四個男朋友,但這不是女人願意向戀人透露的秘密。

「撒謊!」

沈強狠狠的抽了她一鞭子,痛得文文跳了起來,「好痛啊!」

沈強舉高鞭子,說:「說不說?」

文文說:「不要打了,有一個……」

沈強問:「真的?」

文文被他問得心虛。

「撒謊!」沈強又狠狠的抽了文文兩下。

「別打了,我說……」

「有幾個。」

「兩個。」說了,沈強的鞭子還是落下。

「別打了,別打了……」文文哭喊著說:「是三個。」

「真的?」沈強用鞭子在文文臉上比劃,「再給你一次機會。」

「沒了,真的沒了。」文文咽嗚著回答,「打死我也沒用,就這麼多了。」

「和幾個上過床。」這個問題讓文文更加難堪。

「說不說?」

「劈劈啪啪」文文的後背又吃了幾鞭。

「兩個,兩個……」文文哭著回答。

「騷貨!」沈強用了最大氣力在文文身上抽一下。

「啊……」文文吃力的喘著大氣,強忍劇烈的痛楚。

沈強抓住她的頭髮,問:「你這個騷貨,以前到底讓幾個人虐待過。」

「我說了能不打我了嗎?好痛……」

「快說!」

「一個。」

沈強的鞭子又落下了,「是不是他教你的用蠟油抹乳房?」

「啊……是的……」

「混蛋!」沈強又抽了文文一下。

「我全說了。不要打了。」

「住口!」沈強扔下鞭子。沈強在文文嘴裡塞了一對棉襪,再用膠帶封住了文文的嘴,「你知道嗎?你是我這輩子唯一喜歡的女人。」

沈強摸著文文的乳房,吻文文的眼睛,讓她稍微平靜下來。文文想說話已經發不出聲,想:「以前玩得太過火了,對以後的要成為老公的人真的不公平。」

沈強拿起皮帶,說:「我要懲罰你。」

文文驚恐的看著他。

「每個男朋友十鞭,上過床的加十鞭。你是我的,你竟然甘心讓別人這樣虐待你,再加十鞭。一共六十鞭。」

「六十鞭!」

沈強下手很重,剛才十幾鞭已經吃不消了。文文幾乎一聽到就要暈過去。雖然說有贖罪的想法,但六十鞭實在是太過分了。

沈強的鞭子毫不留情的落下,後背、屁股、大腿、小腿、手臂,每一處都被沈強重重的抽打,背部已經找不到白色的皮膚,渾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鞭痕,就如同整個世界都在燃燒,要把文文化為灰燼。

文文多麼希望自己能暈過去,接受毒打的時候大腦卻偏偏非常清醒。文文玩SM好久,這是第一次體會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

「最後十鞭……」沈強說。

文文緊閉眼睛,想還有十鞭,終於要挺過去了。

「是給你讓和別人玩SM的!」沈強用了全力……

痛徹心肺!文文哭喊掙紮著,忍受著一次又一次的劇痛。文文情願再挨五十鞭去換這十鞭。直至沈強放下皮帶,文文才能確信自己還活著;文文慶幸還有所隱瞞,不然肯定會被打死了。

