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郵輪淫遊

四月剛到,老婆就鬧死人的,非要「五·一」出去旅什麼遊。我平時陪她逛商店都怕,身上沒多少錢也敢闖專賣店不說,逛起來沒 完沒了就讓人累死。出去旅遊還不把人脫層皮。可她不依不饒,沒辦法我就說,你找個不爬山不走路不累人的地方我就去。心想,哪有這地方?擺著是故意刁難來個 去不成。

可沒想到一週後,她拿了兩張花花綠綠的紙片在我面前晃了晃,頗為得意的怪笑,擠鼻子弄眉毛的說,這該符合你的三不條件吧。我拿來過一看,是三峽豪華遊輪五 日遊。雖說三峽我遊過三次,但也不能太掃老婆的興。可一問價格,乖乖,每張1500,居然還不管吃喝!依老婆大手大腳的習性,這一趟連吃帶買東西至少 5000大洋是扔到水裡去了。老婆還告訴我她同學兩口子也去。

老婆說的這個同學,還真同得有點邪乎。他們從初中同到大學,又同來到一個城市同一個單位成了同事。我至今沒搞懂,他們同學十年同事三年,怎麼就沒同到一個 床上去!要不是我第一次搞老婆絕對搞的是處女的話,真難相信他們這麼純淨,純淨得和過濾了二十八道的什麼牌子的純淨水一樣。

但他們關係確好得非同一般。第一次見到他,他喊我現在的老婆為「姐」,老婆喊他「小弟」,我還真以為他們是親姐弟。後才知道他們的關係和老婆大他兩個月。我結婚比他早兩年,那兩年他幾乎把我家成了他的家,吃喝用都在我家,麼事東西拿到就用,就我老婆他不敢用。

時間長了心裡一直有個疙瘩:婚前他們很清白我可以知道,婚後他們要是給我戴頂綠帽子就很難知道了。為啥?這還不簡單,他們就是一天到晚上床,你怎麼知道? 老婆由於婚後暫時不想要孩子,給她的子宮加了個箍,怎麼搞都不會搞大肚子,聽說有意外的,不會這麼巧在他們身上。即使她從外面剛搞完回來,胩巴一叉讓你照 搞不誤,嘴裡裝模作樣哼哼嘰嘰幾聲,你曉得她在外面搞過還是沒搞過?不是咱信不過自己老婆,可誰碰到這種情況也會有想法的,對吧,哥們?

可這想法咱只能悶在肚裡,沒憑沒據敢亂講?臉上還得裝出啥事沒有,不然影響感情。兩年後她同學結婚了,雖說二人交往相對少了些,但我的疙瘩並沒完全解開。 每次見到她同學,我就想,你們是不是又搞過了?見到他的老婆,總有一種想上她的慾望,倒不是她特別漂亮,而是想扯個平手:你上我的老婆,我上你的老婆,互 相給對方戴上一頂綠帽子。眼下不是時興換妻嗎?就只當換了一回,雖然是背靠背大家都不知道。

想法雖有,可苦於沒有機會。平時兩家在一起時,我暗暗地也給老婆同學的老婆(說起來怎麼這麼彆扭,以下叫她婷婷吧)放過不少電,可她回映不是怎麼強烈。有 幾次她老公出差,她被我老婆邀到家中吃飯,甚至過夜,可在老婆的眼皮子下也不敢胡來。聽到這次有她陪行,心裡偷偷笑過不知多少次。

上船找到房間時,婷婷兩口子早到了。遊艇分單人、兩人、四人間。我們自然是個四人間。兩張高低床一家一張,自然是女人下鋪男人上鋪,女下男上符合傳統做愛 體位,更符合我從上往下偷窺。擱置好行李,大家到甲板上欣賞風景,拍拍DV照照相,半天就過去了。下午兩點鐘船上電腦室開放(豪輪就是豪輪)。老婆鬧著要 去我不肯,她這段時間玩個什麼弱智的冒險島入了迷,水平又臭,陪在旁邊簡直活受罪。她同學見我不願作陪,又見老婆撅著嘴,自告奮勇的要陪老婆去。老婆擠著 鼻子(她愛擠鼻子,以為自己鼻子好看)哼了一聲,二人走了。