沈強脫去了衣服,伏在文文身上。身上的肌膚仍然在灼燒,稍微碰一下都好痛。沈強說:「對不起。」輕輕撫摸親吻文文的傷處,插入文文體內,性交稍微減輕了她肉體的痛楚。

雲雨過後,沈強給文文摘掉膠布和襪子,解開手銬。文文的背一碰床就痛,不能躺,依然只能趴著。文文說:「你知道了,我不是個乾淨的女人。」

「我早猜到了。」

「你這麼介意,我們分手好了。」

沈強摟住文文,「不,我不會放你走。只要你以後只屬於我一個就行了。」

「可是你這樣打我受不了了。」雖然淚水已經掉乾,但文文又哭了。

「對不起,剛才太生氣。以後我不會了。」

「我以前的事你已經懲罰過了,以後你還會提嗎?」

「保證不提了。」

「如果你再敢用以前的事來折磨我,我就真的離開你。」

「保證,我保證再也不打你了。」

「輕輕打幾下還是可以的……」文文低聲的說:「不能打得太重。」

「哦,你喜歡讓我打。」

「誰喜歡讓你打?你壞死了!」

文文用枕頭砸沈強,「哎呀!」動作太大扯動背後的傷口,又是鑽心的疼。

第六章

無論多麼捨不得,學生時代終歸要過去。相聚四年的朋友注定還要分離。

「阿麗,你真的要回青海?留在南京不好嗎?」文文非常捨不得和最好的朋友以後天各一方。

阿麗搖頭說:「沒辦法。我是委培的。單位為我付了大學學費,如果違約要賠三倍錢,我賠不起。」

文文一直拉著徐夕的手,「徐夕,你呢?」

自從拒絕徐夕之後,文文和他有段時間形同陌路,「我決定了,陪阿麗去青海。」

「你不回上海了?」

「兩人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地。」

文文看著徐夕堅定的眼神,想:「能為戀愛僅半年的人放棄回上海去貧窮落後的地方……沒看出來,徐夕是個敢擔當的人。」心中被徐夕的勇氣深深震撼。文文伸出手,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阿麗,恭喜你。」

阿麗握著文文的手,說:「謝謝你。有時間一定要來青海玩。」

徐夕也把手搭在上面,說:「謝謝。」

三人的手搭在一起,文文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種別樣的目光。是感激、還是滿足?

送走了徐夕和阿麗,文文和沈強也離開學校,租住在東郊廉價的居民小區,靜靜等待幾天後即將開始的新生活。

「怎麼了?睡不著?」文文醒來,看見沈強坐在床上,靜靜看著窗外。

「今晚月光很好。」沈強說。

「是啊。」

「我們去爬紫金山看日出吧。」

「好啊。」

他們騎車來到紫金山的東坡,打著手電走一條以前走過的由護林人員踏出的小路上山。

「我要把你綁上山頂做壓寨夫人。」沈強對文文說。

「不要使壞,想綁我?你有繩子嗎?」

「有。」沈強變戲法一樣拿出好幾捆麻繩。

「不帶這樣的!我不幹。」文文輕盈的逃跑,沒跑幾步就被沈強抓住了。

「看你還往哪跑?」沈強把文文壓在身下,三下五除二,綁了結實。在前面牽著繩子,喊:「走。」

文文慢慢由著他牽著走,說不準這條小路上還會有幽會的情侶。想到會被人看到,文文非常緊張,後來很快發現擔心是多餘的。除了他們兩個瘋子,誰會在這個時候上山?

沈強嫌文文走得慢,折了一根樹枝,抽打文文的屁股,喊:「走快點。」

因為捆綁著手,身體必須更加努力去保持平衡,比平時爬山覺得累很多,文文在沈強的驅趕下爬到了大概就三分之一已經大汗淋漓。

文文說:「休息一下吧。」

「好啊。」沈強把文文抱到路邊的樹叢,親吻文文,敞開她的體恤,脫去她的短裙,扯下她的內衣內褲。

「要在這裡做嗎?」第一次野合的讓文文有些緊張,就如同第一次做愛,不等撫摸下體已經濕透。

沈強把手指插入撫摸著文文的身體,說:「我要你喊。」

文文輕輕的說:「嗯……」沈強開始抽插,文文輕聲的呻吟。

「大聲點!」文文張開嘴喊了幾聲「啊」,假裝大聲呻吟?她覺得很可笑。

沈強用樹枝抽在文文的乳房上,命令:「大聲喊!」

「啊~~!」乳房火辣辣的疼,文文只得遵從他的命令,大聲喊。剛開始是假裝,很快發現,大聲喊出來是一種心情宣洩。

「喊,我要全世界都聽到,你是我的女人!」

「啊!啊!……」

「怎麼樣?」

「好爽!」文文大聲回答。

「騷貨,今天我非要把我幹得跪地求饒不可!」沈強用手指繼續進攻文文的私處,親吻撫摸文文敏感的乳房耳根。

「啊……啊……」文文感到身體內強烈的變化。

「到高潮大聲喊出來。」

「到了~~」

「大聲喊!」

「我到高潮了!」文文瘋狂中衝著天上的明月高喊,向上天大聲宣佈身體的愉悅。

「才剛剛開始呢!」沈強邊說邊脫下褲子,把陰莖插入文文。

「啊……我不行了!」文文沒想到沈強要在自己高潮後才插入。

「大聲喊!」

「我不行了,不行了!不要幹了!」

高潮過後,文文的陰道微微有些痛,但興奮的感覺又上來了,大腦又失去理智,「啊,我不行了,不要幹了。」

「啊~~」

「爽不爽?」沈強一邊抽插,一邊輕輕抽打文文的乳房。

「好爽,不要了,我快死掉了!」疼痛中夾雜著興奮一陣陣侵襲大腦,文文幾乎瘋狂。

「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沈強的進攻下,文文又到了高潮,「到了,到了……」文文大聲喊:「不要幹了,我會死的。」

「那你就去死吧!」沈強繼續抽插,不讓文文的熱情冷卻,短短一分鐘內,文文感到第三次又要來了。

「啊~~」在文文的叫喊聲中,沈強的精液在她體內爆發,同時又把文文帶到了高潮。

兩人休息了一會,沈強拉著文文的繩子,說:「走吧,繼續上路。」

「你不給我穿上衣服?」文文現在僅有一件襯衫遮體,乳房還袒露在外面。

「就這樣,快走。」沈強用樹枝抽她的屁股,趕她上路。

「好過分!」文文抱怨著。雖然很不願意赤身裸體的行走,銀色月光灑在身上,輕柔的山風從身邊刮過,這種感覺也是非常美妙。沈強則是一雙賊眼貪婪的看著文文,就像是第一次看到文文的裸體一樣,不時東摸一下、西抓一把。

文文不小心拌了一下,沈強沒有拉住,她的膝蓋在有碎石的路面磕破了。沈強把她抗在肩上,繼續往山上走,走走停停,到了半山多一點,再也走不動了。他們找了一個能看見日出的山坡,在一棵大樹下坐下,天邊已經發白。

看到沈強在大樹的樹枝上搭繩子,文文問:「你想幹什麼?」

「吊你。」

沈強綁住文文的腳踝,慢慢拉起繩子,把文文倒吊離地有半人高,然後又在把她的上身拉起,讓她面朝成弓形吊在樹下。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吊起,但身體大半的重量落在了上身幾道麻繩,仍然讓文文覺得痛楚難當。

沈強親吻著她,說:「你是我的?」

文文說:「是的。」

沈強說:「我要好好修理你。」

「壞蛋,真是前世欠你的!」文文輕聲說:「溫柔點,想做什麼就做吧。」

沈強摘根草,輕輕的撥弄文文的小腰。

「啊,不要。好癢啊!」文文一邊痴痴的傻笑,一邊在空中掙扎。

「笑吧,大聲笑個夠!」沈強不斷的用小草撓文文的腋下,讓文文就像一隻落網的蝴蝶,在空中扭動,狂笑著拚命掙扎。

後來,沈強慢慢的把小草伸到文文腰下,文文拚命縮起腰往一邊躲,沈強在她避無可避的情況下,才突然進攻,讓文文盡繃的身體像彈簧一樣彈開,然後在空中無助的伸縮搖擺;直至文文沒了掙扎的力氣他才停手。

當文文在喘息的時候,沈強用刀把一條麻繩割成四段,打了結綁在一起,做成一條四個頭的鞭子,抽打文文的身體。繩鞭落在身上也是疼的,文文身體微微扭動,輕輕的呻吟。

「疼就喊,這裡不是家裡。我要聽你喊疼,求饒。」

「不疼。」文文輕聲回答,是的,這樣的抽打很舒服,但她馬上就後悔,怎能說不疼?