TAD,又做好人討我老婆高興!我有些氣惱,但看到婷婷時氣就消了。不是也有個美人在側嘛,給咱機會咱不用是咱不對。我對婷婷說,我們到哪裡玩玩?我把 「玩玩」二字說得怪腔怪調,鬼都聽得出明顯的勾引味道。她笑了笑,說,說話正經點好不好?我堆滿微笑的說,那裡不正經啦?摸你啦?捏你啦?這話是我與她相 識以來,說的最不正經的一句話。我看著她的臉等待反映,如果她翻臉,我就做回柳下惠。還好,婷婷只白了我一眼,說了句,你們男人啊,都愛嘴巴花。

我說,錯了,男人心裡花。我見氣氛很好就和她聊起天來。我並不急於一時,我需要浪漫,我需要情調,儘管最終目的還是佔有她的身體,但我有老婆並不缺少性愛,我要的是「戀愛」般的佔有。

「你們為什麼還不要孩子?」婷婷突然問起我私生活來。

我沒有及時作答。我們暫時不要孩子的原因婷婷的老公應該知道,她也應該聽她老公和我老婆講過,現在她還問是什麼意思?

「哎,一言難盡。」我唯有故作深沈,沒正面回答。

「我好想要個孩子。」婷婷的語氣中帶有一絲嚮往與無奈。

莫非他們現在有什麼問題?我猜測不出,就問道:「那為什麼不懷一個呢?」

「他說過幾年再說。可能受你們的影響吧。」婷婷話中有明顯的幽怨。

「我可從來沒鼓動過你老公,再說我們家不是我不想要哇。」我急忙申明。這即是實情,但更不願讓婷婷對我有什麼不好印象。

「我知道。」婷婷說完這句話嘆了口氣,又說:「老天真是不公平。」

「你才多大,學會怨天尤人?小心變成林妹妹了。」我以為說得很幽默,會讓她笑。她沒笑,表情還是沈重。他們夫妻在我所接觸的圈子中是屬於美滿幸福的,有什麼事值得不開心的?人都有偷窺隱私的癖好,我想知道她有苦惱:「對你有什麼不公平的?說來聽聽。」

婷婷沈默了一會,好像下決心似的握緊一隻拳頭,和我對視著然後說:「說了你不準笑,還有,不準對你妻子不準對我老公講。」

哇!這麼嚴肅的話題,我倒不想聽了,我說:「你可以不說。我可以不聽。」

「我憋了很久。心裡一直不舒服,可這話又不好給別人講。現在難得有這麼個機會,你又這樣,虧我一直把你當好人。」婷婷說到後來,帶有明顯的責怪。

她什麼時候起把我當作了好人?為什麼事把我當作了好人?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男人的心其實比女人的心還軟,一句好話或一滴眼淚就可俘虜男人,要不哪來「英 雄難過美人關」這句千古名言?「好吧,你說。我保證不給任何人提起,包括我老婆、我老婆她媽、她媽的她媽……」我還準備再說下去,婷婷笑起來了,我就住了 嘴。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說老天不公平,是說對男人和女人不一樣……不是,是說……,哎,怎麼說不明白了呢?」婷婷急得拍了拍自己的頭。我耐心的等著。 「這麼說吧,我們女人是不是處女,你們男人可以知道。你們男人是不是處男,我們女人無法知道,只能聽憑男人自己講。你說,是不是不公平?」