沈強一聽到文文說不疼就加大了抽打力度。文文的身體很快就泛起紅蘊。

「啊!」

「喊!不喊抽死你!」

抽了一會,沈強矇住文文的眼睛,解下皮帶和繩鞭一起抽打文文。文文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鞭子會落下,也不知道會是哪一根,只好哭喊著無助的掙扎,讓身體默默承受著痛楚,「好疼啊!饒了我吧!」

文文的大腿和屁股已經通紅,腹部和胸部也留下了一道道紅印。沈強折了根樹枝,狠狠的抽在文文屁股。

「啊!」文文大喊,通紅的屁股馬上冒出一道深紅的印痕,「好痛啊!」

沈強又抽了一下,文文哭喊著:「別打了!」

「你喊個夠吧。我只打二十下。」

「不要。求你了!」

「我要打。」

「那打十下行嗎?」

「好吧。」

「三……四……」沈強大聲數數,每抽一下,都會留下一條深深的淤痕。

文文哭喊著,掙紮著,十下過去後,沈強又接著用繩鞭抽打她。文文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身體是喜歡鞭打的,只要不過分,打多久都無所謂。

「太陽出來了!」沈強摘下文文眼睛上的布。文文看到了一輪紅日在自己面前升起,好美。她忘卻了身上的痛楚,和沈強一同慢慢欣賞。

幾分鐘後,陽光變得刺眼。

「放了我吧。你從晚上開始折磨我到現在,我都快要死了。」

「你吊著好美,讓我多看一回。」

「天亮會有人爬山,給人看見就慘了,快放了我。」

文文在沈強的攙扶下下了山。這晚,他們玩得很瘋,文文在鏡子中看清了自己慘不忍睹的身體,她想不起自己挨了多少鞭,是兩百還是三百,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樣挺過來的。

這也是最後一次他們能玩的那麼開心。

第七章

「你怎麼了?」沈強撫摸綁在床上的文文,但文文就像跟木頭一樣,沒有反應。

「我累了。」文文說。

繁忙的工作耗盡人的精力,文文感到在疲憊會嚴重影響性慾,而體內沒有了充足的激情,玩SM就索然無味。

沈強依然如大學時候一樣精力旺盛,也不顧文文感受,只管肆意蹂躪文文的身體。文文懷疑他的工作是否很輕鬆,不然哪來這麼好的精神。

不久,沈強跟文文說他在公司不受重視,辭去了他的第一份工作。不久,他又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但顯然也很不滿意,脾氣開始變得暴躁。

文文趕完一份資料已經是晚上九點,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進屋聞到滿屋子都是煙味,問:「你抽煙了?」

「你少管我。」沈強又點了一支煙。

「抽煙對身體不好。」文文聞到沈強口中衝鼻的酒味,「你還喝酒了?」

「不用你管!」

「我就要管,你再這樣身體會垮的!」

「住口!」沈強把文文按倒在沙發上,左右開弓打了四幾耳光,打得文文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響,接著野蠻的撕爛文文的衣服,文文拚命反抗,捶打他的胸口,沈強用手銬把她的雙手銬在身後,粗暴的強姦了她。

沈強酒力發作,做完愛就在地板上睡著了。

文文傷心得哭了很久,身體的痛楚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她受不了愛的人這樣粗暴的對待她。

等他醒來,發現文文把眼睛哭腫了,「對不起,我昨晚心情不好。」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文文又哭了。