這是一個什麼問題?細一想還真是一個問題,是有那麼點不公平。婷婷提出問題絕對不是要和我從理論上來研究這個問題,她必定是有所指的。她肯定是給了自己的 老公一個處女,而懷疑老公在她之前有過女人?這個女人是誰?沒聽老婆提及過呀,會不會懷疑是我老婆?有可能,雖然我搞的是百分百的處女,可婷婷怎會知道 呢。一時間我腦子裡堆滿問題,又以最快速度把婷婷前後所說的話梳理了一遍,得出結論是:婷婷懷疑自己老公和我老婆有一腿,而且現在還藕斷絲連,希望從我這 得到證實。

但婷婷並沒有挑明,我不好直說(挑明了我也不會直說,直說了就與她沒戲了),就一本正經地接著她的話談夫妻間的信任是如何如何重要,全是書上看來的那些。 我口才很好,空洞會變得生動,搞笑的例子又多,我邊說她邊笑,我不好意思多說閉了嘴。她還在笑,是那種比微笑稍大點的笑,我也笑起來,真想把兩張笑嘴挨在 一起笑。

「你在裝麻。」(麻,作假裝不知道講)她依然笑著,話可是一針見血。

「快活和苦惱都是自己找的。看你需要什麼。」我沒笑了,我的話充滿哲理,生活確也如此。

「苦惱要是找上你呢?」她問。她也沒笑了。

「忘卻。人要善於忘卻。」我要充分展示我的口才,以博她的好感。我給她講忘卻的種種好處,又講忘卻的種種方法。她很安靜的聽我講,如學生聽課一樣。中途她 給我茶杯續過兩次水,有次我在接杯子時故意摸了一下她的手,她沒躲開,倒看了我一眼,眼中滿是柔情,臉頰紅了一陣。「朋友妻,不可戲」,我很想遵循這個戒 條,偏偏我自從見到她以來,總是形影難忘。

時間在我們的閒聊中過得很快。婷婷的老公和我老婆回來了,兩人眉飛色舞興致未盡一般。我看了婷婷一眼,她把臉扭在一邊,看得出是不高興她老公和我老婆太近。

「各位旅客……」船上廣播響了,嗲得要死人的女音,告知說今晚船將在宜昌過夜等候過閘,旅客可上岸遊玩,但必須在十一點鐘回船。剛吃過晚餐,船停下來,到 了宜昌。四人上岸逛街,看了一下一個模式的城市街道,千篇一律的大小商品,我厭倦也累了,提出回去,老婆不肯,她同學又出來當好人。我交代了一下不要太遲 就開始回轉,後面傳來「我也回去」的聲音,是婷婷。

回到船上洗過澡,婷婷換上一件極為寬鬆的休閒裝。我細細端詳起這個平時沒感覺特美的女人現在怎麼美得令人發燙來!在我心中,婷婷遠遠比不上我老婆漂亮,胸 沒我老婆大,腰沒我老婆細,屁股沒我老婆圓,連聲音也沒我老婆的甜。如果給我老婆打十分的話,婷婷最多可得八分。可現在怎麼就越看越好看起來?

在我的注視下,婷婷有些不好意思,「老看什麼?今天才認識?」聲音很甜。

「的確,今天才發覺你是這麼美,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我說出心裡話。

婷婷臉上泛起紅霞。

「到甲板上透透氣去?」我問她。她點下頭,隨我來到頂層的甲板尾部。遊客較少,大約都到街上了。找了個不顯眼又便於觀察梯口的地方,我們站住了。

夜色很美。點點燈光閃動和繁星映在一處,又一起折在江水中,令人心曠神怡。時間、地點都適合談情。

我挨她很近,嗅到她那剛出浴還沒乾透的頭髮上,散發一股洗髮精和她秀髮自有的香味,我撫摸她的頭髮,從發端到髮梢,偶爾湊到鼻子跟前,用髮梢掃動臉頰,心開始有點醉了。

我們都沒說話,怕打破沈默的默契,怕打破沈默後恢復清醒和理智。

她把頭往我靠了靠。我捧起她的臉,我們變成迎面而立,四目相對,都有一汪深情。沒有誰先誰後,四片嘴唇貼在一處,我們熱吻了!我把嘴微張,她也啟開牙關,兩條舌頭互相到了對方的口中,緊緊纏繞在一起不願分開。

婷婷的鼻中有了輕微的哼哼聲。我的手移到她的腰際,從寬大的衣襟邊沿摸到她的後腰,在慢慢摸到前面。她的腰不是很細卻更有肉感,摸起來又是一種舒服。婷婷 捉住我的手往上摸直在雙峰停下,這是一對盈盈在握的小巧的乳房,可十分堅挺和富有彈性。我邊揉著乳房,邊用虎口夾住乳頭輕撚,乳頭很快變得大了硬了。婷婷 似乎招架不住了,吐出我的舌頭,把頭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溫柔的把婷婷推開一步,掀開她的衣擺,露出她胸前那兩團鼓鼓的肉兒,把頭湊了上去,用舌頭在一邊的奶尖上舔了一下,婷婷的身子也隨著顫動了一下。我鼻子 輕觸在那硬硬的奶頭上,一股清爽的體香撲鼻而來,我用舌頭輕巧的在乳頭四周打轉,把鼻尖靠在奶頭上摩擦,搞了一會後又轉移到另一隻。婷婷的哼哼聲已是從嘴 巴裡傳出的了。

我和婷婷換了個姿勢,讓她面對江面。我一隻手解開她的皮帶沒解開,婷婷自己動手抽掉並拉開褲子拉鏈,我的右手立刻進去摸到她的屁股。她勾住我的脖子,先是吻後是輕輕的咬,搞得我那根玩藝把褲襠頂起了個大帳篷。她一把抓住使勁捏了捏,差點把水給捏出來。

我用手示意,婷婷即刻把雙腿往兩邊分了分,我一手就伸進了婷婷的腿間。食指劃過那小陰唇,有些黏糊糊的,我拿出來,在夜色的映射下清晰地看到了一絲清亮的 液體。中指又伸進小陰唇的中間,順著陰道口的小縫摳動進出,指尖忽然觸到陰唇上方的那點小顆粒,雖然只是那麼輕輕的一觸,婷婷已是站立不穩,雙手死死抱在 我的頭上,急促的喘息開了。婷婷的陰蒂比我老婆的淺顯,這類女人的更容易來高潮。

我的指尖在陰蒂上繼續刮擦,兩片小陰唇越張越大,指頭已是濕漉漉的了。婷婷突然用雙手抓住我的頭髮,一聲發至喉底的被壓抑的「啊!」,接著全身一陣激烈的 顫抖,大股愛液從陰道中湧出,我趕忙伸出另隻手,接住全部淫水,以免弄髒她的褲子。婷婷鬆開雙手時,在我耳邊極輕柔地說出三個字:「我愛你!」是偷情的刺 激,還是我技巧還行?是她老公水平差,還是她本來就是個淫娃?我不知道,只是沒想到她會這麼快就洩身。

休息一會後,我給老婆打了個電話,她說他們正在往回走。我叫婷婷先回房去等他們,自己到電視室看了會電視才回去,假裝怪老婆他們逛街的癮大,老婆還道歉不止,又把買的些東西拿我看,我假意稱讚了她會買一番。

入睡後,我的心平靜不下來。為對老婆的背叛,也為獵艷的刺激。胯下的那根東西由於沒有發洩,此時硬得脹得生疼。我把身子轉對向對面下鋪的婷婷,正想自慰一 下,藉著從房門上那塊磨沙玻璃透過的微弱光線,我看到婷婷的眼睛有兩個小亮點,她也正盯著我。想著剛才那艷麗的一幕,想像著我的雞吧進入婷婷的淫穴之中, 抓著雞吧的手上下套動不到五十下,精液就激噴而出。