「我……昨晚喝多了,我是怎麼了?」沈強痛苦的捂著腦袋。

「發生什麼事了?」

「昨天和上司吵了一架,被炒魷魚了。心情很不好。」

「沈強,我告訴你。在你心情好的時候,怎樣玩我都陪你。但我不是你的出氣筒。如果你再敢這樣對我,我們就ByeBye。」文文的眼神變得很銳利。

「我發誓保證不會再有第二次。」

……

男人的誓言根本靠不住,不久,沈強再次酗酒後毆打了文文。

文文感覺到沈強變了,不再是自己大學時候認識的人,無論是和他做愛還是玩SM,都沒有了默契和感覺。沈強通過僅僅是發洩多餘的男性激素和工作中的怒火,而完全不顧自己的感受,文文越來越感到自己像一個沈強發洩的機器而不是他愛的人。

當愛死去,性和虐都變得毫無意義。

沈強再次失業了。一年內失業了三次,找工作變得很困難,最後一次竟找了半年。文文咬著牙,支援著這個家,希望沈強能找到滿意的工作,大學時代的沈強能回來。

漸漸的她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只是痴心妄想。半年中,沈強又好幾次在她反抗的情況下毆打了她。文文抱定了等沈強找到工作後就離開他。

「我找到工作了。」

文文聽到了沈強說出讓自己解放的話,「好啊。今晚慶祝一下。」

「怎樣慶祝?」

「今晚,好好玩一次,你想怎樣對我都行。」文文脫去身上的衣服。

「騷貨,看我今晚怎樣收拾你!」

沈強把文文緊緊捆綁,在文文的乳房上滴蠟。

疼!文文只是感到疼,敏感的乳房已經沒了感覺。沈強把文文吊起來抽打。無論是輕柔的麻繩、羊皮帶,還是沈強從新疆出差帶回來的馬鞭,無論是輕輕鞭打還是重重責罰,只有疼,一點做愛的衝動都沒有。

當身上通紅的皮膚上佈滿了縱橫交錯的鞭痕,眼淚流乾,沈強插入自己體內只能帶來肉體快感而不能帶來靈魂愉悅。

穿上衣服,文文知道,一切該結束了。

……

沈強重新上班後第一天回到家,發現文文留下的信:

「沈強:

我們分手吧。我們曾經有很美好的時光,我相信你會有很好的將來,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那天我最後一次讓你虐待,是想最後一次看看還能不能找回以前的感覺。我失敗了。那晚後,我確信我們之間的緣分到頭了。

我們分手吧,珍重。

文文」

沈強發現文文把衣服帶走了,打文文的手機關機。第二天瘋狂的找到文文的公司,才得知文文已經辭職。打文文老家的電話,卻聽到了文文一家半年前已經搬走的消息。文文就如同在世界上消失了。

……

很久以後,「風神」在網上又看到了「靜靜的港灣」。

「你到哪去了?你知道嗎?我很想你。見一面行嗎?」

「我去了天堂。不要掛念。」

「我體會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虐待是什麼,你知道嗎?」

「哦?」

「是上天一夜間剝奪了你擁有的一切,讓你從天堂掉入地獄。」

後記:

文文離開沈強,回到老家看書複習,並告訴家人看到南京來的電話就說已經搬家。半年後文文考上了研究生,重新回到大學。

沈強沒有想到,無憂無慮的大學就是文文的天堂。沈強放下好高慕遠,腳踏實地工作,也沒再被炒。在文文最後一次在網上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有點規模的網路服務公司的網管。

文文碩士畢業,一次趁到青海出差的機會,看到了阿麗和她兩歲的孩子。才得知徐夕已經是公司的骨幹正在國外深造。因為西部房價驚人的便宜,他們已經買了別墅。

眼尖的文文發現了阿麗房間的秘密,一個藏在衣櫥背後的密室,一個佈置成監牢的小密室。

「我和徐夕都喜歡SM,請為我們保守秘密。」阿麗撫摸著牆上的皮鞭,眼中充滿了幸福。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