這夜我做了個很美很美的夢,夢見我和婷婷在一處似曾到過的美景中戲玩,玩著官兵抓強盜,她躲在一個用五彩樹葉搭成的小屋裡,我抓住她時,她渾身上下沒一件 衣物,赤裸裸地撲在我懷中,雙腳交叉纏在我腰間。我的褲子不知什麼時候沒了,一條硬硬的雞吧就「嗤」的一聲進入她的那條小縫縫中去了。

「起來!懶蟲,太陽曬到屁股了。」老婆在叫我,吃早點了。

美夢在到達白帝城的時候成為現實。

船在著名的白帝城靠岸。這是剛修建好投入使用的旅遊碼頭。「朝辭白帝彩雲間」的美景已不復存在,瞿塘峽口湍急的峽江變成了平湖。但白帝古城和劉備託孤堂還是人們遊玩的一大去處。船在這裡停靠四個小時,老婆嫌時間不夠玩不盡興,我嫌時間太長而無聊。

我站在白帝山頭,忽生感慨,三峽工程完工後這裡將四面環水成為天然小島,今日所見難免成為千古絕觀,由此頓悟人生苦短。老婆見我似有心思,就攏來問我,我把想法說了一遍,她哈哈大笑說我替古人擔憂。大家都在笑時,婷婷說了句:「大哥說得很有哲理。」

「咦,什麼時候喊起大哥來的?」老婆打起趣來。

「老公不是一直把你喊姐嗎?」婷婷反映很快。

婷婷以前稱呼我時,在「哥」的前面是加了姓的,今日去姓改「大」了,這個變化的原因我當然清楚不過了。但有個問題:她老公喊我老婆為姐,她喊我為哥,好像 亂了點?好在大家高興,沒往深處想。倒是她老公稀里糊塗的說:「喊哥好,這樣更顯得我們親如一家。」看完幾個泥人和書法碑林,我有些不想再看,肚子也餓 了,可老婆遊興不減。我說先找家吃飯的地方,在那邊休息邊點菜兩不誤。婷婷老公也附和說,等會人多了不好找餐館。吃飯時我喝了幾口酒,不知是心情還是酒有 問題,我感到頭昏,老婆說她還想在這照幾張相,就讓婷婷老公送我回船休息。

我躺在老婆的下鋪很快就睡了,迷糊中感到有一隻手在撫摸我的臉。我睜開眼,是婷婷!我好奇的問:「你怎麼回來了?」

「你不在,沒情緒玩。」她揪了一下我的鼻子。

「傻蛋,你不怕他們懷疑?」我捏了她一下下巴。

「人家好心好意轉來看你,還罵我傻。」婷婷表面是在嘖怪,骨子裡是撒嬌。

「我說的真話,你好我好放在心裡。你不是想重組家庭吧?」這事不是鬧著玩的,我沒有和我老婆分手的意圖,儘管我心裡有塊疙瘩。

「美的你喲,你想我還不想呢。」她湊攏嘴唇。

「那你……」我想推開。

「放心,我是真的累了,又照相又拍DV,爬上爬下累死人,老公送我回來的。他們還在繼續拍,你老婆說沒電了再回來。」婷婷一臉輕鬆,我放下心來,嘴唇挨在了一起。

「這裡不行耶,萬一他們突然回來了呢?」我們幾乎同時說出這個安全隱患。

「到哪裡?」婷婷問。

「電腦室去看看,應該沒人。」我想起老婆和婷婷老公去過的地方。

我和婷婷到了電腦室,果然空無一人。我看了看時間,開船還有近兩個小時,就叫婷婷給他老公打了個電話,婷婷悄悄的說,他們差半小時回來。我環顧一下四周, 電腦室的擺設和網吧類似,每台之間有隔版隔著,可就幾把椅子,時間倒是足夠了,可就搞起來不怎麼方便。我們在最裡面打開一台,找到個音樂網站放點聲音後, 就迫不及待地互相摸起來。

我撩婷婷說:「上次怎麼這麼快就來水了?」

「你還說呢,你撈人家那裡,不知道是興奮點吶,害的人家連你都沒撈。」

「好,現在讓你撈個夠!」我捉住她的手,伸到褲襠,雞吧早硬翹翹的在等她。她嫌褲子礙手,蹲下身一把扯到腿彎處,接著把雞吧送進嘴裡。不能怪她性急,我們必須搶時間速戰速決。

我扶住她的頭,屁股前後擺動,儘量配合她含著的雞吧吞進吐出。雞吧在她溫熱的嘴裡漸漸脹大脹硬,她拿出來用舌尖在龜頭上舔,用指甲撥開龜頭的馬眼,舌尖往 馬眼裡如抖動般的彈打。雞吧一陣一陣的酥麻,這可真要人的命!我趕緊叫她停了一會。再次進入她口中後,為避免龜頭環在她牙齒上磨,我把她的頭稍稍向上擡了 一點,讓口腔和喉管的角度變小點,一隻手撫摸她的臉,一隻手放在她的後腦,由我主動的向她嘴裡送,有幾次我一使勁,龜頭就抵進她的喉嚨,憋得她滿臉通紅, 她吐出雞吧,不停地「嘔,嘔」乾嘔,見她的確痛苦,我心疼了就不再使用這個動作。

我讓她在椅子上坐下,掀開她的衣服,看到了那對小巧的乳房。上次在甲板上,雖說有微弱的夜光,可怎麼也看不清晰的,這次才真正一飽眼福。她的乳房如同成熟 的蓮蓬,我聽說過有種乳房叫「蓮蓬乳」,今天見到了實物,心中格外興奮,我一手一個搓揉開了。乳頭的乳暈不大,還是嬌嫩的粉色,我疑惑,未必她老公很少吃 她的乳頭?婷婷不經玩,我把她乳頭在牙床上還沒刮幾下,她就有點不行了,輕輕跟我說:「搞我,搞我呀!」

我拉下她上衣蓋住了乳房,再拉下她的褲子,露出光滑的小腹,這裡比上身還要白淨,我忍不住小腹上舔了一會,她大腿和屁股一個勁的亂扭。我再扒開她的雙腿, 向她陰戶看去,這是一個我從未見過的B:陰毛不長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的B沒有大陰唇,而且小陰唇也特小,小小的一點肉片歪躺在兩旁,如此奇特的陰戶,我還 是初次見到,不免多看了兩眼。我捉住小陰唇扒開洞口,嗯!還帶著粉紅色的呢,到底是結婚不久搞的少了些。

玩B嘛,還不就老一套。我先用一根食指向陰道里插進,嘿!比我老婆的緊多了,用食指插了幾下,婷婷就發出了一連串的輕哼聲。她的輕哼使我想起那顆淺顯的陰 蒂,它就在陰道上方。我用食指在上面快速摸動,婷婷哼聲連連,陰道很快濕漉漉的了,我伸出舌頭,用勁將舌尖變硬,儘量伸長,猛的一下攪進婷婷的陰道中去。

「啊,啊!嗯……」婷婷兩手抱住我的肩不再放鬆,鼻子嘴巴同時發出快活的哼叫。

在婷婷的哼聲中,我加緊了舌頭的抽插,忽覺得她的陰道一陣輕微的抽搐,我知道婷婷高潮快來了。我不再調情,讓婷婷半躺在靠椅上,當我的龜頭剛一接觸到她溫 滑多水的兩片小陰唇時,陽具的根部頓時產生了一陣顫抖的感覺。隨後,它隨著婷婷的淫水的牽引,極輕車路熟地往前一衝,「滋」的一聲整條雞吧完全頂入進去 了。

我沒有抽動,因為雞吧脹的在跳動,它需要調整。撐住上身,我將嘴唇印在婷婷的唇上,她的舌頭立即渡到了我的口裡。邊接吻我邊抽動起雞吧,素女經上所說的什 麼磨、研、轉、壓,什麼八淺一深等,全部用上,直搞得婷婷亂喊亂叫,最後眼淚都出來了。我以為搞疼她了,就聽下來問她,她說:「從來沒這麼舒服過,你不要 停,接著搞。」

坐椅是那種硬塑一次成型的,坐面是弧形的。我擔心時間長了婷婷受不了,就叫她站起來,一隻腳踏在椅面上,讓她摟住我的腰,我抱住她的屁股,用站著的姿勢猛 抽猛插了一陣。婷婷還真屬於騷的類型,很輕易就被搞得高潮連連,口裡開始胡言亂語:「好舒服啊,你比我老公會日些,天天日我好不好……」

我已經感到來自雞吧的快感,連忙叫婷婷手扶住桌面,把屁股撅起一點,我從後面進入,又一次發起進攻,這次是總攻,不再惜花憐玉。婷婷站不住了,雙腿開始彎 曲人往下滑,我托起她的小腹,死命的全部抽出在猛的連根進入,上百下後,雞吧裹著的淫水直往外流,陰道成了水井,龜頭一熱渾身一顫,在臨射出的一瞬間,想 到個重要問題:摸她陰道時好像沒摸到障礙,她沒避孕嗎?我以極快的速度抽出雞吧,精液噴射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手劃了個圈。

她問我:「為什麼不射到裡面?」

我說:「我沒摸到那個環環。」

「傻!我吃藥。」

「你又沒講,我不知道,對不起。」我不想破壞最後的情趣。

「沒什麼。」她接受了我的道歉,狠狠的親了我一口。

我們很快收拾乾淨。回房後我倆都覺得累極了,分別在兩個下鋪睡了。

「老公,好些沒有。」老婆回來,輕輕拍著我的臉。

我半睜眼看了老婆一下,她滿臉關切。我有點感動起來,想起身被她按住了,「再躺一會兒,你臉色不太好。」聲音很溫柔得肉麻。

船到重慶時是清晨,要停留一天。日程安排很滿,白天到歌樂山、沙坪壩等遊玩,夜間在枇杷公園看夜景。午夜零點返航。

站在枇杷公園頂上,俯瞰重慶夜景的確美。燈光和星光連成一個圓形的球體,我們猶如就在球的中間,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慷慨恩賜,我們四人靠在欄杆邊盡情 享受。兩個女人站在中間兩個男人站在兩邊,我的手越過老婆後腰,摸到婷婷那圓圓的屁股上。她用手使勁地按著我的手,在屁股上一時按壓一時滑動,最後把我的 手拚命地捏了幾下,推開了。

我們又找了個機會做了一次,當然是拼盡全力。

和婷婷做過愛後,我心中的那塊疙瘩已好像沒了,不知是和婷婷有過激情後的滿足,還是阿Q精神的勝利,反正是輕鬆了。但我還有個問題沒弄清楚:婷婷為什麼肯與我做愛?

後來婷婷告訴我,她與老公結識和結婚以後,發覺自己老公和我老婆特別好,按她說叫好得不正常,一直懷疑老公偷偷在外和我老婆有什麼,心裡老堵著。借這次旅 遊本想從我這問點什麼,我給了她一種特別的安慰和開導,對我產生極大的好感,發現我對她有意時,就想報復一下老公,順水推舟地就和我搞上了,現在又感到有 些不妥。

最後一句話印證了她為什麼在公園頂上推開我的手。

此後我們沒在做愛,只是愛在一起交談。我告訴她我娶老婆的確娶的處女,告訴她我心中的疙瘩,告訴她我是怎麼計劃上她,能告訴的我都告訴了她。我最後說,他們現在如果真有事,我們兩不相欠了,打個平手。為這句話都會心笑了。

感謝老婆,感謝老婆給了我這樣一個艷旅!


 色小說, 成人小說, 色小說, 色情小說, 性愛小說

無限制中出商品

中出.com 無限制中出